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看板

時事看板一
時事看板二
時事看板 三
時事看板四
時事看板五
時事看板六
時事看板七
時事看板八
時事看板九
時事看板十

時事看板36

2020-05-01 11:15:47

05/31/2020

繼天災新冠肺炎之後,美國又有幾十個城市的暴亂的人禍。天災或許無法阻擋,但是人禍就純粹是人為災難。

這一次明尼蘇達一名警察對一名黑人採取不僅是不必要的,甚至是謀殺式的暴力,全美國沒有一個政客是不嚴厲譴責的,當地政府遲了三天才對這名警察提出起訴,引起地區性的抗議,甚至公然搶掠,破壞,但是要知道,當地州政府及市政府都是民主黨執政,他們有甚麼理由延遲三天後才起訴?即使是要抗議,也要針對應該負責的對象,而不是針對無辜的小生意商家,無辜的民眾。即使你們燒警車,這些也是納稅人的公物,到時候還是納稅人要負擔。任何人都可以看出來,這些暴動民眾已經不是在抗議,他們是在破壞。

昨晚在紐約,就有47輛警車被燒了,33名警員受傷。前天,見到新聞一間華人經營的餐館被炸彈炸毀了。昨天更有整條街的商店被焚燒。

司法部長巴爾William Barr星期六說得很明白,這些示威者中很多是有組織的抗議者,他們來自其他州分,引導及領導破壞行動,讓破壞程度加大,讓暴動範圍擴大。這些都是聯邦調查局調查範圍,最高刑期五年的嚴重罪刑。

留心時事的人都應當一眼看出,發生在美國十多個大城市的暴動都很眼熟。每一次有G7,G8,G20會議舉行,不論是世界任何地方,他們的破壞行動都一樣,打、砸、搶,能做到多大破壞就做多大破壞。這幾天見到的燃燒彈,集體列隊與警隊抗衡,都不是正常的黑人社區的民權抗議行動。巴爾明指這些就是左派團體AntiFa的標準動作。他一點都沒錯。這類組織可以坐飛機到任何一個地方集體破壞。

而且這一類破壞行動都得到西方媒體的包庇,甚至鼓吹。記得2010年多倫多G20峰會舉行時,就出現類似的大規模破壞,但是媒體全部站在示威者,破壞者的一方,譴責警方逮部人犯的程序不合法,說被捕者都沒有經過due process,甚至囚禁的環境都不理想。最初九成人反對這些破壞行動的,到最後被媒體洗腦下,多數民眾變成反對警察的作為。

這一次也一樣,今天美國媒體繼續釋放假新聞,說巴爾及川普指責「左派團體滲透」的說法毫無證據,反而說有「極右白人至上組織」參與這些示威破壞行為,事實是他們才毫無證據。完完全全的假新聞。就是因為這樣不將責任劃分清楚,才會讓歹徒越發明目張膽。

一些仇視美國的國家利用這機會攻擊美國,說美國存在種族歧視,事實是,這些指責美國的國家存在更嚴重的種族歧視。美國的黑白問題所以存在,一方面是歷史因素,五百年前運到美國的非洲奴隸經過四百多年的文化融合,雙方仍然有相當差距。一方面是允許這磨擦公然亮相。中國人應當有同樣體會,中國近年來由非洲引進大批移民,已經在某些地區出現種族摩擦。而中國引進的非洲移民,都是知識程度較高的,不像四百多年前的非洲黑奴,那些是全然未開化的「野蠻人」,他們被迫在美國境內「開化」,摩擦難免,這也是為什麼每一次有黑人抗議行動,都會發生大規模搶掠的現象。這一點不要說其他國家不了解,連大多數美國人都已經忘記(事實是,有計畫地讓人們忘記),所以把所有不平等都算在美國政府的帳上。

 

05/29/2020

川普的一枝筆,一張嘴又為他帶來麻煩。

明尼蘇達州一名警察無禮對待一名黑人George Floyd,甚至懷疑使用私刑讓那名黑人男子死亡。造成全美各地城市爆發黑人動亂。一開始,川普對事件的反應毫無可議之處,他指責那名警員的行動明顯違反任何警隊的指引,並飾令聯邦調查局派員調查,及派國民衛隊維持治安。但是昨晚,有見各地黑人搶掠商店,焚燒汽車,他又發了一條推文,結果引來所有媒體的攻擊,於是一件與他無關的事件,又變成只有他一個人做錯了。

他在推文中寫:「這些流氓破壞了George Floyd的可貴形象,我不會讓那發生。剛剛跟(明尼蘇達) 州長Tim Walz談過,軍隊跟他站在一起,有任何(秩序上的)困難,我們都會干預。一旦搶掠開始,就是射擊的開始。」這最後一句話似乎是指示軍隊:有人搶掠,格殺勿論。

這句話的後果可以想見。過去三天媒體已經在等待將這事情跟他牽上關係,他這是自己送上。推特已經立即在他的推文加上遮擋圖案,說這推文內容與該公司立場相違,要看的人必須多按一個鍵才能打開。這又升高了川普跟推特的口水戰。他在新的推特中說:以前這樣多人在推特造謠,通俄的謠言,中國的宣傳,WHO的錯誤都沒有被加「警告旗幟」,只有24/7對付我一個。

其實當地的州政府,及市政府都是民主黨,媒體一直沒有提出指責,只是一直在等川普上圈套。

事實是這兩天,媒體很少播放這些暴民搶掠的鏡頭,許多商店被洗劫一空,街上汽車被放火。今天在白宮的記者會,一名記者居然問川普:你認為那些示威者中有好人嗎?又是一個陷阱式的問題。這記者明顯是希望川普痛罵示威者,幸好他沒有掉入陷阱。

其實今日也是川普宣布重大政策的日子,他剛剛宣布了對WHO跟香港問題的重要決策,但對美國的媒體這都不重要,最重要他們又有新的理由可以罵他很多天。但是對於亞洲人而言這又是大新聞。川普似乎要跟香港人站在一起。其實他今天的宣布內容幾乎全在預料之中。自從一個多星期前川普在記者會中說,他跟習近平已經停止對話開始,這個發展就已經是必然。

一個跡象是,白宮有官員表示,北京政府不會購買原先答應的兩千五百億元產品,相信這是讓川普改變態度的最主要原因。如果北京連這筆錢都不肯付,他何必繼續幫他們圓謊?

加上一個多月來,國防部及國務院多次提出警告,中國的留學生及科技人員持續地由美國偷取科技知識,網絡技術,如果不趁此時於以切斷,以後就更難有機會。目前美國還有五個多月就要大選,萬一選出民主黨政府,屆時北京政府就可以明目張膽地對美國予取予求。

今天宣布的項目之一,就是阻止中國上市公司取得特別優惠,這樣說,前副總統拜登的兒子齁特,他從北京那裏取得的15億元生意項目就會受阻。

中美由最初的貿易戰升格到目前的外交戰,兩國都會受傷,但美國受的傷肯定比較小。經過過去三年,中國經濟遭受巨大重創,不少大小企業離開中國,國內政治也不穩。北京企圖用香港問題團結國人,讓習近平度過難關。美國方面這一步棋是考慮到各方面的後果走出的。

現在民主黨及媒體更有藉口大力推動市民暴動,因為出了事他們更可以將帳都算到川普頭上。

 

05/28/2020

川普總統說他要在今天宣布行政命令,限制社交網絡的法律保障,目的是阻止目前社交媒體對於保守派聲音的壓制。

我不知道一個總統對於這方面有多少權力,事後會有多大的反彈。但是如果不做,社交媒體對於輿論的影響已經到了無限量的地步。

這話我已經說了無數次,今天你打開電腦的首頁,跳出來的全部是一面倒的言論:反川普的,支持民主黨的,支持自由派理論的。在美國,這些首先跳入眼簾的,全部是來自CNN,華盛頓郵報,你約時報,其次是Bloomberg,NBC,CB,ABC等的標題。這還不算,你去Google搜索任何政論題目,首先跳出來的幾十頁都是指責川普的,即使你搜索的欄目是對他有利的,(例如有關FBI的濫權,有關FISA法院的濫用,郵寄選票容易導致作弊等等),首先跳出來的一定是:川普說他被冤枉之事是沒有證據的;川普錯誤的指責FBI,川普指責郵寄選票的理據是錯誤的…但是他們自己卻將錯誤的假新聞,一而再再而三地散布。

這些情況是怎麼造成的?那些社交媒體要雇用多少審查員才能做到這樣的一面倒?作為美國的保守派他們要到哪裡去尋找代表自己的聲音?那些不會用大腦自己思想的廣大群眾到最後是不是全部被這排山倒海的洗腦式言論給遷著鼻子走?

