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看板

時事看板一
時事看板二
時事看板 三
時事看板四
時事看板五
時事看板六
時事看板七
時事看板八
時事看板九
時事看板十

時事看板 86

2024-07-01 11:36:25

07/16/2024星期二

共和黨全國大會第二天的主題是Make America Safe Again,所以今晚的主講題目包括很多罪案受害者的家人。除此之外,主講的也包括很多川普在初選時的對手,這些包括前任駐聯合國大使海莉Nikki Haley,佛羅里達州長狄山塔斯 Ron DeSantas,印度商人Vivek Ramaswamy,此外川普時代的白宮發言人現在的阿肯色州長Sarah Huckabee Sanders,房屋部長Ben Carson等人。

川普又在今晚東部時間九點鐘,(當地時間八點鐘),跟副總統搭檔范思一起入場,照樣受到在場熱烈歡迎。也正好聽到十多位主講人士的演說。見到在場有代表像他一樣,在耳朵貼了白色繃帶,以表示支持。

海莉出場時受到不少代表的噓聲,但是她微笑繼續說,美國很多人或許不是100% 同意川普的立場,但是她願意跟他們溝通,爭取他們支持川普。並且說她強烈支持川普的競選。佛羅里達州長迪山塔斯演說時,譴責拜登政府每天造謠攻擊川普,抹黑他,又起訴他,要送他進監牢,現在又讓他遭到襲擊暗殺,所以是時候送拜登回到他的地下室,送川普進白宮。Ramaswamy 的演說受到最多掌聲,因為他慷慨激昂,內容又得到所有在場者共鳴,事實是每一位的演說都好,川普要多次起立為他們鼓掌。

受害家屬的演說都非常感動人,一個母親的15 歲兒子死於芬太奴,她多次流淚說,親眼見到芬太奴充斥街頭,充斥年輕人社交圈,拜登政府卻不聞不問,任由大量毒品從南面邊境流進美國;一個黑人退伍士兵沒有戰死於阿富汗戰場,回來後卻在紐約街頭被一群黑幫份子無故用刀刺死,他的母親今天在台上說:四名謀殺者本來已經被起訴,但是(曼哈頓)檢察官布萊格上台,重新規劃罪行,其中兩人居然即時被釋放。她說那些人原本都有案底,現在又被釋放,她痛罵這些不管罪案的檢察官,是讓社會不安全的罪魁禍首。(布萊格就是將川普帳目錯誤小罪,升格為重罪的檢察官。)還有就是被來自厄瓜多爾的非法入境者強姦殺害的馬里蘭州年輕母親的家人,他的兄弟及兩個姊妹都上台,攻擊拜登的邊境政策,說這樣不負責任的邊境政策,讓這母親的五個孩子沒有了母親。

每一晚都有二三十位演說者,因為限時只有五分鐘左右,所以每一個演講都非常精采,一點都不悶。意外發現,共和黨大會昨天還被所有美國電視台轉播,今天則只剩下CNN,Fox 等全新聞台轉播,而CNN 轉播時都帶批評,他們譏笑好像海莉,迪山塔斯這類人,前後不一致,以前估擊川普,現在又支持。又說Ramaswamy 好像煽動家,故意討好白人的價值觀。之後又請了他們的 fact check 專家出來說那些是謊言,例如強調現在美國罪案降低,是近年來最低,所以共和黨是製造虛假的現象,製造恐慌。只有民主黨相信罪案在下降。

 

07/16/2024星期二

川普遇襲後,民主黨內呼籲拜登退讓的呼聲沉寂了不到48 小時,現在這股勢力重新得到動力。主要還是因為更多民調結果,證實川普跟共和黨在七八個搖擺州持續領先,而且幅度加大。據紐約時報報導,說加州眾議員,以及正在角逐加州參議員席位的亞當謝夫Adam Schiff 星期六晚在紐約一項籌款晚會中對民主黨的捐款人說,如果拜登領導民主黨參選,他非常擔心民主黨會輸去十一月的總統選舉,不僅如此,還會輸掉參議院,甚至輸去奪回眾議院的機會。

過去兩天,民主黨見到川普在遇襲後,不僅對民調有幫助,更提升川普人氣。他們認識到繼續詆毀川普,不再是成功策略的保證。但是見到拜登昨晚在NBC 的訪問,拜登似乎有意持續原有的策略,許多民主黨人私下說,他們預期「推走」拜登的力量會更加大。

拜登的白宮仍然堅持,他是50 個州初選,一千四百萬民主黨選民選出的候選人,無人可以取代。較早時,民主黨為了迎合俄亥俄州的規定,必須在大選前85 天選出提名人的規定,那就是八月七日之前必須肯定,而民主黨的全國(提名)大會,卻要等到八月19-22 日才舉行,為了這個原因,民主黨全國委員會DNC 在一個多月前決定,在大會之前舉行一個early roll call,提早唱票,讓拜登在拜登在八月六日之前當選提名人。這表示在七月尾就要開始唱票(因為沒有大會,各州距離遙遠,所以需要較多時間)。

不過現在因為黨內有許多人仍然等待到DNC 大會時,換掉拜登,所以暗中推動,取消這early roll call 的計畫。據說昨日有20 名民主黨眾議員草擬信件,要黨中央取消這計畫。

其實俄亥俄州的共和黨州長Mike DeWine 已經接納民主黨的請求,在六月初將前述的規定改為65 天,這樣說,DNC 大會的時間絕對安全,這封信也就不用寫了,但是據說DNC 企圖暗中利用這題目,提前將拜登推舉出來,做成既成事實,所以這些議員才要寫這封信。

目前民主黨換掉拜登的最主要原因,不僅是因為他的年紀,最主要還是民調,昨天又有新的民調YouGov poll證實,川普跟共和黨在每一個搖擺州都領先:亞利桑那州:44%-37%,喬治亞州:44% - 40%,密西根:42% - 40%。內華達州:46% - 42%,北卡羅萊納州:44% - 40%,賓州:43% - 40%,這項調查顯示,拜登在民主黨內仍然得到堅定的支持,大約85-90% 的民主黨人會支持拜登,但是共和黨內支持川普的就高達90%-95%,此外最明顯是獨立選民,各州獨立選民支持川普的比支持拜登的平均多出15%。

另外維吉尼亞州當地民調,川普在這個州也領先拜登3%,拜登在上次大選在這個州以10% 差距的選票擊敗川普,所以上下逆差相當大。此外川普在威斯康辛州領先5%,賓州領先3%。如果十一月的選舉印證這些民調,民主黨就無法贏。最近幾次大選,民主黨有所謂的blue wall,就是以威斯康辛州,密西根,及賓州三個州圍堵共和黨,守住他們的地盤。現在這三個州都成為搖擺州,而且川普都占上風。

 

07/16/2024星期二

最新消息,美國祕密警察最近其實已經加強對川普的保安,原因是情報單位獲悉伊朗有計畫在大選前暗殺川普。

據來自兩個聯邦警探的消息說,因為這情報,秘密警察(聯邦特勤小組)已經加強對川普的保護。

如果這樣說,星期六的事更不應該發生,所以我有懷疑。但是對於伊朗想暗殺川普,我就一點都不懷疑。想想看以前川普對伊朗的箝制,讓他們幾乎破產。但是拜登一上台,就解放各種箝制,讓伊朗一夜間增加上千億美元的石油收入,及財產解凍。他們會不想在此時下手嗎?

當然星期六賓州的暗殺行動,是跟伊朗的計畫無關,這也是消息來源強調的。

消息也說,其實在川普於2020 年一月,下令暗殺伊朗革命衛隊的頭子索里曼尼 Qasem Soleimani 之後,伊朗已經有計畫暗殺川普作為報復,當時暗殺名單上還有美國國務卿龐培奧。

 

07/16/2024星期二

在川普遇襲之後一天半之內,拜登上電視說了三次話,都說民主、共和兩黨必須降低聲調,以減少暴力。但是他昨晚在NBC 的訪問中,完全見不到他這方面有任何誠意。當被問及這話題時,他還是很不高興的說,沒有人「監管」川普那邊的言論,好像只是針對他。

 

 

 

 

 

事實是在襲擊事件發生前的幾個月,我這裡都有拜登跟民主黨(以及媒體)對川普的惡毒攻奸言論,而且幾乎全部是造謠,歪曲,斷章取義,我當時就懷疑,這樣的攻擊下,當然會有一半的美國人痛恨川普,仇視川普。我也說過無數次,這是拜登一夥唯一的武器,而且拜登從2020 年大選開始就使用這技倆,除了共和黨從來沒有人揭穿他。

好像昨晚NBC 的主持Lester Holt 李斯特赫特問他:你是否也有責任,你在一次講話時,說要在川普身上放一個箭靶bullseye?拜登以狡辯的態度說:我當時的意思是 focus,要大家聚焦在川普的說話,他的政策會傷害(美國人)。誰都知道 bullseye 不可能被用來當作是 focus,赫特再一次問他:但是你用的是 bullseye,這時拜登居然回答:我沒有用瞄準 crosshairs。

這樣的人,你說他會有誠意?他自己一點錯都不承認,之後他就說:「你們應當注意他說的那些反民主的話,我沒有說我在當選後第一天就要做獨裁。我沒有拒絕接受選舉結果,我沒有說過選舉後一定會接受結果,除非對我有利。你不能只在贏的時候愛你的國家,那樣的話才是煽動性。所以我說要 focus 他說的話,跟他的想法。」

這些根本是狡辯,而且這位主持放過了他,川普說他從第一天就要做獨裁,完全是拜登跟媒體故意的斷章取義歪曲事實。但是他們一用再用,我聽到連媒體都在用這句謊言哄騙觀眾。而且川普說「只要選舉公平公正」,他就會接受,相信每一個選民都認同。但是到現在民主黨不僅拒絕投票支持「選舉時出示身分證」的議案,甚至誓言要反對到底。

之後赫特問他是否看過電視辯論的錄影,他說只看了一部分,因為「我就在現場,不必看」。之後反問:為什麼你們從來不問他說謊的事?他(在辯論時) 說了18-28 次謊言,證實的就有28次。(這是民主黨報紙紐約時報的說法。)

當問到他對川普遇襲時的想法時,他又是一連串攻擊川普的謊言:「我第一個反應就是,現在太多暴力,(謊言),我的意思是,上帝,太多暴力,不應當有政治暴力。我們到了一個地步,暴力太平常了,不是暗殺,舉例說,一月六日事件,攻擊首都,就是。另外,我參與競選,在2020 年初,我本來不要選的,因為剛剛失去一個兒子,我不想的,但是見到Charlottesville 的事件,見到有人從樹林裡出現,舉著火把,納粹十字,伴隨著三K 黨人,一個年輕女人遇害了,我是旁觀者,但是川普卻在被問到這事時,說兩邊都有很好的人。」他還加強語氣說:完全不可以原諒,零容忍。

這件事一開始就是拜登歪曲川普的話,而且已經被他們左媒Snopes 正式駁斥。但是他還是要再重複,而主持人也沒有反駁他。

問到他對秘密警察是否仍然信任,他說:「我感到安全,…等下一次你來問我我們應當談的問題。真正的問題。」這是駁斥主持人問他的問題都是廢話。現在他對最親民主黨的媒體都不給好臉色了。對方只問了他一小部份讓他難以回答的問他,他就翻臉了。想想看,川普跟共和黨人面對的每一個問題都是敵意的,仇視的。

赫特問他,是否會在九月跟川普進行第二次電視辯論,語氣懷疑他是否願意再來一次。拜登就強調,他第一次電視辯論失敗是意外:那是一次壞的晚上,我生病了,我搞砸了。之後就說:我現在一直在(進行競選),你們在哪裡(沒看見)?辯論後我已經進行22 次的活動,跟幾千人見面,我一直在(活動)。

他還問對方,你們為什麼不去問(川普),他的副總統人選范思 J. D. Vance 以前說的有關川普的話。他說:「去問他呀,他以前說川普甚麼話。你們幹甚麼去了?Come on man!。」

這就是拜登對「減少暴力」的反應,他根本不承認自己有錯,他會繼續攻擊川普,我相信這次訪問跟上次ABC 的訪問一樣,對他一點幫助都沒有。據說川普已經修改了他在星期四的演講內容,要美國人團結起來。如果他這樣做,他會上升到雷根,林肯一樣的地位。現在川普的民調支持還在上升,(雖然主流民調在這方面繼續很含蓄。)對比拜登,他還會一路下滑。

很多民主黨人已經公開認輸了,說拜登會將美國民主黨這條船沉下去。

 

07/16/2024星期二

上星期六川普被襲擊事件中,更多現場錄影出現,不僅有人拍到那兇徒在屋頂上變換姿勢的清楚畫面,還見到好多人在圍觀,可見見到的人不少,那是射擊發生前一分26 秒,有足夠時間阻止事件發生。而警方居然沒有動作。

在場人士說,他們通知了一個在場的警察,而他只是跑來跑去,沒有跟蹤這消息。據說聯邦調查局的調查人員已經查問了當天在場的警察,特別是那一位「在現場」的警察,據說很多警察對他都很不滿。

另外,對於新聞報導的,說祕密警察單位責怪是地方警察單位沒有盡到「事先檢查附近現場」的責任,繼續聽到有相關人士說,在這類情況,秘密警察只檢查「場內」安全,而場外的安全檢查則由地方警察負責。這說法已經引起當地(賓州Butler County) 警方的不滿。不過秘密警察昨日宣稱,他們沒有推諉責任,USSS 並且在X 上發布聲明說,「非常感激地方警察的合作,及勇敢行為。所有有關(本單位)對地方警察單位不滿的報導,是不確實的。」看來官官相護的立場已經很明顯。

警方(祕密警察)這樣的疏忽職責,如果是在其他國家,特別是亞洲,負責人早就辭職了。但是祕密警察的頭子Kimberly Cheatle 齊托昨日在ABC 的訪問中,承認最終責任在她身上,但說要等待最後調查結果,又說她會留任,調查剛剛開始,她就說自己會留任了。基於拜登從未開除過一個官員,即使是阿富汗撤軍在全世界人面前出醜,他都沒有開除過一個人,看來齊托的職務還是很保險。(下圖:齊托)

 

 

 

 

 

以前說過,齊托在拜登任副總統期間,是拜登夫人吉爾的保安,而在拜登上台後,吉爾的首席助理柏奈爾Anthony Bernal 大力推薦提升她做這職位。

事實上,共和黨對於USSS 的保安做法早已不滿,多次提出申請要增加保安人員,最後在五月份甚至提出書面要求,但是都得不到滿意回復。此外有消息報導,負責保安的祕密警察也曾經對上級提出建議,說目前對於川普的保安不足,要求增加人手,也都沒有回應。

秘密警察單位屬於國土安全部門,也就是主管邊界安全的單位DHS,大家已經見到祂們在過去幾年多麼的無能,苟且。目前美國司法部,聯調局,國土安全部都明顯只忠心於民主黨及拜登,很多人不相信到最後會有具體結果。目前聽到聯調局發出的警告是:擔心有人因為對事件不滿,做出報復行動。可見他們還是擔心川普支持者,多於擔心任何人。

 

07/16/2024星期二

世界第一富豪瑪斯克 Elon Musk 終於站出來了,他在昨天宣布會立即開始捐款,每個月四千五百萬元給支持川普當選的一個 PAC (America PAC)。

 

 

 

 

 

瑪斯克過去一再表示,他不支持川普的競選,雖然在很多議題上,他都支持川普跟共和黨的立場,這些包括阻止非法移民入境,以及選舉公平。但是自從川普在星期六遇襲受傷之後,瑪斯克就在 X 上面表示自己支持川普競選的立場。昨天他雖然沒有出席共和黨在威斯康辛州的大會,卻在網上表達了立場。

America PAC 是在上個月才由瑪斯克的一班在科技界,及財經界的朋友支持下成立,他們在此之前已經捐出660 萬元給川普。這個PAC 據說將幫助共和黨在搖擺州登記選民,以及推動提早投票,對抗民主黨的慣伎。

瑪斯克目前是全世界第一首富,估計財產兩千五百億元。他承諾的每個月4,500 萬元的捐款,是到目前為止最高捐款數字。在此之前最大捐款數字是由銀行家Thomas Mellon 的家族(後裔)捐出,已經捐出五千萬元給支持川普的一個super PAC。

對比左傾大鱷索羅斯George Soros 雖然資產總值只有65 億美元,他的富豪排名一年之內由156 位降低到409位。但是這麼多年卻捐出320 億美元給他的左傾集團「開放門戶」Open Society 基金,在全世界策動反美,反保守派立場的運動,並且資助美國左派律師在十幾個大城市當選檢察官,破壞美國的和平。希望瑪斯克未來能跟索羅斯對抗,阻止對方邪惡的作為。

 

07/15/2024星期一

川普今天晚上在密爾瓦基舉辦的共和黨全國大會出現,他的耳朵明顯見到有紗布包裹,他出現時受到在場將近一萬人的起立歡呼,掌聲及歡呼聲持續許久。很多人都眼中帶淚。

 

 

 

 

 

 

川普今晚沒有講話,預料他會在星期四大會最後一天發表演說。

今天下午各州唱名,宣布將自己州分的代表票投給他,當輪到佛羅里達州時,由他的次子 Eric Trump  宣布,剛好得到足夠的1,215 票,就停止唱票。之後川普就在網上宣布,他已決定選擇俄亥俄州的參議員范思J. D. Vance 為副總統競選搭檔。

川普抵達後,今晚的演說進入重頭戲,包括名模及歌星Amber Rose,以及美國運輸工會主席Sean O’Brien等。他們的演說非常精采,也帶動全場氣氛。對政治有興趣的人,都應當找出他們的演講看看。

今日川普雖然沒有演說,但是他的出現一直都是眾目焦點。每當台上的人提及他,群眾就會發出歡呼,一度群眾歡呼:We love Trump!,還有一次發出的呼聲是:Fight,Fight,Fight!這是川普在星期六遇襲後,站起來時向群眾發出的呼聲。

有左派媒體譴責川普不應當高喊:Fight,說是無補於目前需要的政治和平氣氛,事實是很多川普支持者都認為他那天堅持站起來,伸出拳頭示眾是勇氣跟毅力的表示。如果他只是跟著祕密警察離去,就會被視作是軟弱。而他舉起拳頭的畫面,已經成為那天他大難不死的象徵,甚至被比喻作好像鳳凰浴火重生的標誌。

川普今天跟家人,以及多位親信坐在一起,包括眾議院議長江森Mike Johnson,副總統候選人范思,佛羅里達眾議員Byron Donalds,以及離開Fox News 的塔克卡森 Tucker Carlson。下圖:川普的左邊是塔克卡森,右邊是范思跟江森。後面是家人:兩個兒子,媳婦Lara Trump,女兒Tiffany,及她的夫婿。可以見到川普的耳朵被包裹了紗布。

 

 

 

 

 

 

 

 

今晚沒有出現的是大女兒伊凡卡夫婦,妻子梅蘭妮雅,及小兒子Barron,預料他們都會在最後一天當川普接受提名的演說時出席。

 

07/15/2024星期一

「自知之明」是一個可貴的性格,這性格不僅討人喜歡,也可以避免麻煩。今天美國最左的電台MSNBC,將他們早晨的王牌節目Morning Joe 臨時給「掐」了。將那四小時時間用來重播他們母台NBC 在星期六川普遇襲時製作的現場新聞節目。

很多人或許知道,Morning Joe 是拜登最喜歡的節目,因為是95% 的時間用來罵川普的,但也擁有其固定觀眾。現在公司通知你,今天不用上班,我們會用來重播舊新聞,這是多大的屈辱。(下圖是 Morning Joe 跟與他共同主持節目的妻子 Mika。)

 

 

 

 

 

 

據CNN 報導,NBC 這樣做是擔心,這個反川普節目會在今天(周末後的第一天),不論是主持或者是評論員,說出「不適當」的話,給公司帶來麻煩。

所謂不適當,大家可以猜到,怕他們「高興過頭」,又或是「感到遺憾」,這些都會讓他們帶來大麻煩。因為是新聞現場節目,怕說出口後收不回來。

前面舉過例子,一個民主黨眾議員的手下,就在網上說了:「我不是贊成暴力,但是請你練習好射擊,下次瞄的準一點。」還有一個民主黨捐款人的秘書在電郵中通告媒體友人,川普遇襲事件,可能是他們自己製造的。這些話如果是在節目中說出來,會帶來多大麻煩,最可能的是讓民主黨受人反感,對拜登反而沒幫助。

MSNBC 都知道,這節目的觀眾的心態,都是希望川普凶多吉少,過了一個周末回來,一定希望聽到同好說的話,而這些話都不是應當在空中說出來的。

知道這狀況,可以想見這些人多麼變態。

這節目主持人Joe Scarborough 立場極端,而且說話完全不負責任。前一陣他說:如果川普再度當選,他會處死一些將軍,處死一些媒體人,沒有人安全…等等。說這種話的人是甚麼水準,聽的人又是甚麼水準。難怪他的節目拜登每天必聽。

Scarborough 星期日在 X 上發表推文,說他反對所有政治暴力行為,並感謝上帝讓川普安全,同時為死傷者祈禱。他同時說也為 Gabby Giffords,Steve Scalise,以及佩洛西的丈夫Paul Pelosi 祈禱。但其實,只有共和黨的Scalise 是真正受到政治暴力,襲擊他的兇徒是專門到共和黨眾議員打棒球的場地,說要殺死最多共和黨員,結果他受到嚴重槍傷,多個器官及骨骼受傷,要接受好幾次手術才活命。同一事件還有三位共和黨議員受傷,而另外兩位民主黨人,他們都是被有精神病問題的人襲擊,說是政治襲擊是牽強附會。(拜登每次提到川普遇襲事件,也用來跟上述幾件意外相提並論,這些人是同一個思維,混淆視聽。)

 

07/15/2024星期一

川普在今天在共和黨全國代表大會第一天,剛剛獲得各州唱名期間,獲得足夠代表票數之後,即時在社交網路 Truth Social 上宣布,已經選擇俄亥俄州參議員范思 J. D. Vance 為副總統搭檔。

范思只有39 歲,而且是第一任參議員,2020 年才被選出。他在2016 年時曾經公開反對川普競選總統,甚至宣稱自己是 Never-Trumper,但是之後他改變立場,說當時以為川普不會是好總統,但後來證實川普是好總統,他立場改變,成為川普忠實擁護者。(下圖:共和黨推出的最新競選海報。)

 

 

 

 

 

 

范思出生於俄亥俄州的小鎮,從小父親就離家出走,而母親又酗酒及吸毒,他多數時間是由外祖父母扶養。他剛剛成年就加入海軍陸戰隊,參加伊拉克戰爭,四年後回國,以退伍軍人獎學金先後就讀俄亥俄州立大學,並取得耶魯大學法律學位。後來遷居到舊金山,在這裡加入PayPal 創始人Peter Thiel 的公司,賺到人生第一桶金。而且受到 Thiel 器重。他在2020年競選參議員時,Thiel 還捐款資助。而他以一個新人身分角逐參議員,也是得到川普的支持才提高知名度,取得勝利,當時他公開向川普道歉,說過去對他不了解。

范思不僅事業有成,他在2016 年出版的傳記 Hillbilly Elegy (鄉下人的哀歌) 陳述自己在俄亥俄,以及(外祖父母居住的) 肯達基的生長環境,文筆跟內容都贏得大批讀者,長居紐約時報跟亞馬遜暢銷書排行榜第一位數月之久,也為他贏得很多年輕擁躉。書中陳述他的艱苦生長環境,但是充滿每一個人都有機會遇到的成功的機遇。書中很多辛酸內容,包括陪伴他母親與毒癮掙扎,一度也一起吸毒,甚至要偷竊度日,每一天都是一場爭戰。不過他的思想也在成長途中成形,使他由一個堅決民主黨變成堅決共和黨。例如當他在雜貨店打工時,見到那些每隔幾天用糧食券或是社會福利金換取食品的人,都拿著手機打電話,而他自己卻連手機都買不起,對於美國的福利計劃就存在改革的意念。這本書後來由著名導演Ron Howard(2020)拍成電影,由Amy Adams,Glenn Close,Gabriel Basso 等人主演,(很難得這樣一本勵志書籍,會如此受歡迎。)(下:范思今天偕同妻子一起出席共和黨全國大會,並接受提名。)

 

 

 

 

 

 

范思是俄亥俄州人,這個州過去是搖擺州,但近來已經是肯定的紅州,所以川普純粹以能力及實力做的選擇,而不是為了爭取這一州的選舉人票。據稱川普經過第一任副總統彭斯 Mike Pence 的背叛,除了選擇能力,(必須第一天就能承擔總統的任務),同時必須忠心。最重要的是,他的故事最足以代表一個努力的,自力更生的美國人的成功故事。同時用他來代表「社會上被遺忘的族群」。

范思支持川普的全部政綱,包括美國第一,以及在烏克蘭戰爭的立場,據稱他對於烏克蘭戰爭的立場比川普明顯,反對投資更多資源。

范思的妻子也是耶魯大學畢業的律師,並擁有英國劍橋大學學位,是美國出生的印度人後裔,第二代移民。他們在2014 年結婚,有三個孩子,她今天跟范思一起在共和黨大會中露面。

 

07/15/2024星期一

我以為川普的暗殺事件,會讓拜登找到台階下來,退出競選,但是他沒有,這證明他真的是要以老殘之軀作戰到底。他有甚麼把握可以取勝?如果不是認為他的作弊方式可以再度讓他獲勝一次。

自從川普遭到暗殺企圖,拜登已經公開說話三次,我見到每一次的新聞報導,都摘要他的話,以證明他在企圖「團結美國人」,好像他在昨晚說的:美國同胞們,今晚我要強調我們需要降低我們的聲調,記得,不論我們彼此不同意,我們都不是敵人。我們是鄰居,是朋友,同事,同胞,最重要的,我們都是美國人,必須站在一起。

 

 

 

 

 

這句話被所有電視新聞引用,聽了好像說都是共和黨在「升高聲調」,製造仇恨,暴力。事實是,拜登從來沒有團結美國人,他從 2021 年一月之後的每一次重要演講都說:我們現在面臨最嚴重的安全威脅,來自於國內;我們現在面對的白人至上主義的威脅,是美國最大的危險。他指責 MAGA (川普支持者) 是挑起族群仇恨的一群人,之後他下令司法部整肅MAGA份子,這些包括教育局開會時有反對意見的學生家長,在墮胎診所前和平示威的教徒家庭,以及在南面邊境阻止非法移民入境的邊界警察。之後將全國一半人口視作是美國的敵人。這些我從他就職第一天開始都有紀錄。

自從(去年) 2024 選戰開始,拜登的用詞更為激烈,上星期在密西根對工會的演講,他將川普比做是美國最大危險的威脅,他說:「川普是美國這國家的最大威脅,他自己說如果他不當選,美國就會血流成河bloodbath,如果他贏了,第一天就會開始做獨裁,我們不能讓那成為事實,除非我死了over my dead body。」

這裡面「血流成河」,「第一天開始就做獨裁」都是栽贓,川普再愚蠢都不會說這樣的話,但是民主黨裡都是斷章取義,掐頭去尾的專家,他們可以故意的將謊話重複又重複,這幾天(在川普遇襲後) 居然聽到ABC,CNN 等大電台的著名主持也這樣說,用以證明共和黨才是「升高仇恨言論的」一方,你怎麼對付他們?

拜登說「我們都必須降低聲調」,他會嗎?因為他除了痛罵川普,栽贓川普,他根本沒有足以炫耀的政績。你去街頭問人,三分之二的人認可川普的政績。所以現在民主黨的主要政綱就是攻擊川普。你任何時間到主流媒體去看,他們都是攻擊川普34 項定罪,強姦女人,一月六日事件破壞民主,他會做獨裁,他是希特勒,他會整肅所有的機構跟雇員,阻止婦女對自己的身體作主,是一個變態的說謊家,反社會精神病患 psychopath and sociopath,剛剛出版的左翼政論刊物 New Republic 就將川普畫成希特勒做封面。大標題是:美國的法西斯將是甚麼樣子?

 

事實是,民主黨將川普比做希特勒已經好多年了,華盛頓郵報去年底(12月20日) 的一篇社論是這樣的標題:「你可以將川普比做希特勒,我絕對不會阻止你」,裡面引用的就是,川普自己說他第一天就要做獨裁,同時引用那個 Project 2025,說他上台就會撤換所有聯邦機構跟公務員。這個說詞的意思是:川普必須保留目前所有忠於民主黨的政府公務員,否則他就是希特勒。

如果將川普比做希特勒,你跟老百姓說「消除他」就不離譜了。民主黨前任眾議院議長佩洛西Nancy Pelosi 剛剛在 MSNBC 上面說:川普是一個專制獨裁 authoritarian autocrat,我們必須抗爭保護我們的自由,對抗 MAGA,…他必須被阻止 must be stopped,他不可以做總統。

民主黨在紐約選出的眾議員Dan Goldman 說得更露骨,他在今年「一月六日」的日子對 MSNBC 的沙琪 Jen Psaki (拜登前任發言人)說:這個人不僅要阻止他接近任何公職,他必須被消滅掉 eliminated。這「消滅掉」是甚麼意思?共和黨說過這樣的話嗎?他還不是名不見經傳的偏激議員,他是負責彈劾川普時的首席律師。還有MSNBC 的名主持Joy Reid 也在上周於網路發布視頻,說她誓言將「希特勒」驅逐於白宮之外。

其實沒有一個民主黨人的言論激烈過拜登自己,最近聽他的演講,每一句話都是:「這個人(川普)是被定罪34 項的罪犯,他是被女人指控的強姦犯,他付錢給色情女星,他宣告破產六次,甚至連賭場都宣告破產…有誰開賭館會破產的?他是一個loser,他不承認選舉結果,要地方檢察官非法幫他找出一萬一千張選票…他說為國犧牲的士兵都是傻瓜跟失敗者,他叫普京去攻打我們的盟邦,他說如果他輸了,全國就會血流成河,如果他當選我們就沒有民主,沒有憲法…除非我死了。」這一大串話已經成為他每次演說的例行內容。

你說他會照著自己說的話,降低聲調?不說這些他能說甚麼?

