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介紹

電影 Primary Colors 風起雲湧
電影 Bee Movie人類和蜜蜂這筆帳
電影 Pleasantville-批判五十年代
電影 由J. Edgar 談胡佛的一生
電影 鐵達尼號(泰坦尼克號)的謬誤
電影 The Man Who Shot Liberty Valance
電影 亂世佳人Gone with the Wind
電影 34街的奇蹟 Miracle on 34th Street
電影 春風秋雨Imitation of Life
電影 Pinky另一部講述黑白問題的電影

電影 This Land Is Mine 吾土吾民

2021-05-09 00:19:46

這是RKO在1943年推出的有關二戰的黑白片,由美國的導演及編劇Dudley Nichols杜德利尼可斯,跟法國的導演Jean Renoir尚阮瓦聯合製作(他是法國著名印象派畫家Pierre-Auguste Renoir的兒子)。劇本由尼可斯編寫,說的是二戰期間,一個被德國佔領的國家的人民,如何頑強抵抗。其中一個懦弱的老師最後也被逼得成為一個挺身而出的英雄。電影一開始說是「歐洲某一個地區」,但一般認為講的是法國。

電影是由英國的查爾斯勞頓Charles Laughton,原籍愛爾蘭的美國影星瑪琳奧哈拉Maureen O’Hara,及喬治山德斯George Sanders等主演。這是查爾斯勞頓跟瑪琳奧哈拉第三次合作,他們在1939年已經合作過兩部影片:Jamaica Inn 牙買加旅店,以及The Hunchback of Notre-Dame 鐘樓駝俠,事實是,查爾斯勞頓最先為瑪琳奧哈拉的美麗驚艷,帶她到好萊塢,安排她在「鐘樓怪人」中演出,讓她一舉成名。(下:這是他們第三次合作,這時22歲的瑪琳奧哈拉非常美麗。)

 

 

 

 

 

 

 

 

這電影相當感人,雖然是二戰時的一部宣傳電影,但劇本及拍攝手法都不讓人感到是宣傳。推出時頗受好評,賣座上也是當時有關二戰電影中最成功的。同時獲得一項金像獎提名:最佳錄音,並且獲獎。

劇情:

電影開始時說是歐洲的某一個地區,有一個初中教師亞伯特Albert Lory,他跟母親艾瑪Emma Lory兩個人一起住,母親對他照顧得無微不至。這天要出門時,在門縫裡見到一張愛國傳單Liberty,母親叫他立即銷毀,而且不能留下蛛絲馬跡,以免惹來麻煩,他拿到樓上去燒了,但是中途改變主意,藏到教科書裡面。

他吃完早餐就去學校上課,遇到鄰居的另一位女教師露易絲Louise Martin,露易絲非常美麗,亞伯特暗戀她已久,但是艾瑪就很不喜歡露易絲,一方面怕自己的兒子被搶走,一方面又擔心兒子受傷害。

亞伯特見到露易絲跟她的弟弟保羅Paul Martin在一起,這時一隊德國納粹士兵走過,保羅開玩笑的跟他們顯示一張Liberty,這舉動讓露易絲很生氣,露易絲公開反對納粹占領,保羅就只是認為好玩。(下:亞伯特經過露易絲身邊,保羅拿出一張反納粹宣傳單。)

 

 

 

 

 

 

 

 

亞伯特身材胖胖,而且怯弱,所以學生都不把他放在眼哩。他上課時學生無法無天的喧鬧。這天在學校,他們得到通知,他們那個跟德國妥協的市長曼維爾Henry Manville 已經下令校長索瑞爾教授Professor Sorel將學校中所有的柏拉圖,跟亞里斯多德的書都銷毀。於是亞伯特就在課室中宣布,一些書籍中的第幾頁到第幾頁都要撕掉。露易絲在她的班上也照著做了,不過她就同時宣布,「有一天」我會把它們都再貼回去。

這天,上課時突然聽到空襲警報,學生跟老師都發現是盟軍的空襲,大家一邊躲警報,一邊都興奮著。有同學說,盟軍為什麼要炸我們這裡,不去炸德國?露易絲說:因為現在我們這裡的兵工廠,鐵道都是德國人在使用,直到我們把他們都趕出去才是我們的。

