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看板

時事看板一
時事看板二
時事看板 三
時事看板四
時事看板五
時事看板六
時事看板七
時事看板八
時事看板九
時事看板十

時事看板 41

2020-10-01 23:36:15

10/31/2020

我寫了新冠病毒是川普一個人的責任?,當時是用我自己的資料,(翻閱舊的時事看板),結果這兩天見到網上有一篇「川普在新冠疫情初發生時,採取的74項行動對付病毒及推動經濟」,74 actions taken by Trump to fight virus and bolster economy,說在疫情一開始,川普就不斷採取行動,對付病毒。但是民主黨及媒體不斷的攻擊川普沒有做事,而拜登今天唯一能攻擊川普的也是這個。然而事實上,川普一樣也沒少做。

原來這篇文章早在三月23日就刊登在Washington Examiner,但外間流傳很少。而撰寫這篇文章的居然是一名退休警察總長,而最初是刊登在一個警察成立的網頁上:Law Enforcement Today,可見今天美國的警察都跟川普站在一起,見到他被欺負也出來打抱不平。

這文章將74項分為九大類:國家整體反應及行動,旅遊限制,擴大測試,支援受影響商業,幫助家庭及就業,加強資訊,支援病人及醫護人員,提供重要醫療配備及設備,發展疫苗。

因為文章太長我就不翻譯了,但我會將原文貼在上面那一篇文章後面。

 

10/31/2020

主流媒體仍然堅持拜登會贏,唯一跟2016年不同的是,他們承認「川普有機會贏」,只是機會不大。(上一次他們全部認為川普沒有機會贏。)

這包括Fox News的民調公司,說自己是共和黨民調公司的Frank Lunz,他說拜登在全國領先8%,雖然近來見到關鍵州有對川普有利的1-2%的移動,但是太少,太遲。他並且批評川普這一次的競選是他見過的最糟糕的,原因是,他不應當提起亨特拜登的電腦,他說「誰在乎亨特拜登?」他說,老百姓關心與自己息息相關的事情,有工作,有食物給家人擺上桌…

這就是華盛頓圈內人deep state的心態,老百姓為什麼會不關心政府官員貪污?只有牽涉到川普家族時大家才有興趣?說到有工作有食物,剛剛公布的上一季經濟成長33.1%破了歷史紀錄,你們有報導嗎?還有蓋洛普民意調查,56%的國民說他們現在的狀況比四年前要好,這也是歷史紀錄。造成目前經濟困難是左派媒體整天誇大病毒的可怕,逼使每一個政府強迫關閉商店,餐館,理髮店,健身院,旅行社的後果。

這還是一個自稱是共和黨的民調公司,難怪川普早已多次喊話要Fox開除他了。

今天華盛頓郵報再使勁為拜登說話,他們有一句主要的話:即使你們喜歡他的政策policy results,但要記得他治理政府的混亂chaotic governing,我希望大家記得,從川普上台第一天,民主黨及媒體就集中精神讓川普的政府混亂,每一天都在調查他,彈劾他,挑撥離間讓他身邊的人背判他,製造匿名者攻擊他,任何人願意出來罵他都會被媒體吹捧上天,然後他們指出他最大的罪狀就是他chaotic?

然而這一句話也顯示,郵報還是承認:川普在政績上做出了成績policy results。(可能是郵報的無心之失。)

媒體都承認他們在2016年的民調上犯錯誤,但是堅持川普目前的局勢比2016年還差。CNN的民調分析員Harry Enten說,拜登在2016年希拉里打贏的州分,都有5%以上的領先,而在川普贏的州分,他也領先。Enten說,如果拜登贏得這些「領先的」州,他將有357張選民票,大大超出勝選的所需(270選民票)。

這些州包括:威斯康辛,密西根,內布拉斯加(部分),賓夕凡尼亞,亞利桑那,緬因州(部分),佛羅里達,北卡羅聯那,喬治亞,愛荷華等。(其中內布拉斯加,及緬因州是按選民票分配選舉人票。)

當然他也承認這是不可能,(川普必須輸了這所有的州。)他說,只有前面四個州他有把握拜登會贏,其他五個州仍然是搖擺性質,因為拜登領先幅度都在4%以下。但即使這樣,拜登仍然會擁有超過270的選民票。

這讓我想起2016年大選前兩三個月,媒體都用同樣的分析,一再強調川普無論如何都無法穿越民主黨的藍色的牆blue wall,取得270選民票。但最後川普得到304張選民票。

紐約時報的Nate Cohn甚至指出,他們在2016年是錯了,但是如果今年他們還是犯同樣的錯,拜登仍然會得到超過300張選舉人票,原因是今天的錯誤都對川普不利:「2016年川普在搖擺州都贏得不到2%的選票,而現在拜登在搖擺州領先幅度都超過2%」,他們居然以這樣的理論為自己解說。

所以看得出這些媒體不是在做民調,他們是在盡最後的努力幫民主黨拉票。他們繼續在灌輸川普沒有贏的機會,沒有贏的條件。在電視上見到一位政治學教授說:媒體不應該再談客觀公正objective 這個字,因為這個字會阻止他們progressive的議程,也就是左傾的議程。所以他們盡全力讓民主黨當選,盡全力壓制拜登家族貪腐的新聞。今天媒體不再是新聞機構,而是他們左傾議程的一個鬥士。

 

10/30/2020

川普今晚最後一場造勢大會在明尼蘇達的Rochester舉行,該州州長Tim Walz盡全力阻止,藉口新冠肺炎,只准250人集會,結果有一兩萬人排隊幾小時而進不去,要知道這是戶外,是在機場,居然只准250人「進去」?川普明顯非常氣憤,場內的氣氛也大不如前。不過川普事先有去向那一兩萬人打招呼,那些人還是熱烈的叫喊Four more years。民主黨很明顯,拜登每次的「選民見面會」最多都只有一兩百人,所以他們要限制川普也只能這麼多人。他們早就看不順眼川普的造勢大會人又多,群眾又熱情,就用這種方式扼殺。

川普今天也去了密西根,川普上一次只以0.23%贏了希拉里,這一次密西根的支持更穩固,因為川普的貿易政策讓四十多年都沒有新的汽車工廠出現的「汽車城」首次成立了新的汽車工廠,聽到很多民主黨擔心的說,連那裏的工會都公開跟民主黨保持距離。

川普今天還去了威斯康辛,他在上一次也是只以0.77獲勝,今天曾經是當地美式足球隊Green Bay Packers最著名的球員(四分衛)Brett Favre發推特宣布支持川普連任,他說川普跟他的理念一致,包括言論自由,讓美國更偉大等等。目前川普的氣勢不可擋,今天另一位也是殿堂級的冰球界巨星Bobby Orr也做了同樣的宣布,他跟當地工會領袖一起在報紙上刊出全頁廣告,說他從不支持哪一位候選人,但他現在為美國的未來擔憂,他希望他的孫輩認得的美國,是他認得的美國。(他出生於加拿大,但定居美國,太太是美國公民。)另一位高爾夫球巨星Jack Nicklaus則在昨天於推特宣布他支持川普連任,雖然他是川普老友,也經常一起打球,但要知道在過去這麼多年少有名流敢出面挺川普,因為一定遭到媒體及左派網民圍剿,現在他們一個個都站出來了,證明現在支持川普是風氣,大家都不怕了。

未來三天,川普排了14場造勢大會,讓我回想到2016年的大選,他最後也是這樣衝刺。就像是跑馬拉松,除了要持久力,還要有體力做最後的衝刺。

其實不用造勢大會,美國民眾過去幾個月紛紛用行動上街表達支持,我曾經發出很多練接,下面是這些臨時聚集的民眾的小部分畫面,這些自發的聚集最早在七月就已經開始,但是媒體很少報導。就是這些畫面近來讓民主黨的支持者開始緊張了。這些畫面分別來自紐約,加州的比華利山,聖地牙哥,橘郡,奧勒岡的波特蘭,邁亞米等地。

 

 

 

 

 

 

 

 

 

 

 

 

 

 

 

 

 

 

 

 

 

 

 

10/30/2020

2016年大選前唯一認為川普會贏的民調公司The Trafalgar Group再度預測,川普會輕鬆地贏得2020年大選。

這公司上一次就成功預測川普會贏得三個重要的搖擺州:佛羅里達,賓夕凡尼亞,及密西根,這一次該公司的主席Robert Cahaly說,川普在這些州份的領先更明顯。他說,有很多「害羞的」川普支持者,不對民調公司講真話。

他指出,有三個族群態度的改變將會是關鍵:黑人,西班牙語族群,及年輕族群,這些過去都是民主黨的鐵票,但是黑人方面,他們支持川普的比例由上次大選的8%升至兩成以上。西語居民的支持率在不同的州分,都有三至四成五,尤其在佛羅里達,這比例更高。這些族群的投票態度只要出現10%的差異,就影響全州的選舉結果。他更見到年輕人有更大的差異,一方面被川普的活力吸引,一方面也因為他們對於新冠肺炎新聞的厭倦。過去年輕人投票率極低,但是這一次到昨天已經有780萬年輕人(18-29歲)投了票。

不過Trafalgar民調一出,已經引起其他民調公司及媒體的攻擊,說他的調查方式有問題。其他媒體都預測拜登大幅領先,一個被廣泛引用的FiveThirtyEight更預料川普贏得大選的機會只有11%,(這跟他們在2016年的預測接近,明顯他們還是沒有學到教訓。)民主黨更有77%機會奪取參議院多數,98%繼續掌控眾議院。

盡管左派媒體說得震天價響,但是這幾天民主黨顯露出恐慌了,他們也知道這些民調不可信。左派電影人Michael Moore昨天發出警告,不要相信目前的民調,他說他見到川普支持者的熱情,他說「不要相信那些民調,川普的支持者不相信民調公司,不對他們說真話,不管拜登領先多少,至少切一半,再加上4%的誤差,那才能顯示這次民調是多麼接近。」

那個做一天休息兩天的拜登,今天居然要跑三個搖擺州:愛荷華,明尼蘇達,威斯康辛,這也顯示民主黨恐慌了。威斯康辛過去是民主黨的基地,明尼蘇達更已經有48年沒有投票給共和黨,顯示他要挽救這幾個州的頹勢。前兩天民主黨還安排他到喬治亞州,並誇口民主黨這一次可以囊括德州跟喬治亞州。

主流的民調不準,是因為傳統的民調方式已經過時。一方面他們有意的多使用民主黨人做選樣,一方面電話詢問的方式集中在大都市,這些人立場傾向一致,得不到真正美國人民意。即使是搖擺州,你看上一次搖擺州的選區地圖,那些州都是一片紅色,只有幾個人口多的市鎮是藍色的。所以即使在搖擺州做民調,都不能只針對幾個人口密集的市鎮。

Robert Cahaly說他們民調方式與眾不同,因為他們會派人到各地考察民情,接近民眾。他舉例說,他們在總統及副總統電視辯論時,到明尼蘇達的酒吧,見到各族群一致為川普及彭斯打氣,他就見出端倪。此外他說,傳統民調公司每次的問券都有多達25個問題以上,而那些喜歡接受調查的多數是左派民眾(有空閒聊),一般保守派選民都不喜歡這麼多的問題,很快就掛斷電話,所以不準。而他的問券最多八至十個問題。

這兩天,CNN等主持人已經沒有過去的氣焰高漲,他們才是在做敗選的打算,另一方面一些左派集團發出威脅,萬一川普當選連任,要大家準備street fight,到時街頭暴力會嚴重過前幾個月的打砸搶燒的畫面。

 

10/29/2020

拜登家族究竟要多少錢才夠?我們知道,亨特拜登在烏克蘭能源公司Burisma那裏賺了三百萬美金,我們也知道莫斯科前任(已故)市長的太太Elena Baturina給亨特拜登(與前國務卿克里John Kerry的繼子成立的)公司匯了350萬美金,(作為洗錢兩億元的報酬,這洗錢部分正在被FBI調查),現在我們又知道,2017年五月亨特拜登等人和中國華信CEFC聯合成立Sinohawk,公司成立後,請了Tony Bobulinski做CEO,原定CEFC會分兩批匯款一千萬元到這間公司,但是三個月後CEFC卻私自匯款五百萬元到亨特拜登的一個空殼公司Hudson West III,架空了Sinohawk,這是貪餒,這是非法,這是不道德。

但是美國的媒體密實的掩飾這新聞,一來拜登躲起來不給記者問問題,二來每一次只給兩個記者問問題,他們都只問與新冠肺炎有關的問題。到網上去,也是全面封鎖。你見到共和黨的參議院昨天傳訊推特的CEO Jack Dorsey嗎?一臉的不順 (下圖)。首先他不承認推特對於民間輿論有影響力,他說「人們有選擇其他管道的自由」,參議員Ted Cruz問得好:如果你認為沒有影響力,為什麼關閉他們的管道?。問到他為什麼封鎖所有有關亨特拜登電腦的新聞,他面不改容的說:我們有對駭客的封鎖政策,因為不知道是否駭客所為。Ted Cruz問他,(幾個月前)紐約時報非法刊登、沒有查證的外洩的川普的報稅資料,你們完全沒有封鎖,為什麼?他答不出來。再問他為什麼中斷全美第四大報「紐約郵報」的推特,他說「紐約郵報現在可以打開他們的推特了。」再問他:你有證據證明亨特電腦事件是俄羅斯陰謀嗎?他說「沒有」。事實是,FBI跟參議院情報委員會都已經證實,這件事與俄羅斯的misinformation無關。

 

 

 

 

最後Cruz氣不過問他,伊朗在網路上要消滅以色列,還說德國納粹屠殺猶太人的Holocaust沒有發生過,為什麼類似的言論可以繼續在網上流傳,他說:「我們沒有阻止那種言論的政策policy。」

今天再傳來,推特昨天封鎖了美國邊境保護局CBPC 主席Mark Morgan的帳號,因為他發了一則推特稱讚南面圍牆成功阻止了黑幫,殺人犯,及性犯罪者入境,推特的理由是這則短訊違反了他們含有「仇恨內容」的政策。看來他們絲毫無意改變,而且變本加厲。

這兩天紐約時報,CNN等的不眠不休的轟炸新聞是,兩年前在紐時發表匿名文章,說他是從白宮內部反抗川普的政府官員,這兩天露面了,記得當時所有媒體大作文章,還天天猜測是哪一位高級官員,甚至提出川普高級顧問Kellyanne Conway,駐聯合國大使Nikki Haley等名字,讓大家以為是白宮高層叛變。現在知道原來是曾經在DHS國土安全部做過短暫幕僚長的Miles Taylor,CNN 整天讓他坐在來賓席上,痛罵川普,說他的移民政策讓無數兒童與父母失散,他甚至說:川普指示他們對逃避的非法入境者用槍,「射他們的腿」。現在他不僅是CNN的評論員,還被Google聘請。

我說過,你只要肯出書罵川普,就會被捧到天上,被所有左媒當作英雄。而左媒也充滿了這一類人,我每次到Google上找資料,最先跳出來的都是CNN,華盛頓郵報,紐時之類的文章,都不是我要找的文章,而是駁斥我要找的文章。這幾天更發現,當我要看川普的造勢大會時,我都找不到RSBN或是 Fox News 的網頁,即使打出 RSBN 或是 Fox 都不會出來,讓我以為他們不轉播了。後來我發現我必須先到其他的網頁去,再從旁邊的眶框中去找,才找到RSBN及Fox News的轉播。他們就用這些方法箝制保守派的所有管道,據說除了Google,連Youtube都在做同樣的事。

但是在他們箝制之下,保守派讀者,觀眾還是鍥而不捨。剛剛在網上看川普在佛羅里達州Tampa的造勢大會,RSBN有13萬以上觀眾,其中有37K的點讚,八百多的不妥。Fox News有六萬多人觀看,13K的點讚,六百多不妥,觀眾的Chat不停地在移動,非常熱烈。此外還有五六間左派媒體也在轉播,人數就比較少。但同一時間拜登也在佛羅里達舉行演講,只有Fox News一家轉播,最高峰時有三千多人觀看,卻只有三百多點讚,不妥的高達25K,原來都是共和黨在看他出洋相的。這還需要任何證據嗎?

這是最正確的民意,那些媒體早就已經不代表民意了,我一直叫他們是「有組織的輿論」,他們代表的是媒體惡勢力。

最後要說一句,Fox News真的是在改變,他們每一天都全部轉播拜登和奧巴馬的演講,川普的只轉播部分,(也許因為川普的佔時間比較長),Fox一直宣傳他們的新聞是Fair and Balanced,所以兩邊都轉播,但人們看Fox就因為你們與眾不同,幹嘛去fair?何況拜登的演說根本沒有人要看。另一邊CNN,他們只播拜登跟奧巴馬,川普的一次都沒有播過,你幹嘛去balance?你的存在就是counter balanced那些說謊媒體才對。

不過Fox極大多數主持還是記得最初的宗旨,每天都揭發其他媒體的謊言。我希望大家還是盡量訂購Fox及捧場。如果你住的地方有OAN (One America News),更請大家支持捧場。

 

10/29/2020

美國還有六天就是大選日,但是到目前我們見到的是一場最骯髒,最黑暗,最惡劣的選戰。即使發生在第三世界的國家,都是不可能相信的。

川普每一天僕僕風塵於幾個關鍵的搖擺州,用最傳統的方式,以他個人的腳步,走最多的地方,說服最多的選民投他的票,他相信一分努力一分收獲。但是他的對手拜登幾乎完全不用競選,他只要躲在家裡,讓媒體每天大聲的製造謊言幫他競選。

他的對手事實上正傳出美國歷史上最骯髒的醜聞,而且證據確鑿,但是全美國大小媒體幫他用最大的黑布遮蓋,沒有一個記者問拜登,對這些具體的證據有甚麼解釋。在拜登面對這些問題之前,他們已經完全配合,製造了一個完全說不通的理由,說所有證據都是俄羅斯串通川普製造的misinformation (謊言)。任何人相信這說法,不是白痴,就是良心給狗吃了。(請看:拜登與華信公司合夥醜聞再解密)

這只是這一次大選民主黨以及媒體製造的其中一個謊言。整個民主黨及媒體,就是一個龐大的謊言工廠。作天奧巴馬在幫拜登競選時的一句話:拜登不會叫我們的士兵是失敗者,叫我們的士兵是傻瓜…這句話就是謊言。媒體提供謊言給拜登集團,他們就用這些謊言競選,因為除了謊言他們沒有其他政綱吸引選民。(他們的政綱完全經不起考驗,他們要不要禁止開採頁岩油,到現在說不出是與否;他們是否會對中產加稅,也無法清楚解釋;是否會擴大最高法院法官然數,說出來也是莫稜兩可;)

他們另一個大謊言是製作假民調,每一天他們都有利於拜登的民調。即使經過2016年民調的失敗,他們還是樂此不疲。他們知道川普贏得2016年大選是因為懂得專攻搖擺州,這一次他們就除了全國民調,還在每一個搖擺州進行分別的民調,但是仍然使用故技,在選樣時民主黨的選樣多過共和黨一成至二成,這樣民調的結果自然偏向民主黨。

主媒已經預測拜登不僅會贏,而且大贏:「他超越270張選舉人票的機會」越來越大;德克薩斯州已經成為搖擺州;他在喬治亞州明顯領先;他在威斯康辛州領先17%;科羅拉多州將出現八十年來最深藍的顏色;民主黨在加州出現最大差距,65%-29%,共和黨落後36%,在每一個族群都落後……