根據紐約時報報導,拜登在上星期本月八號在一次籌款晚會中對捐款人說:「川普是本國的真正威脅,這不是誇張,他是自由的威脅,民主的威脅,我不會讓川普摧毀美國,現在是時候將他當作箭靶 put Trump in the bullseye。」那些聽了這句話的人會怎麼想。

在川普被暗殺的子彈打到滿面是血之後,民主黨眾議員 Bennie Thompson 手下的一個 Field Director在網上發布推文說:「我不贊同暴力,但是希望你去上課改進射擊,下次射的準一點。」這位湯普森也不是等閒人物,他是調查一月六日的眾議院委員會主席。他說已將這職員開除。還有一個民主黨捐款大戶 Reid Hoffman 的主要顧問 Dmitri Mehlhorn,他就發出電郵給(友好的) 媒體,叫他們不妨考慮說,這場暗殺行動有可能是「共和黨自己製造的」,裡面說,這樣的行為在美國不多見,但是在第三世界等其他國家,特別是俄羅斯,是平常事。

這些事證明了,即使川普幾乎要被殺死了,民主黨都不會放過他。他永遠是他們的箭靶,死都不放手。

我不認為,星期六在賓州 Butler 企圖暗殺川普的 Thomas Crooks 是聽了拜登的一席話而進行槍擊行動,但是無可否認,目前在美國每一天幾乎24 小時充斥在電視,新聞,網路媒體的聲音都是類似的攻擊川普的內容。所有談話節目,訪問,清談,都是類似的謾罵,嘲笑,攻擊,這樣的環境,隨時會引起那些有勇無謀的人,血脈噴張的人,想為自己成名立萬的人去針對川普。

現在拜登違背他自己黨內的意思,堅決競選,表示他會繼續全力對付川普,這是他認為通向成功的唯一的一條路。

 

07/15/2024星期一

川普的好消息不斷有來,佛羅里達法官坎農 Aileen Cannon 今天宣布撤銷了川普的「私藏文件」案件,因為這件案子的檢控官史密斯 Jack Smith 的任命,違反了憲法中的「任命條款」。川普在這件案件中,被起訴 40 項罪名,現在全部被撤銷,不過預料史密斯會向聯邦巡迴上訴法院上訴。不過就不可能在大選前有任何進展。(下圖左,法官坎農,右圖檢控官史密斯。)

)

 

 

 

 

 

坎農是在93 頁的裁決中陳述理由,稱:史密斯的任命不是依照美國的傳統方式,史密斯是一個普通公民,但是(司法部長)給了他一個檢控官的全部權力及經費,並且過程中毫無監督及審核。

簡單而言,史密斯並非司法部中的檢控官,並非經由正式的(總統)任命,以及經由參議院認可的程序。他充其量是一個普通公民,由司法部長嘉蘭Merrick Garland 啟用,(他當時是國際法庭的一名律師),而給予無限量的經費及權力,而且可以不受任何監控。而美國有數十位合資格的,經由參議院認可的聯邦檢察官可以挑選。

美國憲法官定,任命檢察官必須經由總統任命的人選,並且經由參議院批准的程序。聽到有法律界人士說,這等於到WalMart 去找一個人來起訴美國前總統,以及可能的未來總統。

共和黨人指出,嘉蘭所以啟用史密斯是因為他是一個「打手」式的檢控官,過去經常起訴看不順眼的政府官員,雖然後來都被高等法院,甚至最高法院推翻,但是過程中可以達到他們的預期目的。

在上個月底有關是否撤銷此案的聽審中,坎農曾經確認史密斯在進行對川普的調查期間,就是由2022 年十一月起,到去年三月之間,已經用了一千萬元,去年三月之後還未計算在內。這些都是納稅人的錢,坎農詢問:如果這任命未經過國會批准,這筆錢哪裡來的?

川普在這件案件中,被起訴將政府機密文件帶回家,FBI 在調查期間派遣武裝警察到川普家中搜索,並且將文件攤開在地上拍照,供媒體使用。起訴書中說川普揭露了國家機密,竄改文件等等,但是沒有說明哪一件文件被公開,被竄改,或是遺失了,(因為沒有)。

事實是,過程中史密斯承認他們「竄改」了文件目錄,導致坎農一度延遲審訊過程。

已經聽到民主黨跟主媒攻擊說,坎農是川普任命,所以這裁決不公平,並且一直都要求撤換。但是他們對於曼哈頓民主黨檢察官布萊格 Alvin Bragg 起訴川普,又挑選一個沒有正式法官身分的法官馬向Juan Merchan 主審,而馬向跟他的女兒都是民主黨的捐款人,或是幫助民主黨募款的雇員,就認為非常合理,到現在都用布萊格跟馬向的裁決作為競選宣傳內容。

史密斯共起訴川普兩件案件,另一件是有關干預選舉及一月六日事件,將在華盛頓進行,如果他的任命不合法,那一件也將受影響,不過那一件的法官 Tanya Chutkin 是奧巴馬任命,非常左傾,預料她不會跟著這樣做。(不過那件案子原訂於三月開庭,也因為等待最高法院有關總統特權的裁決,以及後來的裁決,無限期延期。)

拜登總統也牽涉到攜帶機密文件回家,而且他是在參議員及副總統時這樣做,而參議員及副總統都沒有權利將機密文件帶回家,此外他還非法向一位作家洩露內容,但是調查他的檢控官赫爾 Robert Hur 就只寫了報告,說他年老,記憶力差,所以可能被陪審團同情,不起訴他。那份報告引起了對拜登健康的懷疑,也使到赫爾受到民主黨攻擊。而赫爾是經過正式任命及批准的聯邦檢控官。

事實是,有人指出當初調查川普通俄的獨立調查員穆勒Robert Mueller 也不是聯邦檢察官,也未經參議員任命,他是由當時的聯邦調查局局長康米James Comey,一個反川普的共和黨人任命,對川普進行調查。他在兩年內用了三千兩百萬元。

目前川普除了華盛頓的案件,還有喬治亞州的干預選舉案件,那案子也因為地方檢察官濫權,(任命男友律師作檢控官),而自己受到調查而拖延。

 

07/14/2024星期日

很少回應陰謀論,但是這次美國秘密警察(特勤小組)的疏忽職責太明顯,事後又全無解釋,甚至企圖瞞混,就無法不讓人嘆息。長此下去很快再有一個九一一事件發生。這次川普「僅差一寸」就命喪黃泉,真是托老天爺之福。

越來越多曾在祕密警察單位服務的人出來指證,在這樣一項龐大活動中,居然沒有事先防範150 碼之外的屋頂,是無法解釋的疏忽。這些人指出,現代的半自動步槍如此精準,在同樣環境下,基本的防範範圍是一千碼之內都要檢查。何況在場的是一位前任總統跟下屆總統的候選人。(下圖右邊大國旗下面,是川普的演講台,左邊有一排排白色建築的屋頂,槍手就是在最接近會場的屋頂上發射。他是怎麼上去的?而且好像是入無人之地,活動自如。)

 

 

 

 

 

 

 

秘密警察沒有出席昨晚午夜的記者會,而是由聯邦調查局FBI 跟賓州當地警方聯合舉行,今天祕密警察單位自己舉行記者會時,居然甚麼也沒有回答,當記者多次問到上面說的最重要問題時,特勤小組發言人Anthony Guglielmi 居然推諉到地方警察單位,他們說:「他們是跟地方警察單位合作,維持保安,而地方警察負責屋頂上的狙擊手的威脅。」由於他們是分開召開記者會,記者得到這答案,當場無法再去詢問地方警察單位。

後來事發地點 Butler County 的地方檢察官 Richard Goldinger 申辯說,他的辦公室只是負責緊急應變單位小組的工作,提供四名狙擊手,及四名緊急反應小組人員。至於場外的保安都是聯邦特勤小組(祕密警察)負責。

其實不是要幫誰,這樣重要的事有得推的嗎?最可笑是當天,當川普開始講話後,很多不是在場中央的群眾見到不遠處的屋頂,有一個男子在屋頂之間跳來跳去,而且見到他拿著一把步槍,其中一個男子Michael Difrischia 當時拍了錄影。另一位在場的川普支持者Greg Smith 也見到了,他還對在場的警察說:上面有人,他還有槍。之後見到警察跑來跑去,不知道該做甚麼。之後就聽到槍聲。(其中Greg Smith 還接受了英國BBC 的訪問,將當時事實陳述。)

Michael Difrischia拍到槍手趴在屋頂瞄準的相片,他這些視頻後來交給娛樂台TMZ,所以這些都記錄有案。你說這是甚麼樣的保安?(下圖是Difrischia 的錄影帶拍得兇徒射擊時的畫面,可見保安的疏忽。)

 

 

 

 

 

 

 

現在問題是,受傷的(幾乎死去的)是川普,是共和黨人,見到主媒根本沒興趣追了。

事發後大家都見到幾位秘密警察很機警的跑到台上去扶起川普,同時用自己的身體包圍川普,形成人盾。所以大家都稱讚他們非常盡責,也非常勇敢。但是這裡說的不是在現場的特勤人員,而說的是事先的防範及策劃,這一方面非常疏忽,到了不負責任的地步。

而且仔細審視現場錄影帶,發現那兩位女警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做甚麼,因為他們大聲問:我們要做甚麼?另外有人見到他們將手槍放在後面褲袋,如果有人要搶去做壞事,這是做警察的基本防範之心都沒有。

後來那個兇徒是在發射八發子彈之後,才被警方的狙擊手射殺。但是現在聽說這些狙擊手也不是特勤組的,而是地方警察。

聽到很多曾在祕密警察單位工作的人指出,目前的特勤組跟過去大不相同,拜登上台後的任命全是依照 DEI (多元,平等,包容) 的原則,因此任命了一位女性局長 Kimberly Cheatle,她曾經是拜登任副總統時,副總統夫人吉爾的的隨身保安。據說她是經由吉爾的高級助理柏奈爾Anthony Bernal 的大力推薦而得到這位置。今天見到他們的記者會,幾個人推來推去,什麼也沒說,如果我是記者,根據他們說的話,根本寫不出一篇報導。

再這樣下去,美國遲早被DEI 害死。

還有,現在每個機構都添置了無人機,幫助保安防範工作,但是那天都沒見到,只見到,川普遇襲之後才出現一架直升機。

最後,我們都知道,美國的 FBI 聯邦調查局已經變成民主黨心腹,這裡舉過例子,他們用民主黨以及希拉里製造的假資料,申請竊聽許可,調查川普多年,還用計陷害川普身邊的官員,一個個下獄。調查川普「私藏文件」時,居然派出持槍警員及裝甲車開到川普家裡。中央情報局 CIA 也曾在2020 年大選前,由51 位前後任官員聯名發出說謊信件,說亨特拜登的電腦是川普集團跟俄羅斯合作的假新聞;至於祕密警察我們也見到了,幫助亨特拜登隱瞞丟在垃圾桶中的手槍事件,隱瞞白宮發現的毒品事件,甚至在亨特拜登用白宮的信用卡付帳給俄羅斯的妓女時,急忙去幫他收拾(擦屁股)。你說他們會保護川普嗎?

川普遇襲後,拜登已經三度發表談話,見到所有電視台都轉播了,好像證明他在做事,在盡力保護川普,事實是,沒有聽到他講過一次這些保安問題。共和黨那邊說,因為要舉行全國代表大會,以及十一月大選越來越接近,指出川普的集會保安不夠嚴密,五月份就已經致函給祕密警察單位,要求加強警衛,但是一直沒有收到滿意回復。對方只說他們開過很多次會議,認為目前的保安已經足夠。RNC 覺得他們推諉,現在只有經由眾議院共和黨傳召他們去問話,但是會有用嗎?因為你可以處罰破壞行為,但是對於無能,你怎麼處罰?

而且,四月時當川普在紐約受審時,民主黨在眾議院的司法委員會影子主席 Bennie Thompson 就提出議案說,一旦川普被定罪,應當取消他的秘密警察保護權利,所以你知道,民主黨根本不在乎他的安全,甚至要他死。這位Thompson 就是民主黨主掌眾議院時,負責調查一月六日國會騷動事件的主席,不斷用納稅人的經費長年調查,目的就是要讓這事件成為每天的新聞。

好多人都認為,川普如果上台真的應當整頓這些機構,否則一敗塗地。但是他能嗎?現在他還沒當選,媒體已經每天都在叫囂,說他要大報復,要阻止他當選。這個 deep state 根深蒂固,好難搞。

 

07/14/2024星期日

昨天川普差一寸就沒命,很多人私下說,這粒子彈等於保送他進入白宮。支持民主黨的節目主持 Bill Maher 說,川普是世界上最幸運的(渾蛋),說拜登的災難性電視辯論,已經保送了他一半,現在又遭遇槍擊而不死。他甚至說當時川普伸出拳頭的表現似乎是「排演多次」,這語氣就充滿了酸溜溜。他還說:「他只是擦傷,別人卻替他死了,這是典型的川普。」引起台下觀眾發出反感的聲音。

另一個相關發展是,民主黨那邊突然間失去「撤換拜登」的動力。據說那些積極推動要拜登退出競選的集團,突然間沒有了胃口。拜登集團發出訊息,很有信心的說:(那股運動) 失去動力,結束了It’s over.。

據NBC 報導,一名民主黨策士說:本來大家都商量,怎麼跟那個老人說:你該讓位了,但是現在突然間難以啟齒。這件事好像烏雲,遮擋了太陽。

共和黨那邊則宣布,原定星期一展開的 RNC 全國代表大會日程不會改變,說不會讓一次槍擊事件改變原有計畫。

此外原來說自己沒接到邀請的,前任駐聯合國大使海莉 Nikki Haley 又接到了邀請,在大會中演說,她也已經接受。這顯示共和黨真的空前團結。

原來民主黨在共和黨大會舉行的地點,威斯康辛州密爾瓦基57 輛大巴士上,做了巨大廣告,上面都是川普的醜陋巨大畫像,以及大字寫著川普的罪狀,包括他被起訴的罪名,以及他任命的法官推翻墮胎裁決等等,要在共和黨全國代表大會期間,在全市巡迴做宣傳,現在全部取消了。(下面是民主黨的其中一個川普罪狀的巴士廣告,包括說他被定罪,取消了墮胎裁決,及任內失去了威斯康辛州八萬個工作機會。)

 

 

 

 

 

 

不過現在距離十一月選舉日還有130 天,甚麼事都可能發生。今天聽到親民主黨的媒體說,也許這是給拜登一個好機會,如果他好好處理這件意外,做得有風度,他的選戰有可能起死回生。此外川普對這件事的態度,也會影響他的支持度。

不過這件意外已經為川普爭取到很多同情跟支持。昨日在意外事件剛剛發生後,世界第一富豪瑪斯克就在 X 上發推文說:「我全力支持 fully endorse 川普競選,希望他盡快康復。」還附了一個川普遇襲的視頻。

瑪斯克剛在上星期捐款給一個支持川普競選的 America PAC,他在去年底還說,他不會捐款給任何一個候選人。之後他在捐款後還說,他不會支持任何一個候選人競選。現在明顯改變主意。

而今日,另外一個對沖基金大戶Bill Ackman 也發出推文說,他正式宣布支持川普競選formally endorse,他還在X 上面說,他已經做此決定一段日子,不過一直沒有公開,他說如果要解釋他為何支持川普,及拜登為何不適合繼續做總統,一個推文解釋不清楚,他會選擇時間再做說明,特別是反駁那些反對川普的人。不過簡短的說,他認為每一個人都應當在此時「挺身而出」。

 

07/14/2024星期日

企圖暗殺川普的青年只有20 歲,新聞中說他跟一個登記的共和黨人姓名年齡都相符,不過捐款(15元) 給一個左傾的民主黨捐款組織Progressive Turnout Project,這個 PAC 是為了爭取年輕人支持民主黨的候選人,所以很難說他是真正的共和黨人。但已經聽到主流媒體說:他可能是嫌川普的立場不夠保守。這一句話就將他歸類於極右派。

 

 

 

 

 

 

不管他是左傾還是保守派,民主黨近年來攻擊川普的言論肯定是助長仇恨,激發暴力的。否則民主黨也不會立即抽起所有競選宣傳。此外他使用的長槍是他父親合法購買,幸好這一次沒有聽到拜登跟媒體再度譴責是槍枝之禍。

聽到一個電台訪問到兇徒的中學同學,說他在學校總是一個人,沒有朋友,還說他每天都受到 bully 欺負。這讓我同情,這類人是近年來執行集體槍殺案的最主要的一個類別。我最恨在學校中 (或是任何地方) 排擠人的心態。很多人喜歡跟鋒頭人物靠攏,或是姿態高的組織小圈子,我叫他們是勢利眼,對於那些家境不好的,或是長相不好的,衣著不夠潮的,就受到排擠。這些人我最討厭。現代人口裡很會叫平等,但是說一套做一套。

至於集會中遇害的,也證實了是一個匹茲堡的退休消防員 Cory Comperatore,川普的忠實擁護者。他太太跟一個女兒在現場,他太太說他當時用身體掩護家人,自己卻中彈。下圖可以見到死傷者現場,左下角是死者的妻子(戴白色帽子者) 俯在他身上。站立的汗衫上都是血的男子,是一名醫院急診室醫生,也剛好在現場,他說見到死者腦部中彈,施救無術。上方也躺著 (趴著) 一個受傷男子,(只見到背面),不知傷勢如何。這相片是在川普離去後拍的,多數人已經在警察命令下離去。下圖右是剛過50 歲生日的死者Cory Comperatore 生前與妻子合影。

 

 

 

 

 

 

 

 

民主黨的賓州州長 Josh Shapiro 今天在記者會中指出,死者是一個愛護妻子跟兩個女兒的模範父親,每個星期上教堂,為了妻女犧牲自己,他全心全意支持川普,為了能參加這次大會而興奮,還在推特(X) 上公告親友,社區也都懷念他,該州為了紀念他,將下半旗一天。

現在共和黨在川普支持下,為死者發起眾籌 GoFundMe,到今天早上已經籌得超過一百萬元。川普女兒伊凡卡跟女婿捐出一萬元,歌星Kid Rock 捐出五萬元,Vivek Ramaswamy 捐出三萬元,保守派作家 Ben Shapiro 捐出一萬五千元,副總統熱門人選之一的 Doug Burgum 州長捐出兩千五百元。

這次見到現場畫面,最感動的是,當七八聲槍響,子彈橫飛之際,所有在場者除了低頭躲避子彈之外,幾乎都靜坐不動,我見到一個女人畫十字祈禱,直到川普被扶起站立,大家才起立歡呼,之後高喊:USA!,USA!。要知道五萬人的現場,如果大家雞飛狗跳,勢必一場混亂,踩死幾個人都不出奇。

這畫面重播了很多次,還聽到現場有女人尖叫,我懷疑是死者的妻子,後面還有多個重傷者,但是居然能夠這樣鎮定。所以說,川普的支持者真的是很有素質的一群人。絕對不是希拉里口裡說的:一籃子可恥的人。

 

07/13/2024星期六

聽說民主黨宣布抽起了,並停止播放所有的競選廣告,拜登也非常難得的,在聽到這次槍擊事件之後,漏夜從德拉瓦趕回白宮。聽白宮記者說,這是非常不尋常的現象,一來是周末,一來是夜晚。

據說共和黨在事件後攻擊拜登最近的言論,特別是最近拜登在一次演說中用的詞語:「川普是民主制度的敵人,現在是時候,將川普置於bullseye (標靶中心)。」等於要將他當作箭靶,說這是不負責任的攻擊言詞。(見到下面的拳頭嗎?川普在被帶到汽車前,上車前,還伸出拳頭,是他不屈服的象徵。)

 

 

 

 

 

 

幸好川普只是輕傷,已經在今晚九點鐘離開賓州匹茲堡的醫院。他是右耳上部被子彈穿過。拜登除了在電視上發表簡短聲明之外,還設法跟在醫院的川普通了電話,他們已經很長一段時間沒有講話,在上個月27 號的電視辯論時,兩人見面連招呼都不打。拜登在電視講話中並且親切的稱呼川普為Donald,不像過去總是叫他「那個人」,或是「我的前任」。

至於凶徒證實是當地居民,一個20 歲出頭的男子,但截至今晚 FBI 表示無法得知他的動機。至於凶徒的身分,FBI 在今晚午夜舉行的記者會中說,仍需要證實,未是時候公布。(下圖是祕密警察當場在集會現場高處,擊斃了對面屋頂上的兇徒,兇徒頭部見到血跡,警方說他身上沒有帶身分證明。)

 

 

 

 

 

 

至於不幸死於現場的川普支持者,是一個男子,見到現場的相片,有一個男人是醫院急診處的醫生,幫他急救已經回天乏術,說他腦部中彈,流出腦漿。FBI 說另兩名傷者也都是成年男性。

見到今日的發展,感覺到拜登會選擇這時機退出競選,一來知道自己無法贏了,二來有可能感到力不從心,因為今後他還能繼續像以前那樣攻擊川普嗎?另外我也相信,他在曼哈頓「掩口費」的案件,法官原訂於九月判刑,現在相信也不可能判刑了。

 

07/13/2024星期六

前面說道,媒體對這件事毫無反省的意味,不僅如此,聽到一間主媒(CBS) 說,現在最大的威脅是「報復行動」,居然說害怕川普的支持者會採取報復行動。這是從何而來。我在過去幾天都已經警覺到,民主黨跟媒體對川普的攻擊,到了無以復加的地步,心裡已經預見到這類事件始終難免。現在居然擔心共和黨反擊。

還聽到很多媒體指責共和黨將這事政治化,他們舉例說,已有多名共和黨議員說要調查,並暗示跟民主黨有關,甚至跟白宮有關,於是攻擊共和黨利用事件宣傳。

他們難道沒有見到民主黨最近幾天出現的公路邊大招牌,大大的川普相片,旁邊寫著:這人是34 項刑事罪被定罪的罪犯,這人自稱要做獨裁,這人居然要競選總統!請問共和黨有這樣做嗎?

剛剛在CNN 聽到一個共和黨人Scott Jennings 的看法跟我一樣,但是他們的主持人Wolf Blitzer居然反駁說:這事兩方面的人都有責任,還說川普也罵拜登是美國最糟糕 worst 的總統。這能跟民主黨的說詞相比嗎?川普每次都是將拜登做的事拿出來對比,好像通貨膨脹,邊界大開門戶,阿富汗撤軍導致全世界都在打仗等等。但是民主黨攻擊川普時,都是空洞的名詞,他們每次罵川普都是:川普是危險的人,他如果當選,美國就沒有民主,沒有民主選舉,這將是美國最後一次選舉;美國的憲法就會被摧毀,最高法院也是他的,他會做永久的獨裁,他是美國的希特勒,他會將所有移民都關到集中營,之後全部驅逐。他是黑幫,34 項罪名被定罪,是強姦犯,還有好幾項起訴等著他,他沒有一天為美國人做事,他完全為了自己。他一開口就是謊言,沒有一句話真實。這種人絕對,絕對,絕對不可以讓他再接近橢圓形辦公室一步。還有他的支持者MAGA 都是邪教追隨者,必須讓他們被洗腦,重新設置deprogram…還不要算上無數的謊言,這些都是我在過去幾天親耳聽見的。民主黨只要民調下降,就會升高對川普的攻擊,這樣的結果我早就預料到了。但是現在媒體又幫著撇清。

今日的群眾集會據當地官員指出,有五萬人。還聽到NBC 的主持人建議,以後川普應當舉辦小規模的聚會不必每次都幾萬人,還說好像有一次在愛荷華州的集會,有一半人來自隔壁州,對於他在愛荷華的初選沒有幫助。又說川普喜歡這樣大的集會,好像都是為了他的ego,這就是忌妒,藉機要川普縮小集會陣容,因為他們做不到,就要阻止川普做到。前兩天,拜登的集會只有三百人,他就誇口說:有誰能像我有那樣多人的集會。你說他們會不想自己也能做到?

我真的希望這次意外事件不會終止川普的造勢大會,因為他的造勢大會到目前到了爐火純青的地步。今天見到一大早,賓州Butler 的會場已經好像節慶一樣,幾十個出售跟川普有關的物品的臨時攤販櫛次鱗比,汗衫,旗幟,標語牌,徽章等等,好像亞洲的廟會。

近來這些rally 場面跟組織都像上了潤滑劑的機器,運作順暢。比較大型的集會,早兩三天前就有人帶著椅子,帳篷排隊。普通的也都在前一天就趕到。記得過去在冬天時,汽車都排隊幾英里路。而川普的講話也非常具有娛樂性,所以群眾不在乎等待。不過也因此就經常被挑出來拿每一個字眼批評。(下面是川普在六月28 日於維吉尼亞州舉行群眾大會時,場外排隊人群。)

 

 

 

 

 

 

 

好像今天的大會進行了只是幾分鐘(證實七分鐘),川普說到他自己政府的成就時,觀眾及時自發的發出 We thank you!,We thank you! 的呼聲,我當時就好感動。這些不是盲目的追隨者。他還說,拜登攻擊他的 MAGA 支持者,他說 MAGA 就是Make America Great Again,有甚麼好攻擊的呢?之後他提到賓州的共和黨參議員候選人David McCormick,說要請他到台上,叫他準備,這時他就說到邊境的非法移民,並請大家看大銀幕上的數據。他還說,這些大銀幕通常在運作上都不理想,但是今天意外的很好。當他一邊在看大銀幕,一邊解釋時,事件就發生了。

我因為是看現場,所以只慶幸他沒有事,事後想想,他只差一寸就沒命了。難道民主黨跟媒體還不覺得應當反省?他們能不能停止罵人,來一次公平的選舉?

 

07/13/2024星期六

川普今日在賓夕凡尼亞州的群眾大會中,遭受槍擊,聽到七八聲槍聲,川普一度倒下,祕密警察幾乎立即趕到台上,不久川普被扶起身,並被帶走離開會場。川普起身時,伸出拳頭,憤怒的向在場數萬觀眾示意,之後乘坐廂型車離去。川普是在事發後好幾秒鐘才被扶起身,之後扶持下台,他站起身時,頭髮凌亂,據悉他受了傷,另外據悉一名在場觀眾喪生,另有兩人重傷,兇手也已死亡。(下圖:川普起身時,右邊臉部都是血。)

 

 

 

 

 

 

見到事發後的錄影,川普在俯身之前,觸摸自己的頸部,可能是那一部分受到傷害。當他離去時見到他右邊臉部耳朵附近都是血。據說川普起身時對祕密警察說:我要先穿上鞋子。之後當川普伸出拳頭時說的是:Fight!,Fight!,Fight!。

當川普起身時,聽到觀眾大聲歡呼,慶幸他沒有事。之後群眾高呼  USA!,USA! 直到他離去。

川普遇襲時,轉身向右邊對著一個大銀幕上的 (非法移民) 圖表,而他是右邊面部受襲,如果他不是面向右方,有可能正面受襲,那就更嚴重。

稍早時聽到有消息說,兇手被制伏,後來證實兇手死亡。據祕密警察於九點前發出的聲明說,兇手從場外大約 150 碼外的高處(屋頂) 射擊,但很快被會場內的秘密警察狙擊手長距離射殺,至於現場觀眾,一人死亡,兩人重傷。目前全案由聯邦調查局 FBI 接手調查。

意外發生時,川普剛剛說話不到十分鐘,聽到槍聲之後,好多接近川普的觀眾都俯身躲避,並聽到一個女子尖叫。在事件發生後,警方促請觀眾離去,並在現場蒐證,沒有見到有人被捕。我見到事發後很多在場觀眾憤怒的向後面的媒體所在地豎出中指,高罵 Fake News!,表示抗議。

事發後不到十分鐘,已經見到大批武裝軍警趕到現場。(下:川普被扶持起身時。見到好幾個祕密警察用身體緊緊包圍他,以防他再被襲擊。)

 

 

 

 

 

 

這次在賓州 Butler (匹茲堡附近) 進行的群眾大會,據當地議員指出有五萬人,於下午兩點鐘就開始,播放音樂,及當地官員演說,川普在六時前抵達。當時比較大的新聞台,只有 Fox News 在轉播,CNN 在轉播數分鐘後已經停止轉播。

賓州本來是藍色州分,但是現在共和黨有取勝機會。聽到 CNN 等主流電台討論,居然說這都是因為國內分裂,似乎與他們無關。同時拿來跟一月六日的國會騷亂事件相比,似乎又是跟一方的暴動有關。事實是,一月六日事件沒有一個群眾查出攜帶武器,整個事件都是媒體做大的。

目前共和黨及川普競選總部發出聲明,說川普向秘密警察致謝,多謝他們反應敏捷。而祕密警察方面也發表聲明說,川普前總統目前安全。

目前川普的民意支持直線上升,加上民主黨鬧內鬨,加上媒體跟民主黨不斷製造反川普言論,全國一半人被灌輸川普是邪惡的人物,必須阻止他進入白宮。這樣的事遲早會發生。(下圖是川普在剛剛受襲時,手摸自己的右耳。之後他就俯身躲避。見到當時他的反應真的是反應靈敏,絕不像一個老年人。)

 

 

 

 

 

 

目前各界的反應如下:眾議院議長江森,呼籲大家為川普祈禱。前共和黨總統小布許George W. Bush 則譴責行兇者的懦弱表現。瑪斯克Elon Musk 發表推文,希望川普盡快康復。拜登總統及副總統卡美拉都接受簡報,但是仍未發表聲明。競選中的民主黨羅伯甘迺迪也譴責行兇者的行為,多名州長發表譴責聲明,但是賓州民主黨州長Josh Shapiro 也只是接受簡報,未發表聲明。奧巴馬則剛剛發表聲明,譴責行兇型為,並祝川普及早康復。拜登也在晚上八點前發表聲明,表示與家人為川普祈禱,祝福早日康復。八點過後並且在德拉瓦州的家中發表電視講話,譴責所有的政治暴力行為。

 

07/13/2024星期六

美國共和黨將於星期一起舉行全國代表大會,大會主要議程是,星期一正式提名川普今年十一月的總統選舉候選人,之後在會議最後一天 (星期四),各州唱名,通過川普的提名,當晚川普接受提名,並發表演說,大會閉幕之後,正式展開競選運動。

預計出席的代表大約四千人,加上共和黨各級政府官員,代表,媒體,民主黨的觀察人員,工作人員等等,會有五萬人到場。(下圖:共和黨在密爾瓦基全國代表大會的會場。)

 

 

 

 

 

 

目前最受矚目的是,每天晚上的演講人物的名單,雖然總共演講人名單超過八十人,但是排在晚上演說的才是重頭人物,這些人的初步名單包括:佛羅里達州長迪山塔斯,以及所有在副總統熱門名單上的人物:俄亥俄州參議員 J. D. Vance 范思,北達科他州州長博剛 Doug Burgum,佛羅里達參議員魯比歐 Marco Rubio,南卡羅來納州參議員Tim Scott,維吉尼亞州州長楊金Glenn Youngkin,川普時代的房屋部長 Dr. Ben Carson 等。此外各行各業代表有美國貨車司機工會主席 Sean O'Brien,這是很難得的美國最大工會之一,原來支持民主黨,但是受到近來貨車司機普遍支持共和黨,才倒戈相向;美國摔跤界名人,UFC 的主席 Dana White,著名模特兒(Kenye West 的前度女友) Amber Rose 等名流。

其他還有川普政府的國務卿龐培奧 Mike Pompeo,財經顧問 Peter Navarro,(他因為拒絕到民主黨的國會一月六日調查委員會作證,目前正在坐牢,據說他將在星期三出獄,之後立刻坐飛機趕到密爾瓦基去演說。)跟川普競逐黨內提名的印度裔商人Vivek Ramaswamy,離開Fox News 的主持人塔克卡森 Tucker Carson,以及著名佈道家 Franklin Graham 等。

川普家人中,只有他的大兒子 Don Jr. 會演說,他在2016 年的演講非常棒,可惜沒有媒體注意。此外他的媳婦 Lara Trump 會以RNC 共同主席的身分短暫演說。此外川普家人全部會出席,包括前第一夫人梅蘭妮雅,所有兒女。最初有報導說,他的18 歲小兒子Barron 會擔任介紹父親出場的任務,他也同意了,但是被母親反對而作罷。

 

07/13/2024星期六

時常聽到美國的民主黨在說到川普時,一定說「他一開口都是謊話」,他們認為這樣的話說一千次,一萬次就深植人心。事實也是,我也聽到不少街頭市民在接受訪問時這樣說。

這是很令人傷心的,因為今後如何分辨真話或是謊言?

