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介紹

電影 Primary Colors 風起雲湧
電影 Bee Movie人類和蜜蜂這筆帳
電影 Pleasantville - 批判五十年代
電影 由J. Edgar 談胡佛的一生
電影 Titanic 鐵達尼號 (泰坦尼克號)
電影 The Man Who Shot Liberty Valance 雙虎屠龍
電影 Gone with the Wind 亂世佳人
電影 34街的奇蹟 Miracle on 34th Street
電影 春風秋雨 Imitation of Life
電影 Pinky 一部講述黑白問題的電影

電影 My Foolish Heart

2022-08-17 00:26:22

這是製片人Samuel Goldwyn在1949年推出的黑白浪漫文藝片,說的是二戰之前一對情侶因為戰爭面對生離死別的故事。男女主角是這時40歲的丹納安祖斯Dana Andrews,跟32歲的蘇珊海華Susan Hayward,片中第二對戲份很重的男女則由Kent Smith跟Lois Wheeler飾演。

這電影的劇本改編自美國作家沙林傑J. D. Salinger在1948年出版的短篇故事Uncle Wiggily in Connecticut,沙林傑就是後來在1951年出版的半自傳性小說The Catcher in the Rye (麥田捕手) 的作者,那本書被很多學校做為教科書,帶起了美國青少年反傳統(反叛)的風氣。不過這本小說就純粹是一部年輕人墬入愛河,無法自拔的類似肥皂劇的小說。

蘇珊海華擅於飾演賺人眼淚的角色,這部片子也不例外,她還因此獲得第二次金像獎最佳女主角提名,她總共被提名五次,獲獎一次:I want to Live! 我要活下去  (1958)。而丹納安祖斯就擅於飾演不完美的完美男人,這部片子也不例外。他的角色最初只是想玩玩而已,最後動了真情。這劇本中的人物似乎是為他量身寫的。而他們兩人在1946年已經合作過一部Canyon Passage。

這電影劇情雖然是肥皂劇的愛情故事,但是因為有強勢編劇組合Julius 跟Philip Epstein這一對兄弟負責編劇,所以不落俗套,也增加了感人的細節。他們的合作前後產生多部成功作品:The Strawberry Blonde (1941),Casablanca 北非諜影 (1942),The Man Who Came to Dinner (1942),Arsenic and Old Lace 毒藥與老婦 (1944),The Last Time I Saw Paris 魂斷巴黎 (1954),The Brothers Karamazov 卡拉馬佐夫兄弟 (1958)等。導演Mark Robson則擅長輕鬆文藝片,包括:Champion (1949),Peyton Place  (1957),六福客棧The Inn of the Sixth Happiness  (1958),Valley of the Dolls/娃娃谷(1967)等。

網上見到很多中文譯名:一廂情願,一往情深,芳心蒙昧,但是沒有一個切題或是夠文藝氣息,根本是破壞劇情的片名。至於英文片名取自片中一首歌曲My Foolish Heart。這首歌也被提名金像獎最佳插曲,不過輸給 Neptune’s Daughter 洛水神仙 中的 Baby, It’s Cold Outside。

劇情:

電影開始時是一個雨天,一個女子瑪麗貞Mary Jane去一個大學時期的好友家裡,Eloise Winters艾洛斯正在家門口等她。她們七年沒見了。她們的見面有點尷尬,過去他們是最好的朋友,但是後來艾洛絲嫁給了當時跟瑪麗貞談戀愛的路易溫格勒Lew Wingler,之後她們就沒見面了。

她們談話時,路易打電話回來,說希望艾洛絲去接他,艾洛絲卻當場說謊,說瑪麗貞的汽車堵住家門口,又找不到鑰匙,不能開車出去。瑪麗貞很意外她會這樣說謊,因此知道他們感情不好。他又見到艾洛斯的女兒雷夢娜,艾洛絲跟她之間似乎沒甚麼親密的母女感情。她還說雷夢娜長得像路易,跟路易的家人。瑪莉貞說:這怎麼可能。還問她:你跟路易說了嗎?她說她沒說。她說:這種事跟男人是不能說的。

之後當路易回來時,兩人立即開始爭吵,路易還說要爭取女兒雷夢娜的扶養權,艾洛絲堅決不肯,破口要說出女兒的身世,瑪麗貞阻止了她。

之後艾洛絲決定收拾行李離開這裡,她收拾衣服時,見到一件咖啡色,有細格子鑲邊的小禮服,坐在那裏頓時回到過去。(下:她見到那件衣服,不由得想起過去。)

