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生活雜文

北美原住民問題
手機越來越聰明,人越來越笨
好萊塢黑名單事件
死刑與民意
惠妮‧休斯頓之死
兩個截然不同的歌星
對警察好一點,對壞人要同仇敵愾
一件罪案是怎麼發生的
杜魯多的拳賽-政治人物是怎樣產生的
年輕人的Entitlement觀念

加拿大保守黨選出真正藍色的黨魁

2020-08-24 12:27:45

加拿大保守黨選出了新一任黨魁,他是安省選出的國會議員Erin O’Toole奧圖。這次有四個人競選,三個是true blue真正藍色的保守派,一個是red Tory也就是偏左的保守派,他是Peter MacKay麥凱。雖然最初麥凱的聲勢最大,他在前哈珀政府內出任過國防部長,外交部長,但是在哈珀下台之後他脫離政壇,被認為是在保守黨失勢時「拋棄」保守黨,自己顧自己,所以他這次也輸在這裡。

奧圖雖然只在上屆保守黨政府出任過退伍軍人事務部長,人氣不高,但是他的保守派立場讓他得到黨內重量級人物好像亞省省長康尼Jason Kenney的支持。加上另外兩位候選人都是真正保守派立場,所以最後票數都集中到他那裏。

 

 

 

 

 

 

這次讓人意外的是,黑人女律師露易絲Leslyn Lewis 原來只有一次競選經驗,被多數人認為是陪跑的,卻得到非常高的票數,她在很多省的票數是第二高,其中在沙省甚至高居第一位。她在第一次投票中,得到20%的選票,足以抗衡兩位跑頭馬的男士。

這次選舉證明了,保守黨基層還是支持保守主義的為多。原籍牙買加的露易絲的政綱是反對墮胎(支持生命),她也反對限制父母使用扭轉方式,改變子女的性向。雖然她支持一夫一妻(一男一女)的婚姻,但不會去改變目前的(同性婚姻合法)的制度,此外她支持加強對大麻的管制。而且她雖然有一個有關環境學的碩士學位,但是她反對碳稅,認為清潔能源只能做為代替品,不能做為主要來源。她也認為環保很多理論是過份誇大,不切實際。可以說是一個完全具有common sense的政界人士。

這次投票也讓人再一次見證到,加拿大媒體全力在幕後支持麥凱當選,多倫多星報甚至正式endorse麥凱。昨晚見到一些評論員都為他在第一次投票的表現失望,因為他的贏面太少,讓他無法翻身。他只有33.5%的票數,奧圖得到32%,而其他落後的兩位都是保守派,票數勢必會到奧圖那裏去,果然到了第三次投票,奧圖得到57%選票,麥凱只有43%。

主流媒體支持麥凱當然認為他的立場帶點紅色,但是媒體對他的支持不是絕對,只要他贏出後一面對自由黨,媒體就會對他義無反顧地攻擊。這情況就像美國媒體支持共和黨的麥坎John McCain一樣,每次他在黨內競逐,媒體就吹捧他,其實是用他來打擊共和黨的其他候選人。等他出線了就攻擊他,但是他就為了那短暫的光輝,向媒體那邊貼。

所以奧圖將來面對的可以預料到是無情的攻擊,雖然他的立場並非純藍,他過去的投票立場證明他也是「進步派」保守黨,他支持女性選擇墮胎的權力,也說過自己不在意參加同性戀遊行,但是他與麥凱不同的是,他同情,支持那些真正的保守派。這讓他有空間面對左派媒體。此外他曾任空軍軍官12年,退伍後又獲得法律學位,執業律師多年,這都證明他可以是一個左右逢源的領袖,對保守黨是一項資產。

上一次大選,保守黨就輸在媒體對黨魁希爾Andrew Scheer的保守立場無情的攻擊,每一次記者會都質問他十五年前發表的「反同性戀」立場是否改變了。雖然他一再強調,他支持加拿大已經通過的同性婚姻合法的政策,都阻止不了媒體對他的攻擊。盡管當時杜魯道面對更大的,更近期的醜聞,在媒體看來,罪過都不及他十五年前的一句話。所以昨晚他在他的道別演說中,狠批加拿大的媒體,真是大快人心,但我發覺媒體事後沒有再重複他的「要點」。他說的是:「主流媒體和他們左派,慣於向選民大眾承諾酒席,但事實是從小百姓那裏強取麵包。…主流媒體從來沒有如此清晰表明他們的偏袒。…用腦子,挑戰主流媒體,不要將他們的左傾言論narratives當作是事實。」現在事實就是這樣,左派媒體每一天在電視及報紙上絮絮不停說的narratives全部是不實的謊言。

昨晚的投票進一步證實了,郵寄投票到目前距離完善還有很長一段距離。昨晚的第一次投票延遲了六個多小時才有結果,原因是自動開票機在拆信的時候,將裡面的選票也扯壞了,十七萬五千張選票中,四千多張票破損,要用人手去拆信,之後將破損的票都重新貼合。這還是一個政黨黨內由黨員選舉黨魁,如果是全國大選,兩黨競爭,這爭論還會小嗎?到時候不僅有多達數以千萬計的選票,而且每一張破損的選票都要經過兩黨代表,法律界人士當面認證。那就不只是延遲幾個小時那樣簡單了。

Click: 426
About Us | Privacy Policy | Contact Us |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