我見到的是,沒有人說謊比得過拜登跟民主黨。拜登的說謊已經是被民主黨定了案的。他在1987 年第一次出馬角逐民主黨初選總統提名時,就因為說謊太厲害,又瓢竊別人的演講稿,整段用在自己的演講中,做得太離譜,而被民主黨強迫退出競選。現在他們卻公開說拜登是一個正直的人,如果要比人品character 他好過川普一百倍,單單這句話就是謊言。(參見:說謊總統)

圳進聽了拜登的電視辯論,在北約 NATO 會議後的記者會,以及昨天在底特律的公眾演說,他仍然是出口成章都是謊言,但是只要他攻擊的對象是川普,民主黨絕不計較,媒體也絕不計較。

太多話說了很多次都不想再說,但是無論保守派媒體說多少次,我這裡說多少次都不管用,他們那邊話筒太多,占了所有話筒的95%,而且他們臉皮厚,不在乎自己說謊,又沒底線,所以最後謊話變成事實,你再怎麼申辯都沒有用。

好像那天在NATO 後的記者會,他咬牙切齒的說:川普拒絕對北約做出承諾,拒絕承認 NATO 的 Article 5,甚至叫普京:你愛做甚麼就做甚麼。川普那句話從來不是這樣說的,他是說:如果會員國不負擔自己應當付的2% (of GDP),美國就沒有義務保護北約會員國,我甚至會叫他們去打你。這句話不是政客或是律師說話方式,是市井小民的說話方式。前面有一個很大的 IF,(如果)。市井小民都懂,他們就故意歪曲。這兩天我聽到媒體先後訪問了芬蘭總理,波蘭外交部長,他們都稱讚川普強迫北約會員國負擔GDP 2% 的做法是好的,才讓北約真正的強大起來。但是拜登在 NATO 第一天演講時,居然將23 個會員國提高軍費到2%是他的功勞。

其他有如:川普說他要在第一天就做獨裁,川普說諾曼第英雄塚中埋葬的士兵都是失敗者跟傻瓜,又說川普在新冠病毒時,哄騙大家不要緊張,害死了幾十萬美國人,又叫大家注射清潔劑等等,都是故意的斷章取義的謊言。還有最近說:他接手時川普給他 9% 的通脹率,說他如何將通脹降低到3%,(事實是他將通脹提高到 9%,而目前那 9% 還沒消失,現在累積到了20%),還說川普在任時失去三百萬工作機會,(事實是那是因為Covid 封城而關閉商業失去的工作),至於他們家的貪腐問題,他一再對著電視機說,他從來不知道兒子跟外國政府之間的來往生意,這些謊話他說起來頭頭是道。

最近重翻舊新聞,見到拜登說謊真的是有如喝水,很多是他故意說的,好像1972 年聖誕節前,他的第一任妻子跟女兒死於車禍的事,他每次提起都說是「對方喝酒,造成他的妻女喪生」,他這樣說了好幾年,事實是當時就已經有調查,證實是他的妻子 Neilia 面對一個Stop sign 沒有停車,才被對方司機 Curtis Dunn 開的卡車撞到,而且當時Neilia 將一歲的女嬰抱在身上開車,所以兩人都死了。另外兩個兒子Beau 跟亨特因為坐在後座,所以只是受傷。(下:拜登第一任妻子,及死去的女兒。)

 

 

 

 

 

 

當時拜登每一次提到這事都說:那個司機停下來喝酒,所以造成車禍,讓我的太太跟孩子撞死了。其實這件事當時報紙上都有登,那司機也沒有被檢控,他為甚麼還要說謊?他這是血口噴人對方酒後駕駛。後來當地地方報紙 Newark Post 報導,這司機的女兒Pamela Hamill 在2008 年提出要求,要拜登道歉,據Politico 報導,拜登終於在2009 年才道歉,之後才不再提這件事。但是那司機Dunn 已經在1999 年死去。

這家人也算客氣的,容忍他說謊這麼多年,只因為他是參議員,在那小地方算是財雄勢大。

還有他每次提起他在 2015 年去世的兒子 Beau,是死於伊拉克戰場,每一次有美國士兵去世,他都要重提一次,還以此攻擊川普,說他不尊重陣亡士兵。事實是,他的兒子經由他的關係,2007 年就做到德拉瓦州的司法廳長,期間在 2008-2009 年之間,到伊拉克以 National Guard 的身分去服役總共九個月,之後在 2015 年因為腦瘤病逝於 Walter Reed 海軍醫院。這中間隔了五年多,但是他每次都說兒子死於戰場。

不僅如此,Beau 不是執行作戰任務,他是在戰地的JAG 服務,也就是專門檢閱與戰事有關的法律文件。他們都是坐在戰地的有空調的辦公室內,沒有受過一天苦。服役結束後又回去繼續做司法廳長,直到他去世。(見到美國很多大官的兒子去戰地服役,其實都是為了留下光榮紀錄,將來好競選更高職務。拜登肯定是希望培植兒子將來競選總統。)Beau 是在回國後才得到一枚銅星勳章,並不是因為他有戰功,而是軍方錦上添花的動作。

據說拜登是後來見到一本記述伊拉克戰地,用來焚化廢物的焚化爐可能釋放出廢氣,傷害美國士兵的書The Burn Pit,從此就認為自己的兒子是因為在伊拉克時,受到這毒氣影響,才會生腦瘤。事實是Beau 所服務的辦公室根本跟那焚化爐不在一個區域。

拜登說謊的事蹟不只這些,可能出一本書都說不完。但是每次提到川普就說他是病態說謊家。其實川普就因為說話太坦白,所以才這麼容易被挑毛病。

 

07/13/2024星期六

美國民主黨目前陷入難分難解的內戰,相對共和黨那邊現出空前的團結,加上川普的人氣,他在第一個任期的成就,很多客觀的民調專家都認為,川普跟共和黨在十一月的大選中將可獲得空前勝利,不僅贏得總統寶座,還可以取得參議院跟眾議院的多數。但是到現在我都沒有十足十的把握,因為川普要對付的不只是民主黨,不只是拜登或是任何一個民主黨候選人,更不只是整個媒體那樣簡單。

就像現在,民主黨打內戰這樣樣激烈,媒體也都各自強烈的採取立場,但是你聽不到互相的批評,更不要說攻擊。他們仍然只有一個箭靶,就是川普。

就像拜登在昨晚於底特律的講話,沒聽到一句話是攻擊黨內的反對派,唯一的一句是:「如果有人以為,到了民主黨大會可以再推選出一個候選人,這事不會發生。」所以如果你以為民主黨內兩邊深仇大恨,這事不存在。

當他說到「有黨內人士攻擊我hammering me 」時,底下群眾發出噓聲,但是他立即說:不要,不要,這樣讓川普佔便宜,我們要擊敗川普。

但是當他提到川普,他就立即睜大眼睛,憤怒無比,他可以連串說十幾分鐘:川普是被定罪34 項的罪犯,他付錢給色情女星,被指控強姦罪名,他還被那女子指控強姦了她!紐約還被起訴商業罪行,他喪失了在紐約做生意的權利,喬治亞州還起訴他要人幫助他製造一萬多選票。他拒絕承認選舉結果,不惜發動政變。他是最失敗的總統,任內失去幾百萬工作,所以我叫他是 Donald Herbert Hoover Trump,他是一個 loser,我打敗他一次,還會打敗他第二次。(下面就高喊 Lock him up!,他也微笑容許他們這樣叫喊。過去當川普的群眾高喊要希拉里被 Lock her up 時,民主黨是如何攻擊川普跟他的支持者?至少川普在四年任期都沒有起訴希拉里,何況希拉里的犯法證據是被司法部調查員做了報告的。)

在民主黨內,那些呼籲拜登退出最激烈的民主黨人,在做這呼籲時都說:拜登是一個正直的人,他是一個愛國者,他任內完成偉大的政績,他如果退出會留下完美的政治遺產,不像他的對手川普,那是一個隨口說謊的病態撒謊人,變態反社會者,他被陪審團裁定34 項罪名,他自己說要第一天起就做獨裁,他做的一切都是為他自己,我們唯一的目的是要打倒他。不管是誰出來。

民主黨內每一個人說這一連串「川普罪行」時都朗朗上口,毫不喘氣。

另外如民主黨那邊,初選之前,民主黨全國委員會 DNC 硬是阻止任何人出來跟拜登角逐,甚至阻止初選辯論,迫使羅伯甘迺迪 Robert Kennedy Jr. 以獨立身分競選,到現在可憐到只在不到十個州登記了足夠支持者。但是到現在你都聽不到他真正攻擊民主黨,或是攻擊拜登,最多只是說民主黨對他不公平。

而共和黨那邊,一開始就沒有禁止任何人出來跟川普角逐,而且舉辦了競選辯論,容許每一個候選人攻擊川普,全部被媒體一再用來攻擊川普。雖然這些候選人多數都很客氣,避免直接攻擊川普,但是自以為有希望的海莉 Nikki Haley,跟佛羅里達州長迪山塔斯就很不客氣,特別是海莉。她被反川普的媒體跟 RINO 共和黨人沖昏了頭,攻擊川普的言詞句句都刺到肉,到最後一刻知道絕無勝出機會,才很不情願的「釋放」自己的 96 名代表,要他們支持川普,但在做此宣布時還說,這星期的共和黨全國大會並沒有邀請她參加,她還以為自己有機會在大會中演說,還以為自己在黨內舉足輕重。

從這些事實大家應當看出來,民主黨(跟極大多數左派政客),他們都是職業政客,以此為生。但是共和黨那邊多數當政治是業餘性質,沒有家庭,職業,朋友,甚至嗜好來得重要,大不了不做。所以都不會像民主黨人那樣奮不顧身,沒有後路的拼命。

 

07/13/2024星期六

影星Alec Baldwin 艾利克鮑溫在片場用道具槍射殺了一名攝影師的案件,昨天出現意外結局,法官認為檢控官方面對被告一方隱瞞證據,使到被告律師無法事先檢視證據,認為違反誠信,而目前已經無法補救,所以宣布撤銷案件。(下:鮑溫在獲悉裁決後激動的哭泣。)

 

 

 

 

 

 

這是純粹以技術方面的「錯誤」撤銷案件。這讓我想到,川普在曼哈頓的「掩口費」案件,控方不僅隱瞞證據(事實是沒有證據,只有證人的一面之詞),隱瞞證人直到作證的前一天傍晚,甚至掩飾罪名,(直到現在也沒有人說得清楚,實際罪名是甚麼),但是那位檢察官安排了一位民主黨法官,一唱一合的將川普定罪,而且是34 項罪名,而且現在成為民主黨的競選廣告中每一次出現的句子。

鮑溫案件中所謂的「遲遲不出現的證據」,是在今年三月時,一個匿名證人交出給當地(新墨西哥州)地方警察局的幾粒子彈,說可能跟 Rust 片場攝影師 Halyna Hutchins 之死有關。據檢察官的解釋,他們經過電腦審核,發現這些子彈跟他們在命案現場發現的子彈不符,不是同一批,所以沒有提出來作證物。(要知道在警方辦案期間,很多人會提供很多證詞,證物,有時數以百計,警方必須分別那些是相關的,那些是無關的。)但是鮑溫的律師就說,這些子彈跟片場使用的子彈有相同的刻字,或是外型相似。法官Mary Marlowe Sommer 就表示:「這些在審訊期間遲些才發現(提出)的證物,破壞了法律程序的最基本的公平性,如果說這行為沒有達到違背誠信bad faith,也非常接近。」她說,撤銷案件是唯一的補救方法。

要知道,鮑溫用道具槍指向那名攝影師,是確實的。但是他在多次訪問時否認自己開槍,已經是說謊。鮑溫是這部片子的製片人,法律上他也必須為Hutchins 之死負責。此外,負責道具的工作人員,27 歲的 Hannah Gutierrez-Reed 已經因為同一案件,就指控的「將真的子彈放到道具槍內」受審,並已在四月被定罪及判刑18 個月。如果負責道具的人必須負責,那發射子彈的人也應當負責。(即使是道具槍,都不應當指向任何人,而且扣板機)。

Gutierrez-Reed目前在服刑中,但是已經提出上訴,估計她也有機會因為同一理由被撤銷控罪。

以前介紹過,鮑溫是在電視上以醜陋型態模仿川普的演員,通常發言譴責川普也不遺餘力。如果他是好像支持川普的演員,會有這下場嗎?好像前紐約市長朱利安尼,自從他成為川普律師,及川普的支持者,他就一再被指控,每一次審訊,包括上訴都被駁回。

目前的司法對於檢控官方面要求非常嚴格,因為必須做到 beyond the reasonable doubt (絕無合理懷疑) 的門檻。但是對比川普的案件,他的每一件案件則剛剛相反,都是要川普證明他絕無任何犯罪嫌疑。在所有川普的案件,檢控官都不可能錯,必須達到川普被定罪的目標。

 

07/12/2024星期五

拜登昨天的一小時記者會,沒有扑街,但是也沒有大成功,這給了民主黨更大的頭疼。這是將不定性再延長。

昨天拜登在記者會中很有信心的說:有人想到了八月,民主黨大會時再說,我們要重新展開程序,選出一個新的候選人,這樣的事不會發生。

只要拜登一天不肯下來,民主黨就無計可施。他是經過四個多月的全國初選,現在將近四千名黨代表中,95% 都是他的人。如果要換人,必須在八月中的黨代表大會之前選出新的代表。有人建議,包括影星喬治庫隆尼,在大會前舉行一個迷你初選,選出新人。說起來容易。黨章中沒有這規定,而且要50 個州全部重選,程序上談何容易。

現在高層elites 也有對策,今天有消息說,捐款大戶已經關閉水龍頭,停止捐款。紐約時報說,很多捐款大戶通知拜登及卡美拉競選組織的最大 super PAC (Future Forward),他們已經終止了九千萬元的認捐(捐款承諾),除非拜登退出選戰。現在這數字提高到一億。

今天再有多名民主黨眾議員加入呼籲拜登退出的呼聲,總數增加到18 人,以及一名參議員,但是公開支持拜登的仍然占多數。這些包括眾議院黑人黨團CBC多數議員,及偏左的The Squad 在他們的領導人,參議員山德斯領導下都支持拜登,還有賓州參議員費特曼John Fetterman,據說紐約市選區的二十位左右眾議員也都支持拜登。顯見都是偏左的極端議員占多數。

眾議院民主黨領袖傑弗瑞 Hakeem Jeffries 今天上午閉門見了拜登,會後傑弗瑞仍然是一句話:繼續在溝通。而昨天,前總統奧巴馬跟眾議院前議長佩洛西也秘密商談,全都沒有消息外洩,相信秘密協商會持續。說實話是看情勢。如果拜登堅持不退出,他們除了逼退沒有其他辦法。昨天聽說,民主黨在商量給拜登一個好條件,讓他選擇退出。

想想看,拜登全家人都不事生產,這麼多年都過慣了舒服日子,一旦失去這個下金蛋的鵝,怎麼過日子。這些人包括他的兩個弟弟詹姆斯跟法蘭克,妹妹Valerie,兒子亨特,女兒Ashley,每個人也都有一家人跟著,很多人相信這是拜登家人不肯他退出的原因。

這兩天拜登僕僕風塵,到幾個關鍵州競選造勢。見到他的集會人數逐漸增加到三四百人,而且這些群眾似乎跟川普的集會看齊,會喊熱烈的口號 (因為都是工會會員),例如 We love you,這完全是川普集會的翻版。過去拜登會酸葡萄的攻擊這些集會,說是 cult (邪教),現在則甘之如飴。不過他的群眾集會越熱烈,他跟民主黨高層的裂痕越深。(CNN等從不轉播川普的群眾集會,但是今天拜登的大會就全部轉播。))(下圖是拜登在密西根州底特律一間中學的體育館,對多數是汽車工會會員講話。只有幾百人,但氣氛熱烈。)

 

 

 

 

 

 

現在民主黨的如意算盤是讓副總統卡美拉(賀錦麗) 理所當然的繼承其位置。卡美拉在過去三年多一事無成,演講時玩弄文字沙拉,而且未說話先大笑幾分鐘,所以她的民調支持甚至低於拜登。但是最近主流民調將她的支持提高到好過拜登,有些甚至好過川普。藉此拉拔她的人氣。如果她真的在八月的大會中出線,她有可能得到短時間的蜜月,暫時得到較高支持度,只是不知道這蜜月是否可以延續到大選時。

星期一共和黨就要召開全國黨代表大會,這是近年來共和黨難得見到的團結,一片喜氣歡欣,跟民主黨的愁雲慘霧是天壤之別,但是見到主流媒體的報導,卻都集中在Project 2025,說雖然川普跟他們劃清界線,他的幕僚卻有參與,他過去也曾經支持等等。但是對於你們媒體掩飾拜登的健康狀態兩三年,卻都詐做不知,視國家利益於不顧,哪一樣是真正的罪過?即使到今天,都見不到媒體討論民主黨的嚴重分裂,只是著急為他們擔憂。

這些媒體沒有為他們過去幾年掩飾拜登的健康抱歉,(就像2020 年大選之後,沒有為他們掩飾亨特拜登的電腦事件道歉),這次事件之後,不管是拜登,或是任何其他人,出線作為民主黨候選人,你可以想見,這些媒體都會繼續支持他們,因為他們唯一目的就是阻止川普當選。那個為了國家好的25 修正案從來不在他們的考慮中。

 

07/12/2024星期五

你看新聞永遠都看不到真正影響國民生計及國民健康的重要新聞。這星期,美國密蘇里州的司法廳長貝利Andrew Bailey 向法院提出訴訟,控告拜登政府的一項新的行政命令,這項命令規定醫院必須對於要求變性的人,包括兒童,進行變性手術。而且費用必須由州政府負擔。如果違反其命令,將得不到聯邦的撥款。

 

共和黨籍的貝利是會同阿肯色州,愛達荷州,北達科他,南達科他,猶他州等的司法廳,共同進行訴訟。申訴狀中指出,拜登再度越權,將其極端跨性別思想灌輸於美國人,並用經費箝制及控制。並稱:醫生不應當被迫行使傷害兒童的醫術。

拜登政府是在四月份,更新了衛生部的「可負擔醫療法案」ACA,將原來不歧視的範圍擴充到性向及「跨性別」,以及墮胎等項目。這也包括「任何時期的」墮胎在內。

新規定裡面說明,如果醫生拒絕為病人做這些手術,也將受到懲罰,這包括無法參加政府各項醫療保險計畫,被控告,如果敗訴還要賠款等等。州政府就會被取消撥款。

拜登上任之後,這類行政命令多如牛毛,好像他的政府在四月時,「修正」了川普時代的Title iX 民權法案,也是將學校中的免歧視範圍,擴大到性向,跨性別等學生及職員,引起不少女學生家長的警覺。新規定中,學校不可以歧視跨性別學生,這表示今後女學生的運動項目將被跨性別學生侵占,女學生將失去公平競爭的機會。不僅如此,女學生在體育的更衣室都要跟「有男性生殖器官的學生」分享使用。女運動員出外比賽時,也必須跟這些真實身分是男性的運動員分享寢室。甚至童子軍戶外活動都不再可能有男女之分。

這項修正內容在同性戀,跨性別學生牽涉到性騷擾,甚至性侵犯行為時的調查程序也做了調整,讓LGBTQ+2 社區學生受到保障,而指控他們的人受到的箝制更多。這措施提出後,受到好多共和黨州分的訴訟,到現在已經有14 個州的法官裁決這新的Title 9 不合法,必須終止,或是暫停實施。但是拜登政府一意孤行,拒絕修改。

昨天,共和黨主掌的眾議院更通過議案,要阻止這項行政命令的施行。結果議案以 210 對205 通過,民主黨議員全部反對,不過因為民主黨掌控的參議院已經誓言會推翻,所以最後還是白忙一場。

對於這些重要資訊,媒體報導的很少,今天搜尋時,主要媒體都是套用民主黨議員的話,站在另一邊說話,(說共和黨一再箝制跨性別社區的人權),所以一般人無法得到真正資訊。

所以雖然選舉非常重要,只是媒體上都是一面倒的假新聞。加上左派政黨對於選舉非常積極,每一次選舉都盡全力爭取勝利。保守派政黨經常是看天打掛,以為公理必勝,最後經常以毫釐之差敗北。如果不改革媒體,民主制度最終會崩潰。

 

07/12/2024星期五

好萊塢正在製作一部有關美國內戰時期總統林肯的傳記影片,根據已經推出的宣傳片,居然將林肯描述為一個同性戀者。據稱這部片子Love of Men: The Untold History of Abraham Linocln,是根據當時的信件,相片,等等資料編寫的劇本,甚至訪問了多位著名的研究林肯的歷史學者,其中一位學者說:林肯跟男人同睡一張床上的紀錄,可能多過女人。

這就是目前很多人不願意苟同同性戀社區的原因,這麼多年來他們不再只是爭取平等權益,他們是要壯大社區,增加他們的人數,甚至同化其他族群,從兒童做起。見到宣傳片 trailer 中,很多同性戀的床戲。

 

 

 

 

 

 

你說拍這樣一部片子有甚麼意義?如果他們真正有證據也罷,但是誰都知道這是無中生有。他們自己都在介紹的片段中解釋,在當時(19世紀) 同住一室做室友room mate,跟今天的定義不同,不表示就有性關係。何況片中舉的例子多數是在他結婚之前。但是這部片子還是要以「林肯是同性戀」做宣傳,片中的學者還批評現代人,對於人類性行為過分偏狹。

記得不久前,好萊塢影星加利葛蘭Cary Grant 的女兒Jennifer Grant 幫她父親出的傳記被搬上銀幕,這本傳記裡面就澄清很多人製造她父親是同性戀的說法,這些對於了解加利葛蘭的影迷都很清楚,是好事者穿鑿附會編出來譁眾取寵的,但是她說,自從那本傳記在2011 年出版,她就不斷收到抗議的,辱罵的信件及電郵,指責她「為什麼不為同性戀社區挺身而出」。

她說她不了解,為什麼這樣多人「希望」她的父親是同性戀。她說她心目中的父親,是一個非常straight (現在都不能說正常) 的男人,對漂亮女人會多望幾眼,甚至渴望。如果她父親真的是同性戀,她當然會為他站出來。

加利葛蘭結過五次婚,而且追求過很多女明星,包括讓他失戀好一陣的蘇菲亞羅蘭。他只是因為節儉成性,在「婚姻之間」跟一個很要好的男明星Randolph Scott 共同租了好萊塢的豪宅一起住,這樣節省開支。他們經常在這裡開派對,兩個人都喜歡社交,都喜換漂亮女人,卻被好事者製造他們是同性戀的說法。事實是沒有人有證據。

我常常寫電影介紹,明星傳記,那些人是同性戀,很多是公開秘密,很多是公開的,無須隱瞞。但是編造謠言,特別是在那人死後,無法申辯的時候編造謠言是無賴作風。現在這把火燒到歷史人物,特別是像林肯這樣私生活無懈可擊的人物身上,就非常無恥。

 

07/11/2024星期四

拜登今晚在北約 NATO 會議之後舉行了一次單獨的記者會,他沒有在這個眾目所視的記者會中出大狀況,(很多人預期他會當場凍僵,或是說不出話),只是有少許失誤,比如說他的副總統是 Vice President Trump,支持他的人或許鬆一口氣,但是沒有人認為他是「過關」了。因為未來還有很多次的考驗。(下:拜登的記者會一開始就說錯話,台下第一排的內閣官員:國務卿布林肯,國防部長奧斯汀,國家安全局長蘇利文,個個撲克牌面孔。)

 

 

 

 

 

如果跟兩星期前的電視辯論相比,他算是相當進步,因為這是長久以來,他沒有提詞機,沒有小抄,回答了十位記者的問話,時間長達一小時。我都奇怪跟最近其他的公開講話相比,差別怎麼會那麼大。僅僅在今天,見到他跟好幾位外國元首見面時,目光呆滯,好像不知身在何處。跟烏克蘭的澤蘭斯基坐在一起時,讀著手中的稿子也都語不成句。但是他今天忙了一天,居然可以在一個小時的記者會中回答所有問題。

不過事後見到媒體都不收貨,認為一次的記者會無補於事。而且民主黨那邊再增加了一位眾議員,而且是情報委員會的民主黨主席Jim Himes 當時就宣布不支持拜登。據說眾議院前任議長佩洛西,今天還在跟前總統奧巴馬會晤,私下商談如何將拜登換下來,這表示民主黨裡的 elites,私下已經決定拜登不再適合做候選人,態度不會改變。

在今天的記者會中,拜登態度非常堅定,他在被問到身體狀況時,否認自己在晚上八點鐘之後就不能「工作」,他說他只是認為,應當在工作期間有間隔。同時下次辯論前不會再一次旅行15 個時區time zone。

拜登說他在二月時進行過全面身體檢查,包括神經系統的檢查,同時每天都進行一次認知檢查,而且醫生都說他沒有問題。

有記者問他,在2020 年競選時已經說自己是過渡性總統,作為下任的橋樑,為什麼要競選連任?他說「因為他(從前任)承繼了太多問題,經濟上的,外交上的,以及國家的分裂,他必須一一解決。」他還是認為川普留下給他經濟跟外交上的爛攤子。真是有理說不清。他把通貨膨脹由川普的1.4% 提高到9.3%,現在才降到3%,他卻說自己經濟成就非凡。外交上,川普留給他太平世界,他卻搞到烽煙四起。他還說:「你見過在三年多完成這麼多成就的總統嗎?」你怎麼跟這樣的人說理。

這幾天聽到好多民主黨人說,包括那個George Clooney 喬治庫隆尼,都說如果他願意現在退出,他可以留名是「美國歷史最偉大的總統」,我的天,這些人真不知道是吃甚麼米長大的。

當問到他為什麼堅持要競選,他說:我要完成我的工作,因為國家太危險(交給川普)。很多記者都問他,如果副總統卡美拉(賀錦麗)比他更有機會擊敗川普,他是否會退出,他都堅持他自己是最好的人選。(聽這些記者的問題,全部都是跟民主黨一家人。)

見到拜登今天的態度,他是不會改變,而很多人都看出,拜登跟奧巴馬對上了。其實他們之間的關係一直都不好,奧巴馬是擔心共和黨(特別是川普)上台,會重寫他任內的成就,才勉強幫助他的。過去說過,2016 年他們卸任時,拜登就要競選總統,但是當時奧巴馬認為自己在 2008 年奪去希拉里的(初選出線)機會,所以支持希拉里,勸告他等幾年。等到2020 年他又要競選時,奧巴馬也一直都沒有支持他,直到最後都沒有人可以支持時,為了擔心山德斯 Bernie Sanders 出線,最後一刻才支持他,這都在他們之間存在不好的感覺。

拜登今日記者會將會惡化他跟民主黨內elites  的關係,甚至對立,加深民主黨的分裂。這對於共和黨是好消息,但是見到主流媒體的臉色就不太好看。不過他們對川普的攻擊也更嚴厲,完全不負責任,全是謊言,剛剛只是看了CNN幾分鐘,就聽到民主黨人在上面說:對方是一個有34 項罪名的罪犯,是一個強姦犯 rapist,他說了第一天就要做獨裁,絕對不能讓他贏…。一個說:對方是希特勒 lover,Sociopath 心理變態,病態說謊,如果你不能將一個 teenage 的女兒放心的交給他,還能選他做總統?…另一個說:我們必須阻止川普,stop him, stop him.,絕對不能再讓他接近橢圓形辦公室一步!…這樣的言論完全是無中生有的,不負責任的,但是被他們無休無止重複。這就是他們的戰略,當自己無法翻身時,就用惡毒的字眼抹在對方身上。未來幾個月你勢必每天聽到這些字眼。

這是一個土匪政黨,一群土匪,不管是哪一派上來都一樣。

 

07/11/2024星期四

川普現在人氣高漲,連很少公開露面的,第二任妻子Marla Maples 瑪拉梅波斯最近接受英國小報 Evening Standard 的訪問時,都說她願意為川普的競選出一分力。

川普跟第一任妻子Ivana Trump 即使離婚後都維持非常好的關係,但是跟這位Marla Maples 的關係一直都不好,連帶跟與她生的女兒Tiffany關係也不及其他的子女那樣親密。不過他這次競選,已經見到Tiffany 早已出現,站在助選團隊之中。在川普於紐約的「掩口費」審訊時,也見到她與川普家人一起出現,為川普打氣。(下圖:九十年代川普跟當時的妻子梅波斯在一起。)

 

 

 

 

 

 

 

今年60 歲的梅波斯與川普相識時是模特兒,他們在1993 年結婚,1997 年離婚,當時她得到兩百萬元分手費。此外川普會負擔女兒生活費。

梅波斯說,她願意為川普的競選多出現,甚至幫忙發言(演講)。在問到紐約女子Jean E. Carroll 指控川普在更衣室強姦她的事件時,她說,她足夠了解川普,他從來不會強迫任何女人跟他(發生關係),相反的他每天都有好多女人自動獻身,她根本不相信那件事。

提到紐約掩口費事件,她也相信是政治搞做。她說:他們就是喜歡這種牽涉到性的東西,我們的國家要垮了,城市(居民)沒有保護,現在重要的是怎麼讓國民感到安全。而不是每天搞無聊訴訟。

不過這份報紙畢竟是八卦周刊,居然問她是否願意做川普的副總統搭檔人選,她也居然說願意被考慮。難怪川普跟她很少來往。

 

07/11/2024星期四

加州首府Sacramento 沙加緬度對一間位於Land Park 的連鎖商店Target 發出警告,說該商店在過去幾星期,多次因為遇到扒竊事件而電召警察,聲言如果他們再這樣做,將對他們做出重罰。

據當地報紙Sacramento Bee 報導,一名不敢透露姓名的報信者說,這間商店過去頻頻遭到大規模偷竊及搶劫,其中不少次通知了警察,結果就遭到市政府當局的警告。因為加州在2014 年通過公投法,對於這一類的偷竊案件,每一次(每一個人)偷竊數額不超過一千元,都禁止報警或是禁止逮捕。

據說就因為這項法律,目前加州罪案增加到難以忍受的地步,經常發生數十名群眾集體搶劫,破壞事件,很多大型商店關閉,或是遷移到其他州去。其他的都將所有商品鎖在櫃子哩,這包括牙膏,洗頭水,內衣褲等。過去報導過,很多店員因為追蹤偷竊者,或是企圖攔阻,結果他們自己被開除,或是受到懲戒。

為了抵制這錯誤,加州有公民團體籌集到了足夠簽名,要提出新的公投議案,推翻這過去的規定,但是遭到加州民主黨州長紐森Gavin Newsom 的阻擾,為了阻止這新的公投,他跟州議會企圖提出一套新議案,只是加重對於偷盜者的懲罰。

上個月加州州務卿辦公室承認,新的公投議案Proposition 47 已經得到足夠簽名,可以在十一月大選時放在選票上面,但是這草案就被紐森攻擊是毒草,無助於解決罪案。他還堅持加州罪案在降低中。你問任何一個加州居民,他們感覺到罪案在減少?

