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生活雜文

北美原住民問題
手機越來越聰明,人越來越笨
好萊塢黑名單事件
死刑與民意
惠妮‧休斯頓之死
兩個截然不同的歌星
對警察好一點,對壞人要同仇敵愾
一件罪案是怎麼發生的
杜魯多的拳賽-政治人物是怎樣產生的
年輕人的Entitlement觀念

公路上的命案

2016-02-22 23:31:39

這宗命案告訴你,現今的世界很不安全,也告訴你犯罪的兇手多麼的狡猾。而現今的司法制度怎樣一次樣一次的將兇殘罪犯一再釋放,讓更多人受害。

1996年的美國費城,22歲的艾咪威納Aimee Willard是一間大學的足球明星,活潑美麗。那年六月20日她和五個高中舊同學到一間夜店聚會,凌晨兩點多離去,從此就不見了。她的藍色本田在回家的一個公路出口處被發現,引擎還沒關,司機位的門開著,她人不見了。警察在地上發現一攤血,她明顯被人傷害及綁架了。

 

 

 

 

 

 

 

 

 

艾咪的屍體第二天被人發現,據出事地點17英里。她被人用鐵器打死,身上的傷痕無數,頭骨破裂,身上多處肋骨都碎裂。家人是由她右腿上一個小小紋身辨認出女兒屍體。

驗屍還發現,她雙手多處瘀傷,證明她曾反抗,導致還擊。此外她還被強姦,及被拖行,身體多處磨傷。

警察在艾咪汽車旁邊見到一個車胎痕跡,查出是屬於福特Escort汽車,一百多尺外還有一個鐵棍,相信是用來將她打傷的工具。警方不解的是,她為什麼會在路邊停車,遭人毆打綁架。

警方相信她在汽車邊就已被打死或打傷,之後兇犯將她載到17里之外地方拋棄。警方認為案件是一個人做的,因此屍體才會被拖行。

警方根據現場資料,及調查了當晚在夜店與艾咪有過交談過的人之後,一一將可疑者排除,但都沒有一個真正可以追查的嫌犯,案件就被擱置了。

大約一年後,一個女孩子報警,說她在公路上被後面的汽車多次碰撞,似乎要逼她停車,她不僅不停,還記下那車子的型號及牌照號碼。警察查了那個牌照屬於一個叫做彼得勒夫Peter Love的人,再追查下去,這是一個假名,他真正的名字是亞瑟波瑪Arthur Bomar。警察還發現,那牌照屬於他,但那輛車子不屬於他,而是屬於另一個失蹤幾個月的女子瑪麗亞卡維諾Maria Cabuenos。

警方此時發現,波瑪在1978年時因為在停車場殺人,被判二級謀殺罪,原本應當服刑至少25年的,但只坐了11年牢就獲假釋。為了他的假釋,賓夕凡尼亞州參院還為他舉行聽證,認為他會改過自新,才將他放了。但他多次違反假釋條例,這時正因為違反規定,再度被捕。

波瑪假釋後與母親同住,不久就結了婚,此外又跟另一個女子訂婚,另外還有一個女友,即使如此,他還每天跟蹤不同女人,恐嚇她們,或從她們的汽車偷東西。警方在他的汽車上發現分別屬於40個女人的物件。

警方在得到波瑪的DNA後,與艾咪身體上得到的DNA對比,終於可以證實波瑪就是兇手。那機率是50億分之一。

調查此案的警探說,波瑪顯然自以為是情聖,任何一個女人拒絕他的求愛都是大逆不道,可以殺死。他的妻子及情婦在他出事後與他分手,同時與警方合作。她們都說他情緒轉變極快,可以一分鐘甜蜜,下一分鐘就變臉暴力,警方說是典型的sociopath。

至於工作他一事無成,每一份工作都因為脾氣壞,又沒有本事,幾個月,甚至幾個星期就被解僱。

波瑪承認艾咪失蹤那晚,他確實到過同一間夜店,但就與艾咪的案子沒關係。警察查到他在1996年時開一輛1993年的福特Escort,與出事地面的車胎痕跡一樣。後來警察在一個廢車場找到那輛福特汽車,警察將汽車整個仔細檢查,發現車內有少數幾根艾咪的頭髮,另外,在艾咪的身體上有一個巨大X型印記,警方一直不知什麼回事,檢查這輛車的底盤之後,發現這輛車底盤有一個油箱,上面就有這個方框,內有一個X圖型,更證實了波瑪就是用這輛車運載艾咪的屍體,及曾經由她身上碾過,因此確切證據又增加了一項。

而波瑪的一個女友也說,波瑪跟她承認過是他殺了艾咪,他說他當時冒充警察,叫她在路邊停車後,將她打暈,拖載到野外拋棄。

波瑪因艾咪威納之死被控綁架,攻擊,強姦,殺害及對屍體不敬等的一級謀殺罪,並於1998年十月被判死刑。

 

 

 

 

 

 

 

波瑪一直都不承認強姦殺人,他知道只要自己不認罪,警察就要多花一百倍功夫去證明他有罪,而他就有機會翻案。我在電視的Forensic Files中看到這命案的介紹,這個兇手人品極差,在法庭宣判時,他居然對住死者艾咪的母親伸出中指,做出極為不敬的手勢,嘴唇還說出髒話F word ,是真真正正的人渣。他的家人更是一家人都無禮教,他母親及幾個家人在法院外還用手袋追打記者,指記者污衊他們。而波瑪就一直說他的被判刑是種族岐視案件。

波瑪的上訴於1999年因理由不充份被駁回,但2013年四月,辯護律師團體再以陪審團指示不當的技術問題為他向賓州高等法院上訴,目前他還在獄中。他的律師是寄望於現任州長任期滿之後改選,換一個較為寬鬆的州長上台可以免他死刑。現在的政客在媒體壓力下,越來越不想讓犯人執行死刑。

如果美國的司法制度不是這麼寬鬆,他就不會殺人後那麼快就出獄,連續再多強姦殺害了幾個女人。如果美國有死刑,這一類人渣不應當再有機會一再作案。

我在網上搜尋美國的死刑制度時,最新跳出來的都是:死刑如何不公平,為什麼被判死刑者中多數是窮人;多數是社會中下層;多數是有色人種;舖天蓋地的都是反死刑論調,這些理論都是倒果為因,用這樣的邏輯永遠都解決不了問題,只會越來越嚴重。也很少人引用這一類案件,為那些冤死的人伸冤。

因為艾咪的死,美國國會於兩千年通過了Aimee’s Law,要每一個州將嚴重罪犯拘留在監獄中更長時間,不要隨便假釋。如果那一個州不這樣做,會苛扣他們的撥款。不過這樣的一條字義廣泛的法律一看就知道沒有什麼意義。今天太多團體,律師,專家為犯人權益伸張。

Click: 1120
About Us | Privacy Policy | Contact Us |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