 

 

 

 

 

 

 

 

 

那天,她就是穿著這件小禮服參加大學的舞會。但是在舞會中,學校的校花瑪麗安Miriam Ball卻嘲笑她說,這種禮服在紐約早就不時興了。這句話讓艾洛絲立即自慚形穢。因為她來自愛達荷州的Boise,這件禮服還是在當地以很貴的價錢買的。但明顯在紐約這樣的大城市就顯得老土。她立即跟男伴路易說她不想跳舞,要出去抽菸。當她一個人坐在那裏流眼淚時,一個男人以為角落無人,丟了一個菸頭過來,丟到她身上,她正要發脾氣,那人過來道歉。原來那個人也是一個人。他說他叫做華德Walt Dreiser,他也沒有伴。原因是,他根本沒請貼,是闖進來的:我剛好有一件禮服Jacket,就來了。至於沒有女伴,是因為:他不能同時(負擔得起)有禮服又有女伴。他問艾洛絲為什麼不開心,她就說起身上穿的衣服,被一個女同學瑪麗安批評老土,華德就說,這件衣服好得很,幾句話就把她弄開心了。之後還邀請她跳舞,因為她不想進去跳舞,他們就在大廳外面跳。這時艾洛絲見到瑪麗安跟男伴走過來,華德就走上前假裝以前認識,打了招呼之後就說:你這件衣服真漂亮,不過在我工作的礦場,每個女孩都有一件,像是制服一樣…瑪麗安聽了臉色一變,立即吵著要男伴帶她回家。這讓艾洛絲心情頓時好了。

之後華德說他要走了,艾洛斯留他不住。他說,華爾道夫大酒店還有一個舞會,他要去闖。臨走他說:艾洛絲,你是個好女孩You are a nice girl。

之後艾洛絲就每天在宿舍等華德的電話,但是宿舍裡幾乎每一個電話都是打給瑪麗安的,這讓她很失望。她還以為自己給了華德一個很好的印象。同房的瑪麗貞也陪著她失望。不過瑪麗貞就以為路易斯才是最好的男孩,還說:如果你不要他,我第一個接手。

第四天,華德的電話終於來了,原來他不記得艾洛絲的姓,是打給瑪麗安叫她轉的。他約艾洛絲到一間有特色的餐廳晚餐,還說所謂的有特色,通常是代表便宜,艾洛絲毫不遲疑地答應了。不過她說周日宿舍是不准晚間外出的,華德說,他知道女生宿舍的規矩,只要午夜前回去不給人看見,沒甚麼大不了。於是她去赴會。吃完晚飯他們不知道去哪裡,如果再去跳舞,肯定趕不及回去。華德建議去他家聽音樂,她遲疑了很久,但是他家就在附近,最後她同意了。

到了他的公寓,其實只是一間客廳的小公寓。他的房間只有一盞燈,他播放了曼德爾松的唱片,就跟她一起坐到沙發上,攬住她的肩膀。他試圖親吻她,她推開他,他就說你有一對aristocrat 的耳朵。她問是甚麼意思,他說沒有特別意思,只是一句討好女孩子的開場白。這令她失望,說:我倒希望你是真心話。當他想再親熱時,唱片機壞了,重複又重複。這時艾洛絲打開室內另一盞燈,才發現室內另一半地方非常雜亂,洗碗池裡都是沒洗的碗碟,她看不過,準備幫他都洗了,華德要阻止,但是她已經開始洗了,只是被一個破的碟子割傷了手,華德立即幫她清洗手指,口裡還說Poor Uncle Wiggily ,她也想起小時候聽過的這個童話故事,兩人都笑了。她允許華德親吻她,但是口裡說:我是好女孩的。她還說:我希望你喜歡我一點點。華德說:豈止一點,我喜歡妳很多。(下:她手指受傷,華德安慰她。)

 

 

 

 

 

 

 

 

 

