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介紹

電影 Primary Colors 風起雲湧
電影 Bee Movie人類和蜜蜂這筆帳
電影 Pleasantville-批判五十年代
電影 由J. Edgar 談胡佛的一生
電影 鐵達尼號(泰坦尼克號)的謬誤
電影 The Man Who Shot Liberty Valance
電影 亂世佳人Gone with the Wind
電影 34街的奇蹟 Miracle on 34th Street
電影 春風秋雨Imitation of Life
電影 Pinky另一部講述黑白問題的電影

電影 The Great Waltz 翠堤春曉

2021-04-30 01:53:01

這是米高梅公司在1938年推出的黑白歌舞片,講的是著名奧地利華爾滋舞曲作曲家約翰施特勞斯Johann StraussII早年的作曲經歷。一般批評,這是一部虛構的傳記,因為極大部分的細節,特別私人生活,都是杜撰的。不過有很多施特勞斯的作品貫穿電影,也是一個亮點。

這電影中飾演施特勞斯的是歐洲演員Fernand Gravet (出生於比利時,生長於英國,死於法國),他沒有歌唱方面的基礎,所以片中的歌聲都是幕後配音。女主角是三年前米高梅從歐洲發掘來的露易絲阮娜Luise Rainer,她其實戲份很輕,但是米高梅因為力捧她,所以堅持要她掛頭牌。其實真正女主角應當是當時世界聞名的歌劇女高音Miliza Korjus,她不僅美麗,而且歌聲完美,她因為這部片子獲得最佳女配角提名,可惜她在這部片子之後就發生嚴重車禍,腿骨折斷,之後連演唱都有問題,米高梅也跟她解約。(下:片中三位主角,左起:歌星,施特勞斯,妻子。)

 

 

 

 

 

 

 

 

事實是,男主角在演完這電影後就回英國參戰,之後就在法國發展。女主角阮娜也是演完這部片子就退休了,以後只是斷續演出,這部電影可以說是影星殺手,斷了每一個人的後路。

這電影的導演是法國籍的Julien Duvivier,但是據紀錄,有兩位著名導演曾經參與導演:Victor Fleming和Josef von Sternberg,只是他們都沒有具名。這電影獲得三項金像獎提名,其中攝影Joseph Ruttenberg獲獎,另一個獲得提名的項目是剪接。往上另一個中文譯名是:圓舞曲之王。

劇情:

1845年的維也納,一個在銀行工作的年輕人約翰施特勞斯Johann Strauss因為整天作曲,工作不專心,被老闆開除了,他一點也不難過,反而更開心。他有一個女朋友寶迪Poldi Vogelhuber,父母是開糕餅店的,一直都很喜歡這個未來女婿,他到女友家去報告這消息,說以後要專心作曲,寶迪說全力支持,未來岳父母就擔心他沒有收入。

其實寶迪店裡面一些員工就是業餘的樂師,其中一名Kienzl更是極好的小提琴師,寶迪父親允許他們一班音樂師幫助施特勞斯成立一個演奏團,開始表演。於是約翰開始招兵買馬,開始訓練。因為都是業餘,男男女女,還有一些老年人。一天他們終於說服一間餐廳讓他們表演。但是開幕那天,除寶迪一家人一個客人都沒有,他們都很失望,老闆也對他們失去信心,正要叫他們回家,並且跟他們解約,這時兩名著名歌劇明星Fritz Schiller謝勒,跟Carla Donner卡拉當娜聽到音樂聲就進來,要約翰為他們演奏一支曲子,約翰就演奏了一首他新作的抒情曲Artist’s Life,他們很滿意,但卡拉因為有事必須早走,約翰非常失望,不過他們走了之後,約翰開始演奏波卡舞曲,由於老闆見到四周鄰居都在欣賞,就打開窗戶,結果樂聲傳遍附近,引來源源不絕的市民到餐廳裡面聽音樂,更多人開始起舞,一時間餐廳內擠滿了跳舞的人群,更多人在餐廳外的小廣場跳舞,大家越跳越開心,不停地鼓掌叫好。最後他們演奏華爾滋圓舞曲I’m In Love with Vienna,全體都開始跳舞。

約翰施特勞斯的名聲開始越來越響。因為過去的高雅音樂都是用來靜坐欣賞,很少有人在大庭廣眾之間聞歌起舞。於是施特勞斯這一類的大眾音樂開始受到注意。一天謝勒在卡拉建議下,更發出請貼,邀請他出席當地最有名望的貴族荷漢費禮公爵Count Hohenfried宮廷裡的舞會。

