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遊[travel]

哥斯達黎加熱帶雨林之旅 Costa Rica
加拉巴哥群島-地球最後一片淨土 Galapagos
坐火車橫貫加拿大 Across Canada on VIA
雷灣風情-加國風貌
美國峽谷之旅 Bryce and Zion Canyons
加拿大的珍寶-Cape Breton
亞馬遜河飄流記 The Amazons
賞楓首選;亞加華峽谷–Fall Colors at Agawa Canyon
魁北克-北美洲最浪漫的城市 Quebec City
Bruce Trail - Hiker的天堂

紐芬蘭環島之旅

2018-08-06 21:03:09

這一次的紐芬蘭之旅全名是「紐芬蘭以及拉布拉多之旅」,但在13日的旅程中只有一天半是在拉布拉多Labrador,而那一天又碰上生病不舒服,整天都在旅館休息,因此只能說是一次紐芬蘭環島之旅。

看紐芬蘭Newfoundland的地圖,與拉布拉多Labrador中間隔了一個海峽,其實紐芬蘭本身都已經算是荒涼的了,拉布拉多就更要荒僻。作為加拿大十個省中最小的一個,紐芬蘭只有52萬人口,而拉布拉多佔了該省七成土地,人口卻只占兩成不到,所以我們一路經過的小鎮,平均都只有五六百人口。但就因為這樣,每一個小漁村都有出塵世的寧靜美麗。這也是吸引我來紐芬蘭的主要原因。

 

 

 

 

 

 

 

一般人去紐芬蘭都是去省會聖約翰斯St. John’s (聖鍾斯),這裡也只有大約15萬人口,(連郊區在內)。最初計畫這趟旅行時,見到旅行社也提供行程輔導,就是幫你安排行程,路徑,及提供住宿資料。但當時以為自己開車是不可能的,因為擔心太過荒涼,一路上將很難找餐館或是旅館,因此參加了旅行團。去過之後才發現,自駕遊絕對可以做到,因為當地的公路非常發達,而且是全加拿大公路系統Trans Canada Highway(TCH) 的一部分,上了去絕對不會迷路。所以大可以飛到聖鍾斯之後租車,或是在Cape Breton,甚至Halifax租車之後前往。

 

 

 

 

 

 

 

我們這一個團的行程是由新斯高沙省Nova Scotia哈利法克斯Halifax開始,但是你可以由任何地方中間插隊加入。而我選擇由這裡出發,是因為畢竟Halifax是大城市,而另一個選擇是飛到紐芬蘭西面的Deer Lake或是Corner Brook,再加入行程,這個在我來說就要轉機,而且班機非常少。

我們由這裡出發的都在Halifax先住一晚,這是一個迷人的城市,雖然來過多次都不嫌多。第二天下午坐巴士前往Cape Breton北面的North Sydney雪梨乘坐夜間渡輪到紐芬蘭。這渡輪Marine Atlantic  Ferry很方便,一天兩班。渡輪上的房間相當舒服,與大郵輪的格局當然狹窄些,但是浴室設備非常完善。後來查了一下,這渡輪不便宜,一個人收28元,如果是開車,每一輛車加收80元,如果要有臥室,另收數十元。如果只是租一個躺椅,只多收9.25元。渡輪航行時間約七個小時。不過要坐渡輪必須先預訂,而且要提早至少兩小時去排隊。(下圖:渡輪上的房間,以及租用躺椅的房間。)

 

 

 

 

 

 

 

 

 

在船上睡了一晚,第二天渡輪抵達地點是紐芬蘭西南端的巴斯克港Port aux Basques,這地方所以叫做巴斯克港,是因為南面有一片沙灘,最早西班牙人到這一區來捕魚時就貪圖這裡的沙灘可以曬魚,就住下來了。(紐芬蘭其他的海岸幾乎都是岩石,無法落腳。)下:大霧中的巴斯克港。

 

 

 

 

 

 

 

 

 

一下船就見到咖啡連鎖店Tim Horton’s的招牌,知道還是在文明地區。不過我們不幸遇到雨天,由Cape Breton就是雨天,早上一起床也是陰雨天,大大影響心情,不過導遊說,紐芬蘭經常是這種陰霾天氣,他們當地人叫作是mauzy days。我們在港口的一間餐廳吃了豐盛的早餐,上了1號公路向北出發。

好的是,一路走就逐漸轉晴,到了Corner Brook時已經是大晴天,而且是當地破紀錄的29度氣溫。我們所以在這裡停,就是為了迎接另外一批坐飛機到Deer Lake來加入我們的遊客。這裡有個商場,還有WalMart,我在超市買了蘋果跟櫻桃,沒想到櫻桃只要$2.99一磅,比多倫多還便宜。我還發現,其他食品也都不特別貴。原來以為在這偏遠地區,物價會跟北極一樣高,結果不是。下:Corner Brook。

 

 

 

 

 

 

 

 

過了Corner Brook我們上了430公路,天氣好轉之後已經可以見到公路邊陸續出現的小漁村。中午我們在Rocky Harbour午餐,內容是熱湯跟三明治。

Rocky Harbour 人口低於一千,但有一間中學,還見到有RCMP皇家騎警的辦公室。其實過了這裡向北行駛就進入著名的Gros Morne國家公園範圍內,一路就見到右邊是一排排山脈綿延不斷,非常壯觀。而左邊不時見到美麗的海灣,其中部分就是Boone Bay波恩海灣。真想立即就進入這國家公園,可惜行程事先已經安排好,今天要繼續向北走。

 

 

 

 

 

 

 

中間我們經過了一個叫做Sally’s Cove的地方,這也是一個美麗的漁港,人口只有20人,所以完全適合用寧靜來描述。據說有不少遊客在這裡取景。我們前後兩次經過Sally’s Cove,一次晴天,後來一次是雨天,不過雨天拍的「景」就完全比不上晴天的。

 

 

