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生活雜文

北美原住民問題
手機越來越聰明,人越來越笨
好萊塢黑名單事件
死刑與民意
惠妮‧休斯頓之死
兩個截然不同的歌星
對警察好一點,對壞人要同仇敵愾
一件罪案是怎麼發生的
杜魯多的拳賽-政治人物是怎樣產生的
年輕人的Entitlement觀念

威斯康辛州 Kenosha 男孩雷登豪斯自衛殺人案件始末

2021-11-19 15:29:33

11/11/2021星期四

Kyle Rittenhouse的審訊進行到第八天。他就是去年八月,BLM(黑人命貴)暴動分子在全國打砸搶燒最厲害的時候,被控在威斯康辛州Kenosha金諾夏地方謀殺了兩人,槍傷一人的(當時)17歲的少年。

在這案子沒有開庭前的一年多時間,我們見到主流媒體的報導都說他是一個白人種族主義者,從伊利諾州跑到威斯康辛州去特意要殺死那些和平示威者。當時正在競選的拜登也一口咬定他是白人種族主義者。直到這星期的幾位證人的出庭,加上Rittenhouse昨天自己作證的現場轉播,我想很多人才清楚:原來真相是這樣的。

一般都認為,讓被告坐上證人台作證,更要被對方的律師交叉盤問是非常冒險的事。但是Rittenhouse昨天的一番證詞得到所有人的稱讚,說他的誠懇,純真,及理性給他自己做了最好的辯護。(這一點很多成年被告都做不到。)

過去一年多,媒體播出的畫面都是Rittenhouse手持AR15步槍在街上耀武揚威,又說他的年齡讓他屬於非法持有槍械,(雖然後來證明是合法的),加上他真的殺死了兩個示威者,又打傷一人(他們全是白人),一開始就將他定了罪。而當地警方在這輿論壓力下,事發後48小時就起訴他謀殺罪名,證明是沒有適當的調查的政治行為。這些都在法律的嚴格要求下,在幾天的證詞下就瓦解了。

事實是,當時全國的打砸搶燒本來已經蔓延到威斯康辛州,雪上加霜的是,當地一名被控強姦的黑人Jacob Blake被一名白人警察射殺成重傷的事件發生了,暴動事件就更加嚴重。當地有好幾條街的商戶都被搶掠焚燒。因為BLM針對的是警察,所以警察都躲著不出現。那些未被焚毀的商家呼籲大家幫忙保護財物。Rittenhouse雖然只17歲,但已經是消防隊的cadet學員,也是執牌救生員,受過全套的救生訓練。他雖然住在伊利諾州,但其實住在威斯康辛州的州界,開車不到半小時就到了金諾夏,(兩地相距26英里),而且他父親在金諾夏工作,他經常住在金諾夏,(後來證實他當時已經在金諾夏),所以就第一個響應。其實有人錄影見到,他跟一群年青人一起洗刷示威者在牆上的塗鴉。他在作證時說,他帶了急救箱,也是為了幫助受傷的人。至於他帶槍,他解釋是為了自衛。(下圖,他是左起第三人穿綠色衣服,戴白帽者。)

 

 

 

 

 

 

 

 

 

但是在八月25日那天,他在持槍保衛一間汽車行Car Source時,被一群示威者追打,將他打倒在地。據他說當時有人向他丟石頭,其中一人Joseph Rosenbaum (36歲)高舉好像重物一樣的東西丟向他,口中還說:「我要把你的Fxxxing心臟掏出來…我要將你這個Nxxxxr的心掏出來。」這時他聽到身後有槍聲,Rosenbaum這時又來搶他的槍,他說為了自衛他才向他開槍。(此外,這位Joseph Rosenbaum有性侵犯的案底,案發時他將一個巨大的垃圾箱點火之後推向一輛警車。)

第二名死者Anthony Huber (26歲),則是向他衝進,同時用手中的滑板攻擊他時,被他開槍打死。(下圖:當時的畫面,他被打倒在地,有人踢他,有人用滑板打他。)

