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介紹

電影 Primary Colors 風起雲湧
電影 Bee Movie人類和蜜蜂這筆帳
電影 Pleasantville-批判五十年代
電影 由J. Edgar 談胡佛的一生
電影 鐵達尼號(泰坦尼克號)的謬誤
電影 The Man Who Shot Liberty Valance
電影 亂世佳人Gone with the Wind
電影 34街的奇蹟 Miracle on 34th Street
電影 春風秋雨Imitation of Life
電影 Pinky另一部講述黑白問題的電影

電影 Saratoga Trunk

2020-06-06 21:41:08

這是華納公司在1945年推出的黑白片,是賈利古柏Gary Cooper 與英格麗褒曼Ingrid Bergman合作的第二部電影,但是賣座就比不上前面一部 For Whom the Bell Tolls 戰地鐘聲(1943)。兩部電影都是由Sam Wood導演。

這是一部肥皂劇式的故事,劇本是根據美國女作家Edna Ferber 同名小說改編,這位作家出版了無數暢銷小說,改編成為電影後也全部都是成功的賣座大片,其中很多部並且被翻拍兩次以上,包括:So Big! (1932/1953),Cimarron 壯志千秋(1931/1960),Show Boat畫舫璇宮(1936/1951),「巨人」Giant (1956)等。

據說華納公司最初以十七萬五千元購買這劇本,是要給他們公司最當紅的Bette Davis,及Errol Flynn的,但是因為「戰地鐘聲」的成功,為了打鐵趁熱立即換角拍了。不過電影雖然在1943年就完成,但是因為二戰期間,要推出多部與戰爭(愛國)有關的電影,押到1945年才推出。

 

 

 

 

 

 

 

 

Saratoga是紐約上州一個城市,以跑馬著稱,也是上流社會人士聚集的一個別墅區。這電影的名稱來自於紐約州兩條鐵路中間,就在這附近接駁的一段叫做Saratoga Trunk,因為連接煤礦區及金融區,所以成為最賺錢的一段鐵路, 。

這電影135分鐘,網上見到的中文譯名包括:風塵雙俠,鐵馬雲裳,都不切題。

劇情:

電影開始時是1875年的美國南方,路易斯安那的新奧爾良(New Orleans紐奧倫斯),一個美麗的妙齡女子克里歐Clio Dulaine和她的女僕安吉利Angelique,以及一個男僕庫比冬Cupidon,他們剛剛從巴黎抵達,到了一座古老的大宅院。克里歐打開院子大門,進去是完全荒蕪的庭院,她再打開室內的大門,裡面也是多年無人居住或是打理的荒廢景象。她不顧安吉利的勸阻,說她要恢復原貌,住在這裡。

原來克里歐的母親當年是這大屋主人杜雷Dulaine的黑人女僕,她懷了杜雷的孩子,但是杜雷卻在家人的壓力下,跟另一個適當的(白人)女子結婚,她拿槍要自殺,被杜雷阻止,爭執中杜雷本人被槍打死,結果這女僕就被指控殺人。杜雷的家人為了阻止醜事外揚,給她一筆錢,讓她跟女僕安吉利到法國居住,之後一直給她生活費,條件是不可以回到新奧爾良。克里歐就是在這情況下,在巴黎出生長大。直到最近母親去世,她決定回到這裡。她的計畫是要嫁一個絕頂的有錢人,之後重歸上流社會,要向杜雷的家族報復。

克里歐雇人將這座大宅修理得煥然一新,恢復了舊有的面貌。之後她自稱是歐洲一個伯爵夫人,每天到各處引人注意。由於克里歐本人貌美如花,而安吉利是一個黑白混血,模樣出奇,庫比冬又是一個侏儒,他們三人走到街上確是引人注目。

這天星期日,克里歐決定去人多的French Market,這裡永遠是人潮洶湧。克里歐見到甚麼都想吃,最後買了一碗Jambalaya,正在吃,見到一個高大的戴著牛仔帽的男子,立即被他吸引。那男子也注意到她。他們眉目傳情,這男子前來自我介紹,說他是德州來的,叫做克林Clint Maroon,他有馬車,可以送她去教堂,她正要坐上去,被安吉利阻止了。

去完教堂,他們去一間Begue’s餐館,因為她知道這裡是杜雷一家人星期日一定來午餐的地方。他們坐定後,杜雷一家人果然來了,包括她父親的母親(祖母),及她父親的遺孀,及她的女兒(她的同父異母姊妹),他們一進來就認出她來,立即走了。她反而很高興。

吃了一會,卻見到那個高大的克林來了。他沒見到他門,克里歐不顧安吉利的反對,叫侍者傳話,結果克林前來一起坐下。這一次他送他們回家。這一回,克里歐請他進去坐,這讓克林起了疑心,因為他從來沒見到女人這樣主動。他說「妳玩的是甚麼遊戲?我雖然是德州來的,卻不是昨天才出生。」這讓克里歐生氣,轉身進去了。