剛剛在上星期,加州舊金山灣區奧克蘭Oakland 一個加油站的附設商店就被80-100 名群眾湧進去搶劫,店內設備被全面破壞,商品搶掠一空。商店老闆Sam Mardaie 說,所有能拿走的東西都被拿走,加上自動銀櫃機ATM 裡的錢,損失兩萬五千元。他說他辛勤十個月的積聚,全部付諸流水。(下圖:閉路電視拍攝到的,暴徒進入小店搶劫的畫面。)

 

 

 

 

 

 

 

這間小店主人說他來自第三世界非洲也門,以為來到美國會有好日子過,他說目前這裡不再有法律的地方,還比不上非洲。

紐森把加州搞成今天這樣,他居然是民主黨內接班拜登的熱門人選。

 

07/11/2024星期四

共和黨在眾議院提出的「捍衛選舉公平法」SAVE Act 終於在眾議院通過,而且得到五位民主黨眾議員的支持,才能以221-198 的票數過關。這項議案規定在聯邦選舉時,選民必須出示有公民證明的身分證。

雖然如此,這議案在進入參議院時幾乎肯定會被推翻,因為民主黨控制的參議院強烈反對「選民出示身分證」的規定。而且拜登也曾宣稱,即使國會通過他都會否決。

目前美國的聯邦法律,甚至明言禁止投票時要選民出示有公民證明的身分證。這是民主黨掌控國會時通過的法律,共和黨一直無法翻案。目前只有部分州政府及議會通過了,在州政府的選舉時,才須出示身分證。

民主黨一向都宣稱,非公民投票本來就非法,所以無需檢查身分證。又說不是每個人都有公民身分證,特別是中低層收入者,或是沒有受過教育者等等,說共和黨的目的只是要阻止,干擾國民投票權。甚至說共和黨此舉是要散播「選舉存在舞弊」的謊言。

目前的規定是,投票時只要自己在表格上的公民問題後面的方格上畫X,就足以證明自己是公民。非常容易作弊。拜登任內放進了800 到一千萬非法入境者,有心人若是願意欺騙這系統,並不困難。

目前因為很多的民主黨庇護城市,不限合法居民身分就發給任何人駕駛執照,所以駕照已經無法再作為合法居民,或是公民證明。所以公民證明多數是指護照,或是出生紙。

目前在十多個民主黨城市如舊金山,奧克蘭,華盛頓特區等城市,允許非公民,包括非法入境者參與市政選舉,包括教育局選舉。紐約市一度提出議案並且通過,但是被法院批駁。

 

07/11/2024星期四

美國民主黨目前處於嚴重的分裂,較早時這個政黨已經因為中東戰爭,造成嚴重的分裂,而現在對於是否支持拜登繼續競選,其分裂就更嚴重。眾議院民主黨領袖傑弗瑞 Hakeem Jeffries 今天中午舉行記者會時,仍然表示「大家在坦白發表意見」,以及「我們在傾聽」。意思就是:還是沒有決議,還是在分裂。

不過傑弗瑞在記者會中著重於這次競選的策略,他講了無數次的:MAGA extreme agenda,就是要繼續抹黑川普的政綱,全部說成是極端政綱,將摧毀美國中產階級的生活方式。所以他們一定要贏,阻止川普當選。

到目前見不到民主黨有很順當的解決辦法,可以在八月中的全國代表大會中選出新人,取代拜登。昨天好萊塢影星喬治庫隆尼 George Clooney 的公開文章,據悉是得到前總統奧巴馬的「默許」,這表示勸退的壓力來自於黨內的elites,最高層,但是反抗這股壓力的力量則來自於草根。所以盡管勸退聲勢強大,仍然達不到預期的目的。

目前大家觀望的是:拜登今天下午六點半的(沒有提詞機的)演講,如果他真的一敗塗地,他就沒有翻身餘地。而一般看法是,除非有奇蹟,他是無法完成沒有稿子的演講的。今天上午他跟烏克蘭總統澤蘭斯基兩人坐著談話,他都是一路看稿子的。(澤蘭斯基則因為語言問題,就陪著他一路看稿子,所以他不顯得太難看。)

另外大家觀望的是,過去一個多星期,拜登跟卡美拉的競選團隊的捐款來源已經終止,不再有人捐錢。所以等他們目前手中的兩億六千萬元用光了,他就必須退出。(目前川普那邊有三億四千萬元,而且新的捐款還陸續不斷。)

見到民主黨跟媒體已經轉移目標,用一半時間攻擊共和黨跟川普,聽到他們今天的說詞真是啼笑皆非。克林頓時代的顧問Paul Begala 今天在CNN上面說:為什麼不問共和黨人,他們不叫川普退出?他是有34 項罪名的罪犯,他被以性騷擾定罪,而且還有六七項起訴罪名等著。他才應該退出競選。

聽到嗎?這就是民主黨,他們每一次都能將自己的麻煩,罪過,轉移到共和黨身上。人家那邊現在空前的團結,你卻幫他們找出理由去阻止團結。

不過民主黨這樣的技倆過去用過無數次,而且都見效,所以不妨再用。

他們其他的說詞還相當多,好像說:川普跟拜登年紀幾乎一樣,為什麼不叫川普也檢查身體公諸於世?他現在說話也經常語無倫次…等等。事實是川普一直都有檢查身體,何況他能夠在大熱天連續演講一個多小時,(有一次甚至沒有提詞機),而且過去十幾天天天打高爾夫,(拜登跟幕僚說川普打高爾夫是偷懶,事實是等你們的醜聞自己發酵,他一句話不說,這是一個成功策略。)

同時媒體繼續製造川普跟共和黨醜聞,CNN還宣稱那個川普宣稱他不知情的 Project 2025,其實有 140 個鏈接跟川普團隊有關係,你看著,他們會將這件事鬧成另一宗特大「醜聞」,這樣的慣伎,他們用了再用,一點都不自覺,這樣幫人做打手,也不覺羞恥。

 

07/11/2024星期四

目前處於水深火熱的拜登,一個奇怪的現象是,即使在這樣的狀況下,都見不到他身邊「樹倒猢猻散」的局面。通常在這種四面楚歌的情況下,他身邊的策士,幕僚都會走的走,飛的飛,甚至劃清界線,反面相向。但是見到的是他們比拜登還要堅強的守著那道牆。

 

 

 

 

 

 

這證實一點,過去那麼多年,拜登根本是由那些人控制。他們隱瞞拜登的身體狀況,他們指導拜登像三歲小孩,拜登也像三歲小孩一樣的聽話。他們幫拜登寫每一篇演講稿,拜登講的每一句話是他們寫的,他們是實質的白宮主人,美國總統。所以現在,他們不是在護衛拜登,而是在護衛他們自己的權力。

昨天資深的主流媒體人,NBC 的 Chuck Todd 透露了,兩年前就有內閣中一位(非常高級的) 高級部長對他說:你看拜登(這個樣子)可以再競選嗎?Todd 說:你應當知道,還來問我?你跟他的接觸應當多過我。他說,那位部長說:我跟他其實很少接觸。

如果一位高級部長,都無法接觸到拜登,表示這般幕僚控制他多麼嚴。

而拜登對這班幕僚的「愛護」也是雙行道。在電視辯論後當拜登地位岌岌可危時,拜登的家人一致將手指指向他的幕僚,大家預計他會開除幾個顧問,助理,轉移注意力。他不僅沒有,還在之後的講話中(好像ABC 的訪問中),一再強調,電視辯論的失誤都是他的責任,他一個人的責任。這句話他說了無數次。一來他知道他所以能安穩做了三年多總統,都靠他們的護衛。其次這些人的立場,寫的稿子,都跟他自己立場一致,或是說是「致勝的立場」。他根本不用費心去思考,不用擔心。

我過去寫過:Deep State 是怎麼形成的?,解釋過目前很多國家的政府中,幾乎全是這樣一類的政府公務員,所謂的幕僚,他們已經取代了民選的政客,掌握了實權。他們最喜歡拜登這一類型的政客,不是很能幹,他們唯一的目標是要應付下一次選舉能夠贏。這些幕僚,包括長期的公務員就可以為國家訂下大計,撰寫未來的政策,甚至制定方向。當遇到好像川普,好像加拿大的哈珀總理 Stephen Harper 滿腦子都是他們要做的事,推動的改革,他們就受不了了。他們會全力反擊,甚至每天去跟媒體通風報信,合力擊敗這些有能力的官員。

由於目前的政府公務員都已經屬於工會,在每個國家的首都,省級政府的首府,長期舒服過日子。延續下來到今天幾乎都傾向左傾的思想模式,製造了極左的政治環境。這就是今天拜登周圍的環境。川普要摧毀的就是這環境,他遭遇的阻力也是無比強大。第一個任期他沒有做到,我懷疑第二個任期他能夠做到。

 

07/10/2024星期三

美國眾議院共和黨監督委員會剛剛對白宮三名最高級的助理發出傳票,要他們到國會去就拜登總統的身體狀況知道多少,隱瞞多少,接受質詢。這三名幕僚包括:第一夫人的最高助理柏奈爾 Anthony Bernal,拜登的助理首席幕僚長Annie Tomasini,以及高級顧問 Ashley Williams。

據左媒Axios 最先透露的消息說,這三人收到監督委員會主席康默 James Comer 的信件,指他們擁有拜登總統是否有能力處理其辦公室職責,以及如何處理(這些公事)的證據。同時擔心這些幕僚「可能代理總統干預政事,甚至代理總統執行任務。」

信中說:「拜登總統明顯不適合擔任其職務,然而這些雇員企圖在美國人面前隱瞞真相。」不過白宮發言人Ian Sams 在被問及此事時,回覆說:(康默)不作正經事,卻沒有理由的在做政治秀,爭取媒體的注意。

事實上,隱瞞拜登健康的絕對不止這幾個人,例如在大衛營幫助他準備電視辯論的16 人(都是高級幕僚及助理),難道他們不知道拜登的狀況?還有這麼多位拜登的醫生,過去兩年多他們為拜登檢查過身體嗎,有沒有提出過報告?難道拜登身體惡化只是過去幾個星期內的事?

要知道,拜登做的是全美國人寄予重任的總統職位,負責的是核子武器的按鈕。遇到敵國來襲時必須在幾分鐘之內做出決策的重任。這些人全部都不在乎?

今天看到 NBC 的晚間新聞真的很可笑,他們在報導川普昨晚在佛羅里達的群眾大會新聞(只有短短的數十秒),就藉機對川普做負面報導,說川普「沒有證據的」with no evidence 說拜登政府官員幫忙隱瞞拜登的健康狀況。需要證據嗎?這麼多政府官員經常要跟拜登見面,開會,做報告的,他們對於拜登的身體一點懷疑都沒有?

NBC 自己的首席新聞評論員 Chuck Todd 今天在他的 podcast 中說,兩年以前就有一個拜登的高層內閣官員對他說,他們都不相信拜登可以繼續做總統。難道這些人只是私下說說,卻不公開?

Chuck Todd 說,那是一個非常高級的部長,而且他自己在兩年前就聽到了,他們全部隱瞞。都等到現在紙包不住火,一個個說出來。可見這些民主黨都在幫著民主黨掩飾。如果是川普做總統時,有一個內閣部長這樣說,你說媒體不會鬧翻天?川普在位時他們毫無證據的不知多少次提出 25 修正案,要川普政府裡面的人出面,讓川普下台,Fox News 最近找出超過 600 個 sound bites,都是民主黨跟媒體的呼聲,要以 25 修正案督促川普下台。

同樣今晚 ABC 的一條新聞,在提到拜登被督促要進行身體檢查時,居然說:川普也一樣,他比拜登只小三歲,也經常出現異樣的表現,所以都認為他也應當提出身體報告。之後又拿出共和黨初選時,前任駐聯合國大使海莉 Nikki Haley 攻擊川普的話說:所以我主張這些(老人)候選人都要接受健康檢查。這就是他們當時鼓勵共和黨初選時必須舉辦辯論的原因,好給他們用作攻擊川普的工具。這些媒體的沒有廉恥難以想像。

今天發生在拜登身上的,是一個歷史上最大規模的,整個民主黨集體隱瞞的秘密,以前舉過例子,副總統卡美拉(賀錦麗),眾議院前任議長佩洛西,國土安全部長Alejandro Mayorkas,財政部長耶倫等等,全部都在不久前出面,公開宣稱拜登頭腦靈敏,身體強壯的像鐵釘。但是今天你見不到一個媒體去質問卡美拉,她幾乎每天見到拜登,難道不覺得有異?不應當公開?

這是特大的政治罪行。就好像2020 年大選前的,51 位情報官員發出謊言公開信,掩飾亨特拜登的電腦事件,以及2016 年大選時,民主黨總統候選人希拉里,出錢杜撰川普通俄的黑材料,交給媒體刊登,再讓FBI 調查川普兩年多。

民主黨一再在選舉前做出特大犯法行為,卻以莫須有罪名指控政敵。這是一個黑幫集團。

 

07/10/2024星期三

雖然美國媒體亟欲回到「川普話題」,但是在拜登同意退出之前,他們都無法做到。今天好萊塢影星喬治庫隆尼 George Clooney 又在紐約時報刊出投稿文章,呼籲拜登下台。文章中還說,他們上個月為拜登籌款時,已經見到拜登不像過去他熟悉的拜登,而時間不會倒退,所以為了十一月的選舉,他必須及時退出。

庫隆尼在文章中說:我愛拜登,當他是參議員,副總統,以至於總統,我當他是朋友,相信他,相信他人品,道德,但是他在跟時間作戰,沒有人能夠贏。如果是他,我們無法在十一月勝出。(下圖:庫隆尼在2009 年與當時的副總統拜登見面。)

 

 

 

 

 

 

他還說,這不只是他一個人的意見,他跟很多參議員,眾議員,州長私下談過,每一個人都是這看法。

這證明這位影星,跟很多好萊塢影星根本是民主黨的一家人,(他們的電影幾乎都是諷刺共和黨的,完全不再是藝術或是娛樂)。他還寫:民主黨領袖,(他提了一大堆名字),還有那些十一月面臨失敗的議員們,必須集體去告訴拜登,他必須退出,找人取代。他還說他贊成舉行一個小型初選,(取代今年二月開始的全國初選),之後在八月份的民主黨全國大會中定決。

這些人如果覺得拜登真的這麼不濟,為什麼認為他可以繼續做總統到年底,甚至明年一月的新總統就職典禮?為什麼不啟用憲法25 修正案,要他現在就下台?明顯,他們只是擔心川普上台,不在乎美國人民死活。

他還說尊重拜登的人品,道德,事實是,你們集體掩飾他的昏庸老邁,只是為了在大選時擊敗共和黨,這算是好人品嗎?當晚大家都見到拜登僵立在台上,要奧巴馬將他拉走。但是當共和黨將這視頻放上網時,卻被拜登的白宮譴責是經過剪接的deepfake,cheap fake,disinformation,這是好道德嗎?而且是整整掩飾了三年多。(記得嗎,2020 年大選時,拜登團隊就藉口新冠病毒,躲在地下室,讓媒體幫他作戰。當時拜登的情況已經開始惡劣了。)所以只能你們作弊,騙人,共和黨即使沒有錯都會被挑出毛病。

要知道,庫隆尼的妻子是黎巴嫩回教徒家庭出身的民權律師,目前是海牙國際法庭的資深顧問,大力鼓吹懲處以色列總理納坦雅胡的「戰爭罪行」,上個月在庫隆尼為拜登籌款之前,還致函給拜登,埋怨拜登曾經為此事譴責國際法庭。所以這班人根本不是站在美國的立場,美國的利益說話。他們當然不想川普當選。

 

07/10/2024星期三

再有更多拜登失常的報導出現,華爾街日報昨天報導,在2022 年六月的G7 高峰會期間,德國總理修茲 Olaf Scholz 特別安排了一次傍晚的會議,要跟拜登私人會談有關烏克蘭戰爭的援助及戰略問題。報導說,他知道拜登休息時間比較早,所以安排的時間也不太晚。但是到時候出現的是國務卿布林肯Antony Blinken,而他對修茲解釋說,拜登已經上床了。

華爾街日報指出,他們是經由兩名在場的官員提出的消息。報導中還引述其他消息說,拜登身邊最親近的助理想方設法讓拜登盡量不要過量的旅行,或是與媒體及國會議員太多接觸。

但在這項報導後,國務院發言人Matthew Miller 立即否認這報導,說「沒有人說過拜登需要睡覺」,說布林肯從未這樣說。

不過我們都知道,華爾街日報在六月中一則報導,引用大約20 名曾經跟拜登接觸的官員(多數是共和黨) 的話說,拜登目前的狀態很差,經常會陷入僵立狀態,失去思緒等等,當時也受到白宮跟幾十份其他媒體的圍攻,甚至要華爾街日報收回報導。

事實是,今天早上拜登出席兩項公開活動,一次是到美國最大工會AFL-CIO會見工會會員,雖然工會頭子努力營造氣氛,但是他卻顯得沒有精神,因為沒有稿子,說話有氣無力。而且說是最大工會,現場只有二三十人。之後他到NATO 會場,跟所有國家元首一一握手,也是毫無精神,似乎無所適從。見到多數元首都匆匆跟他招呼握手,之後離去,(加拿大總理杜魯多不是跟他很友好嗎?也只是握了手就離去,但是見到那個自己好像熱鍋上螞蟻的法國總統馬克龍,卻跟他親熱握手,談了好久都不忍分別。)很難相信拜登可以平安度過明天的記者會。

今天有更多民主黨人暗示要拜登自己決定,好像前任眾議院議長佩洛西,這樣說就是要留下後路,讓拜登在壓力下自己退出。

 

07/10/2024星期三

即使沒有拜登的災難性辯論,川普的民調支持率已經明顯高出拜登,而現在不用說,川普在十一月的當選機率遠遠超過拜登很多倍。英國經濟學人本周給予川普三對一的勝出機率,也就是74% 對比拜登的26%。世界最大的預測機率公司Polymarket,則給予川普63% 對拜登19% 的勝出機會。

 

 

 

 

 

 

民主黨科羅拉多參議員Michael Bennet 昨天在CNN上表示,他相信川普不僅會贏,而且會大贏 landslide。他是第一個這樣說的民主黨人,所以驚醒了所有的民主黨人跟媒體。其實不用他說,事實再明顯不過,只是他們一意掩飾,而且心存僥倖,希望有奇蹟發生。

昨天庫克政治報告Cook Political Report 發表新的民調數據,將六個搖擺州,從「拉鋸」或是「傾向拜登」,改為「傾向川普」,或是「可能川普」。而「可能拜登」,也成為「傾向川普」。不僅如此,過去多年來都投票給民主黨的明尼蘇達,新罕普什爾,以及賓州都變成搖擺州。

而且依照這圖表,Cook 認為川普已經確定可以擁有268 張選民票,距離所需的270 非常接近,而拜登將只有226 票。這表示拜登需要在所有搖擺州都勝出,才能獲勝。那是絕對不可能。

今天聽到 CNN 的民調記者Harry Enten 引用這Cook 的數據說,這結果不僅是因為那一場災難辯論,而是因為媒體集中討論拜登的「問題」,而減少討論川普的問題。他指出在電視辯論之後,他們自己的電台只用了 1% 的時間討論川普,卻用了86% 的時間討論拜登。他跟主持人的結論是:目前距離十一月大選還有四個月,還有時間補救。

從這些話可以見到,民主黨跟媒體還是只有川普一個敵人,完全置美國利益於不顧。而為了獲勝,他們給川普定了無數莫須有的罪名,說他將會將美國帶入帝制統治,做皇帝。說他要全國大整肅,說他是希特勒,甚至聽到 CNN 的 John King 隨口而出的說:多數美國人都不希望他當選,如果是這樣,那些民調是怎麼回事?這些人全部是騙子,用各種謊言騙了美國人幾十年,卻每天說對方是騙子。

 

07/09/2024星期二

最近有關拜登的「體能」問題陸續被媒體揭發,上星期,Axios 跟紐約時報先後披露,說白宮的幕僚透露,拜登只能在上午十點鐘到下午四點鐘,可以正常工作,而且不會安排晚上八點鐘以後的活動。今天在白宮的記者會,Fox News 的記者Peter Doocy 就問發言人,如果國防部晚上十一點鐘知道有核子武器襲擊,他們會通知誰?第一夫人嗎?

這位發言人Karine Jean-Pierre 這一次耐心作答說,白宮有一個團隊,他們知道甚麼是對美國人重要的,跟適當的,同時告訴總統。(下圖:漫畫家筆下的白宮,拜登在打瞌睡,習近平,伊朗的霍梅尼,金正恩,跟普京都在偷看。)

 

 

 

 

 

 

這個答案好像四平八穩,實際上透露了拜登身邊有一組人,由他們決定甚麼是重要的。從最近發生的事,越來越發現,拜登的行為都是受到幕僚的指引。好像他沒有提詞機,就連話都說不好,有了提詞機,唸出幕僚寫的稿子,就可以振振有詞,甚至殺氣騰騰。

KJP 還說,遇到上面說的緊急狀況,拜登有一個「他任命的人」,會從國家安全委員會NSC 那裏得到消息,立即通知總統。但是他沒有說這人是誰。

至於Doocy 提到第一夫人,是因為共和黨眾議院前任議長麥卡錫Kevin McCarthy 最近說,當他到橢圓形辦公室去跟拜登開會時時,見到第一夫人也在,這是很不尋常的事。同時聽到最近拜登的兒子亨特,也參加了白宮的幕僚會議。

Doocy 又問,新聞中又提到,拜登上星期在會見州長時,對他們說:他需要多休息,少工作,還說他身體很好,「只是他的腦子沒有以前靈活sharp。」KJP 回答說:他只是開玩笑。

好像這些事,媒體提過一次就不再提。他們現在討論拜登,不是針對他的這些毛病,只是聚焦於要他退出競選,以免讓川普當選,而不是日以繼夜的討論拜登的問題。不像如果是川普說錯一句話,就被日以繼夜的討論,誇大報導好幾個星期。(現在CNN 等又恢復討論川普問題,幾乎每一個小時內都用十幾分鐘討論那個Project 2025。)

在六月27 日的電視辯論,川普跟拜登講到體力問題,川普當時說,他曾經贏了兩次的高爾夫俱樂部冠軍賽,又說他相信拜登可能一個球連50 碼都打不到。拜登當時就說,他的高爾夫球水準是 6 handicap,後來他自己糾正到 8 handicap。川普就說:那是謊言,根本不可能,特別是 6 handicap。(下:川普又挑戰拜登比賽高爾夫球。)

 

 

 

 

 

 

據說川普的高爾夫球水平相當高,現在是2.5 handicap。川普今天晚上在佛羅里達邁亞米的 Doral 高爾夫球場舉行群眾大會時,就公開向拜登挑戰,說要跟他比賽高爾夫球,18 個洞的比賽,他還會讓他十桿。如果拜登贏了,他會捐出一百萬元,給他任選的慈善機構。他還說這將是最轟動的高爾夫球賽。

不過這一次的挑戰拜登方面沒有接受,記得拜登在接受川普的「辯論挑戰」時,信心滿滿,因為時間,地點,主持人,條件都是依照他的安排,他當時還說:Make my day, Pal.。結果大家都見到,所以這一次他的集團當然不敢了。

不過拜登的發言人還發表一份死撐的(充滿謊言的)聲明,說:「川普過去12 天都躲起來,…我們挑戰川普有本事就製造就業,他在任內損失三百萬份工作;我們挑戰川普跟普京對抗,他只會討好普京;我們挑戰他守法,他只會做違法的事;我們挑戰川普不要摧毀這國家,但是他的 Project 2025 目標就是破壞這國家。…拜登沒時間跟他玩無聊的遊戲,他在領導美國跟自由世界。川普是一個騙子,一個罪犯,他做的事全部都是為他自己。」

見到了嗎?誰是騙子。他說川普失去三百萬工作的謊言,我記得在一次主流媒體訪問時都被駁斥,說那是因為Covid 全面封城,才少了三百萬份工作。從這份聲明見到拜登的幕僚充滿了怒火跟怨氣,針對的不是國外敵人,而是國內政敵。

 

07/09/2024星期二

法國總統馬克龍再度證實是一個有勇無謀,短視政客。他在歐盟六月底的議會選舉後,倉促宣布解散國會舉行改選,之後當他見到第一次選舉右派政黨RN (National Rally) 獲得大勝之後,立即跟極左聯盟串聯,在兩百多個選區策略性推選(一個) 候選人,結果擊敗了RN,讓極左聯盟NPF ( New Popular Front) 取得最多議席(182),馬克龍自己的政黨 Ensemble 得到168 席,RN 獲得143 席位。形成三頭馬車的局勢。

 

 

 

 

 

雖然 RN 獲得37% 選民票(比第一次投票的33% 還高),居最高位,高於NPF 的26%,馬克龍的 24.7%,但是現在極左聯盟來勢洶洶的宣稱,他們席位最多,所以現在準備「主政」,並說「要將我們計畫付諸實行」。問題是他們提出的政綱,是馬克龍無法接受的。這計畫包括,將公務員退休年齡由現在的64 歲降低到60 歲,記得當馬克龍去年初立法將退休年齡由62 歲提高到64 歲時,引起全國多麼強烈的抗議?數百萬人上街,示威暴動,持續了幾個星期,才終於逆流實現。現在他們要改回到更低的60 歲,而且一旦改回去,將來將更難再提高。馬克龍曾說如不改革,這將使這計畫整個崩潰。難道64 歲開始領退休金,不合理嗎?