公爵家的舞會規模很大,有一個四十多人的樂隊伴奏,他一個人都不認識,那些衣冠楚楚的賓客也都很有架子,包括一個音樂出版商Julius Hofbauer賀鮑爾,幸好卡拉出現,她一見到約翰就要他演奏自己的音樂,還唱了一首他寫的歌曲There’ll Come A Time。卡拉是一位極有天分的女高音,她可以一邊唱歌,一邊滿場飛與賓客周旋,約翰很高興自己的歌曲被人這樣完美的詮釋。

唱完歌,卡拉跟他說,房間裡有更好的一座鋼琴,就帶他進去,進去後他發現沒有鋼琴,卡拉說那只是藉口,其實她是要跟他喝酒,她還說,他是難得的作曲家不是年老禿頭的,更公然與他調情,他們正要接吻,公爵闖進來,他見到情況明顯很忌妒,拿出一條鑽石項鍊送給卡拉,還故意說,他剛剛表演很好,要給他十元賞金,卡拉幫他說項,說他的表演最少值50元,之後提高到100元,當公爵拿出一百元,約翰憤怒地丟下鈔票離去。

等他出來,居然見到寶迪在街上等他。寶迪說擔心他在那個大場面應付不來,不知不覺就來到這裡等他,還說自己很傻。他為寶迪的關心而感動,特別是在這種時候,當場就向她求婚。

他們很快就結婚了,婚禮那天音樂出版商賀鮑爾出現,他是拿合約來跟他簽的,原來施特勞斯現在名氣很大,出版商要「搶」他這個人。賀鮑爾給他的條件是一年一千元,大家都驚呼一聲,那是比銀行職員高出很多倍的薪酬。但是約翰拒絕了,他說他要一首曲子一千元,對方嚇一跳,說不可能,由於約翰堅持,最後終於忍痛答應。他並說,他需要很多首曲子,叫他快快交貨,約翰立刻從口袋掏出六份樂曲交給他。(下:他們在寶迪父親的糕餅店結婚。)

 

 

 

 

 

 

 

 

 

1848年歐洲各地革命運動蔓延到奧地利,施特勞斯與革命分子站在一邊,他做的曲子Revolutionary March並且被革命分子用來做為進行曲。這天他們在街上遊行時,群眾包圍一輛貴族坐的馬車,約翰見到馬車裡是卡拉,他搶救了卡拉,但是國王的軍隊立即包圍了他們,他跟卡拉都被逮捕,裝上一輛大型馬車。但他利用群眾打架時的混亂,拖住卡拉逃出,他們跑了一陣之後,見到一輛馬車,就要那老車伕帶他們出城,但是車夫說,所有通路都已經被封了,根本出不去,唯一的途徑是走維也納森林Vienna Woods。他們趁黑走過維也納森林,兩人都睡著了,到了早上兩人醒來,見到森林裡風景極美,小湖有樹木的倒影,樹林間有平原的地方是牛羊,牧童在吹笛子,配合馬蹄的聲音,充滿了詩意。這時卡拉開始哼著曲調,節奏聲音也在約翰的腦子裡響起,兩人聯合創造了一首圓舞曲Tales from the Vienna Woods。這首曲子立即瘋迷一時。

這一陣他們經常一起演奏及演唱這首曲子,一次當他們在一個鄉村戶外音樂廳演奏時,因為下雨到附近小旅館躲雨,旅館主人見他們在一起,對卡拉說:能夠做施特勞斯的太太,一定很幸福。卡拉聽了很高興,她愛上約翰已經很久了。事實是,約翰也愛上了她,日久情生,他們止不住互相愛慕。

之後革命失敗,但所有人都被釋放,這時公爵來找卡拉,要她跟他回去,但是卡拉拒絕了,公爵很生氣,知道是施特勞斯橫在中間。

新王繼位,革命黨人都很高興,但是約翰發現那個年輕的新王是革命時被他奚落的人。約翰回家後,發覺自己難忘卡拉,藉口每天忙於作曲,疏遠寶迪,雖然寶迪很有耐心,他卻找機會跟她爭吵。寶迪說,她不在乎被約翰冷落,如果他的目的是工作,她完全了解。約翰感到愧疚,同意帶他離開維也納,也許到法國去,這消息讓所有樂師都意外,也更失望。這時樂師要他拿出新作的曲子,以應付即將的表演,因為已經收了訂金。寶迪叫他拿出新作,約翰就唱了一首One Day When We Were Young,寶迪正陶醉在這首情歌時,注意到約翰的表情,不是寫給自己的,她感覺到他是在對另一個人唱情歌,然後見到剛剛到場的卡拉,感覺他們之間有心靈溝通,好像當頭棒喝。

