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生活雜文

北美原住民問題
手機越來越聰明,人越來越笨
好萊塢黑名單事件
死刑與民意
惠妮‧休斯頓之死
兩個截然不同的歌星
一件罪案是怎麼發生的
杜魯多的拳賽-政治人物是怎樣產生的
年輕人的Entitlement觀念
美加政論-宗教受箝制

亨特拜登的性事與電腦

2021-08-12 23:16:47

亨特拜登目前有三個電腦流傳在外,而亨特有錄影自己性事的習慣,這些電腦就像一個金礦,被發掘不斷。下面是其中幾段比較有實質內容的片段。在這裡留存。將來如有增加,還會增補。

 

06/16/2022星期四

我們都知道亨特拜登將一個手提電腦拿到德拉瓦州Wilmington的小店去修,結果他本人一去不返。這電腦上據說有將近十七萬個被刪除(但是專家很容易就復原的)文件及圖片。對於有興趣的人是一個發掘不盡的寶藏。但是到目前除了極少數保守派媒體之外,沒有一間媒體觸碰。這與我們對傳統媒體的看法背道而馳。

最近幾天,Washington Examniner經由Marco Polo Research Group的專家那裡,得到從這電腦中找出亨特拜登在2018年十二月的一段訪問談話錄音,他在這段長達77分鐘的錄音中對英國的媒體人Phillipa Horan吹噓,他是他父親最親近的顧問,他說的話他父親全盤接納,甚至作為他的政綱及政策。他這樣說:「他願意跟我談所有我願意談的問題,如果我說這問題對我很重要,他就會想辦法將那問題作成是他的一個政綱,我父親尊重我多過世界上任何人。我的影響這一點我很確定。」

他說:「至於我是否擔心有人不喜歡我,或是我不愛我自己…從來都不擔心,你知道為甚麼?因為這世界上我最崇拜的人,就是我心中的上帝,他就當我是上帝。…我哥哥也這樣想,我們三個人,這些支持讓我相信我可以做任何事。」

其中一段他說:每個人都這樣問我,你怎麼可以好過你父親?當然我好過我的父親,你知道為什麼?因為我父親從我兩歲開始就告訴我,說我好過他。

亨特的話聽來含有相當的吹噓成分,不過我們都記得,拜登不只一次說過,亨特是他所見過的人中最聰明的。所以這又證明他不是吹噓。

這段訪問是在拜登已經宣布將角逐黨內總統提名,但是還沒有肯定獲勝之前五個月。錄影地點在麻省Plum Island的一間屋子。當時也是亨特拜登吸毒嚴重的時期。主持人Horan問他,他父親對他的毒癮怎麼看。他說:「他叫我fxxxing停止,他怕得要命。」

他還說:也許這(毒癮)是對我而言是最Fxxxing的好事。因為這造成我今天這樣,是我父親相信的這個人。

因為Horan是一個畫家,所以他談到,一旦他父親當選總統,他們可以合作要拜登(總統)推動他們的藝術(作品)。我們都知道,拜登當選後亨特果然開始畫畫,每幅畫由七萬五千元起價。最高標價五十萬美元。白宮還懸掛他的畫,幫他促銷。

亨特還很自豪地說,他很懂得爭取注意。他說:我很久以前就發現,如果要搞政治,好像我跟我父親這樣,就要懂得利用他的政綱,而不是讓他的政綱箝制住你。利用機會,好像我們談到的計畫,這樣就會吸引到注意力…好像現在,我出現在每一份報紙的頭版:華爾街日報,紐約時報,這些都不是八卦小報。

記得拜登在競選前後一再跟記者保證,他從來不跟兒子討論他的事?他從來都不知道兒子在做些甚麼?這篇訪談證明他根本是在說謊。

到目前,只有紐約郵報,Newsmax,Fox News等媒體做了比較詳細的報導。其他媒體對這些東西碰都不碰。

這段錄音中還包括他的吸毒經歷,毒品種類,私人生活等等。內容實在太長,有興趣的人可以到Washington Examiner,New York Post等網頁去看。