他們見到川普的造勢大會萬頭鑽動,情緒高漲,民主黨的Bloomberg發文說:民調專家都說,這些造勢大會不會轉換成選票,只是讓他的基礎選民的心理滿足。反而是給川普「講多錯多」的機會,民主黨只要每天蒐集他說錯的話,就足以做競選材料。其實這就是現在媒體每天做的事,他們從不報導川普的造勢大會有多少人,他們唯一報導的就是在川普說的話中找可以做文章的句子,當天晚上就有了負面新聞。

至於拜登的「見面會」沒有觀眾,這篇報導說「這是民主黨的設計」,故意要做成這樣的,以免散播病毒。而且因為他反正已經大幅領先,無須奔波競選。

事實呢?據說民主黨非常擔心拜登染上病毒,因為以他的身體狀況如果染病肯定過不了關,這是第一。其次拜登現在每次說話,他旁邊的人都提心吊膽,怕他說錯話,或是說不出話。他將川普叫作是喬治,他說自己在競選參議員,這樣的錯誤一再出現,所以還是減少他出現好些。最後,有見川普的造勢大會人頭洶湧,如果他真的舉行造勢大會,小貓三兩隻不是難看?前幾天奧巴馬的「大會」就是這樣,他們故意說是drive-in,塞了十幾輛汽車填位置,同時用汽車喇叭聲音充當群眾的叫喊聲音,結果還是不好看。(下:拜登最近一次公開出現,台下的場面就是這樣,如果他當選,靠的完全是媒體,不是他自己,也不是民主黨。)

 

 

 

 

 

 

 

 

 

10/28/2020

川普的造勢大會越來越成功,人數越來越多,情緒越來越熱烈,這讓媒體越來越不高興,這兩天他們的報導就針對川普大會的負面新聞。

這些媒體從來不報導,這成千上萬的群眾志願排隊幾小時以便能夠進入會場,這些群眾一見到川普出現,不是高喊Four more years,就是高喊We love you。他們報導的是:川普大會違反了每一項CDC對新冠肺炎的指示,很多人沒有戴口罩,也沒有保持社交距離,甚至說這些人多數是來看熱鬧,未必會投川普的票…

昨晚在內布拉斯加的Omaha是三場中的最後一場(人數增加到兩萬五千人),當地天氣比較冷,加上等候很久,所以聽說有一些觀眾體力不支,事後叫了救護車,結果成為川普造勢大會唯一的新聞,各地電台(包括加拿大),不斷的說川普不負責任,讓群眾生病。甚至用拜登的話來指責。

事實上我也見到昨晚天氣很冷,當時就覺得川普他自己都沒有戴帽子,一個老人家一天三場,真是值得同情,捧場。前天在北卡卡羅萊納的第一場,他就說了好幾次太陽好猛,所以他會提早結束,那一次他只講了一個小時多一點,當時我真怕他中暑。但是媒體只等著他出事,等著觀眾出事。

川普的群眾大會越來越激情,觀眾與他的互動前所未見,幾乎他的每一句話都引起底下群眾的即時回應,這讓我想起黑人群眾的佈道大會,上面說一句,下面回一句,證明川普跟群眾的距離越來越近。群眾自動喊出We love you的情況越來越頻繁。你見過群眾對領袖一再的自動說「我們愛你」的情況嗎?近代史沒有,我讀過的歷史也沒有。這些人這樣做確實發自心底,因為他們見到這個一上台就為國民做事的老人家,遭到所有媒體,華盛頓既有勢力,以及民主黨的無窮無盡的抹黑,打壓,甚至連他身邊的人都一起清算,群眾的口號其實是針對那些人,特別是媒體,所以媒體更要進一步圍剿他。

川普大會越來越成功,最近幾天他開始放映拜登的謊言,(太多資料可以用),拜登說錯話的錄影,今天開始更播出在新冠病毒剛剛出現時,各個州長,特別是加州,紐約州,新澤西等民主黨州長,用非常溢美的詞語稱讚他:他對我們的每一項需求都迅速提供;他們確實每分鐘都在位上,沒有疏忽;他們給我們兩千張臨時病床解決危機;我們的需求不管日夜,都及時送到;沒有一個病人因為沒有病床,或是呼吸機而去世;…這些都是對於假新聞最好的反擊。

籌辦這些群眾大會牽涉的人力龐大,特別是很多大會都是臨時決定,幾天內就要做好,能做到這樣真的很難得。(看看拜登的那些「見面會」每次只有幾十個觀眾,最大的工作就是在講台前劃圈圈,相對工作繁重很多。)每一次,群眾都要幾小時前就到場,一方面為安全檢查,一方面觀眾自願早到,以便能夠入場及佔據較好位置。為了安排這些人不會太燜,我見到經常安排音樂,及演講,多數是共和黨的參眾議員候選人,但是今天又見到主媒有新聞,說這些音樂的歌星或是合唱團不滿意自己的歌曲被播放。這都是媒體特地找到這些歌星問他們為什麼讓自己的歌曲被川普陣營拿去播放。結果有幾位歌星就發表聲明,說今後禁止川普大會放他們的歌曲,先後有Neil Young,Phil Collins,其他一些近期的歌星我也分不清是那些,之後又說,YMCA這首歌的合唱團Villages Peoples聲明,他們的歌曲被播放,不代表他們支持哪一位候選人,一聽就知道是媒體去問他們之後得到的反應。

最近幾星期,川普造勢大會最後都是以YMCA作結束的音樂,這讓大家情緒都很高,川普都會跟著音樂跳舞,然後很多人跟著跳動,遲遲不肯離去,相信這是讓媒體跟民主黨不高興的原因,連這個他們都要拿走。

 

 

 

 

 

 

 

 

 

 

10/27/2020

美國參議院昨晚通過了最新一位大法官的任命,票數是52-48,民主黨48位議員全部反對,這不令人意外,但是共和黨只有一位跑票,就算是相當好的成績。在投票前一日,阿拉斯加的共和黨議員Lisa Murkowski麥考斯基宣布自己會投支持票,是一個意外。她說她只是反對在大選前任命,但不反對Amy Coney Barrett這個人選。另一個原來可能反對的,猶他州參議員羅姆尼則不但投票支持,還發表演講,稱讚巴瑞特的資歷。

(唯一反對的是緬因州的Susan Collins,她正面臨艱苦的選戰,而緬因州是深藍色的州。她所以選情緊張,也因為她在上一次卡瓦諾大法官提名戰中,最後投票支持,使她成為左派婦女團體包圍攻擊對象,並且籌集鉅款到她的選區,支持她的民主黨對手。也許有人記得,當時Collins在參議院發表了一篇十分精采的演說,用美國憲法及立國精神解釋她為什麼這樣做,那篇演說是我認為近年來美國政壇最精彩的一篇演說,我建議對美國法律及政治有興趣的人都找來看。網上有完整的版本,日期是2018年十月五日。)

 

 

 

 

 

 

 

民主黨的作為,顯示了華盛頓政壇的分裂,對立,仇視。過去大法官命幾乎都是兩黨多數支持的,就像極左的大法官金斯堡Ruth Bader Ginsburg,當她在1993年被提名時,共和黨完全清楚她的立場,她卻得到96-3的支持通過,顯示共和黨只有三位反對她。

但是近年來,每一次共和黨提名保守派大法官,都受到民主黨及他們的暴徒支持者的破壞,讓被提名者名譽盡毀。上星期五在參議院就Barrett提名結束聽證時,共和黨的參議員Mike Lee講了一段話,大家聽了就知道,民主黨這個惡習從1987年開始,那一年雷根(李根)總統提名耶魯大學憲法學教授,聯邦上訴法院法官波克Robert Bork出任大法官,以資歷而言,他絕對是一個完美的選擇,到今天也沒有人能質疑,但是當時參議員愛德華甘迺迪聯合了左派民權組織,對他展開全面攻擊,每天守在他家門前,甚至找出他租的電影,挑他的毛病(雖然他租的都是正當的電影)。他們找出他過去的論文,吹毛求疵。此外他在尼克森總統任內曾經出任代理司法部長,同意尼克森開除當時的特別調查員Archibald Cox,(就像如果川普要開除特別調查員穆勒一樣),這就讓他罪大惡極。之後民主黨以及媒體對他的攻擊慘過文化大革命,而當時的雷根政府對此完全沒有準備,也沒有回擊的任何準備,讓他被攻擊兩個半月,結果他的任命沒有通過。後來Bork這個字變成動詞,「被不公平整肅」的意思,今天在很多國家的字典都有這個字,可見每一個人都知道,Bork是被極不公平的迫害了。

之後共和黨才有心理準備,所以到了1990年當老布希總統提名大法官Clarence Thomas時,民主黨再度展開同樣的迫害行動,布希政府已經有了準備,全面還擊,終於讓他通過,但他確是已經遍體麟傷。

而昨日,沒有一間媒體(除了Fox 及OAN)轉播參議院通過Barrett提名的過程,以及後來在白宮的宣誓儀式,我聽到CNN及MSNBC的主持這樣說:(川普)得到的選民票比民主黨少三百萬,他卻任命了三分之一的大法官…這只能說是氣話,不是新聞報導。

之後,民主黨內的左派,AOC等已發出推特:Pack the Court,就是說他們一旦當權,就要擴大最高法院,立即多任命七八個大法官,讓他們的人占多數。拜登已經宣布,他會成立兩黨委員會就此做出報告,表示志在必行。

大家要知道,華盛頓的政治這樣分裂,黑暗,骯髒,責任都在民主黨以及媒體。

 

10/26/2020

過去幾天我發了很多練接,都是美國各地老百姓自發的「支持川普大遊行」,有車隊,電單車隊,遊艇,甚至高爾夫球車隊,拖拉機車隊…浩浩蕩蕩橫過市區,海岸區…加上川普造勢大會的盛況空前,甚至連加州都有轉紅的跡象,勝利似乎勝券在握。

反觀拜登,他今天又放假了,在距離大選投票日只剩下八天的時間他卻放假了。

有人質疑川普的戰略,他今天三場造勢大會都在賓夕凡尼亞州,似乎勢必要取得這個州的20張選民票。而這個州是他上次贏得的(只不過差距非常微小),而未來幾天,他會去的地方包括:密西根,威斯康辛,內布拉斯加,以及在亞利桑那至少兩場。但是拜登在休息過後,卻計畫去德克薩斯州,喬治亞州這兩個傳統上支持共和黨的州,在戰略上而言,拜登似乎是採取攻勢,而川普是在防守。左媒紛紛認為這是民主黨的利好消息。似乎證明民主黨在德州,亞利桑那,喬治亞州都有機會,這也是過去幾個月主媒努力製造的印象。

我認為川普有戰略,就像上一次大選,每個人都以為他輸定了,但是他利用最後一個月時間僕僕風塵於幾個搖擺州,結果八個搖擺州他贏得了七個。相對的,希拉里整個八月沒有競選,只參加籌款會,之後她也沒有去密西根,威斯康辛州,讓這幾個傳統上藍色的州淪陷給川普。

川普這一次的戰略,跟上次明顯不同。看得出他繼續在上述幾個搖擺州,加上南北卡羅來納州奔波,他的目標只是足夠的選舉人票,讓他當選,沒有野心去爭取更多。就像打麻將,目的是胡牌,而不是做清一色,因為270張選舉人票就可以當選,何苦去爭取胡滿貫。上一次他也是沒有大贏的打算,甚至不以為自己有贏的機會,但是那個策略讓他贏了304張選舉人票,這是贏的策略。當你有把握得到270張選票時,多出來的都是錦上添花。

但是拜登跟民主黨就似乎相信他們的民調,認為幾個搖擺州:威斯康辛,密西根,賓夕凡尼亞,都已經囊中取物,所以去進攻共和黨的地盤。兩種戰略,哪一種會勝利?只有等到十一月三號了。

另外收到很多美國朋友的訊息,都說好幾個藍色州份都有轉紅的機會。這要看最後幾天的momentum,沒人可以預測。但有一點要提醒美國的選民,不要以為你那個是藍色州就不投票,以為是廢票,其實選民票也很重要,因為民主黨說過,如果川普贏了選舉人票,但輸了選民票,他們還是不認帳。其次,這一次的參議員及眾議員選舉都非常重要,加州都有可能多贏很多眾議員席位。大家都見到,眾議院被民主黨佔據的後遺症,他們會無窮無盡的調查總統及彈劾。參議院給他們得到,更讓他們有機會任命法官,甚至將波多黎各,華盛頓DC都變成州,讓他們永遠在參議院佔多數。甚至繼續調查川普(即使他落選),包括他沒有當總統之前的生意及報稅紀錄。

如果你根本沒有做選民登記,那就不能投票,但是據我知道至少有半數的州允許選民拿齊證件親自到當地選舉辦事處去補登記,直到選舉前一日。所以不要錯過了。

說到參議員選舉,這一次有23位共和黨參議員必須改選,民主黨只有12人,所以共和黨在參議院的控制權面臨相當的挑戰。民主黨只要得到多四席就可以控制參議院,他們對此全力以赴。例如南卡羅來納州的資深參議員葛蘭Lindsey Graham,他是參院司法委員會主席,在他任內通過兩位最高法院大法官(包括今日將通過的這位),這讓民主黨非常憤怒,誓言要將他拉下來,據說好萊塢一些重量級人物發動籌款,資助他的對手六千七百萬元以便打倒他,讓他首次面臨艱苦選戰。所以每一票都很重要。

 

10/26/2020

川普漂亮的在左媒面前打了一仗,他對CBS的60 Minutes女主持不買帳,拂袖而去。所有保守派政客都應當將這些片段拿來學習。

過去,保守派政客在遇到這些不友善的,敵意的問題時,都啞忍了,頂多無力的辯解。但是川普不容忍這樣的「帶著意見的」問題,像是質詢的問題,一一頂回去,當對方仍然堅持時,他終止了訪問。

60 Minutes昨晚放上了這個片段,川普自己也放上網,大家可以自己看。

一開始女主持Lesley Stahl就要川普準備面對一些tough的問題,川普回答說:我知道你會很公正fair,但開始的問題都是有關新冠病毒的。川普都答了,之後她就說:你最近的rally造勢大會,人數明顯比2016年的少。川普就說她「負面」,明明這些造勢大會是越來越大。之後的問題是密西根女州長被綁架的陰謀,她問:你想lock her up嗎?

(這是川普群眾大會的群眾自動喊出的口號之一,也是媒體唯一引用的口號,他們沒有一個提起群眾高喊We love you的口號。每次川普提起對方的犯法行為,群眾就會高喊lock him up,這最先起自於2016年的希拉里。最近則是亨特拜登。川普沒有鼓勵群眾這樣做,但是媒體就坐大這個口號,做成川普要整肅政敵的印象。)

川普回答,他不會這樣想,這樣做,之後他就提起亨特拜登的電腦郵件,主持人立即打斷他:你不能這樣說,這個沒有證實。川普辯解之後說:不僅如此,奧巴馬政府還spy我的競選團隊,…主持又迅速打斷他,說沒有證據,你不能亂說。川普說,怎麼沒證據,他們給捉到了。(我這裡都多次記載過。)但是主持人義正嚴詞的對川普說:「我這個是60  Minutes,我們不會把沒有證實的東西放出來,我們不能證實那是事實…No, No, No, 你不能那樣說。」

Stahl還提起,川普將媒體叫作是Fake news假新聞是要將媒體都抹黑,川普說:你們是自己抹黑自己。還有一次,Stahl說:你能不能向我保證pledge…川普說:我是總統,我無須向你保證,我只要向國民保證。

他還說:我希望你訪問拜登時,也像訪問我一樣。那天拜登去買冰淇淋,記者居然問他買甚麼口味,你們從來沒有問過我這樣的問題。

最後川普忍無可忍,他說:「我想我們談夠了,…」就起身走了。

Stahl也訪問了副總統彭斯Mike Pence,但是每一次彭斯回答問題,她就說「這不是造勢大會,你在做競選演說,像是免費競選廣告。」彭斯說:我是在回答問題,那一句不是?總之,凡是對共和黨有利的話,他們都認為是競選宣傳。無可救藥。

說到拜登,他今天又休息了,距離大選還有八天,他又放假?你還不相信他有健康問題嗎?川普今天有三場造勢大會,每一場他都演說80-90分鐘,人數越來越多,群眾情緒越來越高漲。你要哪一種人做總統?

拜登出現在星期日(昨晚) 的一段錄影訪問中,這訪問是為一群好萊塢影歌星為他舉行的造勢大會I Will Vote Concert中播放的,訪問中他居然想不起川普的名字,他說:「那個角色character就是選票上的一個人,我們要繼續面對四年這個人…喬治…喬治,如果川普選上,這世界會不同了。」(在他說出川普之前,可以見到拜登夫人在旁邊暗中動了嘴唇,說出川普的名字,他才吐出川普這個字。)

他明顯想不起川普的名字Donald,說成了小布希的名字George W. Bush。這已經不是第一次,一個多星期前,他就想不起Mitt Romney的名字,說「那個摩門教的州長…參議員…」

對於拜登的健康,目前只有共和黨提起,媒體幫他掩飾的密密實實的。

昨天我放了一些鏈接,是美國加州比華利山,一些民眾自發的發起支持川普的遊行隊伍,這是史無前例的,老百姓自發的競選隊伍。特別令人感動的是很多黑人,拉丁族裔的人參加。現在這股潮流在各地都有,其中紐約,佛羅里達,迅速蔓延。愛荷華州更有數百拖拉車的車隊,還有數以百輛計的高爾夫車隊五,連新英格蘭這個傳統偏藍的地區,都有汽車及電單車隊…很令人感動。。

 

10/25/2020

美國民眾終於不再沉默了。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6Zu_uFpssd4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Eqp5Zdy4pfI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Bkgaxo2OStA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HInOfGNXni0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VlDl99M480o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68YOOWLnoBI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qqXXLly19nU

我放了很多練接,只是因為這些畫面在電視上(新聞中)都見不到,連Fox News都不放,難怪川普說Fox News也轉汰了。雖然我不相信。如果你的地區有One America News (OAN),請訂購。

很多加州的朋友說,加州一向偏藍所以多年都不投票了,這是絕對錯誤的,因為第一選民票也是很重要的,民主黨已經說,如果川普當選,但選民票落後,他們不會認輸。其次眾議院及參議員都很重要,像今年的情況,加州有可能多出好幾席的眾議員,怎麼可以不投票?所以一定要去投票,選出盡量多的眾議員。讓佩洛西不好做,甚至讓佩洛西下台。

 

10/24/2020

還有九天就是美國大選日,最樂觀的估計,當晚就可以知道大選結果,但是很多人相信,有可能好幾天都未必知道結果。因為若干個州的選舉法規定,郵寄選票必須在十一月三號那天才能解封點算,有可能當晚都未必點算清楚。而且共和民主黨兩黨已經準備大批人馬(及律師)在每一個點票站,要查對每一張郵寄選票的簽名是否符合規定。而今年郵寄選票的數目可望大幅增加。另外,最高法院上周裁決,賓夕凡尼亞州可以延長點票期限,到大選日三日之後(收到的郵件)。這表示至少有一個州要在三天後才知道結果,而這一個州是關鍵的搖擺州。

至於川普這次會不會贏?這是最近跟朋友間最熱門的話題。每個人都見到主流媒體的民調,都認為拜登會贏。但是2016年的這個時候也是一樣,當時希拉里也是領先十幾個百分點,但她輸了。媒體仍然是在玩同樣的遊戲,仍然有不少民眾甘心受騙。

到目前已經有五千七百萬人預先投票,是上一次大選時的七倍以上。一些媒體大字標題:預先投票證實民主黨大幅領先;民主黨有機會「殲滅」共和黨;搖擺州數據顯示民主黨大幅領先;民主黨有96%機會繼續控制眾議院;亞利桑那州共和黨議員將全軍覆沒;拜登準備接掌權力;山德斯將出掌勞工部;(紐約州長)康莫將出掌司法部;…

這都是這幾天的媒體標題。但是我想知道這些拜登的支持者在哪裡。除了那些在街上打砸搶燒的之外,他們在哪裡?那天媒體聲勢浩大地宣布奧巴馬要為拜登造勢,結果只吸引了二十輛汽車,跟不到一百人的民眾。今天奧巴馬再度出現佛羅里達,群眾也是三三兩兩。他們藉口要保持距離,用汽車作單位,更可以「合理的」減少了群眾人數。這還是他們民主黨的頭號明星人物。

但是反觀川普所到之處,萬頭鑽動。最近幾次的造勢大會,都見到現場盡所能容納的人群。那些人排隊幾個小時就為了捧他。他們見到川普的熱情越來越熱情,每一次他開始演講不到五分鐘時間,群眾就高喊We love you!,這些人的忠心是史無前例的。…我也在網上看那些觀眾的貼子,那些人多謝川普為美國做的事,多謝上帝給了他們川普,祝福川普健康…這些也都是史無前例的衷心的擁護。

很難描寫這是甚麼樣的情況,因為近代史是沒有見過的。如果這樣還不能換得選票,還有甚麼樣的現象比這支持更明確?