當他想進一步時,艾洛絲就說要離去了。這讓華德突然變臉說:你來我這裡,一起聽音樂,還幫我洗碗,現在你假裝是好女孩,要走了?艾洛絲默默地穿衣服,華德也穿衣服說送她回去。艾洛絲說她可以自己走,因為:你付出這樣多,得到這樣少回報,我怕你不再找我了。就自己走了。當華德在屋子裏想自己洗碗時,又真的不想,就氣得坐下,這時門鈴又響了,艾洛絲回來了,兩人雙目對視,忍不住擁抱。但是華德說:我知道你是好女孩,我送妳回去。他還說:我那些朋友可要笑我被一個好女孩困住了。

之後過了一個月華德都沒有消息,艾洛絲相信他對自己這種女孩子沒有興趣。這期間,路易見她有了情人,就開始跟瑪麗貞約會。一天半夜她突然接到一封電報,說他即將到中央車站,約她見面,她立即溜了出去。到了中央車站,見到他穿了軍服,原來他被徵召入伍了。他說他只有一晚的外出證,明早六點要回營,扣去火車時間,及送她回去時間,他們只有45分鐘時間。因為時間這麼短暫,他們一直是難捨難分。當他送她回宿舍時,發現宿舍的門上了鎖(平時是不鎖的),他橇開了鎖,送她進去後,到了電梯還不肯分手,華德說他下次會申請一張day pass,兩人多點時間。正當兩人親吻時,電梯門打開給舍監見到了。後果是艾洛絲被驅逐出校。(下:他們在火車站見面。)

 

 

 

 

 

 

 

 

事後艾洛絲必須向父母解釋,她還帶了華德,希望父母相信自己仍然是好女孩。正好父親亨利來紐約檢查身體,母親陪同一起住在旅館中。艾洛絲跟父親非常親近,她知道只要解釋父親就會原諒她,但是母親瑪莎非常神經質,非常固執。到了旅館,母親聽說那男人也來了,就拒絕見他,躲到浴室,而且一直哭。父親見到華德就跟他聊起來,笑他軍服不合身,跟他一起抽菸。靠著父親的打圓場,她度過了一關。當她送華德出去時,告訴他自己明天會跟父母回愛達荷,問他對未來有甚麼計畫?他說:我現在只是一個(陸軍)號碼,我不可以有未來的計畫。他們非常不捨的分手。華德是一步三回首。(下:他們二人見到父親。)

 

 

 

 

 

 

 

 

 

亨利 Henry Winters 號稱在洛磯山一帶開了一間最大的五金行,最近接受醫生建議到東部的約翰霍普金斯醫院檢查心臟。現在正要回去。父母就建議她跟他們一起回去愛達荷州,反正她也不念書了。她坐在火車上心神不屬。火車剛開出去不久,她就對父親說她想留在紐約,因為紐約跟華德的軍營只有三小時車程,現在回家鄉是兩千里。父親諒解她,允許她在下一站下車,還給她錢,還說會代她跟母親解釋。她高興地下了車,母親知道時已經太遲。

她在百貨公司找到一份工作,華德有許可就出來找她。這天他們正在看足球賽時,聽到擴音機叫所有軍人回營報到。在場所有士兵都去打電話給上司。他們兩人到處跑,每一個電話亭前面都幾十人排隊。後來他們跑散了,她到處找不到華德。她失望地回到家,聽到電話不停地響,原來華德到了附近一間雜貨店才找到電話。這時距離他火車時間只有18分鐘,他要艾洛絲坐地鐵到火車站,這樣比計程車還快,他要跟她道別。她趕緊出去坐地鐵,到火車站時只剩45秒鐘。他們見了面根本不夠時間,兩人一直擁吻到車上。他叫艾洛絲多坐一站,下一站再下車,甚至一路坐到終站,再坐早車回來。華德說是因為珍珠港被襲,他們都要準備隨時上戰場。這時艾洛絲說:你從未說過你愛我。華德聽見就說:還是算了,你還是早些下車。之後他又說:你知道,我只是一個陸軍編號,我不可以有長遠計畫。不過我真的愛你,El。我還可以說兩次,你就不必再問我,我真的愛你。結果他們就在軍營附近的旅社過了一晚。

過了不久,父親一個人到東部,他的飛機只是在紐約停留45分鐘,艾洛絲到機場跟父親在咖啡室小坐。他們談到華德,又談到父母當初的婚事。原來亨利在一戰時也是在1917年入伍,他說起自己跟瑪莎的婚姻:那時我即將到戰場,我們跳最後一支舞,當時覺得世界上沒有比我們更相愛的人了,瑪莎就提議結婚。三年後回來,我們見面好像是陌生人,還有一個兩歲多的兒子,也感到陌生,覺得自己是被陷阱套住。之後你也出生了。艾洛斯知道父母感情一直普通,特別是兩人的性格南轅北轍,現在才知道是因為當初母親有了孩子,他們必須結婚。