之後克林寫了信道歉,但是放在門縫的信給安吉利沒收了。克里歐每天在窗口等克林,都等不到。

下一個星期日,當克里歐在教堂時,克林來了,他靜悄悄坐在她的旁邊,之後他就送她回去,進了她的家裡。他們彈琴唱歌,度過愉快的一日。但是克里歐知道原來克林是一個職業賭徒,不是她心目中的有錢人,這跟她原來的計畫大異其趣。她不知該如何選擇。而在克林這裡,也對她猜不透。分手時他問她:「我來的地方,女人有好壞兩種,妳是哪一種?」(下:教堂出來後,克林用馬車送他們三人回家。)

 

 

 

 

 

 

 

 

不過他們也有相同的地方。原來克林本來家境富裕,他的父親也是被一群鐵路商人陷害,侵吞財產,他現在也是要報復。

安吉利是一個對主人一心一意的僕人,她最初對克林非常不滿意,認為他不是女主人適當的對象。但是這一天,克林向她保證,他會讓克里歐過好日子,開心,於是安吉利消除了對他的敵意。

這期間,克里歐非常高姿態的跟克林出入新奧爾良各地:坐馬車大街小巷的走,招搖過市;到歌劇院坐在最前排,站起來拿望遠鏡四處觀望,直到杜雷一家人受不了離開。

不久,克林說他要去紐約的Saratoga沙拉托加,一方面那裏有賽馬場,一方面當年侵吞他父親財產的一般鐵路鉅子都會在哪裡出入。他還說那裏通街都是千萬富翁,要克里歐跟他一起去,克里歐沒答應。

這天,杜雷家的律師終於來找她,說要給她五千元,叫她離開新奧爾良,她討價還價到一萬元,(至少是目前的一百萬元),條件是她必須將這莊園裡的家具都焚毀,不再回來。她同意了。不過她也有條件,要將母親的遺體送回來,安葬在這裡,同時墓碑上要寫作是杜雷的愛妻,對方也答應了。

於是她和兩位僕人焚燒家具,到墓地奠祭過母親之後,他們到了沙拉托加。下了火車,她見到一個富商巴特Bartholomew Van Steed,正是她心目中的目標。她故意等到巴士開走之後才說要找馬車,巴特見她沒車,又十分美麗,答應送他們到當地最大的旅館,也是他自己住的旅館。她在車上說自己是伯爵夫人,丈夫死了,剛剛回到美國。(下:她跟巴特到了旅館,聽說沒有房間。)

 

 

 

 

 

 

 

 

到了旅館,櫃台說沒有空房間了,這時大廳中的克林上校過來說,他有一間雙套房,可以分給他們一間,於是他們住進了克林的套房,侍者還特意將雙套房中間的門給上鎖。侍者走後,克里歐就將這門又給打開了。

之後克林說,這個巴特原來擁有Saratoga Trunk,就是將兩條鐵道接通的中間一小段,因為是將煤礦區跟新英格蘭接通的一段,頓時非常值錢,巴特的身家也成倍增。現在一個叫做索爾Raymond Soule的鐵路大亨就想壓迫巴特出售這段鐵路。而索爾就是當初有分參與,將克林的父親毀掉的一份子。這時克林就出面,他說可以幫助巴特保持住他的鐵路,但是他要求換得一部分鐵路股份。

克里歐一到達沙拉托加很引起一陣騷動,主要因為她的美麗,及伯爵夫人的背景,難免引起有人疑心。之後巴特的母親范史地太太Mrs. Van Steed來到,她要查清楚兒子這一次的心上人的家世。這天巴特帶她見他的母親,范史地對她態度冷淡,說她查過這旅館過去的住客名單,並沒有伯爵當年來住過的紀錄,就在她的謊言要穿幫之際,這旅館住著的一個闊太太貝洛普太太Sophie Bellop她挺身而出證明克里歐所說的每一句話,她甚至諷刺范史地太太自己的出身。這讓她度過難關。(下:巴特帶她見自己的母親,幸好貝洛普太太幫她圓謊。)

 

 

 

 

 

 

 

 

 

貝洛普太太也有私心。她是一個落魄的富太,她說,范史地已經查出她的背景,包括她在新奧爾良的家世,準備今晚揭發她,不過她說她可以讓她得到巴特,但是她獅子大開口,要一次過拿兩萬五千元,以後一年一萬元。克里歐沒有答應她,因為在她心中她不知道是否想嫁給巴特。為了保持兩人關係,她將手上一個值錢的戒指給了貝洛普,但她沒有拿,她說成事之後她才要回報。

另一邊,克林為了進行他的計畫,邀集一班人去紐約州的首府Albany,他們要破壞索爾的侵吞計畫,坐火車一站一站去搶回鐵道。但他不知道庫比冬也藏在火車跟他一起去。原來庫比冬一直跟兩個女人住在一起有點厭倦,所以一見到克林就對他仰慕,志願跟從。

當他們奪回兩個站之後,索爾知道他們的計畫,派人來攻擊,結果到第三站時見到索爾也裝載了一車廂的人來攻擊他們,雙方打起來。克林被人打傷,庫比冬來救他時,自己也被打傷。不過最後他們這一夥救回了鐵道。