另外,亨特在同一年(2018)的12月16日跟他的心理醫生Keith Ablow這樣說:我幾乎每天都跟我父親通電話,談他的團隊下一步要做的事。好像說民調有甚麼異常,或是過去20年其他總統的遭遇作為。…還有一次(2019) 他說:父親要我每天七點半等他電話,討論一些決策political decisions問題。

另外一段也是經由Marco Polo research group最近還原的一些資料,包括亨特拜登手持手槍的裸體相片,這幾張在2018年十月17日拍攝的相片中還有裸體的妓女在一起。

 

 

 

 

 

 

 

很多人或許記得,亨特拜登在2018年十月(這相片拍攝前五天)買了一把.38口徑的手槍。買槍的背景檢查時,他對多個問題說謊,(例如是否吸毒,是否因為吸毒被開除等等),後來他跟當時的女友海莉Hallie (也是他哥哥Beau Biden的遺孀)發生爭執,海莉怕他用這手槍對付她,就將手槍丟到Wilmington一間超市外的垃圾桶。那附近還有一間小學。後來拜登的保安知道了還去垃圾桶一帶搜尋。連超市的員工都受到查詢。

所以當拜登每一次槍擊案後都借題發揮,說要立法加強管制槍枝時,應當做到的是確實執行現有的法律。如果每個人都像他的兒子,買槍時填寫不實資料,(他的兒子因為吸毒被踢出海軍,檔案中應當有資料的,怎麼可以買到手槍?)事後又將手槍丟到公共垃圾桶…立法再嚴都於事無補。

看這兩張相片,他拿著手槍擺出各種姿勢,甚至對著攝影機跟那妓女。(相片因為太過不雅,所以經過修剪。)

 

08/12/2021星期四

英國最暢銷的報紙Daily Mail剛剛揭露了一段,美國總統拜登的兒子亨特拜登在酒店中跟妓女的談話。這段非常囉嗦,非常辭不達意的談話中,他自己揭露了有俄羅斯的毒販,偷了他的(另外一個)手提電腦,可能會向他恐嚇威脅,但是父親幫他解決了。他還透露自己在拉斯維加斯連續18天之內由一間豪華酒店到另外一間豪華酒店,召了不同的妓女,其中一次他淹在熱水浴缸哩,幾乎死去。他還透露自己一晚上就用去一萬元。他還透露自己賺了gazillion那麼多的錢…

這樣精采的錄影帶,有畫面有聲音,而且透露了俄羅斯毒販有他的電腦,足以恐嚇他。但是除了少數幾間保守派媒體,照例的西方主流媒體繼續封殺。

亨特拜登有將自己跟女人性交過程錄下來的習慣,這一類的錄影帶流露市面的相信很多。但是這一次他在錄完那過程之後沒有關機,繼續錄下去,於是出現了這一大段精彩對白,(多數是他一個人的獨白。)下面是隨著這些談話一起的錄像。

 

 

 

 

 

 

 

 

 

其中一段是這樣的:

所以,在連續18天,我從一間頂層豪華套房penthouse到另外一間penthouse,總共四間旅館,。花了多少錢我都不知道,他們拿去我的信用卡,說給我半價。我就說很好,然後我發現,一晚上就是一萬元,我才傻了(I’m like that.)。

每一晚,他都說會有瘋狂派對,很多人,FXX派對。其實都沒有人。

等一下,我要小便了。

之後我去那個熱水浴池,那個吊掛起來的…有玻璃的,吊在頂樓的,我睡在那哩,之後甚麼都不記得了。我很少(這樣的)pass out。等我醒來,唯一在場的是Miguel,他跑來跑去收拾東西。他和Pierre,他的朋友…總之,他們將每個人趕出去,他們清理了所有東西,乾乾淨淨,之後要離去。然後我見到那個35歲的非常純潔的俄羅斯黑髮女子。

(…)我不知道過了多久,她不願意離去,說除非他們,她不肯走,那些人也不肯叫救護車。他們不知道我是死了還是活著。

這時那個在房間的妓女說:他們不能過來檢查?

