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生活雜文

北美原住民問題
手機越來越聰明,人越來越笨
好萊塢黑名單事件
死刑與民意
惠妮‧休斯頓之死
兩個截然不同的歌星
對警察好一點,對壞人要同仇敵愾
一件罪案是怎麼發生的
杜魯多的拳賽-政治人物是怎樣產生的
年輕人的Entitlement觀念

美國的殺人文化

2016-04-10 23:02:05

上個月在美國阿拉斯加,有一則新聞說三個一年級小學女生,謀劃要殺死一個同班的女生,只因為她們之間吵過架。她們的方法是用乾燥劑silica gel餵她,認為這樣可以讓她致命。幸好計劃被破獲,幾個學生被停課幾天。

殺人文化已經進入美國,這句話一些都不誇張。每個星期美國都會發生好幾單極端兇殘的謀殺案。上周一個星期就有兩單嚴重分屍案,此外集體謀殺,大學女生被姦殺,恐怖襲擊未成功的案例,每個星期都在發生,只是因為太多,沒有上得了報紙頭條而已。而且每一件罪案都需要警方花費幾年時間搜集證據,才能見到真貌,得到答案,因此即使發生了謀殺案,也要好幾年後,甚至十幾年後才能有答案。

下面這案例,證明在美國,無數的無賴生存在我們周圍,他們的罪行早已見慣不怪。

住在加州克里門市25歲的辛迪‧范德海丹Cindi Vanderheiden在1998年十一月的一個晚上失蹤。她在高中時是啦啦隊隊員,美麗活潑,但後來讀書退步,染了毒癮。失蹤時她剛剛戒毒八個月,還說要存錢買車及上大學。

那天中午她跟母親一起吃午飯後,她說晚上會跟朋友去卡拉OK,會晚些回家。但從此就消失了。

據說那天晚上她和朋友先去卡拉OK,之後不想回家又去了一間酒吧,在那裡她遇見了一個叫赫洛克Loren Herzog的男人,跟他的一個好朋友薛門泰Wesley Shermantine。他們自小一起長大,經常在一起。赫洛茲樣子高瘦,算是長得帥,他與辛迪的姐姐約會過,姐姐對他評價也不錯。但薛門泰就被認為是有問題的人,他與一個14年前失蹤的女學生案件有關,另外面對兩次的強姦指控。(下: 兩名先後失蹤的女子,左Cyndi,右Chevy。)

 

 

 

 

 

 

 

 

 

 

 

據說大約在凌晨兩點鐘,辛迪就跟他們兩人離去了。當晚父母沒見她回家,以為她直接去上班,但是父親路過一個墳場時見到她的汽車,車中卻沒有人,就知道出事了。

之後當地居民發動最多一千人尋找辛迪,但都沒有下落。警方知道辛迪最後見到的兩個人是赫洛克,及薛門泰,因此找他們問話,但兩人都說與辛迪的失蹤無關,警方在現場找不到任何證據將他們兩人入罪,一些辦法都沒有。薛門泰甚至威脅警方,不要再騷擾他,否則請律師告他們。

好的是一年後薛門泰因為付不出汽車貸款,汽車被車行沒收。警方聽到消息,取得搜索證,前往調查,終於在汽車的車尾箱發現了人體血跡,經過DNA化驗,查出是辛迪的血跡。

雖然在他的汽車上發現失蹤女子的血跡,薛門泰矢口否認他與辛迪命案有關,甚至稱警方將證物放在他車上栽贓於他,但是赫洛克就很快招認了。

他說那天晚上,辛迪問他們有沒有毒品,他們就帶她到墳場吸毒,吸了一陣後,薛門泰就逼她口交,辛迪不依,薛門泰將她按倒在地,強姦她多次,包括雞姦,然後用刀割她喉嚨及砍她身體。辛迪多次要赫洛克救他,她喊他的小名說: Slim help me! Slim do something. (Slim救我,幫幫我。)但是赫洛克說他什麼也沒做。他說他坐在汽車後座,望向一邊。

赫洛克說,殺人後他幫薛門泰將屍體放到汽車車尾箱後,不知道薛門泰怎樣處置。

警方相信,赫洛克及薛門泰都吸毒,他們並且擁有冰毒meth來源,以此吸引青年少女上勾。警方並以他們吸毒後,進行毫無理由的兇殘殺人行為,將他們稱之為Speed Freak Killers。(下: 兩名無恥兇徒。)

 

 

 

 

 

 

 

 

 