導致這一次川普採取行動是他最經常使用的推特,在他的一段有關郵寄選票容易被用來作弊的推特之後,居然被推特加了一段fact checking文字,這裡必須「審查郵寄選票」的警告字樣。就是提醒大家,川普的這一段話正確性有問題。

其實推特是在各方壓力之下這樣做。因為每一天那些自己有立場的媒體都壓迫推特,要他們中止川普的推特帳號。(因為他們都知道,川普的推特影響力很大。)所以推特用這方式,對抗那些壓力。

我也知道要管制這些本身就已經有強烈立場的社交媒體非常困難,但是甚麼事都不做,也不是辦法。

(後補:結果雷聲大雨點小,川普宣布的只是修改刑事法中的一段,今後網路媒體的言論自由不是絕對的。例如兒童色情,過分暴力等將不被豁免。這是好事,沒人會反對,較早時連民主黨的,前任副總統拜登都表示支持。過去24小時盛傳,川普會限制網路媒體的言論自由,明顯又是假新聞。這他根本做不到,也沒有權力做。)

 

05/27/2020

最近對我們同胞很失望。中國搞到全世界每一個國家死幾萬人,西方發達國家全部都封城兩個月,經濟損失幾十年都補不回來,但是我聽到好多人罵美國。網路上見到好多中國人說:美國活該,自己死人最多還反過來指責中國。川普自己不把國家治理好,搞到這麼多人死,要怪該怪他自己……

我聽到龐陪奧說得很對,北京政府現在因為內憂外患,所以搞民族主義。他們成功了。

香港問題也一樣,自己國家一出了問題,就罵外國。香港人知道自己力量有限,希望外國干預,並多次高舉美國旗,英國旗,這是很讓北京難堪的事。事實是,英國美國那裡想管,對他們有甚麼好處。但是站在基督徒的立場,他們不能坐視不理。政治上也做不到。

難道川普願意管嗎?他正在與中國談貿易協議,任何旁生枝節對這談判都不利。但是如果他不管,肯定要被批評。就像疫苗,他指責中國,就被民主黨及媒體罵是:推卸責任。但即使是這樣,民主黨到今天還在罵他:他在二月份還說中國做得好,可見他開頭時確實包庇中國。

其實川普一開始(還不知道病毒怎麼來的時候),他的確一句話都沒說過。他是在中國說病毒來自美國國防部之後,他才開始反擊。我在這裡都有紀錄。而且每一次都是在記者問話之後,他才回答說:如果病毒確實來自研究室,而且中國故意隱瞞,這就是重大事件,必須對付。每個人都說川普說話不經大腦,但是就病毒事件上,他每一次說話都十分謹慎。即使最初當各方指責病毒是中國實驗室製造的,他都只說一句話:「中國剛剛同意買了我們兩千五百億元的商品,其中五百億是農產品」,之後就不說了。這很明顯的表示,他只要中國賠錢,其他他無所謂。

但是之後記者每一天都問他的反應,他都說那一兩句,但是每一次都被媒體當作大新聞,結果就是一個又一個的大標題:川普指責中國製造病毒;川普說有意隱瞞就是罪過;川普說中國必須得到懲罰;…其實這些話都是被記者逼出來的,其實這些話其實都四平八穩,有錯嗎?。

現在香港問題也一樣,記者每天都問他會「如何反應」,他能說:這是中國內政,我不會干預嗎?

至於中國同胞,不管過去對於這個北京政府的看法如何,一到這些問題上就被灰塵蒙了眼,好像非得支持自己的國家不可。是是非非不再重要。那病毒到底怎麼來的?政府有沒有隱瞞?最初為什麼欺騙世人不會人傳人?為什麼禁止國內旅行,但是任國人飛到全世界其他國家?義大利的第一宗病患怎麼來的?美國第一宗病患怎麼來的,與中國有沒有關係?

其實川普說過很多次:中國也許最初自己都不知道,是無意的隱瞞。他其實一直在包容。如果中國願意坦白,西方國家各自都有國內問題,都會包容的。但是到目前不僅繼續隱瞞,甚至鼓動國民仇外,還進一步利用香港問題,發動國內的民族意識,要用來解決香港問題。

現在香港問題逼到西方國家必須反應了,北京政府就開始製造謠言說「西方國家都在干預中國內政」,更把台灣牽扯出來。其實台灣跟香港,都不是英美等國關切的問題,他們真正關切的是自身的利益。只要北京不是做得太過火,像天安門事件一樣,西方國家是寧願睜隻眼閉隻眼,假裝看不見的。

 

05/26/2020

川普不戴口罩,繼續被媒體攻擊。他們說每一個人都戴口罩,只有他不戴,現在見到周末這麼多美國人都以他為榜樣,幾十萬人到公共場所,都不戴口罩。所以如果有第二波病毒疫潮,肯定又是川普的過失。

昨天是美國國殤日,川普參加了在阿靈頓國家公墓的儀式。他和副總統夫婦都沒有戴口罩。此外我見到所有穿制服的士兵都沒有戴口罩,但是沒穿制服的官員及職員都戴了。我覺得這是很好的安排。但是媒體今天就挑川普出來說話。好多電視台還專門做了新聞來罵他。

現在戴不戴口罩,成為政治問題。那個代表民主黨競選總統的前副總統拜登,就特別做了個樣子。他也出來向為國捐軀者致敬。他和太太兩人都帶了墨鏡,又帶了黑口罩,那模樣像是夜間出沒的動物。如果川普是那個樣子,肯定會被他們嘲笑幾個月。

 

 

 

 

 

 

事實是,一國元首應當有這個尊嚴無須戴口罩。但是CNN好幾個主持輪流罵他。他們說,他自己不戴口罩,但是要身邊所有人都戴上口罩。這是極端自私,那個Anderson Cooper說這話時咬牙切齒。

 

05/26/2020

川普這個受了委屈一定要還擊的脾氣,又給他帶來麻煩。

MSNBC的早上節目主持喬:史加保羅Joe Scarborough,每天早上和他的太太罵足川普三個鐘頭,現在更說美國因為病毒死的十萬人都是川普害死的,他是殺人兇手。川普在周末就發推特,說這個喬也不是好人,他當年做眾議員時,他的辦公室的一個28歲女實習生Lori Klausutis意外死了,他自己在訪問中說是他害死的,為什麼不調查?

結果這兩天每一個媒體都在罵他,說他毫無證據的製造陰謀論。那一對史加保羅夫婦更一副受害人的模樣,大吐苦水博人同情。那個死者的丈夫也出面罵川普,並推動推特取消川普的帳號。

但是為什麼沒人提那段錄影呢?那段錄影誰都可以拿到的。如果是川普說那段話還得了嗎?

當時在佛羅里達做眾議員的史加保羅在2003年應一個電台節目訪問,那個節目主持Don Imus這樣說:不要怕幽默be funny,因為你很幽默。我問你怎麼當選的,你說你跟那個實習生發生性關係,之後必須把她殺了。那樣說就很危險。史加保羅回答:的確exacly,那是該做的。然後兩人一起大笑。

當然這只是玩笑話,不能作為證據。川普說他只想指出這個「笑話」。而且每一次川普說一句比這更輕的話,(就像這一個推特),就會被罵得體無完膚。但是說上面那句話的史加保羅,卻可以沒事一樣的每天毫無證據的,毫無理由的痛罵川普。

 

05/23/2020

過去幾天寫了很多有關奧巴馬政府及其餘臣,作了很多不合法的事,而且證據斑斑點點,但是美國媒體就像那三隻猴子:看不見,聽不見,也不說。昨天白宮的記者會,記者的問題又是圍繞著川普對抗疫病的不力,白宮發言人Kayleigh McEnany提早結束記者會,但臨走發了一連串問題:為什麼奧巴馬2017年一月五日在白宮召開情報巨頭會議,之後有三十多位情報有關官員要求解封國家安全局長Michael Flynn的電話內容?審問Flynn的302記錄到哪裡去了?為什麼這麼多情報機構頭子用假情報申請竊聽川普的移交小組?她問了一連串問題後,問在座記者,你們哪一位對這些問題有興趣?結果沒有一個人舉手。她說:一個都沒有?明天開始長周末三日,你們好好去找答案。

沒有用的,這些問題到現在都不見諸於美國新聞內,美國老百姓除了看Fox News,仍然都是被蒙在鼓裡。

昨天美國三大新聞網ABC,NBC,CBS同樣都集中於:川普不戴口罩,罵他以身做壞榜樣,甚至到密西根州都不戴口罩,那個民主黨的州檢察官還威脅要逮捕他。他是一國總統難道都不可以網開一面,一定要他戴口罩你們才開心。現在雙方是在鬥法,媒體一定要看他戴口罩,好像才顯示他低頭了,向新冠肺炎低頭。這個新冠肺炎明顯已經是美國自由派最親密的盟友。

這不是我的編造,華盛頓郵報在五月一日有一篇報導「揭露」,民主黨已經就2020大選組織了war room,他們的主題就是將新冠肺炎做為對抗,打擊川普及共和黨的武器。他們要集中用這個議題攻擊川普,使用的方式將好像對抗伊斯蘭國ISIS一樣,絕不手軟。華盛頓郵報對此完全沒有批判語氣,所以我將「揭露」這個字眼加了框框。

這幾天,我只要見到民主黨人出現在電視銀幕上,他們就像背書一樣的,一句句非常暢順的指責川普:他從一開始就說這個疫病是假新聞,是hoax;如果他不是一開始就慢動作,美國可以少死幾萬人;川普每一件事都跟醫學專家唱反調;他遏止科學家發聲,把不聽話的開除……

美國民主黨各地的政治組織Super Pac 目前發動旗下組織在所有搖擺州大做廣告,就這些主題在社交網絡上發動「假新聞式」的攻擊,這些如雨後春筍般冒出的組織,有新有舊:American Bridge,Pacronym,Protect Our Care,Sixteen Thirty Fund…他們的「廣告」已經像新聞一樣出現在所有的社交網頁上,而且推特、facebook,google,yahoo等都對它們包庇,完全不予審核。

除了製造有關新冠肺炎的假新聞,還順便扭轉有關Michael Flynn事件的所有事實,說川普利用司法部,作政治大報復,要改寫歷史,迫害異己。

我最近看了1953年的電影Julius Caesar 凱撒大帝,是莎士比亞的劇本,原來莎士比亞在四百多年前就已經看出,老百姓很容易被台上的人幾句話就擺布了。這現象可能自從有人類就已經存在。而今天美國的媒體就擔任這擺佈民眾的角色。

 