 

 

 

 

 

 

 

 

至於那名傷者,27歲的Gaige Grosskreutz則是向他開槍時被打傷手臂。Grosskreutz是控方的明星證人,他在星期一作證,沒想到他說的每一句話都對檢控官不利,讓他成為被告的最好證人。他在被告律師質問下承認自己拿著槍對著Rittenhouse三至五呎時,對方都沒有開槍,直到他逼近Rittenhouse的面前,對方才開槍。這樣的證詞已經大大幫助Rittenhouse。(下圖:Gaige Grosskreutz星期一在庭上作證。)

 

 

 

 

 

 

過去一年多,媒體的報導都是他是白人至上主義者,國內恐怖份子,川普支持者,拿槍到街上殺人的vigilante killer。他在私人網頁上自稱屬於Blue Lives Matter (警察生命重要)擁護者也都成為罪狀。還說他連手持滑板的人都不放過。但是我們都知道,這兩尺長的滑板加上底下的金屬滑輪當然可以打死人。

這幾天的審訊最讓人意外的是,法官Bruce Schroeder一再打斷控方(助理檢察官)Thomas Binger,甚至嚴詞譴責。好像昨天,他譴責Binger的一句話,他對Rittenhouse說:「你從去年事發到如今一年多都不開腔,現在才說這些話。」這句話被法官大大譴責,說他連美國法律的基本原則「被告有保留緘默的憲法權利」都不懂。還有法官禁止將那三名死傷者稱之為受害者victims,因為這名詞具有立場。但如果被告律師可以提出證據,就可以說他們是暴動者rioters或是搶掠者looters,甚至縱火者(這一點我都意外)。今天當被告律師找出來的一名證人Drew Hernandez,他是一名保守派媒體人,當時在場拍了畫面的人,Binger企圖將他的保守派立場揭發時,法官立即叫退陪審團,之後告誡他說,這不是一場政治審訊。其實這法官當年是民主黨的州長任命的。(下圖左是法官,右圖是Rittenhous自己作證時。)

 

 

 

 

 

 

 

 

目前多數人相信,Rittenhouse會被裁決無罪,最多也會是hung jury,或是mistrial,這都表示他的謀殺罪被裁決無罪,(只剩下非法持有槍械罪名)。昨天被告律師方面已經要求法官裁決mistrial,但是很多法律專家相信,連檢控官都希望mistrial,因為他們已經沒有勝訴希望。

其實這根本是一場政治鬧劇。我見到媒體的報導方向,他們可能不會接受無罪的裁決,在暗中助長新的暴動。今天見到連芝加哥警方都已經停止警察放假,擔心會有新的暴動。(事實是,警方也不想起訴Rittenhouse,不少警察暗中捐款給他,其中一名維吉尼亞州警察以匿名方式捐款25元,居然被人肉搜索找出來,還因此被炒魷魚,連工作19年的退休金都沒了。)

 

11/12/2021星期五

18歲男孩Kyle Rittenhouse前天在法庭的自辯作供給他贏來普遍的同情,但是左派(菁英當權派)立即對他全力的攻伐,說他的眼淚是噁心的作戲,鱷魚的眼淚,甚至「男性白人的眼淚」,如果你不是看現場,自然就被這鋪天蓋地的misinformation給矇了。

最快有反應的是籃球明星LeBron James,他首先發了推特說:甚麼眼淚?????我沒有看到,這孩子根本是出庭之前吃了檸檬才進法庭的。

這就是矇那些沒看現場的,他是在作供至少兩小時後說到當時現場才忍不住哭的。而且他一邊說一邊哭,看得出他很想說下去,但實在忍不住才哭了。(下左,警察檔案相片,圖右,他在法庭作證時哭泣。)

 

 

 

 

 

 

 