 

目前可以在網上看到赫洛克的供詞錄影,錄影帶上可以看出他斷斷續續的說:「我就坐在那裡看,我不知該做什麼…是很奇怪…」他甚至連DNA都不知是什麼。由這些供詞可以看出,美國充滿了這些知識水平極低、又欠缺教養的人。

赫洛克還解釋,他住的小鎮只250人口,他和薛門泰是對面鄰居,他沒有選擇,只有跟他做朋友。

他還說薛門泰至少殺了二十多人,而他就目睹其中四個人被殺。其中兩個男人是獵人,只是將車停在路邊,薛門泰就前去由車窗門將他們射殺了,然後掏空他們的口袋,一次只得到11元。

他說他們閒時沒事做,就尋找獵物,見到有可以攻擊的對象,就當他們是襲擊對象。他說,薛門泰自己對他說當他在單獨行動時,殺了更多人。

至於1984年尾失蹤的Chevy Wheeler遇害時只有16歲,而那時薛門泰也只有19歲。那天Chevy決定翹課,就答應薛門泰一起到他父親的一個農村小屋,從此就失了蹤。她的同學還見到她上了薛門泰的紅色卡車。

當時警方在這間小屋找到一些血跡及頭髮,但1985年的DNA驗證技術還無法證實這些屬於失蹤的Chevy,所以一直沒對他採取行動。現在(1999)警方重新找出那時的證物,以新的技術終於證明了是屬於失蹤的Chevy。

雖然警方一直沒找到屍體,所有的只是環境證供,就是血跡及赫洛克的供詞,最終陪審團用了三天時間就分別裁決他們兩人四項謀殺罪名成立,並建議法官判薛門泰死刑。

警方為了找到辛迪及Chevy的屍體,表示願意與薛門泰協議,交換條件是他可以避免被判死刑,薛門泰答應了,但他還不滿意,他還要警方當初懸賞的兩萬元,說要給兩個兒子做為生活費。但兩名死者的家屬都不同意他得到那兩萬元,因此最終協議沒達成,薛門泰被判死刑,赫洛克被判刑78年。

不過赫洛克只坐了幾年牢,他的律師就說他的供詞是被警方所迫,而他的較重的謀殺罪名在2004年被推翻,並且在2010年獲得假釋出獄。但在假釋後兩年他就自殺了。

多年來,辛迪的父親及姐姐,幾乎每天都在住家附近的荒地及一座小山間徘徊尋找,希望找到辛迪的屍體。

就在赫洛克自殺後不到一星期,2012年的二月,死刑犯薛門泰在獄中提供了一張地圖,說是赫洛克的藏屍地點。警方依照地圖在一個河邊的淺坑內找到一個女子屍體,但只剩下頭骨及牙齒,經過DNA化驗,是辛迪的骸骨。

另外,薛門泰又在另一個時間提供了Chevy藏屍地點,Chevy的家終於在女兒遇害後26年找到女兒屍骨。薛門泰一方面說是赫洛克藏的屍,一方面要警方給他現金做為交換。

薛門泰等赫洛克死後陸續提供了一共五個藏屍處,其他三個也是16-19歲的失蹤女孩。還將這些藏屍地說是赫洛克的bone yard,嫁禍給朋友。他用這方式由私人的Bounty Hunter那裡換取現金。據說他得了三萬多元。警方無法阻止,因為不給錢,他什麼也不說。

後來警方在薛門泰父親小屋旁的一個已被掩埋的井內,挖掘出一千多個碎骨,警方依據骨頭部位及挖掘出的衣物首飾,估計至少屬於十個以上受害者。而警方由接到的失蹤者家屬的電話,有六十多家屬懷疑他們的子女是這一對兇徒的受害者,其中最年幼的僅九歲。

這個無恥之徒從來都沒有認罪,但卻又陸續承認他們先後殺了七十多人,其中十多個是有名有姓的男女。他也知道在西方社會,政府要處死一個人越來越難,他就在獄中與警方玩這個陸續提供藏屍處的遊戲。

其實這一類命案今日持續在發生,像赫洛克及薛門泰的人仍然充斥在每一個角落。而且這命案還可以教訓年輕人,特別是女孩子絕對不能吸毒,更不能以毒品跟男人做任何交易,隨時是會送命,而且死得很慘。只可惜今天的媒體不太喜歡宣揚這一類事件,因為這一類新聞不符合他們政治正確的路線。

Click: 1027
About Us | Privacy Policy | Contact Us |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