05/22/2020

民主黨利用這一次的新冠肺炎,大力推動在十一月的選舉以郵寄選票讓選民在家投票。

這話聽起來很可取。讓國民安全的在家進行公民義務,不用到投票所去暴露在群眾之間。但是川普總統這幾天大力反對,他說郵寄選票存在漏洞,很容易被用來作弊。但是民主黨以及全部的主流媒體都以「他沒有證據」一句話就駁回去了。

媒體的新聞說:即使有人利用來作弊,也是鳳毛麟角,不足掛齒。

事實是過去幾年來,因為郵寄選票的作弊,已經影響了(改變了)無數選區的選舉結果。你只要聽說過Ballot harvesting,你就知道是怎麼一回事。

正常的郵寄選票投票,是每一個選民接到政府寄來的選票之後,填寫再寄回去,就完成投票程序。但是現代居民因為遷居,死亡,等等因素,以每兩年選舉一次計算,每一個選區這樣的變動影響到大約十分之一的選民,而這情況在大都市更嚴重一倍以上。一些寄出的選票屬於「不在住所」inactive voters比例平均都在一成。(內華達州一項調查顯示,拉斯維加斯所在的Clark County,當地居民統計是220萬人,除去未成年者及無資格投票者,合法選民不到150萬人,但是這些inactive voters居然達到20萬。)

過去這些選票都是報廢的,而且只有接到選票者的親屬可以依法處理。但是今天在美國,有27個州(加上華盛頓特區)允許Ballot harvesting,就是讓第三者,任何一個人,收集這些選票拿到投票所代為投票。這個第三者甚至可以是政黨選運工作者。

這個弊病最為人引用的事例是,加州橘郡Orange County一直都是共和黨的一個基地,但在2016年州長Jerry Brown修改了Ballot harvesting法例(允許政黨幹部收集選票)後的2018年選舉,該區幾乎所有眾議院議席都到了民主黨的手裡。都因為事後點算的25萬郵寄選票的影響。據當地報紙San Francisco Chronicle 報導,那些郵寄選票被人以一百張,兩百張一捆的方式交進去。

當時共和黨的眾議院議長Paul Ryan說,投票第二日共和黨(在全國)只是減少了26 席,仍然是眾議院多數,但是三個星期之後,點算郵寄選票之後,共和黨失去幾乎所有加州的議席。加州53席之中,共和黨最終只得到七席,最後才導致共和黨以全國36席的差距落敗,失去眾議院的多數。(其他各州類似情況也不少。)

目前的情況是,這些政黨的operatives (工作人員),他們不必提供任何證據,也無須當事人的簽名,證明他們得到授權,就可以交回選票。任何一個有公平意識的人都可以看出來,這存在多少弊病。

這樣的作弊情況不只存在於聯邦選舉,地方選舉一樣倉狂。市長,市議員,州議員都存在無數的指控,但是最終都因為是民主黨得勝,所以不了了之。

上面提過的內華達州做過案例調查,一些選民投訴,他們住的公寓大廈選舉前經常可以見到幾十張這一類報廢的選票,都是已經搬走的,或是去世的選民。一個選民說,他很容易就可以投票20次。

民主黨因為幾十年來都有黨工在做「勸導選民投票」的積極工作,(奧巴馬總統的第一份工作就是做這個,在黑人社區鼓動,勸導投票),所以他們承續這個方向,非常容易,相對的,共和黨在這方面幾乎毫無作為,(因為黑人社區都被民主黨包辦了),沒有這個工作基礎。而且共和黨多年來倡導嚴格管制投票,要求投票時出示身分證photo-ID,完全沒有想到要做反方向的工作。但是過去幾十年來,photo-ID的建議整天都被主流傳媒及民主黨攻擊,說是要壓制黑人及新移民投票,是種族歧視,一直都推動不起來。

現在民主黨趁新冠肺炎,更是大力鼓吹全國性的全面郵寄選票,也就是讓ballot harvesting更普遍,事實是,美國現有法律已經允許65歲以上人士郵寄投票,(新冠肺炎的高危族群),根本無需新的更寬鬆的法律。

但是每一次川普反對郵寄投票,媒體的報導就是:他毫無證據的反對郵寄投票的作弊行為……

其實郵寄投票弊病多不勝舉,但是你見不到任何一個主流媒體告訴你。即使搜尋都很難找到,這就證明了主流媒體,包括像google一樣的網頁,如何控制,壟斷今天的新聞。

 

05/19/2020

今天在美國華盛頓,作為一個共和黨人,一個有良心的共和黨人實在不容易。

過去三年多,美國媒體跟民主黨,平均每個星期製造一個假的「冒煙的槍」,每一次都大作文章:報紙頭條,電視上直著喉嚨喊。事後證實都是假新聞,都是有意的抹黑,(我不是信口開河,我在時事看板全部都有記載)。三年下來,沒有一個冒煙的槍是真的線索。現在,突然間冒出十多個冒煙的槍,而且上面都有指紋,但是他們全部漠視,掩蓋,甚至倒過來解說。

過去我對「事實的真相」還很有信心,相信每一根線索都可以抽絲剝繭,追根究底。但是現在發現你有再多的證據,都未必會得到真相。

這十幾根冒煙的槍,我在過去幾天重複講過多次,每一個事例都足以讓好幾個人被起訴。但是到現在共和黨一點辦法都沒有。第一,眾議院操縱在民主黨手上,他們一個都不願意傳訊。第二:華盛頓的deep state現象存在於所有既得勢力身上,那個聯調局局長,川普任命的Christopher Wray完全不合作,他仍然在包庇自己的人,包括所有康米時代的遺臣。第三,這個deep state存在於大部分的聯邦體制,司法體制中,那個Michael Flynn (弗林)案件的法官,居然對抗司法部的決定,拒絕撤銷案件(你聽過檢控官撤銷案件後,法官要繼續調查下去的嗎?)第四,司法部對FBI濫權的調查,面對的阻力來自於四方八面,每調閱一份文件都是經年累月,民主黨就是要拖,等十一月的大選,他們只要贏得白宮或是參議院其中之一,就可以改寫歷史,再度將指控者當作罪犯。

就像FBI那個調查員之一Bill Priestap,是他在紙條上寫的:「我們是要(弗林)說謊,還是說實話,以便讓他被開除或是被起訴?」到現在,沒有一個人跟他談過話,因為眾議院司法委員會不肯傳訊他,共和黨多名議員直接向聯調局申請,FBI也不批准。那一次重要的會議應當有紀錄,但是FBI到如今不肯交出。還有對弗林問話的302紀錄,也不知下落。(記得過去一年多,眾議院的司法及情報委員會,傳訊了多少假新聞的證人嗎?只要是能說出對川普不利的話,都會被叫去作證。)

那個弗林案的法官蘇利文Emmet Sullivan,他因為有媒體做後盾,所以做出史無前例的事,在檢控官(司法部)撤銷案件之後,繼續審訊。他本人是極端反川普分子,(他在弗林案進行中,在法庭毫無證據的指責弗林是外國特務,認為他應當被控叛國罪名,甚至說:我掩飾不住我對你的厭惡。)現在他拒絕接受司法部的決定,居然任命另一位退休法官John Gleeson重新聽取「雙方意見」,延續這個案子。任何人都知道,法官只能解釋法律,但是蘇利文現在是在重新起訴一件案件,這在任何一個國家都是史無前例。而這位Gleeson法官不僅是民主黨極端自由派,在整個弗林案進行期間,他多次批評川普政府及弗林個人。他能聽取雙方意見嗎?

蘇利文敢這樣做,只因為他知道紐約時報,華盛頓郵報,CNN,NBC等都在為他撐腰。而司法部長巴爾William Barr到現在不敢有反應,也因為知道這些媒體毒瘤都在監視他。

民主黨的眾議院知道現在所有證據都對他們不利,已經決定關閉眾議院到九月21日。這表示別期望他們參與任何調查,(除了有關新冠肺炎之外)。參議院司法委員會(共和黨)就決定傳召奧巴馬時期的一些情報機構頭子:FBI的康米,CIA的John Brennan,國家情報局的James Clapper,國家安全顧問Susan Rice,駐聯合國大使Samantha Power等,這要等到六月,但是民主黨(Chuck Schumer)已經大聲叫嚷「共和黨要改寫2016年俄羅斯干預大選的事實」。他們可以繼續散布謊言,但是不准共和黨調查。

這些奧巴馬政府的餘臣過去三年來每天在新聞中散布連他們都知道不是事實的謊言(川普是俄羅斯的特務),即使這不是罪刑,但是將所有錯誤情報一次又一次洩露給媒體就是可以判處十年刑期的罪刑。這些都比水門案事件要嚴重幾十倍。

最後,上面這些人(及更多)都在2017年共和黨控制眾議院時,在情報委員會中作證,說他們毫無證據證明川普通俄,但是一轉身就到電視上宣稱有鐵證如山,川普團隊通俄,甚至說他是俄羅斯特務。(因為在國會不能說謊,但是在電視上隨便說話是無罪的。)這些聽證紀錄最近才在共和黨壓力下被公開,但是大家有沒有想到,過去兩年多,這些共和黨議員都知道這些人作證時說的話,為什麼沒有一個人洩露?沒有一個共和黨議員到電視上說:「他們都在國會中說沒有證據,現在公開說謊。」因為當國會文件未被公開,不可以外洩。共和黨人就有這麼守法。但是你去查查看,過去三年多,民主黨將多少國會的聽證紀錄外洩?其中有多少是洩露給媒體做成大新聞?其中更有多少是假的內容被洩露的?兩相比較用天淵之別都太輕描淡寫了。現在你知道誰是君子,誰是無賴了吧。

你說這場仗怎麼打?