最近更聽到紐約,洛杉磯的民眾,(及在網上見到的畫面),在這兩個最「民主黨」的州分,出現民眾自動在門前,汽車上懸掛川普旗幟招搖過市的現象。前幾年,沒有多少人敢在院子裡插掛川普的支持牌子,即使是在紅色的州。

剛剛Fox News也發表,他們在上個周末轉播川普的造勢大會,不僅創下該台周末收視紀錄,更擊敗ESPN轉播的全國足球NFL Draft開球比賽。甚至遠超過去CNN創下的民主黨全國大會揭幕式的觀眾紀錄等等。這是為什麼Fox News又恢復了轉播每一場的川普造勢大會。因為有觀眾。

像川普自己說的:有時麼比來參加川普造勢大會更有樂趣?

所以對方非常忌妒,那天奧巴馬接受訪問就說:「川普這個人就是喜歡吸引人注意他自己。」這是完完全全的酸葡萄。難道他不希望有國民湧來聽他演講嗎?

如果你沒有看過川普的造勢大會,我鼓勵你至少看一次,在美國你可以看Fox News,One Americ News Network (OAN),若不是在美國,也可以在RSBN,及Fox News的網頁看到。那種熱情絕對可以轉換成選票。

今天發布的最新民調,十幾個搖擺州中,拜登只在賓夕凡尼亞州,及明尼蘇達州明顯領先,其他的州不是打平,就是川普領先,不過領先幅度都不大,所以仍然不可以說有十足把握。到目前,民主黨手上的錢比共和黨多出一倍以上,所以民主黨在每一個州都發動排山倒海般的廣告攻勢,特別是一些差距小的參議員選區。但是共和黨的優勢是,他們自從去年十一月沒有停止的「敲門運動」,共和黨說他們平均每個禮拜敲門一百萬戶,而民主黨則因為新冠肺炎,停止敲門,直到最近才急起直追。

到目前,拜登完全是靠媒體在幫他競選。他是忙一天要休息兩天的人,媒體比他還要努力地打倒川普,同時包庇拜登這個歷史上最貪腐的總統候選人。到今天,還聽到他們說:那些(指控)完全沒有證實verify;那些完全是捏造的made up;沒有人知道任何細節;問題是,你們是媒體,為什麼不去證實,不去發現細節?讓拜登躲在媒體的身後做影子候選人。

所以以任何角度,川普的情勢都好過2016年很多,除非未來九天有意外,除非民主黨作弊,川普有很大的機會連任。

 

10/23/2020

美國媒體越來越明目張膽,繼續玩弄一手遮天的把戲。昨天亨特拜登的過去的事業夥伴巴布林斯基Tony Bublinski出來開記者會,除了Fox News跟幾間保守派媒體報導,其他媒體一律封鎖。今天我聽見三大電視網(ABC,NBC及CBS)是這樣報導的:「有關那件毫無依據的unsubstantiated 拜登貪腐新聞,連華爾街日報都說,拜登在這事件中沒有任何角色。」就這樣一句話,大約只佔了十幾秒鐘。事實是,不僅現在已經有了物證(亨特的電腦),人證(巴布林斯基),他們仍然說沒有證據。而華爾街多日來寫過無數報導,證明亨特拜登電腦的確實性,其中只有一篇報導的一句話,引用一個來源說,拜登在某一件指證中沒有角色,他們就移花接木的使用了。

今天極大多數人都慢慢認識到,美國媒體的沒有底線的每天編造假新聞。即使有一座大山橫在他們面前,都可以說這座山不存在。其中NPR(美國公共廣播電台,一個受政府資助的全國電台,在美國擁有一千個電台。)的新聞總編輯Terence Samuel昨天說,他們的電台不會報導任何有關亨特電腦的新聞,因為「我們不想浪費時間,在一個不是新聞的新聞上面,我們不想浪費時間,刊登或是播放一個純粹是轉移視線pure distractions的故事。」他還說:「這是一個純粹政治目的推動politically driven event的事件,所以我們就當他這樣處理。」

這就是今天美國媒體的藉口,任何有關拜登的負面新聞,都是浪費時間的,轉移視線的,幕後有政治目的的。

但是過去四年,甚至在目前,任何有關川普的負面新聞,盡管是編造的,都要放到頭條。

CBS前幾天訪問川普,作為這星期日60 Minutes的節目,但是川普中途離去,說對方太過敵意。目前不知道CBS會播出多少,但我見到一小段,川普說:「我創造了美國最好的經濟局面,失業率是五十年來最低,…」那位女主持Leslie Stahl立即打斷他說:「那是錯的,你怎麼能這樣說。」連這個(勞工部的數據)都有得爭辯的?當川普說到拜登的醜聞時,她也立即使勁地說,拜登沒有醜聞。他們還是要說,這是俄羅斯灌輸給川普陣營的謊言。

這些人對川普的仇恨,讓他們失去理智。一個知名的歷史學家,(寫了很多本的總統傳記),也是出版商Random House編輯,紐約時報專欄作家,Newsweek總編輯的Joe Meacham,他昨晚在總統候選人辯論之後,在NBC上這樣說:「我認為川普今晚很好的應付了他的基地,問題只是他的基地有多大。…這國家有一些蜥蜴腦子,川普是憤怒的,緊張的,只有蜥蜴腦lizard brain的白人男人製造出來的產品。」

這樣一個影響力這樣大的一個「學者」,居然指川普的支持者都是一群憤怒的白人男人,他們的腦子都是蜥蜴腦(指最沒有智慧的腦子裡的一部分)。

這些人的學問是哪裡來的?這些人連基本的道德都沒有。就像上一次大選,希拉里叫所有支持川普的人是「一籃子的可恥的人」一樣,他們仇恨川普,連他們的支持者都是可恥的,愚蠢的,必須打倒。

他們所以生氣,是因為見到川普的支持者越來越多。現在川普每天至少兩場造勢大會,每一場都人山人海,過兩天會一天三場,甚至四場。群眾每一次都自發地說;We love you!,所以他們也越來越生氣。

今天川普在白宮,又宣布了一個好消息,非洲回教國家蘇丹,也同意跟以色列簽屬和平協議。過去蘇丹仇視以色列,外銷恐怖主義,發動多次國際綁架,屠殺作為。今天這好消息,也讓美國將蘇丹從恐怖組織名單中刪除。但是這新聞三大電視網一個字都沒提到。在白宮的儀式之後川普問記者,有沒有相關的問題,一個記者還是堅持問川普:你不認為你要為美國死於新冠肺炎的事件負責嗎?

 

10/23/2020

川普跟拜登的最後一次電視辯論,公認是成功的,因為雙方都能夠不被打斷的說完自己的話,也牽涉到更多政策上的陳述,川普甚至在中間部分就讚美及多謝主持人Kristen Welker的公正。

其實,主持人只是多次給川普(及雙方)答辯機會,川普就很感激了,因為他知道面對的是極端偏袒的媒體,只要對方客氣一點,就覺得對方公正。事實是,主持人多次打斷川普的話,特別是當他提到拜登家族的貪腐事實時,每一次都打斷,但是幾乎從未打斷拜登。而且從不糾正拜登的很多謊言,她唯一糾正的是,當川普說年輕人幾乎全部由新冠肺炎症狀恢復過來時,Kristen Welker立即插嘴說:根據CDC數據,兒童也會感染新冠肺炎。(事後統計,她打斷川普30次,只打斷拜登兩次)

而且昨晚六個問題的範疇,也是 Welker挑選的,其中第一個問題就是新冠肺炎,占了二十多分鐘,其他:種族問題,健康保險,移民,北韓,等等全部是以民主黨立場問的。例如移民問題,唯一問的是川普政府讓兒童跟父母分開,似乎極不人道,沒有問到目前成功的管制邊界,再也沒有大批非法移民闖關了…(川普成功的告訴大家,邊界將非法入境者關到籠子裡的事,那些籠子是奧巴馬政府建造的。)

主持人沒有問到川普在外交政策上的成就(中東和平協議,消滅伊斯蘭國),她的問題是這樣問的:你跟北韓的金正恩見面談判,但是他三個月前又試射了洲際飛彈,你不覺得是被背叛(失敗)…。這是明顯的偏頗。(川普提醒大家,他上台時東北亞面臨的是戰爭如箭在弦,奧巴馬當時都這樣警告他,日本及南韓都在建造防空洞…)

主持人一次都沒有問到川普在經濟上的成就,更沒有一個問題是有關拜登家族的貪腐事情,川普利用機會擠進去一點點,但是拜登極力否認,其中一次他對著鏡頭說:我強調我沒有從外國(政府及企業)拿一毛錢。

這就是一句律師的話。到現在揭發的都是,他兒子亨特拜登,他弟弟Jim Biden利用他的關係從外國轉取數以百萬元計的收入,而且昨天巴布林斯基在記者會中也說過,他們強調「絕對不要在字面上提到Joe Biden,只能在面對面說話時提到他」,所以沒有人可以找到他拿錢的證據。第三,有關中國華信那份合約,到最後流產,但很明顯其中是要給拜登一成的利潤,不能說因為流產了,你就沒有貪汙過。

拜登還用謊話對抗川普,他立即轉頭說你在中國有銀行戶口,你在中國繳的稅比美國多若干倍,你在某一年只繳(美國政府) 750元的稅。

這些全部是謊言,而且是媒體給他的彈藥。川普解釋得很好,首先他在中國有生意,所以開了戶口,但那是2013年,當他在2015年決定競選總統時,就立即關閉了那戶口。而他在美國每年都繳幾百萬元的稅,他是採取pre-paid的方式,每年四季分別繳一筆稅,到會計年度結束時再多退少補,紐約時報說他只繳$750的稅,是那一年的行政費用。這是大企業或有錢人經常的作法,但是媒體欺騙一般人不懂就散布這樣的謠言。

昨晚辯論後左派媒體就紛紛讚揚拜登表現多好,特別是他對著鏡頭說:這次選舉不是有關我的家庭,或是他(川普)的家庭,而是你們的家庭…。這又是一個冠冕堂皇但不切實際的話,想想看,如果是川普家族這樣利用機會搜刮財富,會是什麼後果?

事實是拜登犯了幾個錯誤,最大的是,他再度否認他會禁止開採頁岩石油,川普當場揭發他說過無數次,他挑戰川普將這些話發表在網頁,(這種話他都說得出,事實是他斬釘截鐵說過十幾次,之後為了爭取賓夕凡尼亞及俄亥俄等州選票,立即反悔),拜登所以可以一再公然說謊,只因為媒體對他完全不追究。

之後他居然說,他會逐漸全面消滅石油工業,甚至會取消政府對所有石油工業的補助,因為石油過分汙染。川普即時知道他說錯話,立即提醒德州,奧克拉荷馬等州記住這句話,但是女主持又在這時打斷他的話。

這就是拜登經常說話出事的現象,事後他在CNN補充(補救)的說,他的意思是在2050年之前完全消滅石化工業。

距離大選投票日只剩11天,拜登及他在媒體的團夥繼續壓制亨特拜登電腦,以及巴布林斯基作證的新聞,這是一場川普對抗民主黨以及媒體的選戰,他要付出雙倍甚至更多的努力及實力,才能勝利。

 

10/22/2020

亨特拜登的事業夥伴Tony Bobulinski巴布林斯基剛剛(星期四下午七點鐘)舉行了記者會,陳述了他參與亨特拜登與中國華信(能源公司)成立的Sinohawk Holdings公司的經過,不僅證明拜登副總統從頭到尾都參與這公司的討論過程,甚至證實電郵中那個Big Guy就是拜登副總統。

 

 

 

巴布林斯基說,他是公司負責人之一James Gillier找到他,去見亨特拜登一起搞公司,他出任CEO,一開始對方就說,不能在文字中提及Joe Biden,必須用代號,只有面對面才能提到拜登。他又解釋了,電郵中另外一個有份分一成的Jim不是James Gillier,而是拜登的弟弟Jim Biden,也就是亨特的叔叔。

巴布林斯基說他已交出自己三個手機及電腦,同時明天就會到參議院去見幾位參議員,並與FBI合作。至於他為什麼會出來作證,是因為見到及聽到拜登多次在電視中說他從未參與過兒子生意的討論,覺得他說謊。

巴布林斯基說他過去沒有政治立場,他只是一個愛國者,一個退伍軍人,他過去捐過少額政治捐款都是給民主黨的。

這一次重要的記者會,除了Fox News (以及One News) 之外居然沒有一間電視台轉播,這表示,有可能巴布林斯基的震撼記者會,又會像紐約郵報的新聞一樣,被封殺封鎖。要知道,紐約郵報的推特帳號到現在還被封鎖,以阻止紐約郵報將有關新聞轉發出去。

美國的媒體已經變成一個比民主黨還要partisan的組織,這是新聞界的一個極端的恥辱。也是民主國家一個惡性毒瘤。

 

10/22/2020

美國參議院司法委員會今天早上以12-10通過了最高法院大法官Amy Coney Barrett的任命,預料星期一會在參議院經全體投票通過。如果沒有意外的話。

但是今天早上的投票,民主黨的十位委員全部沒有出席,他們的座位是空的,每個位子上都擺放了大幅的「病人」的相片,顯示這些病人在Barrett就任後,都會失去健康保險。這是民主黨抗議的方式。他們沒有足夠票數,所以軟弱的抗議。

民主黨在司法委員會的最資深議員范士丹Diane Feinstein今天也沒出席,但是她的地位十分危險,因為在聽證結束時,她稱讚共和黨的主席葛蘭Lindsay Graham主持這聽證十分公正,她多謝他,而且跟他擁抱。這讓民主黨人非常氣憤,因為民主黨從來都不追求真正的文明,更不願意任何人稱讚共和黨,到目前有十三位民主黨內左傾議員聯名要求將范士丹從司法委員會拉下來,而民主黨在參議院的領袖修莫Chuck Schumer到現在也沒有出來挺她。

XXX

再說昨天的川普造勢大會,現在這些群眾大會人數越來越多,可以用人山人海來形容,觸目所及全是人頭。而且群眾情緒高漲,多次自動叫出We love you的口號。

相對昨天,奧巴馬也在賓夕凡尼亞州首次為拜登造勢,媒體大肆宣傳奧巴馬的影響力,形容他是民主黨裡面最受歡迎的人物,但是昨天的所謂群眾大會,只有二十幾輛汽車在場,而人群更寥寥可數,大約不到一百人。(左媒透露有四百人),總之很難看。

而且奧巴馬為拜登造勢,拜登卻不見人影,因為德拉瓦跟賓夕凡尼亞其實很近,他沒有理由不跟奧巴馬一起站在台上,那應當是很好的宣傳畫面。事實是,奧巴馬一開始就拒絕支持他,甚至說過「(拜登)是一個搞壞事情本事很高的人」。

奧巴馬現在必須為拜登拉票,因為調查川普通俄事件的幕後醜聞,奧巴馬的參與已經呼之欲出,如果川普連任,他那些非法行為都會被揭發,他現在是為了保衛個人名節必須做殊死一戰。

 

10/22/2020

亨特拜登的一個事業夥伴Tony Bobulinski東尼巴布林斯基昨晚現身,並發表聲明說,紐約郵報揭發的亨特拜登的電腦中的資料是真的,而他是其中一些電郵的收件者之一,他甚至可以提供更多的相關資料。

巴布林斯基證實了幾樣事,他說,電郵中的Big Guy就是前副總統拜登,亨特的父親,因為亨特經常以Big Guy,以及my Chairman稱呼拜登,同時每一次的決定都要先請示拜登。

巴布林斯基說,他沒有政治立場,他只是見到拜登說「他從未跟兒子討論他的事業(生意)」,他認為那是說謊,才出面澄清。(下:巴布林斯基曾經在海軍陸戰隊服務四年。)

 

 

 

巴布林斯基說,他是Sinohawk Holdings的CEO,這公司目的是讓拜登家族,跟(已經倒閉的能源公司)中國華信公司CEFC的葉簡明合作的公司,他談到的其中一件電郵是2017年五月的,中間說到,亨特拜登建議:H獲得兩成,另有一成由H幫Big Guy暫時保管。一般認為,這個H就是亨特Hunter,而Big Guy就是拜登副總統。

巴布林斯基在聲明中說,他多次見到拜登說他從來沒有跟兒子談他的生意,這是不確的,他說那間公司講明了,是將拜登家族的名字擺在上面。他還說,「他們」積極利用他們的名字從外國爭取數以百萬元計的好處,甚至不惜是由共產黨控制的中國那裏。

他說,他相信中國(人)的參與,是一項政治投資,是要得到政治的影響力。

他在聲明中說,因為參議院國土安全委員會呼籲相關人士提供文件,他願意通力合作。他說,他有很多相關資料和文件。

如果真是這樣,他將能提供更多冒煙的槍。但是到目前為止,沒有一個人敢出來做對拜登不利的證詞,巴布林斯基為什麼敢這樣做?他不怕自己身敗名裂?因為所有的whistleblower都必須是反川普的,如果是幫助川普的,下場都會很慘。

 

10/22/2020

據Fox News報導,聯邦調查局證實,他們正在調查亨特拜登手提電腦中的資料與FBI以前調查中的一單洗錢案件有關。

如果這樣說,就是曾經報導過的莫斯科前任(已故)市長的太太Yelena Baturina曾經匯款350萬美元給亨特拜登的事件有關。保守派媒體也曾經吵了很久,為什麼一位前俄羅斯官員的太太會給他這麼多錢,這不算「通俄羅斯」嗎?現在知道,這些前俄羅斯官員急著將錢匯出去,以免受到美國經濟制裁的影響。

這件事很複雜。不過這樣說,證明聯邦調查局對於拜登牽涉到的貪腐事件沒有興趣,但是洗錢是犯罪,他們只就這方向調查,也可以引開對拜登貪腐的注意力。

據說這位太太將更大一筆錢匯給亨特拜登的一個生意合夥人阿柴Devon Archer,總數高達兩億美元。現在這位阿柴因為牽涉到另外一單詐欺原住民的案件,已在2018年被定罪,現在等待判刑。