她回到家時,意外見到華德在門外等她,原來他有七天的假期。他要帶她立即去看舞台劇,但是趕巴士時跑了幾步,她就感到頭暈跑不動了。原來那天他們一起過夜之後,她就有了身孕。但是她沒說,只說是腳踝扭到了。華特立即蹲下來給她揉,嘴裡還說poor Uncle Wiggily。還說不要去看秀了。

華德說,這一次給長假,表示他們很快就要到戰場,這可能是最後的相聚。當她跟瑪麗貞在一起時,瑪麗貞叫她跟華德說,華德這樣愛她,一定會負起責任的。但是她記得父親的例子,說她不會用孩子綁住他,不想他恨自己一輩子。她要等華德自己開口。

他們最後一晚在一起時,台上的歌女正在唱一首情歌My Foolish Heart,艾洛絲心情起伏。她對華德說:我非常想永遠屬於你。不過華德還是那句話:我只是一個編號,不知道是否能夠回來。艾洛絲好幾次欲言又止,始終沒有說出來。最後她要華德保證寫信。華德說他這一輩子沒寫超過三封信,但是他一定會給她寫信。

華德終於出發了。他到戰地不過一個星期後,這天他跟同僚一起坐一架戰鬥機出任務。在空軍基地時,他突然想起,決定跟艾洛絲寫信,他找出一張紙,用鉛筆就著飛機翼開始寫,寫了一半大家叫他上機,他就將信交給一個地面同事,要他放到自己的儲物櫃,等他回來再寫完。但是飛機剛剛升空就聽到爆炸,整個飛機上的人都喪生了。

艾洛絲接到國防部的信,說華德飛機失事受傷。等她趕到軍營,才知道華德已經死了。她六神無主的離去。長官給她華德最後寫的那封信:El,來到基地後,我沒好吃沒好睡,腦子裡都在想,El,我要你嫁給我。下次我有假,你第一班車就來,我們結婚。現在才想起,我都不知道你是信甚麼教,不過沒關係,我們軍營中甚麼教的神職都有,我們甚至可以舉行四種婚禮。我現在很想結婚,如果(後面沒寫完)…

她回去後,瑪麗貞安慰她,叫她告訴母親。她說她不會告訴母親,但是會告訴父親。她說,如果你了解我父親,就知道他一定了解。但是當她到了父親的旅館,母親卻告訴她父親這次檢查情況很嚴重,醫生說不要刺激他。結果她只好不說了。最後只是慰問了父親,倒是母親後悔當時對華德沒有好一些。

這天,瑪麗貞跟路易約會,邀請她參加,幫她散心。瑪麗貞是當晚的主辦委員之一,她把艾洛絲交給路易之後自己就去開會。路易跟艾洛絲跳了一支舞之後,見她不開心,就說他有敞篷車,可以開車出去散心。路易對她一直沒有忘情,而她確實需要給孩子一個父親,結果他們當晚就結婚了。

回憶到這裡,艾洛絲想到自己一直都是好女孩,她決心做回好女孩。她對瑪麗貞說:我不爭了,我可以把雷夢娜給你們。我要她有一個完整的家。我要做回一個好女孩。她收拾好行李,到雷夢娜的床邊跟她說話,溫柔地跟她親吻道別,口裡還不停地說Poor Uncle Wiggily。瑪麗貞跟路易都見到了,瑪麗貞過來跟她說:你不要走,我們見到你還是愛女兒的,我們也不爭了。瑪麗貞還說:你沒有做錯,任何人在哪情況都會這樣做。

製作與卡司:

這是一部感人的愛情戲,不過劇本中的聖人是瑪麗貞。一個人一生有這樣一個朋友,是最大福氣。

這電影當時的影評普通,我想極大多數的成年人會覺得這樣的濃情密意太過「瓊瑤式」,不過因為原著作家沙林傑是不錯的作家,加上幾位編劇的真功夫,再加上兩位主角的入戲,讓人不感到做作,或是有一絲虛假。兩位主角的性格也很統一。華德是有缺陷的,他從來不想認真。最初甚至只想玩玩,沒想到碰到一個好女孩,他也只有「好」了。(這裡我想說,聽過很多女孩子,或是男孩子說:為什麼我總是碰到壞男孩,或是壞女人。有時要自己想想,是否自己有問題?不夠好?)

