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介紹

電影 Primary Colors 風起雲湧
電影 Bee Movie人類和蜜蜂這筆帳
電影 Pleasantville-批判五十年代
電影 由J. Edgar 談胡佛的一生
電影 鐵達尼號(泰坦尼克號)的謬誤
電影 The Man Who Shot Liberty Valance
電影 亂世佳人Gone with the Wind
電影 34街的奇蹟 Miracle on 34th Street
電影 春風秋雨Imitation of Life
電影 Pinky另一部講述黑白問題的電影

電影 The Scapegoat

2021-04-17 21:10:00

這是米高梅在1959年跟英國合作的一部黑白懸疑片,故事來自法國著名作家莫里哀Daphne du Maurier,她有很多部小說被搬上銀幕,其中希區考克的就有三部:Jamaica Inn 牙買加旅店 (1939),Rebecca 蝴蝶夢 (1940),The Birds (1963),等。

這故事是說,一對長得極端相似的男人,在其中一人安排下,調換身分。據說莫里哀在構思這故事時,已經決定必須由英國籍的影星亞歷堅尼斯Alec Guinness 主演,出資的米高梅大力爭取由更有賣座力的加利葛蘭Cary Grant主演,她都不接受。其他演員多數是英國籍,唯一的美國大明星是貝蒂戴維斯Bette Davis,不過這時50歲的她戲份很少。

導演Robert Hamer,及製片Michael Balcon 也都是英國籍,劇本最初由Bridget Boland改寫三次,都讓莫里哀不滿意,最後換了當時僅34歲的Gore Vidal,據說莫里哀讀了Gore Vidal的稿子之後非常生氣,在一封信中痛罵,說這劇本完全喪失了她的小說的精隨,但或許因為已經改動太多次,最後這劇本被通過使用。

劇情:

約翰巴瑞特John Barratt是英國一間小大學中的法語教師,他慣例的每年都到法國去度假。過海關時,官員問他有甚麼要申報的,他說自己沒有家庭,沒有產業,甚至形容自已連心中都沒有親人,所以沒有可以申報的。

到了法國一個小鎮,他發覺有人跟他打招呼,甚至在餐廳都有女人跟他遞紙條,他覺得奇怪,就出去躲避,但發現被人跟蹤,之後他到一間擁擠的酒吧,在這裡喝了一杯酒,他才發現有一個男人長得跟他一模一樣,知道誤會的起因。這男人見到他之後主動跟他打招呼,還請他喝酒。這人說他叫做夏克斯Jacques De Gue,有一座城堡,有世襲的爵位,有家族經營的一間玻璃工廠,約翰則說他沒有家世,沒有產業。他聽說約翰還沒有訂旅館,就說可以住到他住的旅館。(下:他在法國酒吧見到一個跟他一模一樣的男人。)

 

 

 

 

 

 

 

 

約翰到了旅館說進去安排,之後出來說已經沒有房間,但是他可以跟他住一間房。這時約翰已經被他灌得很醉,進房間就睡著了。第二天他起身時,發現自己穿著睡衣,椅子上是夏克斯的衣服。這時夏克斯的司機Gaston賈斯東來接他,他說他不是夏克斯,但對方不相信,以為他說醉話,這時他又發現連自己的護照都被調換,於是他堅持要賈斯東叫警察,但是賈斯東卻致電他們家的管家,管家叫他打給醫生,在醫生建議下,就騙約翰說,前往St. Gilles就可以見到夏克斯。於是他就跟著賈斯東「回家」了。

他到了夏克斯的城堡,見到的還是他們家的醫生Dr. Aloin,對方根本不相信他不是夏克斯,他並向夏克斯的家人說,他可能情緒壓力產生幻覺。約翰無奈,只有跟夏克斯的家人周旋。這時「他的」女兒跑來抱他,似乎很歡迎他回家,問他在巴黎的假期如何,之後說祖母急著要見他,就帶他去見他的母親。老太太躺在床上,見到他就問他在巴黎開心嗎,還摟著他,叫他:我的兒子,我的pussy cat,讓他很意外,他已經很多年沒有感覺到家庭溫馨。之後問他是否忘了給自己的禮物,他只有含糊其辭。當母親知道他沒有帶禮物回來,立即開始生氣,他只有走了。