據Fox News報導,FBI給了這個電腦一個代號,而此代號就是調查洗錢。而文件中顯示,曾經在德拉瓦州威明頓Wilmington 的地方辦事處發出傳票,而威明頓就是拜登一家人住的地方。

據說接到傳票的是那間電腦店的主人John Paul Mac Isaac,他在去年十二月被傳訊,但是既然知道電腦是屬於亨特拜登的,為什麼他沒有被傳訊?而且FBI這麼久時間都沒有將消息外傳,也是奇事。記得他們在調查川普時,每天都有對川普不利的,後來證實是錯誤的消息外傳給媒體嗎?他們擁有這電腦一年多時間,傳訊電腦店主人也已經大半年,現在紐約郵報發出新聞了,才被迫跟共和黨的參議院承認他們在調查。

這些消息都是在共和黨的參議員逼問下,FBI承認的,但是除此之外他們甚麼也不說。

除了星期二的一封信,承認他們擁有這個電腦,電腦屬於亨特拜登(所以與俄羅斯陰謀無關),電腦中的電郵都是真的,之外,聯邦調查局說他們「目前沒有更多消息」,也就是決定三緘其口。

這是繼續對拜登家族的保護,他們大約是決定要拖到大選之後,如果拜登當選,這件事就沒有下文了。如果參議院再給他們佔有,那就完全更可以一手遮天了。

這幾天正在「休息」的拜登,今天又在視像中跟一位記者說:「這些(紐約郵報的新聞)都是朱利安尼釋放出來的垃圾,對我們家人的抹黑。」有媒體保護他們,不論事件有多大,他們都可以挺過去,因為距離選舉只剩下12天。

 

10/21/2020

最近我列舉很多數據,證明支持川普的美國黑人顯著的在上升,川普在2016年的大選,只得到8%的黑人選票,但是現在不同的民調都顯示,黑人支持川普的比例高達三四成。

主要原因是川普將黑人的失業率,降低到歷史新低。現在連黑人中的特權分子,那些不怕失業的千萬富豪都開始反拜登了。這包括hip-hop音樂中最知名的(頂尖)歌手:50 Cent,跟Ice Cube。

這些都是我不熟悉的音樂,也一向不喜歡的,所以只是陳述事實。這兩個人最近先後表示不滿意拜登的加稅政策,或是他的對黑人政策及態度,紛紛表示會支持川普。有人在他們兩人的相片上加了一頂Trump 2020的帽子,經過川普的兒子Eric Trump轉發後在網上瘋傳。Eric說這兩位是「最有勇氣的」美國人。

 

 

 

 

 

首先那位50 Cent,他在星期一發推特說,拜登上台後紐約州的稅率會高達58%,紐約市更會高達62%,他就罵了髒話,說他會支持川普。第二天他再接再厲,回應川普一個顧問的話說:沒錯,我不想50 Cent變成20 Cent,62%是很糟糕的,我不喜歡。他並且呼籲他的支持者投票給川普。

至於Ice Cube,他本來是反川普的,但是現在與川普陣營「一起工作」。原來他開始時以自己的組織Contract with Black America (CWBA),同時跟民主黨的拜登及川普陣營聯絡,民主黨的回應是:大選後會面對你的議題。而川普陣營就立即跟我們聯絡,並且修改了他們對黑人政策的一些細節。

川普顧問Katrina Pierson隨即在推特中讚揚Ice Cube願意跟他們合作,結果這讓Ice Cube受到反川普網民的攻擊。包括CNN的Bakari Sellers也在推特中指責他不知輕重,說拜登有黑人女性做副總統,有對黑人有利的健保制度云云,CNN的黃金時段主持人Chris Cuomo 甚至取消了他的訪問。之後Ice Cube就澄清,他不endorse任何一個候選人。

不過Ice Cube的態度改變是真的,他過去的歌曲充滿了反警察,反傳統的聲音,而且多次攻擊川普。

有一點要澄清,拜登每天都斬釘截鐵地說,他只會對年收入40萬以上的人加稅,其他人不會被加稅,這是不確實的,因為他也說,一上台就會取消川普在2017年實施的減稅政策,而那政策削減了中產及低收入者的稅率,一般中產家庭一年有2000-3000元的實惠,如果他取消這政策,中產家庭等於是加稅了二三千元。這一點他從來沒解釋。

XXX

如果你經常看CNN,就會知道他們有一位首席法律評論員杜賓Jeffrey Toobin,這人極端反川普,經常斬釘截鐵說川普犯了嚴重的罪行,嚴重過水門案。不知有多少次他說川普應當被起訴。現在他自己有麻煩了,CNN卻拒絕處罰他。

杜賓被揭發,他在一星期前在一次與New Yorker同事間舉行的Zoom的視像會議中,以為自己關了攝像機,居然在鏡頭前「手淫」,結果被多名同事,包括一位女同事見到。

事後他發的聲明說,他為自己這一次愚蠢的行為道歉。他以為當時自己是關了攝影機的。

這次事件讓杜賓被他工作的「紐約客」停職,但是CNN卻不處罰他,只說他暫時休假。

其實CNN知道他是有案底的,一位過去的CNN高層說,他在2008年(自己有妻子的情況下)追求另一個女律師,兩人展開婚外情,之後對方懷孕,他要對方打胎,對方拒絕,他拒絕承認那是自己的兒子,拒絕DNA測試,拒絕付出任何扶養費用,直到對方律師威脅他。他又在2010年用同樣手法追求另一個女人,在那人耳邊說髒話,同時硬闖那人的家裡…那女人後來曾向紐約郵報投訴,也經過報導,但是左派媒體都不理會,他也一直在CNN每天高談闊論。

杜賓現在成了網上紅人,他的笑話一籮筐。

 

10/20/2020

最新消息,Fox News報導,聯邦調查局致函參議院國土安全委員會主席(共和黨的) Ron Johnson,承認他們取得了亨特拜登的電腦,而且相信這電腦確實是屬於亨特拜登的,裡面的電郵也是真的authentic,並非俄羅斯灌輸的,這就打破了媒體及民主黨過去幾天堅持的,這是俄羅斯陰謀,俄羅斯製造的誤導消息。

但是不要想美國媒體會因此報導,或是改變他的的說詞,說這是俄羅斯的陰謀。連那份亨特親筆簽名的收據,都可以跟俄羅斯扯上關係。

與此同時,又有50多個曾經在美國各情報機構服務的高級官員在一天前發表公開信,說他們相信最近揭發的,說是拜登副總統兒子的電腦「具有所有俄羅斯情報工作的痕跡」。

簽署這信件的包括許多奧巴馬時期的重量級高官:前中央情報局長布里南John Brennan,Leon Panetta,還有前任國家安全局(NSA)長克里坡James Clapper,海登Michael Hayden等,(這些都是經常在電視上攻擊川普,說他通俄的大騙子。)他們在這信件沒有提出任何新的證據,只是說「以他們過去的經驗,他們深深懷疑俄羅斯政府在這事件中扮演了一個重要的角色。」他們重彈舊調說;這是俄羅斯試圖影響美國人這一次的選舉,我們深深相信美國人必須知道這事。

這只證明奧巴馬時期的情報頭頭原來都是靠(有立場的)懷疑就下了判斷?(下:這電腦中存在的亨特的相片之一。)

 

 

 

 

 

 

這兩天川普只有喊話,希望司法部展開調查,另外有十多位共和黨眾議員發表公開信,要求司法部任命獨立調查員調查這件事,但是巴爾部長沒有動作,因為一來,他不能在川普喊話後就採取行動,媒體會說他是川普的走狗,民主黨又要彈劾他。同時,當所有媒體仍然將這事件當作是俄羅斯的「作業operation」時,他很難逆流而行。

對比2016-2017年,所有的媒體都炒作「川普跟俄羅斯勾結」,「川普是俄羅斯特務」,「川普的商業行為,會讓他成為俄羅斯恐嚇對象」,雖然沒有證據,或是這些證據都是假造的,假新聞,但是司法部長塞申斯Jeff Sessions還是在這波新聞中讓位,讓民主黨的副部長任命獨立調查員,轟轟烈烈的調查了兩年多,而且每天都有爆炸性新聞配合。

所以大家還是要看清楚,不管川普如何的揭發了美國媒體的惡劣面目,他們到今天還是掌控了華盛頓的政治環境。不管你們手上多少冒煙的槍,他們都可以不理,繼續黑心的蒙蔽美國人。

最後的主宰在美國選民手裡。還有兩星期就選舉了,美國人民如果夠聰明,他們知道怎麼選擇,否則美國就只有繼續爛下去。

 

10/20/2020

到目前,美國選舉委員會宣布,已經有三千五百萬人預先投票,人數比2016年此時增加了六倍多。過去按照習慣,預先投票的民主黨人多過共和黨兩倍,就是三比一,因為民主黨傾向於預先投票,(同時民主黨的黨工有傳統上協助選民投票的龐大組織。)共和黨傾向於當天投票。

但是像這一次預先投票人數如此多,顯得國民投票踴躍,共和黨人預先投票的人數也在增加,就不能再以過去的比例計算。據選舉委員會今日公布的數字,這些預先投票的人中,民主黨佔了54%,共和黨25%,其他沒有政黨背景的21%。如果是這樣說,對共和黨是好消息,因為民主黨只佔二比一的優勢,而非三比一。

另外根據實際數字,更是凸顯這一現象。在密西根,俄亥俄,及威斯康辛這些重要的搖擺州,預先投票的數字中,共和黨與民主黨人的票數幾乎相當。其中密西根州兩黨相同,在威斯康辛州,民主黨多出2%,俄亥俄州共和黨多出2%。這對共和黨是相當好的現象。

雖然主流媒體還是每天宣傳,拜登領先川普十多個百分點,但是現在連民主黨人都不相信這數字。民主黨主席前兩天更警告自己人,不要為這些數字沖昏了頭,必須加倍努力競選。因為有幾個數字是對川普有利的:

一個是,一周前蓋洛普做的民調,目前美國有56%的人覺得自己現在的狀況,好過四年前。這是過去競選時經常被問到的問題,表示現在的總統讓他們生活更好,那就沒有理由將他選下去。而且這還是在新冠肺炎之後,全國被多次封城之後,而且這56%還是歷史上最高的。

另外,以西語居民而言,根據NBC上個月的統計,川普在佛羅里達西班牙裔居民中的支持率,以50%對46%超越拜登,相對上一次大選,希拉里在西語居民中獲得的支持是62%對川普的35%,這是極大的增長。另外在第一次電視辯論之後,西班牙語電視台Telemundo做的全國民調,顯示他們的觀眾有66%認為是川普贏了,只有34%認為拜登贏了,這與其他族裔的統計有相當差距,證明西語居民對川普的認同。

最後在黑人選民方面,2016年川普只得到8%的黑人選民票,但是根據好幾項民調,他在黑人選民中的支持都增加了。其中Rasmussen的民調顯示,川普在黑人選民中的支持率高達45%,其實,黑人對川普的支持有明顯的增長,(我曾經介紹過的一個鍊接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WbozDBM67lY 就是例子,並已經增加到四百多萬點擊),而川普只要得到16%的黑人選民票,他就可以在幾個搖擺州獲勝,甚至包括密西根州。

最後就是選民的熱情指數,這是我們見到的,支持川普的選民,66%說他們非常支持川普,願意投票,而拜登的支持者中,只有46%表示非常熱忱。這中間差距是20%,在2016年,川普選民的熱情與希拉里的差距是13%。

 

10/20/2020

川普跟拜登這星期四要舉行他們間的第三場,也是最後一場辯論。拜登從昨天就開始休息,不見人(也不見記者),這表示他要用四天時間準備這場辯論。一個要做美國總統的人,如果連一場辯論都需要四天時間,他如何應付將來必須的跟其他國家元首的談判?

(當然,我們現在都應當知道,拜登是那一種只會和稀泥的政客,他過去47年就是這樣和稀泥,跟每一個人都處得好,拿國家的利益跟人交換,換取私利。他不需要任何其他本事。)

而且他有人幫助,現在這一場辯論又出現一些新的「規定」,委員會當局說,到時候每個人回答問題的時間限兩分鐘,時間一到就有一個按鈕,將發言過長的人的麥克風給「熄火」,誰都知道這機制是用來管制川普的,他上次就被指責老是打岔,現在他們可以動用機制阻止他多說話。(副總統辯論時,也是只限制彭斯的說話時間,卻不限制民主黨的Kamala Harris的時間。)至於拜登,他不用怕,他本來就是越少說話越好,以免出錯。只有川普需要更多時間,述說自己的政績,這是他唯一的機會。

而且按照過去幾次大選的慣例,這第三場辯論的主題應該是外交政策,及國家安全,這是川普的強項,他在中東外交上的勝利,以及消滅伊斯蘭恐怖組織的成就,都無人能及,但是委員會突然決定,由辯論主持人Kristen Welker決定,這一場辯論不再限於這兩個主題,另外決定了六個主題:對抗新冠肺炎,美國家庭,美國種族問題,氣候變化,國家安全,領袖個人。這些題目不僅都是前兩次辯論(及Town Hall) 都一再討論過的,而且幾乎全部是針對川普的,(除了國家安全一個項目),不是明擺著偏幫拜登嗎?

再說,這一次辯論的主持人NBC的Kristen Welker,原來也是民主黨人及拜登支持者,經常看白宮記者會的都應當知道,她提出的問題都是具有敵意的。此外她的父母都是民主黨的金主,無數次捐款給民主黨候選人,其中捐給奧巴馬兩萬元,這一次對拜登競選亦捐了三千多元。

現在數一數,三次辯論,第一次是由Fox News的Chris Wallace主持,這是一個障眼法,因為Wallace幾乎是Fox News唯一的一個註冊民主黨人,但大家就以為因為他是福斯新聞台,他就會幫川普。結果他根本支持民主黨。第二次的流產辯論,原定是C-SPAN的Steve Scully主持,每個人都說他是一個公正的人,結果他也被證實是拜登辦公室的實習生,更在辯論前發出對川普有敵意的推特,當被發現之後辯稱自己的推特被駭客,後來被證實是說謊,現在被C-SPAN停職。(但是有幾間媒體報導?幾乎沒有。)現在第三次又明擺著是一個拜登粉絲(川普敵人)。川普要上主流電視台,面對的就是這種局面。

 

10/19/2020

民主黨與媒體的反擊越來越可笑,他們眾口一致的說:紐約郵報所謂的亨特拜登的報導,是俄羅斯灌輸給美國的錯誤情報misinformation,那個曾經說謊不眨眼的民主黨眾議院情報委員會主席謝夫Adam Schiff再度上電視說:共和黨在推動克林姆林宮的文宣…

拜登陣營到現在都沒有否認那個電腦是亨特拜登的,他們到現在都沒有否認那個電腦上的電郵是假的,再加上電腦店主人提供的,亨特拜登親自簽名的修理電腦的單據,怎麼能說這是俄羅斯的陰謀?

不過這是他們唯一能夠反擊的角度,於是他們從這角度反擊。今天見到NBC以及USA Today報導說,聯邦調查局FBI居然展開調查,(紐約郵報)揭發亨特拜登的電腦的行為,是否是俄羅斯勢力在後面推動。(說要調查這電腦是否被駭,或者資料是否被偽造)

這也是非常奇怪的事,聯調局不去調查亨特拜登私人電腦揭發的不法行為,卻調查為什麼這件事被公開?

事實是,這電腦最先是交給FBI的,FBI卻放著不動,現在鬧大了,卻去從反方向調查?這是什麼世界?

據說聯調局的角度是,這些資料是川普總統的私人律師朱利安尼交給紐約郵報的,而美國情報機構曾經警告過,說俄羅斯會故意利用朱利安尼這管道輸送錯誤消息給他讓他公開。我以前說過,這根本是要封殺朱利安尼(跟川普),讓他們說的任何話都變成俄羅斯灌輸的錯誤訊息。

朱利安尼昨天在電視上說,原來那個電腦店主人自己留了四個拷貝,最先將電腦及硬盤交給了FBI,見到沒反應,才將這些拷貝拿去給各媒體,但是沒有一間媒體採用,說是來源有問題,(你想想,如果是川普的資料,他們會這樣慎重嗎?)連Fox News都不敢採用,這就是拜登(民主黨)勢力太大了,沒有人願意在大選前揭發這樣的爆炸性消息。但是每一天,他們都在揭發川普的重大惡行,不論是多麼的空穴來風。

這件事進一步證實了,美國的情報機構,以及聯邦調查局都已經是如假包換的幫助拜登(民主黨)當選的政府機構。他們在(2016年)川普當選之前,就合力推動希拉里及民主黨泡製的「川普黑材料」,不僅向傳媒洩露內容,還用來申請做為竊聽川普的基本文件。那一份文件經過查證嗎?