 

05/18/2020

川普上周才宣布,美國啟動快速發展新冠肺炎的疫苗行動Warp Speed,今天就有一間美國公司宣布,初步測試成功新的疫苗,如果繼續測試都成功,明年一月一日就可以上市。這和川普說的:年底前生產疫苗的說法相去不遠。

不過川普就是會製造新聞,在今天的記者會中他就出奇不意的透露,他自己已經服用治療瘧疾的藥hydroxychloroquine超過一個星期(十天),他說是在白宮醫生的建議下使用。過去他因為提倡這個藥,被媒體攻擊得很厲害。不過他今天說,白宮接到無數的醫生的信件,宣稱這個藥對Covid 19的病人有效果,無數的醫生也在開這個藥給病人,使到這藥的銷量及使用量每個月都達到幾千萬。這都是事實。但是今天立即有醫生在電視上宣稱:完全沒有證據證明這個藥對Covid 19有效,又說這個藥有危險,有副作用,會引發心臟病的可能,甚至致命。

事實是,這個藥面市將近60年,真的有致命副作用,早就已經發生,但是到目前都沒發生過。這些醫生為什麼要這樣騙人呢?

川普七十多歲了,如果這個藥有危險,他的醫生會建議他用嗎?我不相信他是以身試法,他是真正相信這個藥有預防作用,即使沒有也無害,(就像阿斯匹靈一樣),所以才這樣做。

另一個為此生氣的是眾議院議長佩洛西,他說:「川普是高危族,不僅年紀大而且超肥obese,他不應當這樣拿自己開玩笑。」如果川普說一個民主黨人超肥(癡肥),你說他不會吃不了兜著走嗎?但是民主黨可以說的話,共和黨不能說。

紐約州長康莫處裡護老院的政策受到不少人批評,這次紐約州死於新冠肺炎的有兩萬多人,其中超過五千人是護老院住客,據稱他當時的政策是讓已經患了新冠肺炎的住客回到護老院,造成一連串的感染,連工作人員都染病死亡。結果康莫昨天在自我辯護時居然說:「人都會死,特別是年紀大的,有慢性病的,不管你怎麼做,沒人可以阻止。我們不能讓keep每個人都活著。」

雖然他說的沒有錯,但是想想看,如果這句話是川普說的,會有甚麼樣的騷動?

 

05/17/2020

美國民主黨(及他們的媒體盟友)決心將這次的新冠病毒作為本次大選的重要議題,唯一議題。

奧巴馬前總統也開腔了,他說這次的疫病,證明美國是沒有一個有能力的領袖,造成嚴重死亡數字,他的話被大大的轉載,也轉移了他在FBI濫權之事上的注意力。

美國媒體目前有九成五以上的時間是有關新冠病毒的新聞,每一條新聞都是:不可以太早開放正常商業行為;川普的言論跟醫生專業背道而馳,他要為更多人死負責;在沒有治療藥物及疫苗之前不可以解封;川普說要在年底之前生產出疫苗是過分樂觀(甚至異想天開);

過去媒體說:我們必須flatten the curve才能提解封的事,現在他們說要等「治療藥物及疫苗」。難怪川普團隊說,媒體及民主黨是要一直封城到大選之後。一來他們是要讓經濟(及失業率)繼續惡化下去,讓川普不能用經濟作為他的政綱。其次,他們要阻止川普在大選前,有機會舉行他的「萬人群眾大會」為自己造勢,因為民主黨都承認,這是川普最有力的選舉武器。他們要讓川普「折翼」。最後,只要這疫病成為新聞話題,FBI及奧巴馬政府濫權的新聞就可以被掩埋。

事實是,任何一個總統做到像川普一樣,都會受到稱讚而非指責,我們都聽見加州,紐約州,新澤西州,科羅拉多州的所有民主黨州長,對於川普政府處理Covid 19的做法讚不絕口,說他們對於任何要求都是盡快做到,甚至還有得多。無論是提供醫院病床,PPE,呼吸儀器等。目前美國的生產的呼吸機超過一萬部,並已經提供給三十多個國家的醫院使用。換了任何一個總統做到這樣,都應當是當選連任的保證,但是媒體仍然是每天批鬥。

(科羅拉多的民主黨州長Jared Polis甚至說,該州衛生部相信,病毒死者被誇大,一些死於其他疾病的病人,因為也有病毒就被當作是病毒死者。事實是這一類指控也被許多醫生提出及證實。)

媒體及民主黨只有一個目的,就是將川普拉下台,一血他們在2016年的失敗及預測的錯誤。

在他們的鼓動下,美國多數民主黨執政的州份繼續封城,仍然禁止像理髮院,餐館的開放。很多市民抗議為什麼只有像Walmart,Home Depot,Costco 之類超大型公司可以開放,卻不允許街角的雜貨店,小五金鋪開放?這是扼殺美國的中產階級。其實每一個州目前都有大規模示威,更有二十多個州政府因此遭到法律訴訟。上周威斯康辛州的最發法院裁決該州封城禁令無效.反對封城的平民勢力風起雲湧,但是新聞中都將他們當作是川普的擁護者,完全的鄙視。

就像民主黨在眾議院星期五通過了一項為數三萬億元的(第四波)病毒解救方案,這方案沒有經過眾議院任何一個委員會討論,所以是民主黨單方面的議案,共和黨說是民主黨的wishing list,他們的競選大綱。裡面的花錢方式異想天開,最為共和黨批評的是,連非法移民都可以得到每人每月1,200元的支票(每戶最高六千元),只要他們繳過稅。這等於是聯邦首次承認非法移民的合法地位。議案爭對大麻企業給於慷慨的援助,讓他們可以接受各種正常服務,包括銀行服務,(議案中提及大麻cannabis這個字68次之多,多過小企業的字眼。)議案中最大一筆就是為數接近一萬億元給各州及地方政府,說是讓他們阻止各行各業裁員,事實是為一些欠債累累的民主黨州政府解困之用。議案中特別提到教師及消防員,其實教師是在這次疫病中受損最少的,他們難得長時間放假,而且工作也有保障,不會因此失去工作機會,但是佩洛西多次揚言要保障教師職位,無非是要爭取龐大的教師工會的支持。

此外這份1,800頁的議案中還列名要給於環保企業數千億元支援,給予人道項目的文化數千萬元補助,提供250億元做郵寄選舉的準備工作,250億元挽救美國郵政局,一千億元給高等教育(大學),此外還有改革監獄制度(減少犯人),擴充奧巴馬醫療改革項目等等…這些項目幾乎全部是民主黨的選票基地,多數與這次疫情無關。共和黨指責民主黨是利用疫情發動自己的競選宣傳。事實是,民主黨單方面提出這議案很清楚知道共和黨控制的參議院不會通過,但他們可以用以爭取選民,到時候說「共和黨黑心,不願意提供援助給你們。」

 

05/17/2020

美國媒體一方面迴避有關Michael Flynn弗林的司法壓迫問題,平均用了不到百分之五的時間報導,即使報導,都是他們的反擊理論,而不是實際內容。今天CNN的大標題是:「川普重施故技,攻擊他的前任奧巴馬。(Cornered by Coronavirus, Trump returns to a familiar tactic: attack Obama)」這就是他們的報導角度。

我注意到,他們從來不提奧巴馬在2017年一月五號在白宮召開的情報高層會議;他們從來不提副司法部長Sally Yates在國會作證時說的,奧巴馬跟聯調局長康米在會中提到用Logan Act (對付弗林),以及會議後留下康米跟他繼續密商;不提當天奧巴馬的幕僚長就提出要得到有關弗林的情報解密內容;不提康米第二天就到白宮去對川普做簡報,內容是那一份他們都知道是杜撰的川普黑材料,以便將這份黑材料外洩;他們不提弗林情報一解密,就被洩露給華盛頓郵報刊登(這是可以被處十年監禁的刑事罪);他們都不提FBI官員會議後手寫紀錄要弗林在問話中撒謊以便除掉他;他們不提康米在電視中誇口,利用川普剛剛上台(第四天)到白宮審問弗林,讓他們措手不及;他們不提為什麼到現在,審問弗林的紀錄(302文件)消失了,就是不肯提出來幫助調查;而根據他們的電郵,問話人Peter Strzok還偷偷修改了這份問話的紀錄;他們不提前任副總統拜登在電視上說他完全不知道調查弗林的事,之後被發現他不僅會議在座,還是那些要求解密弗林資料者之一;他們不提為什麼奧巴馬的國家情報顧問Susan Rice在川普就職那天,也就是他們在職最後一天,發給自己一封電郵,強調奧巴馬叫他們情報人員都按本子做事。

這樣多冒煙的槍,如果是共和黨,或是任何一個川普團隊的人,不要說川普自己做的,你說媒體會有甚麼樣的反應?

這幾天所有民主黨人都被他們的盟友媒體請到電視上,散布他們的talking point,他們槍口一致的說:到目前沒有任何(奧巴馬集團)犯罪的證據,這全部是川普集團為掩飾他們對抗病毒不力,轉移視線;弗林兩度承認對FBI說謊,證據確鑿;…他們居然振振有辭的說:水門案就是因為掩飾,現在川普政府就在掩飾。他們甚至開始攻擊Fox News,說他們在讓事件持續發酵。別人報新聞就是玩政治,只有你們才是公正報導?