此外還有將最低工資提高14%,公務員即時加薪一成,同時對年收入40 萬歐羅以上的人,徵收90% 的所得稅。這等於全面平均財富,完全是仇富思想的作為。而且這目標是小生意商戶,以及專業人士。將驅趕自由企業人士及投資人士出境,據稱目前將財產外移的徵詢大為增加,紛紛詢問將資產轉移到稅務更為公平的義大利,瑞士或是西班牙。

而且這所有「計畫」估計將使政府三年內的支出高達一千五百億歐羅。馬克龍陣營更宣稱,這筆支出有可能達到三千億歐羅。後果是目前已經嚴重的通貨膨脹會一發不可收持。馬克龍批評NFP 的經濟計劃,短則造成眼前的財政危機,長久則會導致法國的經濟下滑;最終將我們努力了七年成就摧毀。

但是如果馬克龍不跟NFP 合作,他就必須跟RN 合作,這也不在他的算盤內,何況NFP 已經放言,他們席位最多,聯合政府中必須以他們為主。

要知道這極左聯盟是由法國所有左派政黨組成,原本都沒有執政希望,他們是在RN 於歐盟選舉中獲勝之後才倉促組成,(與全法國數十城市的示威暴動之同時),這些政黨包括:社會主義黨,法國共產黨,綠黨,自然生態黨,不屈服黨。聯合之後勢力大增。之後在第一輪投票後,再跟馬克龍的政黨串聯,才讓他們「策略性的」勝利,這都是馬克龍一手造成。

但是法國跟全球的媒體,面對這樣的極左聯盟,新聞中只說他們是 left-lean 左傾,但是提到RN 就全部都說是極右 far-right。

現在極左聯盟宣稱,因為他們席位最多,所以有權利出掌總理府。星期日在選舉結果出爐後,現任總理Gabriel Attal 已經向馬克龍提出辭呈,但是被馬克龍挽留,說為了奧林匹克期間的穩定,希望他暫時留任,但是奧運之後他必須任命新總理。現在 NFP 的領袖(也是不屈服黨France Unbowed party 領袖) Jean-Luc Melenchon,這人立場左過共產黨,他反對歐盟,說是小圈子政治,更反對北約 NATO,說是影響法國的獨立性,多次呼籲法國退出北約。請問,馬克龍可以請他做總理嗎?或是請這集團的人入閣?但是他已經堅持,新政府中必須有相當的 NFP 成員聯合組成。(下圖:極左聯盟領袖 Melenchon。)

 

 

 

 

 

 

所以現在馬克龍一個頭兩個大。沒有人可以預言他未來如何治理。所有分析家都說,法國在未來幾年 (直到2027 年大選之前) 都將是混亂局面。

這就是馬克龍一意阻止RN 選舉成功的後果。見到新聞說,拜登對法國選舉結果的反應是:法國的「右翼旋風」跟美國一樣,沒有出現。還說「法國也摒棄了極端主義」。他的短視比美馬克龍。他眼中只有一個敵人:川普。

而且右翼的RN 並沒有被擊倒,他們獲得最多選民票,議會席次增加到143 席,在過去幾年是三級跳,(從七席,增加到 2022 的 89 席),而且現在距離下屆大選還有三年,一般都看好他們東山再起的機會。特別是在未來幾年在左翼執政下,經濟局面轉壞,RN 的獲勝機會就更大。

 

07/09/2024星期二

美國民主黨參眾兩院的民主黨人,今天上午都召開了閉門會議,商討拜登的「總統候選人」地位的問題,結果會議都沒有實質結果,支持與反對勢均力敵,而且都十分強硬。部分與會議員出來表示,場內氣氛只能以一個字形容:傷心 sad。另一個與會議員說,場面氣氛有如葬禮。

眾議院的會議由民主黨領袖傑弗瑞 Hakeem Jeffries 主持,會議採秘密方式,連手機都禁止帶入。而且維持保密,所以要議員坦白發言。據說會議中有30 個議員發言,各自陳述支持或是反對意見。最後雙方很少人改變立場。

不過見到支持拜登最強烈的都是一向偏向左傾的議員,例如黑人黨團(Congressional Black Caucus),強烈支持拜登,還有左傾的 the Squad 也支持拜登(包括他們在參議院的頭頭山德斯Bernie Sanders),加州的 Maxine Waters 等。另如紐約市選區的眾議員Jerry Nadler 原來是呼籲拜登退出的地位最高的眾議員,現在也改變立場,改為支持拜登。

此外眾議院領袖傑弗瑞,今天雖然沒有發表意見,但是他昨天已經表示會支持拜登,參議院領袖修莫Chuck Schumer 今日在會後也表示:I’m with Joe.。

很多民主黨議員表示他們感到傷心,原因是「我們都愛拜登,但是見到他明顯的在退化。」其實他們還有一個傷心的原因,因為他們都見到民調,拜登根本沒有機會擊敗川普,而這是民主黨人目前唯一的目標。不僅如此,民主黨私下都承認,拜登會將所有候選人拖下水,讓他們在參議院和眾議院都大輸。(其實選舉有勝有敗,何況你們做得那樣差,難道不許輸嗎?)

從民主黨今日的密門會議,可以見到民主黨目前跟媒體的關係有轉變,過去民主黨人跟媒體之間「無話不談」,但是今天只維持禮貌的交流。沒有太多「給你獨家新聞」的親密關係。原因是目前的主流媒體幾乎全部都要求拜登退出競選。如果這次媒體目的未達到,是否會針對拜登?

最近已經有民主黨議員表示對媒體不滿,好像參議院中支持拜登最強烈的賓州參議員費特曼John Fetterman,今天就公開指責紐約時報,說該報對拜登展開個人報復,因為紐約時報今日再度刊出社論,要民主黨將拜登踢出2024 年大選候選人名單。這比過去一個多星期,紐時一再呼籲拜登「退出」競選的言論更激進,這次是要民主黨「聽他們的話」,剔除拜登,費特曼今天就在 X (前推特) 上面,將紐約時報標題複印,加上他自己的標題說:「當新聞媒體變成報復管道」。

其實這是民主黨人第一次嘗到媒體的「私怨,報復」特性。這滋味川普已經嘗到八年了,何況媒體對川普的態度比這個又要強烈一百倍。

不過即使拜登度過這一次難關,都未必是真正過關,他還要面對許多考驗,包括星期四在北約會議後的單獨記者會,媒體勢必監督他是否有小抄。還有未來無數次的演講,(第二次)電視辯論等等。

如果跟電視劇相比,精彩的大結局將會在八月中的民主黨全國大會出現,誰是民主黨真正的候選人,在那次大會才會有最後決定。即使拜登真正擁有那三千九百多代表,到時候都不可能沒有變數。

(最近太多拜登的新聞,沒有時間提起共和黨的全國代表大會,下星期一就會在威斯康辛州的密爾瓦基 Milwaukee 舉行,川普將在大會中正式獲得提名,按照慣例,他會在被提名後宣布他的競選搭檔(副總統人選)。估計對比民主黨八月中的全國代表大會,這次大會應當進行平順,充滿慶祝意味。)

 

07/08/2024星期一

最近看左派媒體,不斷的發出哀鳴,不論是民主黨人,還是左派媒體都不斷表示:我們必須談川普,而不是拜登。我們花太多時間談拜登,就少了時間談川普,談他的謊言,談他要做的可怕的事,提醒他的危險,他的威脅。這樣民主黨就沒有機會贏。

這就是他們過去八九年的策略:整天談川普,即使沒有話題也可以製造。他的每一句話都分析成謊言,做成幾個月的話題。起訴他,起訴他身邊的人,每一個都當作是罪犯。你不能看他們的電台,每天24 小時都是川普的負面新聞。現在他們被逼全天討論拜登的事情,見到他們痛苦不已。

即使這樣的情形,川普都贏得一次大選,而且目前得到全國半數以上國民的支持。如果不是媒體的偏袒,打壓,他應當會跟1972 年的尼克森,以及1984 年的雷根一樣大贏,(他們都贏了50 個州中的49 個州)。

我聽到共和黨說,這一陣他們節省了很多廣告費,因為現在的「事件」對他們有利,何苦再花廣告費。這樣說來,過去八年媒體全天不停的攻擊他,等於是奉送民主黨好幾十億的廣告費了。而與此同時,拜登那邊則在上星期撥出五千萬元,在幾個關鍵州做廣告,目的爭取好的民調,以做為自己可以繼續競選的理由。

見到CNN 每天還是抽空攻擊川普,最新的武器是那個保守派組織 Heritage Foundation 不久前公布的所謂川普應當執行的政綱 Project 2025,這個計畫自稱是「總統交接計畫」其實跟川普團隊,或是共和黨都沒有關係,但是內容就建議未來的(川普政府) 開除政府中不合作的公務員,改組聯邦調查局,司法部,國土安全部。此外廢除聯邦教育部,改組衛生部,驅逐非法移民等等,許多內容受到保守派的支持,但是就被媒體跟民主黨當作是川普政綱,大肆攻擊。川普已經在上周正式譴責這份計劃,並劃清界線,但是今天仍然被媒體用來大作文章,作為攻擊川普的武器。

川普並在今天正式表態支持共和黨的2024 競選政綱,這是自從2015 年以來第一次修正。裡面包括較溫和的墮胎政策,強調不會制定聯邦的墮胎政策,而由各州制定,同時不再提「生命源起於受孕」,這將會讓他失去部分宗教選票,然而各媒體還是繼續攻擊。此外他支持避孕藥,反對後期打胎,以及支持人工受孕。

共和黨也取消了2015 年政綱中的,反對同性婚姻的法院裁決,也就是不再反對同性婚姻。

政綱中包括增加國防,以阻止第三次世界大戰。裡面包括加強美國防禦能力,建立最新穎的軍事武力,遏阻中共,反恐,以及在美國全國建立Iron Dome 的飛彈計畫。這計畫是由以色列研發,但是川普主張予以升級,做到全面覆蓋,不怕外侵。其他還有關閉邊界,遞解非法入境者,特別是在大學裡支持哈瑪斯,鼓動反以色列的外國學生。

由此可以見到,川普的第一任任期,以及目前的計畫,都考慮到美國利益,及世界利益。不像拜登那夥人,他們只有一個目的,就是打倒川普,換言之就是要穩住權力,奪取權力。

今晚見到民主黨多位高層出面正式肯定,支持拜登的候選人地位,這些包括眾議院民主黨領袖 Hakeem Jeffries,參議院中的左派頭頭山德斯 Bernie Sanders,他的手下AOC 等人,而僅在昨天出面要求拜登下台的幾位有地位的眾議員,今天有兩位已經退出,可以見到民主黨終於統一口徑,要支持拜登,並聽到他們宣稱,今後要全力對付川普。所以可以預期媒體又要回復全天24 小時的打擊川普的菜單了。

 

07/08/2024星期一

北約組織NATO 這星期就在美國華盛頓舉行峰會,聽到美國的官方說詞都是「北約從未有目前的團結」,真的嗎?到現在知道的會議預期結果是:不會邀請烏克蘭入會。所以烏克蘭戰爭打了兩年半,全國被炸了一大半,死了無數士兵跟國民,還是回到原地。

 

據說主張這決議最大聲的是美國跟德國,擔心的還是俄羅斯會因此擴大戰爭,將整個歐洲都牽扯到戰火中。這就是最初的拜登立場:不能觸怒普京,否則戰爭擴大。普京看透了你們這種心態,才會毫無顧忌的揮兵入侵,一再擴大攻擊目標。

說到北約從沒有現在的強大,今天在白宮記者會中,那位國家安全發言人柯比將軍John Kirby 這樣說:我們(拜登)上台時,北約只有九個國家的國防開支達到全國 GDP 的 2%的目標,現在有23 個國家達到這標準。我聽到這句話睜大眼,還好立刻有一個主流記者,CBS 的 Ed O’Keefe 搭腔說:這是川普在任時壓迫他們的,你能說是(你們的)功勞?這還是我第一次聽到有美國記者間接稱讚川普原來有功勞。柯比就回答說:奧巴馬時期就這樣說過,而且這數字是真實的。

真正是臉皮厚。

過去川普因為逼迫北約國家負起自己的責任,得罪多少國家跟元首跟他對立?現在因為會員國紛紛增加軍費,才導致北約真正強大,你聽不到有誰讚賞川普,反而見到拜登政府邀功。(只有北約秘書長 Jens Stoltenberg,他因為即將卸任,所以聽到他不久前因為這件事向川普道謝。)

這幾天還聽到民主黨人說,不可以讓危險的川普贏得大選,他會在上台後立即脫離北約組織。這些都是不負責任的謊言。川普從沒有說過他會讓美國退出北約,他只是要歐洲各國盡自己的責任,不要讓美國負擔防衛他們的全部責任,這再合理不過。在六月27 日的電視辯論中,我記得CNN就fact check 川普的言論,說這是川普的謊言之一,因為美國負擔的是 NATO 的 71% 的軍費,而非好像川普說的「全部」。這算是謊言嗎?北約一共32 個國家,他們只負擔 29%,美國卻負擔 71%,這還不算多?這些媒體每一次「捉到」川普說謊,全部是因為他的說話方式,他的用字,而非他真正說謊。當美國人民知道實情,你說他們會支持川普,還是那些志願做冤大頭(水魚)的低能政客?

現在最大的問題是,全世界的所謂領袖,頭頭,都是穿西裝的紙板人,在舞台上面混日子。沒有一斤一兩的獨立思考能力。如果沒有川普對比,大家或許就算了。川普說如果他在台上,烏克蘭不會被入侵,(這句話也被 CNN 做了 fact check,說是謊言)。這才是謊言。沒有拜登的阿富汗撤軍窩囔戲,普京不會想到進攻烏克蘭。而且普京的十幾萬大軍,整整包圍烏克蘭兩個月,拜登都說:我會用經濟制裁對付,還說「如果是小規模入侵minor incursion」,不必擔心,你說普京還不利用機會?

為了「應付」可能的川普當選,北約現在用手頭多出來的軍費,成立了派發武器給烏克蘭的獨立機制,這樣就不會因為川普上台受到牽制。這是說,他們的計畫是要繼續用錢,用武器,長期作戰。新聞都說的難聽,此舉是要「抵制」川普的當選。這些人的腦子真的只會面對來到眼前的危機,而不是好像川普,他會在危機沒有發生之前,事前防範。好像他威脅盟國增加軍費,好像他在戰爭沒發生之前就對俄羅斯的北溪二號油管進行制裁。如果他的計畫繼續實施,普京根本不會動兵,也沒有能力動兵。

所以這次北約峰會將又是一次吃吃喝喝的會議,三十多個元首彼此拍肩膀說任務成功。烏克蘭繼續有人死,美國的納稅人負擔了一千七百億美元軍費,還是不準備戰勝。但是他們還是不肯承認有人的腦筋比他們強。

見到一篇捷克總統Petr Pavel 的訪問,他說他見不到目前俄烏戰爭有結束跡象,甚至說,歐洲有可能維持目前的現狀很長一段時間,就是東西方的對立。他說這情況就好像二戰以後的情況,持續幾十年時間,直到1991 年蘇聯集團瓦解才結束。奇怪的是,報導中沒有說蘇聯集團是如何瓦解的。那全部是雷根總統一個人的功勞。他一方面提高美國軍費,一方面經濟制裁俄羅斯,讓莫斯科無法跟得上,經濟幾乎破產。他向東歐人民喊話,鼓勵他們爭取自由,後來東歐革命的英雄,波蘭革命英雄(第一位民選總統) Lech Walesa 華里沙還特地到美國向雷根致謝。

雷根,川普都是雄才大略的國際策略家。他們都懂得不費一兵一卒擺平世界。但是因為他們都是共和黨,所以沒有人願意給他們一分功勞。

 

07/08/2024星期一

美國總統拜登今天再度強硬立場,一早就跟他最喜愛的電視節目,MSNBC 的 Morning Joe 打電話,強調:「我絕對堅持到底,我絕對相信我是最好的可以在 2024 擊敗川普的候選人。」他還說:我越來越厭煩那些黨裡的elites 要我退出,我也不在乎那些百萬富翁怎麼想。」

在這18 分鐘的電話訪問中,他對主持人Joe Scarborough 說,雖然他希望得到這些富翁的支持,但這不是他競選的理由。他還說,「你沒有見到他們蜂擁到川普那邊。」

拜登的話讓民主黨的人更為無奈。昨天民主黨在眾議院的領袖Hakeem Jeffries  跟所有黨團進行視像會議,後果是又多了四位(有頭銜的)眾議員加入呼籲要拜登退出的陣容,加上此前已經有五位基層眾議員呼籲拜登退出,現在一共有九位。但是據說民主黨眾議院的黑人黨團,立場還是支持拜登,而且Jeffries 本人至今沒有表態,參議院領袖修莫Chuck Schumer 也沒有表態,這表示所有的勸退還是存在於草根。

較早時傳出,民主黨參議員華納Mark Warner 在組織寫公開信,對拜登勸退,到現在也沒有下文。

另外,前任眾議院議長佩洛西,前總統奧巴馬,克林頓到現在也都沒有發言。

(最新消息,眾議院民主黨領袖今天下午已經正式表態,支持拜登的候選人地位,之後紐約選出的眾議員AOC,極左代表也已經表示支持拜登,這表示權力中心可能已經決定支持拜登的候選人地位。這是將引起民主黨的進一步分裂。)

而拜登那邊動作不斷,他在今天發信給民主黨眾議院,重申他將繼續今年的選戰,他說繼續爭論只會幫助川普。據說上星期一個星期,拜登都在跟國會中的民主黨人見面,會商,包括佩洛西,他的黑人盟友 Jim Clyburn,眾院領袖Hakeem Jeffries,跟參院領袖修莫。

這星期,北約峰會將在華府舉行,他是地主國,星期四還要舉行單獨的正式記者會,已證實他可以單獨見記者,這將是一年多來的首次。這將是對他的下一次考驗,成功與否就在此。

 

07/08/2024星期一

法國選舉塵埃落定,極左派聯盟NFP 獲得議會最多席位,以182 對比右翼的 RN 的143 席位。馬克龍的中間派獲得168 席。見到媒體意外的高興,說是極右政黨想掌權的美夢破碎。但是見到西方媒體都很統一的有意不提選民票,因為RN 雖然在議會中失利,卻是獲得最多選民票的政黨37%,比那個左翼聯盟的選票26% 多出超過一成,也比馬克龍的政黨24.7% 多出13%。這代表RN 仍然是最受歡迎的政黨。只是左派在每一個選區集合了他們的票源,甚至跟馬克龍的Ensemble 合作,集中票源,目的只有一個:阻止RN 掌權。

 

 

 

 

 

 

法國媒體 (France 24) 報導,根據這兩個政黨的合作計畫,至少有210 個選區是使用這計畫,兩黨中的一個候選人退出競選,集合選票,阻止RN 的當選。所以RN 因為這計畫可以說喪失了兩百左右的席位。請問,這是民主嗎?這就是左派政黨的「策略」,阻止民意發酵。

為什麼不見到西方媒體從這角度報導?

而且說到這個左派聯盟 Popular Front 原本就是由幾個極端左傾組織組成,包括:法國社會主義黨,法國共產黨,綠黨,「不屈服黨」等,這些政黨若是單獨競選根本不可能有任何成果,但是聯合起來就獲得媒體的包容,似乎只要能阻止「極右」就是偉大目標。

現在RN 被阻止了,馬克龍贏了嗎?他更慘。這個左翼聯盟立場比RN 偏激更多,這個聯盟不僅會降低退休年齡回到62 歲,這是根本上對抗馬克龍的政策,同時建議增加一千五百億歐元的政府支出,立刻提高公務員薪酬10%,公共交通完全免費,這些都將讓通貨膨脹更嚴重。還不要說這個左翼聯盟在北約NATO 的立場上,即使不跟俄羅斯同步,都不會跟普京完全對立。

所以你說,馬克龍贏了嗎?

這都是因為短視。首先他在歐盟選舉後衝動的宣布立即舉行大選,其次見到RN 勝出,又全力(跟左翼合作)阻止RN 獲勝。

現在每一個人都在憂慮,馬克龍如何收拾這爛攤子,因為現在的三股勢力,勢均力敵,他連如何組織政府都成問題。憲法上他可以執政到2027 年,但是議席上他少於NFP,選民支持方面他比不上RN。他必須組織聯合政府,但是他不願意跟右派合作,然而現在的左派能合作嗎?那些侃侃而談的所有 talking heads 評論家見到他們也都無計可施。

我見到西方媒體在每一個國家每一次都製造一個無法收拾的爛攤子,等以後的人來收拾。今後怎辦?你從來不見到媒體認錯,後悔,他們會繼續走錯路,然後將手指指向他們永遠的敵人—右翼政敵。

見到左派民眾上街歡欣慶祝,但是你見不到保守派選民上街抗議。他們被「不民主的」剝削了議會席位,想想看,如果是左翼候選人被這樣不公平的剝奪當選機會,你以為左派不會發動幾百萬人大規模上街示威抗議?

奧林匹克運動會兩個星期後就要舉行,北約峰會這星期在華府舉行,馬克龍都將像一個跛了的鴨子出席。今後他在烏克蘭戰爭上,將不能再像過去一樣以為自己是斡旋大局的重要角色。國內政策上,他會被綁手綁腳,毫無置喙餘地。法國進入真正混亂局面。

 

07/07/2024星期日

現在發生在我們眼前的,完全是現代版的「皇帝的新衣」,三年了,白宮那一夥人欺騙美國人,欺騙全世界,說拜登清醒得不得了,是最適合治理全世界的君主,比他的前任不知好了多少倍。現在大家才知道,是一場騙局,他其實是沒有穿衣服的。他只是將手下寫的稿子唸出來的魁儡。

其實蛛絲馬跡到處都是,記得兩三年前開始,拜登出現公眾場合就帶了印製精美的「小抄」。有時候是有他將要詢問的記者的名字,以及問題的答案。這表示白宮記者會的問題也是事先商量好的。他又不知道隱藏,好幾次讓這小抄被攝影機拍到了,上面的字句讓人啼笑皆非,有一次我在這裡登出過的:你走進會場,跟與會者說哈囉,你坐下…。(見圖),這些就是「警號」,但是除了少數媒體(好像Fox News) 會拿來做文章,其他媒體故意的忽視。這是95% 媒體參與配合的一個陰謀。

 

 

 

 

 

 

 

 

 

還有多少次,拜登在記者會不回答問題,當記者追問時,他會說:「我不能再回答問題,不然我會有麻煩。」我記得我在這裡問過很多次:誰給他麻煩?你是美國總統,誰會給你麻煩?你上面還有人嗎?

原來拜登身邊永遠有一些人,負責「指導」他,阻止他「出軌」。兩年前的復活節,在白宮草坪的活動,他走過去跟群眾說話,一個打扮成復活節兔子的巨大「公仔」立即走過去,將他帶開。後來知道那個巨大娃娃是一個白宮新聞室的女職員裝扮的。他們都負責阻止拜登跟任何人說話,以免出狀況。他的問題要多麼嚴重,他的幕僚才會出動這一招?(下面是2022 年復活節,拜登旁邊的大兔子,原來負有阻止他說話的責任。)

 

 

 

 

 

 

 

記得過去從雷根時代開始,每天雷根從白宮走向草坪上的直升機,都會抽空跟守候的記者談幾句話,如果他沒時間,記者都會大聲問話,這習慣維持到川普。雖然媒體對他態度惡劣,川普都照樣跟媒體說了不少話,有時候說了十幾二十分鐘,像是小型記者會。但是到了拜登,只有最初幾個月見到他跟白宮記者群打招呼,之後再也沒有閒談的畫面,唯一有的是偶爾回答一兩句話,再多說一兩句,就有人將他拉開,多數是他的夫人吉爾。

還有那麼多次,他說自己剛剛跟死了幾十年的法國總理說過話,他也曾在觀眾群中尋找剛剛死去的眾議員,每一次演講完,他不知從哪一邊下台,左望右望之後,才由護衛牽走。還有跟空氣握手,念稿時將 pause 也念了進去……這些這些,我相信如果你只是看主流媒體,都不會知道的。

記得今年二月,聯邦檢控官赫爾Robert Hur 公布他對拜登的「私藏國家機密文件」的調查報告時,決定不予起訴,報告中說,不起訴的原因是:「拜登是一個記憶力不好的老人,如果起訴陪審團會基於同情不裁決有罪。」當時民主黨跟媒體都譴責赫爾,說他是幫助共和黨人攻擊拜登。白宮發言人KJP 還多次表示:拜登精力無窮,我們年輕人都跟不上。副總統卡美拉也第一個站出來說:這份報告裡面說的拜登總統,距離事實再遠不過。現在怎麼沒有記者去問卡美拉:你當時真得這樣想,還是在幫著掩飾?

之後所有民主黨人都出面,或是到電視上去澄清,說拜登「健壯的有如鐵釘」,前任眾議院議長佩洛西在CNN  上說:「拜登非常靈敏sharp,要知道他比我還年輕。」民主黨參議院領袖修莫Chuck Schumer 也信誓旦旦的說:他精神很好,一點問題都沒有。國土安全部長Alejandro Mayorkas 也在NBC 上說,拜登非常sharp,跟拜登開會,每一個人都要打起精神,準備好他的發問。

最近他失常的頻率更多,身邊幕僚防不勝防。七國高峰會,沒有人可以跟著他不放,(只有日本首相可以有一個翻譯跟隨),結果他就私自走開,法國總統馬克龍最先注意到了,去跟歐盟主席馮德萊恩打眼色,他們又跟主席國義大利總理梅洛尼打眼色,終於由梅洛尼把他拉回來。

之後回到好萊塢,他跟前總統奧巴馬在進行講座(問答)後,一起對在座觀眾致謝,但是他僵在那裡不動,也是奧巴馬將他拉開走下台。當這些畫面被共和黨放上網之後,卻被白宮攻擊是捏造,還發明了deepfake,cheap fake 等等名詞,說是假新聞。不只是白宮,所有其他媒體也跟著說是cheap fake,其中CBS 更在白宮指控共和黨之後,「尷尬的」撤銷了他們網頁上,那一段拜登私自走開的視頻,跟著白宮說那一段視頻是共和黨數碼改動的cheap fake。還說當時拜登是走去跟另一個降落傘士兵說話。這是圓謊。當時所有的降落傘都降落在七國元首面前,幾十個全世界媒體也都在一起,他一個人溜開去跟一個早先降落的單獨傘員打招呼?

還有拜登變成殭屍的畫面,據說在閉門的籌款晚會已經發生了好多次。最近一次他在白宮的黑奴解放紀念日 Juneteenth 活動中,他身邊的所有人都在舞動,只有他一個人僵著傻笑。持續達到一分鐘以上。這畫面也被攻擊是被「動過手腳」。(下圖是拜登在六月份的白宮活動中,別人都在跳舞,他卻一個人僵立。他旁邊的副總統卡美拉跟她的丈夫相信都看出來,卡美拉的丈夫還特別注意拜登。)

 

 

 

 

 

 

 

當時保守派媒體就說:白宮要你不要相信自己的眼睛,相信他們的「分析跟解釋」,這就是要你在見到光禿禿的「皇帝」時,要聽他們的解釋,不是拜登沒穿衣服,那是拜登的最新的衣服。你要相信。

安徒生 Christian Anderson 童話是要警告世人,自己要有評斷能力,不要被欺騙。但是人類歷史進化到現在,愚蠢的,聽話的人越來越多。而那些騙人被拆穿的人,不僅沒有更正,更別說道歉,好像那個謊言跟他們沒有關係,而且用同一個方法繼續騙人。今天聽到他們繼續說,那個沒穿衣服的是川普。

(所以我建議大家看保守派媒體,美國是Fox News,New York Post,加拿大有 National Post,Toronto Sun,英國我知道有 Daily Mail,The Telegraph,另外還有相當多的網路媒體,總之每一個地方都有保守派媒體,不管大的小的,盡量支持,對自己也有好處,至少保持頭腦清醒。)

 

07/07/2024星期日

法國的第二輪選舉有意外結果,初步點票結果,極左派聯盟 New Popular Front 獲得最多票數及席位,馬克龍總統的中間偏左政黨Emsemble  居第二位,原來大熱的右翼政黨RN 卻屈居第三位。不過全數都未達到過半數票數。

 

 

 

 

 

這結果證明極左聯盟跟馬克龍在選舉前的策略或許成功。在上週,極左聯盟跟Emsemble 有協議,在其中一個政黨有較多票數的選區,只推選一個出馬,另一個犧牲。其他選區也一樣。

此外媒體的打擊也是因素。他們在提到極左聯盟時,只說他們左傾 left-wing,但是說到 RN 就是極右。我見到 RN 的領袖 Marine Le-Pen 曾經向發問的記者提出抗議,但是媒體不會理會。如果左翼聯盟在幾十個城市發動暴力抗議,打破櫥窗,點火燒垃圾,這能說只是左傾?而 RN 到現在都沒有發動過示威抗議,只是訴求選民抑制物價,阻止非法移民入境的心態。

不過馬克龍的政黨也減少了大約一百名議會議席,到目前極左聯盟預計可以獲得大約170-180 席位,馬克龍獲得150-160 席位,RN 獲得135-150 席位。估計馬克龍會暫時保住總統位置,到2027 年任期滿,但是總理 Gabriel Attal 就已經辭職。

RN 在六月的歐盟選舉中獲得最多票數,又在一星期前的第一輪選舉獲得最多票數,民調也是最高,卻在今天的投票失利,可見民意不是最後的決斷,策略,(媒體)輿論還是佔有重要影響力。

這已經不知道是Le-Pen 第幾次競選失利,每一次都是受到「有組織輿論」的有組織的阻止。

 

07/07/2024星期日

共和黨目前情勢大好,但是要贏得選舉還要防止作弊。眾議院議長江森Mike Johnson 星期五在國會提出一項新的議案,要確保選舉合法:Safeguard American Voter Eligibility Act (SAVE),但是已經受到民主黨一致反對。電動車Tesla 的瑪斯克Elon Musk 在自己的X 網頁上支持這議案,並且宣稱:那些反對的都是叛國者TRAITORS!。還說:「叛國該受甚麼刑罰?」

 

這麼多年來,共和黨一再要通過保障選舉合法公平的議案,全部都被民主黨否決掉,不僅如此,民主黨主政的州分一再通過相反的法案:禁止投票所要求投票人出示身分證;允許全面寄出郵寄選票,允許不相干的人(政黨義工)蒐集無主的選票代為投寄(ballot harvesting),甚至允許一個人可以代投十幾分的選票;阻止監督人監督核對選票上的簽名,甚至不准核對郵寄日期必須在選舉日之前等等。

今天早上NBC 的 Meet the Press 主持人Christian Walker 沃克就逼問共和黨參議員 J. D. Vance 范思,是否會接受2024 年大選結果,范思說「如果選舉是公平公正,當然接受」,並提出這SAVE 議案,沃克立即說:2020 年大選證實估平公正,而且非公民投票已經是非法的。如果是非法的,為什麼擔心檢查身分證?

而且現在的司法部長嘉蘭Merrick Garland 幾個月前發誓說,他會阻止「投票時檢查身分證」的任何規定。他說檢查身分證是「歧視性,多餘,不必要的」。是嗎?對於一個公民最基本的權利跟義務,檢查身分證都是不必要的?