川普明顯對於他自己的司法部很生氣,這樣一件大事,被對方調查,司法部卻按兵不動。他今天在亞利桑那Prescott的群眾大會中就明言他對司法部長巴爾William Barr很失望,他不能罵他,但是這樣說:巴爾是一個很公正的人,他不想傷害人,我只說一次,換了任何一個(司法部長),他(拜登)五個星期前就要被關起來了。

他說這樣的重話,我不知道巴爾的下場會怎樣。一個多星期前我就已經說過,巴爾宣布他不會在大選前公布杜倫報告(John Durham),他們都這麼怕事,但是對方攻擊打壓欺負川普,卻一點都不手軟。

幸好川普現在還有一群共和黨參議員,眾議員在幫他,否則他真是孤軍奮戰了。

這兩天,川普的造勢大會人數越來越多了,昨天他在加州洛杉磯(橘郡)出席籌款(音樂)會,街道上的市民站了好幾條街歡迎他,就像第三世界國家由政府發動的「歡迎領袖」的群眾。(我只在網上見到畫面,電視台現在都不播放了,因為相對拜登每次出現只有幾十人,他們不想拿出來對比。)他今天在亞利桑那的兩場造勢大會,更是人山人海,這些人對他的每一句話都發出掌聲及歡呼,那是發自心中的。同時不停地高呼:Drain the swamp!,或是We love you!。這讓那些人(川普的政敵)氣得要命。因為這是史無前例的。

如果川普不是代表保守派,而是代表左派,他會一早被封為「人民的總統」,但是因為他是保守派,他成為人民的公敵。

XXX

今天美聯社有一篇報導,說因為Facebook和推特的封鎖,閱讀到亨特拜登電郵事件的人數大為減少。其中Facebook的行動,讓這新聞傳遞到的人數,是「反川普」新聞的半數。(例如大西洋月刊說川普攻擊戰死士兵都是失敗者及傻瓜,紐約時報以匿名人士非法洩露的資料刊載的川普報稅的兩則假新聞。)

這報導說,在亨特拜登新聞出現24小時內,194萬人閱讀到郵報的這新聞,第二天增加到212萬。相對大西洋月刊的新聞在24小時內有369萬人閱讀到,一天後增加到686萬。紐約時報的川普報稅新聞,則分別達到412 萬及537萬人。

據說,Facebook沒有封鎖這新聞(不像推特,將所有有鍊接的條文及主人都封鎖了),Facebook是用警告flag的方式,說這些新聞需要查證,極有可能是假新聞…,據統計,有這個警告的條文,閱讀率會下降百分之八十,這影響十分大。

 

10/18/2020

川普越來越像唐吉軻德,他每天在群眾大會中揭發華盛頓那些人的貪腐,但是那些既得勢力集合起來全力反擊。現在見到川普的支持者,廣大的群眾跟他站在一邊,卻敵不過對方的更為廣大的勢力:華盛頓既得勢力,勢力龐大的美國媒體,還有支持自由派思潮的另一派有組織的民眾。他們無視拜登家族利用權位堆積財富,轟轟烈烈的上街示威,支持拜登上台。

紐約郵報揭發的亨特拜登電腦的內容,肯定稱得上「十月驚奇」,但是負責調查政府貪腐的聯邦調查局FBI拿到那個電腦,一年時間都沒有任何作為。修理電腦舖的主人將資料交給媒體,原來應當是被吹捧的whistleblower吹哨者,現在卻被打成走狗。

到目前,拜登一方沒有否認這電腦是他們的,沒有否認那些電郵內容,他們唯一的解釋是:這是一項抹黑行動;我們沒有做錯;媒體報導過了,不是新鮮事;國會調查過了,沒有查出甚麼…

但是電腦裡的資料多達幾萬份,每天都有新的具殺傷力的證據出現,其中任何一樣如果是川普家族,或是任何一個共和黨議員/官員做的,肯定都是紐約時報,華盛頓郵報,CNN等特大爆炸性新聞。…

但是他們抹煞,ABC,CNN等記者見到拜登完全不問這問題,Facebook,推特封鎖這新聞,甚至不准放鏈接。

你還需要甚麼證據證明deep state的存在?如果沒有川普,這個deep state將安安穩穩的存在下去,讓美國壞死。

不過民主黨再死不認帳,媒體再遮遮掩掩,他們都無法否認這些揭露會有「滴水穿石」的作用,對拜登的選戰造成影響。(見:由亨特拜登電郵談到華府的貪腐)拜登陣營昨日首次發出警告,不要因為目前的民調矇昏了頭,甚至叫大家不要相信民調。可見他們都不相信這些偏坦民主黨的民調。另外,到目前已經有兩千多萬選民先行投票,過去先行投票的以民主黨為多,但是這一次,民主黨也發出警告,說有更多共和黨人(特別是新選民)事先投票。

上一次大選,我是在最後一天午夜,事實是大選日的凌晨,才見到川普有機會贏的跡象,這一次只要大家挺住,沒有新的十月驚奇,川普仍有相當的機會會贏。

 

10/16/2020

川普剛剛病好,今天就在佛羅里達跟喬治亞州舉行了兩場造勢大會,加上他中午還在佛羅里達舉行了一場有關老人福利政策的演講,一共是三場。我看了三場演講,他完全投入,沒有欺場。他真是精力充沛。

(造勢大會網上都有轉播,除了Fox News的網站,一個獨立的RSBN 網站更受歡迎。至於川普有關政策的演講,白宮官方網站都會轉播。)

你如果看這些群眾大會,一定會感覺到那種群眾的熱情,動力。即使我看了這樣多的「川普造勢大會」,我都驚訝那種激情,隨著每一天都在加溫。他說的每一句話都受到熱情的歡呼,我相信不喜歡他的人可能會認為那些人是被催眠了。但如果你沒有既定立場,你一定會被傳染。

我意外見到在場的年輕人相當多,特別是女性,你見過這樣多年輕人對一個七十多歲的老人這樣熱烈擁護嗎?有人說,第一次有投票權的年輕人投票率是最高的,所以我不相信川普會輸。

川普的演說也是出神入化,他已經無須講稿,隨時可以講一兩個小時,他會在演講中說出一些只有他知道的私事,再加上隨時吐出一兩句話讓人忍俊不住,都好吸引人。而群眾發出的歡呼也是發自內心。大約兩個多禮拜前開始,群眾開始叫出We love you! 的口號,我當時就說這是史無前例的。今天這口號演變成為We love Trump!,你見過歷史上有一個領袖被群眾自發的「愛」的嗎?

群眾的愛是真心的,我看得出還有心疼部分。因為過去四年多,大家見到川普被「整肅」的經歷,會心疼的。川普極力指出媒體的偏頗也達到功效,大家感受到了他的委屈。我每次在群眾大會之後見到,民眾久久不散,直到他進入機艙門還跟他揮手,之後我以為人群會散去,但是沒有,他們等到飛機滑行,直到轉彎見不到了還在跟飛機揮手。這都是RSBN見到群眾不散去之後,繼續轉播的原因。

所以我不信媒體的民調。這一次因為新冠肺炎,加上川普自己染病,他的競選慢了幾拍,但是他現在積極在補回。加上見到各地經常出現的支持川普的車隊,船隊,都證明他的支持者無處不在。還聽到一些民眾說,在很多搖擺州,川普的競選牌是拜登的好幾倍,甚至十倍。即使有個人偏見,都不會距離事實太遠。

共和黨自己說,他們的內部民調顯示他們不僅沒有落後,甚至超前。不過川普說得不錯,不要當自己會贏,必須永遠當自己落後一個百分點。祝福美國。

 

10/16/2020

昨晚NBC在佛羅里達州邁亞米舉行的Town Hall中,那個坐在川普身後,對他的話不停點頭,最後甚至伸出大拇指的女觀眾終於被起底,原來川普的支持者對於這個女子的出現在畫面中都很開心。

邁亞米先驅報第一時間揭露這戴著口罩的女子是Mayra Joli (下左),她是當地一名專辦移民業務的律師,也是川普的積極擁護者,2018年甚至因為川普的緣故參加當地眾議員競選。她來自中美洲多明尼加,她在網上放出一段錄像,原來在昨晚論壇結束後,她還跟川普喊話,(只能喊話,因為要保持距離。)同時有很多川普的支持者跟川普喊話,對他鼓掌歡呼。

另一個昨晚說川普有很好看的笑容,又說他很帥的一個太太也被起底,她是共和黨人Paulette Dale(下右),但是登記時她說傾向於支持拜登。她對川普的稱讚在推特上引起很多共鳴,有人叫她 sweetheart,有些說:「你們看,川普臉都紅了。」

 

 

 

 

據說民主黨對於NBC這些「無心的」安排非常憤怒,他們說,這項Town Hall應當是安排「中立者」出席,為甚麼有川普的死忠出現,還干擾畫面,對他每一句話都大力點頭。NBC解釋,他們是選擇一半拜登支持者,一半川普支持者。要說NBC偏袒川普真是笑話,他們的主持Savannah Guthrie從頭到尾就跟川普辯論,極不友善,這應當是NBC無心的過失。

但是民主黨不說的是,同一時間ABC為拜登舉辦的Town Hall,為什麼所有「中立」觀眾問的問題,都是極端傾向民主黨的呢?

所以NBC罪狀又增加一項,因為NBC昨晚挑選與ABC同一時間搞Town Hall已經引起拜登支持者不滿,說是給川普一小時宣傳時間,又搶去了拜登的「獨家」觀眾。

XXX

拜登被媒體吹噓是一個「好人」,跟共和黨人都相處得很好,特別是像共和黨參議員麥坎John McCann,現在麥坎死了,他太太也加入拜登陣營云云。這些人不說的是,麥坎一直是共和黨內的反派,特別受媒體歡迎,特別川普出現後「逢事必反」。媒體口中的好人,就必須是這樣的。

昨天是最高法院大法官提名人Amy Coney Barrett在參議院司法委員會聽證的最後一日,民主黨在這委員會的最資深議員范士丹Diane Feinstein在結束後多謝委員會主席葛蘭Lindsey Graham,還說:「這是我參加過的參議院最好的一次聽證,我要多謝你的公平,給大家機會來回的發問。」葛蘭也禮尚往來,也恭維對方,說對方夠專業:「你們也挑戰(提名人),挑戰我們,我也接受這挑戰,大家都很真誠,沒有玩針對。」之後他們戴上口罩擁抱。這難道不是兩黨一家親最好的事例?

但是民主黨內有人暗中表示不滿,認為87歲的范士丹是時候下台了。一個叫做Demand Justice的左傾組織更公開發聲明要范士丹退出司法委員會,說:「如果她不肯下來,其他民主黨人應當出面採取行動。…她幾乎在(這次聽證)每一步路都破壞(我們的)司法改革運動。」另一個類似組織Justice Democrats (那個全力幫助紐約州眾議員AOC當選的組織),也發表聲明說:范士丹必須下台。

這就是當民主黨人願意跟共和黨協調的下場,只有當共和黨人反叛時才算協調。他們不喜歡有良心的民主黨人。

(民主黨反應如此強烈,另一個原因是,葛蘭目前正陷於艱苦的選戰,民主黨集全國之力,甚至動員了好萊塢的籌款力量,調動了6,700萬元到葛蘭在南卡羅萊納州的選區去,要打倒他。據說已經使到葛蘭支持度落後五個百分點。他們不希望任何人給葛蘭任何宣傳的機會。自從葛蘭主導的司法委員會經歷了2018年卡瓦諾大法官的提名,左傾團體及民主黨就盡全力要打壓葛蘭連任的機會。)

 

10/15/2020

如果當今晚的兩場Town Hall晚會,川普可以說大大贏了一場。雖然那個女主持一開始就問他最不友善 (誤導) 的問題:你幾時是最後一次測試陰性?你如果戴口罩是否就不會染病?你是否欺騙美國人(這病很快會過去)?你為什麼不公開譴責白人種族主義者?為什麼繳那麼少稅?但是川普一直都以最理性的態度對付。相信看的都有同感:這個主持對川普很不友善,很不公平。

川普知道主流媒體對他的報導都是負面的,所以他充分利用這一小時時間,將他的政績,將他在「通俄」事件上所受的委屈,奧巴馬政府對他的迫害(竊聽)都擠進去說了。我見到他身後坐著一個黑人女觀眾,對他說的每一句話都不停的點頭,我相信NBC事後一定很後悔,怎麼會安排這樣一個人坐在那裏?最後結束時,那女人甚至高舉大拇指,這是一個相當好的畫面。(再次證明,川普在美國黑人社區得到相當多的黑人粉絲。這是四年前不可想像的。)

之後一個白人婦人問問題,她被介紹是傾向於投票給拜登的,她居然說:「總統你的笑容很好看,…其實你笑起來很帥 handsome…」川普聽得都不好意思。如果你不了解NBC,你會以為NBC這次是幫川普競選。這女人說她是俄羅斯跟波蘭移民,(應當是猶太人),她問的是有關DACA (未成年非法入境者)的問題。

在今晚之前,已經聽到,見到各評論員,各電視台攻擊NBC,說不該給川普「這個時間」,今後更是要罵了。

反觀ABC那邊,(我只是偶爾轉台過去看),非常悶,一開始談的都是新冠肺炎,民主黨的指定話題,等於給他機會攻擊川普。此外居然一個有關亨特拜登的問題都沒有,擺明白了是要放水。明天看收視率,高低自有分曉。不過NBC只給川普一小時,ABC就給拜登一個半小時,但事後還有半小時請民主黨的黨工評論,更像是廣告雜誌。(ABC在一個月前也給了川普一個半小時,不過那一次主持人也是不停地跟川普辯論。)

而今天,各新聞媒體繼續掩蓋亨特拜登的新聞,ABC跟NBC全無報導,CBS報導了一條,但是一大半時間是說事件未經證實,說川普陣營有很多地方必須解釋,連那間電腦店的主人都被罵進去。之後華盛頓郵報出了一篇報導,說情報單位不久前才警告白宮,說俄羅斯將會「灌輸」很多不實情報給朱利安尼。這就是說,整件事都可能是俄羅斯的陰謀,圈套,讓川普的人跳進去。他們想得出任何方法為拜登護航。

(最新揭發的電郵還顯示,亨特拜登跟好幾間中國公司及人物有利益輸送,相信中文媒體會跟進,有名有姓,應當不是捏造。)

 

10/15/2020

今晚本來是川普跟拜登第二次電視辯論的時間,但因為川普染上新冠肺炎,主辦當局將辯論改成虛擬式辯論(各人在家裡用視像方式辯論),川普拒絕參加,川普認為這樣的改變是幫助拜登。另一方面,辯論的主持史考利Steve Scully (下圖) 被揭發曾經在拜登那裏做實習生,偏袒拜登。他更在2016年大選時,發出推特說:不要讓川普當選,絕對不要。

史考利否認他立場偏頗。但當時,他卻發了一則有問題的推特給一位反川普分子Anthony Scaramucci,問他:我應當回應川普嗎?(Scaramucci回答說:別理他,他選情已經夠糟糕了,未來還有更多壞消息等著他。)

 

這樣的推特證明了很多事,第一,他跟一個強烈反川普分子來往密切。第二,他明顯是在討論如何對付川普。對於一個即將主持總統候選人辯論的人,這構成極大疑慮。

這個推特被人發現後,史考利宣稱,這推特不是他發出去的,他的推特被人「駭客」了。當時共和黨人就不相信,媒體也沒再追問,但是今天下午,史考利工作的通訊社C-SPAN宣布停止史考利的政治版編輯職務,直到另行通知。

原來經過FBI調查後,史考利終於承認他說謊,那推特是他自己發的,他的推特沒有被駭。而且他還有前科,他在2012 及2013年兩次都以「被駭客」作為理由,推卸責任。

C-SPAN在今天對他採取行動也真是巧合。今晚的辯論雖然被取消了,但是川普跟拜登今晚分別將在NBC跟ABC參加Town Hall式的問答。原來只有拜登在ABC有公眾問答會,但前兩天NBC也宣布在同一個晚上為川普舉行公眾問答會,這就造成了兩個電視台打對台的局面。

這幾天拜登的支持者對於NBC大張旗鼓的攻擊,指出NBC不應當給川普一個發聲筒,讓他散布謊言。這些人都知道,要川普與拜登打對台,觀眾肯定會選擇看川普的多,看拜登的少。(不過拜登今天有這樣多新聞,肯定有很多人要看他的反應。)

今天更有一百多位作家,名流,演員及導演等聯名發表公開信,要求NBC取消今晚川普的公眾時間,他們說,不是玩政治,是為了美國民主的前途。他們要求NBC取消,或是改變川普的群眾問答節目的時間。甚至有威脅抵制NBC的意思。

過去四年多,NBC對川普一直採取敵意態度,其屬下MSNBC更每日24小時攻擊川普。但川普未從政前的電視節目The Apprentice則為NBC賺了不少錢。

今晚每一家的電視轉台器一定忙不過來的兩個台轉來轉去的了。

 

10/15/2020

果不其然,美國的媒體不僅不刊登昨天紐約郵報揭發的「爆炸性」新聞,而且出盡全力打壓,抹黑。多數主流媒體沒有轉載這篇文章的內容,反而用「川普陣營在大選前製造拜登負面新聞」做角度,同時用拜登陣營的否認作標題。

紐約時報今天的文章標題是:拜登沒有與烏克蘭能源公司高層見面。這句話是根據拜登陣營昨晚的聲明,他們說:「依照拜登(副總統)當時的時間表,他沒有(在那一天)跟Burisma公司的人見面。」這是一句充滿法律漏洞的話,時間表上沒有記載,不表示就沒有。而且在記者追問的結果,這位發言人說:技術上是可能的possible,但實際上就極不可能not likely。

拜登陣營今天一早已經在他的行程表上寫上lid,這表示他今天一天都不會公開露面,也別想要他回答記者問題。

紐時的報導充滿了偏頗立場:(紐約郵報的)這篇報導,是僅僅在大選前三個星期,基於共和黨及其盟友提供的資料寫的,而川普在過去幾個月都盡力藉(拜登的)兒子來抹黑tarnish拜登。該文指拜登跟(他兒子工作的)一間烏克蘭能源公司的顧問見面。

之後就開始說,川普現在民意落後,他的陣營就多次以不實的baseless各項說詞抹黑拜登。

到目前,拜登陣營都沒有否認這電腦資料透漏的電郵的內容,也沒有否認這電腦屬於亨特拜登,而沒有能源背景的亨特拜登獲得這間能源公司五年內三百萬元薪水,這些都是事實。

其他主媒不是忽視這新聞,就是以Facebook及推特封鎖這新聞做角度,似乎是新聞自由比這新聞更重要。如果新聞自由真的這麼重要,那麼這條被壓制的新聞是否應當「見光」?

Facebook及推特封鎖這新聞的行動又快又狠。一開始就將紐約郵報有關這新聞的通道都封鎖了,他們的藉口是「要查證這消息的合法性」,在此之前會限制這新聞在他們的平台上出現。

紐約郵報是全美發行第四大報紙,但是他們不相信郵報的新聞。過去在調查川普通俄,彈劾川普時,每天都出現的沒有證實的消息在網頁上瘋傳,Facebook及推特都沒有這樣小心查證過,甚至被川普的政敵用來做調查他的證據。

福斯新聞Fox News之後企圖將這新聞的鏈接放到他們的社交網頁,但多次嘗試都不成功。只要標題上有拜登,或是亨特拜登,都上不了網。

之後推特將川普陣營轉發這新聞的貼文全部刪除,並封鎖locked他們的帳戶,理由是其中有一個字liar,不符合推特的政策。之後說:你們不可以公開一個人的隱私,沒有事先獲得他們的批准獲同意。

昨晚白宮女發言人Kayleigh McEnany宣布,她在推特的個人網頁被封鎖,她也上不去了。推特的解釋是:亨特拜登的新聞違反該公司「禁止散布被駭客獲悉的資料,也不允許有關私人隱私的資料被公開」。但過去,任何一個匿名人士散布的有關川普的不實消息都沒有被禁過,紐約時報,大西洋月刊甚至將匿名人士散布的,未經證實的消息,在網上大肆散布,(說川普說殉職美國士兵都是失敗者及傻瓜。)

想想看吧,如果今天有一部電腦,裡面藏有川普說謊的證據,有川普或是他的兒子的色情影片,今天肯定已經在全世界大大流傳。

見到一份中文網媒,引用西方主媒的資料,居然跟著拜登的口徑,說當年調查烏克蘭Burisma能源公司的烏克蘭檢察官Viktor Shokin是腐敗份子,所以他要烏克蘭政府開除他。事實上,這是奧巴馬參與烏克蘭內政的實例。為什麼他在開始調查Burisma之後就變成貪腐份子?去年九月我曾報導,川普的律師朱利安尼在美國電視上揭發,Viktor Shokin於法庭的宣誓證詞,裡面清楚說他正在調查Burisma,受到奧巴馬政府壓迫要他辭職,他拒絕之後就遭到起訴。朱利安尼還有另一個檢察官的證詞,說拜登的律師承認他們提供不實的資料(打擊Shokin),但是之後拜登就親自出面威脅各電視台,禁止朱利安尼再接受訪問,(有信件證實),之後朱利安尼及他自己的律師遭到調查,一名律師還遭到起訴。

凡是通報川普醜聞的whistleblower (報秘者),都受到媒體吹捧,但是任何人敢洩漏有關拜登家庭的負面消息,就是這樣下場。

 

10/14/2020

記得不論是穆勒調查川普「通俄」,或是就一通電話彈劾川普,媒體每天都有不知哪裡來的爆炸性新聞bombshell,但是今天又有一單爆炸性新聞,主媒一個字都不提。

紐約郵報New York Post今天揭露,他們得到一個電腦硬盤,裡面有四萬個電郵,數千短訊,及很多色情相片及錄影,全部都是前任副總統拜登的兒子Hunter Biden亨特的。