這確實是顛倒是非了,明明在掩飾的是他們,卻又說成是川普。請問,FBI那次會議(討論審問弗林的會議)紀錄去了哪裡?FBI這一類會議一定必須有紀錄,而且必須保存。一月24日到白宮審問弗林的302記錄去了哪裡?這也是必須保存的官式紀錄,為甚麼隱藏到現在不肯交出來。是誰在掩飾太明顯了。

目前司法部的特別調查員John Durham就是在調查這些事,但是FBI高層完全不合作。民主黨及媒體(其實是整個的deep state) 他們的策略是一直拖,拖到十一月大選之後,如果他們掌控白宮,這所有調查都會叫停,如果他們再掌控國會,他們不僅不會再調查,甚至會反過來調查川普政府,指責他們任何可能的罪刑,包括對抗病毒不力,讓美國人都冤死。

 

05/16/2020

華盛頓郵報又有一篇文章警告說:小心川普可能不承認下一次大選的結果。如果他輸了他很可能會說選舉被人操縱。

他們怎麼可以如此無恥?過去三年他們都拒絕承認川普是合法當選的總統。他們用各種方法要證明川普是靠俄羅斯的幫助才當選。甚至啟動調查,展開彈劾,即使找不到證據,還要每天在新聞裡面這樣說。

是誰不肯認輸?

2016年大選,川普與希拉里最後一次辯論中,主持人還問「你們會承認大選的結果嗎?」當時明顯是針對川普,因為他們認為川普一定輸,他們也認為川普(因為經常說,選舉有人操縱)不會輕易認輸。當時希拉里很快就表示她一定會接受選舉結果,結果到現在快四年了,他們也沒有接受。

然而現在卻再度玩同一個遊戲。只有他們贏了,選舉結果才是合法的。

事實是,現在民主黨的拜登情況危急,他整天躲在地下室透過錄影跟國民說話。但即使是錄影,他都結結巴巴。錄影不是可以剪接的嗎?那幾次不是錄影的就更糟糕,大家可以看出他的老人症已經非常嚴重。他在星期四晚上的一次視像Town Hall中,說的話是這樣的:

「我們現在是在一次嚴重的疫症當中,讓我們損失了八萬五千個工作機會,好幾百萬人的生命。好幾百萬,好幾百萬的工作。你們知道,我們的情況是,我們今天早上剛剛有了新的失業保險,今天早上,呃,數目是…自從疫症開始已經有3,600萬人申請。」

還有一次,主持人問他,川普說,不能讓治療(方法)壞過(原來的)疾病,你怎麼看。他的回答是:我們必須(有)治療,那會讓(疾病)更糟糕,無論如何。(We have to take care the cure, that will make the problem worse. No matter what. )

沒有一個人聽得懂他的意思,他還強調了兩次:無論如何。

其實不是唯一的一次,近來他講話幾乎都是這樣顛三倒四,民主黨的支持者已經露出恐慌,(只是新聞中沒有報導),他們的官員在被問到這問題時,他們發明了一個擋箭牌,他們學習以前川普的支持者說:讓拜登做拜登:Let Biden be Biden。這不是學習川普的途徑?一開始就學習對方,這就已經輸了一大截了。

這所以目前幕後也是暗潮洶湧,他的主要初選對手桑德斯Bernie Sanders雖然終止競選,但仍未正式退出,隨時可以「復出」。另一邊希拉里也在躍躍欲試,隨時準備跳出來取而代之。而民主黨的死忠就在繼續努力要奧巴馬的妻子米雪而出來競選……

但是CNN等還是在製造假的民調,說拜登的支持率領先川普。

 

05/14/2020

自從民主黨在2018年的選舉掌握了眾議院,就不停地傳召所有反川普的政府官員,外交官,政務官到國會聽證,列舉可以攻擊,甚至彈劾川普的資料。但是真正值得傳召的證人,他們一個都不傳召。好像目前剛剛發現的,民主黨人在川普上台前後,一共向情報官員要求解封有關Michael Flynn弗林的保密文件四十多次。甚至在聯調局已經證明他沒有犯錯之後,還在繼續調查。為什麼?

我說這個,是因為不久前(五月七日)公開了眾議院情報委員會Intel在2017年,傳召多名民主黨政府高官,包括前國家安全局長James Clapper,前司法部長Loretta Lynch,聯調局副局長Andrew McCabe,國家安全顧問Susan Rice,駐聯合國大使Samantha Power,他們全都在眾議院情報委員會中作證時,被問到「有沒有證據證明川普的團隊通俄」,他們全部都說沒有。但是這同一班人,特別是克里坡,他是CNN的御用評論員,幾乎每一個星期,每一天都在CNN上面信誓旦旦的說,他有證據證明川普是俄羅斯的傳聲筒,是俄羅斯的資產,可以證明川普有通俄行為。

這些聽證紀錄直到上星期才在共和黨的壓力下公開,因為目前的情報委員會主席是民主黨的謝夫Adam Schiff,他押著不肯公開。而且自從他們操控眾議院後,再也不傳召這些人了。

被公開的紀錄包括53名證人,全部是有關通俄的聽證,其他也沒有一句話可以證明川普的團隊通俄。還有一位女證人Evelyn Farkas,她是奧巴馬時期的國防部情報官,她也是MSNBC的御用評論員,她也是幾乎每天都瞪著大眼睛,信誓旦旦的說:川普不僅犯了賣國滔天大罪,他們還試圖掩飾罪證,我們必須及時揭發…,(這些短評在網上都可以找出來)。但是在那一次國會的聽證中,共和黨議員問她:如何知道川普團隊通俄,如何知道川普團隊串聯入侵民主黨電郵…她的回答一律是:我完全不知道…我沒有這方面資料…我沒聽說過。但即使在這次聽證之後她仍然繼續每天說川普犯了叛國罪。

現在Evelyn Farkas正在代表民主黨競選紐約州的眾議員。所有民主黨人都跟她一樣,可以每天睜著大眼睛說瞎話。因為他們知道,「在電視上說謊」不構成犯罪,但是在國會聽證中說謊,就是作偽證,是刑事罪。

共和黨一直都知道這些人說謊,但是他們不能夠憑記憶指控他們,唯有公開這些證詞。但是一年多的努力,現在才達到目的。但是主媒沒有一間媒體當新聞播報。(如果是川普或是共和黨人這樣說謊,你可以保證,每一間媒體都會將他們在國會的證詞,跟他們在電視上的謊言,一一對照,那不是新聞嗎?)

更糟糕的是謝夫,他是情報委員會的一份子,他完全知道這些證詞,但是他在過去三年仍然每天很努力地上電視,睜大眼說他有鐵證如山,川普團隊通俄。

你很難跟民主黨(及媒體)打這一場仗,他們實在太無賴了。

 

05/14/2020

那個離開美國DHS部門下BARDA主管的Dr. Rick Bright終於成為民主黨的另一個「吹哨人」,被叫去眾院作證。今天任何人願意說川普政府一句壞話,都會被大力鼓吹。但是那些可以做出對川普政府有利政府的人,不僅不會提供任何的發生統,甚至要被痛批,被全力打壓。

今天民主黨的議員對他吹捧不遺餘力,一位甚至列舉甘迺迪總統的書「勇者的畫像」,將他當作偉人的象徵。他們唯一的目的是要套話,而他們今天套到的就是:「2020的冬天是歷史上最黑暗的一個冬天,這都因為這個政府沒有做到最好。」他們對於其他問題都不關心。又說目前缺少一個領袖,沒有一套全面的策略…事實是這些都是空洞的詞語,有內容嗎?

 

 

 

 

今天共和黨集中詢問的是有關治瘧疾的藥hydroxychloroquine,因為外間都說他是因為反對用這個藥治療Covid 19所以離職。事實是他最先支持(甚至申請)用這藥治新冠肺炎,後來在川普在記者會中提出後,圈內一片反對聲音,他才反對。他今天解釋,是因為他後來知道這些藥都由印度及巴基斯坦進口,擔心水準不夠,所以開始反對。問題是,這藥品不可以經過檢查是否合乎標準嗎?

今天幾位議員問到他對這個藥的疑慮,他一貫的回答就是Data不夠,沒有在control的情況下研究,沒有在supervision的情況下研究,不知道潛在危險,不能確保不會醫死人。一個民主黨議員問他,川普在記者會吹噓這藥的「急切的效果」,他說這「不是一個很好的聲明」。

事實是,這種藥自三月以來已經在全世界幾十個國家被廣泛使用,總共使用了數以千萬計的單位,(單單加拿大在過去兩個月就售出950萬劑。)由於媒體及少數科學家的抵制,沒有正確的醫治好人的統計,但是你沒有聽到一個病人因為這個藥死了?(如果有,那些反川普媒體還不鋪天蓋地的報導嗎?)相反的,被治好的病人無數,他們一個個出面在Fox News電視上稱讚這個藥,或是被請到白宮去現身說法。但是主媒不僅抵制,還打壓他們。其中連他們民主黨自己的州議員都被打壓,甚至要被民主黨議會的議案攻擊。今天他們為什麼不請那個議員Karen Whitsett來作證?

原來這個藥對年輕人及中年人最有效,那些治好的多數是20-40歲之間的人。另外因為這個藥存在了六十年,所以非常安全,也非常便宜(沒有了專利的負擔),也是當初川普推薦的原因之一。而且因為用了六十年,不會吃死人,否則早就不存在了。但是由Fauci等人領導的小組,在對這藥做實驗時,卻只在護老院進行,而且只用了500人分兩組(很小的樣本),結果說「藥效不顯著」,於是被CNN等大肆報導,最後FDA公然發表聲明叫大家不要用。結果全世界的政府機構都不再推薦,但是無數的醫生還是在用,因為他們知道有效。

(這是common sense,因為這種治療瘧疾的藥,及另一種治療紅斑狼瘡的藥,他們的症狀與Covid 19部分症狀重疊,使用了可以減輕病情,病情減輕就容易復原。)

但是Fauci自己在一個月前大力吹噓的一種藥,說可以縮短復原時期,由15 日縮短到11日,說如何可以幫助病人。結果現在證明研究範圍太小,潛在風險不明朗,他已經不再吹噓。但你聽到報導了嗎?(一種新藥要經過幾十年測試才能確定沒有潛在危險,Fauci的作法不是比川普更不負責任?)