那個極左的婦女談話節目The View中最左傾的主持Joy Behar滿腔憤怒的說:根本是胡扯,那根本是作戲,我看都看不下去,那是我見過最差劣的表演。

一個女明星(我沒聽過名字的)Rosanna Arquette在推特上用了髒字F—k that kid。她也承認他是孩子,卻這樣用狠話?另一個(我沒聽過名字的)明星Vincent D’Onofrio這樣說:我從未見過見過這樣糟糕的表演,只除了一些更少經驗的演員。其他還有Star Trek的演員,電視上烹飪節目Top Chef的所謂明星,講笑話的演員,不勝枚舉。

此外更不少人連那位法官Bruce Schroeder都罵了,見到許多自由派評論員,黑人代表稱他是白人極端種族主義者,必須罷免。雖然他當初是民主黨的州長任命的,之後又自己競選當選的。

這就是因為立場不同,可以惡意攻擊一個法庭中作證的孩子。這是嚴重的要干預司法,這讓以後更難有人願意出庭作供。如果那些陪審團員見到這些評語,他們還會公平裁決嗎?

 

11/14/2021星期日

有關Kyle Rittenhouse 雷登豪斯的審訊,法官將在星期一對陪審團提出相關的指示。據說法官指示陪審團可以增加幾個選擇,這是對檢控官方面的一個大幫助。因為檢控官原來起訴他兩項一級謀殺罪(蓄意殺人),及一項謀殺未遂,目前看來都已經在法庭中被證人一一擊破。如果陪審團裁決他謀殺罪不成立,他就可以終生脫罪。據說法官在檢控官自己的請求下,願意讓陪審團增加幾項選項:例如二級蓄意殺人,或是一級過失殺人。(這些都不包含蓄意謀殺的字眼,因此他可以避免終生監禁的可能。)

這都證明當初檢控官控他謀殺罪的決定是草率的,按照一般程序,他極有可能被裁決無罪。但是連法官都知道,如果讓他脫罪,會有甚麼後果。不僅當地(金諾夏)會出現大規模暴動,全美國都會再出現一次好像去年的暴動熱潮。威斯康辛州已經在當地要求調動了五百名國民警衛軍National Guard備戰,美國一些大城市都在嚴陣以待。

事實是,到今天美國人(及全世界的人)在媒體的掩飾下,對於金諾夏當時的情況的了解都是片面的。都將Rittenhouse當作是拿著槍到當地去殺人的。事實是,當地居民真的是痛不欲生,曾經呼籲市民挺身而出保護他們。雷登豪斯雖然住在伊利諾州,但他父親在金諾夏工作及居住,他經常開車半小時到當地停留。而且在那兩天暴動中,有一百多間商店被焚毀,沒被焚毀的也多數被搶掠一空。數百輛車遭焚毀。上百間商鋪(在新冠肺炎肆虐下已經無法支撐,現在更破產,或是結束營業。)

 

 

 

 

 

 

 

 

 

 

 

 

 

 

 

雷登豪斯說他是到金諾夏去保護一間車行Car Source,那間車行有上百輛汽車被暴徒焚毀。這不只是一間車行的損失,也象徵商家的痛心,保險業的損失,以及對經濟的打擊,環保的傷害。但是我見到媒體集中報導的是:那間車行表示,他們沒有要求來自外面的保護。這是新聞報導應有的方向嗎?不是他們去質問那間車行,車行老闆必須做這聲明嗎?

 

 

 

 

 

 

 

 

 

說到被雷登豪斯殺死的兩人,第一個36 歲的Joseph Rosenbaum羅森邦,他不僅當時跟雷登豪斯挑釁,要他對自己開槍,還叫他是n---er。羅森邦除了有家暴,用武器暴力襲擊犯罪案底,還是有11次案底的戀童癖,性侵至少五名9-11歲男童,其中兩項被定罪。此外還有精神病,這些都是媒體幫他隱藏的背景資料。他根本是職業暴動者。他在案發前更將一個巨大的垃圾箱點火焚燒後,推向旁邊一輛警車,那輛警車上當時還有人,幸好有人出來阻止,否則那兩名警員必死無疑。而Rittenhouse到當地就是去幫助減少這些騷動的傷害性。

