旅遊[travel]

哥斯達黎加熱帶雨林之旅 Costa Rica
加拉巴哥群島-地球最後一片淨土 Galapagos
坐火車橫貫加拿大 Across Canada on VIA
雷灣風情-加國風貌
美國峽谷之旅 Bryce and Zion Canyons
加拿大的珍寶-Cape Breton
亞馬遜河飄流記 The Amazons
賞楓首選;亞加華峽谷–Fall Colors at Agawa Canyon
魁北克-北美洲最浪漫的城市 Quebec City
Bruce Trail - Hiker的天堂

土地的盡頭 Gaspe’ 魁北克的加斯佩

2020-07-23 16:43:12

今年終於完成了驅車到魁北克北端,聖勞倫斯河入口處的Gaspe加斯佩的心願。這裡因為沒有旅行團到達,也沒有班機直飛,(除非由蒙特婁Montreal,或是魁北克市乘坐小型客機。) 所以唯一的旅行方式是自己駕車。

Gaspe的讀法說法不一,即使到了那裏我也搞不清楚。你可以讀成GassPAY,也可以讀成GASSpe,還有人讀做GASS-p。我想每一種讀法都可以吧,不過當地最多人讀成第一種。

這地方對我來說很值得去,因為這是當年第一個歐洲人(法國人Jacques Cartier)進入加拿大腹地時,經過的第一個地方,並且在(1534年) 在這裡塑立了一個十字架,表示是佔據為法國王室的土地。之後才進入魁北克市,及蒙特婁(滿地可)。(下:網上的地圖都不能下載,選了這一張非常粗略的,不過可以看得出,由魁北克市到Gaspe大略的路徑。)

 

 

 

 

 

 

 

 

 

Gaspe的意思,一個說法是來自於當年當地原住民米克美人Mi’kmag (Micmac) 的語言,說是Land’s end土地的盡頭。因為由南面往北走,到這裡似乎是盡頭了。當年的原住民交通不發達,走到這裡面前就是大海,再也走不遠了。

由多倫多開車到Gaspe大約1,500公里,合930英里,開車約16小時可以到,因此我們預計了兩天時間。中間在魁北克市停留一晚。中間經過的城市是:安省的Kingston,魁北克的蒙特婁Montreal,魁北克市。不過我們第一天開車速度快了些,結果到了魁北克市在那裏吃了晚餐後,就過了大橋到河對岸的Levis李維市過夜。(下:通向李維市的大橋。)

 

 

 

 

 

 

 

 

 

在這裡要提一句,魁北克市Quebec City的餐館水準都非常之高,每一次用餐後都非常滿意。這是幾十年的經驗,沒有一次失望。

Route 132

第二天一早向北出發,最初是走20號公路,兩個半小時後到了Rimouski,這是一個人口接近五萬的小鎮。我們在這裡吃了早餐,同時在這裡轉132沿海公路繼續出發,從此就順著聖勞倫斯河走了。一路風景非常優美,而且天氣晴朗,讓人一路都心情舒暢。

 

 

 

 

 

 

 

 

我曾經走過Cape Breton著名的Cabot Trail沿海公路,也走過紐芬蘭省的環島公路,當時都覺得風景優美,而且也都是著名的沿海公路。但是都沒有這一條公路的美,因為那都是一小段一小段的美麗,而這裡是連著幾百公里都是美。因為132公路幾乎全是沿海建築,所以一邊全是海景。一路走一路都見到河岸的小村落。

這一帶的小漁村,平均都是幾百人,最多一兩千人的小漁村。當地人的房屋都油漆成鮮豔的顏色。而且幾乎每一個小村子都有一座尖頂小教堂,在眾多房舍中鶴立雞群,形成美麗構圖。

 

 

 

 

 

 

 

 

除了教堂多,這裡燈塔也多,久不久就會見到一座燈塔,讓人眼前一亮。也聯想到一些羅曼蒂克的故事。也曾參觀一些燈塔,原來每一座燈塔都有一段歷史,很多燈塔都記載了過去發生的海難事件,證明燈塔的必要性。

 

 

 

 

 

 

 

 

 

