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生活雜文

北美原住民問題
手機越來越聰明,人越來越笨
好萊塢黑名單事件
死刑與民意
惠妮‧休斯頓之死
兩個截然不同的歌星
對警察好一點,對壞人要同仇敵愾
一件罪案是怎麼發生的
杜魯多的拳賽-政治人物是怎樣產生的
年輕人的Entitlement觀念

韓裔家庭的悲劇

2016-01-24 00:40:57

生出一個杵逆的子女,可能是做為父母的最大不幸。最終再為這杵逆子女殺死,就絕對是不敢想像的終極惡運了。

但這類事件越來越多,特別是在移民家庭中。有一類年輕人對於自己的文化背景不認同,看輕自己的父母的文化,或是只因為他們英文說得不流利就輕視父母。在不講內涵的西方文化薰陶下,衝突就難免惡化了。

1987年十月上午,芝加哥一間乾洗店的女東主Yoon Myung( 譯音: 勇美容,英文名Elizabeth Suh)被人殺害。她是在自己的一間乾洗店內遭人殺害,身中37刀。警察隨即也到她的家,發現房中東西都被翻亂。最奇特的是,她的一張相片被人倒置。說在韓國的文化,這是極大屈辱。表示有人不僅要殺她,還要羞辱她。

勇某1976年與丈夫帶著一兒一女移民到美國,由乾洗店起家。出事時已經開了多間分店,但勇某的丈夫兩年前因為胃癌去世。

當時警方認為勇某的女兒,18歲的凱薩琳Catherine是主要嫌疑人物。原因是她從進入青春期就非常反叛。勇某一家是天主教徒,但凱薩琳非常西化,自以為是那種的西化。穿著十分暴露,吸煙吸毒,又交了個西人男友,母親非常反對,因此經常爭吵,多次反面。

但凱薩琳有極好的「不在場證明」,她的男友羅勃奧杜班Robert O’Dubaine說她當天整個上午都跟他在一起。

母親去世後,凱薩琳的生活闊綽起來,她由母親的乾洗店及人壽保險,得到80萬美元現金。她買了一輛Jaguar跑車,又跟羅勃合買了一間夜總會,成立了一間叫做Princess的娛樂公司,自視為公主。從此她身上是名牌時裝,甚至開始吸古柯鹼。而羅勃也是衣裝光鮮,過上了上等人的生活,因此80萬元很快用完。母親去世後六年,凱薩琳又策劃殺死羅勃,以領取他的25萬元人壽保險。

當她母親遇害時,她的弟弟安德魯Andrew Suh只13歲。安德魯11歲時死了父親,在父親臨終時,他在父親的病榻前答應父親要照顧母親。這時他成了無父無母的孤兒,而凱薩琳就成為他的監護人。過去六年,他將凱薩琳及羅勃當做再生父母,而他也很爭氣,在學校功課很好,是籃球校隊,還得到四年的全額獎學金,到羅德島州的Providence College就讀。(曾經的全家福)

 

 

 

 

 

 

 

 

就在此時,24歲的姐姐告訴他,羅勃是殺死她母親的兇手,做為家庭的唯一男人,他有責任將羅勃殺死,為母親報仇。她又說羅勃經常打她,又把母親留下來的錢都揮霍光了等等。

安德魯心中十分矛盾,因為他一直視羅勃為再生父親,現在卻要他對羅勃下手。但姐姐一直以家庭榮譽威脅他,加上對母親去世的憤怒,他同意了。

1993年九月25日那天晚上,凱薩琳由外面打電話給羅勃,說自己的車壞了,要羅勃立即開車來接她。她安排安德魯事先躲在車房等羅勃,給了他一把槍,還說一定要開兩槍,打他的頭部,確定他已死。安德魯一早在車房等著,等羅勃出現,照姐姐的話向他的頭部開了兩槍。