他回到自己房間,賈斯東說在他皮箱裡找到一包東西,原來是他應當給母親的禮物,他打開一看,原來是一大盒嗎啡(鴉片煙),賈斯東立即叫女僕拿去給老太太。原來皮箱裡還有家裡每個人的禮物,都是夏克斯昨晚偷偷放到他的皮箱裡的。

他在屋子裡走動,終於在客廳見到夏克斯的妻子佛蘭西Francoise,以及佛蘭西的姊姊布蘭琪Blanche,她們都聽到醫生說夏克斯有病,有心理準備。但是當約翰熱情的要向她們問候時,布蘭琪卻不高興地離開,他去向佛蘭西說,自己不是夏克斯,佛蘭西不信,反而指責他冷酷無情,他無奈地逃到戶外。

當晚他在房間受到女僕的親切服務,賈斯東也對他言聽計從。茶來伸手,飯來張口,他認為既然沒有人相信他,不如就做夏克斯。

第二天早餐時,夏克斯的連襟Aristide (布蘭琪的丈夫) 說他有公事要找他談,他說他吃飯時不談公事,打發他走了。之後他出去散步,見到女兒Marie-Noel。雖然女兒說的事情他都不懂,而且女兒也奇怪,他們家的狗為什麼對他狂犬。但是兩個人開始可以聊天。(下:女兒是第一個對他釋出善意的人。)

 

 

 

 

 

 

 

 

中午午餐時是全家一起吃,(除了母親),幾個家人都奇怪他的態度比以前親善,帶著些好奇。這時女兒從她房間拿來每個人的禮物,只有布蘭琪還是冷言冷語,其他人都很開心,特別是太太見到他送的一個音樂盒,非常感動,說那首曲子是他們戀愛時的曲子,多次謝他。

午餐時她說想去看玻璃工廠,大家都很意外,女兒提醒他今天是他送她去Villars學鋼琴的日子。開車時,他說要跟女兒玩一個遊戲,就是從頭到尾都要她指示怎麼走,女兒雖然奇怪,但是照做了。在女兒學琴時,他有一個多小時空檔,就在附近閒逛,走進一個別墅,欣賞一匹馬匹時,見到一個美麗女人,他道歉私自闖入,那女人說,這是你的產業,何必道歉,之後怪責他去巴黎兩個月,一封信也沒有。他這才知道這女人原來是夏克斯的情婦。這女人叫貝拉Bela,對他十分親熱,擁抱他並親吻。這時他想起皮箱中多出來的一份禮物,他一直放在口袋中,這時拿出來送給她,原來是一瓶香水,貝拉說是她最喜歡,也是唯一使用的香水。之後他們一起喝茶。他了解為什麼夏克斯會堅持每個星期三自己開車送女兒去學琴。(下:他發現自己有了一個情婦。)

 

 

 

 

 

 

 

 

回去後,他翻查夏克斯的公文,發現夏克斯有14年都沒有去過玻璃工廠,他決定自己去工廠看看。在工廠,他聽工頭說,原來夏克斯一直都沒有跟工人簽新的合約。當天回去他就去找母親,說他準備跟工人簽新合約,即便他們會增加開支。否則這工廠會越來越虧損。母親這時提醒他,過去沒簽約是有原因,還提起有一份合約中有一項條款(第14章,第二段)是關鍵,他聽了很好奇,就回房間去看究竟。

他找到那份合約,原來是夏克斯跟佛蘭西結婚時簽的合約,原來佛蘭西才是富有的那一個,合約中說,如果佛蘭西死時,他們沒有兒子,佛蘭西的家產全部都給女兒(如果她未成年,由其監護人平分)。當他正在看這合約時,佛蘭西進房間,她來多謝那音樂盒,並且有意要跟他親熱,但是見到他在看合約很不開心,說他從未愛過自己,而且說當初他父親就說,那合約是促使丈夫(在女兒成年之前)謀殺她的最佳動機。約翰見到安慰她說,這合約是可以改的。但是她悲傷的說:我只是希望你真的愛我。

