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介紹

電影 Primary Colors 風起雲湧
電影 Bee Movie人類和蜜蜂這筆帳
電影 Pleasantville-批判五十年代
電影 由J. Edgar 談胡佛的一生
電影 鐵達尼號(泰坦尼克號)的謬誤
電影 The Man Who Shot Liberty Valance
電影 亂世佳人Gone with the Wind
電影 34街的奇蹟 Miracle on 34th Street
電影 春風秋雨Imitation of Life
電影 Pinky另一部講述黑白問題的電影

電影 Knight Without Armour

2021-01-18 23:37:24

這是英國的Alexander Korda亞歷山大柯達在1937年推出的黑白歷史劇情片,說的是俄羅斯共黨革命前發生的一段貴族女子與英國記者間的戀愛故事。劇本取材自著名的英國小說家James Hilton 在1933年出版的小說,Hilton 有很多小說都被搬上銀幕,包括: Lost Horizon 消失的地平線 (1937),Goodbye Mr. Chips 萬世師表 (1939),Random Harvest (1942)等,都比這一部更成功。

這電影的主要演員包括:原籍德國的瑪蓮德烈治Marlene Dietrich (瑪琳黛德麗),和英國的羅伯唐內Robert Donat。因為劇情牽涉到一次革命,及千千萬萬難民逃難的經歷,是截至當時為止最大規模,也最耗資的電影。柯達原來答應給瑪蓮德烈治25萬元片酬,以及利潤的一成,但是因為電影沒有賺到錢,柯達無法付足片酬,後來還欠她10萬元,瑪蓮德烈治同意不再追討,但是要柯達同意聘請她的恩師Josef von Sternberg導演下一部片子。

羅伯唐內一直有健康問題,哮喘經常發作,據說在拍攝這電影之初,他先是精神崩潰,之後又哮喘發作,而且非常嚴重,拍攝工作必須停擺,柯達考慮換角色,瑪蓮德烈治極力幫他爭取不換角色,否則自己就退出。結果影片被拖了兩個月時間。

這電影由原籍比利時的Jacques Feyder導演,所以可以說是一部國際聯合拍攝的電影,這電影預算龐大,動用臨時演員數以千計,但電影沒有給人蕩氣迴腸的感覺,所以最終虧本。網上見到有幾個中文譯名:無甲騎士,亂世情鴛,金粉情戀。找不到當年上映時的中文片名。

劇情:

背景是1903年的俄羅斯,一名美麗的貴族女子亞歷山卓Alexandra Vladinoff,她剛剛跟一名年輕的上校Colonel Adraxine訂婚,即將結婚。這時她參加了宮廷中的舞會,還被公認是俄羅斯最美麗的女子。(下:亞歷山卓出席宮廷舞會,被公認是最美麗女子。)

 

 

 

 

 

 

 

 

這時一個英國的記者A. J. (Ainsley) Fothergill安斯利福德吉爾,他在俄羅斯已經住了六年,正在進行一項著作計劃,但因為前一年寫了一篇政論文章,遭到驅逐,簽證也被取消,他非常不想這時離去,這時一個在俄羅斯工作的英國情報官員佛里斯特Colonel Forrester建議他加入情報工作,刺探當時風起雲湧的布爾雪維克(共黨) 革命運動,一來他的俄文極好,容易融入當地社會,二來他也可以繼續留在俄羅斯,但是佛里斯特警告他,一旦他的任務失敗,身分被發現,他們是不會幫助他,甚至不會承認他的身分。幾經考慮,安斯利同意了。

安斯利被給予新的姓名及身分證(護照),他將叫做Peter Ouranoff彼得奧拉諾夫,並被安排加入一個由書店老闆(年輕人) 雅賽斯坦Axelstein領導的革命組織。剛剛加入就聽說,雅賽斯坦的一個手下馬郎寧Maronin將到街頭,襲擊政府中的貴族,他襲擊的第一個目標是亞歷山卓的父親Vladinoff將軍,結果將軍跟亞歷山卓都受了輕傷,馬郎寧自己則受槍傷,他逃到安斯利的公寓,不久死在他的公寓,他正要逃走時,追兵趕到,他無法解釋何以馬郎寧死在這裡,於是被捕。