這一次警方很快破案,因為警方取得了凱薩琳的電話記錄,知道她在遇害前致電羅勃。而純真的安德魯很快就什麼都招了。

審訊日子訂在一年後,凱薩琳只在拘留所住了一個月就交保候審。開槍的弟弟則不獲保釋。凱薩琳立即在芝加哥一座湖濱公寓租了一間豪華單位,跟鄰居說她叫做凱西亞Kasia Kane,是地產顧問,並且跟鄰居一個白人中年男子開始交往。

但在法庭開審前兩天,她就飛離美國本土。她以八千元賣了自己的Jaguar,用假名及假護照飛到夏威夷。這一次她叫自己蒂芬妮Tiffani Escada,兩個字都是她喜歡的名牌商品名。

以她的性格及精心打扮,她又很快結交到男友。這次是一個年輕的滑水教練Kelly Beck,他來自加州,也是自行車選手。他為蒂芬妮時髦的打扮及性感所吸引。蒂芬妮冒充自己是富有商人,她連駕照上面的名字都是Tiffani Escada。

認識一個多月,她就勸服Kelly搬到一間海邊的高級公寓,月租一千五百元,並以8,500美元買了一輛寶馬,準備安定下來。Kelly說她每天睡到快中午,起身後就查看自己的星座,然後一天時間就是逛街購物,逛農夫市場及看電視上的MTV及烹飪節目。要不就躺在沙灘上,此外她經常要Kelly送她昂貴的禮物。

一天晚上他出去買匹薩,回來時蒂芬妮非常緊張,甚至失常,立即出門走了,連粧都沒化,這使Kelly非常意外。中間一直打電話回來問他,有沒有人找她。第二天一早她回家,收拾了一個行李,還偷了他的3,000元現金,就消失了。

後來Kelly才知道,前一晚電視上播出了一個「美國通緝要犯」節目(America’s Most Wanted),說的就是她,還有她的相片,因此她才一時驚恐起來,感到草木皆兵。

未來六個星期沒人知道她躲在那裡,三月初,形容憔悴的凱薩琳走入檀香山的YWCA (女青年會) ,據說她當時沒穿鞋子,身上是骯髒的短褲及汗衫。住進去後,她想起了芝加哥的舊男友,打電話給他,對方勸她自首。

原來這男人一早已經由警方那裡知道她的底細,這時就通知警察,聯絡了檀香山的警察,將她逮捕。

警察見到她時,她非常落魄,但是她一張開口,就恢復了她的挑逗本性。她望住前來的警察,在話筒中對對方說:「他長得好帥呀.」

凱薩琳被押解回伊利諾州,在1995年十月被判謀殺罪成立,並被判終身監禁。最慘的是當時才21歲的安德魯,他被判刑100年,這一輩子都別想出來了。(下:姐弟兩人,誰善誰惡一眼就可以看出)

 

 

 

 

 

 

 

 

 

警方一直懷疑凱薩琳是殺害母親的主要疑兇,甚至羅勃也有參與,但一直苦無證據。後來凱薩琳策劃殺死了羅勃,這個謎團就永遠都無法解答。

凱薩琳至終都無悔意。法官宣判後要她向羅勃的家人(他母親及兩個姐妹)道別,她連對方都不看一眼。羅勃的家人說,他們一早就知道她不是好人,但不敢勸兒子,因為兒子是鬼迷心竅。

凱薩琳及安德魯的事跡成為美國電視台的專題報道,安德魯的事跡引起很多人同情,有人為他設立網頁,希望能為他爭取到提早出獄,得到好多美國及韓國社區的支持。而凱薩林就被形容為壞到骨子裡Bad to the Bone,這也是記錄片的名稱。而即使在獄中,凱薩琳都拒絕跟弟弟有任何連繫或通話,但安德魯就仍然本著血濃於血的原則,在訪問中說他仍然愛他的姐姐。

Click: 1378
About Us | Privacy Policy | Contact Us |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