 

 

 

 

 

 

 

 

 

 

 

 

 

這一天的目的地是去再北面一點的Port aux Choix,這除了是一個美麗的小漁村,更是一個歷史遺址,據說曾經有人計畫在這裡建屋,卻挖掘出六千年前原住民居住過的遺物。因此現在已經被保留作為歷史博物館。我卻為附近一帶的野花吸引,這些野花很像是北極地區的野花,非常矮小細緻,甚麼都小一號。又見到特別多的匍匐生長的杜松juniper。

 

 

 

 

 

 

 

 

 

 

 

 

 

 

 

這旁邊還有一個燈塔,因為位於最西面,加上這一天天上的雲彩多,因此預料在黃昏時分一定可以拍攝到美麗的畫面。很可惜由我們的旅館走到燈塔要一個多小時,之後還要走回來,因此當晚幾個人走了一半決定還是放棄。結果當晚在旅館見到夕陽非常美麗,失去了一個美麗的畫面。(試想,將下面左邊的燈踏,配上右邊的夕陽,是多麼的動人。)

 

 

 

 

 

 

 

不過這天在燈塔還是見到了一個馴鹿caribou家庭,馴鹿是紐芬蘭的本土生物,最早時據說每一群都有上萬隻,現在少了。但是另一種麋鹿moose卻是由外面引進了,現在卻成為紐芬蘭的代表動物。據說這裡是麋鹿最集中地區,經常在公路上跟汽車相撞,如果不幸撞到,經常是車毀甚至人亡。不過我們這一次就緣慳一面,倒是在燈塔旁邊見到有鯨魚出現。

 

 

 

 

 

 

 

 

 

我們入住的是Sea Echo Motel,比一般汽車旅館要高等些(下圖),雖然比不上五星級旅館格局,但就比北美一般汽車旅館式正些。餐館也頗具水準。晚餐有三樣主菜的選擇,嚮導大力推薦Arctic Char一種北極海魚,但是我決定這一次旅程,我要全程都吃鱈魚cod,因為紐芬蘭的歷史離不開鱈魚,民生及經濟都離不開鱈魚。結果我選的是pan fry cod,堪稱美味。

 

 

 

 

 

 

 

我寫加拿大歷史書時曾提過,在歐洲人剛到這裡時,海裡的鱈魚多到用籃子一撈就是滿籃子的魚,海裡的魚多到人可以在上面行走。因此長久以來紐芬蘭人就以補鱈魚維生。可惜在1992年,一方面因為濫捕,一方面也因為大量的海豹(150萬隻)專吃鱈魚,突然間鱈魚崩潰,聯邦政府下令禁捕,全省七成人失業。後來紐芬蘭政府多次企圖將工業轉型,一直沒有成功。鱈魚還是紐芬蘭人的主要食品。而紐芬蘭還是長期陷於貧困之中。直到十多年前該省在外海探測到石油,並開始開發,才奠定了第二樣工業。

旅程第四天,我們一早在旅館吃了早餐,坐渡輪到拉布拉多,這一程比較短,只用了一個半小時就到對岸。不過有趣的是,渡輪是開到了南面一點點的魁北克境內,原因是這樣就是省際渡輪,就可以拿到聯邦補助。所以我們到了魁北克境內再開車過省界,進到紐芬蘭及拉布拉多。

這一天是去一個叫Red Bay National Historic Site的地方,參觀當地一個捕鯨遺址,這裡也是一個美麗的漁港,16世紀時是巴斯克人的捕鯨中心。目前已經成為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的世界文物遺址之一。但我因為不舒服就沒有參加。可能昨天步行到燈塔時中暑,在旅館睡了一個下午,晚上吃了兩顆Advil,居然好了。(下圖:剛剛過了魁北克進入紐芬蘭及拉布拉多,大家都在招牌下拍照。右圖是這一天我沒有去的Red Bay。)

 

 

 

 

 

 

 

這一天我們住在拉布拉多L’Anse au Clair的Northern Light Inn北極光旅社,晚上我照樣點了鱈魚,但是用煎炸的,就像是英國人那樣的Fish and Chips的做法,外面裹了麵粉和雞蛋再用油炸的,覺得這樣吃有些可惜。但卻很好吃。(外面那一層麵粉我去除了一大半,以免上火,又不健康。)

 

 

 

 

 

 

 

 

晚飯後身體覺得恢復了,和幾個隊友出去尋找晚霞,結果沒找到,但見到盛開的羽扇豆lupins,比其他地區都遲了一個多月。一個年輕女隊友決定要在拉布拉多的海裡游泳,她說水冷得不得了。而我們在岸上就飽受黑蠅之害,這種black flies非常厲害,我前一天在Port au Choix已經被多次叮咬,之後有嚴重反應。第二天一早就到旅館對面的雜貨店買了bug spray。(也意外發現這裡物價一些都不貴,與多倫多售價一樣。)但是治理蟲咬的特效藥就買不到,要到下一站去買了。

(來之前我問過旅行社,有沒有蚊子,要不要帶bug spray,對方說不嚴重。所以說即使是旅行社的話都未必信得過。)

旅程第五天,一早離開旅館後就再坐渡輪回到紐芬蘭。這次身體恢復,在船上吃了午餐。(下圖:我們來往拉布拉多的小渡輪。)

 

 

 

 

 

 

 

 

下船後,巴士繼續向北,目標是東北角的聖安東尼St. Anthony。途中經過Flower’s Cove,Nameless Cove,據說都是風景美麗的景點。見到路邊影野花,也有人種了蔬菜。原來這裡土壤貧瘠,沒有人可以種花種菜,但是在公路兩邊卻有社區菜園,因為當初挖公路時,將表面一層土挖了堆在路邊,所以公路邊出現罕有的「沃土」。

 

 

 

 

 

 