又到了星期三,他送女兒去學琴,並且去看貝拉,這一次他正要開口對貝拉說,他其實不是夏克斯,貝拉搶著說她早有這感覺,因為他們兩個人完全不同:一個嚴厲一個溫柔,一個冷酷一個仁慈,一個自私一個慷慨。但是她過去也愛夏克斯,現在則愛他,接受他。聽他這樣說,約翰將過去十天的事都交代了,最後說,到目前他做夏克斯做得很「稱職」,只能說So far so good。

這天他帶女兒去玻璃工廠時,見到一些人在打獵,說為明天的比賽熱身,又說夏克斯的槍法最好,都等著看明天的比賽看他一展身手。他心裡一緊,因為自己沒有玩過槍,明天如果出現就會洩底。於是他到玻璃工廠時就故意把手錶丟到燒玻璃的火爐哩,然後用手去搶救,於是燒傷了右手,這樣他明天就不用出賽。

一天,大約是他到這的三個星期後,他難得的跟太太女兒在一起,本來很開心的,但此時賈斯東把他叫到一邊,說接到Villars打來的電話,貝拉要見他。這一次賈斯東開車送他,到了那裏貝拉卻說她沒有打過這電話。不過兩人都高興有機會見面。等他回到家裡,卻見到一個警察在等他,還有家庭醫生,他們面色凝重的對他說,佛蘭西從二樓窗口跌下樓摔死了。

第二天,警察到他家展開問話,老夫人破例下樓,因為據說她是最後一個見到佛蘭西的人。而因為約翰(夏克斯)當時不在家,所以也沒有嫌疑,這時布蘭琪打岔說,他相信夏克斯當時在家,因為她聽見佛蘭西跟一個男人在房中爭吵,之後他就跌下樓死了,所以相信是夏克斯將她推落樓。這時賈斯東挺身而出,說當時他送夏克斯去Villars,及送他回家,肯定他不可能在現場。警方要知道他在Villars做甚麼,約翰說那是私事,他不能說。

現在約翰終於可以肯定,夏克斯要他帶自己,目的就是要殺死妻子。現在任務完成,他有心理準備夏克斯下一步就會解決他。果然,沒多久夏克斯就打電話給他,約他晚上在玻璃工廠見面。見面時,夏克斯說,他的任務完成,他要換回身分,約翰則指責他為了錢殺死自己太太,而且他說現在他開始喜歡這一家人,他願意留下來幫助他們。這時夏克斯拿出槍來威脅他,要他脫下身上的衣服,兩人換回身分,沒想到約翰也拿出一把槍跟他對壘,還說自己燒壞了右手,但是自己是左拐子。夏克斯說他是比較好的槍手不怕他,沒想到約翰打翻唯一的一盞燈,向他開槍。

第二天,約翰到Villars去對貝拉說,他們終於可以永遠在一起了。

製作與卡司:

這電影有部份是跟莫里哀的小說有出入,書中約翰做夏克斯只有一星期,電影中長達三星期,(我覺得三星期更合理,也更有戲味)。書中,佛蘭西不是夏克斯殺的,是真正的意外。不過電影中的較合理,否則他剛剛換人之後一星期太太就死了,也太巧合。不過在書中,就讓約翰說服夏克斯,說他有很好的條件,他應當好好對待家人,否則家人會遠離他。相對的,夏克斯也建議約翰回到英國時,可以在生活上做某些改變,達到更完美的人生,這就有說教意味,不像是懸疑小說。那就是另一類的電影了。