這劇本也是依著丹納安祖斯的型寫的劇本,我想能夠把這角色演得讓觀眾信服的演員不多,而Dana是最最適合的。一個有某種程度缺陷,又讓一個好女人死心踏地的,真的不容易。他必須好看,一定程度的帥。很多劇本都讓女人愛死他,相信編劇都認為他有這吸引力。以前介紹過他,說他飾演的角色多數有一定程度的缺陷,即使是談情說愛的電影,都說他不想投入,隨時想脫身,好像:State Fair (1945),好像 Daisy Kenyon 情迷意亂(1947),此外甚至有黑暗面,例如 Fallen Angel 墮落天使 (1945)中的角色企圖欺騙一個女人的錢,去追求另外一個女人,Beyond a Reasonable Doubt (1956)中的角色為了跟眼前的高貴女子結婚,不惜殺死以前的歡場女友。其實丹納不僅形象正派,私生活更是好萊塢數一數二的規矩,跟妻子Mary Todd兩人亦步亦趨,從未分離。他唯一的缺陷是酗酒,嚴重時期長達十多年,直到六十多歲才戒成功。但是編劇就喜歡給他編派黑暗面,這也是觀眾之福,因為可以演得好這一類角色的影星一來不多,二來很多影星都不願意演出有缺陷的角色,怕壞了形象。最近幾年不少影評人幫Dana Andrews平反,認為他的演技一直都被低估了,更有他的傳記出版,希望為他重新定位。

 

 

 

 

 

 

 

蘇珊海華在這片中非常美麗,她當時32歲,她的演技受到公認,前後被提名五次金像獎最佳女主角,而且她飾演的角色都是非常「辛苦」的,(也因為角色辛苦,更容易被提名。)她的演技就讓艾洛絲的角色更值得同情。據說她這角色最初是要給Teresa Wright,但是後來製片Samuel Goldwyn終止了跟她的合約,才換上蘇珊海華。無法想像由Wright來飾演。她跟丹納安祖斯在 The Best Years of Our Lives 黃金時代 (1946) 中飾演過情人,沒有那種蕩氣迴腸的感覺。有可能多些輕鬆甚至喜劇的風味。

據說原作者沙林傑最初聽說有Julius 跟Philip Epstein兩位編劇,以及Teresa Wright的演出,才一口答應將版權出售給Samuel Goldwyn。但是後來換了蘇珊海華,又將他的小說名字Poor Uncle Wiggily改成My Foolish Heart,反而覺得被欺騙,也受到影評人普遍惡評,說是變成了肥皂劇。也因此沙林傑不再將作品交給好萊塢,盡管一直都有人想拍他的「麥田捕手」。

這電影的主題曲My Foolish Heart 是在這電影中首次推出,由Martha Mears演唱。這曲子由Victor Young作曲,Ned Washington填詞,據說成為爵士歌曲的金準位。推出後也非常流行,在美國,這首歌的曲譜出售紀錄佔據1950年排行榜首名長達十一個星期,在英國則一度高居第一位。這曲子雖然只是金像獎提名,沒有獲獎,但後來流行了很久,歌星中平克勞斯貝Bing Crosby (冰哥羅士比),法蘭克辛納屈Frank Sinatra,Roberta Flack都曾經灌錄過。

主要演員表:

丹納安祖斯Dana Andrews 飾華德Walt Dreiser

蘇珊海華Susan Hayward飾愛洛絲Eloise Winters

肯特史密斯Kent Smith 飾路易Lewis Wengler

露易斯維勒Lois Wheeler 飾瑪麗貞Mary Jane

Jessie Royce Landis 飾母親瑪莎Martha Winters

羅伯基斯Robert Keith飾父親亨利Henry Winters

Gigi Perreau 飾女孩雷夢娜Ramona

Karin Booth 飾瑪麗安Miriam Ball

Todd Karns 飾陪伴Miriam的男伴

Martha Mears 歌廳演唱者

Edna Holland 飾演舍監Dean Whiting

Click: 260
About Us | Privacy Policy | Contact Us |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