這時卡拉通知他們,剛剛得到維也納皇家劇院Imperial Theatre演出的合約,要他為卡拉編寫一齣新劇。大家都興奮了,但約翰說他必須推卻,他並介紹妻子給卡拉見面。這時反而是寶迪勸告他不要放棄這樣好的機會,還說這是她自己要放下傲氣的時刻。

他們的新劇New Era在皇家劇場演出,主題曲是卡拉唱的Only You (Du Und Du)。寶迪每天在家跟母親一起,等待那個難得回家的丈夫。一天她聽到馬蹄聲到門口,以為是約翰回來,原來是荷漢費禮公爵,他說他深愛卡拉當娜,但是你的丈夫跟卡拉在一起,而且今晚就要到其他國家巡迴演出,他要寶迪去阻止他們的關係進一步。他說:「我沒有權利阻止他們,但是你有。」寶迪說她知道這事很久了,但她只希望丈夫事業成功,希望丈夫快樂,無意橫阻。(下:卡拉在New Era中演唱Only You。)

 

 

 

 

 

 

 

 

 

 

不過在公爵離去後,她改變主意,跟母親說她要去劇院看最後一幕的演出。她穿上衣服,要配戴首飾時,見到一把手槍就帶著了。她到了劇院,正好見到卡拉在唱Only You,那歌舞劇舞台豪華,除了有黑白服裝的男女跳華爾滋,還有數十位女舞蹈員跳芭蕾舞,約翰在台下指揮。

謝幕時觀眾瘋狂起立鼓掌叫好,寶迪見到觀眾的瘋狂,樂隊的歡欣,當她到卡拉的化妝間時已經改變主意。雖然卡拉見到她就警告說,自己已經愛上約翰,約翰也愛上她,說這是無法改變的事實,叫她不要阻止,這時反而是寶迪勸阻她說,她不會阻止他們,因為她見到只有卡拉能幫助他創作,任何人阻止約翰創作,無異是殺死他,她們都不應該這樣做。這時約翰聽說她來了衝進化妝間,要跟她解釋,寶迪說不必了,她只是來恭喜他們,要他們繼續努力。這時其他人都進來恭喜他們,一些樂師更對寶迪說「你今晚必然是最開心的女人。」寶迪只有飛奔出去,到了門外才痛哭失聲。

當晚卡拉跟約翰帶著行李坐馬車去碼頭,準備坐船去布達佩斯,在馬車上,約翰說到小時候跟朋友在河畔向船隻丟石頭,結果警察來了,寶迪就哭了,以為大家會坐牢,這時卡拉知道他跟寶迪之間有一段別人無法分享的過去,她決定與約翰分手。到了碼頭她告訴約翰她要一個人上船,分手時,約翰說他永遠不會忘記她。當船逐漸開去,她在船頭對著碼頭的約翰唱了那首約翰為她做的曲子One Day When We Were Young。

分手之後約翰多數時間神情落寞,一天他在多瑙河畔見到婦人洗衣服,兒童嬉戲,心中出現節奏,作成了一首The Blue Danube,在全世界流行。之後他佳作一首接一首,成為維也納國民最喜愛的音樂家,每次演出都被瘋迷的群眾包圍。

43年之後,國王召見他,這位國王就是當年被他奚落的那一位,而且還記得他曾批評他架子大stuffed shirt。寶迪陪他一起到宮廷門外。國王見到他跟他說,現在他才是維也納之王,原來宮廷外的窗外,聚滿了群眾,成千上萬,全部都在高唱維也納森林舞曲,同時也見到卡拉在人群中,微笑對他致意,他眼角流出淚水。

製作與卡司:

這電影不能說是真正的傳記,因為太多杜撰。好像真正的施特勞斯結婚三次,第一次妻子是歌星,婚後16年她去世,第二任妻子是影星,對他的事業不支持,所以他請求離婚後跟一個圈外人結婚才婚姻幸福,(第三次婚姻未被教會承認)。這電影談到他寫作「維也納森林舞曲」的經歷,也是編造得天花亂墬,不過就很討觀眾喜歡,因為那景色太美了,好像那樣的舞曲就應當在哪裡產生。他最後作出「藍色多瑙河」時的地方,也是美得不得了,難怪攝影會得到金像獎。

電影也沒有提到他父親,大家都知道他父親(與他同名)也是著名作曲家,這電影只見到他母親出現,似乎沒有父親。此外有很多牽強的地方,例如他們的巡迴演出應當是已經預訂的,怎麼就因為兩人的私情,就解散了?