甚麼樣的司法部長會這樣說?不是為了作弊是為什麼?當我們見到2020 年大選,一批批選票在投票日之後紛紛出現,太明顯是有疑問。但是在媒體跟民主黨的包圍戰術之下,今天根本不能提出任何疑問,否則就是「選舉否認者」,罪大惡極。

江森的這項議案還包括:要各州政府在寄出郵寄選票之前,查問對方公民身分才寄出選票,同時任何人在登記為選民時,也需要出示身分證,而且讓各州政府決定各種身分證的定義,避免公民受到刁難。這是太明顯的 common sense,但是在嘉蘭眼裡居然說成是:「這些措施跟過程讓投票更困難,特別是少數族裔,…這些規定威脅到我們國家架構的基礎。」這帽子扣得真大。

今天下午傳來消息,民主黨眾議院領袖 Hakeem Jeffries 已經通知所有民主黨議員,立場一致都必須投反對票,據說Jeffries 的理由是:這議案將對無數的美國選民投票時造成「極大的負擔 extreme burden」,又說是共和黨有意要造成選民對目前選舉不信任的立場。我想有頭腦的人自會分辨兩種理論那個是有理的,哪個是無理取鬧的。

我舉了太多的例子,民主黨根本是一群無賴,這絕不是血口噴人。

 

07/07/2024星期日

盡管媒體讓人看了這樣憤怒,至少到目前多數民意還是能夠反映現實,沒有被主媒牽引。主媒之一USA Today 今天公布的一項民調顯示,51% 的美國人認可川普的四年政績,認可拜登政績的只有41%。要知道,這些主媒的民調,都有至少5% 的誤差,我說的是有意的誤差,至少偏袒(給民主黨加分) 5%。

 

 

 

 

 

 

全國方面,川普以41%領先拜登的38%,過去說過這不重要,因為全國民調只代表選民票,不過也顯示川普在領先中。

此外認為川普「能夠把事情做好」的人有60%,只有44% 的人認為拜登有能力把事情做好。63% 的人認為川普「對國家有遠見」,54% 的人認為拜登有遠見。46% 的人認為川普一旦上台,可以信守諾言,相對拜登是42%。

唯一拜登佔上風的是,45% 認為他誠實,33% 認為川普誠實。這就是媒體洗腦後果,拜登剛剛被證實領導整個政府欺騙國人,跟全世界他仍然清醒,星期五的ABC 訪問仍然說,他表現不好是因為感冒,因為時差,因為川普對他喊叫,說他每天都接受醫生檢查等等…。他才真正是病態說謊大王。

 

07/07/2024星期日

美國媒體剛剛栽了一個,只有他們自己心裡有數的大跟斗,現在又奮不顧身的繼續邁向另一個跟斗。看了今天幾大電視網的星期日新聞雜誌,幾乎都是同一口吻:忘記了他們剛剛跟民主黨串通掩飾的歷史上至大醜聞,追問共和黨人是不是可以保證,如果川普再上台,不會整肅任何政敵,包括拜登跟他的家人。

這算甚麼?要共和黨保證發給拜登跟他的家人一張終身免死金牌?

先是聽到CNN的Dana Bash (她也是這次電視辯論主持之一),她問總統候選人之一,佛羅里達州的參議員魯比歐 Marco Rubio:你可以保證,如果川普再上台,不會整肅他的敵人?拜登跟他的家人?

這很奇怪,拜登在台上時,他自己的司法部,加上各地民主黨的司法部門,以莫須有的罪名不斷的起訴川普:八年前一筆帳名目不對,居然是聯邦大罪;一個電話被偷偷錄音,抽出一句話說他企圖改變選舉結果;申請貸款時將物業數字報大了,判罰七億美元;被指三十年前在百貨公司更衣室強姦某人(罪名不成立,還是判罰八千萬元),等等,現在拜登跟家人向外國政府收取了數千萬元,成立二十多個空殼公司,七轉八轉到自己家人的戶口,150 個銀行畫記號的可疑轉帳,這些都有電郵,WhatsApp,合作夥伴,稅務專員做人證物證,現在你們要川普保證都不追訴?

魯比歐說,川普在第一個任期都沒有做,盡管希拉里做了那麼多違法的事,他自己也說了不會「報復」,但是這位Bash 還是不滿意,繼續追問,並且引用一個保守派民間機構 Heritage Foundation 最近發表的Project 2025 宣言,說要除去政府中的,阻礙(川普)改革的人。最近民主黨跟媒體就引用這個組織的宣言,攻擊川普要大肆報復。

稍後NBC 的 Meet the Press 主持Christian Walker 沃克,也追問另一位川普的可能副總統人選參議員范思 J. D. Vance,說:你保證川普不會追擊政敵?范思說:好問題,我們見到拜登這樣做很久了,你們說川普破壞民主,真正這樣做的是拜登,他的檢控官…這時沃克插嘴:不是拜登,是他的司法部門。

真正是天大笑話。拜登的司法部不是拜登?這樣說將來川普可以叫他的司法部長這樣做。過去川普的司法部長巴爾William Barr 幫川普說一句話,都被媒體叫嚷要彈劾他。

當范思說,司法部長是拜登任命的,沃克又說:「這種事司法部天天有人在做。」當然,范思又笑了,天天有人在做?

范思接著說,(聯邦) 司法部第三號人物,一位副部長到紐約,幫助曼哈頓地方檢察官布萊格檢控川普時,這位主持說,沒有證據證明(聯邦)有插手。范思說:如果是聯邦司法部派一個人,到我的俄亥俄州來參與地方的審訊…,沃克又插嘴說:你的底線是,如果川普這樣做,你都OK?

沃克又說道 Heritage Foundation,說他們要全面整肅政府,難道你支持「暴力動亂」?范思說,這是一個民間組織,他們研討政策,左派右派都有類似組織,跟共和黨無關。(川普已經在一天前宣布,他跟這組織毫無關聯,甚至指責這組織部分主張荒謬,但是所有媒體今天繼續將川普跟Project 2025 掛勾。)

見到他們的不講理處?現在的華盛頓被 deep state 控制,他們要川普保證上台後一個人都不要換掉。而且我們沒有理由的整肅你七八年,但是你要保證你不會反過來整肅拜登?問題不是整肅,問題是拜登家人犯罪一籮筐,證據一籮筐,你們隱瞞這些證據好幾年,甚至說亨特拜登的電腦是「俄羅斯跟川普串通做出來的陰謀」,現在你們要將這些證據全部丟掉?另一邊卻要繼續起訴川普,審訊川普?今天 ABC 的星期日節目This Week,主持人George Stephanopoulos 在節目中訪問一個祕密警察時,就這樣問:川普有機會在當選總統時被判刑,你們做好準備了嗎?

這幾天聽到民主黨一再引用「川普的罪狀」以證明川普不應當也不能夠再做總統:「川普是一個性格有缺點的人,他已經被定罪34 項罪名,還有四五件案件在等待宣判,另外一邊拜登是一個讓人尊敬的老人,他的總統任期貢獻無限,他誠實,他愛護美國人,…我們不應當再討論拜登,應當集中在川普這人身上。」這就是他們要起訴川普的原因,不是他真的犯了罪,而是要用來競選。

 

07/07/2024星期日

當(美國)媒體發現一件事對他們的目標有利,他們會厚臉皮的做一百八十度轉變。只有愚蠢的人才看不出來。

昨天CNN 找了兩位黑人廣播電台主持人到電視台訪問,這兩個廣播電台都是在星期三當拜登水深火熱時,訪問了拜登,希望證實拜登仍然可以健康,正常的接受訪問。而這兩位主持都對CNN 說,他們訪問的問題都是白宮(後來拜登的競選團隊出面說是他們) 事先給他們的題目。這讓 CNN 主持大表意外,而且他聽過兩個電台的訪問,所問的問題幾乎都是一樣的。(下面是兩位黑人電台主持,被請到CNN 現身說法,說他們訪問拜登的問題,都是拜登團隊事先給的。)

 

 

 

 

 

 

其中一個費城電台 WURD 的女主持 Andrea Lawful-Sanders 說,她得到對方事先給的八個問題,讓她選出四個,還「說是讓我批准,我批准了。」但是即使這樣,拜登還是說錯很多地方,好像他說:「我是第一個黑人總統,而且有一個黑人女性做副總統的一個黑人總統。」又說:「我是第一個,由德拉瓦全州人民選出的總統,當我是一個孩子的時候。」

另外在密爾瓦基電台WMCS 的訪問中,也是事先給的題目,但是他還是說了很多沒有邏輯的話,當問到選舉為什麼重要時,他說:「那是因為…我們給了川普,行政權力使用一個系統,那是從來不是我們立國者的意願,因為他任命的法院的人。」

這位主持人Earl Ingram 附合前者的話說,他們的問題也是事先對方給的,CNN 的節目主持 Victor Balckwell 對這些大表意外,而且發現兩間電台說的題目非常相似。說這樣做對於證明拜登的「活力,精神」毫無幫助。

這些主流電台似乎也太後知後覺了吧。他們應當知道拜登已經一年多沒有接受主流電台(電視台)的訪問,就因為主流電台會不聽指揮發問。今年二月,拜登連超級杯大賽前15 分鐘的「邀約」訪問都拒絕了,那是幾億人收看的免費廣告,為什麼?為什麼那一陣(一年多時間) 拜登只接受三流小明星,夜間嘻笑節目,甚至廣播界的骯髒嘴巴 Howard Stern 的訪問,都不接受主流媒體的訪問?紐約時報甚至發出憤怒呼聲,為此跟拜登的白宮互相叫陣,這樣你們都想不清楚?

最明顯的例子是,體育電視台 ESPN 女主持Sage Steele 在一年多前離開這電台後揭發的,她說她在 2021 年三月(拜登剛剛上台兩個月)訪問拜登。當時所有問題都是白宮給的,而且上級說明「必須照著問,一個字都不能改,而且不能追問 follow up,每一個問題都跟上級討論了很多次,如何問,不能改」,而且是事先錄影。(那是有關喬治亞州共和黨政府通過了選舉時必須顯示身分證的法律之後,民主黨醞釀體育界抵制喬治亞州時期,)她說即使這樣,拜登都回答得「很可憐」。因為是衛星訪問,她見不到拜登,不過拜登說的話很語無倫次,好像說,他一開始就說自己在學校時打足球時多麼厲害,還說「我有最好的一雙手」,她當時都不知道如何反應。最糟糕是,他的聲音快要沒有了,之後說:我很好,靜止了一會說:哦,算了。Uh, never mind.

這是最近常見的,他每次接不下去了,就說「算了」,或是 anyway。只有主流媒體視而不見。

但是當時(一年多前),只有 Fox News 等幾個媒體訪問過她,我都提起過她,其他媒體有去找她嗎?現在他們集體「驚訝、意外」了?

Steele 當時說的話,證實拜登在剛剛上台時就已經非常有問題,白宮跟媒體整整幫他掩飾了三年多。Steele 還說,她當時就了解拜登在2020 年大選時都躲在地下室,讓別人幫他競選。我這裡都說過很多次,他當時根本是靠媒體幫他競選。

 

07/06/2024星期六

美國民主黨現在著急的找人替代拜登,出戰十一月的總統大選。其實這是很不民主的作法。枉他們每天將「捍衛民主」掛在嘴上。

拜登是經過全國 50 個州的初選選出來的候選人,現在選出的三千九百多全國代表,都是「拜登的」,他們都曾經宣誓必須在八月的全國代表大會中,將票投給拜登。所以除非拜登宣布他要退出,沒有人可以逼他「釋放」這些代表。如果硬是要逼他,局面可能很不好看。

 

如果要合法,他們可以引用憲法第25 修正案,要拜登下台,(只要副總統,或是多數閣員就可以啟動),這修正案是當總統的智力退化,無法執行總統任務時使用。但是民主黨不想這樣做,他們不想自己的總統這樣不光榮下台,於是就想些不合法的途徑。(他們在川普執政時,就吵嚷過不下十次,要川普退位的建議。似乎這修正案只適合共和黨人使用。)

比如說,這一次民主黨的初選,DNC 民主黨全國委員會為了確保拜登出位,阻止羅伯甘迺迪 Robert Kennedy Jr.  參賽,這就是非常不民主的作法。共和黨那邊,川普也是前總統,卻容忍十多人出馬跟他爭。後來川普拒絕參加辯論,就被媒體跟民主黨攻擊不民主。他當然有權利拒絕,任何人都有權利拒絕,但是他沒有阻止其他人辯論,甚至讓其他電視台一再爭取這些候選人,到他們的電台去攻擊川普。但是民主黨那邊就阻止甘迺迪參加,也拒絕辦理辯論,都是不民主的作法。不僅如此,沒有一個主流媒體邀請過羅伯甘迺迪到他們的電視台去訪問,等於當這個人整個不存在。結果只有Fox News 等保守派媒體訪問過他。今天羅伯甘迺迪在美國若是有任何知名度,都是幾個保守派媒體給的。

民主黨的違反民主,例子多如牛毛。2016 年他們為了確保希拉里勝出,阻止社會主義信徒Bernie Sanders 參議員出線,用盡很多方法在規矩上設限,後來當時的代主席Donna Brazile 還出書交代細節,說希拉里跟 DNC 如何操控初選過程。當時維基解密的Julian Assange 也公開了DNC 的兩萬封電郵,證實DNC 用盡方法阻止山德斯出線。包括他們商量,如何以山德斯的猶太背景,及宗教信仰醜化他。這是為什麼一向都是左派的寵兒的洩密者Assange,突然被美國民主黨仇視的原因。

那件事證明美國民主黨既腐敗,又無能,他們的電郵被駭,最初指控是共和黨跟俄羅斯合謀,結果完全找不出證據,後來只證明他們的安全設防太差。如果共和黨也這樣毫無設防,你以為Assange 不會也去hack 共和黨的電郵?

依照民主黨DNC 的黨章,要換人首先必須要拜登自動退出,之後才必須由DNC 主席Jamie Harrison (他也是拜登的人) 跟參議院領袖修莫 Chuck Schumer,眾議院頭頭 Hakeem Jeffries,還有州長協會主席等商量提出新人選,在八月的全國大會推舉出來。但是見到現在的情勢是,民主黨有意提拔副總統卡美拉Kamala Harris 讓她直接上位。因為民主黨的黑人團體已經放話,放棄卡美拉另外選一個白人,勢必讓他們失去更多黑人選票。

現在民主黨那邊的公開說詞都是:拜登是候選人,他是初選出線的候選人。這些人包括奧巴馬,佩洛西,希拉里,加州州長紐森,密西根州長惠特莫等等…所以看得出,表面上還是拜登。不過媒體似乎比民主黨還要緊張,每天都吵著要拜登退出,要民主黨臨陣換馬,幕後則見到眾議院的Hakeem Jeffries,參議員Mark Warner  等連日密商。這些都證明是除正途之外,還有旁門左道。

 

07/06/2024星期六

這些天美國媒體全部好像如夢初醒的攻擊拜登跟他的幕僚,說他們怎麼可以蒙騙我們,隱瞞他的癡老狀況。Axios 今天一篇報導說:「民主黨國會高層,覺得被騙,被他的新聞室,他的競選團隊,他的高級助理,他們一直都說總統清醒的好像任何人。…」有這樣不負責任的媒體,這樣會撇清的?

今天美國這樣多人被上星期四的電視辯論驚醒,都是因為這些媒體蒙騙掩飾的後果,現在媒體居然怪罪拜登團隊欺騙他們?

如果你是保守派媒體的觀眾,讀者,你肯定不會意外,(我這裡都經常有報導),僅僅在兩個多星期前,當拜登在歐洲七國峰會上出醜,回來後又在好萊塢的籌款晚會中,要被奧巴馬牽下台,還有在白宮的Juenteenth 晚會中像僵屍一樣僵立好久,這些報導全部被白宮指責是共和黨的炒作,剪接,cheap fake。主流媒體也全部都封殺。上星期白宮記者會中,發言人KJP 就說不關他們的事,因為不只他們,「媒體」也都這樣做。所以,整個責任都屬於你們:民主黨跟媒體,現在不要假裝「剛剛發現」。

還有,極左記者Carl Bernstein 伯恩斯汀說,他們知道至少有一年半了,拜登在15-20 個場合會突然好像殭屍一樣凍結,說話不成句,連熟人的名字都叫不出來。這些場合都有記者,都有民主黨圈內人,他們都在幹甚麼去了?沒有一個人說話?現在怪拜登身邊的人隱瞞?

記得今年二月,當聯邦檢控官赫爾Robert Hur 公布他對拜登的「私藏國家機密文件」的調查報告時,決定不予起訴,報告中說,不起訴的原因是:「拜登是一個記憶力不好的老人,如果起訴陪審團會基於同情不裁決有罪。」當時民主黨跟媒體是怎麼攻擊赫爾的?他們說赫爾是共和黨人,他這樣寫這篇報告,是要提供給川普競選團隊使用,作為競選時攻擊拜登之用。白宮發言人KJP 多次表示:拜登精力無窮,我們年輕人都跟不上。

當時大批民主黨被請到主流媒體的訪談節目去澄清。其中前任眾議院議長佩洛西在CNN 對主持人Anderson Cooper這樣說:「拜登非常靈敏sharp,我跟他共事多年,他永遠捉住重點。…人都會犯錯,要知道他比我還年輕。」

國土安全部長 Alejandro Mayorkas 也被請到 NBC 的Meet the Press 去解畫,他說拜登非常sharp,他會仔細查問每一個問題,而且專注於細節detail-oriented。」所以跟拜登開會,每一個人都要準備好。

連好萊塢影星都被找去作證,Michael Douglas 被CNN 的Fareed Zakaria GPS 主持人請去訪問時,他也強調:「拜登堅硬的像釘子Sharp as a tack,他克服了小時候的口吃,你不能說他沒有毅力。」他後面還加了一句:至於他的對手(川普),你就不能這樣說他了。

這些人都到哪裡去了?他們可以不負責任的說話,都因為這些媒體不會事後找他們質問。如果是共和黨人這樣說話,(說川普如何sharp,而之後川普出了狀況),你說事後不會被捉去問個不休嗎?

還有剛在上個月五號,華爾街日報的社論版,引用了大約20 位最近見過拜登的,圈內人的話,說這些人見證到拜登在behind the closed doors (沒人見到的時候),有體力智力下滑的跡象,裡面說拜登的精神狀況令人懷疑他可以負責全國最高位置的政務。結果這篇文章一出,就受到白宮跟民主黨的攻擊,CNN在報導這文章時,第一段就說「這篇文章是被共和黨GOP 的文宣所牽引」。甚至集體要華爾街日報WSJ 收回,澄清。

CNN 的報導說,WSJ 的所謂消息來源,幾乎都是共和黨人,而且兩位記者做結論時所依賴的消息來源也都是共和黨人,至於政府(白宮)內人,都說沒問題。文章中甚至說,這兩位記者應當也去查查川普的健康狀況。

所以在六月27 日辯論當晚,CNN 所有主持人都為拜登的失常錯愣,驚訝,你說他們是作戲呢,還是故意做出這表情,以便為自己撇清?

華爾街日報的文章是在六月五日刊登的,是拜登電視辯論前三個星期。居然受到這樣的鞭笞。我還記得一年多前,一位主流媒體的女記者(忘記了是ABC,CBS,還是NBC),她在訪問拜登後附了一篇短文,說拜登狀況很差,她問的問題拜登聽不懂,拜登的回答她也不明白意思。結果這位女記者受到同行的攻擊,連她自己的電台都責備她,要她收回。(現在搜尋不到相關報導,不過我當時有記載,我會繼續搜尋。)

記得川普時代,每隔幾個月民主黨跟媒體就高喊:川普的智力退化,請共和黨人使用憲法第25 修正案,將他拉下來。這些「話」最近多次被Fox News 找出來播放,其實我這裡也都有紀錄。然而拜登的退化這樣嚴重,卻被掩飾到今天。

這些就是現在美國的媒體,他們作為政黨打手到了又紅又專的地步。現在他們集體意外,集體要拜登退出競選,集體為民主黨擔心十一月時打不倒川普。

 

07/05/2024星期五

拜登在今晚播出的 ABC 訪問中,沒有就選民的疑問做出適當的解釋,強調他上星期的電視辯論只是一個「失常的小插曲」,他的健康仍然沒有問題,民主黨人看了都感到失望,繼續醞釀要使用壓力,讓他退出競選。

 

 

 

 

 

 

主持人George Stephanopoulos 問他,是否做過認知測試,拜登迴避式的回答說:「我每一天都接受認知測試,每一天,我都測試。…你知道,我不僅競選,我還治理全世界,不是誇張,但我們是這世界的中心國家。」

Stephanopoulos追問,是否經過神經科等專科醫生的檢查跟測試,這次他回答,沒有人告訴他必須接受神經科專家的測試,因為他們都說他很好。

之後他又強調他健康很好。他說:「那晚是一個不好的插曲 episode,不代表我有嚴重的疾病或是狀況,我只是太累,我沒有依照我的本能做決定,是一個不好的夜晚。」

Stephanopoulos 說,辯論時你已經回國12 天,你在德拉瓦休息三天,之後到大衛營休息跟準備了七天,怎麼還會失常?拜登說:因為我在生病,很不舒服。他說他還接受Covid 測試,最後醫生決定是感冒。

Stephanopoulos 接著問他,是否有重看他那晚的辯論,他說:「我想我沒有,沒有。」這回答讓很多人不解,他要想一想才知道?這樣的回答明顯是在心裡製造謊話。也許他真的沒有看,但是需要這樣回答?(他說謊的天性根深蒂固)

主持人問他,是否知道自己的表現很差,他就怪罪是川普說謊,他說「川普一再說謊」,說他說謊 28 次,Stephanopoulos 有點反駁的意思說:「你好像從第一個問題就遇到麻煩,那是在川普說話之前。」這時他只好說:我只是有一個不好的晚上。

之後他還說「雖然他的麥克風關了,他還是對著我叫喊 shouting,讓我分心」,這是當著全世界說謊,當晚沒有一個人見到川普叫喊。之後他還說::「川普是一個病態說謊者 pathological liar,congenital liar,他(競選)只是為他自己一個人的好處,你見過他做的任何事是為了其他人嗎?」還說川普在Covid 時害死美國一百多萬人,要人將漂白水注射到血管對付Covid。主持人對他這些話都表示同意,說 I understand。

在訪問最後,主持人問他,如果有一天他認為無法贏過川普,他是否會退出,他說:「如果上帝 Lord Almighty 下來對我說,Joe 退出競選,我會退出。但是上帝沒有下來。而且我不認為任何人比我更合資格做總統,或是比我更有機會贏得這次選舉。」

這主持問他好幾次「是否對自己誠實」,他都說「是」,Stephanopoulos還問他:「你確實誠實的想,你可以擊敗川普?」他回答了四個「是」。

雖然Stephanopoulos 多次用很嚴厲的語句問他,逼他說實話,但是這主持基本上是非常強烈的民主黨。他繼續問:…你的民調繼續偏低,過去幾個月都是你們兩人對壘,通貨膨脹已經滑落,他也是被法庭裁決定罪的罪犯,但你仍然落後。拜登予以反駁,他說:跟我談話的民調專家,都說我們不相上下。同時他驕傲的說:有誰能像我好像今天能吸引那樣多的群眾?(事實是他今天的群眾大會,是在威斯康辛州Madison的一間中學舉行,據美聯社AP 的報導只有三百人。但是他已經很驕傲了,川普的大會動輒上萬人。)

很多民主黨人看過這個訪問之後說,就像上星期的辯論,他們說看了很痛苦,說他處於「拒絕接受現實」的狀態。

看來民主黨會繼續進行替換拜登的行動,到目前已經有四名民主黨眾議員公開呼籲拜登退出,此外維吉尼亞州民主黨參議員 Mark Warner 正在發起籌畫公開信勸退,而民主黨在眾議院的領袖 Hakeem Jeffries 也在幕後開會,決定立場。

這讓人想到1987 年當拜登第一次角逐黨內總統提名時,因為說謊太厲害受到其他角逐者的群起攻擊,當時他就受到同樣的壓力被逼退。我以前說過,不管民主黨人如何說謊,如何做錯事,只有在他們傷害到自己黨人的利益時,才會受到譴責。到現在他還在製造川普的謊言,都沒有受到攻擊,也不會受到攻擊,聽到很多人還說他三年多政績,值得推崇,現在他受到壓力退出,只是因為民調說,他落後了,有可能輸給川普,才要他退出。奧巴馬時代的顧問 David Axelrod 說,2020 年大選之前,拜登領先川普十個百分點,最後才以些微的比數領先,而現在他落後六個百分點,所以民主黨恐慌了,堅持要換人。

 

07/05/2024星期五

聽到所有親民主黨的評論員都說,民主黨內目前處於極端恐慌局面,說是緊張焦慮的指數已經衝出屋頂。另外跟白宮接近的評論員則說,現在的白宮內部愁雲滿布,甚至悲哀氣氛。擔心最後的結果是,拜登被迫退出競選。

Axios 的記者在 CNN上面說,有白宮幕僚對他說:每個人都很痛苦,那些高級顧問像是處於黑洞之中。沒有人可以專心工作,因為不知道面前的路,而且知道無論怎麼做,都沒有好處 (沒有人體諒)。

前兩天聽到說,有二十多位民主黨的議員集體草擬信件,要呼籲拜登退出競選,但是最後「這封信」沒有出現。原因據說是:他們到最後發現,也承認,如果現在要取代拜登「會非常非常麻煩 messy」,他們找不到順利的出路。所以到現在,還是只有三位眾議員出面,公開呼籲拜登退出。除非拜登自己願意退出,幾乎沒有可能,而拜登多次堅決表示不會退出。

現在每天都見到民主黨人輪流到 CNN,MSNBC 或是其他電視台上說:不管是誰出來,我們必須阻止川普上台,他自己說了,他第一天就會做獨裁,(完全的謊言)。拜登擊敗過川普一次,他會第二次擊敗川普。我們必須捍衛美國的民主,川普是美國民主的最大威脅。他被定罪34 項罪名,是罪犯,你都不知道他再上台會做些甚麼…。

這些謊言他們重覆又重複,這些人只有一個目標,就是怎麼阻止川普,沒有一個人想到美國這國家,及世界的安全。拜登自己說了,他現在只想多睡覺,少工作。他的幕僚說,他只有在上午十點到下午四點鐘,才能正常工作。而且晚上八點鐘之後不能給他安排任何工作。請問,伊朗,中共,普京現在怎麼想。普京跟習近平剛剛在五月份見過面,昨天又在Kazakhstan 舉行的「上海合作會議」舉行場外會談,你想他們會談些甚麼?他們會不利用這機會玩花樣?美國不該擔心嗎?民主黨人一點都不擔心,他們只擔心川普再上台。

拜登的支持者現在寄望於他在今晚跟 ABC 主持人George Stephanopoulos 的電視訪問,可以挽回他在辯論那晚留下的壞印象。最初這訪問訂於今晚錄影,星期日才播出,引來業界的反響,認為經過剪接,難以讓人信服。所以現在改做今晚就播出,不過仍然是要事先錄影,而且還是只有15 分鐘,已經有人說,這樣做還是無足以取信於人。何況Stephanopoulos 根本是民主黨忠實盟友,他會讓拜登出醜嗎?

另外,拜登今天下午在搖擺州威斯康辛的Madison 舉行造勢大會,(仍然是室內,只有幾百名支持者),不過群眾非常熱烈,幾乎是他說一句話就叫好,就歡呼。他重申他不會退出,要直到打倒川普,其他演講內容都是針對川普,他又聲色劇烈的重複說了很多謊言,說:川普說他上台第一天就要做獨裁,說川普嘲笑戰死的士兵都是傻瓜跟失敗者,…除了譴責川普幾乎沒有政綱,但同時卻說川普沒有政綱。

這次的演說15 分鐘,而且是有電動提詞卡,證明了他幕僚所說,現在給他的活動最多都是15 分鐘。

拜登的演講等於是跟民主黨人對決,他說「我不會被逼退」,而現在要逼他退出的都是民主黨人,包括多名富有的捐款人,所以他的決定等於是讓民主黨繼續分裂,這分裂要直到他退出為止,否則八月的黨代表大會將有一場好戲可看。

 

07/05/2024星期五

英國剛剛舉行了大選,如預期的保守黨大敗,在650 席的議會中,從原有的 345 席的大多數地位,變成只贏得119 席,而左傾的工黨,就從原有的206 席,躍增到410 個席位。這是保守黨在英國歷史上最大的挫敗,也是工黨最大的勝利。(下圖:工黨領袖 Keir Starmer 將繼任為新任首相。)

 

 

 

 

 

 

 

不過有幾個因素是見不到媒體提出的。首先,工黨獲得的選民票是34%,而保守黨是24%,相差只是10%,不僅如此,剛剛竄起的右翼改革黨,也獲得了14% 的選民票。如果將兩個右翼政黨票數加起來38%,就多出工黨很多,所以造成保守黨的失敗,最大的原因是改革黨分薄了票源,而不是保守派失利。

而且改革黨雖然獲得14% 選民票,卻只得到四個席位,更證實了,改革黨的票源分散在每一個選區,對他們自己毫無幫助,反而在每一個選區都分走了保守黨的選票。這一點可以從其他政黨身上得到證實,好像中間政黨Liberal Democrats 只得到12.7% 的選民票,低於改革黨的票數,卻得到71 個席位,證明他們的票源集中,也沒有傷害到工黨的票源。同樣的,綠黨只得到2.9% 選票,卻得到跟改革黨一樣的四席。蘇格蘭國家黨也一樣,只有2.4% 選票,卻得到九個席位。這些都證實,改革黨在每一個選區都有相當的選票,而這些選票都是從保守黨那裏拿去的。

很多加拿大人會聯想到我們1993 年的大選,當時保守黨也是從極大多數執政,跌到只剩兩席,當時就是因為一方面改革黨分走了保守黨在西部的選票,而魁北克的魁人政團又將保守黨在魁北克的選票全部奪走。結果魁人政團獲得54 席,改革黨獲得52 席。讓對手自由黨撿到了便宜。這樣比起來,英國的蘇內克Rishi Sunak 算是輸得好看的。

而英國這個改革黨的黨領Nigel Farage 是靠著鼓吹英國脫離歐盟而竄起,他已經試圖選進議會多次都失敗,這是他第一次成功。但是為了自己的政治野心,破壞保守派團結。在我看來,他是跟加拿大改革黨領袖 Preston Manning,人民黨的 Maxime Bernier,國民黨的宋楚瑜一樣,都是個人野心駕馭。說好聽是寧為玉碎,不為瓦全,其實就是玉石俱毀。

第二個要說的是,英國保守黨兩年多換了三個領袖,其實都不能算是重大過失。前首相約翰遜 Boris Johnson 任內最大醜聞就是在 Covid-19 全國封城期間,在首相府開了一個派對。雖然後來約翰遜說是一個只用紙杯紙盤的工作派對,但就被媒體不停攻擊。如果這樣說,加州州長紐森 Gavin Newsom,密西根州長惠特莫Gretchen Whitmer 都應當下台。前者在封城期間,在高級法國餐廳,為一個說客 lobbyist 舉辦50 歲生日派對。後者跟紐森一樣,訂下最嚴格的封城規定,連肥料都禁止人去買,她的丈夫卻以州長的丈夫名義,要碼頭工人在國殤日長周末讓他破例取出自己的遊艇。還有當時的眾議院議長佩洛西,也是到美髮院要對方為她開禁,為她做頭髮…這些人都被媒體放過一馬。紐森跟惠特莫目前還是拜登繼承人選的大熱。英國的媒體(倫敦泰晤士報,國營BBC電視台)比美紐約時報跟 CNN,打倒保守黨是他們的一致目標。

比起加拿大的杜魯多跟自由黨,英國保守黨絕對說不上是糟糕,蘇內克甚至沒有甚麼大醜聞。他最近在法國參加諾曼第登陸紀念活動時,提早回國接受一間媒體的訪問,就被攻擊是為了競選而背棄國內老兵。但是同一場合,拜登迷迷糊糊轉身一個人離開的事件,就被美國媒體包含掩飾,說是共和黨跟保守派媒體製造的「假新聞」。可以想見媒體處理不同政黨的事件態度的不同。

事實是當歐洲各國普遍向右轉的時候,英國選民卻選擇相反的方向,英國媒體都說,這是民心求變。因為保守黨執政14 年,太久了,所以要改變。這是不成理由的理由。加拿大的杜魯多執政15 年,各種措施天怒人怨,兩次被裁決違反國家操守規定,加上在魁北克的 SNL 事件,導致多名能幹高級部長離去等等至大醜聞,但是在媒體護衛下,卻揚言要再做兩年直到下屆大選。對比兩個政府,一個是自由黨,一個是保守黨,一個可以高枕無憂,一個就慘敗落台。

 

07/04/2024星期四

星期一爆出,拜登的兒子亨特參加了拜登核心小組的緊急會議,這讓拜登身邊的策士很不高興,口出髒話的質問:這是甚麼回事?