他們確實檢查過我是否呼吸,等我開始呼吸了,最初我沒有呼吸,因為我面朝下在那個fxxx水池裡。沒人知道有多久。

…她告訴我他們沒有(檢查),好像是說:我們已經叫所有人都走了,不想有人出事。…(後面聽不清楚)…

總之,我的電腦,我拍了無數的,這一類,我總是讓錄影機開著,就像那個。…然後一個人偷了,就在那段時期,他其實假裝在檢查清理房間,(就拿走了)。

他後來用Uber送來兩千元,跟(聽不清楚),我就用那錢去一個app的現金站…還在等(結果)。

我想,他就是那個偷我的電腦的人。我想他們三個人是一個集團。一個是dealer,加上那兩人。我去哪裡都帶著他們,真是XX的,瘋狂的狗屎。…那個俄羅斯(女人)她也走了,手裡拿著游泳衣。…他們就有了我拍的錄影帶,拍這瘋狂的性(交)的錄影帶。

那個妓女問:這事情多久以前發生?

夏天。

妓女問:所以這些東西已經流傳出去了?

不,不,不,因為我父親在競選總統,他是,他是,他是,我一直都在提這件事,如果他們(想做甚麼事),他也知道我賺了gazillion的錢。

妓女問:他們想恐嚇你嗎?

是,某種程度上是。(Yeah, in some way yeah.)

這就是亨特拜登一段真情說話。這一段(2019年拍的) 錄影帶透露太多事情,但是美國媒體都沒興趣知道。換了任何一名要員的兒子發生這樣的事,不會被逮捕嗎?如果是川普的兒子,不會是連日連夜的頭條大新聞?過去幾年民主黨跟媒體說,川普是俄羅斯恐嚇的對象,因此彈劾他。現在亨特拜登自己的口說,俄羅斯毒販可以利用他的電腦恐嚇他,媒體跟民主黨有興趣追查嗎?他說他賺了Gazillion的美金,FBI不想知道他怎麼賺的?拜登不是說他兒子賺的錢都是乾淨的嗎?

現在我們知道:亨特拜登說謊買手槍,之後將這手槍丟在一間學校附近的垃圾桶,之後拜登的祕密警察去幫他搞定,以免外人知道。我們還知道他從中國政府(能源公司)那哩,烏克蘭能源公司那哩,賺了數以百萬計的美金。我們也知道莫斯科前市長夫人給他幾百萬元的洗錢的利潤。還有無數東歐國家,中東國家跟他談生意。據說FBI都在調查,但是兩年多一點聲息都沒有。美國的情報機構仍然在袒護拜登,仍然在調查川普家裡的「不法行為」,雖然前者是證據確鑿,一件又一件。後者全部是空穴來風,甚至是捏造的。

 

 

06/24/2021星期四

拜登之子亨特拜登的行為,如果好像川普的兒子一樣被每天用放大鏡審視的話,下面這件事應當是天大新聞。

他在2018年五月在洛杉磯一間旅店召妓,對方是俄羅斯應召站的妓女,兩人玩了兩天之後,他拿出信用卡付帳單八千元,全部都無法通過,他最後拿出一張信用卡終於通了,於是妓女走了,他繼續睡大覺。第二天祕密警察緊急找他,原來他用的是父親的有政府安全密碼的信用卡。而且銀行出錯,連續轉帳四五次,一共轉了兩萬多元到對方帳戶。

這些交談,召妓,秘密警察的對話,全部都記載在亨特的電腦上,就是他在2019年拿去德拉瓦一間電腦店維修的電腦,紐約郵報New York Post有這電腦的記憶卡,逐漸一一「秘密」都被曝光。

那是五月22日,當時亨特拜登住在洛杉磯chatuau Marmont酒店,那天他用Rob之名向一間應召站Emerald Fantasy找了一名24歲的褐髮綠眼的俄羅斯妓女雅娜Yanna。之後他們做了些甚麼,亨特都用視頻紀錄:吸毒crack,性行為,喝伏特加,拍攝性交紀錄片,包括將M&M糖豆放在他的生殖器上列隊拍照等等,都在他的電腦上。