那個用滑板毆打雷登豪斯的第二名死者Anthony Huber案底比較簡單,他只是在2018年因多次家暴被控。那名被打傷的Paul Grosskreutz也曾因為跟警察衝突登記在案,2016年則因為在酒醉情況下持有武器被捕。此外多次參與暴力示威被登記在案。有人指他與「人民革命」組織有聯繫。他也是在庭上承認,是他先拿手槍對著雷登豪斯,直到在他面前十分接近時,對方才開槍(打傷了他)。

相對被告雷登豪斯則一次案底都沒有,而且是消防隊學員,有執照的救生員,及有執照的救傷隊員。

 

11/15/2021星期一

Kyle Rittenhouse 雷登豪斯的審訊今日進行控辯雙方的結案陳詞,法官Bruce Schroeder在對陪審團的指示中,除了重申允許陪審團增加三項較輕罪名的選項之外,出人意外地取消了原來的第六項控罪:就是被告在案發時「不到18歲,卻擁有危險武器」。

很多人都會奇怪,當時17歲的雷登豪斯拿著一支長槍在街上自由行走似乎是無法無天。事實是,在那天他自己作證時,他就被問到「你說帶槍是為了自衛,為什麼不帶手槍?要帶一隻AR-15?」當時他就說:「法律上我不能帶手槍。」

原來他比控方律師更懂法律。原來威斯康新州的法律允許公開攜帶武器,不過就禁止18歲以下少年攜帶「短於一定長度的槍」,也就是槍管必須超過16英寸,所以手槍不在此限。而檢控官起訴他的罪名就包括他非法在街上攜帶危險武器,就是不懂該州的法律。而且一開始,檢控官也沒有測量這長槍的長度,(何況AR15明顯長於16吋),所以今天法官就下令取消這項控罪。這又是對檢控官的一記棒喝。

 

 

 

 

 

 

增加了較輕罪名的選項,雷登豪斯也增加了被定罪的可能性。據說法官星期五對他解釋過這可能。他說他了解。由此可以看出法庭在為檢控官捕鑊。

這一次審訊全部都是公開轉播,重要部分更在幾大電視網直播,可以見到美國司法的公開。但是否公正又是另一回事,因為將他定罪的壓力這樣大。全美國的大城市都在戒備,一旦Kyle Rittenhouse得不到最高罪刑,大家都肯定另一次的暴動會再展開。好多大城市都取消了警察放假,市中心商店都將門窗用木板封住。金諾夏更在州長命令下,駐守了五百名國民警衛軍,及幾十輛裝甲車。法庭外更是門禁森嚴。

陪審團將在星期二開始長考。意外的是,這一次的陪審團不必「坐監」,晚上都可以回家。雖然法官警告他們不要聽信媒體報導,但是他們見到滿街都是武裝士兵,裝甲車,難道不會有壓力?他們還敢輕判嗎?

目前所有主媒都站在檢控官那一邊,一年前就已經將雷登豪斯定罪為白人至上主義者,包括拜登總統。雖然三名死傷者都是白人,而且幾乎都有案底,其中一人更非法擁有槍械,但是媒體都將這件案子當作是種族主義案件,將他打做是種族主義者。雖然過去一星期法庭的證詞,都對被告有利。(案情細節見昨日報導)

今天法官指示陪審團時,叫他們不要聽信任何媒體的報導,包括「現任總統,或是前任總統」的評論,這句話也明顯針對拜登的不負責任的言論。不過這法官也成為左派媒體及團體攻擊得目標。有人說他是披著黑色袍子的KKK,有人警告他做不完這一任就完蛋,又警告他的子女都有生命危險。

今天的結案陳詞,檢控官又有很多漏洞,包括他說被告是到當地去挑釁,但是所有錄影帶都見到他是被群眾追著喊打喊殺。我聽見CNN幾位法律評論員都說被告律師的陳詞相當嚴謹。多數法律專家都認為,在這情況下極可能是hung jury,或是mistrial,甚至判他無罪。但是今天這場官司有多少是純粹倚靠在證據上,多少會受到政治風氣的影響,真的很難說。