安斯利被判流放到西伯利亞。他跟一批被補的革命黨坐火車,在極惡劣的情況下,輾轉到了一個邊遠小鎮。他們都被囚禁在極狹窄的囚室,擁擠不堪,冬天連續六個月的黑天,大家無事可做,木柴不夠,犯人間經常爆發衝突。

這期間,一戰爆發,Vladinoff將軍高興,因為軍隊可以有所施展,但是亞歷山卓丈夫戰死,她成了寡婦。國內物資普遍缺乏,被囚的革命黨頭子反而高興,雅賽斯坦說,戰後一定助長革命成功,人民可以當家作主。

1917年,西伯利亞的政治犯遭到釋放,而且在被「解放」區受到民眾歡迎,安斯利也在兩年多的囚禁生涯後獲得自由。他在西伯利亞的同伴獲得任命為Khalinsk的政委,他要安斯利做自己的助理。

布爾雪維克革命蔓延到亞歷山卓的家,一天早上她起床後發現,家裡所有的僕人都不見了,她到院子哩,花園,一個人影都不見,這時聽見腳步聲,大批士兵跟當地居民前來,有些是來捉捕她,那些居民則到她的家裡大肆破壞,將家具都打爛,牆上的畫像都割破或是搬下來踩爛。同時說,他的家將被人民沒收,佔領,一些人並叫口號要處死她,她高喊沙皇萬歲,說她生在此,不在乎死在此,這時雅賽斯坦抵達,他見到民眾失控,下令恢復秩序,並要奧拉諾夫(安斯利)負責,護送亞歷山卓到彼德格勒去受審。

安斯利到了亞歷山卓的臥室,見到她等候處決,當安斯利要她收拾行李一起去彼得格勒,她感到意外。他們一起坐馬車到了火車站,安斯利要兩個同行的士兵回去,說他一個人就夠了,那兩名紅軍不高興,說他想一個人「獨吞」那名女子。(下:安斯利根亞歷山卓在火車站度過一晚。)

 

 

 

 

 

 

 

 

 

等候一晚,才發現火車已經停駛,電報都已中斷。他們在火車站苦等時間,安斯利背誦伯郎寧的詩,亞歷山卓意外他懂得這樣多英國詩人的詩,他解釋自己在英國讀過書。亞歷山卓同意,英國的詩比較樂觀,不像俄羅斯詩人的詩充滿悲觀。到了早上,那兩名紅軍回來,想突襲安斯利,安斯利跟他們搏鬥,其中一人要射殺福德吉爾時,亞歷山卓見到,拿起安斯利掉在地上的槍,射死那名紅軍,另一個被安斯利打暈。

這時安斯利認為他們必須離開這裡,而此時更多附近的居民湧到車站,但是沒有火車,他們就跟著逃難的人群向下一站步行。走了幾天,他們到了一處森林,聽難民說前面是白軍的哥薩克部隊地盤,安斯利認為亞歷山卓到這裡就安全,於是跟她告別,並吩咐她一過去就要求見將軍。亞歷山卓雖然不捨,但是知道兩人不同路,必須分開。

她進了白軍區,已經見到有被捕的紅軍被槍決。她到了總部要求見將軍,但是因為她沒有身分文件,到處被攔截。不僅如此還要她跟其他被捕人士一起被拘禁,幸好此時一名將軍經過認得她,立即將她帶到樓上,並說請她晚上一起晚餐,她要求能夠洗澡,將軍都安排了,還給她準備了晚餐的禮服。