未到聖安東尼前,途中先到一個真正的歷史遺址,就是L’Anse aux Meadows National Historic Site,這個草原就是我在「加拿大歷史1492-1892」中寫過的,北歐海盜最早來北美洲的地點。今天在這裡製作了當年北歐人居住的泥土製作的茅舍,很有歷史意義。雖然這些泥土及茅草做的簡陋屋舍都是仿製的,仍然可以體會到一千年前北歐人在這裡短暫居留(三年)時期的生活。

 

 

 

 

 

 

 

 

到今天這裡已經發展成為一個特色的觀光區,公路上有Vinland的招牌,還見到很多以Viking招來的餐飲業。當晚我們就被安排到一間以海盜為名的餐館,服務生都穿的是海盜制服,而餐館是建在地下,像是一個酒窖。(下:餐廳入口)

 

 

 

 

 

 

 

 

 

一坐上位子送來的頭盤是裹麵粉炸的牛舌,和煎炸的小鹹魚(caplin)。我看外國人根本不敢碰那牛舌,小鹹魚也只有少數敢冒險的人敢吃。至於主食就很奇怪,有青菜沙拉,紅燒牛肉,甚至蝦仁炒飯,完全是現代食物的大雜燴,唯一帶有海盜風味的是一種用馬鈴薯及鹹魚做的燴飯,(我沒有選,因為看了不怎麼開胃。)

 

 

 

 

 

 

吃飯中間,侍者還提供娛樂,表演一些鬧劇,歌舞,最後還邀請賓客一起下場跳舞。我認為不如留在旅館中吃要好些。

這一晚住在聖安東尼的Haven Inn,格局一樣,外型是汽車旅館,內部卻有酒店水準。雖然沒有在那裏吃晚餐,第二天早上的早餐也和北美洲高等酒店同樣水準。意外的是在這個天涯海角的地方,卻見到旅館的櫃檯是一位華人女子,傾談下知道她來自台灣,十多年前在網上認識了一個聖安東尼男子,之後就嫁了過來。看地圖不可能再有一個距離台灣更遠的地方了,而當地人口才兩千多人。所以她說每兩年就要回台灣一趟。這裡距離省會聖鍾斯St. John’s都有一千多公里路程,所以她說還沒有回台灣划算。

 

 

 

 

 

 

 

聖安東尼有一個小型plaza,第二天一早在這裡買了藥,又到超市買了蘋果,番茄,當水果吃。之後我們上小船去看冰山和鯨魚。這一天非常冷,又是陰雨天,我將所有衣服都穿上了,還好船家提供非常厚實的雨衣,所以我坐在船的頂層,都頂得住風雨。這一次旅行最幸運的是,一到了關鍵時刻,雨就停了。

紐芬蘭號稱冰山之國,旅遊書上都誇大了冰山的面積。但事實上這裡是冰山的墳場,也就是說,大大小小的冰山由格陵蘭飄到這裡時,已經是強弩之末,最終在這裡壽終正寢。所以這一天我們在聖安東尼港口我們只見到一個剩餘的冰山,小船將我們帶到那孤零零的冰山旁邊,多數遊客都非常興奮,圍住照相。我因為去過格陵蘭,就沒有那麼興奮。

 

 

 

 

 

 

 

 

 

其實我在附近也見到一些碎冰,而當地就有一些小船專門收集這些碎冰,拿去做瓶裝水出售。更有公司用這些冰山的做啤酒,我喝過一瓶,可能是心理作用,覺得特別清涼。

不過等鯨魚就很考耐心,一開始有一群海豚跟著我們,之後很久才出現一隻鯨魚,但是這隻鯨魚非常合作,不斷在我們面前表演噴水和翻尾,前後三次。其實我們的小船已經靠得很近了,但是嚮導說去年才開始的規定,不讓小船靠得太近,以一百尺為限。

 

 

 

 

 

 

 

 

 

 

 

 

 

 

 

說到這賞鯨船的導遊Steve真的是非常專業,除了找鯨魚非常有耐心,還能夠每一次提醒我們這鯨魚就要翻尾了,讓大家可以及時拍到相片。此外這裡所有的導遊都非常幽默,這好像是紐芬蘭人的天性,每出口就妙語如珠,有些還會唱歌,學鯨魚說話,像是一場幽默劇,雙重值回票價。

聖安東尼像其他紐芬蘭小鎮一樣美麗,特別是由船上欣賞,都像卡片上的風景。

 

 

 

 

 

 

 

下了船我們在小鎮上午餐,自己選擇餐館。這個Viking Mall裡有一間炸雞店Mary Brown’s,一間咖啡連鎖店Tim Hortons,(是加拿大位處最北的一間),有義大利披薩店,(後來發現還有一間中國餐館,叫做遠東。)我則選了三明治店Subway,原因是導遊說這裡有龍蝦三明治。不過這三明治可能因為價格比較便宜$8.50,龍蝦肉比較少,但味道還算不差。(我剛剛在Halifax街頭吃過一個龍蝦捲,售價20元,龍蝦肉就嫌太多了。兩個中和一下會剛好。)

 

 

 

 

 

離開聖安東尼之前,參觀了一個叫做Grenfell 醫生的紀念館。這位英國醫生Wilfred Thomason Grenfell在十九世紀末選擇到紐芬蘭的漁村為漁民治病,同時也為當地的愛斯基摩人以及馴鹿治療。後來更擴大慈善事業,籌款在很多類似的小漁村建立醫療所。他的行為使我想到史懷哲(Albert Schweitzer)醫生,是最早的無國界醫生組織。

跟旅行團有這個好處,如果是自己來可能不會來這種地方。

離開聖安東尼我們往南走,大約四小時來到Cow Head (牛頭),今晚就住在Shallow Bay (淺灣)酒店,門口的招牌寫著是三星半,大概就是這水準。因為這裡離我們要去的Gros Morne國家公園最近,因此我們要在這裡住兩晚。

 

 

 

 

 

 

 

 