只有亞伯特很緊張,他跟校長索瑞爾說,他母親一個人在家,她很怕空襲,他要去跟母親在一起,索瑞爾同意後,他就跑出學校,到了家裡捉住母親一起跑回學校。他們躲進學校的地下室,亞伯特跟母親坐在一起,兩人緊緊靠著。事實是,害怕的是亞伯特自己,艾瑪摟著他,不住地安撫他,學生都看見了,都開始嘲笑。露易絲見狀就叫大家唱歌,說唱歌可以消除緊張。

這件事之後,亞伯特很難過得跟索瑞爾說,他是懦夫。索瑞爾安慰他,說他必須堅強起來,才能讓學生尊敬他。

之後這附近的一輛火車被人炸毀,當地的德軍指揮官凱勒Major Von Keller就找到當地火車站的局長蘭伯特George Lambert查出元兇。蘭伯特是露易絲的未婚夫,原來他也是祕密的德軍的線民。他認為,跟德軍合作,反而可以減少自己人的傷亡。

沒幾天,又有人在德軍的軍車經過時遭到手榴彈襲擊,兩名德軍死亡,凱勒坐的那輛車避過了襲擊,因此德軍認為這次攻擊是針對凱勒,決心一定要追緝真兇。而真的兇手在作案後,就從他下手的那間空屋的屋頂,一間間逐漸逃到亞伯特家的院子,然後進了露易絲的家裡。原來他是露易絲的弟弟保羅。當時露易絲剛好請了亞伯特在吃飯,而亞伯特原來計畫在這時候向露易絲表白的。保羅坐下後告訴他們兩人說,我已經在這裡吃飯一小時了。這時露易絲才知道自己的弟弟是英雄,大家假裝保羅已經跟他們吃飯一個小時。沒幾分鐘,一班納粹進門來檢查,詢問他們(特別是保羅)在這裡多久,他們合作無間,納粹才離去。

不過剛剛保羅逃到亞伯特家的院子時,給艾瑪在紗窗內見到了,她也一直沒有作聲。

德軍捉不到真兇,就把索瑞爾捉去,說如果真凶不站出來,他們會把索瑞爾跟其他九個市民「人質」一起槍斃。這時大家都很緊張,露易絲去跟未婚夫蘭伯特談起這件事時,沒想到蘭伯特卻對她說,蓄意破壞對於自己人沒有好處,反而讓更多人受傷害,是一種懦夫行為。他並且為市長曼維爾辯解,說曼維爾的作法才是真正幫助當地人。露易絲聽了很生氣,把訂婚戒指退還給他。

第二天,亞伯特又在門縫裡見到一張傳單,他又放在外套的口袋裡。沒多久,就有德軍到他家裡將他逮捕,他母親又哭又鬧,德軍都不理。德軍在他口袋搜出傳單,就更認為他是反納粹的幫兇。艾瑪之後到處去找人求情,德軍那邊都不理她,最後她找到蘭伯特,哀求他幫忙時,透露了她見到保羅那天逃亡的可疑行為。於是蘭伯特通知了司令官凱勒。於是德軍大舉前往捉捕保羅。

但是蘭伯特還是不忍心,他跑到保羅家附近去攔截他,告訴他回家會有危險。保羅知道是他通知了德軍,罵他一頓之後逃到鐵軌處,並且偷偷跳上一輛火車,但此時被德軍發現,由遠處將他擊斃。

之後亞伯特被釋放,不過他奇怪為什麼自己是唯一被釋放的「人質」。當他去露易絲家裡時,露易絲罵他是告密者,他才知道被冤枉了。回到家裡母親對他說,是她去跟蘭伯特說的。他非常生氣,說要去跟蘭伯特算帳。但此時蘭伯特因為內疚,加上凱勒司令要他進一步去跟露易絲套取那些人跟保羅合謀的資料,他知道自己越陷越深,於是舉槍自殺了。

