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生活雜文

北美原住民問題
手機越來越聰明,人越來越笨
好萊塢黑名單事件
死刑與民意
惠妮‧休斯頓之死
兩個截然不同的歌星
對警察好一點,對壞人要同仇敵愾
一件罪案是怎麼發生的
杜魯多的拳賽-政治人物是怎樣產生的
年輕人的Entitlement觀念

一個原住民女子之死

2014-08-27 16:21:53

一個15歲的原住民女孩汀娜芳登Tina Fontaine,今年七月初搭乘巴士由沙省到緬尼托巴的溫尼泊,去見她失連的母親。一個多月後(一周前),她的屍體在溫尼泊的紅河岸邊被發現,屍體放在一個黑色塑膠袋裡,警方判定是謀殺案件。

任何時間,一個年輕少女被人謀殺都是一樁悲劇,何況是一個出生悲慘的少女。汀娜出生時她的母親才16歲,卻已有了一個三歲的兒子。在汀娜出生後一年,再生下一個女兒莎拉。之後她的母親因為嚴重酒癮,將三個孩子都交給丈夫芳登,但之後芳登得了淋巴癌,他將兩個女兒交給自己的姐姐塞瑪Thelma Favel扶養。當時他簽了一份協議,說這領養是暫時的,等到一天自己有能力了就會將女兒領回。

但很不幸的,芳登在2011年十月底去世。醫生原來告訴他,他只有四個月壽命,他卻在此時在一場爭鬥中被人打死了。

塞瑪自己有孩子,沒能力再多看顧兩個孩子,因此汀娜跟妹妹有一陣是住在寄養家庭裡。在原住民社區,像汀娜一樣遭遇的人很多,因為原住民社區的酗酒及毒癮現象非常嚴重。很多兒童不是沒有父母照顧,就是遭受家人虐待。過去兒童福利機構安排主流家庭收容印地安兒童,但原住民社區擔心自己的文化流失,因此以現金補償方式安排原住民家庭自己照顧。

汀娜在寄養家庭時多次逃家出走,今年初,塞瑪決定將汀娜及莎拉領回自己照顧,但這時汀娜意外的獲悉自己父親是被人打死的,而且獲悉重傷細節,情緒一下子失控,加上此時她與自己的母親有了連繫,因此決定去見母親,沒想到走上死亡之路。

汀娜的不幸不是一個因素造成,要解決也不是一個政策,一個膏藥就可以做到。在1999-2000年卑詩省(英屬哥倫比亞)發生養豬場東主Robert Pickton殘殺四十多名妓女案件時,當時就揭發了本國原住民婦女因為淪落為娼妓,或是因為染上毒癮,遭人殺害事件屢屢發生。據統計,原住民婦女雖然只佔本國人口4.3%,但卻佔了女性遇害人數裡的16%。在原住民人口較多的沙省,這比例更高到55%。

但是加國自由派傳媒又利用汀娜之死玩政治。他們認為,這是一個可以打擊政府的議題,因此公開要求哈珀總理Stephen Harper召開全國公聽會。自由派的專長就是大張旗鼓的舉行公聽會,好像開個會就有了辦法。哈珀回答目前這是一件刑事案,應當等待警方調查有了結果再說,但是傳媒就鍥而不捨,勢必要有一個公聽會。同時與自由黨黨魁賈斯汀‧杜魯多唱雙簧,以利用事件打擊保守黨政府。做法與美國傳媒利用黑人青年被警察打死事件一樣,弄得越大越好。

如果要徹底解決原住民的罪案,及社會問題,要整體的討論,最主要要由戒酒及戒毒做起。但是每次政府提出這方面解決辦法,就遭攻擊,因為這等於是要受害人自己負責。而自由派團體只有一個目標,就是要政府撥款解決。而召開公聽會的目的就是藉機攻擊政府,目的只不過拉弱勢的選票及支持,到頭來什麼也沒有解決。

舉一個例子,一年前安省北部一個原住民保留區Attawapiskat的酋長泰麗莎‧史賓西發起絕食抗議,原因是因為她的保留區居住環境惡劣,而與此同時她的同居丈夫被指貪污公款。她的絕食抗議後來獲得傳媒大力吹捧,及幾個反對黨支持,演變成為全國性的抗議行動:Idle No More,每一天的活動都是幾個主流大媒體吹捧的對象。結論不過是聯邦政府不顧原住民的死活。

但是今年四月,事情有了發展,史賓西的同居丈夫肯尼迪Clayton Kennedy被警方收押起訴,原來他真的貪污公款。原來在肯尼迪宣告破產之後,史賓西以聘請他管理保留區財務,每一天付給他850元的高額薪水達兩年之久。而同時這個保留區被發現多年來百分之八十的開支是沒有帳目,即使有帳目也令人涕笑皆非,好像買一個二手的壓冰機,(做冰球場用的),居然用了九萬六千元,熟這行的估計,一般一千元到頂了。而他們夫妻兩人一年收入25萬元(不須付稅)。

但是這一條新聞幾乎不見那些當初為Idle No More大吹大擂的媒體報導。

沒有一個政府,特別是像加拿大這樣的政府視人命如草芥,政府不過是要求原住民社區在財政上更具問責性,以達到真正改革的目的。保守黨上台後,就發現政府雖然每年付出77億元的巨額經費給全國600個原住民社區,及資助原住民生活,但卻見到保留區的環境惡劣,原住民生活在貧困之中,因此希望藉改善保留區的財政,讓每一分錢用得其所,而不是像現在這樣不明不白的不見了。

過去,對於原住民社區怎麼用錢,政府幾乎是無權過問。自哈珀總理上台後,希望原住民社區公開透明其財政,一直都受抵制,直到最近保守黨藉自己是多數黨,終於在國會通過一項「保留區財務透明」法案,迫使保留區公開帳目。盡管如此,亦只有兩成的保留區將帳目公開。結果在其中發現一些只有一百幾十人的保留區,酋長的年薪居然高過統領全國的總理,或是他們所在地區的省長。

舉例說,緬尼托巴省一個保留區Buffalo Point只有40名居民,但是酋長John Thunder的年薪高達12萬九千多元,而且無須繳稅,這就等於一般人20萬的年薪。

最離奇的是卑詩省一個只有80人的保留區,酋長去年的年薪高達91萬元以上,另外還有一萬六千元的報銷開支。而因為免稅,因此相當於160萬元的年薪。

當然這樣的新聞除了像太陽報一類的保守派傳媒報導及予以分析之外,多數傳媒都當做是一日新聞,不再多談。事實是,許多媒體藉此攻擊哈珀政府居心叵測,指責他欺負弱勢。而自由黨黨魁杜魯多已經聲言,一旦當選執政,會取消這一項法案。(August 26,2014)

後註: 果然在杜魯多當選後不到兩個月,他就宣布取消了要原住民社區開支透明的法律. (January 27, 2016)

 

相關文章:

 原住民寄宿學校真相

北美原住民問題

印地安人的Powwow

Click: 1816
About Us | Privacy Policy | Contact Us |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