這條海岸線跟紐芬蘭的環島公路很像,但是在紐芬蘭,這樣的小漁村間隔更遠,而且平均都只有幾十人,甚至只有十幾人,更有一種寧靜的美。這裡人口密度高很多,都因為這裡謀生容易,一方面海邊捕魚應當很有收穫。其次這裡雖然是山區,偶有些許平原,都土壤肥沃。不像紐芬蘭寸草難生。(據說因為過去幾十年的大量濫捕,很多地區已經沒有魚了,所以漁民的生活較過去困難。)

想想看,從Rimouski到Gaspe一共將近400公里的路段,全是這樣的風景,加上天氣晴朗,怎能說不是最開心的一段旅程?

 

 

 

 

 

 

 

 

 

其實這一個又一個的山頭,都是源自於美國南方(阿拉巴馬州開始的)阿帕拉契山脈Appalachian Mountains,這座山脈到了這裡,就消失在大西洋。不過過了海洋又會在紐芬蘭及拉布拉多出現,在那裏才結束。

Cap Gaspe’ Lighthouse 加斯佩燈塔

四個半小時後見到了Gaspe著名的燈塔Cap des Rosiers Lighthouse,這座燈塔座立於一個懸崖上,高112英尺,合34.1米,是加拿大最高燈塔。目前每五秒鐘閃亮一次,12英里的範圍都可以見到。

其實這燈塔於1837年建成時,是只有30英呎高度的方型木造建築。後來燈塔在1890年被一場大火焚毀,新的建築在兩年後開放,並在一年後在旁邊加裝一個煙霧大砲fog cannon,原來是在大霧時,單靠燈塔上的燈光是不足以引導船隻,必須另外定時釋放砲聲,作為引導。直到1970年才以自動的(電動) 霧號foghorn取代。

 

 

 

 

 

 

 

 

 

 

目前的燈塔是在1950年興建的,底下部分的牆壁厚達七英尺,最高部分牆壁都有三英尺厚度。由1856年開放至1981年期間,一共有14位燈塔守護者,他們都住在燈塔旁邊的小屋。

這燈塔目前仍在運作,而且夏天時都開放參觀,遊客可以進入以及到塔頂。不過我們到達時仍然處於新冠肺炎的管制期,所以沒有開放參觀。

這燈塔在1973年六月被渥太華宣布為國家歷史遺址,作為保護文物。

由燈塔到Gaspe小鎮又要大約走50分鐘就到了Gaspe的市中心。這裡是只有一萬五千人的小鎮,但旅館很多,因為這裡有一個國家公園,有好幾處沙灘,河流,以及一些歷史遺跡。

 

 

 

 

 

 

 

 

加斯佩曾經一度是重要的港口,在19世紀中期這裡是免稅港口,每年有四五十艘大船在此停泊,一度很多國家在這裡設了領事館,(義大利,美國,瑞典,巴西,葡萄牙等。) 二十世紀初鐵路通行到此,只不過後來他的港口地位被東面的哈利法克斯Halifax 和南面的蒙特婁Montreal取代了,之後風光不再。不過卻因此保留了她純樸的美麗。

我們第一個目的地就是當年Cartier豎立十字架的地方。我可以想像,Jacques Cartier卡提耶在1534年由大西洋進入聖勞倫斯河口,一定就在荒蕪的岸邊撿了一個地方豎立十字架。當然這處地方後來已經不可考。目前這個十字架卻是在Gaspe最車來人往的交通要道,岸邊是一個商場,也是快餐店McDonald’s的前面。

 

 

 

 

 

 

 

 

 

 

據說原來的十字架是木製的,有30尺高(9.1米)。目前這個十字架只有其一半高度,也就是15英尺,但已經有42公噸重。在1934年(也就是卡提耶豎立十字架的四百周年紀念日)建造的。這個十字架是由一塊完整的花崗岩雕琢成的。據說當年是由魁北克的Riviere-a-Pierre的礦石場找到及雕琢,之後由火車的兩個車廂運載到當地。

最初,這個十字架被安置在Place Jacques Cartier的現址(Queen street),到了1979年遷移到一座木造的天主教堂Cathedral of Christ-Roi,到了2012年再度遷移到現址。