Shallow Bay還附有一間劇院,我們住的兩晚演出一齣話劇,及一齣歌舞劇,而歌舞劇是以紐芬蘭音樂為主題,因此很興奮的報了名,但到達之後才說票已經售罄,非常可惜。但意外發現這旅館的海灘面向西,當晚在旅館陽台欣賞到一個美麗日落。

 

 

 

 

 

 

 

 

旅程第七天,這一天是期待的日子,我們要去Gros Morne國家公園。出發前我們登記了分兩批,一批是先步行45分鐘山路去Western Brook Pond坐船欣賞湖光山色。另一批不用走路,直接到Boone Bay坐船欣賞另一種湖光山色。來時經過Boone Bay已經見到是一個美麗的有山有湖的曲折美麗地方。

 

 

 

 

 

 

 

 

如果我有選擇,我會兩種都選,但只能選一樣。這一天又是陰天,而且十分大風,幸好沒有下雨。在紐芬蘭來說都要感恩了。Gros Morne的景色其實是在一個峽灣中左拐右拐的出入,所以拍出來的相片有些像是長江三峽。而且途經的兩邊岩壁,有許多瀑布。前後我見到有四個瀑布,各個瀑布都不同姿色。有的狹長彎曲,有的大水由天而降。大家見了都嗚哇不已。我也許是去過格陵蘭,覺得景色一般。因為我們的遊船兩小時,一去一回單程只一小時,就到峽灣終點。但是在格陵蘭及巴芬島Baffin Island時,那每一個峽灣都幾小時都走不完。

 

 

 

 

 

 

 

 

 

 

 

 

後來我見到由高處拍的Gros Moune,真的是很壯麗,但就要花一日時間在山上走trail才能達到目的地。這也是公園當局的宣傳照,但是不要以為來到公園就能看到。

 

 

 

 

 

 

 

 

中午我們吃飯盒,有三明治,水果和果汁。大家都飢腸轆轆,覺得十分可口。但我發現上船的地方其實有小店,出售熱湯和熱狗,漢堡,其實吃那個也很不錯。

後來我問這遊船票價每個人是68元,公園入門還要九元,因此一個人就是七十多元。回來後聽說Boone Bay的遊船也不錯,他們見到鯨魚,海豚,還到了著名的Tableland。唯一少了是我們的「三峽」景致。

不過我們這一團還被帶到另外兩個景點,一個是Broom Point,這裡包括一間白色小屋及一間紅色收藏鱈魚的倉庫。那間小屋只有極小的三間睡房,卻住了三個兄弟Mudge Brothers及他們的妻子,以及他們合共有的四個孩子共十個人。他們在1941 到1975年間就這樣擁擠的住在這裡,補漁為生,(也捕龍蝦)。而這個地方人煙稀少,一年到頭也不見一個外人。而且風大浪大,我們到的時候就見到海浪翻起好幾尺高。想想那種孤獨於世的生活。那是沒有汽車的時代,而且整個冬天與世隔絕。

 

 

 

 

 

 

 

 

 

由這裡我們再一次體會到紐芬蘭漁民的辛苦。自從來到加拿大,我們就聽說紐芬蘭居民的貧困,但是沒有親身體會很難想像。據說有一度政府要強迫這些漁民搬遷,強迫將那些小漁村的居民遷移到較大的漁村,以改善生活。方式是連房屋整個搬遷,由地基挖出後,用竹筏在水上搬運。但據說很多漁民最終還是想念自己原來的住處,偷偷又搬回來。

這是一種甚麼樣的求生意志?

另一個景點是Arches Provincial Park,其實就是一個巨大的拱橋式天然巨石。很適合拍照。如果是在夕陽時分來到一定可以見到更美的畫面。過去在加州海岸一號公路見過類似的景點。但這裡不同,如果有時間你還可以爬到巨石的頂部。

 

 

 

 

 

 

 

 

因為同一個旅館住了兩晚,這第二晚我就沒有再吃鱈魚,而選擇吃豬肋排,沒想到出奇的好吃。過去吃豬肋排會覺得太多香料,吃不到原味,這裡卻沒有。這才是高級作法。還有這一趟旅行,每一餐都有甜品dessert,而且都很有水準,都不太甜,所以都忍不住吃了。

 

 

 

 

 

 

 

 

 

旅程第八天,又是陰雨天,(這裡早上很少晴天的,但是出發後不久就會逐漸轉晴。)我們繼續南行,目的地是甘德Gander。先在Sally’s Cove停了一下,這裡還是Gros Morne的範圍。然後在Lobster Cove的燈塔又停了一下。這一趟去了無數個燈塔,每一個都是明信片畫面一樣的美麗。這個燈塔位於一個高起的小山坡,背後是巨石巨浪,很適合拍電影,因為是陰雨天,那巨浪更大。

 

 

 

 

 

 

 

 

這種旅遊團通常都是每兩小時會停在一個景點,讓大家上廁所。非常貼心。也因為有不少團友是老年人,需要經常上廁所。

中午我們停在Deer Lake午餐。這是紐芬蘭西部唯一有機場的城鎮,人口不到五千,市中心有超市,幾間餐館,我見到有一間華人餐館決定一試。這類在偏遠城市的唐餐館提供的都是:甜酸雞球,炸雲吞,炒飯炒麵之類。我叫了一個有小排骨的combo,那排骨居然出奇的好吃,因為連骨頭都煮爛了,入口即化。其他幾樣都是淺嘗即止,因為怕有味精。果然吃過後不久,就感到有反應,還好沒有多吃。

 

 

 

 

 

 

 

 

 

 

 

至於Deer Lake這名字其實是一個錯誤,最早時歐洲移民見到有成群的鹿,就將這裡取名叫做Deer Lake,後來證實這些不是deer,是caribou馴鹿。(下圖:途中經過一個公園,好幾輛大型拖車在這裡停留,可見附近有好去處。)

 

 