共和黨的問話也確定,Bright的去職不是因為他對這種藥的立場,而是他多次在有爭論時越過上級,到白宮去跟幕僚長Mike Mulvaney 或其他人告狀,這類事不只一次,結果被他的上級Bob Kadlee調職。今天的聽證發現,他宣稱自己血壓高及情緒不穩定hyper tension,一個多月來都沒上班(病假),但是薪水照拿(年薪二十八萬五千元)。共和黨議員就說他:你這麼多病,不能上班,卻能來這裡作證?(這個壓力不大嗎?)

總之這又是一個「重賞之下必有勇夫」的例子,他被這樣多人教唆,終於成為一個反川普分子。連他身邊的律師團都民主黨的核心分子。(原來今天他身邊兩個律師又是兩年前坐在指控卡瓦諾大法官的女教授Christine Ford身邊的兩個律師。)今天反川普就有眾多人吹捧,最重要的是媒體的吹捧。CNN及MSNBC已經不斷打出:Bright終於可以在不必恐懼的環境說實話了;美國缺乏有能力的領導人度過新冠難關;因為政府不聽他的警告,造成更多人死了;沒有好的計畫,2020年冬天將是現代史上最黑暗的冬天……

 

05/13/2020

美國司法部官員Richard Grenell 終於公開了十多位奧巴馬政府的官員名單,他們都是申請要解密所有有關前國家安全顧問弗林Michael Flynn的通訊內容。

這份名單是因為幾位共和黨參議員提出要求,而向他們公開的。

據悉,這些名單上的官員從2016年十一月八日開始,到2017年一月31日之間提出多次要求,解封弗林的所有相關通訊身分。而十一月八日是大選日,也就是大選當天(還未知到川普將會當選)之際,就已經開始對他的注意。他們總共提出39次要求,全都是針對弗林,而那時他還沒有任何被嫌疑的證據。

這名單上的人物包括:聯調局FBI局長康米James Comey,中情局CIA局長John Brennan,國家情報局長James Clapper克里坡,奧巴馬的幕僚長Dennis McDonough,以及副總統拜登等16人。

以前說過的弗林與俄羅斯大使Sergey Kislyak通電話是在12月8日,所以在這之前,政府官員已經提出請求。

值得注意的是。奧巴馬的幕僚長Dennis McDonough是在以前說過的,奧巴馬在白宮舉行情報會議的一月五日當天提出,這表示,奧巴馬的幕僚長是在那天會議之後立即要求解封弗林的那通電話。而拜登的申請是在一月12日。

現在我們知道,這件事(和白宮)有了關係。

據司法部副部長Sally Yates後來在國會作證時,她提到那次會議提到弗林與俄羅斯大使的電話,她感到非常意外。因為那只是情報人員才應當知道的事。這也證明,當天奧巴馬的白宮就提出請求,要知道這通電話內容。

這件事發展到目前,已經證明奧巴馬的白宮直接參與,利用情報機構達到打壓政敵的目的。這個證據高於當年水門案尼克森的錄音帶。如果這是一個共和黨的總統做的,不要說媒體及民主黨的強烈反應,共和黨自己都會有不少人出面,譴責總統,甚至跟他劃清界線。但是民主黨及他們的盟友媒體,已經製作了統一口徑的talking points,他們說這是川普展開的報復行動,要打擊政敵;又說川普政府不顧「越來越多人將死於冠狀病毒」,卻顧左右而言他。但是只要看媒體掩飾這新聞,就可以知道他們不是理直氣壯。

此外,上面提的這些人物,以及他們要求解封弗林各項文件的日期都很重要,因為都有關聯。這些都會在未來逐漸明朗。

這件新聞還有發展,共和黨參議員Rand Paul已經計畫在下周傳召上面的關係人,要他們解釋。(這件新聞內容複雜,我在以前提出,一月五日的會議中他們已經有這電話內容的副本。現在證明錯誤,他們是在那次會議之後提出要求解封。)

另外,Grenell強調,這些人物都是合資格的,可以要求解封情報機構竊聽到的人物身分及內容。他又強調,這些人提出要求,但未必保證他們都見到解封的內容。例如前駐聯合國大使Samantha Power提出七次要求,但她自己說沒有那麼多。有可能有其他人用機構的身分提出要求。

 

05/13/2020

有關美國司法部撤銷對前任白宮國家安全顧問Michael Flynn弗林的案件,不見於美國的主流媒體,但是暗中較勁卻暗潮洶湧。這件案件的法官蘇利文Emmet Sullivan (下圖) 原本應該在星期一做出決定,撤銷對他的控訴。但是他遲遲沒有決定,昨天他宣布會延遲這項決定,同時要邀請其他有關方面outside parties with interest and perspectives提供意見。這表示,他對司法部的命令不會照單全收。

有人指,他這樣的作法是違反憲法,也有人指控他的做法不像是法官,而像一個政客。一名前任檢控官Brett Tolman指出:這件案子是「美國政府針對Michael Flynn,現在美國政府決定因為證據不足不再控訴,一名法官沒有理由站在中間(干預)。」

 

 

最令人垢義的是,在弗林的案件中,這位法官拒絕了第三方提出意見達23次之多,現在他卻決定要聽取外間意見。而且蘇利文在過去的裁決歷史中,他經常是跟民權組織立場一致。包括一些針對難民的審訊案件。

另外,有兩千名屬於聯邦調查局及司法部的「前任」職員星期一發表公開信,要司法部長巴爾William Barr辭職,反對他撤銷弗林案的決定。他們在信中的理由是,巴爾的行動證明他是川普總統的御用工具,干擾了法庭在司法案件中的崇高權力。信中還呼籲眾議院司法委員會召開聽證,調查巴爾。

這最後一句話,顯示了這封信與民主黨的關係,也證明了華盛頓的政府機構哩,民主黨的聲勢強大。(上一次卡瓦諾大法官任命案中,也有兩千名華府的律師,及法律學者簽名,支持那名指控卡瓦諾在35年前性侵她的女教授。)

至於川普這一方面,司法部的代理國家情報局長Richard Grenell原來決定要公開,究竟是那些官員當初要求解禁弗林與俄羅斯大使的電話通話。因為情報機構可以竊聽外國官員的電話,但是不可以公開電話對方(美國公民)的身分及內容,但是如前所說,在2017年一月五日奧巴馬於白宮召開的高級情報官員會議中,談到了弗林的身分,後來知道他們設法解禁unmask這個電話的內容。(後來是因為當時的司法部副部長Sally Yates她自己在國會聽證中,對這一事實表示驚訝,才透露了這事。)

今天我們知道,十多名奧巴馬政府官員在一月12號要求情報機構解禁這個電話內容,而且用來作為政治工具,後來甚至透露給媒體(華盛頓郵報),(造成鋪天蓋地的新聞事件),就是刑事案件,依照當時及目前的法律,最高刑期是十年。

(難道一項十年刑期的罪刑,司法當局不應當追究嗎?)

據程序,解禁這些文件必須是有人提出申請,而現在司法部就是要公開這份名單,提供調查。但是原定星期一公開的行動也被延遲了,據悉司法部毫無疑義要公開,但有可能是程序問題被拖延。其實最終的解禁權力在總統,如果川普要公開,無人可以阻止他。

目前白宮很明顯,他們要公開奧巴馬政府及他本人,在川普當選後就採取行動要破壞川普的執政,一月五日的會議存在太多問題,甚至違法的行為,白宮現在要證明,但是阻力如排山倒海的大。白宮還要顧及政治因素,他們不願意被攻擊是為了政治理由公開。但是目前華盛頓的政治風氣,媒體都在民主黨那邊,無論他怎麼做,都會被解釋做為了政治目標。

那一次白宮的情報會議,副總統拜登也在座,他的角色是甚麼?美國的媒體似乎都沒有興趣知道。自這新聞被揭露一個多星期以來,只有一個媒體問他這事,他在ABC的清晨節目中被問到時,他居然說:「我與推動這調查moved to investigate毫無關係,這只是白宮轉移目標的作法,這是他們一再玩的遊戲,現在病毒事件這樣多人死,他們不想做事,想轉移視線。」那個民主黨的主持人George Stephanopoulos 都無法不追問下去:「那次會議你也在座,怎麼會不知道?」拜登的回答是:「我以為你是問我跟他的起訴有沒有關係,那個我沒關係。我只是知道有這回事。」之後主持也不再問下去了。(拜登第一次明明說是「推動調查」,之後卻說以為是問起訴。這是明白在說謊。如果是川普在訪問中這樣說謊,一定會天天被播放。這訪問網上有的,誰都可以看到。)

現在他們在幕後做這樣多小動作,但是在新聞中卻全面封鎖。你見到媒體有這事的新聞嗎?沒有。只有Fox News不斷報導最新發展。這證明了道理在誰那一邊。但是等這些小動作發生效果之後,你就會見到媒體鋪天蓋地的報導了。目前就等著看下一步的發展。

 

05/12/2020

NBC 的星期日旗艦節目Meet The Press今日做出道歉。他們在星期日的節目短短的只提了一句有關Michael Flynn弗林事件,但是居然動手編輯司法部長William Barr巴爾的訪問。犯了新聞職業的大忌。

司法部長上周五在CBS的一項訪問中被問到:你這次撤銷弗林的控罪,你認為歷史會怎麼評價你。巴爾回答:歷史都是成功者寫的,這要看是誰當權。不過,如果是公正的評價,會說我這是一項好的決定,因為這決定支持法治rule of law精神。

但在Meet the Press節目中,那個主持陶德Chuck Todd問幾位主持人:我要你們幾位評論一下下面巴爾的一段非常cynical的話,於是他放了那段訪問,但是只放了前面一句:「你這次撤銷弗林的控罪,你認為歷史會怎麼評價你。巴爾回答:歷史都是成功者寫的,這要看是誰當權。」之後的舊腰斬了,變成巴爾是一個沒有原則的政客。而那些評論員就用那一段被腰斬的話作諷刺性的評論。

陶德在今天的公開道歉中還強辯說,他們沒有編輯那段話,只是見到前面一段就放出去了。你相信嗎?陶德過去三年每一天都在節目中宣揚川普團隊通俄的罪刑,讓每一個民主黨人到他的節目說他們有鐵一樣的證據,證明川普通俄,所以這一次根本不可能是無意之失。而且,這樣一件爆炸性新聞,你只有那一句話可以說嗎?

