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介紹

電影 Primary Colors 風起雲湧
電影 Bee Movie人類和蜜蜂這筆帳
電影 Pleasantville-批判五十年代
電影 由J. Edgar 談胡佛的一生
電影 鐵達尼號(泰坦尼克號)的謬誤
電影 The Man Who Shot Liberty Valance
電影 亂世佳人Gone with the Wind
電影 34街的奇蹟 Miracle on 34th Street
電影 春風秋雨Imitation of Life
電影 Pinky另一部講述黑白問題的電影

電影 Silk Stockings

2021-06-08 23:32:31

這是米高梅在1957年推出的歌舞片,講的是一名俄共作曲家到了巴黎之後不肯回去,於是多派了幾批人去追回他們,但這些人到了巴黎也不想回去了。這劇本是根據1955年一部同名音樂劇改編,這音樂劇推出之後出乎他們自己的預期,非常成功。而這音樂劇又是根據一部很成功的電影,嘉寶主演的喜劇 Ninotchka 俄宮豔使 (1939)改編的。

這電影的演員包括兩名舞星:弗雷亞士坦Fred Astaire,西德雪莉絲Cyd Charisse (施瑞麗),其他演員有:能唱能跳的Janis Page,Peter Lorre,Jules Munshin,George Loring等。

這電影有十多首歌曲,全部是作曲家柯爾波特Cole Porter作曲及填詞,其中很多歌詞都非常詼諧,立即成為當時流行歌曲,其中一首All of You到現在都被認為是波特的傑作之一。柯爾波特為多部電影作曲,其中有很多歌曲膾炙人口,至今仍然受人推崇:Anything Goes,Night and Day,I’ve Got You Under My Skin,Begin the Beguine等等。

片名Silk Stockings代表玻璃絲襪,是女主角到巴黎後見到的第一件奢侈品,也是她受到這花花世界吸引的第一樣東西。

這電影的導演是Rouben Mamoulian,也是他最後一部片子。電影獲得金球獎最佳影片、及音樂劇最佳女主角獎提名,不過這電影沒有舞台劇的成功,讓米高梅賠了錢。

劇情:

美國百老匯舞台劇製作人史蒂夫坎菲德Steve Canfield正在巴黎,跟一名俄羅斯的作曲家包洛夫Peter Ilyitch Borof為下一部劇作編寫曲子。不過蘇聯政府認為包洛夫是俄羅斯的人才,阻止他留在法國,就派了三名蘇聯共產黨到巴黎來將包洛夫帶回去。另一方面,史蒂夫就向法院申請文件,證明包洛夫的父親是法國人,要挑戰他的蘇聯公民身分。

這三名共產黨布蘭可夫,畢賓斯基,跟伊凡洛夫到了巴黎後,發現包洛夫這一次的工作居然可以給他賺進五萬法郎,已經十分羨慕,加上史蒂夫對他們用功夫,給他們訂了旅館最豪華的套房,還找了三名美女,每天陪他們飲酒作樂,甚至騙他們說,這部新劇作是一部蘇聯宣傳劇,完成後他們還會受到莫斯科的獎賞,結果他們三人也都樂不思蜀了。[這時他們跟三名美女合唱了一首To Bad (We Can’t Go Back to Moscow) 假裝他們對於不能回去很失望。](下:三個共幹,跟史蒂夫安排的三個美女飲酒作樂。)

 

 

 

 

 

 

 

 

 

 

在莫斯科,蘇聯文化部見到這三人又失聯了,就設法派了一個黨性很強的幹部去將他們都帶回國。這位女幹部是妮娜尤金科Nina Yochenko,(小名Ninotchka),她15歲就入黨,放棄所有私人享受,自認蘇聯所有的是世界上最好的制度,必然能夠征服世界,消除所有腐敗。

她到了巴黎,見到了三位幹部,訝異他們住在豪華套房,對於各種服務都有人提供也有不滿,說是對於工人的剝削,忍不住對他們訓斥一番。之後史蒂夫來了,見她嚴肅的態度,吸引她到陽台欣賞巴黎的春天風景,這時候他唱了一首Paris Loves Lovers,之後妮娜也跟著一起唱,及跳舞。

不過事後尤金科說,這些都是資本主義國家的宣傳,她沒有興趣,她要參觀這裏的汽車工廠,這裡的下水道。她也要見波洛夫的所謂法國父親。之後她要史蒂夫第二天一早六點半在大廳見。

當天晚上,美國歌星佩姬Peggy Dayton抵達,為史帝夫的新劇宣傳。原來佩姬是一名游泳明星,這是她第一次演出沒有游泳的劇本,在旅館的記者會中,她被記者問到這齣新劇所基於的故事War and Peace,她居然沒有讀過這本小說,連作者的名字托爾斯泰Leo Tolstoy也沒聽過。為了解釋,也為了免除尷尬,她跟史蒂夫這時合唱(合跳)了一首很詼諧的歌曲Stereophonic Sound,意思是說現在的電影靠的是攝影,色彩,畫面,歌曲吸引觀眾,而不是演員的表演功夫。