據該報說,這個破舊蘋果電腦是有人在去年四月拿到德拉瓦(拜登家鄉) 一間蘋果電腦店Apple MacBook Pro,之後沒有人來認領或是付費,店老闆正好是共和黨人,他在轉移資料時發現裡面的資料知道事關重要,所以他做了告密者。他將電腦交給FBI,但是自己留了一個拷貝。紐約郵報是從川普的私人律師(前紐約州長)朱利安尼的私人律師Robert Costello那裏得到。(下:拜登父子)

 

 

 

 

 

 

這件新聞的一個重點是,其中一封電郵是烏克蘭能源公司Burisma Holdings高層Vadym Pozharskyi在2015年四月發給亨特拜登的,裡面說:「多謝你安排我到華盛頓,給我機會見你的父親,副總統拜登,讓我們有機會相處一些時間。無比榮幸。」

這時間正是亨特拜登獲得Burisma公司五年三百萬元薪水工作之後一年。之前在2014年五月,同一個人發給亨特的電郵,也要亨特「指導我們如何利用你的影響力,幫我們轉交訊息…」。

但是在亨特醜聞發生後,拜登多次在電視訪問中否認他事先知道兒子在烏克蘭的工作,說他對兒子與Burisma之間的關係一無所知。單這一點他就是公然說謊。同時證明,這間能源公司是為了利用亨特的父親,當時的副總統,以及奧巴馬剛剛授權拜登「整理」烏克蘭的能源工業,這層關係,才會將這一份豐厚薪酬的工作給亨特,一個全無能源工作經驗的,因為多次吸毒被海軍踢出去的青年。。

我們也都應當記得,當Burisma貪腐事件遭到烏克蘭總檢控官Viktor Shokin調查時,拜登拿著美國納稅人十億元的經濟援助,到烏克蘭去,警告當地司法部門,他說:你們必須開除這個檢察官,他在2018年一月一項電視訪談中說:「我看著他們,我說,我六小時後就離開烏克蘭,如果那檢察官還沒開除,你們得不到這筆錢,他們說,你不是總統,我就說,你們打去給總統(奧巴馬)呀,結果,那個son-of-a-bitch被開除了。」

據說,這電腦被人送到了聯調局FBI手裡,但FBI到現在沒有動作,也不知道FBI是否閱讀裡面的資料。不過共和黨控制的參議院國土安全委員會已經展開調查,並核對電腦中的資料。

目前除了幾間保守派媒體報導這新聞,主媒全部都不碰,不僅如此,幾大社交媒體包括Facebook及推特,都封鎖紐約郵報這新聞,他們說「要查證這新聞的真實性」,甚至說要查證消息來源。

但是過去幾年,每一次有關川普的錯誤的爆炸性新聞,有哪一次經過查證?到最後並且證實全部是假新聞。(這新聞應當還有下文,拭目以待。)

 

10/14/2020

美國參議院就最高法院大法官提名人Amy Coney Barrett的聽證,今日進入第三日,今天仍然由二十多位司法委員會的議員發問,不過每人的時間為二十分鐘,(比昨天減少十分鐘),目的是讓議員可以跟蹤昨日的答覆尋求進一步答案。

司法委員會的參議員全部都是法律界出身,有律師,檢控官,有些甚至做過法官,他們的提問非常專業,除了少數民主黨議員集中在「挑剔」Barrett的漏洞,但也都是基於案例,過去的言論及著作,所以就像是在上一堂法律課程,相信除了法律界人士,學生之外,一般人都可當作是吸收基本知識的最佳機會。

 

 

 

 

 

 

 

昨天講過,Barrett非常聰明,不論對方如何企圖讓她發表可以讓人挑剔的「立場言論」,她都可以以最適當的言論迎面對付。今天民主黨在司法委員會最資深的范士丹Diane Feinstein問到她對有關奧巴馬健保法ACA (Affordable Care Act),以及相關的California v Texas案例,要她說明討論案情時的「分割條款」severability,例如2012年七月最高法院以五比四裁決,雖然承認奧巴馬健保法中有罰款條文,等於是加稅,所以違憲,但是卻通過了整套法案的合法性。Barrett幾句話就說清楚她的見解,(簡單說就是,這是法院無法解決的事,如果國會覺得重要,應當留給他們去解決/修改。)結果范士丹十分滿意,甚至說:I am really impressed。

(法律的事我說不清楚,不過有關2012年七月,最高法院的裁決,我當時分析過,可以參考:奧巴馬健保法的合法性 )

今天民主黨繼續灌輸錯誤的見解,包括:Barrett的加入最高法院,會推動川普的多項議程:讓有疾病的人無法獲得健康保險;壓制國民投票權,特別是黑人投票權;取消婦女墮胎權利…等等。

幸好共和黨的德州參議員克魯茲Ted Cruz在他的20分鐘時間一一做了辯駁。有關奧巴馬健保(ACA),共和黨的立場是取代ACA,但並不會取消「已經有疾病者」投保障礙,這是共和黨白紙黑字寫明的,事實是已經單項提案予以保障,但民主黨拒絕支持,以便留著做為政治議題。克魯茲說得很清楚,奧巴馬健保如果實施下去,會讓整個制度崩潰。川普一上台已經取消了其中幾項強制性措施,大家記得川普上台時,奧巴馬健保的保費成雙位數,甚至三位數百分比上升,每一個州只剩下一間保險公司,失去競爭力。每一個家庭的一年保費逼近八千元。一半國民無法負擔,而且政府要補助這些保險公司每年數以兆計的補助。川普說得很對,是他拯救了奧巴馬健保(的名譽)。

有關壓制選民(黑人投票),民主黨提出去年在第七巡迴法庭一宗案例,威斯康辛州一個叫做Rickey Kanter的商人,他的公司為病人做的足墊宣稱通過醫療標準,事實是有一半沒有經過測試,他認罪後被判監一年零一日,罰款兩千多萬元。他在坐滿刑期之後,申請購買槍枝被拒。因為聯邦法及該州法律規定,刑期超過一年的犯人終身禁止買槍。Kanter上訴後,巡迴法院以2-1予以批駁,Barrett是唯一持反對意見者,她的38頁意見書中寫,無論是歷史角度,或是現實角度,當年的(憲法)立法者無意讓每一個犯過法的人都不可以擁槍,只有那些有危險的人…她後面說到,第二修正案(擁槍權利)不像投票權,是沒有法律明言加以限制。投票權還有憲法修正案規定那些人不可以投票。結果這句話就讓她受批評,說她認為擁槍是比投票更重要的權利。

克魯茲解釋,Barrett是純粹以憲法角度解釋案例,沒有衡量哪一個權利更重要。而事實是,今天民主黨主張投票權是絕對的,不僅給予每一個坐滿刑期的罪犯投票權,山德斯Bernie Sanders甚至主張將投票權給予所有正在服刑的犯人,包括謀殺犯,強姦犯,及多重謀殺犯。這裡剛剛談過,民主黨甚至籌款1,600萬元給佛羅里達州的犯人繳罰款,讓他們都可以投票。

民主黨繼續以謊言及誤導質問Barrett,問她:(一個總統如果被彈劾),他可以特赦他自己嗎?又問她:妳反對白人種族主義嗎?(反對),多謝妳的肯定答覆,因為我們的總統不肯這樣說。

Fox News今天(無插播廣告) 一直轉播到下午五點半,據稱收視率相當高,可見願意追看的人不少。但是CNN等就不再轉播,他們繼續炒作新冠肺炎,他們確信:只要新冠肺炎是新聞,川普就贏不了。晚間三大電視台的新聞頭條居然都是川普的兒子證實感染,雖然是舊聞,而且無症狀。

 

10/14/2020

川普總統又回到現場,他昨天傍晚在賓夕凡尼亞州Johnstown的機場造勢大會,人頭洶湧,據說群眾十多個小時前就開始排隊,而昨天上午還下了一場雨,可見群眾的熱情。

這是川普在染上新冠肺炎後舉行的第二場造勢大會,今晚及明晚也都排了類似的行程。由這些大會的群眾熱情可以看出,川普這一次的選舉,情勢看好。據他們自己的調查,每一次參與川普造勢大會的群眾中,都有兩三成以上的人是民主黨人,也許部分是來湊熱鬧的,但是可以想見川普的吸引力。

一個從未見過的現象是,群眾除了自動自發叫出Four more years,之外,更會自動叫出We love you的口號,歷史上幾乎沒有一位政治領袖受到這樣的愛載。很多獨裁國家每天教導國民「愛」他們的領袖,但最後只有在口頭上做到。我每次聽見群眾這樣喊,我都非常感動。因為我感覺到那背後的原因跟動力。

昨天一個朋友傳給我一個鏈接,https://www.youtube.com/watch?v=WbozDBM67lY,原來是一個黑人男子自己拍攝的錄影,他說自己本來準備投票給拜登,但是經過思考他決定支持川普。他在將近12分鐘的影帶裡面,陳述了原因,包括一般人,特別是黑人的誤解。他說拜登在華盛頓47年甚麼也沒做,他甚至是種族主義者,他在1994年推動的Crime Bill除了將黑人都關入牢哩,甚麼作用也沒有。反而是川普提出的司法改革First Step Act,受益的幾乎全是黑人。他又說,川普是第一個給黑人傳統大學長期撥款(十年)的總統,這一點連奧巴馬都做不到。他舉例川普從來不是種族主義者,而且相反。他說,川普未從政前是億萬富翁,廣受媒體歡迎,他名利都有,為什麼還出來競選總統?一出來競選總統就天天被罵,他要大家想想為什麼。川普當總統後財富減少,還捐出全部薪水,拜登從政之後卻逐漸成為富翁。他說川普受攻擊,都因為他要到華府掃黑,打擊既有貪腐勢力。他說民主黨當黑人是籌碼,目的是要他們永遠投票給民主黨…,我沒有見過一個老百姓,不要說是黑人,這樣有條理的將川普的政績點出來,這錄影自從本月四日推出,今天已有超過150萬點擊。

我從這錄影的回帖見出,他的支持者如何的熱烈。因為不僅已經有將近四萬回帖,甚至回帖還有回帖。這些都是老百姓的自發的支持。裡面不少是黑人。更有很多歐洲人,澳洲人,南美人,亞洲人回帖說:我們希望川普是我們的總統,你們一定要讓他連任。不僅如此,還有其他黑人為他fact check,證明他說的每一句話都是事實。

川普的出現美國政壇,是一個現象,近代史沒有見過的現象。美國媒體叫這個是cult,個人崇拜,但是至少到目前為止,這個現象沒有走歪路,到現在川普追求的都是美國的好,人類的好。

 

10/13/2020

最高法院大法官提名人Amy Coney Barrett (ACB) 的參議院聽證今天開始進入問話階段,二十多位司法委員會的兩黨議員每人半小時問話,對比兩年前上一位提名人卡瓦諾Brett Kavanaugh 的聽證,今日的問話溫和得太多了,明顯的民主黨沒有意思要將她打垮。

一方面她是女性,不能造謠她曾經性侵,(但是確實有一位夏威夷的女議員,問她是否曾經性侵及性騷擾別人,是否因為性侵賠錢給人家,她說是例行問話。);一方面她背景無懈可擊;一方面因為新冠肺炎,禁止外人進入參議院大門;最後也實在因為要大選了,民主黨分身乏術。

 

 

 

 

 

 

 

但這不表示民主黨沒有使盡全力打擊她。多位民主黨員盡量要逼使她說出自己對墮胎問題的立場,因為她的虔誠的天主教立場,過去也批評過最高法院在1973年通過的Roe v Wade,那項裁決讓墮胎在美國合法化,及政府必須使用公費為婦女墮胎。Barrett曾經說過,她不認這項判例是super precedent,因為要求翻案的努力未停過,暗示這裁決是可以推翻。但是今天在民主黨的逼問下,她非常聰明的回答:「我不能回答,因為我個人的想法不應該阻止我在做出裁決時的因素。」這樣正確,以及四平八穩的答覆,不僅堵住對方的嘴,也讓對方無法再問下去。她還一再強調,法官的職責是依照憲法精神詮釋法律,(法官)的個人立場不應當是因素。

過去大半個世紀,民主黨總統任命的自由派的法官,一再利用他們的司法權力,推翻立法機構制定的法律,也就是越過界。保守派一直說他們是Judicial activism,但因為他們人多勢眾,保守派一直處於下風,毫無還手能力。這是第一次,保守派法官人數可能多過自由派,他們就不能忍受,要用各種手段阻止。但是Barrett今天多次說:她的工作不是去修改法律,她沒有任何agenda,她只是盡法官責任去維護憲法,詮釋法律。

她的智慧讓她冷靜地度過民主黨的尖銳的問題。她用同樣的態度應付她對ACA (奧巴馬健保法案),槍枝問題,種族問題的問話,最重要的,她甚至沒有筆記本,沒有紀錄,沒有顧問在身旁。過去這一類「審問」都有律師顧問在身邊,連問話的人都拿了一大堆資料,文件做參考,但她的桌上白紙一張,所有資料明顯都在她的腦子哩,這就是真的有智慧的人。

說到墮胎問題,推翻Roe v Wade的可能性微乎其微,但是有關墮胎的司法爭論多如牛毛,這些才是自由派要全力爭取(全力控制) 的原因,比如說目前很多州的醫院,天主教會,婦女就墮胎的爭論每天都鬧上法院,包括:政府是否有權利迫使天主教醫院為婦女墮胎?醫生是否有權利因為宗教原因拒絕進行墮胎?懷孕七八個月,甚至更久的孕婦是否可以墮胎?醫院在為少女墮胎時,是否必須隱瞞她們的父母?對這些問題,自由派都是予取予求,他們擔心ACB會讓他們失勢。

民主黨及自由派更怕的是,這一次大選誰都知道可能引起選票的爭論。民主黨的希拉里已經說了,叫拜登無論如何不要承認敗選。拜登陣營並已經請了六百多位律師,準備在敗選時每一張選票都提出挑戰。到時候極有可能要挑戰到最高法院,(就像西元2000年,小布希贏了高爾,就是當時高法院做出的裁決。)如果最高法院的保守派法官多過自由派,他們就無法玩花樣了。

參議院司法委員會預料在星期四結束聽證,本月26日(大選之前)就會在參議院全體投票,到目前除了兩名共和黨議員宣布會投反對票(因為選舉原因),或是棄權,其他都會支持,所以ACB被成功任命幾乎已成定數。

 

10/12/2020

美國參院今天開始就最高法院大法官Amy Coney Barrett的提名展開聽證,民主黨對Barrett無法攻擊她性侵女性,也不敢攻擊她的天主教立場(擔心影響天主教選民選票),加上她個人成就無懈可擊:法律學院第一名畢業,跟隨名譽完美的大法官Antonin Scalia做助理,2017年任命第七巡迴法庭法官時,參議院以98-0全票通過她的任命,私人方面更除了自己的五個兒女外,更領養了兩個海地子女,其中一個還是有唐氏症的殘疾孩子。…

民主黨無法批評Barrett,於是集中攻擊川普,一半的時間在指責川普沒有好好對抗新冠肺炎,甚至再度散佈謊言,說最高法院十一月就要討論醫藥保險的案子,如果Barrett加入最高法院,就會廢除ACA(Affordable Care Act),讓已經有疾病的人得不到保險。事實是,共和黨從來沒有說過會讓有病的人買不到保險,只是說要替換奧巴馬的健保制度,因為奧巴馬的制度已經無法負擔,每個人每年的保費如果不提高到五千元無法維持。

那個角逐過民主黨總統提名的Amy Klobucha又重複民主黨的謊言,說川普:在Charlottesville說,白人種族者也是好人。又說戰場上戰死的美國士兵都是失敗者及傻瓜…明知是謊言也敢義正嚴詞的說出來。

難怪這世界需要宗教,因為法律已經完全沒有用。宗教不容許你說謊,但是國會議員就可以明目張膽的說謊。法律更保障政客有說謊的權利。

這樣重要的聽證,CNN居然從頭到尾都不轉播。大部分時間仍然是在渲染新冠肺炎的嚴重。他們這樣做完全是配合民主黨,因為民主黨的評論員都沾沾自喜地說:只要話題保持在新冠肺炎,川普就無法贏。

川普今天恢復了群眾造勢大會,他在佛羅里達Sanford機場的群眾大會,人山人海,有人在大會開始前七個小時拍攝到,已經有人排隊長達一兩英里的隊伍(因為要保持距離)。他演講一個多小時,神采奕奕。說實話他剛剛「治」好了新冠肺炎,七十多歲的老人,實在應當休息。但是他必須挽回過去三四個月因為新冠肺炎被剝奪的時間。從今天開始,他每天都將有一場群眾大會,我相信未來還會增加場數。我在想,他為了這工作,為了幫助美國的未來,他是在賣命。

相對那位拜登,今天又出現神智不清的現象。他又說自己在競選「參議員」,又說錯了自己所在的州分,說錯了自己的網頁,而且想不起羅姆尼的名字,說「那個摩門教的,參議員,州長…」最終也沒有想起來。

這樣的人可以當世界最重要國家的總統嗎?美國不會被其他國家瓜分?相信拜登上一次辯論所以表現中規中矩,是因為休養了三個月,加上打針吃藥的結果。而且我發現,如果是問他事先準備好的問題,他可以回答得很好,但如果是題外話,他就出狀況。

 

10/10/2020

諾貝爾委員會將本屆和平獎給了聯合國的世界糧食組織,這組織作業六十年,需要在今年頒獎嗎?何況過去一兩年也沒有鬧過飢荒。明顯是要挑一個組織對抗川普的提名,讓他們說得過去。

如果這班菁英:聯合國,諾貝爾委員會…真的關注窮人的糧食問題,為什麼又對基因改造農產品窮追猛打?沒有基因上的研究,糧食生產能夠應付全世界七十多億人口?如果全部使用有機方式生產,一半以上的人都別吃飯了。

這個諾貝爾獎現在跟聯合國一樣爛,全世界全部都陷入deep state局面,無可救藥。需要一百個川普來解救。

看了昨晚美國三大電視網的新聞,居然都沒有提到佩洛西的記者會,他們民主黨那麼大的事情你們都不報導?可見自己都覺得沒面子。明顯是用來安撫黨內自己人的一場「作秀」。

各大電視網這幾天炒作的是,司法部(聯調局)揭發的十多名男子組織militias (民兵),策畫要綁架密西根民主黨州長惠特莫Gretchen Whitmer,推翻密西根州政府,以及搗破警方作業的陰謀。美國媒體的報導方向立即朝向「針對川普」的角度,這個極左的州長也提供了媒體最好的口號:這都是因為川普的言語製造仇恨,他不肯譴責白人種族主義…

他們隨時可以找出十多段川普譴責白人種族主義的演講,訪談的紀錄,甚至錄影,但是他們繼續說謊,沒有謊話他們完全沒有任何立足理據。

新聞中說,這六位右翼份子主謀計畫在大選前綁架惠特莫,如果是這樣他們只會傷害川普的當選機會,絕對不會對川普有好處,這算是右翼份子嗎?