同樣在上周,CBS也被發現「編輯」了一段影片,他們為了證明醫院的測試設備不足,在五月一日清晨的新聞中,安排醫院工作人員出去門外排隊,假裝drive-through test大排長龍。結果被Sky News的人發現。

過去幾個星期,美國媒體集中攻擊美國的病毒測試不足,導致死的人多。他們每天製造謠言,都是美國的測試不夠,成為川普目前最大罪狀,而製造謠言還不夠,還要編造畫面。據Sky News的Project Veritas調查小組發現,那間密西根州的醫院Cherry Health有職員被叫去排隊測試充門面。

但CBS否認他們安排假的排隊陣容,反而責怪Cherry Health,說是該醫院自己安排職員去加入測試的人龍。但是Project Veritas說他們有錄影帶證明,有醫院的職員指揮自己的「多名」職員加入車隊,以便看起來比較忙碌。錄影帶上也見到CBS工作人員讓他們自己工作人駕車加入。

另一個假造的事例也發生在上周,夜間節目主持人Jimmy Kimmel宣稱他有錄影帶,證明副總統彭斯Mike Pence為了搏宣傳,將一箱箱空的醫療用品箱,由車上搬到醫院。他並且播放這段錄影帶,之後NBC的Andrea Mitchell,跟紐約時報,及Vox的記者都放到他們的社交網頁,紛紛轉載。

其實這段錄影帶是彭斯是在維珍尼亞洲,一次又一次將醫療用品鄉搬到當地一間Woodbine復健中心。當他們將全部箱子都搬完之後,貨車中剩下的都是空箱時,彭斯開玩笑地說:要不要我繼續搬,給你們拍照?(因為很多時記者都說,剛剛沒拍夠,可不可以繼續剛剛的動作。彭斯是熟悉了記者的作業才會這樣問。)結果民主黨的顧問Matt McDermott有意的將這段影片放到社交媒體廣為流傳,說這件事證明了總統這個小組專門做「空洞的」事,之後就被Jimmy Kimmel拿去用,之後更有多間媒體「轉載」。這就證明了媒體跟民主黨是親密的一家人。NBC的名牌記者Andrea Mitchell還在推特上加了一句:假的photo-up? What can we say?

 

05/12/2020

在民主黨堅持,吵嚷下,白宮允許幾位醫學界頂尖人物到國會作證,聽取議員的詢問。但是白宮拒絕他們到眾議院(那是民主黨的地盤,搞不好又變成好像彈劾一樣的鬧劇。)只在參議院進行。

在聽證之前,民主黨就展開言語攻勢,散發他們的talking points。最典型是參議院民主黨領袖休默Chuck Schumer,他一再說:我們要Fauci醫生到國會自由講話,不要像在白宮的記者會,每一次都有川普在他身後虎視眈眈lurking,監視他說話。

這就是他們的目的,雖然是有四位政府的醫學專家作證,他們唯一想聽的就是Fauci說出一兩句可以讓他們用來攻擊川普的話來。要不就利用機會發表他們的言論(攻擊),而不依定是要得到回答。

這四位專家是:國家傳染病中心CDC主任Robert Redfield,美國公共衛生專員,海軍四星上將Brett Giroir,美國食品及藥物中心專員Stephen Hahn,以及敏感及傳染病中心的主任Anthony Fauci醫生。

今天好幾位參議員就是存心發表攻擊言論,有沒有答案沒有關係,比如說正在競選民主黨總統提名人的參議員桑德斯,他的問題是這樣的:我們現在有一位總統,他從第一天就降低downplay這病毒的危險性,他說這個危機幾個月就會過去,他開除了政府的相關官員,同時更跟國際機構好像WHO吵架……。這是問問題嗎?

還有一位也曾經競選總統提名(兩次)的女參議員Elizabeth Warren,她的問題是:我們目前已經死了八萬人,只能說這是一個失敗,你經歷了六任總統,你覺得我們做得對嗎?我們控制了control這個病毒嗎?(這樣問,好像沒有控制病毒是川普的責任。而且跟他出任六任總統之下,有甚麼關係。)

那個共和黨的羅姆尼Mitt Romney已經成為民主黨的忠貞分子,他的問題更是攻擊性的:「你們昨天還誇口,美國的測試遠超南韓,事實是南韓的測試比我們早,這是為什麼我們死了那麼多人。川普還說,我們沒有疫苗是奧巴馬的責任(實驗室的不完滿),這讓我很意外,真的是奧巴馬的責任嗎?」Fauci的回答當然不是奧巴馬的責任,但他也說了:不能說是任何一個人的責任,(包括川普),但是媒體體肯定不會用後面一句。

最後一位共和黨議員問四位專家:你們與總統的關係。四位官員一致回答:我們給總統的建議都是專業上的,總統都接納。沒有一個人跟總統的關係有任何緊張。包括Fauci在內。

今天共和黨參議員Rand Paul的發言最有力。他說,自從新冠病毒出現,政府一些專家的Model及預測就一錯再錯,預測死亡人數錯誤,是否要戴口罩都錯。而且死亡率是百分之零點一以下,但專家說的都是危言聳通。Rand Paul是國會中第一個染上病毒的人,他是自身體會應當說得很公正。

但是民主黨議員導引Fauci的方向是:不能輕舉妄動的開展商業,否則到了秋天會死更多人,川普政府要負責。只有這樣他們才能繼續打擊川普,民主黨就是擔心商業復甦,他們到十一月時就不能打經濟牌,將川普拉下。上星期CNN一位主持就很高興的說:現在的失業率是14.7%,沒有一個總統可以這種情況下當選連任。可見他們是希望目前的局勢越持久越好。

 

05/11/2020

對於Michael Flynn米高弗林案件的新發展,美國的主流媒體繼續保持沉默。整個周末的新聞雜誌,報紙專欄都當作沒事發生,提都沒提。只有華爾街日報發表社論,指責奧巴馬政府做的事情「除了讓他們自己難堪,更讓川普連任機會增加。」更說奧巴馬出馬親自發表言論,顯示他心虛,擔憂。

直到現在,只有三位關鍵人物:前聯調局長康米James Comey,民主黨眾議院情報委員會主席謝夫Adam Schiff,以及奧巴馬本人發了聲明(推特/電話),攻擊司法部(撤銷Michael Flynn的控罪)這件決策,說美國的法律基礎被動搖了,美國需要真正的政治領袖,維護司法正義。但是如果他們真的如此認為,為什麼他們在媒體的朋友沒有幫他們站出來高聲疾呼,好像當時那樣聲廝力竭的每一分鐘喧嚷一次呢?

想想看吧,如果川普跟情報人員開會討論,整肅一個民主黨政府的官員,甚至竊聽對方政府的官員,包括總統,會是甚麼下場?他可能都已經被起訴,下場肯定要坐牢的。(內容可以參考:抽絲剝繭看Michael Flynn事件)

民主黨的支持者到現在保持靜默,證明他們無話可說。今天川普在白宮的記者會,只有一個記者問到這問題,但他的問題是這樣包裝的:你在母親節那天發推特,說奧巴馬總統犯了歷史上最大罪行,請問你他究竟犯了甚麼罪?

他這樣問,不是要知道奧巴馬犯的罪是甚麼,他這樣問其實是譴責川普在母親節罵人。

川普很聰明的沒有直接回答,那樣複雜的罪行,你如果簡單說了,又不知道要被捉到甚麼痛腳。當那記者再追問時,他回答:你知道他犯的是甚麼罪。就像奧巴馬,他是律師出身,他在星期五的電話中居然說:「任何人被起訴犯了perjury罪刑,居然可以這樣被(撤銷控罪),是史無前例的。」他這就是有意歪曲事實了,弗林並沒有被指控作偽證perjury,他只是被控沒有對政府的問話人員說實話,在法律上那是截然不同的行為。

今天白宮記者會中,那些記者的問題全部都是指控形式的,目的不是要答案,只是要指控:你們白宮現在那麼多人測試呈陽性,如何保證一般人可以安全上班?你們白宮的人每天可以進行測試,為什麼美國老百姓不能全部都測試?你說民主黨的救援計畫是政治出發點,為什麼你們的就不是玩政治?你每天都說,美國的測試比例全球最高,為什麼這對你這麼重要?如果美國的測試真的最高,為什麼死這麼多人……

如果美國真的有新聞自由,媒體不會只有一個聲音。如果美國真的有司法公正,通俄調查事件應當被全部拿上台調查。不過目前司法部確實有兩個調查員在進行調查中,只是被調查的部門全力阻擾,相關文件都不願交出,所以進行緩慢。民主黨期望十一月的選舉讓他們上台,屆時所有調查都將終止。所以他們目前全力進行選舉法的改革,包括郵寄選票,甚至增加對他們有利選區的投票所,所有法寶都已出盡。