當亞伯特進到蘭伯特的辦公室時,剛好見到他自殺死亡,他撿起地上的手槍時,被抵達的德軍見到,於是當他是殺人兇手捉去關起來。亞伯特在法院中受審時,堅持自己辯護。這位平時怯懦害羞的老師,這一天斷斷續續地說了很多,他說他只是在不適當的時間出現在現場,的確,他原來是要去殺死蘭伯特,但是因為他懦弱,他做不到。但他說,蘭伯特也是懦夫,他只是外表堅強,內部是懦夫,他不能面對現實,所以自殺了。他又說,自己的母親因為太愛自己做了錯事,…原告檢察官一直企圖打斷他的話,但法官允許他說下去,最後他說:「我們國家一直很窮,很弱,很多人就會選擇跟強大的勢力站在一起,他們其實很弱。」這時對方堅持要市長麥維爾來自己解釋,法官允許休會一晚。

當晚凱勒司令到監獄來見亞伯特,他說他現在相信他沒有殺死蘭伯特,也佩服他的勇氣,他勸亞伯特放棄繼續在法庭中說話,他會交出蘭伯特的自殺留言,這樣他就會立即被釋放。凱勒還說,世界上很多像曼維爾一樣的人,這是德國必勝的原因。因為合作才能避免戰爭擴大,對大家都有好處。他又說,他喜歡亞伯特才會找他商量。亞伯特同意了。

但是到了早上,他聽到軍隊腳步聲,見到鐵欄杆的窗外,索瑞爾跟另外九個人質一起被槍斃了。他哭著大叫索瑞爾的名字,索瑞爾聽見了,還曾經勇敢地跟他招手。

到了法院,對方的檢察官交出了新的證物,說是剛剛發現的蘭伯特的自殺留言,亞伯特立即說是捏造的,還說是凱勒司令昨晚告訴他的,要讓他獲釋。檢控官一直反對,法官允許他繼續說下去。他說昨晚他一度軟弱,為了活下去同意跟司令交易。相信他說的「太多自由會造成社會不安」,但今早見到十個人無辜死去,他們都因為仍然相信自由,包括我敬愛的索瑞爾,他受刑前還對我招手,似乎要告訴我應該怎麼做,所以我知道我必須死去…他們的死是為了保羅馬丁,保羅是一個真正的士兵,一個沒有光榮的士兵,只要有他這樣的破壞者,盟軍才會繼續幫我們作戰…」他繼續批評每一個為德國做事的人,包括轉賣圖利的商人,自己的母親,他們都是為了家人,為了自己活下去,但是只要有好像保羅,好像索瑞爾…一樣的人,德國就不會勝利,因為德國的佔領是基礎於謊言上面。

他說話時,市長曼維爾很沒趣的離去。最後亞伯特還公開向露易絲表白,因為他不再是懦夫。露易絲對他欣賞的微笑。

法官要陪審團退庭審議,但是陪審團當堂表示已經有了裁決,他們一致裁決亞伯特無罪,庭上旁聽者爆出歡呼,法官也暗中舒了一口氣。

第二天,亞伯特回到學校去上課,這一次全體學生都安靜的聽他說話。他說,我不知還有多少時間可以跟你們說話,可能時間不多,我要充分利用,今天我要講的是一個偉大的人(Thomas Paine)在150年前寫的人權宣言The Rights of Man,這本書所以沒有燒掉,是校長索瑞爾藏了起來,於是他唸出這本小書中的重要章節,由第一章開始,他要學生們記在心中,因為馬上有人要來燒掉這些書,只有記在心中,才不會被抹滅。他一邊念,有學生開始流淚,唸到中途,就有納粹進來將他帶走。這時在隔壁的教室,露易絲則在繼續念著The Rights of Man的內容給學生。(下:納粹前來逮捕他,左邊站著的是另一位老師露易絲。)

 

 

 

 

 

 

 

 

 

製作與卡司:

這電影的最後一段跟另一部小說,法國作家Alphonse Daudet所小的The Last Lesson (最後一課)很像,據說是男主角查爾斯勞頓加進去的。在這電影拍攝之初,當導演Jean Renoir還在進行初步的編審時,勞頓就建議將這一段加進去,最後這一段果然是除了法庭那一段之外,最感人的一段。