這個小小的中心,還有一個原住民的帳篷teepee,以及一艘三桅帆船的小模型。目前這個十字架的地點在Gaspe的水道邊,也是Gaspe的市區中心,與Place Jacques Cartier商場只隔一條馬路,所以距離最初的地點也不遠。旁邊就是前往Perce’,及通向New Brunswick的必經橋樑Gaspe Bridge。

 

 

 

 

 

 

 

 

 

就在這小方場不遠處,就是一座當地的歷史博物館The Musee de la Gaspesie,存放了當地捕魚業的歷史,有文物,有相片,也有紀錄片。可以感覺到Gaspe如何由一個小漁村,變成今日的旅遊中心。

這博物館還有一座檔案室Gaspesie Archives Centre,包括一座圖書館,存放了相當多的有歷史的古籍,很多是歷史久遠的當地雜誌,其中來有一本是1752年出版的類似航海日記的書籍,紀載了一些有關當時加拿大的文物資料,圖書館員拿給我拍照時,那紙張似乎一摸就會破碎,可見年代久遠。不過希望尋找史籍資料的可以前去尋寶。

 

 

 

 

 

 

 

 

Forillon National Park

Gaspe的最主要吸引地點就是Forillon 佛里昂國家公園,這公園建立於1970年,占地244平方公里,是魁省第一個國家公園,是加拿大42個國家公園之一。

Forillon在米克美原住民語言的意思是「花瓶島」,可能過去很多岩石被海水沖積,形同上寬下窄的花瓶。後來這些花瓶岩石已經承受不住上面的重量而倒榻,所以目前見不到了。

佛里昂公園內有很多步行小徑,也可以划獨木舟及Kayak,更多人是來露營,釣魚,見到很多人載著自己的小皮筏到公園去划艇。此外公園內更有很多沙灘。這裡的沙灘很少是那種細細白白的沙灘,多數是小石子沙灘,或是鵝卵石沙灘,也有一些是岩石沙灘,常常見到孩子們在上面尋找海中生物。

 

 

 

 

 

 

 

 

我去的時候是七月,而且每天都有攝氏30度左右的氣溫,但是到了這海邊仍然感到涼意。這就是加拿大的夏天,總有地方不熱。

這公園有南北兩個入口,一般都說北面的入口比較漂亮,因為有一個懸崖,可以俯望遠處,甚至可以見到剛剛介紹過的燈塔。天氣好時更可以見得很清晰。

這公園號稱有幾十種野生動物,但是很可惜,我們兩個入口都去了,也沒有見到任何一種。這些包括:水獺beaver,麋鹿,狼,紅狐狸,雪兔,貂鼠,海豹,黑熊,山貓,貓頭鷹,各種老鷹等等。不過經常聽到有人在這一帶見到鯨魚,Gaspe也有觀鯨船,我們也緣慳一面。相信要進到公園內去走小徑,或是露營才有機會見到。

 

 

 

 

 

 

 

 

 

和加拿大多數公園一樣,這一類公園都不能走馬觀花,要消磨一整天,或是幾天才能體會那幽靜的美麗。

我們也由南面入口進去,見到一個鵝卵石沙灘,這讓我想起法國南部尼斯Nice的海灘,也都是鵝卵石。不過這裡聽說有很多化石。雖然我沒找到,但是就知道Gaspe有很多地方可以找到化石,有人甚至叫這裡是sea of fossils,我相信要多待一陣才有機會見到。

最著名的是再往東走三個半小時的Miguasha National Park,目前是受保護地區,以免有遊客將化石帶走。據說這裡的很多化石都有三億年以上歷史,屬於地球上生物進化期間的生物,都是目前已經消失了的。如果再有機會來這裡,一定會抽出時間前往。

 

 

 

 

 

 

 

 

這一次來Gaspe,另一個目的地是Perce’,那裏近年來成為一個熱門的度假勝地。除了有一座巨大的奇石Perce Rock,還有著名的Bonaventure Migratory Birds Sanctuary鳥類保護區,那裏有幾十萬隻塘鵝Garnets,還有多種其他的水鳥。下一次會專門介紹。