這一邊在沙拉托加,正舉行一年一度盛大舞會,克里歐心中掛念著克林,不知他為什麼消失兩天。此外他們兩人因為價值觀也經常有摩擦。克林一直懷疑她的性格,認為她對男人太進取,他喜歡順服的女人。

舞會這天,她穿好隆重的舞衣後,巴特來接她,向她求婚,還說自己已經擺脫母親的控制,今後要過獨立的日子。不過談話間她才發現,原來克林的計畫是巴特在幕後出錢,她罵他還是膽小鬼,躲在後面讓別人去出頭。之後,她跟他一起去舞會。

在舞會現場,克里歐跟巴特的出現引起眾人注目,但不久克林在門口出現,他衣衫襤褸,手中抱著小小的庫比冬,克里歐見到他們止不住的奔過去抱著他,此時克林也已經暈倒在地。

之後克里歐在旅館裡守著克林,而安吉利就照顧庫比冬,直到他們清醒。克林清醒之前假裝說夢話,結果逼使克里歐說了許多他願意聽的話:我會為你煮飯,清潔,你到哪裡都會跟從,家裡只有一個人做主(wear pants),…之後克林才說,這是他要聽的。

製作與卡司:

這是一部典型的肥皂劇,只不過是古裝,同時有一段火車相撞的畫面。作者Edna Ferber當時就在給編輯的信中寫:「寫這個故事的每一分鐘,我都不滿意,…我不相信有人願意讀這樣一堆垃圾。」這是這電影失敗的原因,太過俗套。沒有讓人感動的句子。

不過因為男女主角的號召力,有其吸引觀眾之處。原籍瑞典的英格麗褒曼飾演美國南方女子有點噱頭。她為了飾演一個黑白混血,將頭髮染成黑色,開頭時還帶點南方口音,讓人覺得她甚至可以飾演「亂世佳人」中的郝思嘉Scarlet O’Hara。不過故事交代她是在法國出生的,所以講帶歐洲口音英文非常洽當。而賈利古柏雖然是飾演德州人,卻一點西部口音也沒有。他演過不少西部片,從來也不刻意去學西部口音。

這是賈利古柏跟英格麗褒曼一年內第二次合作,褒曼不否認他們之間有火花。她說「沒有一個女人會不愛上他」。她並誇讚賈利古柏的表演技術,說他「在拍攝期間,與他真人的性格幾乎一樣,好像沒有表演,但在銀幕上就見到他那明星氣質表露無遺,而且發出震撼的威力。他的眼睛,他的臉,無一不是戲。」據說賈利古柏在1933年結婚後一直都沒有出軌,直到1942年跟英格麗褒曼合作「戰地鐘聲」才開始這一段婚外情,而華納又給他們戀情延續的機會。他們直到這部片拍完,才結束戀情。之後賈利古柏又跟女星Patricia Neal,Grace Kelly等發生戀情。

英格麗褒曼還在這電影中邊彈鋼琴,邊唱了兩首短歌,這是她在電影中唯一的一次唱歌。前面是一首法國民歌,後一首是路易斯安那的民謠。據說她為這個還跟歌唱老師學過。

飾演女僕的是Flora Robson,她飾演過很多女僕,奶媽一類的電影,但也飾演過女王,貴族,比較著名的有:The Rise of Catherine the Great  (1934),Wuthering Heights 咆哮山莊 (1939),The Sea Hawk 海鷹 (1940),Caesar and Cleopatra (1945)等。她的型與另一位英國女星Edna May Oliver很相似,經常飾演類似的角色。但在這電影中她為了飾演黑白混血,不僅皮膚塗得非常黑,甚至將眉毛及眼睛往上吊高,看來像吉卜賽人多些。很多人說她因為這電影獲得最佳女配角金像獎提名,是因為這個原因(為藝術犧牲)。這角色最初考慮過用Ethel Waters,Lena Horne飾演。不過米高梅不肯借人。(下:Flora Robson在片中的化妝奇特。)

 

 

 

 

 

 

 

拍這電影時,正是二戰緊張時刻,各種物資都缺乏,所以在French Market中,見到的各種蔬菜水果林林種種,非常豐富,原來大多數是假的,就是蔬菜模型。可見在好萊塢做模型比購買蔬菜還要簡單。這電影中有一個火車相撞的過程,導演使用了兩輛真的火車,包括火車頭及總共12節車廂,也是重大的開支。

這電影只獲得一項金像獎提名,被認為是失敗之作。不過賣座鼎盛,是華納當年最賣座電影之一,國內外收入高達780萬元。

主要演員表:

Gary Cooper 飾演克林馬隆上校Colonel Clint Maroon

Ingrid Bergman飾克里歐Clio Dulaine

Flora Robson 飾女僕安吉利Angelique Buiton

Jerry Austin飾庫比冬Cupidon

John Warburton 飾Bartholomew Van Steed (Bart)

Florence Bates飾貝洛普太太Sophie Bellop

Curt Bois飾Augustin Haussy

John Abbott 飾Roscoe Bean

Ethel Griffies 飾范史地太太Clarissa Van Steed

Lious Payne 飾索爾Raymond Soule

 

Click: 476
About Us | Privacy Policy | Contact Us |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