其實這案件就是左右兩派對都市安全,財物保護觀念的差別。今天我聽到檢控官在結案陳詞中說:沒有一樣財物頂得過人的生命。這句話我也同意。但這案子的基本爭論是他是否自衛殺人,而非為了保護財物而殺人。至於說到財物損失,金諾夏兩天內一百多間建築,商店被焚毀,數百輛汽車被焚毀,但是在他們眼哩,這都是正當的示威行動,甚至說是和平示威行動。就像下面這個CNN記者在金諾夏的現場報導,明明後面火焰滔天,打出的字幕(跟記者的說話)仍然要說是和平的Fiery but mostly peaceful protest示威。就像我常說的:他們連自己都要騙。

 

 

 

 

 

 

 

11/17/2021星期三

Kyle Rittenhouse 雷登豪斯一案的陪審團昨天進入長考。每一個媒體都預言,如果雷登豪斯被判無罪,甚至最輕的罪名,金諾夏都會再度進入新的暴動,全美洲的大城市都會出現好像去年夏天一樣的暴動。打砸搶燒,都市出現一片火海。

這都因為,媒體告訴大家雷登豪斯拿著長槍到金諾夏是去找麻煩。是去向那些和平示威者挑釁。他是麻煩製造者,他殺死了兩個人,他必須付出代價。

這讓我想起1991年,一名黑人Rodney King因為酒後駕車在公路上超速被警方逮捕時拒捕,遭到警察毆打事件。因為現場畫面被媒體公開,那是美國第一件類似的警察與黑人社區對立的事件,導致他的審判也是轟動一時。他的案子在次年春天審訊後,陪審團的裁決幾乎免除了所有四名警察的罪名,之後洛杉磯就展開了一個多星期的打砸搶燒的暴動。而且事件中死了六十多人,一千多人受傷。我剛好在事後就到了洛杉磯,朋友開車時盡量避過那些危險地帶,我也見到了一些被焚毀的建築,不過最讓我驚訝的是,在一間韓國人開的超市屋頂,見到有兩名韓國男人手持步槍站在他們超市的屋頂守衛。那畫面出現在和平時期的都市中,讓我永生難忘。(下面是網上見到的,當時洛杉磯的韓國人在屋頂守護店面的畫面。)

 

 

 

 

 

 

 

 

 

其實那兩名韓國人做的事,就是雷登豪斯做的事。見到整條街,整條街的商店被焚毀,幾百輛汽車被焚毀,商戶苦不堪言,他們都希望有人保護他們的商店,財物。雷登豪斯就是當時趕到金諾夏(他父親居住的城市)去幫助的年輕人之一。他帶著槍說是要自衛,而且在當地是合法的。就像我見到的那兩名韓國人,保護他們的商店。那是他們一生的心血。

但是今天,你見到那些媒體的報導,幾十間商店被焚毀,幾百輛汽車被焚毀,都說成是和平示威,反而說雷登豪斯是麻煩製造者。而且被雷登豪斯射死射傷的三個「白人」都是有案底的慣犯。他們根本不是上街為黑人尋找正義。其中一名死者還稱呼雷登豪斯是N---er。這些都是職業鬧事者,都可能是拜登的選民,民主黨的選民,這才是媒體偏幫他們的原因。而雷登豪斯,他憑空跑去幫別人保護財物,又拿著長槍,說他肯定是川普支持者,肯定是白人至上者,他必須有罪。

 

11/19/2021星期五

如果你有看美國主流媒體的新聞,18歲的雷登豪斯肯定是拿著長槍,穿州越省去殺人的極右派白人至上主義者,國內恐怖份子。其中MSNBC更是每一個字都咬牙切齒,恨不得他立即被判終身監禁,永不翻身。