 

 

 

 

 

 

 

 

回程:

回程那天剛剛下過雨之後轉晴,所以天空的雲彩很美麗,加上回程時開在右邊車道,所以跟海更貼近,感覺上風景更美。

這裡另一個特色是,由於公路是沿海建築,都貼著海邊,每轉過一個彎路,眼前又是一個山頭,一個小漁村,這樣一再重複,整個四百公里都是這樣。幾乎讓人覺得永遠到不了。走在這樣的公路上,難免不心中感謝政府對公路的維修工作。

 

 

 

 

 

 

 

 

去時見到山上有一個巨大的白色字樣Gros Morne,當時不知甚麼意思,因為最著名的Gros Morne是在紐芬蘭的一個國家公園。後來回程時才發現,這一帶的海岸線與紐芬蘭的Gros Morne國家公園內最具代表性的景色一致,所以這地區也被叫作是Gros Morne。(下圖:一層層的山巒,的確好似Gros Morne國家公園內的峽灣景色。)

 

 

 

 

 

 

 

 

 

 

 

回程時見到很多建築,燈塔,是去時見不到的,因為角度的不同。其中一個紅色的燈塔,La Martre Lighthouse位於Marten River出口附近,去時見到已經很搶眼,回程時更看得清楚,原來很多人都會停下來參觀這燈塔,為了讓遊客滿足,這燈塔仍然用人手操作,遊客可以見到過去人手操作的繁複模式。只有在夜間才使用自動操作。

 

 

 

 

 

 

 

 

 

 

這些燈塔都紀載了過去所有的燈塔守護人的資料,參觀過這種燈塔才了解到,以前的燈塔守護人都當這是終生職業,每一位都盡忠職守數十年,直到退休或是去世,有些甚至由兒女繼任,等於說一生都奉獻給燈塔。

目前多數的燈塔都已經喪失的存在價值,但是仍有很多人認為這是海洋歷史重要的一環,呼籲政府保存。加拿大國會已經在2008年通過一項法案,將具有歷史意義的燈塔全部保存。

由於高速開車,不是所有的美景,燈塔都能拍攝到。其中一座較為新式的燈塔是在Cap de la Madeleine見到的,這座圓形建築是在1908年興建,有55英尺高(17米),這也是最早期的全水泥鋼筋建築的燈塔,顯示政府在20世紀初開始興建堅固燈塔的模式。也顯示一個世紀前燈塔對於捕魚業的重要性。

 

 

 

 

 

 

 

 

後來在到Rimouski之前,又見到一座燈塔Pointe-au-Pe’re Lighthouse,這座燈塔有一百年以上歷史,也是一座國家歷史遺跡,遊客可以上到128台階以上的頂層,遠觀四周景物。說到這座燈塔的歷史意義,是因為1914年這附近發生了一次海難,當年一艘客輪Empress of Ireland沉沒,船上1012人全部罹難,所以才興建的。目前在這燈塔旁邊還有一座博物館,紀載這沈船事件。此外旁邊還有加拿大第一座潛水艇Onondage在展出,有興趣的人可以停留下來一陣,好好欣賞。

 

 

 

 

 

 

 

 

另外我注意到,這裡的蒲公英Dandelion都是很高的,不像其他地方,蒲公英都只有一兩吋高度,而這裡的小黃花都是生長在長長的花莖上,都有一兩尺高,遠看很好看。下面這張相片就見到路邊的小黃花,像是高高的野花,很美麗。

 

 

 

 

 

 

 

 

 

餐館及旅館:

沿路因為一直有小村鎮,所以要加油,或是停下來補充五臟廟都不乏機會。只是要等一間像樣的餐館機會比較難得,我們在一個小鎮Cap Chat 見到有一間餐館的招牌就進去了,這間餐館Valmont Plein Air面對的一個小小的海灣,背後卻是一條小河,環境非常優美,而且食物都非常有水準。我點了一個Turbot fish,女侍應說就是一種white fish,雖然賣相普通,但是那魚非常嫩滑。和我在這次旅程中吃的所有食物一樣,非常有水準。外面是薄薄的蛋皮,吃不到麵粉做的糊漿。證明是有功夫的。