 

 

 

 

過了Deer Lake重新走上一號公路,下午我們在Grand Falls-Windsor稍停,我又利用時間到超市買了蘋果,番茄跟櫻桃。其他人就到麥當勞,Tim Hortons買咖啡,上廁所。

下午四點鐘我們到了甘德Gander,這裡人口一萬一千人,但卻是航空重鎮。原因這裡是紐約飛往倫敦的中途站,過去在飛機來往歐美途中必須加油時,一定要在這裡停了加油。所以包括林白Charles Lindbergh,Chuck Yeager等飛行英雄,還有所有的名人:英國王室,教宗,英國披頭四等沒有一個沒在這裡停過。後來噴射客機出現,無須在中途加油,甘德的地位才沒過去重要。但是2001年911事件發生時,美國所有機場關閉四天,有42班客機及軍機在此被困,機上近兩千人被當地人慷慨的接待,成為佳話。當地人提供住宿,食物甚至藥品衣物,讓每一個人體會到紐芬蘭人的熱情,最近這一段佳話被編成舞台劇Come From  Away,2017年在百老匯上演。

 

 

 

 

 

 

 

我們在甘德參觀了當地的飛機博物館,之後入住當地的Sinbad’s Hotel,因為太累了,睡了一覺起來,九點多到餐廳晚餐已經關門。這是唯一的一次沒包晚餐,我就「禁食」了,可也不感到餓。後來搬了電腦到大廳,終於可以做點事。因為過去幾天在西岸,網路一直不好,有時可以收到訊號,但要發訊號就發不出去。要到旅館大廳才能發訊號,過去幾天忙著行程,到現在終於與外面世界聯絡上了。

行程第九天,在旅館吃了自助早餐,雖然是布菲,我還是只吃吐司toast同一碗麥片,因為鹹肉,香腸都是processed food,決定不碰。而雞蛋只有在見到完整雞蛋時我才吃,但途中經常見到的是炒蛋(用蛋粉做的),甚至蛋粉做的布丁,都引不起食慾。

出發時又是陰雨天,但不久天邊出現一絲藍色,今天第一站是北邊一個半小時的景點Twillingate,這是一個小漁村,而且也是觀看冰山,鯨魚的好地方,但我們今天只是參觀一個鱈魚博物館Prime Berth Fishing Museum,並且由一位老漁民Captain Dave示範,怎麼解剖鱈魚。他是第三代魚民,他那張桌子至少有一百年歷史,桌上放了一個木桶,專門用來放鱈魚的肝臟,他示範魚肝油的做法,甚至可以生吃魚肝,我見到那木桶真像我們一些餐館的百年老鍋,有點嚇壞人。原來外國人也興百年老鍋。

 

 

 

 

 

 

 

這位老船長與其他紐芬蘭人一樣幽默,妙語如珠但是不帶笑容。他的博物館的擺設也充分顯示幽默感。很多古老捕魚工具,衣著都還保留著。此外見到他們的舊帳簿,還有1960年代的買賣貨物的清單。後來知道這個博物館都是要收費的。

在地圖上,Twillingate是位於一個突出北邊的半島的尖端。其實看紐芬蘭地圖,周邊全是這樣的一個個像手指一樣伸出去的小小半島,以及一個個細長的海灣。這地形造就了最多天然海產生物的環境。而每轉一個彎,就出現另一個天然美景。

 

 

 

 

 

 

 

其實吸引我來紐芬蘭的就是這些小漁村,紐芬蘭的宣傳廣告也都是以這些小漁村的美麗房屋作招來。後來我知道,最美麗的小港灣是在Twillingate外的Fogo Island,要坐渡輪才能到,可惜這一次不在我們的行程內。好像今年的紐芬蘭及拉布拉多的官式地圖Traveller’s Map,就是以Fogo Island的一幅相片做封面。

 

 

 

 

 

 

 

 

 

 

事實上Fogo Island已經成為紐芬蘭最新的觀光重點項目,但是卻有一些俗人要將這地方現代化。2013年有人在這裡建了一個灰色的長方形的現代式的旅館,之後又陸續建了五座長方或是方型建築,硬是將這一個完美純樸的小漁村,企圖演變成為一個俗氣的現代商業城鎮。看過這些相片的人都應該同意,在這種地方建築出這類建築的人,無論是設計者,構想者都應當被司法審訊,看他們的腦子是否有問題。

之後我們在Twillingate的Anchor Inn午餐,我選的是鱈魚三明治,沒想到出奇的好吃。鱈魚肉,沙拉醬都恰到好處。配菜是烤的(而不是炸的)薄薄的馬鈴薯片,全部都好吃。在這樣的地方,畢竟是觀光勝地,餐飲業水準相當高。其他人選的烤雞聽說也十分好吃。但我知道在這些地方吃飯都不便宜,只是我們因為包在費用中,沒感覺而已。

 

 

 

 

 

 

 

 

飯後我們繼續向南行,經過一個Long Point Lighthouse,同時天開始轉晴,當我們到達Terra Nova National Park時,天已經轉晴,是那種有雲的藍天,最適合拍照。

這公園與加拿大其他公園一樣,適合租船出遊,或是行小徑trails,但是我們只在Visitor Centre及紀念品店停留了一個多小時。在我來說等於沒來過,不過卻拍了一些美麗相片。如果沒有藍天,是拍不出這樣的相片的。

 

 

 

 

 

 

在這公園入口處,見到一個租船公司的招牌,上面用手寫的有:Bout Tour,Kayak Rental,Fishing Tour等,之後上面還加註了中文小字,因此我知道是由中國人經營,進去一問,果然見到一個華人女子,她說來自香港,嫁到這裡已經三十八年。丈夫剛剛開船出去和客人釣魚。他們還經營了一間高檔旅店The Inn (at Happy Adventure)及餐館,應當很成功。她也說是一年只做幾個月生意,冬天就去旅行。不久她丈夫回來,幫客人釣到一隻好大的鮭魚,那個客人好高興。