過去類似的陰謀發生很多,但是只要牽涉到左派,媒體都不當一回事,即使有明確的證據。好像民主黨總統候選人山德斯Bernie Sanders 的一名追隨者,在2017年六月拿著槍,到華府一個共和黨議員正在練球的棒球場,說要殺死最多的共和黨人,結果一名共和黨眾議員Steve Scalise被射成重傷,多次手術後從鬼門關逃生。若不是當場剛好有兩名警衛擊斃那兇手,會有更多共和黨議員受害。那兇手作事前還寫了宣言,但是媒體從頭至尾,沒有當這是左派攻擊右派的事件,輕描淡寫過去。但是每一次有民主黨人遭受攻擊,都是天大罪行,都與川普有關。

最後,川普與拜登的第二次電視辯論可能泡湯,這個委員會接納了民主黨的建議,說川普染病有傳染危險,將辯論改作虛擬方式進行,川普拒絕了,說他不願意對著電腦辯論,而且拜登容易作弊。事實是,你怕傳染,大可以拉長距離,使用玻璃屏風,就像副總統候選人辯論一樣。這完全是藉口,民主黨老早就不希望舉行超過一次的辯論。上一次辯論已經讓拜登筋疲力盡。

而且這一次辯論的主持Steve Scully又是一位親民主黨人,他不僅曾經跟隨拜登做實習生,也為愛德華甘迺迪做義工,他更在2016年在紐約時報與其他媒體人聯合發表專文,反對川普當選,標題就是:No, Not Trump, Not Ever。這還需要任何證據嗎?就憑這理由,川普就應該謝絕這次的辯論。但是可憐的川普,他在主流媒體已經沒有任何橋樑,現在只靠群眾大會,而這機會也因為新冠肺炎及他自己染病,限制了群眾人數及次數。

 

10/09/2020

眾議院議長佩洛西終於在今早開了記者會,她昨天下午埋的伏筆,就像連續劇一樣,為今早的記者會爭取收視率。

佩洛西在記者會中確實是說到憲法第25修正案,這修正案規定,美國副總統及內閣閣員有權在總統去世,辭職,或是無法執行職務時,可以聯合決定由副總統接任。過去兩三年,民主黨及媒體多次提出這項修正案,說川普的身體及心理健康都有問題,可以用這修正案將他除去職務。

而今天佩洛西的記者會就提出建議,要擴大這「副總統及內閣」的範圍,將「眾議院」加進去,換言之,將來眾議院都可以決定以健康理由,拉下總統。她並說,將成立一個委員會,著手議案的進行。

 

 

 

 

 

 

這是不是笑話?民主黨自從在2018年獲得眾議院掌控權,就已經施展其彈劾權力,利用川普跟烏克蘭總統的一通電話,對他展開彈劾。現在預知他們在今年大選極有可能繼續掌有眾議院多數,所以會繼續玩政治花樣,增加一個拉下總統的權力。

佩洛西說得很好聽:我們不是針對川普總統,這是為以後所有的美國總統制造一個更合理的程序。

共和黨說,你們現在聲稱拜登領先川普15%以上的支持率,他肯定會當選,幹嘛要搞這個花樣。川普總統則在推特回答得很好:民主黨這是針對拜登的,因為誰都知道拜登接近老人痴呆,民主黨到時候就可以除去他,讓立場更極端的副手Kamala Harris順利接班。

過去幾天,佩洛西跟幾位民主黨人公開叫陣,說川普的醫生不誠實,白宮不誠實,沒有就川普的病情據實以報,川普使用的藥物及他的病情,都有可能讓他達到被除去職務的程度。所以必須重新建立一個機制,在必要時達到權力順利轉移。

誰都知道佩洛西目前提出這計畫,沒有實質的意義,一方面距離大選只有24天,要拉下川普是不可能,其次議案必須在參眾兩院都通過,目前也不可能。她只是要製造噪音。但是為什麼?有人分析,目前拜登為了拉中間選民的選票,每天都在強調他就是民主黨,跟黨內的極端派(山德斯,AOC,BLM)等等劃清界線,加上共和黨即將通過他們另一位最高法院大法官,這都讓黨內左派很不滿,已經有鼓譟之聲,所以佩洛西才出來壓住這聲音,強調他們沒有忘記根本,就是拉下川普這首要目標。

 

10/08/2020

美國大選的兩位副總統候選人昨晚舉行了唯一的一場辯論,很多人的印象是,現任副總統彭斯似乎不懂得控制時間,他多次被那位女主持Susan Page打斷話頭,說:「副總統,你時間到了…副總統,讓對方說話…副總統,不要打岔…」

民主黨的參議員Kamala Harris哈里斯也經常說話超時,被主持提醒,但是她經常可以把話說完。如果彭斯「總是」超時說話,為什麼昨晚彭斯總共說話的時間(有人統計)是35分22秒,而哈里斯總共說話時間是38分48秒鐘?這個主持是怎麼決定阻止誰說話?

彭斯打岔,跟上一次辯論川普打岔是同樣的理由,哈里斯跟拜登一樣,一再說謊,如果你不打岔,就等於讓對方將謊言說成是事實。好像昨晚,哈里斯說他們不會終止開採化石石油,這就與他們以前多次說的及網頁上說的相反。當彭斯說到川普消滅伊斯蘭國時,她就立即改變話題,說川普說所有戰死的軍人都是失敗者跟傻瓜。當彭斯說到她在出任加州檢查部長時,更多黑人被捉去坐監,她立即轉變話題,說川普從來沒有譴責白人至上主義跟三K黨,這些都是有證據證明的謊言。但是那個主持完全不理她的謊言,卻阻止彭斯說話。

哈里斯再度拒絕回答彭斯的問話:民主黨如果勝選,會不會court packing,就是說,會不會將最高法院的法官人數增加到11甚至15人。這是非常容易回答的問題,會與不會,但是哈里斯跟拜登一樣,就是不回答,東拉西扯,那個主持居然也不追問,你不回答就是默認了。這是有關美國憲法的基本,怎麼能容一個政黨將最高法院堆滿自己的人,長期霸占美國的司法?

今天拜登再被記者問到這問題,他居然這樣回答:「如果我現在回答,立即第一時間就會變成所有報紙頭條。」所以他不回答。首先這表示你們會這樣做。第二,這樣的大事,選民不應該在投票前知道,必須等大選後,你當選民是豬?第三,你見到媒體追問嗎?

昨晚的主持沒有問任何對民主黨不利的問題,反而問彭斯:川普說他如果敗選不會認輸,你們共和黨會怎麼處理?這就是有立場的問題。彭斯答得很好:民主黨到現在也不承認2016年的選舉結果,他們用彈劾,用調查,用非法偷聽spy,企圖拉下川普。所以這問題應當兩個黨都問。

說到拉下川普,大家等著看明天新聞,那位眾議院議長佩洛希今天在記者會表示,川普因為得了新冠肺炎,他的身心健康都有問題。她說「川普有所隱瞞,他沒說最後一次確診沒有事negative是哪一天。」記者問她是否要用憲法25修正案將川普拉下台。佩洛西說:有關25修正案,你們等明天我會有宣布。不要急,明天會有(25修正案)的宣布。

這是甚麼意思?臨到大選不到一個月,妳都等不及,妳是對拜登沒有信心,必須在大選前將川普拉下台?

 

10/07/2020

(續前)民主黨現在辯稱,雷克里夫公開這些情報資料是玩政治,因為距離大選不到一個月,明顯是要「幫川普競選」。

其實這時間的巧合不是川普團隊的「設計」,自從穆勒調查川普「通俄」失敗,川普就一再呼籲將對方的陰謀公開,但是先後經過司法部總調查員(IG) Michael Horowitz以及特別調查員約翰杜倫John Durham的調查,到現在都沒有行動。Horowitz查出,康米以及穆勒調查通俄行動,犯了17項嚴重錯誤,但是他說自己沒有起訴的權力,因此就這樣算了。他甚至在報告中做結論,(盡管犯了17項嚴重錯誤),他不認為他們有意犯錯。你相信嗎?他們將沒有證實的川普黑材料,用來申請竊聽川普;他們將被調查者「是」CIA線民,改成「不是」線民,這些是無意犯的過失?這就證明華盛頓deep state的存在,官官相護。

至於杜倫,他的立場比較強硬,多次說會將這一次司法人員的濫權揭發,而且他有起訴的權力。但是他的報告一拖再拖,直到現在都不肯公開,最近的消息說,他要等到大選之後才會公開,內部傳言他是擔心這時公開報告會影響大選局勢。又是證明了deep state的存在。明顯不想讓民主黨處於不利的境界,擔心自己被媒體批鬥。

此外川普任命的CIA中情局局長哈斯波Gina Haspel,以及FBI聯調局局長雷伊Christopher Wray,他們在就任後都成為華府deep state的一份子,首先雷伊就一再阻止將聯調局的文件交出來,這包括FBI探員史托克Peter Strzok去跟國家安全顧問弗林問話的紀錄,這紀錄(根本是國家資產,沒理由扣壓) 據說完全可以證明弗林清白,其次,史托克在一封電郵中承認,自己竄改了這紀錄內容,單單這兩樣就足以證明FBI設陷阱讓弗林丟掉官職,雷伊卻為了保護聯調局的聲譽,拒絕交出。目前司法部調查這事件,每一件蛛絲馬跡的小證據,都要花很大工夫去找出來,完全沒有內部人員的合作。

而CIA的哈斯波最近也多次拒絕解密有關通俄調查的文件,也是為了保護下屬,(鞏固自己的權位),即使他們犯錯,犯法,所以川普才會拖到現在將這些相關文件解密。而且要知道,雷克里夫等人必須先找到這些文件才能解密,他們完全沒有相關人士的合作。

我們在烏克蘭電話彈劾案時已經見到,華府的情報單位以及國務院經過多年的官官相護,加上華盛頓百分之九十五的人都支持民主黨的事實,幾乎沒有人可以說是川普的人。他能夠任命一個自己相信的人,前任共和黨眾議員雷克里夫出任國家情報局長,今年五月才上任,才開始著手幫他做一點事,你怎麼能說川普是挑這時刻公開密件?(下圖左起:國家情報局長雷克里夫,中情局局長Gina Haspel,聯調局局長雷伊。)

 

 

 

 

 

 

 

 

10/07/2020

川普總統今天在推特中說,他已經下令將所有調查「通俄調查」的文件解密,相信有更多秘密會被公開。單單過去一個多星期我們已經知道了更多爆炸性的內幕。只是沒有一間主媒報導,即使提到也予以強烈辯駁。但是這些是白紙黑字的證據,能辯得清嗎?

昨天,美國國家情報局長雷克里夫John Ratcliffe解密(公開)了奧巴馬時期中央情報局長布里南John Brennan在2016年七月28日親筆寫的一份備忘錄,上面這樣寫:「我們在尋找更多的俄羅斯(跟…下面一個字被刪除了)行動的內幕…,(摘要是)希拉里克林頓(在26日)批准了一項外交政策顧問提出的建議,製造(stirring up)一個醜聞,宣稱俄羅斯情報單位干預以醜化vilify川普」。另外一句話是「任何川普競選團隊與俄羅斯間合作collaboration的證據」。

這備忘錄是寫給奧巴馬總統(簡稱POTUS) 的,備忘錄下面還寫了CC給:JC,Denis,及Susan。

這三個人非常容易知道,就是當時的聯邦調查局長康米James Comey (JC),奧巴馬的幕僚長Denis McDonough,以及國家安全顧問蘇珊賴斯Susan Rice。

雷克里夫John Ratcliffe又公開了一分剛剛解密的,2016年九月七日的文件,那是中情局CIA將資料轉送給聯調局FBI局長康米,以及當時主管反間部門的助理副局長史托克Peter Strzok的,裡面這樣寫:「下面的資料只給你們的部門作背景調查,或是適當的追蹤調查。」「這裡的資料很敏感,有可能洩露消息來源。要特別小心,不要流傳到其他部門。…任何行動都要先跟法律部門商討,…沒有事先批准,不可以向情報法院FISA作為申請之用。」

這份轉送文件中還寫:「基於FBI口頭要求,CIA提供…總統候選人希拉里批准的一項計畫,有關另一位候選人川普和俄羅斯駭客間破壞美國選舉,做為轉移公眾對(她)使用私人電郵事件注意力。」

這文件中還提及Crossfire Hurricane,這是聯邦調查局在七月底正式展開的一項調查行動,藉口川普陣營的一個低級外交顧問George Papadopoulos,在酒吧中跟一個澳洲大使的談話有問題,展開通俄調查。這文件就說是為那項調查提供資料。

我們也都知道,後來康米等人確實是用這份資料的內容,去跟情報法院申請竊聽川普(當選後的)過度小組。

而這份資料就是希拉里及民主黨聘請英國退休情報人員史蒂爾Christopher Steele泡製的一份川普黑材料。後來知道,這份黑材料裡面的內容都是史帝爾在酒吧裡面聽到的有關川普的閒話,包括他埋伏自己人在民主黨裡面,又說他在莫斯科一間豪華酒店召妓女,而且是兩名妓女,在總統套房的床上小便,只因為那是奧巴馬住過的套房…

我們也知道,後來康米將這份(完全未經證實的)黑材料去跟當時的總統候選人川普做簡報,之後就向媒體透露內容,成為2016年大選的川普醜聞。後來還用來跟情報法院申請(四次),竊聽川普身邊人。

單單這幾份備忘錄就足以證明,希拉里的手下泡製了川普黑材料,還向媒體公開,以引開她使用私人電郵傳送國家機密的醜聞。這些不是白紙黑字的證據嗎?

到目前,中情局前局長布理南John Brennan在CNN做出的解釋是:雷克里夫是「選擇性的」公開密件,而他當時只是要追蹤可疑的「俄羅斯干預」,沒有不合法的行為…但是他沒有解釋,這整個調查是否都是為了轉移公眾對希拉里使用私人電郵引起的真正醜聞事件,也沒有解釋史帝爾的異想天開的川普黑材料,怎麼可以轉交給FBI展開正式的調查?

然後他們又指責,這個雷克里夫將國家情報局當作是川普的御用機構云云。

現在事實證明,CIA,FBI,加上奧巴馬整個政府對川普展開了長期的,扣帽子形式的栽贓行動,加上我以前寫過的,他們如何整川普身邊每一個人,包括只上任22天就被迫下台的的國家安全顧問弗林Michael Flynn,FBI將訪問他的紀錄到現在還不交出來,不還他清白…到現在沒有一個人被起訴。如果拜登當選,這些真相都將永遠無見光之日。

 

10/06/2020

拜登在29日的電視辯論中說,「我就是民主黨」,他並且說:他不支持山德斯Bernie Sanders 以及 (民主黨極左眾議員) AOC那班人提出的Green New Deal (能源新計畫),當時川普就說:你(這樣說) 就失去了(民主黨內)左派的支持了。

後來後有記者問拜登:你不怕失去(黨內)山德斯那一派的支持嗎?他重申:我就是民主黨,我只支持拜登的能源計畫。

這是說謊,川普團隊已經指出,在拜登競選總統的網頁上,他的能源計畫仍然是Green New Deal,事實上,拜登在辯論上說的一番話是唬弄大家的,要大家相信他仍然是溫和派,不受山德斯的那一個社會主義派系的控制。

如果是這樣,卻又見到事後,山德斯跟AOC的反應非常溫和,是否反常?因為山德斯跟AOC等目前在民主黨內佔據很大一股勢力,他們可以容忍拜登將他們的能源計畫踩在腳底下嗎?

其實分析一下就可以知道,山德斯他們心中很清楚,拜登這個總統(即使當選)也只會是「半任」總統,很快的他們心目中的真正總統Kamala Harris就會接任,所以拜登可以說他任何想說的話,(而且這樣說可以幫他當選,可以打倒川普),所以他們沒有反對。這是一場雙簧表演。

拜登在華盛頓混了大半輩子,他最終的目的是當總統,他競選了三次,他也多次說過,這是他已故兒子Beau 的心願,他要歷史留名,而不是為國家做出甚麼成績。(他在華盛頓47年也沒有做出任何成績。)他現在77歲了,民主黨內都知道他已經接近老人痴呆,他只要當選總統,做幾天都可以,之後就是山德斯,Harris,AOC等人的天下。所以山德斯才會讓他說出那樣的話而無反應。民主黨現在只有一個目的:打倒川普,讓他們的人上去,他們就可以改寫歷史,同時全面修改華盛頓的政治體系:廢除選舉人制,永遠佔據白宮:讓波多黎各及華府成立為州,增加四席民主黨參議員席次,永遠佔據參議院;增加最高法院法官到11甚至15位,永遠佔據最高法院:所以他們全部團結在這一位耄耋身邊。

 

10/06/2020

美國還有27天就是大選日,目前最主要的話題就是新冠肺炎。過去幾個月,川普跟共和黨企圖避過這話題,以經濟,內政,治安,及外交,作為主要競選議題,但是這個願望現在落空,共和黨知道,只要選民心中掛著新冠肺炎,他們就處於不利之地。

川普現在以自身的例子,呼籲選民不要恐懼,不要被病毒操控,但這都是「對抗/防衛」行動,不是主動出擊。其實新冠肺炎不至於鬧到這樣的境地。一開始就是媒體製造的、讓川普不利的話題。很多人都忘了這問題是怎麼開始的。剛開始,加州及紐約州爆發嚴重疫情,白宮的應變小組反應迅速,配合各州的需要,民主黨的加州州長Gavin Newsom一開始就說:「白宮給我們所有需要的,而且更多。」也是民主黨的紐約州長康莫多次說:白宮做出驚人的phenomenal成果,但是媒體不報導這些,他們鼓動康莫跟川普對抗,選擇性的挑選他的話攻擊川普。

白宮成立了應變小組,媒體每天挑撥其中的Anthony Fauci跟川普對抗,斷章取義的將兩個人的話分割,製造分裂。CNN等每天吹捧Fauci,終於讓Fauci跟白宮分家。明明兩個人說的話立場一致,卻要讓他們對立。川普一再強調跟Fauci沒有裂痕,但是在媒體的努力下,雙方關係無法修補。就給媒體更好的話題,說川普不聽專家的話。

媒體又每天製造川普不戴口罩的話題。其實他是一國元首,難道全美國無法做到讓元首不戴口罩嗎?每一天盯著他,看他是否戴口罩。川普也有不服輸的個性,你越是要看,我就越是不戴。我以前就說過,媒體知道他這性格,就每天像鬥牛一樣的在他面前揮舞紅布,希望他發怒,跟他們鬥。川普在明,他們在暗,總有一天他們會贏。

很少人會每天看CNN,MSNBC這一類的電台,還有ABC,NBC,CBS每天的新聞報導,他們像是一個獨裁集體的龐大的宣傳機構,每一天幾十上百位的主持及評論員,每一句話都針對川普,一方面發洩他們的怨氣,一方面要刺激川普發怒。這樣的作法,讓川普集團無法正常展開選戰,讓川普集團每一個步驟都是在反擊。

但是對於民主黨的拜登,他們施展了所有的庇護,培植,呵護的手腕,就像昨晚由NBC舉辦的所謂Biden Town Hall,居然沒有一個「困難的」問題。一開始主持人Leslie Holt就連續問了五六個「護駕性的」問題,給他機會攻擊川普,例如:你意外川普得了新冠肺炎嗎?你認為川普的醫療團隊坦白交代嗎?你相信他們嗎?你知道總統染病之後,對於你們曾經一起辯論,感到(對自己)憂慮嗎?你覺得川普應當對自己的染病負責嗎?