晚餐時分,一直都聽到窗外槍決人犯的機關槍聲,將軍跟她說這些都是例常公事。當晚,紅軍就奪回了這個地方,他們住的地方都被炸了,她又成為囚犯。所有犯人都要經過登記,決定是否槍決,這時安斯利又出現了,他見到亞歷山卓,主動說要負責,他帶她去換了當地農婦的裝束,然後帶她到樹林中,她知道他這樣做是冒了很大的危險,因為她見到,任何一個人逃走,都有一百多士兵去追。而她也知道,兩人此時有了相當的感情。

有一個紅軍一早注意到亞歷山卓,希望將她佔有,這時當他發現她不見了,立即派了數十士兵去追,他們追到樹林裡,越來越迫近時,安斯利將她埋在一堆樹葉下面,然後假裝自己也是追兵之一,去跟那些士兵會合。到了晚上,安斯利回來找她,亞歷山卓高興地擁抱他,他問:你以為我不會回來嗎?之後他們親吻。亞歷山卓問他何時開始愛上自己,他說那天在你家的臥室,你一轉身,我就迷失了。

他們繼續在森林裡像南逃,還在樹林裡的池塘游泳洗澡。原來這一片樹林原來都屬於亞歷山卓家,所以她對裡面的路途熟如指掌。而且逃出之前她還帶了食物。之後到了一個火車站,車站擠滿了人,人們為了上火車甚至睡在鐵軌上,他們用了極大力氣擠上火車,終於到了Kazan。(下:他們兩人在樹林哩,居然還有紅酒。)

 

 

 

 

 

 

 

下了火車又是紅軍在登記,這裡紅軍檢查每一個人的手,以分辨他們是否工作過,亞歷山卓的手一看就是貴族,沒有工作過,檢查的職員要將她分開,安斯利說她是自己的妹妹,堅持去跟她站在一起,引起一個青年人普思考夫Poushjoff的注意,他放他們通過,但是另一個年紀大的同志堅持亞歷山卓是貴族,不可以釋放,普思考夫就去找了一個在亞歷山卓家做花匠的老人,叫他指認亞歷山卓,但是那老人說他從未見過她,那名職員只有很不情願地答應,要他們坐火車到下一站Samara去驗證身分,普思考夫說他正要前往當地,志願陪同。而這時都可以聽見,旁邊一直有機關槍聲,無數的人一排排被槍決。

之後他們被安排上火車繼續前行。普思考夫在車上見到安斯利跟亞歷山卓一度偷偷的雙手緊握,知道他們隱藏身分,但他沒有洩露。他們一路上聊天,一起分食物吃,談到生死問題,普思考夫甚至說:即使將來我不在了,希望你們記得我。這讓他們很感動,安斯利還以為他是因為喝多了酒。到了下一站,很多人下車買食物。普思考夫對他們暗示,附近有一條河,有人經營小船生意,只要給錢就可以到邊境,之後他在人群中飲彈自殺,安斯利知道他寧願失去生命,讓他們平安到達目的地。

於是他們兩人迅速跑到河邊,上了小船,亞歷山卓在船上時生病,安斯利到岸上去找醫生時,被俄羅斯白軍逮捕,不放他回去,在即將被處決時,他見到一輛紅十字軍車,逃上了車求救,那車上的醫生剛好是蘇格蘭籍,收容他幫他診治,這時他聽見紅十字宣讀一批將坐火車到布達佩斯的病人名單,上面有亞歷山卓,他立即跳下紅十字車,奔向已經啟程的火車,緊急時間上了車,一路叫著亞歷山卓的名字,終於被她聽見。他們終於重聚,同時離開了俄羅斯邊境。

製作與卡司:

只看劇本,這是一個發生在大時代的,蕩氣迴腸的愛情故事,不過看完並沒有那樣感動,只因為這又是一個Marlene Dietrich的電影,她的電影好像只有一個目的,要顯示她的美麗,她必須有華麗的衣服,盡管是在逃難,他們在樹林裡都有兩瓶紅酒,其他的罐頭好像都有魚子醬在內。而且盡管外面在不停地槍決敵人,白軍將軍還可以幫她找到華麗的晚禮服,找到肥皂,讓她可以慢慢的沐浴。之後同一個晚上,整棟大樓就被炸毀了。這些都影響劇本的真實性。此外劇本著重於兩個人的「逃難」,對於當時俄羅斯的內戰幾乎沒有描述,好像避重就輕,角色方面,除了那位普思考夫,其他人物的性格也欠缺刻劃,也減少了劇本的份量。(下:她在片中的逃難途中,也有出浴鏡頭。)