 

 

 

 

 

 

這一晚我們到公園南面半小時的Clarenville,要在這裡的St. Jude Hotel住兩晚。這一晚我們吃布菲式晚餐,大家都很高興,因為有青口任吃,不過我不吃青口,但他們的魚湯fish chowder就非常好吃。

行程第十日,早上照樣是陰雨,但出發不久就放晴了。今天是去Bonavista,還未到達,已經見到這是一個相當美麗的港口,由巴士上遙望,已經見到有很多巨石,拍著大浪,頗有英國海岸風味。

 

 

 

 

 

 

 

這又是一個歷史遺跡。因為歷史學家認為,義大利航海家卡波特John Cabot (Giovanni Caboto) 在1497年登陸紐芬蘭時,就是在這裡登陸的。所以今天在Cape Bonavista就塑立了一個卡波特的雕像,俯視這港口。

 

 

 

 

 

 

 

 

 

在Bonavista還有一座燈塔,(當然,幾乎我們所有去過的地方,都有一個紀念品店。)我們登上了燈塔,這裡有當年看守燈塔家人的家具及擺設。這裡的海灣與紐芬蘭其他漁港一樣,夏天時都有看鯨魚及冰山的觀光項目,如果我們早兩個月來可能都會在港口見到冰山,或是很多碎冰塊。但我們是七月尾來到,只見到有看鯨魚的小船,載著遊客觀賞鯨魚,而小船所在之處果然見到有兩隻鯨魚在噴水,翻身.

 

 

 

 

 

 

 

但最令我們興奮的是,旁邊的懸崖邊是一群puffin 海鸚的聚居處。導遊說,今天不是來欣賞海鸚的,因為在旅程的最後一天我們會專門到一處海鳥聚居處,欣賞千千萬萬的海鳥。但沒想到在這個海灣,除了在懸崖邊見到好多Puffin聚居之外,另外有一小群卻來到我們這一邊的岸邊,靠我們很近,而且似乎不怕人,使我們可以近距離觀賞。這些海鸚外型很像企鵝,走路姿態也很奇特,不同之處是牠們也很會飛,最厲害是會在水中捕魚。經常見到牠們口中叼著一條不小的魚。

 

 

 

 

 

 

 

 

在Bonavista還有一個小小的Dungeon Provincial Park,原來是一個像是地牢一樣的石窟,是因為海浪不斷沖積,導致一塊地面下陷形成。附近的海邊也因此形成很多巨大岩石,排列得很好看。

 

 

 

 

 

 

 

 

 

 

中午我們在Bonavista鎮上一間很有水準的餐廳Skippers Café午餐,我選的是芝烤鱈魚,相信是用用鹽醃過的鱈魚salt cod,與cheese一起燒烤,裡面有許多配菜,沒有想到那樣好吃。連著兩天的午餐我都將盤子裡的東西吃得一乾二淨。

這餐廳位於岸邊,窗外的景色非常美麗。其實還有戶外座位,在這裡吃飯真是視覺一大享受,加上食物美味,覺得此行像是倒吃甘蔗,每一天都越來越好。

 

 

 

 

 

 

 

飯後我們步行五分鐘到一個博物館,這裡有當年卡波特第一次來到紐芬蘭時行駛的那艘船Matthew號的複製品。這個複製品與原來的船隻一樣大小,而且盡量在細節上做到與原來的船隻一模一樣。這船就鑲嵌在整間屋子哩,我們都可以上去觸摸。上去才覺得船的小,想當年卡波特是跟20人,加上五十噸的貨物,一起乘坐這船橫渡大西洋,但這船看來真的不大。而且只有四間船艙,其他人都要捲縮在甲板上睡覺。不過那些纜繩就粗到難以想像。看了相當同情那時候的願意探險的人。

 

 

 

 

 

 

 

 

離開Bonavista,我們繼續向南走了一小段路,就去到以風景聞名的Trinity(聖三一)小鎮。我們在鎮上有兩個小時,可以漫步欣賞風景,也可以在鎮上的小咖啡館、茶室小坐。我最初聽見這小鎮的名字,是因為一部電影The Shipping News,我相信那是好萊塢在紐芬蘭實地拍攝的唯一一部電影。當時就為那迷人的風景所迷惑,後來聽說電影就在Trinity附近一帶取景。

 

 

 

 

 

 

 

 

 

Trinity有十多間具有歷史意義的建築,包括兩間教堂,(一間聖公會教堂,一間天主教堂),博物館,紀念品店,藝術館,食品店,小旅社,燈塔。而每一間房屋都像明信片上的風景畫面,而且除了私家房舍之外,都歡迎參觀。一個人的套票十多元。我們來的時候正好是lupins羽扇豆盛開,此外野玫瑰也周圍都是,因此景色更為迷人,而且一路走過玫瑰花香也都撲鼻而來。

 

 

 

 

 

 

 

 

這小漁港在岸邊有一間餐館Dock Marina Restaurant,我看招牌有龍蝦吃,但我們的團就訂了在另一間具有歷史風味的Eriksen Premises (旅社兼餐館)晚餐,餐牌上沒有龍蝦,但有鱈魚做的fish cakes作前菜,後悔沒有選。後來選了Roast Beef作為主菜,沒有想像的好吃,但甜品就相當有水準。

路上導遊說,好萊塢明星Kevin Spacey當時(2001)到紐芬蘭拍這電影時,帶了六個保鑣,後來發現鎮上沒有一個人認得他,很沒趣的撤走了五個,只剩下一個。這電影卡斯很強,還包括:Julianne Moore,Cate Blanchett,Judi Dench等。