NBC宣稱昨晚的現場發問觀眾都是未決定立場(中立) 的,結果他們11個人的問題全部顯示他們是民主黨的支持者。甚至一個所謂的共和黨支持者,都已經改變立場支持拜登,所以所有問題也是對拜登友善的。沒有一個人問他過去47年做了甚麼,沒有人問他是否跟社會主義的山德斯劃清界線,或是他是否會擴大最高法院到15名大法官,(這是他在一個星期前辯論時拒絕回答的。)沒有人問他是否支持Medicare for all (包括非法入境者);沒有人問他的對中國政策,以及對兒子Hunter得到的幾百萬元的外國「工作」,事先真的不知情?整個一小時就像是民主黨的免費廣告。

要知道,拜登每天面對這樣的媒體,他的性格當然會更為溫和,選民見到的他也是和善的,沒有火氣的。與那個隨時都在戰鬥的川普,當然不可同日而語。於是媒體更可以以川普的「性格缺點」大做文章了。

 

10/05/2020

川普總統今天出院了,他選擇在下午六點半,剛好是三大電視網的晚間新聞時間,見到三大電視網ABC,NBC,CBS都無可奈何地轉播了半個小時,很生氣川普這樣安排,因為他們原來準備的新聞都無法播出。(也證明了川普確實是做秀高手。)整整半個多小時就見到他由醫院走出來,坐上總統專車,去直升機,上了直升機,直升機在華府上空低飛,之後直升機到白宮,他又走下飛機,前往白宮,上了二樓陽台…,都是最好的新聞畫面。

不過媒體的旁白也沒有一句好話,從頭到尾都說川普不負責任,到處散播病毒,說他一到白宮就脫掉口罩,似乎要顯得他「是英雄」,一個評論員說他是「超級散布者」,所以他的行為無異「集體謀殺」,而且是蓄意的intentional,CNN的Jim Acosta說:我真怕他停下來跟我們說話,向我們噴口水…

其實我見到川普脫下口罩後,就站在那裏等待錄影,之後就發布了一個錄影帶。所以他脫口罩不是為了「逞英雄」,為了顯示他是強人。

這些評論員的說話越來越離譜,MSNBC,CNBC,CNN的一些主持人及評論員說:這是墨索里尼時刻,他就像一個獨裁者,…當川普的直升機離開Walter Reed前往白宮時,一個評論員說,這是炫耀,是示威,沒有必要飛得這樣低。一個說:這裡不是北韓,不是俄羅斯,他就像俄國沙皇…

川普在錄影帶中建議國民不要恐懼新冠病毒,不要被病毒操控,要正常生活。他並說目前美國已經發展出新的藥物,叫大家不要怕。

川普的主治醫生今天在記者會中也說,川普接受的「雞尾酒」(混合)藥物是他首先使用的,也許川普就指的這個。川普說他覺得很好,所以叫大家也放心。這一點我就覺得他過分樂觀。因為他還沒有完全「治癒」,而且對他有用的藥物,未必人人有效。而且不生病要比有藥治更好。我也認為他應該趁機會,呼籲大家小心。而不是叫大家掉以輕心。

 

 

 

 

 

 

 

昨天我說華盛頓的Walter Reed醫院前有百餘人高舉旗幟支持川普,事實是,這是最小規模的,全美國這幾天都有民眾自動上街支持他。在紐約的川普大樓前,昨天出現大約一百輛車的車隊,車上的人高舉為川普助選的大旗,堵住了好幾條街。另外由麻省,新罕普什爾州,亞利桑那,加州(Pasadena),都有車隊高舉川普2020年大旗,自動上街的,這些都是和平的,沒有破壞行為。新英格蘭的車隊最多時超過四百輛汽車及電單車。但是我很少見到主流媒體報導,他們不僅不報導,甚至指責川普昨天去向他們致謝的行為是不負責任,這是完全的酸葡萄。因為川普生病時吸引的群眾,都比拜登正式開群眾大會吸引的群眾更多。

 

10/04/2020

川普總統今天下午出奇不意的短暫離開Walter Reed醫院,坐著總統轎車到醫院前面的馬路繞了一圈,向那些他的支持者致謝。

保守派的人士不習慣上街、舉旗的,但是自從他住進醫院,外面就有陸續的上百位市民高舉川普的競選大旗,不時的叫口號支持他。而且華盛頓不是共和黨的地盤,2016年的大選,川普只得到DC首府4.6%的選票,所以每天都有上百位市民舉旗是很難得的現象。川普在出發前在推特發了一個短短的視頻,說「我會對那些愛國者做一個意外地探訪,他們在那裡很久了,他們舉旗,他們愛這個國家。」

當川普的座車經過時,群眾自發地高喊We love you,We love you。很令人感動。

今天川普的醫生團隊再度舉行簡短記者會,報告川普的身體狀況,並說川普進展良好,最快明天就可以出院。但是那些記者對於川普的健康並不關注,他們追問主治醫生康利昨天是否說謊,到底川普用了幾次幫助呼吸的儀器,為什麼他們的報告跟白宮幕僚長的報告有出入…等等。

事實是,川普身邊的任何人如果對川普效忠,他們就是媒體攻擊的對象,這兩天媒體已經開始對這位主治醫生Sean Conley起底了,他是一位海軍醫官,是川普前一位主治醫生,也是海軍醫官的賈克森Ronny Jackson推薦的。當時賈克森就因為形容川普無論在身體及心理的健康都非常好excellent,exceedingly well,甚至說他有很好的基因,非常敏銳sharp,…那時正是民主黨跟媒體企圖說川普「神智不清」企圖用憲法第25修正案將他拉下台,所以紛紛懷疑賈克森的誠信,他的負面新聞從此就出現在媒體。2018年當川普要提名他出任退伍軍人部長職務時,更製造新聞說他:亂開藥方,酗酒,沒有管理經驗,甚至說他是白宮的Candy man,說他派藥丸就像分糖果一樣,等等,硬是將他打成反派。但是媒體不說的是,他過去也是奧巴馬的醫生,他也曾經讚揚奧巴馬的健康,怎麼那時候就沒事呢?

這兩天又聽到康利醫生也有問題了,說他連續兩天的記者會都有隱瞞,說的與事實不符,更說他就是今年五月讓川普服用hydroxycjoloroquine 的醫生,當時他就曾說,服用這藥的好處大於壞處,於是他的罪狀更大了。媒體紛紛強調,這藥是FDA (美國食品及藥物管理局)沒批准的。其實所謂的沒批准,也是因為媒體吵鬧的後果,不敢批准。(這一點我以前說過了。)

由這些可以發現,為什麼川普身邊的人久不久就有跟他對抗的,因為在這種風氣下,你對川普效忠你就一定受到攻擊,打壓,你如果背叛川普就會被吹捧,那些欠缺主見的,意志不堅的,隨風飄搖的就會受到影響。

 

10/03/2020

今天Walter Reed的十位醫生在中午召開記者會,他們都是為川普診治的負責的醫生,最後主治醫生康利Sean Conley作的結論是,川普情況非常好,他們對川普進展非常滿意,他沒有呼吸困難,已經24小時沒有發燒,原來有的咳嗽,疲倦感都已消失。他的心臟,腎臟,肝臟機能全部健全等等。

記者追問,川普是否有用呼吸機,康利說「他沒有在用呼吸機」,記者聽出他用的是「現在式」,於是再追問,才發現川普在星期五送醫院之前短暫用過幫助呼吸的簡單儀器,(不是過去我們談過的每具三萬五千元的呼吸機)。醫生補充那只是讓他感到舒服些。

 

 

 

 

 

 

康利對於川普說「我感到現在就可以出院」的話,非常鼓舞extremely happy。但沒有說他幾時可以出院。

此外康利透露川普自星期四就接受治療,而川普是在星期五凌晨宣布他及第一夫人感染上Covid 19,就引起媒體在記者會叫嚷,說白宮隱瞞了確診時間數小時。

之後CNN的評論員立即說:「我相信俄羅斯的情報人員知道川普目前真正的病情比我們都多,因為醫生也會說謊。」他們將這十名醫生都扣了帽子。

今日下午,白宮發表稍微不同的聲明說,「24小時前,對於總統的健康存在真實的憂慮,然而在過去12小時,一點憂慮都沒有了。…不過未來48小時是關鍵。」這又讓媒體緊張了,說白宮自己的醫生沒有Walter Reed的醫生團隊那樣樂觀。擔心醫生團隊有所隱瞞。

川普自己先後發表了兩次錄影談話,其中第二次是今天下午在醫院發表的,他感謝醫院醫生護士的照顧,他已經感到更好,同時多謝美國人民,及國際人士的祝福,他會永遠銘記於心。他也說他會迅速康復出院,…他沒有說要出來競選,只是說他要繼續「讓美國更偉大」。

相信川普會繼續用錄影方式傳達訊息,這是很有效的方式,據說川普最先發布自己得病的推特,八小時之內就被120萬人轉發,創下推特紀錄。此外影片中見到的川普是一個恢復中的病人,比媒體拍攝的畫面更有新聞效果。而一個「生病的」川普在形象上失去了「強硬保守派」的稜角,反而對於他的競選有好處,(所以有媒體說他是裝病)。至於他損失的兩星期競選時間會有甚麼樣的後果,就要看以後的發展。

至於參議院進行的大法官任命程序,共和黨宣稱會照常進行,目前有參名共和黨參議員證實染病,參議院領袖麥康奈爾的說法是,聽證可以用視像方式進行,然後期望在本月22日投票,29日就可以認可。這是說,希望到時候那些染病的議員都已經完成隔離。這是樂觀的說法,而且希望在未來不會有更多人染病。

現在大家都認為,白宮及共和黨人紛紛染病,都是在一個星期前川普在白宮舉行的「提名Amy Coney Barrett 集會」中染上的,參加那一次聚會的人中有八人證實染病。那一次聚會被發現,大部分人沒有戴口罩,而且彼此打招呼時都很接近。希望經過這次的教訓,未來不會再有人染病。

 

10/03/2020

白宮圈內人被證實更多人染病,這包括三名共和黨參議員,川普競選經理Bill Stepien,前任顧問Kellyanne Conway,還有三位跑白宮(及川普)新聞的記者,(媒體沒有公開這三位記者的身分。但是知道紐約時報有一個記者染病。)

三位共和黨參議員必須隔離,這對於最新任命的大法官提名程序造成必然的障礙。共和黨原來希望提名人Amy Coney Barrett (ACB) 可以在新總統就職前順利通過提名,現在看來有變數。民主黨已經利用機會要共和黨延遲提名程序。

所以有人叫這次事件是十月驚奇October Surprise,說起影響力,似乎足以構成十月驚奇。

民主黨的拜登則利用機會,說他要提升競選活動,似乎要利用川普無力競選的時機,來一次大反攻。且靜觀他的「提升」是到甚麼程度。

媒體及民主黨保持了表面的禮貌,但是掩飾不住的歡樂。他們請了憲法專家討論,甚麼時候可以動用第憲法25修正案,「在總統無法執行任務時」叫他交出權力。紐約時報更在報導中建議:「如果(川普)真的生病了,他的名字應當從總統候選名單上消除」,這是說,川普應當撤銷競選。那不是讓拜登直接就當選了?

最左傾的MSNBC更第一時間請了眾議院議長佩洛西,問她白宮是否曾經跟她聯絡討論「繼承」的問題。因為佩洛西是繼副總統之後下一位總統繼承人。也就是說,萬一副總統彭斯也染病,佩洛西就是繼承總統職位的人。媒體顯然等不及了。

其他的「反川普」評論(反應)更是讓人瞠目結舌:

左傾女權分子Naomi Klein在推特中說:(川普染病)不是一樁意外,而是犯罪現場。這就像(那些共和黨人)拿槍到街上掃射一樣,造成大批死傷者…

一個民主黨眾議員(還是外交委員會的)在CNN上面說:川普有兩星期不能競選,他就必須仰賴他的surrogates「同夥」幫他忙,他的同夥就是俄羅斯,就是普京,所以說現在俄羅斯是公然在操縱我們的選舉。(他真是聯想力豐富。)

一個評論員見到有國民同情川普了,於是說「他是在假裝染病,以換取國民的同情。」

希拉里的前任發言人Zara Rahim更在推特上說:這不是我的道德常態,但是我希望他死掉。

其實Rahim的話只不過是反影了那些仇視川普者的心態。那些動不動就聚結一百萬人在街上反川普的人,其實不都這樣想嗎?過去四年來他們選票上打不過川普,就全面塑造川普的負面形象,這努力已經在全國造成部分人民深深仇是川普到不可理喻的地步。

至於十月危機,我認為諾貝爾和平獎還是有希望,除非諾貝爾委員會那批人仇視川普的程度到了不共戴天的地步。

 

10/02/2020

川普夫婦終於染上Covid19了,好像沒有太意外,因為他實在是每一分鐘都在人群中,太有機會染病了。現在只希望他能順利隔離,快速再出山。

現在距離大選只有32天,他這一下就失去了12-14天的競選黃金時間。(幸好他的對手拜登也是懶洋洋的,沒有太大動作,否則真是很吃虧。)

白宮幕僚長及發言人今天都出來講話,說川普有輕微徵狀。好的方面,他沒有心臟血管疾病,沒有糖尿病,不好的方面,他已經74歲,加上輕微發胖。不過復原機會還是在九成五以上。過去多名政要染病,都復原了,包括英國首相約翰森,加拿大也有兩名黨魁最近感染,也都復原。只要不進醫院,要用呼吸機的地步,復原機會都很大。

白宮方面已經宣布,川普會放棄未來兩周的公開活動,包括原定今晚在佛羅里達的群眾大會,也只有取消。不過川普會改在網上舉行虛擬大會。但是這一類虛擬形式的所謂「與選民見面」,我們見過拜登辦過幾次,真的很糟糕,毫無效果。

川普的競選最主要的就是靠這一類的群眾大會,他在與群眾見面時最能發揮效果。他因為沒有媒體的幫忙,甚至有媒體每天謾罵造謠,這是他唯一的競選方式。民主黨一直都找藉口要他停止召開群眾大會,現在終於如願以償。

其實川普每天都很小心,所有接近他的人都必須維持一定距離,都必須戴口罩,也都必須是測試呈陰性。但是昨天傳出高級顧問之一Hope Hicks染病之後,他就染病了。現在還有參議員Mike Lee,以及共和黨全國主席Ronna McDaniel也都證實染病。幸好副總統彭斯夫婦,國務卿龐佩奧,司法部長巴爾,財長,女兒女婿等都沒事。(現在參議員都不能生病,因為就要投票認可新的大法官人選。到目前參議院還沒有「遠距離投票的機制」。」

美國媒體掩飾不住的高興,還落井下石說川普輕視新冠肺炎的嚴重性。確實,共和黨人比較不愛戴口罩,民主黨人特別愛戴口罩,(這都和基因、性格有關。)川普嘲笑拜登在距離人群一百英尺的地方還戴一個特大的口罩是事實。拜登身體更差,他是絕對不能染病的。

過去共和黨沒有因為新冠肺炎停止拍門競選,並且號稱自去年年底每星期拍門一百萬戶,民主黨因為肺炎疫情,完全中止拍門競選,最近才知道情況嚴重,說要恢復。見到川普染病,又說要重新考慮。現在的選情是一日數變,沒人知道會有甚麼後果。

 

10/01/2020

美國的政壇真的一片混亂,每天看新聞但都沒有「新聞」,有的只是「打混仗」。後果是好人出不了頭,要不就是好人被打得頭破血流。

罪魁禍首只有一個,就是媒體諸位。

總統候選人辯論之後三天,媒體整天吵嚷的就是:川普沒有公開宣布他反對白人種族主義者。

主持人問這個問題「你願意公開譴責白人種族主義者嗎?」就是莫名其妙。過去川普說過多次他反對白人種族主義及三K黨,他們都應當受到懲處。包括2017年的Charlottesville事件,當時他就說了「(這次示威的)兩邊都有好人,但是像白人至上主義,及三K黨就必須譴責,消除…」但是到現在,民主黨及拜登就只用了他第一句話,大做廣告,每天都罵川普,說他說「白人種族主義者也有好人」,拜登甚至誇張到說:我是因為他(川普)說了這句話,才(氣得)要出來競選總統。

有這樣混淆是非的嗎?

在今天的白宮記者會中,記者一再追問白宮發言人說,為什麼川普連白人至上主義者這名詞都不肯說?為什麼川普不肯與白人種族主義者劃清界線?一次都不譴責他們?

他們是指川普在這次辯論中沒有(再一次)將白人種族主義者提出來講一次。事實是,當天主持人問過他之後,他是這樣說的:「當然我會,但是我要說,左右兩邊都必須這樣做。」川普的腦子是動得太快了,他以為他說了「當然我會」就已經足夠了,因為他要挑戰拜登,要他也譴責Antifa,但是拜登拒絕了。拜登說「Antifa只是一個概念」,拒絕譴責他。但是他就過關了。沒人追問「一個概念」會到處拋擲燃燒彈?會到各大城市打砸搶燒?甚至打死了一名川普的支持者,及將多名警察打傷?

Fox News找出來川普在過去三年多次(至少四五次)在記者會,訪問中,群眾大會,公開指名譴責白人至上主義者,及三K黨的說話,每一次都義正嚴詞,但是記者就捉住他沒在這一次的辯論中再說一次,做了三天的文章,CNN,MSNBC,CNBC等更每天請黑人代表上去痛罵川普,說「又一次證明了他是與白人種族主義者一堆」。

真正的新聞從來都上不了報。那位聯調局FBI像孔雀一樣的前任局長康米James Comey,昨天(星期三)被參議院請去(視像)問話,共和黨是要他解釋,為什麼使用民主黨及希拉里出錢請的英國退休情報員Christopher Steele撰寫的,異想天開的川普黑材料dossier作為證據,申請情報法院批准,竊聽川普的顧問Carter Page,但是大半天的問話,康米都以「不記得」作答。

 

 

 

 

 

 

這批情報人員(包括康米,以及司法部幾位高官)向情報法院FISA一共申請四次竊聽,每次為期三個月,康米在其中三次簽字。參議員問他:這申請書上面寫verified,表示是已經驗證過的,你驗證過嗎?康米居然說他不記得了。

你要竊聽總統身邊的一個人,那表示竊聽總統,你居然不記得是否驗證你們提出的證據?

當參議員再追問他:做為聯調局局長,你沒有責任在送去法院前查證事實嗎?他回答「與驗證那一方面,沒有。…總的來說,局長只在與他有關的權責上才要負責。」這又是律師在說話。你簽字的文件你都不負責了,哪你的權責在哪裡?

現在大家都知道這份黑材料是憑空杜撰的,(是Steele在酒吧中聽人講笑話時說的,包括川普跟兩位俄羅斯妓女,跑到一間酒店的總統套房,在床上小便的故事他們都編造得出來),他們居然用這份資料去申請竊聽總統?

這個康米臉皮也夠厚的,當一位參議員提醒他司法部的總調查Michael Horowitz挑出「通俄調查」犯了17個大錯時,他居然說「我也同意,這讓人難堪」,但是他歸咎於他們(手下)的「馬虎」。哦,你們花了四千多萬,傳了五百多證人調查總統,要將他拉下台,現在只承認是因為手下人做事馬虎sloppy?

康米的有意犯錯還包括,他第一時間將這份dossier向總統候選人川普做簡報,在程序上這份文件就有了「地位」,同時他立即通知「同志」,包括奧巴馬時期的中情局長John Brannon,及國家情報局長Kames Clapper,於是Clapper立即去跟CNN報告,於是就立即成為新聞了。

但是他卻不記得是否曾經驗證這份文件。

康米到參議院作證的新聞,沒有見諸任何一份主流媒體,即使有,也只是埋藏在網頁上。

Click: 7789
About Us | Privacy Policy | Contact Us |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