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生活雜文

北美原住民問題
手機越來越聰明,人越來越笨
好萊塢黑名單事件
死刑與民意
惠妮‧休斯頓之死
兩個截然不同的歌星
對警察好一點,對壞人要同仇敵愾
一件罪案是怎麼發生的
杜魯多的拳賽-政治人物是怎樣產生的
年輕人的Entitlement觀念

傳媒大亨布萊克被整肅內情

2012-05-06 20:06:16

傳媒這幾天大幅炒作傳媒大亨康拉‧布萊克Conrad Black出獄及回家的新聞。反對黨及幾個媒體一再使用「前犯罪份子」,ex con,ex criminal的字眼,聽了十分刺耳。讓人感覺他過去做了殺了放火一類的惡行。

其實布萊克最大的罪狀就是他居然敢在普遍的自由主義控制的傳媒世界,辦了一份保守派的報紙。在他於1998年決心回到加拿大創辦國家郵報National Post時,加國幾個大傳媒CBC及Globe and Mail連續多日報導他的惡行。CBC更製作了連續三天的專題報導,將布萊克描述成為一個惡霸老板。說他控制言論,說他控制員工,連員工使用多少紙張鉛筆都要管,更去訪問不少他的對手,將所有的反面意識注入觀眾心中。

布萊克在回加國辦報前,已在英國、美國、以色列擁有四百份報紙。後來加上加拿大的上百份報紙,他擁有的Hollinger International一共擁有超過五百份大小報章(其中多數是社區報紙)。這些成就使到左傾傳媒更是深惡痛絕,對他的漫罵無日無之。加上他的國家郵報成為唯一一份可以與CBC等對抗的傳媒,他們更是要置之死地而後快。

事實是,後來除了國家郵報是真正的保守派報紙,其他他擁有的報紙一份也沒改變立場。一來加拿大根本沒那麼多保守派記者和編輯,其次布萊克也無心改變這些報紙立場。連他自己寫的專欄,這些報紙全部有自由登或者不登。

布萊克出生富有,父親是魁北克釀酒商,加上他擅長經營及社交,與英國的保守黨及工黨都維持好關係。2001年在英國工黨籍首相布萊爾Tony Blair建議下,被英女王晉封入上院,授封為十字港男爵。當時加拿大的傳媒及當政的自由黨總理克里田嫉妒得要發瘋,大家以民族主義為名,攻擊他:你要去英國做爵士,就不要回來了。雖然加拿大承認雙重國籍,總理克里田卻引用一條1919年的舊例,硬是要他放棄加國國籍。結果他就宣布放棄加國國籍。這一次他出獄後申請回加拿大,加國傳媒及反對黨就高聲抗議,說政府不應當允許這「前罪犯」回到這個他自動放棄國籍的地方。但與此同時,傳媒及反對黨就齊聲施壓政府,一定要將一個在巴基斯坦殺死美國軍醫的阿富汗恐怖份子接回國來。

說起布萊克的罪行,真是欲加之罪何患無辭。有見傳媒對他的不斷攻擊,美國證交會S&E於2003年對他展開調查,主要是認為他於公司上市後,未經適當程序使用公款做私人用途,包括以60萬元為妻子開派對等等。做了對於股票持有人不利的行為。一名屬於美國民主黨的檢察官Patrick J. Fitzgerald 請的律師花了五千萬元做成對他的指控報告,(其中一個律師每周薪酬達10萬元)。

最終證交會對布萊克提出17項詐欺指控,罪名包括:詐騙,洗錢,郵件詐欺,逃稅,郵電詐欺等。調查期間,有閉路監視器錄到布萊克到公司搬了幾箱文件出去,因此又加控他一項妨礙司法罪名。當時美國司法界有句話說,管你大小罪名,一古腦加在你身上,就像丟一團泥到牆上,總有幾滴是留在牆上不掉下來。

事實是當時很多人都說,這些罪名全是子虛烏有,在當時的企業界非常普遍。以他為妻子召開的生日派對而言,他的公司一直以生日派對為名宴請客戶,而不是純粹的過私人生日。被宴請的都是公司股東,客戶,生意伙伴。(有關類似行為在幾年後證監會規定的新法中,才算違法。)此外,新聞很少報導的是,布萊克拿回家中的文件根本是已經交給證監會查閱過,證實無用的文件。

結果陪審團只判他其中三項較輕的郵件詐欺罪名,及一項妨礙司法,及被法官判刑六年半。即使這樣,在布萊克上訴後,美國最高法院九名大法官在2010年以九票對零票通過,檢控官對布萊克指控的詐欺罪名所使用的定義太過寬闊,要求對剩餘的三項罪名都予以重新裁決。這表示他只剩一項妨礙司法罪名沒洗脫。但是如果他的罪名全不存在,那妨礙司法又如何存在?這不是欲加之罪是什麼?

所以和美國福斯電視台的創辦人Rupert Murdoch一樣,只要你創辦了保守派立場傳媒,你分分鐘有可能要犯罪。

布萊克後來在監獄中的表現令人意外,他沒有表現出怨氣,他在監獄中繼續寫作,堅持每周一篇專欄之外,還完成了新的著作A Matter of Principle。此外他在獄中開班教導其他犯人讀書,他還就監獄中的環境做出報告,提出值得改善之處。他被監獄方面形容是模範犯人。連加拿大最左傾的作家Margaret Atwood最終都幫他說話了,說歡迎他回國,並寄望他幫忙改善加國監獄環境。

由於布萊克的保守立場,他在文學上的成就幾乎沒有人提。他著作等身,他花費不少時間完成的幾本傳記:滿地可市長Maurice Duplessis的傳記,美國總統羅斯福的傳記,及尼克森傳,足夠讓他成為一個有成就的歷史學者。此外他自己的兩本自傳,及至今不中斷的無數的政論文章,是美加同行中極少人可以相比的。那些整天圍攻他的同行,真的應該汗顏。

事實是,很多對於布萊克的攻擊出於嫉妒。布萊克除了繼承父親的龐大產業,又有文采,又善於經商,及懂享受生活,這些都使他成為眾矢之的。他的第二任妻子是又有文采,又美麗的專欄作家Barbara Amiel。在英國及多倫多的上流社會都是令人豔羨的一對。原籍以色列的Amiel也是保守派作家,這就使他們兩人都罪加一等了。這令人想到前總理梅龍尼Brian Mulroney和妻子Mila。當自由派領袖的妻子夠美麗夠時髦時,好像甘迺迪妻子賈桂琳,奧巴馬妻子米雪兒,就是有品味。當保守派名人的妻子美麗時髦時,就是奢侈,浪費,不顧民間疾苦。(May, 2012)

 

Click: 2559
About Us | Privacy Policy | Contact Us |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