另外一點,施特勞斯的曾祖父其實是匈牙利的猶太人,但是他的音樂及地位在德國實在太深入人心,所以即使後來納粹執政,都蓄意隱瞞這個事實,繼續推崇他。

片中很多場面都很讓人意外的驚喜,好像剛開始時,他們在一間更像大餐廳的Café中演奏,幾百人湧到來聽音樂及跳舞,而且都服裝整齊,算是很大的場面。此外在公爵宮廷中的舞會,還有他們在鄉村演出「維也納森林舞曲」,之後兩人跳舞,配上農村的月光,都是極美的背景。最後一場演出的氣勢也很大,都看出米高梅沒有省錢。不過這些細節也都不像是只導過兩部小型電影的導演Julien Duvivier的作品,所以有人懷疑,其中不少是Victor Fleming和Josef von Sternberg兩人的手筆,不過只有猜測了。(下:電影中 New Era 最後一幕中的跳舞場面。)

 

 

 

 

 

 

 

 

 

 

其實米高梅早兩年就計畫拍這電影,但一直找不到飾演施特勞斯的主角,一度找了著名的男歌星Nelson Eddy,但是沒有成事,後來試過:Francis Lederer,Brian Aherne,甚至佛德烈馬區Fredric March,最後才找到了Fernand Gravet,但他也不會唱歌,結果是由兩個男中音為他幕後代唱。最後其實他不是太差,因為他很有歐洲味道。(他原來的姓氏是Gravey,米高梅將他改做是Gravet,以免被美國觀眾嘲笑是「肉醬」。)

雖然電影跟施特勞斯的真正生平差一大截,但是因為氣氛好,兩位女主角都漂亮,飾演卡拉的Miliza Korjus更是歌聲嘹亮,所以當時有一定市場,記得(後來五六十年代)在台灣上演時就非常賣座。片中的One Day When We Were Young更被翻譯成中文,流行一時。而這電影最成功處就是一首又一首的圓舞曲,幾乎都完整的呈現出來,讓喜歡施特勞斯樂曲的人可以滿足。

據說米高梅卯足了力,要讓這音樂水準不至於失禮,全片的音樂都由著名作曲家Dimitri Tiomkin親自指揮一個九十人的樂隊演出,甚至從維也納請來Johann Strauss Theater的指揮Dr. Arthur Guttman前來指導,盡量做到「真實」。其中樂隊使用的幾十個小提琴中,據說有14個小提琴還是最高規格的Stradivarius model,包括一個Da Vinci Stradivarius。我想大約真正專家會聽出有甚麼不同。

米高梅還宣稱為這電影做了兩百個布景,較大的包括那些演出舞台,宮廷舞會,小則至於維也納森林的場景,客廳,樓梯,據說一些櫥櫃,桌椅,甚至是跟施特勞斯家庭借來用的,以增加真實感。其中一個大鍵琴Harpsichord 是曾經在1840年代在奧地利Imperial Opera演出時用過的。不過,雖然電影中那個維也納森林美麗得讓人屏息,但其實不是在奧地利拍的,而是在加州的Chino拍攝。這都是布景及攝影人員的功夫。

一個花邊新聞是,Miliza Korjus每天要吃12個生雞蛋,以維護她的嗓子。

這電影當時在北美賣座收入91萬元,在海外市場收入150萬元,因為預算高達226萬元,所以虧損72萬元。不過後來這電影在1972年重拍,由德國演員Horst Buchholz飾演施特勞斯。

主要演員表:

露易絲阮娜Luise Rainer 飾寶迪Poldi Vogelhuber

Gernand Gravet 飾施特勞斯Johann Strauss II

Miliza Korjus 飾卡拉Carla Donner

Hugh Herbert飾音樂出版商Julius Holfbauer

Lionel Atwill 飾公爵Count Tony Hohenfried

Curt Bois 飾小提琴手Kienzl

Al Shean飾大提琴手

Minna Gombell 飾Mrs. Holfbauer

Alma Kruger 飾施特勞斯母親Mrs. Strauss

Greta Meyer 飾寶迪母親Mrs. Vogelhuber

Bert Roachas 飾寶迪父親Mr. Vogelhuber

Henry Hull飾奧地利國王Franz Joseph I

Sig Rumann飾Wertheimer

Geirge Houston 飾男高音謝勒Fritz Schiller

Herman Bing 飾餐廳老闆Dommayer

Christian Rub 飾演車夫

 

Click: 91
About Us | Privacy Policy | Contact Us |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