我們也都見到報導,拜登一個周末都跟家人在大衛營,緊急商量未來的對策。報導說,拜登家人集體對他的幕僚不滿意,說拜登辯論表現差都是因為這些幕僚沒有好好準備他。

這樣的報導見出拜登跟身邊策士之間有摩擦了。過去的報導都說,拜登身邊有一班親近的幕僚,拜登的行動都由他們緊緊跟隨,別人插不進去。現在見到,拜登最親近的「幕僚」其實是他的家人,特別是夫人吉爾Jill,跟兒子亨特,這種關係連那些幕僚都插不進去,而且這兩組人之間開始有了裂縫。

另外根據保守派媒體紐約郵報New York Post 的報導,經過這次事件,拜登身邊真正的親信只剩下兩個人,一個是第一夫人吉爾的高級助理 Anthony Bernal 柏奈爾,一個是跟了拜登多年的助理 Mike Donilon 唐納龍。到這時只有他們可以跟拜登說實話。而其中,柏奈爾因為有第一夫人的信任,又得到亨特的信任,所以可以說是權傾一時。(下圖:柏奈爾陪同吉爾,上個月到德拉瓦法庭,出席亨特拜登的審訊。)

 

 

 

 

 

 

其實紐約郵報過去都報導過,吉爾多次表示,柏奈爾是她的 work husband「辦公室丈夫」,可以證明他們之間的關係,他們經常同出同進,特別是當吉爾單獨代表拜登出席公開活動時。但就因為這種關係,柏奈爾的權力超過了第一夫人的(辦公範圍) East Wing 東宮,而伸向權力所在的West Wing,加上他的「甚麼都要插一腳」的性格,到最後甚麼都管。

今年初傳出柏奈爾對同事性騷擾的傳言,連白宮記者會都有人詢問,但是發言人拒絕作答,到現在都不了了之。柏奈爾是同性戀,所以被他騷擾的應當都是男性。拜登剛剛上台時,誓言「任何政府中人,做出對其他職員不敬的行為,或是以上欺下,我立即當場開除。」但是這件事一直沒有被處置。他繼續是拜登家人最接近的人。當亨特在上個月被裁決三項罪名有罪時,柏奈爾就是第一個上前擁抱他的人。

據白宮知情者說,柏奈爾很八卦,說是非,搬弄挑撥,但也因為這樣,很討好吉爾,但就讓所有其他人害怕。很多職位低的人,怕被他說閒話,對他非常懼怕。此外柏奈爾脾氣暴躁,常常沒理由的發火,據說這一點曾經有人向吉爾提出,但是吉爾一貫都說:你們應當自己跟他說。

郵報說,白宮很多人將柏奈爾對比俄羅斯最後一任沙皇尼古拉斯二世妻子信賴的星象家(類似巫術)  Grigori Rasputin,這個人就因為得到皇后的信賴,到後來指使軟弱的尼古拉斯施行一項又一項錯誤的,不得人心的措施,導致沙皇被推翻,全家人被殺害,他自己後來也被殺害。現在白宮就有人說,柏奈爾會讓拜登這艘船沉沒,他自己也將一起沉沒。

如果要舉中國人比較了解的例子,可以舉中國歷史上頻頻出現的宦官禍國的例子,這些宦官最會以讒言討好主子,或是國王,或是皇后,遇到不明智的國王,不是自己惹殺身之禍,就是整個朝廷被推翻。

拜登從政四十多年都靠運氣,他本人無才無能,而且軟弱,能走到今天一路順風,稍遇不幸就全部的缺點都暴露出來了。過去媒體總稱讚他愛護家人,特別是(性格有缺陷的)兒子亨特,現在優點全部變成缺點。

 

07/04/2024星期四

當媒體要整你的時候,你是沒法躲避的。

拜登昨天會見了二十多位民主黨州長,之後紐約時報根據其中兩位州長的話今天做了報導,說他告訴這些州長他現在需要多些睡眠時間,少些工作時間,而且今後會盡量避免晚上八點鐘以後的活動。

紐約時報今日就用「拜登說他需要多些睡眠,少些工作」做了標題,其他媒體也都用這句話作標題。這樣的做法跟以前大不相同,以前好像紐時這樣的媒體,是絕對不會報導民主黨人(特別是拜登這種地位的人的)負面新聞,而且是聽取「與會者」說的話,何況還拿出來做標題。

過去幾天,紐約時報大力推動要拜登退出競選,現在這樣做只是幫自己的目標加一把勁而已。

紐約時報還說,當夏威夷州長Josh Green 詢問他的健康情況時,拜登說,他的健康很好,只是腦子不行了。這也是取笑拜登的話,拜登的競選主席Jen O’Malley 事後趕快發聲明給每一個媒體澄清,說他這句話是開玩笑性質,因為在這對話之前,他認不得其中一個州長。

這證明了紐約時報現在用「斷章取義」的手法對付拜登。這都是過去媒體「修理」川普的手法。拜登現在嘗到了「川普滋味」。

 

07/04/2024星期四

當川普一口答應拜登提出的條件:參加敵視共和黨的 CNN 主辦的辯論,兩個主持人都有長年攻擊共和黨跟抹黑他的紀錄,現場不可以有觀眾,他如果講話超時,就會掐去他的麥克風,連站立的位置都是拜登挑選的。

當時民主黨跟媒體都等著看川普失敗,甚至說他隨時會找藉口退出。但是川普沒有,他勇敢的深入虎穴。

 

 

 

 

 

 

現在拜登的辯論失敗的一蹋糊塗,在全世界面前露出了他的弱點,民主黨跟媒體急著換人。但是你聽見一個人稱讚川普表現良好?他看起來比拜登年輕二三十歲,他整晚都沒有說錯話,當拜登說不出話時,他很有風度地看著他,他整晚都沒搶著說話,沒搶麥克風…。但是媒體不僅沒有說他一句好話,反而全部使用民主黨的 talking point,說川普90 分鐘說的都是謊話,說民主黨必須換人,否則那個「危險的」,將成為美國希特勒的,永久破壞美國民主的川普就有機會上台,…

這是現代美國人的悲哀,也是全世界人的悲哀,因為媒體不再是「媒介」,而成為左派政黨打手。確實,辯論後川普的民調上升,無論是紐約時報,還是華爾街日報,他在全國他的支持率都超出拜登6%,這是自從上次大選之後的最高差距。但是以兩人辯論這樣天與地之差的表現,這樣的差距絕對不高。其中一個候選人簡直好像睡夢中的夢囈,說的話不僅需要英文翻譯,還需要心理專家解釋。以這樣的表現,川普的民調只上升了4%?

還聽到民主黨人說:拜登只是老,但是另一個是被定罪34 項罪名的罪犯;拜登只是老,但是他過去三年半的成就不容抹煞;拜登只是老,但是另一個一上台就會實施獨裁,加上他會有最高法院做後盾,他將可以無法無天,他會將第一任內沒有做的事,全部實現;拜登只是老,但是人品上,他高高在上;…

如果你有自己的分辨能力,不會覺得這些人的素質真的很差?當一個共和黨人做錯事,或是辦事不利,至少有三分之一會站出來劃清界線。如果是犯了大錯就更不要說了。當初尼克森總統甚麼都沒有做錯,就被媒體追殺,最後只是發現他在秘密錄音帶中說了髒話,共和黨人就全部站出來譴責,最後逼他辭職。兩個黨怎麼差那麼遠?

過去幾年,共和黨發現了拜登全家人貪汙的證據,有電郵,有WhatsApp,有自己講話的錄音帶,有親信出來做證,有稅務部職員的告密,還有FBI 線民的指證,都做成了檔案。但是拜登自己矢口否認(撒謊),民主黨還全部力挺,沒有一個站出來說願意知道真相,甚至威脅要調查川普家人作為回報。FBI 甚至逮捕了自己的線民,幫助掩飾。你有甚麼辦法?FBI 現在是民主黨的囊中物,CIA 也是民主黨的囊中物。他們可以集體寫「謊言」公開信,在大選前幫助民主黨掩飾美國歷史上最大的「十月危機」。只能說他們都已成為華盛頓deep state 的核心。

過去幾年,我見到拜登一次又一次的在電視鏡頭前咬牙切齒的說謊,痛罵川普,我都說:像這樣的人應當有報應的。我不是真的希望他有報應,我只是覺得,一個人怎麼可以那樣壞,那樣沒有良心,那樣說謊。

現在見到拜登一家人水深火熱,並沒有感到開心,因為他們的壞都是美國媒體給他們的機會,沒有那麼壞的媒體,拜登豈敢這樣囂張,囂張這樣久?他過去競選兩次黨內總統候選人都沒有成功,就因為他是一個人品有缺陷的候選人,連民主黨都不願意他出馬。他在2020 年成功了,是因為民主黨不想讓極左山德斯出線,才放他一馬。結果他(靠各種作弊手法,及好像上面說的非法打壓正當的新聞) 打贏了川普,媒體跟民主黨都將他當作是大英雄,吹捧上天。這一次他的口號就是:「只有我能打敗川普,我打敗他一次,還能有第二次。」媒體跟民主黨(還有他們的愚蠢支持者)真的有看他的所謂「政績」嗎?他唯一的政績就是「打敗川普」,甚至將他四五次起訴,九十多項罪名,每一次起訴,拍檔案照,審訊,都是國民喜訊,都是他的政績。

 

07/03/2024星期三

民主黨內及美國媒體呼籲拜登退出競選的聲音越來越強烈,但是拜登方面的立場也表現得堅定。他在今天上午對支持者說:「我知道過去幾天很不容易過,你們都面對很多問話,我相信你們心中也有很多疑問,所以我要盡量明確的,簡單的說清楚:我在競選。…沒有人推我出去,我也不會離去,我會留在這選戰直到最後,而且我們會贏。如果這是你們要聽到的,請資助我跟卡美拉,共同在十一月擊敗川普。」

拜登並且在今天傍晚在白宮會見了二十多位民主黨的州長,說是要溝通,交換意見。事先據說所有 23 位民主黨州長都會參加,(即使不能趕到白宮,都會以視像方式參加。)不過在會面之後,只有三位州長出來跟媒體說話:紐約州長赫克爾 Kathy Hochul,明尼蘇達州長 Tim Walz,馬里蘭州長 Wes Moore,他們都表示了強烈支持拜登的立場。但是同樣參加會議,被宣稱有可能接任拜登角色的加州州長紐森,密西根州長惠特莫,賓州州長 Josh Shapiro,跟其他與會州長都沒有見記者,這就啟人疑竇。因為如果要表示團結,通常出席會面的州長都會一起見媒體。(下:三位與記者談話的州長,左起:紐約州赫克爾,明尼蘇達州長Walz,及馬里蘭州長摩爾。)

 

 

 

 

 

 

今天上午紐約時報的一篇報導,說拜登對親信說「他會考慮退出競選」,這篇報導立即引起各界揣測,加上傳言要公開呼籲拜登退出的民主黨國會議員越來越多,所以引起拜登親自向支持者保證,白宮發言人KJP 也在今天下午的記者會斬釘截鐵的對記者保證說:這報導及傳言是錯誤的。

不過拜登昨晚在維吉尼亞州的一項籌款晚會中,又提出了他在電視辯論中的「失常」表現的最新理由說:「那是因為我在辯論前做了兩次環繞世界的旅行。那決定極不聰明。我沒聽幕僚的話,…結果我在辯論時幾乎睡著。」他這番話帶來更多疑問,首先,他兩次旅行(六月初紀念法國諾曼第登陸,以及之後立即到義大利出席G-7 高峰會)結束時,是電視辯論之前12 天,之後他還在大衛營整整休息了七天,甚麼都不做,專門為了準備電視辯論,怎麼可能會有時差的問題?

今天白宮記者會中,好多記者問到這問題,都說12 天前就回來了,怎麼會有時差,但是發言人KJP 堅持說:一來他感冒,二來有時差,貫穿六個時區,兩個加起來所以讓他有一個「糟糕的夜晚」。

記者質疑這時差的說法,說白宮似乎都是事後想出理由,好像說他感冒,也是在當晚辯論進行了 50 分鐘,大家見到拜登表現很差之後,白宮才說拜登感冒。之後又說他沒有看醫生,也沒有吃藥。(後來拜登自己又在廣播中說看了醫生)

 

另外民主黨盟友之一的媒體 Axios 曾經報導,說拜登的幕僚透露,拜登每天只有在上午十點鐘,到下午四點鐘才真正工作,他們都盡量不安排拜登在下午四點鐘之後有活動。紐約時報今日又跟進報導說:拜登在大衛營那一個星期,從未在上午11 點鐘之前出現,而且到了下午還要睡一個午覺。

這些媒體過去對拜登十分呵護,現在則不斷爆內幕。顯示媒體推動拜登退出的立場更公開,成為民主黨內的一份子,其中紐約時報首當其衝,已經發表了不下五篇社論跟專欄,督促拜登退出。同時全國有八份大報都已提出相同立場。這些媒體(及民主黨人)希望拜登退出,不是因為反對他,而是急需一個能打倒川普的人,見到他的辯論表現,及民調急挫,才著急要換人。他們幾乎每一句話都說:絕對不能讓川普再當選,他是一個危險的人。我們不要重複那chaos 的四年,他會變成美國的專制帝王…等。

目前很明顯的一個趨勢是,拜登越來越孤立無援。除了剛剛幾位州長都拒絕見記者,黨內大老都在幕後放話勸退,捐款人更紛紛表態,希望拜登退出。相對的,副總統卡美拉則人氣高漲,因為她的民調突然升高到拜登之上,而且由她出馬,捐款問題就可以解決。目前黨內開始猜測她會選擇誰做副總統候選人。

 

07/03/2024星期三

雖然拜登到現在沒有退讓的意思,美國媒體已經在開始幫助副總統卡美拉 Kamala Harris 製造聲勢,數間媒體公布的民調,已經加強了卡美拉的「贏數」機會,甚至高於拜登的勝算機會。其中 CNN今日公布的民調結果顯示,如果是川普跟拜登對壘,川普將以 49% 對 43% 勝出,領先六個百分點。但如果是川普對卡美拉,將只會以 47% 對 45% 勝出。

 

 

 

 

 

 

此外這民調還強調,卡美拉在女性選民中,將以 50% 對44% 領先川普,獨立選民中,也以43% 領先川普的 34%。卡美拉一向的民調都低於拜登,這是驚人的成長。

同一民調顯示,其他潛在的候選人中,加州州長紐森 Gavin Newsom 以43% 落後於川普的48%,交通部長 Pete Buttigieg 也以 43% 落後於川普的47%,密西根州長惠特莫 Gretchen Whitmer 也以 42% 對47% 落後。

另外根據 Reuters/Ipsos 路透社跟伊普索斯的民調,卡美拉以42% 些微差距落後於川普的43%,而拜登就以 40% 跟川普打成平手。不過這項民調找出了奧巴馬的妻子Michelle 米雪兒,她更以11% 的差距領先川普:50% 對39%。米雪兒一直都是民主黨(跟媒體) 手中的王牌,雖然她毫無政治概念,但是受歡迎。其實讓她出馬只不過是奧巴馬的 (紙板替身),實際上將是奧巴馬再度執政。(民主黨最會製造法律漏洞給自己鑽,這樣奧巴馬就可以執政三屆,甚至四屆,如果他們好運。)

不過這些都是全國民調,跟總統的選舉人票沒有大關係。目前川普在七個搖擺州都明顯領先,有些更領先雙位數,而且目前搖擺州又增加了,許多原來民主黨勝出多年的州分,現在都跟川普拉平,甚至落後,這些包括:維吉尼亞,新罕普什爾,明尼蘇達,新墨西哥州等。

另外拜登及卡美拉競選總部目前手頭上有兩億四千萬元的存款,如果拜登退出,這筆錢都將屬於卡美拉,不可以轉讓。(川普那邊有超過兩億八千萬元。)

 

07/03/2024星期三

拜登的癡呆狀況在上星期四的電視辯論中被全國跟全世界的人親眼目睹,揭發了白宮在過去一年多用來掩飾這狀況的至大謊言,也揭露了美媒體跟著白宮亦步亦趨,作為同謀的角色。

當年「揭發」水門案的華盛頓郵報記者伯恩斯坦Carl Bernstein 星期一在CNN 上面說:「過去好多位跟拜登接近的人,他們都愛拜登,支持拜登,捐錢給他,他們都曾經明確說見過拜登好像星期四晚上的狀況,說在過去一年半,至少見過15-20 次,…說他在籌款晚會,突然間變得僵直,就好像突然間變成殭屍 rigor mortis。」(下:伯恩斯坦在 CNN上面指出,拜登偶爾會全身僵硬。)

 

 

 

 

 

 

伯恩斯坦說,拜登在很多場合出現這狀況,所以知道的人包括他的支持者,以及在場的記者。他還說,這情況在過去半年更為嚴重。白宮方面當然注意到了,但是他們一直拖延沒有說。

豈止是不說,根本是遮掩。這個大謊言就好像2020 年大選前,白宮跟所有媒體聯合起來掩飾亨特拜登的電腦一樣。(那不只是一個電腦,那裏面有所有拜登家族犯罪的第一手證據。)過去一年多,常常看Fox News 的人都會見到拜登的失常,癡呆狀況,但是因為主流媒體一意的掩飾,美國可能九成的國民都不知道,所以他們會在星期四大吃一驚。但是媒體沒有理由不知道,除非當他們騙人時,自己也相信。

昨天白宮發言人KJP 第一次舉行記者會,只有Fox News 的記者問她,是否後悔指責那些「拜登動作緩慢,異常」的視頻是 deepfack,cheat fake,disinformation,misinformation,這位小姐說,一點也不,還說其中確實有部分是經過剪接,(又是一個謊言),還說「不只是我們這樣說,很多media 媒體都這樣說。當我們認為有事情是錯誤的,我們有權利指出來。」這是當場說是白宮跟媒體聯合製作的說詞(謊言)了?我見到在場的其他媒體若無其事,現在是白宮將你們拖下水,居然沒反應?(下:白宮發言人Karine Jean-Pierre。)

 

 

 

 

 

 

之後Fox News 再問:「當華爾街日報剛剛在一個多星期前,引用二十多個圈內人士說,拜登的老年狀況越來越明顯時,你們也駁斥這份報紙跟報導。現在後悔這樣做?」這位小姐又說:我不知道你說的報導,(又是謊話),之後說:「聽著,當我們見到不確實的報導,我們有權利指出來。當然你有權利推動我們,我也有權利答辯,這就是民主,是自由媒體 free press 在運作,當那些報導我們不認為是對的,有權利反駁。」

相信這是準備好的答案,背下來了。(她年輕,所以背得住。)你見到了,這就是白宮,跟台下所有的「白宮媒體」共同掩飾的一件大工程。雖然在星期四之後,所有媒體都呼籲要拜登讓位,他們是知道穿幫了,為了保障民主黨能當選,阻止川普當選,才這樣做。在這樣多的呼籲聲中,他們使用的詞句都是:本來只有拜登可以阻擋川普,現在他已經無法做到這一點,為了阻止川普,為了美國的民主制度,必須換一個候選人。

這些人有沒有想到,拜登這個樣子,美國的總統究竟是誰在做?那班為拜登寫稿的人嗎?因為我們見到,拜登根本變成一個讀稿機器,沒有提詞設備他就語不成句。美國國防部發言人Sabrina Singh 剛剛在星期一發出提高「美國在歐洲多個軍事基地」至第二高警戒警報,說是情報組織接受到的,「非常可靠的」恐怖襲擊的威脅。媒體指出,這至高警報是至少十年以來沒有的高度警戒。

你以為美國的敵對國家,在見到拜登的表現之後會不採取行動嗎?他們現在知道了美國實際上已經群龍無首,而且知道拜登只在上午十點鐘,到下午四點鐘清醒,他們不是每天都有一個「大窗口」可以為所欲為?而且因為拜登的開放邊界政策,放了將近一千萬人入境,他們中有多少是潛伏的恐怖份子?這些媒體關心嗎?

 天天都聽到「川普每一句話都是謊話」,事實是川普所有的謊言加起來都沒有你們的一個謊言大。而且川普的謊言都是你們製造的,全無殺傷力。這些人真正是地球上最無恥的一批人。

 

07/02/2024星期二

美國主流媒體 NBC 今天揭發,說拜登的兒子亨特昨天參加了拜登總統跟親近幕僚舉行的會議,這些幕僚都是拜登的高級顧問及助理。雖然亨特經常出現在白宮,也陪同父親上下飛機飛往不同地點,但從未跟父親一起出席會議。據說,其中一位幕僚很不高興的當場說:What the hell is happening?。

這顯示,在目前拜登處於政治生命最險峻的危機時,他相信的不再是身邊幕僚,而是自己的家人。他整個長周末都跟家人在大衛營度過,同時根據紐約時報,及Politico 等的報導,都說拜登家人集體對這些幕僚不滿,特別是早前一個星期,在大衛營為拜登「惡補」的16 人,說他們沒有盡到責任。

所以當亨特出現在這樣重要的會議中,當然引起幕僚的不滿。更不要說「亨特是甚麼人」,他有甚麼資歷?

今天在白宮記者會,有記者問到這件事,白宮發言人Karine Jean-Pierre 回答時說:「拜登總統跟他家人很接近,他們星期一一起回到華盛頓,就直接到了會議室。」這樣說是騙小孩的,第一夫人也跟拜登一起回到白宮,還有幾個孫子,他們怎麼沒「順便」出席會議?

XXXX

另外,有關拜登夫人出現在時尚雜誌Vogue 的封面,不僅時機是個大諷刺,而且更證實了Jill Biden 戀棧權位簡直樂不思蜀。

原來Jill Biden 這已經是第三次出現在Vogue 封面,連奧巴馬夫人Michelle 在丈夫八年執政期間,也只出現這雜誌的封面三次。吉爾是兩次是單獨出現,一次是孫女Naomi 結婚時,兩人一起出現,都同時附帶特別報導的長文。(下左是本期的Vogue 封面,中間是亨特的女兒Naomi 在2022 年結婚時,與吉爾一起上封面,右邊是吉爾單獨在2021 年上封面。這份時尚雜誌已經變成政治雜誌。)

 

 

 

 

 

 

 

 

當Vogue 準備這個封面時,還沒有發生拜登災難性的辯論,所以文章內容相當高調,樂觀。還介紹了Jill 在封面的Ralph Lauren 奶白色燕尾服價值五千元,她戴的耳環一萬元。文章內的一個手袋也是一萬元。吉爾還提到她經常穿的服裝是開斯米羊毛的名牌Gabriela Hearst  (毛衣) 洋裝,每一件$1,550,而她因為喜歡,就九種顏色各買了一件。

這種口吻讓她像極了法國最後一任皇后 Marie Antoinette,此外她還堅持,要在文章中加上Dr.,她的教育博士頭銜。

以前提過,她在每一個宴會,國宴等大場面的服裝,越來越豪華,務求出眾,這都證明她愛戀這種權位生活,捨不得放下拋棄,所以近來見到她拉扯著走不動的丈夫,一定要他站在舞台中央,盡管是出醜。而亨特就等著父親出手救他,因為他九月面臨另一個更嚴重的逃稅官司,肯定是要坐牢的,所以更要父親繼續做下去,才能到時候赦免他。所以拜登必須繼續競選,而且必須贏。所以他必須繼續全力攻擊政敵川普,將他打倒。

 

07/02/2024星期二

紐約曼哈頓法庭法官馬向 Juan Merchan 今天接受曼哈頓檢察官布萊格 Alvin Bragg 的要求(建議),延遲對川普掩口費案件的判刑。原定本月11 日(下周四)判刑,現在延期到九月六日開始量刑聽審,同時在九月18 日宣判。原因是,他要斟酌昨日最高法院對於總統公務及私事的行為的豁免權的裁決,對這件案子的影響。(下左:曼哈頓檢察官布萊格,下右:法官馬向。)

 

 

 

 

 

布萊格對川普2018 年償還私人律師柯恩 Michael Cohen 十三萬元掩口費,說是帳目名目不對,而起訴了34 項罪名,現在必須將庭訊時引用的證據逐一考量,是否侵犯了川普的豁免權。

川普的律師團隊是在昨日最高法院作出裁決之後,向布萊格提出申請,要求撤銷陪審團的「有罪」裁決,之後布萊格就對馬向提出延期判刑的建議,而馬向也表示必須重新斟酌全案的審訊過程。

這對於川普確實是好消息,但也引起民主黨的同聲譴責。不過,如果布萊格跟馬向不是在審訊過程中,使用非法的證詞及證據(很多都是川普在白宮的紀錄,以及當時白宮幕僚的證詞),現在也不必重新審核。見到布萊格跟馬向都毫不遲疑的「遵命」就知道他們理虧。

聽到民主黨及媒體都攻擊最高法院偏袒川普,其實這才是正常的 due process,美國司法中最重要的原則。川普從頭到尾都沒有享受到due process,他甚至不知道自己被起訴的罪名,沒人知道,就被裁決有罪。美國最兇殘的殺人犯,強姦犯,都必須享受due process,川普到現在所有的起訴都是司法陷害,這一點我引用了很多法律專家,特別是憲法專家的論著,現在最高法院只不過迫使好像布萊格一樣的司法流氓,要他們按照憲法做事。

 

07/02/2024星期二

美國最高法院首席大法官羅伯斯John Roberts 雖然屬於保守派,但是被認為立場溫和,經常跟自由派法官同一立場,但是這一次他發脾氣了,昨天他譴責三位自由派法官,說他們危言聳聽,不負責任的製造恐慌,(下圖:首席大法官羅伯斯。)

 

羅伯斯指的是在昨天,最高法院發表了有關總統豁免權的裁決之後(見昨天報導),三位自由派(女) 法官也發表了他們的反對聲明,結論是:「(這項裁決)罔顧我國憲法對政府制度的規畫及原則,這包括無人位於法律之上。」

其中 Sonia Sotomayor 索托馬耶並且在異見書中加註:「美國總統是本國最有權力的人,甚至全世界。當他使用官方權力時,依照這份多數裁決的意見,他將受到刑事起訴的保護。下令海豹突擊隊去暗殺政敵?免刑;組織軍事政變,把住權力不放?免刑;收受賄賂換取特赦?免刑;免刑,免刑,免刑。」

她繼續寫:「讓總統觸犯法律,讓他利用總統權位獲得私人利益,讓他利用權力作邪惡的事。因為如果他知道,如果做了壞事將受到起訴,他可能不會那樣大膽,無懼。這也是我們希望的。…美國總統現在將成為一個不受法律規範的國王。…為了我國民主,我反對(這項裁決)。」

另一位自由派大法官Ketanji Brown Jackson 也寫了自己的意見:「除去一個內閣部長,也可以算是總統的公務行為,舉例說,或許總統有權力開除司法部長,問題是,如果這總統給司法部長下毒以除去他,…換句話說,是否有刑事法阻止,讓總統執行權力時,不至於進行謀殺。」(下圖:美國九位大法官,左起第三人是Sotomayor,右起第四位是 Ketanji Brown Jackson,另一位自由派是右起第二位的 Elena Kagan。)

 

 

 

 

 

 

 

昨日最高法院的裁決,其實不是針對川普的案子,而是廣泛的就「總統在執行公務決策時,是否有絕對豁免權」,但是你看她們寫的意見書可以見到,她們是在針對川普。當你謀殺一個內閣部長時,可以算是公務嗎?任何人都可以分辨,她們幾位大法官居然將這也歸類於這份裁決書中的「公務決定」項目下。難怪羅伯斯駁斥他們說:「幾位反對者的意見,完全是不合比例的,評論(我們)今日的裁決,製造讓人不寒而慄的後果。…這些(評論)沒有任何理據,用各種詞句攻擊這裁決,製造說詞:說總統不受法律制裁。」

昨天一天都聽到個主流媒體重複引用這兩位法官的幾句話,接著民主黨國會議員,支持者就全天都出來說:最高法院保守派大法官裁決,說總統(川普)將可以做任何事,說這裁決是 death squad rule 暗殺隊的裁決,是要讓川普做國王。一些民主黨人進一步說:這個法院簡直是out of control (失控),其中最激進的民主黨眾議員AOC 已經提出建議,說要彈劾幾位保守派大法官。

所以連最溫和的羅伯斯都出來說話,而且說的是狠話。作為大法官,應當有一定的學養,怎麼可以這樣有意誤導公眾?昨晚拜登就是因為她們偏激的言論而出來向全國說話,說最高法院這樣的裁決,是要讓總統(暗示川普)為所欲為,毫無限制。

這件事再度證明,同樣是大法官,這些左派大法官的素質怎麼這樣差?同樣是參眾議員,怎麼民主黨的議員素質就這樣差?而且隨時喊打喊殺。

每一次川普批評檢察官對他司法迫害,或是批評法官跟民主黨勾結,就被拜登跟民主黨攻擊,說他不尊重司法獨立。但是民主黨跟拜登一次又一次的攻擊最高法院,甚至到他們家門前示威,聲言要彈劾他們,民主黨在參議院的領袖修莫Chuck Schumer 甚至在最高法院門前,喊話說:「你們小心,隨時不知道甚麼擊中你們。」這些行為哪裡是川普比得上的?