 

 

 

 

 

 

 

 

 

 

 

另外在前去的行程中,就留心到剛過了Rimourski (以北) 河邊有一些小旅館是面向西的,當時就心想,回來時如果在河邊的旅館留宿,將有機會見到河邊夕陽。而回程時正好天上的雲彩很美麗,加上也接近日落時分,就在路邊找旅館。後來發現這樣的旅館只有三間,其中兩間已經客滿,幸好其中最大的一間還有一間空房,就急忙訂下了。

其實這旅館Hotel Gaspesiana (位於Ste. Flavie) 外觀只是普通汽車旅館,只是新式些,雅緻些,要價接近兩百元,加稅就要220元。不過進去一看,所有房間都是面向西的,可見是以看夕陽為招徠。而旅館的餐廳都有大窗戶,好多遊客都會在這裡進餐,欣賞落日。(下:旅館背面全部面向海邊。)

 

 

 

 

 

 

 

 

 

後來我在網上見到這旅館房間138元起,最好的房間也不過是160元,而我那間不過是只有一張大床的普通房,所以如果不是最後一分鐘定,會便宜些。不過說老實話,最後一分鐘能訂到這樣的房間是萬幸的了。

果然這一晚欣賞到聖勞倫斯河畔一個完美的晚霞。我們每一間房都有自己的小陽台,見到不少人自己買了酒在陽台靜坐欣賞,也可以到餐廳的露臺卡座去喝酒欣賞,更可以下到海灘去從不同角度欣賞。

 

 

 

 

 

 

 

 

 

時常聽說,旅行就像人生,旅程的經歷勝過最終的目的地。這一次旅行百分之百證明了這句話。

魁北克市Quebec City

魁北克市來過無數次了,冬天,夏天都來過多次,所以沒有多作逗留,不過每次來都要品嘗他們的食物,因為每一次都是回味無窮。

這次來,去的時候在市中心廣場一間有露天卡座的餐廳 Bistro 1640 進了晚餐,我們叫的是Tuna tartar,Onion soup,正餐是Grilled beef filet,以及一個海鮮義大利麵Pasta with Argentinian shrimp and scallops ,一個套餐都在30元樓上少許。Tuna tartar非常小塊,入口即化。那個洋蔥湯面上的麵包好像很大,其實是中空的,有餅乾的素質。只是洋蔥湯永遠都太鹹,因為材料本身就鹹,沒有辦法。

 

 

 

 

 

 

 

 

 

那個牛肉非常鮮美,也是入口即化,非常好吃。最後的甜品Maple syrup crème brulee更是賣相精美不說,每一口都精彩。面上的焦糖是硬的,一舀開裡面的crème是軟的,甜度剛好…那種精彩。

 

 

 

 

 

 

 

 

回程時又去了一間也是在觀光區街上的D’Orsay Restaurant Pub,雖說是酒吧餐廳,但是座位及食物都比酒吧要高級多了,我點的是一道Trout filet,不僅分量大,肉質鮮美,最精彩是那個沾醬汁,說是Beurre blanc牛油汁,但是有很濃的龍蝦味,他們真沒有省材料,我簡直想把它喝下去。而一份主菜才25元(加幣)。

 

 

 

 

 

 

 

 

 

這樣的食物在多倫多是吃不到的,去年在法國也吃不到。所以你要是去魁北克,一定要享受他們的美食。

這次去魁北克正值新冠肺炎流行的尾期,回程時魁省政府開始實施更嚴格的口罩措施,戴口罩的人明顯多過去的時候。見到一輛馬車經過,車上的車伕及遊客都戴了口罩,希望這只是一時的現象,不是永久性的。

 

 

 

 

 

 

 

 

 

更多相片:魁北克的Gaspe’ 加斯佩

相關文章:聖勞倫斯河口看鯨魚 Whale Watch @ Tadaussac

魁北克-北美洲最浪漫的城市 Quebec City

Click: 632
About Us | Privacy Policy | Contact Us |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