當晚繼續住在Clarenville,第二天是旅程的第11日,早上又是大霧及陰天,我們都習慣了,但是到了目的地Brigus天氣又轉晴了。Brigus位於Conception Bay,又是一個美麗的小港灣。旅遊團選擇這裡,除了因為順道,也因為港灣美麗,而且是著名探險家Captain Bob Bartlett船長的家鄉。他多次帶隊到北極探險,雖然最終抵達北極的沒有他,但他每一步路都做出了極大貢獻。

這裡的景點包括一個天然隧道The Tunnel,當年Bartlett船長很多次出航就由這裡出發。

 

 

 

 

 

 

 

 

離開Brigus終於來到聖約翰斯St. John’s (聖鍾斯),紐芬蘭的省會,也是最大城市。人口十二萬多,如果連上郊區,有約20萬人口。雖然人口不多,在加拿大是排名第20大的城市,但在東岸地區則排名第二,(僅次於Halifax)。

 

 

 

 

 

 

 

 

 

 

聖約翰斯這個名字是前面提過的,最早來到加拿大的歐洲探險家卡波特John Cabot取的。因為他在1497年初次抵達這裡時,正好是六月24日,而當日就是施洗者約翰的紀念日。(其實,如果後來證實卡波特一行最初抵達地點是Bonavista,那麼Bonavista才應當叫做St. John’s.)

 

 

 

 

 

 

 

 

所以聖約翰斯今天也號稱是加拿大最古老城市,歷史古蹟也特別多。就這一方面就值得作為觀光城市。首先聖約翰斯市是一個天然港口,有一個窄窄的海灣,所有船隻進入都要經過這窄灣,所以很易防守。今日在半山腰上就遺留有一處砲台,好多隻大砲對住海灣入口處,形成嚴密防守。

 

 

 

 

 

 

 

 

而在山頭上就有一處碉堡Signal Hall,這裡是十八世紀英法七年戰役中的最後一處戰場,1762年在Signal Hill的戰役中,法國戰敗向英國的William Amherst投降。

 

 

 

 

 

 

 

而在Signal Hill山頂還有一座卡波特高塔Cabot Tower,這是在1897年,也就是卡波特登陸的400周年時起建,塔上並有一個無線電接收器,後來在1901年,大西洋無線通訊的第一次傳訊,就是在這裡接收到由英國發出的訊號,(當時用的是摩斯密碼)。

 

 

 

 

 

 

 

在Signal Hill可以俯視聖約翰斯市的全貌,也可以見到港口的燈塔。見到一些房屋建在岩石的斜坡上,體會到一開始當居民在這裡建立家園時,就飽嘗艱辛。這裡不是你夢想的北美洲的夢中小屋,沒有白色圍籬,沒有肥沃的土壤種花。有的是堅硬的岩石,和漁民對抗大自然的毅力,因為在這裡七月都會有暴風雪,大風大浪更是平常事。

 

 

 

 

 

 

 

 

不過紐芬蘭人卻會將手中的檸檬變成檸檬汁,過去一個多星期見到他們用鮮艷的油漆,將最簡單的房屋畫得五彩繽紛,似乎是要向岸邊的風浪做出沉默的抗議。而在聖約翰斯這種藝術達至最高境界。一排排的房屋,都用的是最鮮艷的油漆,而且盡量做到每一間屋都是不同顏色。這態度顯示了苦中作樂,顯示了幽默。過去一個多星期我充分體會了紐芬蘭人這種態度。加拿大十省人民中,他們活的最辛苦,但是他們卻最有幽默感。

 

 

 

 

 

 

 

 

在聖約翰斯的第一晚,正逢兩百周年的Regatta 活動要在星期三舉行,幾條大街上都是喜氣洋洋,活動不斷。在Water  Street上,一段被封閉,見到幾百人自己帶著椅子坐在街上,原來是放映1993年的電影Pretty Woman。

 

 

 

 

 

 

 

 

 

另外隔一條街George Street每晚都封閉一段,原來這條街整整一個星期都有演唱會,輪流由各種不同性質樂隊表演。我選擇在星期二晚,也就是Regatta前一晚,我在聖約翰斯最後一晚買票參與,因為這一晚是由當地樂隊演出當地音樂。我一直都非常喜歡紐芬蘭音樂,一來這是愛爾蘭民謠演變來的,其次我一向都喜歡藍草音樂,兩者十分相近。

但這一次讓人失望。這個樂隊Shanneyganock演唱的已經不再是典型的紐芬蘭歌曲。太多的鼓樂,太多的電吉他。而且聽眾中大部分都看得出,他們不是來欣賞紐芬蘭音樂的。他們之中太多身上刻了紋身的年輕人,一半以上吸大麻煙。他們要的是搖滾,而不是老土的紐芬蘭音樂。

 

 

 

 

 

 

 

這一點我已經在當地的酒吧裡感受到了。我在1999年初次到聖約翰斯時,到過許多酒吧專為了欣賞他們的音樂,當時一點都不失望,每晚在酒吧都是大批人群一起欣賞音樂,跳舞。但是這一次我中午到酒吧吃午餐時,播放的居然是Hip Hop音樂。晚上去吃晚餐時,演奏的音樂也不帶當地風味。紐芬蘭已經失去了他們最吸引人的一部份文化。

我相信我不是唯一這樣想的人,因為這一次在巴士上,導遊就多次播放傳統紐芬蘭音樂,大家聽了都很興奮,隨著打拍子。我們都相信這是紐芬蘭文化的一部分。而有幾次我們在乘坐賞鯨船時,船上播的也是傳統紐芬蘭音樂。這才是遊客要的,不是別的地方都有的搖滾樂或是Hip Hop。

在紐芬蘭的兩天,除了早餐之外我們其他兩餐都自理,我改變了過去「酒吧食物不好」的錯誤觀念,先後在兩間酒吧吃了午餐及晚餐,都很滿意。其中一間酒吧Jungle Jim’s,有鱈魚做的Fish & Chips,也有Snow Crabs,為著兩種都試一下,叫了只有一片的Fish,及半磅的snow crabs legs,結果剛剛好,那一片魚相當大,合共僅20元。