其實所謂的總統公務上的決定有豁免權,保障的是像拜登這種庸才,例如他的阿富汗撤軍行為,就是公事上的決定,將來他不必擔心受到那13 名在撤軍時喪失生命的美國士兵家屬的控告,或是起訴;還有最近被非法入境者強姦殺害的多名受害者家人,他們也不可以因為拜登的邊境政策而控告他。還有奧巴馬的班加西事件造成四名外交官死亡等等…但是這些目光如豆的民主黨人就只見到川普可能獲得的「好處」,一意反對,完全不顧國家長遠大計。

 

07/02/2024星期二

中共立意要打台灣,要消滅台灣,這裡提過很多次。因為他自己知道不是正統,是竊奪政權,而他們心知肚明,台灣其實不是台灣國,而是中華民國,是中國的主權國家。他們必須消滅中華民國,才能讓自己正統。為了打台灣,他必須製造合理的理由,於是聲稱台灣要獨立。於是「台獨」之聲不絕於耳。

 

 

 

 

 

 

在台灣,你有聽到有人要獨立嗎?你有聽到民進黨在談獨立嗎?我只見到賴清德在宣誓時,後面是中華民國國旗,唱的是中華民國國歌。如果,萬一,民進黨真的要推動獨立,必須經過公投,那是民主進程,如果,萬一,即使通過了,也是民主決定,難道用機關槍去阻止?

但是現在中共趕著要攻打台灣,就整天將「台獨」掛在口中,其實他們是在鼓動台獨,希望有台獨的運動,這樣他就有藉口動武。於是他們先製造台獨噪音,舖下天羅地網,只要給他捉到一個,就可以為武攻舖路。

就在上個月21 號,中共國台辦聯合了最高人民法院,公安部,國安部等等部門,高姿態的宣布了「懲治台獨分裂國家」的22 條定罪量刑新規範,見到裡面的罪刑真是天羅地網,不僅是發起,建立跟台獨有關的分裂行動,(包括寫計畫,立綱領),都是死刑。我的天,如果是學校寫論文,假設台灣獨立的現象,都變成死罪了?還有,如果是要「透過公投方式圖謀改變」台灣是中國一部分的法律地位,也算是違反這條文,也是死罪。這是天大的違反民主的作法。世界沒有一項行動比公投還要民主,(除非有舞弊),你這是白紙黑字反民主。何況「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這中國指的是中共嗎?誰說的?真的要爭辯,台灣本來就是中國的一部分,是中華民國,而不是那個剝奪人民自由的共產黨外來政權。

這22 條內容荒誕無比,例如如果台灣要參加國際組織,都算是違反一個中國原則,都是倚外謀反,都是死罪。

條文最後關係到新聞報導更是全面箝制媒體的報導:凡是利用職權在教育,文化,歷史,新聞傳媒等領域大肆歪曲,竄改「台灣是中國一部分」的事實,或者打壓支持兩岸和平發展和「國家統一」的政黨,團體,人員,也都是違反22 條,懲罰也是死刑。這是說,你在新聞中一個字都不能違反這些中共定下的標準。

而且這死刑的追訴期是20 年。

這樣恐怖的國安刑法條文,導致台灣民進黨政府立即警告國人,不要到大陸(包括香港)旅行,說九成國民可能受影響。這不是危言聳聽,我覺得任何人對政治有興趣,可能發言的人都有危險。但是見到北京官方的反應,卻說是民進黨「汙衊抹黑」他們的政權。你設下一個陷阱,有人阻止別人掉下去,卻變成一項新的罪名。

說到竄改史實,沒有一個政權嚴重過中共,他們現在在電視,電影,小說,新聞,全面改寫歷史,抹煞中華民國的歷史地位,全部改成為是共黨八路的功勞。現在要消滅台灣,目的就是要讓這些歪史變成正史。

其實不說這新頒布的22 條,香港早前通過的23條國安法也突然間加大威力,剛剛見到 BBC 等媒體報導,香港媒體現在完全不敢報導台灣新聞了,因為你不能說賴清德是「台灣總統」,必須叫做是台灣領導人,或是只能直呼名字。BBC 舉了一個例子,在五月20日賴清德就職前夕,香港多份報紙還稱呼他是候任總統,第二天就突然變成「台灣領導人」,或者只是賴清德。你也不能刊登賴清德的演講內容,即使是一兩句,因為隨時觸動「台獨言論」。

據說就在520 那天,報社高層召集各部門主管做了通知,以後都不能叫總統了。當然這只是其中一項規定,其他的多如牛毛,到處都是地雷,所以這些媒體為了避免麻煩,乾脆不報導台灣新聞。一夜之間,台灣新聞都消失了。

中共這樣突然間的加大打擊力,只有一個目的:製造攻打台灣的藉口。

其實依我說,賴清德是中華民國總統,每個人叫他是台灣總統,已經是為了安撫中共,不願意觸怒他。現在連這個都不能叫。

我不是民進黨,我反對台獨。但是如果台灣人在公投時決定要獨立,那是民意,那是因為國民黨令人失望。國民黨應當做的是爭取民意支持,好好執政,眼光放遠,向歷史交代,而不是去勾結中共。中共是台灣穩定的破壞者,最早的台獨份子是跟中共勾結的,中共利用台獨打擊國民黨政府,破壞台灣的穩定。如果台獨有罪,中共第一個該清算他們自己。

我只是覺得,中共怎麼說謊像是喝水,嫁禍於人像是吃飯。鄧小平「50 年不變」的話當初就是用來騙人的嗎?

 

07/02/2024星期二

另一個戀棧權位的是加拿大的杜魯多,面對長期持續的低民調,上星期又失去了一個長期的自由黨基地選區,現在面對越來越多的黨員以及國會議員的公開勸退,但是他在昨日國慶日的「友台」CBC 的專訪中,還是說:他會繼續留任,因為他還有好多未完成的工作要做。甚至預期明年的國慶日,他還是總理。

 

這口吻跟美國的拜登相似,似乎嫌自己的破壞工作做得還不夠。

自由黨一向團結,但是到現在公開出面呼籲他下台的除了國會議員,還有曾在杜魯多內閣中任職的前環境部長及基礎建設部長Catherine McKenna,這在自由黨內是罕見的現象。除此之外,更有兩名前克里田政府閣員,先後做過農業及公安部長的Wayne Easter,財政及國防部長的John Manley,都加入呼籲人群。雖然這些都是「前任」官員,但都象徵黨內不可忽視的勢力。

過去一星期杜魯多都閃避記者的追問,除了這個CBC 的訪問,不接受記者任何問話。記得在他第一次競選總理時,嘲笑當時的總理哈珀「每次只接受五個記者問題」,還說:我喜歡記者,你們有多少問題我都回答,盡管問。何況哈珀面對的是「敵對」記者,而加拿大記者 95% 都是自由黨盟友。

最近的民調,自由黨的支持率低於保守黨一成以上,最普遍的結果是保守黨的 42%,對自由黨的 25%。杜魯多的支持率,也都低於保守黨的博勵治Pierre Poilievre 一成以上。另外有七成以上的國民希望杜魯多下台。這樣的民意再明顯不過。這樣的民意也顯示,如果現在大選,保守黨可以得到遠遠超出半數的議席。

不過杜魯多的未來,似乎不是由民意決定,到現在所有的新聞報導都說:還有一年半時間,他如果改變政策,有可能給自由黨帶來一絲希望。或是:現在距離下次大選,只有一年半時間,改選領袖有可能無法應付大選。甚至說,如果美國在十一月選出川普,加拿大國民可能重新考慮。

不知道你們看出來沒有,第一,媒體都認為還有一年半時間才會大選。第二,媒體擔心的都是自由黨有沒有能力應付未來的大選。這都是「媒體跟自由黨的」共同意願。根據加拿大議會體制,目前自由黨是少數執政,隨時政府可以倒台就必須改選,少數政府的平均壽命都不到兩年,現在這任政府已經執政超過兩年,他們何以說:還有一年半時間?這就是媒體跟自由黨串通,完全沒有執行媒體的監督責任,將自由黨跟新民主黨 NDP 的聯合執政當作是常態,當作是必須。如果是保守黨跟一個右翼政黨結盟,媒體會這樣放過?好像以色列的右翼聯合政府,天天都有人呼籲推翻他們下台,進行改選。

而且媒體忙著在幫自由黨謀劃接班人。口頭上說,目前沒有明顯接班人,私下卻在製造前任央行行長卡尼Mark Carney 接班。卡尼的黨性背景不強,希望由他出馬可以刷新形象,用來對付博勵治。這令人想起,2006 年自由黨也是從英國牛津大學及美國哈佛大學找來財經界著名學者 Michael Ignatieff,希望他能重振自由黨聲威,但是現在問起這人(葉禮庭),相信知道的人不多。

所以盡管現在杜魯多這樣的天怒人怨,卻不像任何一個少數政府,搖搖欲墬。杜魯多可以享受多數執政的「奢侈品」現象。

 

07/02/2024星期二

法國在星期日的第一輪選舉,結果不出人意外,右翼政黨 RN 獲得 34% 選民票,左翼聯盟NPF 得到28.5%,而總統馬克龍的所謂中間聯盟Together (Ensemble) 得到可憐的 22%。這是說,馬克龍孤注一擲的「賭博」失敗。這兩天他又積極整合,他向支持者說:「這一次不准失敗,現在是極右政黨非常接近本國最高權位,不是其他人。」意思是,唯一要抵擋的是極右勢力。

 

馬克龍的言論比起極左派算是溫和,自從選舉結果出爐,巴黎街頭就出現數以千計的示威群眾,(新聞中說是「憤怒」的群眾,他們憤怒甚麼?選舉結果?) 他們焚燒垃圾桶,打破商店櫥窗,點燃煙花跟燃燒彈。這是左派一貫的作風,選舉結果不滿意,就抗議破壞。但是他們打的招牌都是「民主」,真正噁心。

現在馬克龍號召所有「反右」勢力結合起來,也就是成立大聯盟,阻止RN 在星期日的第二輪選舉中勝出。他在昨晚說:「面對National Rally,是時候組織一個龐大的,明確民主的,共和集會。」請問,有甚麼比選舉還要民主的?現在你們要利用群眾集會取代選舉?

據說馬克龍的政黨跟極左的NPF 已經計畫整合實力,依照第一輪選舉結果,在每一個選區保留兩黨中票數較高的政黨候選人,犧牲票數較低的候選人,以擊敗RN 的候選人。這樣說,馬克龍的政黨(露出真面目) 根本不是中間路線,而是中間偏極左路線。

而另一邊RN 在準備於第二輪投票有更好的成績,(因為所有票數不及12.5% 的政黨都被剔除)。不過民調公司都預期,RN 仍然無法得到過半數,所以最可能的結果是,左右中有可能獲得三權分立的後果。法國政局將有一段時間的動盪,甚至癱瘓。不過見到馬克龍跟NPF 的水乳交流,極有可能組成聯合陣線,甚至聯合政府。這就像加拿大的自由黨跟新民主黨,兩個左翼可以長期執政,不理選民意見。

這幾次選舉RN 所以獲勝,不是靠的甚麼右翼理論,而是選民摒棄所謂中間政府的政策:開放門戶讓幾十萬非法移民入境;政府毫無節制的花錢,讓通貨膨脹消蝕國民購買力;綠色能源政策根本是空中畫餅,忽視國民需求;以及較早期開始的,強迫國民隔離及打疫苗等等措施。見到少數評論員指責馬克龍高高在上的政府,長期與基礎民眾脫節,身邊的策士全部是長期的「高官」,不識民間疾苦,才是問題癥結。但是見到馬克龍目前的「計謀」,他根本沒有認清現實。

如果 RN 在第二輪投票中仍有好的結果,馬克龍必須任命該黨主席巴迪拉Jordan Bardella 為新任總理,他只有28 歲,他說過會從堵塞非法入境者著手。這些措施包括:取消在法國出生者的自然公民身分,雙重國籍者不可以擔當與國防安全有關的職務等。不過RN 的外交政策一向都受到質疑,他們被指責親俄羅斯的普京政府。事實是一開始,RN 就譴責俄羅斯入侵烏克蘭的行動,後來才開始不滿意馬克龍的立場。根據一連串報導,RN 最初不滿意馬克龍的措辭,似乎是有意挑釁普京,到了中期,又四處斡旋,說可以幫忙達成停火協議,這個不成功,之後又轉變立場,最近變成鷹派,一方面積極贈送烏克蘭各式攻擊武器,一方面不排除派遣法國軍隊去幫助打仗。而因為RN 不斷批評馬克龍立場,加上對於各項經濟制裁的效果質疑,就被認為是支持普京。(這一點跟美國共和黨的立場相似。)

沒人可以預料這個星期日第二輪投票的結果,但是見到馬克龍政府的對策,揭發了他「中間實左」的立場,目前要看的就是這左派大聯合的實力,會發揮多大效果。

 

07/01/2024星期一

拜登總統今天傍晚出現,就最高法院今日就總統豁免權的裁決說了一段話,又是說總統不應當被置於法律之上,還說最高法院的裁決「讓一個總統可以做的行為沒有限制」,這是完全不負責任的說法,我不知道他是否清楚今日最高法院的裁決內容。

最高法院六位大法官今日的裁決是說:總統在公務事件上的決定,有絕對豁免權,總統的私人行為沒有豁免權。不過「總統在執行其基本憲法權力時,至少應當享有最低限度的,假設的豁免權,」這句話可以解釋成為,川普的私人行為如果有懷疑時,應交由各級法院個案處理,視其是否違法。

這已經是再公正不過的結果。將川普的「罪行」案件交回各級法院去裁決,這能叫做「沒有界限範圍」嗎?難道拜登這夥人全部不相信各級法院會做出正當裁決?一定要最高法院下斷論,說川普完全沒有豁免權,下令地方法院立即將他提堂受審?這才是無法無天。

要知道,川普唯一贏的是,不必在大選前審訊。如果Jack Smith 真的有把握贏,可以在大選後繼續審訊。他知道他們一定輸,即使他們贏了,川普上訴也會贏。他們爭取的不是最終勝利,而是折磨川普。跟曼哈頓那宗掩口費案子完全一樣。這是利用司法審訊打擊反對黨領袖。

今天所有民主黨人,還有那三名自由派大法官都說:這六位保守派大法官的裁決,讓川普可以為所欲為,這是完全的誤導視聽。這裁決只是要讓被告可以依照正當法律程序進行審訊。

曼哈頓那項掩口費「記錯帳」的司法審訊已經成為司法界的笑談,如果你今天不相信,幾十年後一定有定論。紐約司法廳控告川普物業報大數,要他賠四億美元的案件,還有極端左派女子控告他在百貨公司更衣室強姦不成,陪審團還是要他賠八百萬元的案子,全部都是無中生有的,基於對一個人的痛恨的司法鎮壓。只有自己矇瞎了眼的人才會看不清楚。

拜登自己在全世界人面前丟了一個大臉,換了我都不敢出門,居然繼續用謊言,利用總統在白宮的話筒散布謊言。他要繼續挑戰自己的命運。他常說自己遭遇太多不幸,這樣還不應該為自己積福,積陰德嗎?他還有一大家人,難道不為他們積福,只懂得用貪汙手法幫他們搜刮攢錢?

 

07/01/2024星期一

當一個極左團體,碰上另一個極左團體會怎樣?自動讓步。

昨天是多倫多的同性戀大遊行日子,這活動是一個月的「自豪」活動的尾聲大活動,還得到市長鄒志惠等三級政府官員的支持,媒體號稱會有三百萬人參加。過去不參加的官員都受到批鬥,連警察不管參加或是不參加都受到批判。所以他們最大,還有誰敢反對?

但昨天就在遊行進行到45 分鐘之後遭到阻礙,一個叫做Pinkwashing 的組織突然出現,他們只有大約30 人,坐在Yonge Street 央街路中央,阻止遊行隊伍進行。結果迫使這遊行提早結束。

其實這組織也是同性戀組織,不過就利用這組織進行支持巴勒斯坦,支持原住民土地糾紛的目標。這個臨時出現的團體要求舉辦同性戀大遊行的LGBTQ+2 的單位,簽署他們提出的六項要求。這些要求包括:立即切斷跟參與侵占在北美,蘇丹,剛果跟巴勒斯坦原住民土地的所有公司的關係,並說「自豪」不應當跟「種族絕滅」牽上關係。

主辦單位是在X 上宣布,終止遊行,事後也沒有發表聲明,譴責任何團體。真的很有風度。過去對於不參加的官員,對於警察,只要稍有不遜,怎麼那麼嚴厲?

警方說,事件中沒有人被捕,Pride Toronto 也表示,終止遊行是他們的決定,也未曾要求警察介入。怎麼那麼順服?

最可笑是,這次遊行主辦單位後來到晚上發表聲明,除了表示尊重 (每一個) 示威者的權益,而且「不希望警方干預」。想想看,如果是一個保守派團體,或是宗教團體,即使在場外示威,他們會尊重嗎?

見到電視畫面,也見到網路圖片,很多遊行畫面不堪入目,簡直是成人電影。其中很多標語很明顯是要洗腦青少年,同時將兒童都「帶入」他們的圈子,這是極端不負責任的行為。那些為他們搖旗吶喊的官員,那些帶子女參加遊行的父母,你們了解這些標語跟行為嗎?

(下面這些標語包括:我愛我的跨性別子女,我愛我的同性戀女兒,我愛我的2SLGBTQ1A+ 孩子…這些都是要將兒童變成異類,簡直變態。

 

 

 

 

 

 

 

 

07/01/2024星期一

很高興見到有人打抱不平,更高興說謊的民主黨人當場被拆穿。這次是美國副總統卡美拉Kamala Harris,她今天在X 上發文說:「川普將會在全國禁絕墮胎,我跟拜登總統會盡全力阻止他,恢復美國婦女的生殖權利。」這明顯是要以謊言爭取婦女選票。

幸好現在X (前推特) 屬於瑪斯克 Elon Musk,他並非川普擁護者,但是見到有人公然說謊願意出來指證。他立即在卡美拉的推文後面加註:「甚麼時候這些政客,或是他們的助手會學習到,在這塊園地說謊不再有效?」他還附了五個鏈接,都是有關這條新聞的報導,以證實卡美拉說謊。

 

 

 

 

 

 

真是人心大快的舉動。瑪斯克跟其他名人不同的地方就在這裡,有正義感。他不怕民主黨跟他們占了全美國95% 媒體朋友將會對他打壓,說了正義的話。我們身邊有多少人做得到?多少人會插手這「閒事」?多些這樣的人,這世界敢公然說謊的人會減少,愚蠢的人不能再靠說謊上位,世界會太平很多。

卡美拉辦公室也不會讓她躺著受罵,他們發表聲明回擊說,「瑪斯克正在跟川普商討,在川普獨裁政府的白宮做一個官位,他利用推特(我們不叫他X)向他的追隨者說謊。」裡面還說,川普在2018 年說過,支持在全國設限,對20 個星期以上的孕婦禁止墮胎。(他們故意寫了獨裁政府,但又在獨裁兩個字上面畫黑線,這都是自己知道是謊言,還要寫出來,很無恥。)

這就是有意瞞混,拿六年前的話指責川普?如果以這標準,奧巴馬在當選總統前反對同性婚姻,反對非法移民,當選後 180 度改變立場。還有拜登,他自己過去多少次發言反對非法移民,主張興建圍牆,這些還不是都改變了。

川普最近多次聲明,他不會訂立聯邦法律限制墮胎,他強調,這是州政府的權力,而且希望他們不要全面禁止墮胎,但是要對合法墮胎設下時間限制,而不至於在生產時都可以墮胎。

 

07/01/2024星期一

拜登全家人自從星期六在大衛營聚集之後兩天,傳出他們都支持,並且督促拜登繼續競選。其次,對於拜登在星期四的災難性辯論,拜登的家人將責任歸咎於他身邊的團隊「沒有做好準備」,說他們方法不對。

據左媒Politico 的報導,拜登家人都希望他繼續競選,其中以第一夫人吉爾,跟兒子亨特的立場最堅定。這篇報導還說,他們都不希望因為這一次辯論「輸給川普」而退讓,因為川普是他們最痛恨的人。(下:拜登跟家人抵達大衛營療傷,及找出替罪羔羊。相中見到拜登夫婦及兩個大孫女,亨特自從被定罪之後,都不再出現在家庭相片中。)

 

 

 

 

 

 

另外據紐約時報的報導,拜登家人很不高興拜登的親近幕僚,認為這次辯論失敗他們要負最大責任。例如說,這次的總負責人Ron Klain 為什麼要讓拜登記那樣多數據,為什麼拜登明明在亞特蘭大曬了太陽,卻讓化妝師給他化那樣「蒼白的」妝。

兩份報導都說,拜登家人不滿意的除了拜登的前任幕僚長 Ron Klain 之外,還有他的高級顧問 Anita Dunn,以及她的丈夫鮑爾 Bob Bauer。鮑爾也是拜登的私人律師,也是這次在大衛營的辯論演習中,擔任他的對手「川普」的角色。

據說他們都責怪這些人:沒有在演練辯論時做足準備,說他們沒有教導拜登更強烈的攻擊(川普),而花太多時間衛護他自己的政績。而且說他們讓拜登工作過分over-worked,讓他太累。

這一家人真正是「怪罪高手」,他們不怪拜登鎖在大衛營整整一個星期,都記不得那幾個必然出現的問題,卻怪這些人哪裡都不對。(他連自己的政績都要背誦?如果他真的有政績,應當隨口就說得出來,需要人家寫了再記下來?)這一家人也多數是蛀米大蟲,沒有一個有賺錢的本事,就希望這位老人繼續做下去,讓他們有吃有喝,還享受特權。

拜登家人目前還沒有譴責主辦辯論的CNN,但是拜登幾個頑強的支持者,南卡州的眾議員Jim Clayton,以及前任眾議院議長佩洛西,都已經暗示CNN 有責任,佩洛西在MSNBC 上面說:你怎麼能讓一個完全說謊的人參加一個合法的辯論,你必須一開始就駁斥他每一個謊言。

聽到好幾個拜登的親信說,CNN 兩位主持應當在「川普每次說謊」時都立即糾正。如果這樣,拜登的謊言是否也應當及時糾正?

這就是目前民主黨跟左媒的一致口徑:川普每一句話都是謊言,拜登說的都是真的。

這是顛倒黑白,拜登說謊是有名的,他在1987 年第一次競選總統的黨內初選,就因為說了太多謊話,被民主黨強迫退出,事實俱在。民主黨只有在他的謊話侵犯到其他民主黨人時,才處罰他。如果他說的謊話目的是傷害共和黨,特別是川普,不僅不必處罰,還是英雄。

拜登在這次辯論時,還請了川普家的姪女兒Mary Trump 去參加他的慶功會,因為Mary Trump  每一句話都罵川普,(她是因為跟川普家族爭產,被法院裁決失敗,所以整天都被左媒請去罵川普,)但是吉爾的前夫Bill Stevenson 這兩天也說話了,卻沒有媒體理會他。他說:「我每次聽到他(拜登)罵川普說謊,我就作嘔,我告訴你,他才是世界第一大騙子。」以前說過,拜登將Stevenson 剛剛說給他聽的笑話,立即轉頭去當作發生在自己身上的笑話,轉述給別人聽。

 

07/01/2024星期一

拜登夫人又上了時尚雜誌Vogue 的封面,這不知是第幾次Jill Biden 上時尚雜誌的封面,(單單 Vogue 已經是第二次),也不知道是民主黨的女性(參議員,眾議員,發言人等等) 第幾次上時尚雜誌的封面。只有明眼人才會覺察,美國的時尚雜誌全部都是100% 親民主黨的。因為自從2016 年川普角逐總統之後,川普家的幾位大美女一個都沒有上過時尚雜誌,甚至婦女雜誌,家政雜誌的封面。

 

 

 

 

 

 

 

 

川普的妻子梅蘭妮雅Melania  不用說,她曾經是活躍於時裝界的超級模特兒,她沒有資格坐上封面嗎?(事實是,在川普未競選前,她是無數時裝雜誌的封面人物。)她在與川普結婚時,甚至在2015 年,他們一家三口都上了People 的封面。但是在川普當上總統後,超級模特兒加上第一夫人的名銜,都無法讓任何一個雜誌讓她做封面。

 

 

 

 

 

 

 

再說到川普的大女兒,她可以算是華盛頓,甚至全美國最美麗的女人之一,偶爾見到有保守派媒體刊登她的一兩張相片,都讓人驚艷。生了三個孩子,年過四張的 Ivanka 伊凡卡身高五呎11吋(180 公分),不僅身材一級棒,面孔也比美模特兒,但是主流媒體完全當她透明。

 

 

 

 

 

 

 

其實她在十幾歲時就已經上了 Teenagers 的雜誌 Seventeen 的封面,也經常被請去做業餘模特兒,有這樣條件的女人,卻在2009 年27 歲那年結婚之後,完全沒有誹聞。從她身上可以看到甚麼是好家教。

 

 

 

 

 

 

 

記得在卡特總統時代,媒體經常說,卡特女兒Amy Carter 生長於總統之家,卻是個好女孩,多麼難得。在克林頓時代,又稱讚克林頓的女兒Chelsea 生長於白宮,又沒有變壞,多麼難得。但是對於川普一家的孩子,他們更是從小生活於富豪之家,全部生活嚴謹,不菸不酒,也不濫交,卻未曾聽過媒體一句好話。

 

07/01/2024星期一

美國最高法院今天上午發布有關總統是否有司法豁免權的裁決,結果裁決總統在公務上的決定享有絕對豁免權,與公事無關的行為沒有豁免權,但是有關川普被起訴的案件,最高法院責令初級法院重新決定川普的行為與這項裁決的關係。這表示檢控官史密斯Jack Smith 的兩件起訴案件的審訊,都不可能在十一月大選前進行。

 

 

 

 

 

 

這裁決對於川普是一大勝利,川普競選團隊已經第一時間發表聲明,說這是司法勝利,同時將無阻於他在大選前正常競選,他會立即恢復競選活動。並要拜登「解散」他的 dogs 打手,讓國家再美好。

今日的裁決是以6-3 通過,六名保守派法官一致認為,川普在一月六日的行為必須由低級法院重新審視。由最高大法官John Roberts 撰寫的裁決指出:「美國憲法權力分配的架構,前任總統具有憲法允許的責任下的絕對豁免權,不受刑事起訴。而且他也至少具有所有與與公務有關決策的豁免權。非公務行為則無豁免權。」

他又說:「總統不是位於法律之上,但是國會不能刑事處置總統行使憲法下的行政權力行為,而當初憲法制定者,制定三權分立的基本精神,一直是希望有一個活躍的,獨立的行政單位。所以總統在執行其基本憲法權力時,至少應當享有最低限度的,假設的豁免權,這豁免權賦予所有白宮主人(總統),不管其政治立場,政策。」

就因為這裁決說總統享有「假設的豁免權」,所以有關一月六日國會騷動事件的責任問題,就要由原來受理的華盛頓的聯邦法庭,重新審視,川普與該事件的關係是否適合受到豁免權保護。

現在這件案子的審理法官 Tanya Chutkan 必須做出決定,一般認為這需要幾個月時間。過去Chutkan 曾表示,不管如何決定,都會給予川普(被告)團隊90 天時間準備。所以時間上肯定無法在大選前開庭。加上上個星期,最高法院已經裁決,一月六日事件的被告,不能以妨礙司法的罪名起訴,都將使案件更複雜。( 奧巴馬任命的 Chutkan 也是很多有關一月六日事件被告的審理法官,她被認為對那些被告過分嚴苛,經常判刑嚴厲過檢控官的要求。)下左:檢控官史密斯,右:法官Chutkan。

 

 

 

 

 

不過今日三名自由派大法官發表不同意見,其中Sonia Sotomayor 指出:「今日的裁決給予前總統刑事豁免權,等同重新規劃憲法下的總統權責。罔視(本國)憲法及政府系統的架構,也就是:無人凌駕法律之上。」另一位大法官Ketanji Brown Jackson 也反對說:「這項裁決深入危險境界,給予政府中已經最高權力的一個人更多豁免權,我的保守派同僚放棄了本國長久原則:就是無人凌駕法律之上。」

這裁決牽涉的案件,是司法部長嘉蘭 Merrick Garland 任命的檢控官史密斯Jack Smith 起訴川普,指川普企圖詐欺美國,干預官方選舉過程,陰謀侵犯權利等罪名,(注意他沒有起訴川普跟一月六日事件的關係。這些都是媒體穿鑿附會,也是史密斯沒有證據的表現。)而且史密斯的起訴,以及其他檢察官的起訴,都是在川普於2022 年十一月川普宣布要角逐之後才發生,證明都是要阻止他競選。

另外在喬治亞州弗頓郡,川普被起訴的干預選舉結果案件,除了起訴他的檢察官威爾斯 Fani Willis 本身正在受調調查,也因為今日的裁決必須再度拖延。至於在佛羅里達,川普被告收藏機密文件的案件,因為也與總統豁免權有關,也將被拖延。所以民主黨希望的,讓川普在大選前繼續受到司法干擾的目的,無法達到。

拜登競選團隊以及民主黨也已發出聲明,指出這項裁決是一項政治裁決,是要幫助川普在十一月的大選,是干預選舉。甚至說是「最高法院送給川普一個獨裁執政權力」。眾議院民主黨領袖Hakeem Jeffries 甚至攻擊這些保守派大法官,說他們都是MAGA 的打手。事實是,現在最高法院並沒有給川普「非公務行為的豁免權」,只是要地方法院去權衡,這樣一件複雜的案件,不是最高法院應當裁決的,最高法院只是釋法,案件的細節當然是由各地方法院依照實情去定奪,何況地方法院都操縱在你們手中,你們生氣甚麼?只是生氣不能在大選前制伏他?這不是明擺著你們要干預選舉?

許多主媒也都發出評論,甚至說這些裁決都將讓選民更進一步懷疑最高法院的公正性。這顯示,如果民主黨在這次選舉失敗,必定怪罪於最高法院,如果成功,必定大大整頓最高法院,他們居然說川普如果當選會「報復」,會整頓司法部。

 

Click: 3430
About Us | Privacy Policy | Contact Us |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