第二天一早,史蒂夫在大廳等候妮娜,他安排了她要看的工廠,地下水道,但中間就穿插了他自己安排的高等商店櫥窗,美容院,這些妮娜又說沒興趣。但是對於一雙吊掛在櫥窗的玻璃絲襪,就多望了幾眼。

這天他們回到酒店後,史蒂夫有意的營造了浪漫氣氛,放音樂,將燈光放暗,還叫她的小名Ninotchka,妮娜說:「你這是挑逗我flirting嗎?」然後她說,男女的吸引完全是一種化學反應,於是她唱了一首It’s a Chemical Reaction That’s All,但是史蒂夫不由她分說,摟著她跳了一隻華爾滋,妮娜終於跟著他一起跳,這時史帝芬唱了一首All of You,表示他愛的是她全部,要她放下自己,他們的舞步越來越協調,最後妮娜接受了他的吻,甚至說感覺很restful,主動再吻他。(下:他跟妮娜跳華爾滋。)

 

 

 

 

 

 

 

 

這時佩姬來了,她說她對波洛夫的曲子不太接受,史蒂夫就叫她利用女性的魅力去說服他。佩姬就邀請包洛夫去陪她試新裝,其實是時裝公司的私人服裝表演,巴黎最新時裝包括內衣,由模特兒展示,波洛夫看得目不轉睛,最後接受了佩姬的建議,而佩姬就在這裡唱了一首Satin and Silk,表示她穿的衣服都是上等的緞子跟絲做成的。這時妮娜來找包洛夫,談了幾句話也不免對模特兒身上穿的一些蕾絲內衣露出羨慕的眼光。

這天下午妮娜回到旅館,將房間鎖起來,就在裡面脫下灰沉沉的服裝,換上玻璃絲襪,又拿出白色高跟鞋,束腹,緊身內衣,在房間裡跳了一曲芭蕾舞。(下:她在房中換上絲質內衣,跳芭蕾舞。)

 

 

 

 

 

 

 

 

 

晚上她跟史蒂夫約好了一起晚餐,史蒂夫在大廳等她,等她下來時,史蒂夫幾乎不認得她,她穿著高雅的白紗晚禮服,史蒂夫開心的說要帶給她巴黎最高尚的一面。他們飲酒,吃飯,跳舞,直到清晨兩點鐘才回到旅館。這時她已經醉了,說這樣的快樂將會受到懲罰,當史蒂夫再開香檳時,她還以為自己被處決了。這時她唱了一首Without Love,說一個沒有愛的女人是不存在的,有了愛才能滿足,代表完美。最後她在沙發上睡著了。史蒂夫就幫她蓋好毯子離去。

第二天,史蒂夫要帶他去看自己劇作的排練,史蒂夫見了她跟她坦白,原來包洛夫沒有法國父親,妮娜很好脾氣的說不跟他算帳。之後史蒂夫跟她求婚,她則很為難的說政府不會批准,史蒂夫就說這種是由不得政府做主,唱了一首Fated to Be Mated,意思是姻緣天定,沒有人可以阻止。這時他們兩人一起跳舞,兩人都是便裝,非常輕快。(下:他們便裝跳舞。)

 

 

 

 

 

 

 

 

 

不過之後的排演是一場災難。包洛夫做的曲子Josephine原來是一首俄羅斯舞曲,但是被史帝夫的小組改成好像搖滾樂一樣的樂曲,不僅妮娜認為是恥辱,包洛夫跟三位共幹都認為不可以接受。幾個人吵翻了天,史蒂夫解釋只是將曲子通俗化,指責妮娜不該為這小事吵架,但是妮娜就決定他們已經沒有再留在巴黎的理由,決定當晚就回去。這時三個共幹唱了一首Siberia (西伯利亞),說這次回去有可能被放逐到西伯利亞,那裏不要說沒有豪華旅館,甚至沒有熱水。

他們回去幾個月之後,妮娜決定請其他四人到她的公寓聚會,包洛夫說他帶來了幾個朋友,原來他作了一個新的曲子Red Blues (紅色的憂鬱/共黨的憂鬱),由大家一起演奏,因為音樂輕鬆,左右房客都一起出來跳舞,最後妮娜也一起跳。只是蘇聯的公寓都是「公用」的,經常有其他幹部出入,每次有人出入他們就要停下來,假裝閱讀馬克思的資本論。

在他們聚會時,妮娜收到一封巴黎的來信,大家都希望知道史蒂夫在裡面說些甚麼,但是打開信發信全部被人畫了黑線,除了上下款,甚麼也看不到。妮娜很傷心。事實是,史蒂夫這幾個月一直申請到俄羅斯的入境簽證都被拒絕。