亨特拜登的電腦還包含了他所有的銀行及信用紀錄,對於有興趣的媒體,就像一座金礦,每天都有新發現。

雅娜在兩天之後(五月24日)離去時,堅持要求付了錢她才走,帳單是八千元。他試了兩張銀行卡都未被批准,他抽出第三張,通過了。但在他睡覺之後,他前面嘗試的幾次的轉帳都經由這張卡繼續付帳,有兩次八千元,兩次3,500元,一次兩千元,總共幫他轉了兩萬五千元。之後誠實的雅娜發短訊給他,說自己持續收到他的錢,但是「請放心,我會都轉回給你」。他也發了短訊證明他收到訊息,並叫對方都還給他。(亨特甚麼都拍照,下面是他在這期間拍的自拍跟當時使用的毒品。)

 

 

 

 

 

 

 

 

 

與此同時,來電顯示一個叫做沙維吉Robert Savage III 的短訊卻在五月24日,也就是雅娜離開那天開始出現。他是當時洛杉磯地區的秘密警察(特務),他給亨特拜登的短訊是:「H,我在酒店大堂,立即下來,多謝,Rob」。亨特回答:五分鐘。

沙維吉繼續發短訊:這個跟Celtic的帳戶有關,DC每十分鐘就找我一次。(Celtic是拜登做副總統時,情報單位給他的代號),請讓我上來,或是你下來。…H。…

五分鐘後,沙維吉又發短訊,說一位退休的祕密警察副局長Dale Pupillo也到了,(他過去負責提供拜登副總統私人保護),他說:「他將到櫃台,請現在就打電話給櫃檯,給我們鑰匙讓我們上去。」後面還加了一句「我們是你朋友,我們必須立即解決這件事。…如果你不給我們鑰匙,你肯定有危險,我們會強迫他們給鑰匙。」

之後整個九分鐘,亨特拜登都沒有回覆。直到6:54分他才回話,說他保證下來,剛剛只是在洗澡。

30秒後兩名特務已經在他們口,(說他們到了)。之後的對話就無法得知。不過他整晚都繼續在政府的秘密網站上出入,這些內容也沒有紀錄。

上面的紀錄可以見到,當他一開始用父親的信用卡,祕密警察就得到通知,就開始「干預」,但都是友善的干預,雖然話說得很肯定,但都是要幫他抹煞這黑紀錄。(就像另外一次,他非法買槍之後,又將手槍丟到公共垃圾桶,也是秘密警察幫他洗脫。)

紐約郵報得到這些資料後,企圖跟祕密警察單位查證時,對方卻說沙維吉已經在2018年四月底退休,也就是上述事件前三個星期,這是不可能的。因為在電腦中這是顯示的名字。沙維吉的私人律師也發聲明說:我的(顧客)從未前往Chateau Marmont 酒店,也從未與亨特拜登通訊。我的(顧客)在此事發生前已經退休。

至於問到那位Dale Pupillo時,警察單位也否認,並說洛杉磯祕密警察從未擔任過保護拜登的任務。

唯一可能的解釋是,祕密警察一向神秘,而且都用代號,所以來電顯示都可以是假的。其次我們要記得,當亨特拜登的電腦剛剛出現時,聯邦政府50位前情報機構首腦(包括中情局局長john Brennan,國家安全顧問James Clapper) 發表聯名信,說那是俄羅斯製造的假新聞?美國的情報單位已經完全落入民主黨的造謠機器裡面了。而且那一次,所有媒體都封殺這新聞,還封殺了紐約郵報的帳戶。還有,自從FBI承認(一年前就開始)調查亨特拜登的電腦以及洗錢事件,已經兩年時間,為什麼一點動靜都沒有?

另外一個很重要的背景資料是,每一次大選,首都(DC)選票中92% 都給了民主黨,這表示,華盛頓政府官員及工作人員已經極大多數都是民主黨人了,你不能期盼他們公正做事。

這一次也只有紐約郵報,英國的Daily Mail,太陽報系列,以及Fox News等保守派媒體有報導。

不過兩個星期後,應召站給他短訊說,因為銀行帳戶問題,最後五千元無法還給他。之後雅娜的手機不再存在,所以不再有紀錄。

 

Click: 1222
About Us | Privacy Policy | Contact Us |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