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生活雜文

北美原住民問題
手機越來越聰明,人越來越笨
好萊塢黑名單事件
死刑與民意
惠妮‧休斯頓之死
兩個截然不同的歌星
對警察好一點,對壞人要同仇敵愾
一件罪案是怎麼發生的
杜魯多的拳賽-政治人物是怎樣產生的
年輕人的Entitlement觀念

用碎屍機毀屍滅跡的案例

2016-03-20 15:46:10

殺人有很多種方法,但是像美國康涅狄克州一個飛行員將妻子毀屍滅跡的方式,就讓人對人類失去信心。

事件發生於1986年,49歲的李察‧克里夫斯Richard Crafts跟39歲的空服員妻子海萊Helle結婚11年,有三個子女。李察另外還抽時間做兼職警察,他們收入不錯,住在Newtown的高級住宅區。

李察一直都有婚外情,而且在情人身上花了很多錢,搞到幾乎入不敷出。海萊請了私家偵探查訪,證實了李察已經有經常與一個情婦親蜜出入。她非常傷心,決定跟丈夫離婚。

 

 

 

 

 

 

 

 

 

但是海萊知道李察不會輕易放手,因為離婚可能失去三個孩子的扶養權,而且他必須長期給妻子及孩子們可觀的贍養費。海萊又很了解丈夫的性格,他什麼事都做得出來,她事先已經對幾個好友,及自己的律師說:「如果我發生什麼事,請記住,一定不是意外.」

果然就在11月19日那天,當晚海萊回家後就消失了。

第二天,李察對幾個孩子說,母親回丹麥娘家去看母親了。但海萊的朋友都不信,就去報了警。他們將事實跟警方說了,之後警方開始調查。

他們訪問了李察家裡請的保母,她說注意到臥房的地毯有一部份切割換過,又說地下室一個巨大的冷凍箱freezer不見了。於是警方使用一種化學劑luminol,一噴就可以查出表面乾淨的地方是否噌經有過血跡。結果證明地毯及床墊上都有過血跡,又查出浴室牆壁也曾經有大量血跡,但就是找不到屍體。

不過警方查到,李察用信用卡買了一個電鋸,又租了一輛貨車及一個碎木機wood chipper。似乎已經猜到他在做什麼。

這時警方又收到一個市民線報,這市民是一個鏟雪工人,他說前一晚剛下雪,他四處去鏟雪。清晨三點半,他在當地一條河邊見到一個男人在用碎木機,將碎木都噴到河裡。過了一小時他經過當地,又見到這男人換了一個地方,又在使用同一個碎木機。

因此警方趕到這兩個地方,在河邊地面搜集所有的碎屑,結果收穫不大,相信多數的屍塊都被噴到河水裡去了。不過就找到一封寫給海萊的信,一些女人頭髮,小片皮膚及一片指甲。

但在那個DNA鑑證還不發達的時候,他只能證明那些頭髮與海萊的顏色相似,而且都是被鋸斷的,又證明指甲上的指甲油與海萊家裡找到的是一樣的。後來當地警方找了著名的法證專家,華人李昌鈺醫生Henry Lee,他當時在州警內工作。他則證明屍塊的血型與海萊一樣,都屬於O型。

警方的打撈人員又在河裡搜尋,結果找到一個電鋸,但上面的出廠號碼都被磨光,明顯不要警察追蹤到買主。但經過警方使用當時最新的放大技術,終於查出是李察購買的電鋸同一個出廠號碼。

警方的案情指,李察在11月19日那天晚上妻子回家後將她打死,然後放入地下室的冰庫裡,他清洗了地毯的血跡,又清洗地毯上的血跡,但因洗不乾淨,因此第二天將部份地毯換過。浴室毛巾也都用來清洗,因此浴室也留下大批血跡痕跡。之後他用電鋸將已經冰凍的屍體鋸成小塊,再跟真的木頭一起放入碎木機裡,一起割成碎塊噴入河水裡。

因為海萊死時穿著一件藍色的睡衣,因此碎屑中有一些藍色纖維,而她口袋中有一封當天收到的信件,這一封信就幾乎完整的出現在碎屑中。

 

 

 

 

 

 

 

 

 

 

警方最終雖然沒有屍體,但就以上述的環境證據起訴李察克里夫斯,控以謀殺罪。但12名陪審團中就有一個人堅持他有reasonable doubt,不肯定他的罪,導致mistrial。經過第二次審訊,終於在1989年十一月,陪審團只用了八個小時就將他定罪。

這也是康涅狄克州第一次在沒有屍體的情況下,將兇手定罪。

李察克里夫斯的行為讓人感到對人類非常失望,說他人面獸心都抬舉了他,因為動物都不會這樣做,何況是自己才是做錯事的一方?在我說應當讓他被判經過碎屍過程的方式解決,才算公道。

好萊塢在1996年推出的電影Fargo(冰血暴) 裡面的兇案就是一個丈夫用碎屍機,處理妻子的屍體。我當時還不知道有Richard Crafts 的案子,只感到用這樣的題材做電影主軸實在太可怕了,也沒有必要。但這電影卻風行一時,還贏得多項奧斯卡及國際大獎,等於在宣傳這一類人類行為中最黑暗的一面。

而電影推出時就在片頭說,這電影的劇情是基於明尼蘇達真實事件改編的,但人名則都是虛擬的,以保障事件中人物。一直到後來發行DVD時,才在介紹中承認,這電影的靈感來自1986年李察克里夫斯殺妻案的事件。

製片柯恩兄弟一度表示,他曾想過,如果觀眾知道電影是基於真實事件改編,他們就得到許可做這樣一類傷天害理的事情。柯恩這樣說表明了他也相信,電影的題材可以「合理化」一件傷天害理的行為,這是我一直認為,電影的題材不可以沒有限制。但好多人為了票房,為了在電影藝術史上留名,拍了很多這一類傷害人類的電影。

Click: 10696
About Us | Privacy Policy | Contact Us |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