電影中他念了書中三段章節的摘要,他說,書中第一章是說,所有人生來都是自由的,以及擁有平等權利。第二章,所有政黨的目的都是要保障人的自然權利,這些包括自由,財產保障,及對抗獨裁。第三章,所有政府的權力來自於國民,沒有一個人或是團體可以執行不是來自人民的權力。第四,自由不包括傷害他人。第五,…

這份人權宣言是美國立國時的獨立宣言的重要來源之一,我很感觸的是,雖然多數獲得保留,但是「財產保障」這一項已經被美國及多個國家消除了,今天多數國家都不再保障個人財產安全,因為認為是對窮人不公平,希望有一天能夠恢復。今天財產被人打劫,搶走都不構成憲法保障的範圍。

據說,導演阮瓦一開始就有心要查爾斯勞頓主演,他們私交非常好,阮瓦第二次結婚時就在勞頓的家裡舉行。這時勞頓已經演出 The Private Life of Henry VIII 英宮豔史 (1933),Mutiny on the Bounty 叛艦喋血記 (1935),The Hunchback of Notre-Dame 鐘樓駝俠 (1939)等大片,在影壇頗有地位。不過他也很容易情緒化,據說他在拍攝監獄那一場戲時,他捉住鐵窗的欄杆,因為太用力結果欄杆斷了,他當場發脾氣說,如果設計布景的人做出這樣的道具,我對這電影完全失去信心。因為他發的脾氣,拍攝工作中止了一日。可見做布景的部門一點都不能馬虎。(那一場戲他對著窗外的索瑞爾大叫,是很情緒化的一場戲。)

片中飾演德國線民蘭伯特的是喬治山德斯George Sanders,他似乎沒有飾演過好人,只要見到他就知道他那角色不是好人,其實這是一個失敗,因為你不希望觀眾有這樣的預期,猜到後面。但是他似乎避免不了,即使最初他是「好」人,到後來都要變成壞人,要不就是憤世忌俗的角色。唯一例外是當他飾演The Saint片集中的Simon Templar時,無可避免是好人,因為那個角色是正派的。

雖然這電影被認為是反納粹的宣傳片,但是電影中對納粹的兇殘著墨不多,反而見到幾個納粹士兵,特別是那個司令似乎很有人情味,說他願意跟亞伯特討價還價,他在監獄中說的那番話也很文雅,似乎是一個好人,說「我是因為喜歡你,才願意來跟你商量」。片中反而更多是譴責那些跟德軍妥協的叛國者,這是我看了這麼多有關二戰的電影,得來的心得。不知道是因為他們同是歐洲人,同一血緣的關係,還是其他。不過即使是有日本人,也是一樣,不太描述敵人的兇殘。

這電影獲得一個金像獎提名,而且獲獎,(最佳錄音),不要以為是小獎,因為這是導演Jean Renoir一生中所有電影獲得的唯一獎項,很多人為他打抱不平,所以後來金像獎委員會在1974年頒發給他一座終身成就獎,等於表示彌補過去的錯漏。很多明星,導演後來都得到這項獎,讓他們在老年時得到承認。

主要演員表:

查爾斯勞頓Charles Laughton 飾教師亞伯特Albert Lory

瑪琳奧哈拉Maureen O’Hara 飾露易絲Louise Martin

喬治山德斯George Sanders飾蘭伯特George Lambert

Walter Slezak 飾司令凱勒Major Erich von Keller

肯特史密斯Kent Smith飾保羅Paul Martin

烏娜奧康諾Una O’Connor 飾亞伯特的母親Mrs. Emma Lory

Philip Merivale飾校長索瑞爾Prof. Sorel

Thurston Hall 飾市長曼維爾Mayor Manville

Ivan F. Simpson 飾法官

George Coulouris 飾檢控官

Tommy Bond 飾學生之一

Nancy Gates 飾演保羅的女朋友Julie Grant

Click: 107
About Us | Privacy Policy | Contact Us |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