幾個月後,文化部長又召見妮娜,原來文化部派那三個共幹去法國推銷俄羅斯電影,幾個星期過去他們又不回來了,而且一部電影也沒推銷出去,現在要派她再去將他們弄回來。妮娜到了巴黎,受到三人熱烈歡迎,還邀請她去參加一間俄羅斯餐館的開幕餐會,原來這間餐館是他們三個人開的,他們計畫留在巴黎,利用餐館將俄羅斯文化介紹給西方。餐會中有大型歌舞,原來是史蒂夫領導演唱The Ritz Roll and Rock,他穿燕尾服及高禮帽,拿手杖,跟十幾個舞者一同跳,畫面非常對比,也很幾何。

妮娜看完舞蹈,還以為史蒂夫改行跳舞,之後見到史帝夫,他才說他要結婚了,妮娜有點失望地恭喜他之後,他才說要跟她結婚。妮娜聽了高興微笑,她終於決定不回去了。

製作與卡司:

58歲的弗雷亞士坦在最後一場歌舞中,將高禮帽壓扁,象徵他不再跳舞了,他在演出這部片之後就做了宣佈,這部片成為他最後一部歌舞片,之後他只在一般劇情片中出現,也不再擔當主角。

這部片也是弗雷亞士坦一年之內第二次以58歲之年與年輕女子戀愛,同一年稍早,他在 Funny Face 甜姐兒 中跟28歲的奧黛麗赫本相戀,而這一部電影中,他就跟33歲的Cyd Charisse西德雪莉絲相愛,年齡相差23歲。

這是他們第二次合作,記得在他們第一次合作 The Band Wagon (1953)時,他們的身高就成為問題,在那部電影中,弗雷亞士坦的角色就拒絕跟Cyd合作,說她太高。結果她在這部片中全部是穿平底鞋,在穿幹部服裝時這非常自然,但是跳舞時她也都是穿平底鞋。(其實西德雪莉絲身高不過五尺六寸,171公分,而弗雷亞士坦身高五呎七吋,所以只要Cyd穿有跟的鞋子就高過他,弗雷亞士坦對此十分在意。)

這電影有十多首歌曲,就有十多隻舞蹈,弗雷亞是坦有舞王之稱,舞蹈技巧是無人出其右,其實西德雪莉絲的舞蹈技術比弗雷亞士坦其他的舞蹈夥伴,如Ginger Rogers,Judy Garland都要好,只是她一方面身材比較高,很難跟男演員配戲;一方面剛剛開始演的幾部片子賣座不成功,之後就失去主演好電影的機會。只能說她運氣不好,沒有公司吹捧,其實看她在這電影的身材,面貌都是一流水準,她的腿部可能是眾女星中最出色的。不過她不會唱歌,片中的歌聲都是由人代唱。

這電影的歌曲全部是由Cole Porter作曲及填詞,不過就比1955年的舞台劇多出兩首歌,據說是男主角弗雷亞士坦跟柯爾波特提出的建議,結果他為這電影增加了兩首歌曲,一首是Fated to Be Mated (姻緣天定),一首就是最後那一首大場面的The Ritz Roll and Rock,這首舞曲的設計非常新潮,服裝很突出,畫面也很鮮豔,雖然男士禮服都以黑白為主,但是配襯鮮麗的女裝色彩,對比很搶眼。

片中三名共幹中,只有其中一位Peter Lorre彼得勞瑞是常見的演員,他演過很多傑出的Film Noir,包括:M (1931),罪與罰Crime and Punishment (1935),The Maltese Falcon 馬耳他之鷹 (1941),北非諜影Casablanca (1942) 等,不過他後來因為身體病痛,染上嗎啡癮,據女主角西德雪莉絲後來與丈夫Tony Martin合寫的傳記中說,他們夫婦跟他是好朋友,在拍這電影時見到他一把把吞藥丸,知道他身體已經很差了,非常難過。但他在這電影中的喜劇效果還是很好。七年後他以60歲之年死於心臟病。

雖然米高梅聲稱這電影賠了錢,北美賣座收入174萬元,海外收106萬元,虧損139萬元,但是其他統計這電影在北美的賣座收入就將近四百萬元,已經大大超出預算的190萬元。所以米高梅有隱瞞收入之嫌。

主要演員表:

弗雷亞士坦Fred Astaire 飾史帝夫Steve Canfield

西德雪莉絲Cyd Charisse 飾妮娜Nina Yoschenko

珍妮絲佩吉Janis Page 飾女星佩姬Peggy Dayton

彼得勞瑞Peter Lorre 飾三名共黨幹部之一Brankov

Jules Munshin 飾三名幹部之一Bibinski

Joseph Buloff 飾三名幹部之一Ivanov

George Tobias 飾蘇聯文化部長Vassili Markovitch

Wim Sonneveld 飾演作曲家包洛夫Peter Ilyitch Boroff

 

Click: 32
About Us | Privacy Policy | Contact Us |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