為了助長他們這個理論,這間電視台(包括NBC新聞部)這幾天居然企圖騷擾那12名陪審團員。昨天,一輛載著MSNBC記者的新聞車被警方發現,尾隨那輛載著陪審團員的巴士,甚至闖紅燈,將他們截停了。法官Bruce Schroeber聽說事件後,宣布在這案件剩餘的審訊時間,禁止MSNBC的採訪人員進入法院範圍內。真是好事,居然有一個司法界的人員有了脊椎骨了。

其實這案子的陪審團員已經飽受壓力,如果他們知道自己成為媒體的針對目標,壓力更是加倍。他們還敢做出正確的裁決?過去幾星期,媒體已經拿這陪審團的族裔大作文章,三番四次說他們都是白人。(星期一在陪審團候選人中抽出的七女五男中,只有一個是有色人種),但是金諾夏就是白人城市,被告跟死傷者都是白人,但是媒體就是要說成是種族衝突。

據被補的MSNBC記者向警方說,他們是聽取紐約NBC總部的指示,要他們這樣做,但強調不是要拍他們的相片,也不是要騷擾他們。那是為的甚麼呢?

法院方面其實已經在陪審團的巴士上的窗戶,都貼了紙張阻止他們的面貌被揭露。當全美國人都知道保護陪審團的身分是極端重要的司法程序時,NBC居然可以做出這樣的行為,可見美國媒體瘋狂到甚麼程度。

 

11/19/2021星期五

威斯康辛州金諾夏Kenosha地區的陪審團員,經過三天多的長考今天下午一點多做出了裁決,Kyle Rittenhouse 雷登豪斯的五項控罪全部不成立。這包括蓄意謀殺,及魯莽危險殺人等等。

其實很多法律專家都做了這樣的預期,因為被告律師提出的證據,證人的證詞都指向這方向。特別是被告雷登豪斯自己的證詞,讓人感到他的誠懇,純真。檢控官又多次失誤。但是經過媒體的詮釋,這樣的結果應當出他們的意外。

要知道這是12名陪審團一致的決定,沒有異議。這一群陪審團員算是勇敢的,他們知道面對的壓力,媒體的攻擊,城市的暴動,甚至全國的暴動…

雷登豪斯聽到裁決時,當說到第三個not guilty時開始激動,到第五個not guilty終於忍受不住激動得哭起來,經過律師的安撫才坐下。真的看得出來,他還是一個孩子。

 

 

 

 

 

 

 

這幾天法院外一直都有群眾聚集,多數是BLM(黑人命貴) 的成員,已經有人憤怒地流淚,有人發出噓聲,不過也有人鼓掌歡呼。預料裁決消息傳出後會有更多人聚集。之後的發展難以預料。我已經聽到NBC的評論員說,這是讓vigilante行為獲得肯定,以後都可以讓人拿槍到街上去自己解決了。CNN就批評美國的槍枝文化,要從憲法第二修正案著手。

去年八月案發時,第一時間出來指控雷登豪斯是白人至上種族主義者的拜登,在裁決多個小時後被問及他是否支持自己當初的言論時,他聰明的說了一句:「我支持陪審團的決定,這表示我們的司法制度在運作。」不過他在之後的推特中還是表示了國民對這裁決失望,憤怒,甚至形容是一項悲劇。再次證明這位總統說的話,事後被下屬更正了。

威斯康辛州的民主黨州長Tony Evers則發表聲明說:沒有裁決可以還給(死者)Joseph Rosenbaum,以及Anthony Huber的生命。…這些都是刺激民眾暴動的不負責任的言論。(這位州長在去年八月暴動開始後,滿城烽煙,卻拒絕了川普總統派國民警衛軍的建議,導致一百多商店及無數輛汽車被焚毀。這一次卻一早向拜登要求派出500名國民警衛軍,不怕刺激民眾擴大暴動的可能。他們民主黨每一步行動都是為了政黨的私利。)