貝蒂戴維斯在這電影中戲份很少,但是排名卻是第二。據說她在拍這電影時對於所占戲份之少很不滿意,她也因此跟男主角亞歷堅尼斯處得很不好。有人說是因為此時亞歷堅尼斯正當紅,他剛剛因為 The Bridge on the River Kwai 桂河大橋(1957) 獲得金像獎最佳男主角,還因此獲得英國授予爵位,她不服氣。加上她其實只比堅尼斯大八歲,卻要演她的母親。事實是,她在片中的化妝很老,讓她看起來確實像是他的母親,甚至還有餘。(下:亞歷堅尼斯在片中與貝蒂戴維斯的對手戲。)

 

 

 

 

 

 

 

 

另外據說他們的麼擦還因為,堅尼斯具有英國人含蓄的性格與作風,但是戴維斯就習慣在片場指東指西,先天性格就有衝突。堅尼斯背後批評她,不懂禮貌,又或是架子大,不接受他的飲茶邀請,對於那些英國籍的工作人員端架子,(其實她在美國片廠也一樣。)這導致堅尼斯批評她的演技,說她完全沒有適當的詮釋出那個神韻。事實是,製片及導演都期待這兩位天王巨星能擦出火花,結果他們將這片子的不夠賣座,都怪罪在兩個人的不合拍。

另一個原因是,貝蒂戴維斯對導演Robert Hamer 寄望很高,見到他過去導演過堅尼斯兩部片子Kind Hearts,Coronets都很成功,但是見面之後發現他酗酒,非常失望跟生氣。Hamer曾經保證他在拍這電影時會戒酒,不過戴維斯發現他做不到。這影響她的集中力。而且當Hamer幾次過分酒醉時,是由堅尼斯代替他做導演。

不過英國工作人員都讚賞她的工作態度,她永遠不遲到,台詞也全部都記住,一字不漏,而且她永遠都不用替身,全部親力親為。不過後來她很多拍好的鏡頭都被刪減了,她認為是堅尼斯的主意,說他為了讓自己的戲都保留,自己的戲多一點,所以把其他人的戲都剪掉了。也有人為堅尼斯解釋,說因為戴維斯演戲有誇張的習慣,堅尼斯是為了電影整體的好,不得不將她的戲份減去一些。

至於原著者莫里哀,據說她對這兩人都不滿意,她不覺得戴維斯演出誇張,但覺得她的演出沒有幫助這電影。至於堅尼斯,她認為電影不賣座是堅尼斯的責任,之後這三人未再合作過。

電影是否賣座經常都不只一個原因,這電影的故事(橋段)非常好,怪不得莫里哀。戴維斯只是一個小角色,也不應當怪她。只是電影看到最後好像還有甚麼沒有交代,劇情可以再豐富些。如果說是堅尼斯有責任,換了加利葛蘭是否就會更好?他完全是另外一種型,放在歐洲鄉下未必適合。

這電影的外景多數是在法國實地拍攝,(剛開始賈斯東開車帶他「回家」時,經過的法國鄉村小路,及初次見到城堡,一路上風景十分美麗)。其他則是在英國及英國的米高梅片場製作,因為當時英國在戰後復甦期,禁止外國公司將資金調出,而米高梅在英國積存大筆戲院收入的資金,都無法調回美國,必須在英國使用,所以在英國拍攝多部影片同時英國也規定,必須盡量用英國籍演員。

結果這電影在北美賣座收入57萬元,海外也只收62.5萬元,賠了38萬元。

主要演員表:

亞歷堅尼斯Alec Guinness飾約翰/夏克斯John Barrett / Jacques De Gue

貝蒂戴維斯Bette Davis 飾母親Countess De Gue

Nicole Maurey 飾貝拉Bela

Irene Worth 飾妻子佛蘭西Francoise

Pamela Brown飾姊姊布蘭琪Blanche

Annabel Bart;ett 飾女兒Marie-Noel De Gue

Geoffrey Keen 飾賈斯東Gaston

Noel Howlett 飾醫生Dr. Aloin

Peter Bull 飾連襟Aristide

Leslie French 飾玻璃工廠工頭Lacoste

Alan Webb 飾警察

Maria Britneva 飾演女僕

Click: 112
About Us | Privacy Policy | Contact Us |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