 

 

 

 

 

 

 

 

 

另一次晚間,我們企圖到當地較有名的餐館Fish Exchange晚餐,但因為是Regatta期間,居然要等一個多小時才可能有座位,只有到附近另一間夜店The Celtic Hearth,因為名字上有Celtic,但居然沒有樂隊,倒是食物還非常有水準。我叫的Pan Fry Cod很可口,意外的是配菜中居然有炸豬油渣,(證明是窮人的食物?),價錢也只是20元出頭。

 

 

 

 

 

 

另一個中午,旅館介紹我到DuckworthBagel Café,這個地方明顯很受歡迎,擠得水洩不通,本來要吃龍蝦的,但是要下午四點以後才有,所以叫了僅有的炸鱈魚,將chips 換了沙拉。

 

 

 

 

 

 

 

 

我在聖約翰斯也見到幾間華人開的餐館及雜貨店,其中一間蘇記雜貨,裡面貨品不多,老闆娘來自香港。我問她生意如何,她說僅僅可以維生。但是她說跟丈夫來了二十多年,從來也沒有想到要回去,因為這裡空氣好,人好。這真是一種有智慧的人生哲學。

 

 

 

 

 

 

在聖約翰斯的三天都是大晴天,不僅如此而且天非常熱,每天都在26-27度之間。配合當地的慶典活動,我想沒有人會抱怨。但就與前面十天的陰雨天大異其趣。

最後一天(第12日),我們節目也很多。早上是坐船去Witless Bay看鳥和鯨魚。這裡離聖約翰斯只有半個小時,是北美最大的Atlantic puffin大西洋海鸚的聚居地,估計有25萬對之多,另外還有Northern Gannet,黑白兩色的Common Murres,灰褐色的Greater Shearwater,及好幾種的海鷗。牠們密密麻麻站在岩壁,多得像是恆河之沙。

 

 

 

 

 

 

 

其實Witless Bay也是看鯨魚及冰山的好地方,只是這個季節已經沒有冰山,但是在出發不久就見到有鯨魚戲水,只是距離太遠,回程時又見到兩隻鯨魚出現,似乎是一對母子,不斷在我們船邊出現。

 

 

 

 

 

 

不過我們的主要目標是puffin,還未到目標的小島,就已經見到成群的飛鳥,快到小島時,大批雀鳥在我們船邊及水上飛舞,多數是puffin,也有Greater Shearwater,但是這天風浪非常大,我們的小船不斷的搖晃。我們都必須用一隻手緊緊握住船緣,雙腳鞏固的站立,所以要拍照的話,都是右手單手按快門。如果不是這樣,相片的效果會更好。不過都拍到很多puffin在水中捉到魚後含在嘴裡的畫面。牠們真是捕魚高手。

 

 

 

 

 

 

 

我們在接近島嶼時,清楚見到島嶼的邊緣密密麻麻都是雀鳥,好幾種雀鳥楚河漢界互不干擾。清楚的見到上面說的幾種鳥,只是Gannet緣悭一面。

最後一站是Cape Spear,這裡是遊客必到之處,因為是北美最東點。這裡有燈塔,有人誇張的說,如果天氣好,可以一直望見愛爾蘭,(或是葡萄牙),當然這是不可能。不過就有人到這裡欣賞日出,因為是北美第一道曙光。

 

 

 

 

 

 

 

 

 

這一次紐芬蘭之旅,除了機票自理,收費每人4,200元加幣(連稅,以兩人一間房為準)。但是包了幾乎每一日的三餐,以及所有遊覽項目的門票。同時所有的遊覽項目例如賞鯨船,賞鳥團,Gros Morne旅遊團,每天的三餐,也都是連小費都包辦在內。所以我們一路都不需要付小費。唯有在最後一天要給司機及導遊小費,(一次過),這做法有些像是坐郵輪的作法。

司機及導遊都非常盡責,參加之後就不用擔心,只要聽指示,可以說是一次不用費心的旅程。唯一有缺陷的是天氣不盡理想,不過紐芬蘭人都會說,mousy days是正常。而且對於每到一處天氣自然轉晴,已經無須抱怨了。

這次旅行給我信心,我絕對有機會自己租車,駕車環島旅行一周,選擇較好的天氣,在Gros Morne多留一兩天,將Fogo Island加入行程。如果是兩個人,一個人的花費可能不超過三千元。回頭看這一次拍的相片,多數都因為天色陰暗而大為失色,而且能夠用的相片相對也不多,這就有足夠的理由再去一趟。

最後導遊告訴我們,此次環島之遊除去Halifax以及斯高沙省內的一段,共駕車三千公里,行程包括:

第一天:巴斯克港Port aux Basques向北,經過Corner Brook,Rocky Harbour,夜晚住在Port au Choix;

第二天:由Port au Choix ,坐渡輪到拉布拉多Red Bay,夜晚住在拉布拉多;

第三天:由拉布拉多回到紐芬蘭,向北前往聖安東尼St. Anthony;

第四天:離開聖安東尼之後南下,前往紐芬蘭東岸及中部的Cow Head,夜晚住宿Cow Head;

第五日:全日都在Gros Morne 國家公園一帶遊覽;

第六日:離開Cow Head經過Deer Lake到甘德Gander;

第七日:離開甘德,到北面的Twillingate,午飯後到Terra Nova 國家公園,夜晚住宿Clarenville;

第八日:上午前往Cape Bonavista,午飯後到Trinity。夜晚回到Clarenville。

第九日:由Clarenville經過Brigus,前往聖約翰斯St. John’s,參觀市內景點,

第十日:上午前往Witless Bay觀鳥及鯨魚,之後到Cape Spear,結束旅程。

更多紐芬蘭相片,見:紐芬蘭環島之旅圖片集

Click: 195
About Us | Privacy Policy | Contact Us |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