剛剛紐約市長白斯毫也發表聲明,進一步說這裁決是噁心的,說是沒有正義的。說需要更強的法律阻止武力極端派…這樣的言論明顯是要在暴動群眾火上添油,這等於號召群眾到街上暴動,非常的不負責任。攻擊法官,攻擊陪審團都是違反美國司法制度的不智的行為。

加州州長紐森說:這(裁決)送出一個訊息,你可以公然違法,攜帶軍事用的長槍到街上射殺人,事後無須負責。連那個因為性侵犯醜聞下台的前紐約州長康莫也不甘後人,說這項裁決是羞恥。他忘了自己的羞恥。還說「我們要團結起來對付這種白人優越主義,以及私人執法vigilante的行為。」

MSNBC的大標題是:這案件是用來保障白人種族主義者去殺人…民主黨國會議員一個個出來說:這裁決是讓白人今後都可以拿槍去解決他們的私憤。

這些都是欺矇那些不熟悉案情的人,製造他們需要的輿論。我希望大家盡可能找出那天Rittenhouse作證的影片來看。那12人陪審團不可能全部都別有居心。

 

11/20/2021星期六

雷登豪斯的裁決昨晚引起不少地方的騷動,因為不少政客跟媒體在努力煽動,紐約,芝加哥,西岸的波特蘭,奧克蘭跟金諾夏都有數百,或是數千人示威,幸而只是零星的暴力以及破壞財物行為。不過聽說他們籌畫在周末會有更大規模的示威行動。

這一次造成雷登豪斯的[審訊引起全國的注意,其實也是媒體跟民主黨一再誤導的後果,極大部分的「新聞內容」narratives,其實一開始就是錯誤的,連我這裏都被誤導,事後要修正。但是這些錯誤的前提,直到現在還被一再重複,這些包括:

17歲的雷登豪斯拿著槍,非法的穿州越省道金諾夏去殺死(挑釁)當地的和平示威者。事後我們知道,首先他本身當時就在金諾夏,除了他父親,祖母及堂兄弟姊妹都住在那哩,他自己甚至在當地打暑期工。此外那支槍原來就在金諾夏,不是從伊利諾州帶進去的。而且他攜帶槍枝也是合法的,依照當地法律允許18歲以下少年攜帶「長度超過16吋槍管的槍枝」,他的行為全部合法,連檢察官都錯誤的指控他非法攜帶槍械,被法官除去了那一項罪名。

媒體還說他母親開車,帶他拿著槍穿州越省。事實是,他母親居住的地方在伊利諾跟威斯康辛州界不遠處,兩個地方相聚才26英里,開車半小時可以到。在美國穿州越省是家常便飯,也不違法。在美國有多少人住在新澤西州,每天開車到紐約上班的?如果正好是擁有合法槍枝的人,這樣不是每天都犯法?(美國各州對於攜帶槍枝的法律各不相同,威斯康辛州公然帶槍是合法的。)

媒體說雷登豪斯是種族主義者,白人至上主義者,甚至到現在還說他是KKK,事實上他唯一被他們看不順眼的事實是,在自己的社交媒體上宣稱自己支持Blue Lives Matter (警察生命也可貴),他們就將這一個句子跟白人至上給掛了勾。據說警方九次拿著搜索令到他家裡搜查,希望找出他有任何政治背景,都找不到。為了找證據,他們甚至說在pre-trial時,雷登豪斯做了一個象徵白人權力white power的手勢。事實是他的手勢是大家都用的代表OK的手勢(拇指跟食指做成圓圈的手勢)。檢察官甚至拿著西雅圖一份報紙的報導,要將報紙上那張相片說要做呈堂證物,說他支持白人至上主義。一些報導甚至編造謠言說他跟一群右翼組織的Proud Boys一起派對,還一起合唱。幸好法官Bruce Schroeder認為扯得太遠,也不相信金諾夏有一批Proud Boys在活躍,阻止了這件證物。但是媒體繼續不負責任的用這些字眼形容雷登豪斯。(他的律師Mark Richards昨天在宣判後對記者說,如果他知道雷登豪斯有任何政治企圖,他都不會幫他辯護。)