 

 

 

 

 

 

 

 

在拍這部片時,瑪蓮德烈治是全美收入最高的女星,這部片她的片酬是25萬美元加利潤一成,(另一說法是35萬美金),而整部片的其他預算也只有35萬美元。而當時她在影劇圈也是知名度最高,她到倫敦時引起的喧嘩也是一時無倆,據說男主角Robert Donat羅柏唐內就是因為這個陣仗影響,導致壓力過大,精神崩潰,一度住進醫院。其實羅柏唐納當時在歐洲已經開始走紅,但是他就因為健康問題,拒絕了很多片約,也沒有到美國發展。他有嚴重的哮喘,而且越來越嚴重,再過十年他拍戲時必須有氧氣筒在片場,以備不時之需。但是我見到他在電影裡不斷抽菸,特別是那一部1938年的The Citadel,他在片中不停吸菸,而他在那部片中還是飾演一名醫生。後來他在53歲之年就病逝,據說醫生在他死時發現一個鴨蛋大小的腫瘤,相信是讓他經常生病的原因之一。但是他仍然留下很多好電影,否則他成就更為不凡。

據說,最初瑪蓮德烈治堅持要他做男主角,就是因為他太「漂亮」了,觀眾不知道要看哪一個,但開拍之後,瑪蓮有點失望,因為羅柏唐內不僅已婚,而且不亂來,更重要是,他的哮喘讓他沒有精神亂來,所以瑪蓮就放棄了跟他發生關係。不過母愛濃厚的瑪蓮對Donat非常照顧,她陪他讀稿,排練,煮食物給他吃,像母親又像護士。

一開始,柯達Alexander Korda就要將這電影拍成一部大製作,事實是,後來也是截至當時為止英國製作的耗資最大,臨時演員最多,布景最豪華的電影,但是除了服裝,演員費之外,布景全是在柯達在倫敦以外的片場Denham Studios拍攝,也就是多數都是自己搭的景,包括火車站,火車,俄羅斯的建築,森林,但是看電影時會以為是實景,實在是足以亂真。連片場中的一條河流,柳樹,都不是實景。(原因是,這片廠是圍著一條河流建成,所以雖然是真的河流,但也是在片場之內。)

這小說的名字原來叫做Without Armour,在舞台上演出,及拍成電影時就改成Knight Without Armour,而且最後一個字有英式及美式不同的拼法,所以在美國上演時片名叫做Knight Without Armor。

主要演員表:

瑪蓮德烈治 Marlene Dietrich飾亞歷山卓Alexandra Adraxine / Vladinoff

羅柏唐內 Robert Donat飾安斯利A. J. (Ainsley) Fothergill /Peter Ouranoff

Irene Vanbrugh 飾伯爵夫人Duchess

Hebert Lomas 飾亞歷山卓的父親General Gregor Vladinoff

Austin Trevor 飾亞歷山卓的丈夫Colonel Adraxine

Basil Gill飾雅賽斯坦Axelstein

David Tree 飾馬朗寧Maronin

約翰克里門 John Clements飾普思考夫Poushkoff

Laurence Hanray 飾佛斯特上校Colonel Forrester

Laurence Baskcomb 飾政委

 

已經介紹的:Robert Donat movies

The Private Life of Henry VIII 英宮豔史 /1933

The 39 Steps 「39步」/1935

Knight Without Armour /1937 

The Citadel /1938

Goodbye Mr. Chips 萬世師表 /1939

六福客棧The Inn of the Sixth Happiness /1958

Click: 353
About Us | Privacy Policy | Contact Us |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