媒體說,雷登豪斯是在當地挑釁示威者。事實是他跟幾個朋友一起守護一間車行。但是那些示威者前來挑釁,其中幾個追著他跑了幾條街,將他打倒在地上,一個用腳踢他,一個用滑板skateboard打他,打他的頭打了兩次。最後一個人Gaige Grosskreutz用手槍指著他,直到指到他的臉部他才開槍。「幸好」這些經過都有錄影證明,而陪審團員就是因為這些錄影知道他是被追打的一個,證明了他是自衛。(那最後一個人Grosskreutz除了是非法擁有手槍,還是他自己出庭作證時這樣說,說他用槍指到雷登豪斯面前3-5尺時,對方都沒有開槍,直到接近雷登豪斯的臉部,他才開槍。)

 

 

 

 

 

 

媒體說,雷登豪斯已經成為右派團體的象徵英雄人物,事實是,兩個死者已經被推崇為他們的英雄,掩飾了兩名死者都有案底。第一個死者Joseph Rosenbaum羅森邦除了一再向雷登豪斯挑釁,要殺死他,要他殺死自己,還一直叫他是n---ger,如果雷登豪斯用過一次這字眼,相信他早已經被定罪了。此外羅森邦被起訴強姦了五名9-11歲的男童,其中兩項已經定罪。他還被關入精神病院,但最後都被放出來滿街走,這是最危險的戀童強姦犯。第二位死者也有多次家暴紀錄。相對的,雷登豪斯是消防隊少年隊員,有牌照的救生員,受過救護專業的訓練。完全沒有案底。

到目前還有媒體跟民主黨說,引起金諾夏暴動的事件中,黑人受害者Jacob Blake是在手無寸鐵情況下被警察射了七槍打死了。事實是Blake沒有死,(不過導致癱瘓),而且他當時手上拿著刀,正要刺向那警察。警察兩次用雷射槍都沒有制服他,才開槍。而且當時警方是接報他(對女友)家暴,加上性侵犯的案底正被通緝才前往現場。

媒體的報導集中在種族仇殺,完全是誤導視聽。在法律上,雷登豪斯是自衛。如果一定要說道德,他是要幫助社區上的人保護他們的財物。現代美國人(特別是自由派跟媒體),對於財產的看法已經接近共產黨,財產是資本主義的象徵,公然保護財物的代表資本主義的惡霸。相反的打砸搶燒的那一幫人物,都是他們的同志。

也因為媒體的誤導視聽,很多不明白的人,(特別是海外的媒體)都將這件案子當作是種族仇殺。昨天一位住在巴西的美國媒體人說,當地媒體在報導這新聞時都說,雷登豪斯(一個白人)殺死殺傷了三個黑人卻被判無罪。後來經過他的指正才予以更正。我不知道有多少海外媒體犯了這個錯誤。

最後,雷登豪斯被捕後,法官判他的保釋金高達兩百萬元,但是網上眾籌GoFundMe最初禁止為他籌款,說他涉嫌的是殺人暴力行為。他做護士的母親跟支持的朋友幫他設立網站FreeKyleUSA籌集了四十多萬元,後來發現有兩個金主幫助他,一個是My Pillow (枕頭大王)的Mike Lindell (常看Fox News的人一定知道他,川普的忠實擁護者),一個是童星起家的製片人Rick Schroder,(我在The Champ 中介紹過他,沒想到好萊塢也有保守派的人敢公開身分)。他們補足了這不足之數。

據報導有民權組織煽動三名受害者及家屬控告雷登豪斯索賠,瓜分這兩百萬元,但是基於法庭證物,未必能夠勝訴。不像九十年代的足球明星辛普森案件(O. J. Simpson),那一次每個人都知道他有罪,陪審團卻判他無罪,所以後來兩個受害人家屬成功索賠三千多萬美元。

Click: 275
About Us | Privacy Policy | Contact Us |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