 

05/08/2020

司法部撤銷對川普任內第一位國家安全顧問弗林Michael Flynn的所有指控,可以說是對於川普的通俄調查的第一步的反擊。如果不是有足夠的證據,相信司法部長巴爾William Barr不會做出這樣的大動作。

主要的證據來自於,這幾日公開的大量的政府文件,包括國會眾議院對於通俄調查進行的聽證紀錄;有關展開通俄調查的多項相關文件,備忘錄,會議紀錄等;所有文件達到數千頁之多。這裡面充滿了聯邦調查局、司法部官員等,在已經確認沒有證據的情況下,堅持進行調查,而且牽涉到奧巴馬總統個人都可能促動此事。(由於牽涉廣泛,很難在一兩篇紀載中說清楚,相信以後陸續會有更多資料補充。)

有關弗林在2016年川普當選之後,已經內定為國家安全顧問時(12月29日),他與俄羅斯大使通了一個電話。之後媒體就說他「通俄」,促成了他被解雇,及受調查。然而事實是,他的這一通(完全合法的)電話,已經被聯邦調查局錄了音,並且知道是合法的,但是他們卻利用川普政府剛剛上台的第四天(一月24日)一切都沒有安頓好,又沒有經驗的時間(聯調局長康米自己的話),就派一名最敵視川普的調查員Peter Strzok到白宮去訪問(調查)弗林。

這次調查問話證明了是一個圈套,因為他們已經有了通話內容的文稿,然後再去問他「談話內容」,只要他有一點不符合,都算是對FBI調查人員說謊。而他們事先說這次訪問只是友好的談話,連律師都不必在場,事後卻用他的話指控他。(一般殺人犯都享有Miranda rights),加上搜出的FBI 探員寫的筆記:「這是要他說真話,還是要他說謊以便指控他,開除他?」在在證明是一個圈套。

至於這電話被錄音,他們可以解釋作是因為要錄音俄羅斯大使,但是這應當全部保密的錄音內容,卻成為奧巴馬任內最後一次情治單位會議的討論項目。據當時司法部副部長葉慈Sally Yates在國會聽證中說,她在那次會議中聽見奧巴馬跟當時的聯調局長康米談到弗林的這通電話,由於電話內容沒有不合法處,於是康米建議用Logan Act來(對付)弗林。葉慈說當時她十分意外,連後面的話都沒辦法好好聽下去。

(羅根法Logan Act是美國在1799年制訂的法律,規定政府官員不可以為與美國有爭議的外國政府工作,而弗林曾為土耳其政府做短期顧問。這法律是在沒有電話以前的法律,過去兩百年沒有一個美國人在此法律下被定罪。)

記得以前提過,奧巴馬的國家安全顧問萊斯Susan Rice,她在川普就職總統那一天(2017年一月20日)用辦公室的電腦發了一個電郵給自己,說:奧巴馬總統(在會議中)一開始就強調,情報及司法單位,必須按照本子做事。總統強調他不是詢問,啟動,或是指示(任何人)從司法程序上(做事)。他重申我們的執法人員必須按本子正常進行。

我當時就說過,萊斯這一通電郵根本是「此地無銀三百兩」,她利用離開白宮前最後一天發這電郵就是要將這句話存檔:「奧巴馬叫大家按本子做事」,如果你沒有做錯事,需要做這件多此一舉的事?

現在證明,原來康米將這通電話報告了奧巴馬,他們決定要對付弗林,即使電話內容合法,都可以使用羅根法。

奧巴馬仇視弗林,很多人都知道。川普說他上台前,奧巴馬向他警告兩個人要小心,一個是北韓的金政恩,一個就是弗林。奧巴馬在2014年開除弗林在國防部的情報中心主任職位,說他不服從,主要因為弗林主張嚴厲對付伊斯蘭極端主義,與奧巴馬立場不一。

結果在那次會議之後,聯調局展開了Crossfire Hurricane行動,以決定弗林是否「通俄」,當時的主要證據包括,弗林曾經應邀到俄羅斯演講,邀請他的是傾向莫斯科的RT電視台。但是根據2017年一月四日的一份FBI備忘錄,這次的調查找不到弗林有任何威脅國家安全之處,決定「弗林不再是調查對象」,除非有新的證據出現。但是就在同一天,FBI高級探員史托克Peter Strzok出面,他在一份短訊中指出;「Hey,不要關閉這項調查。」(這短訊的對象不明,結果這調查就繼續下去。)之後聯調局副局長Andrew McCabe還發了一個短訊說:這很奇怪,因為弗林完全沒有(犯罪)證據。之後就發生了一月24日的那次調查拜訪。終於導致弗林被開除,以及後來被控罪。

另外,昨日眾議院公布了有關通俄的國會聽證紀錄,厚達六千多頁。這些都是在共和黨議員強烈要求下公開的。

這些證詞包括多名奧巴馬時期的官員,以及民主黨人(2018年)在國會宣誓作證時說,他們沒有任何證據,證明川普團隊通俄,但是他們卻在電視上每天都信誓旦旦的說,他們有鐵證如山,川普是俄羅斯的特務,川普與俄羅斯合作以便他自己當選…這些人包括前中央情報局長克里坡James Clapper,他在作證時說:「我從來沒見到有證據證明,川普或是他的團隊中任何人與俄羅斯合作,影響選舉。但不能說我們沒有憂慮concerns,…只是不記得有任何證據。」其他說出類似證詞的還有:奧巴馬時期的國家安全顧問Susan Rice,駐聯合國大使Samantha Power,司法部長Loretta Lunch等等,他們全部都說「沒有任何證據」,做為民主黨眾院情報委員會的主席謝夫Adam Schiff,他聽見所有這些證詞,但是他在過去兩年多,在電視機前說過多少次:我有如山的證據,證明川普和他的團隊與俄羅斯合作,騙取了大選。直到穆勒報告出爐,直到今年二月參眾兩院的彈劾聽證會中,他還是堅持這樣說了無數次。

這兩天,美國的左台左報繼續強辯,說司法部長巴爾是川普的應聲蟲,甚至要他下台,但是聲勢上已經是氣若游絲。至少他們沒有鋪天蓋地的報導。今天他們最有力的武器,還是新冠病毒,說已經收集了足夠證據,證明川普應付病毒不力,十一月大選必然見到後果。

 

05/07/2020

美國司法部終於撤銷了對川普任內第一位國家安全顧問弗林Michael Flynn的指控。他是川普通俄指控的第一位受害者。

司法部是在獲得多項證據,證明通俄調查從頭就存在「沒有理由的偏見」,並且在FBI檢控官Jeffrey Jensen的建議下,撤銷了他的控罪。

過去一個多星期,司法部的調查人員發現了,即使在聯調局FBI人員(於2017年一月)證實,對川普通俄的黑材料是一份沒有事實根據的,編造的文件之後,仍然堅持展開調查。這份剛剛發現的新的scope memo,是當時代理司法部長羅森斯坦Rod Rosenstein發出的對通俄的調查「指示」,裡面說:第一,要找出所有/任何能證明俄羅斯政府與川普競選團隊合作的證據;第二:由這次調查找到的,或是可能找到的任何事件;第三,只要是屬於[妨礙司法的]任何其他事件。

這表示,當時的調查目標不是因為已經有了嫌疑,而是先訂目標再找罪證。

加上過去幾個月陸續發現的:聯調局討論到對弗林審問之前,探員的筆記:我們的目的究竟是要實話,還是要他說謊,所以們可以提控他,讓他被開除?

過去這裡提過多次,FBI對弗林問話時,欺騙他說只是一次友善的談話,無須準備律師,事後卻傳閱了他數萬份的電郵,短訊,電話紀錄,然後將他的每一句話對照,拿來做「說謊的」證據。

當時的FBI局長康米James Comey事後甚至在電視訪問中誇口說,他是利用川普剛剛上台(第四天)的混亂期間,派探員到白宮去對官員(弗林)問話,而不依照正常程序辦理。他說:「如果是在正常時期,一個更有次序的白宮,例如布希的白宮,或是奧巴馬的白宮,我們都不會這樣做,但是我們做了。」(2018年12月9日的92Y,大家可以上網找來看。)

相對的,當FBI探員調查希拉里的電郵事件時,他們不僅允許希拉里帶了整個團隊的律師,法律顧問,甚至允許她無須發誓,這表示她可以說任何話,都不會被控說謊。

至於弗林被控說謊的事件,首先即使他說謊的內容,都不是犯罪行為,因為作為政府候任官員,與俄羅斯大使通話絕對合法,談話內容即使牽涉到國家政策(經濟制裁),也是合法的。但是大家應當找出當時各媒體鋪天蓋地的報導,都說他犯了極大過失,與俄羅斯大使說話,又隱瞞了談話內容,迫使川普將他開除。第二,他後來所以認罪,是因為調查人員威脅他,要繼續調查他兒子的商業行為,他為了免於兒子遭到騷擾及指控,所以認罪。現在我聽到CNN及MSNBC等卻說,他已經認了罪,表示他有罪。所以將他免罪是(川普政府的)一項政治干預行為。

其實只要拿出穆勒調查報告,就可以知道這件事真理在哪裡。穆勒調查小組全部都是民主黨的人,他們花了4,500萬元,傳訊了500名證人,將川普身邊好幾位跟通俄沒有關係的人都捉去坐牢,都找不到川普團隊通俄的證據。

其實這件事追究下去,司法部及聯調局在整個調查過程中太多無中生有,強加諸罪的證據。包括以前提過多次的,利用上面說的川普黑材料,去向情報法院申請竊聽川普身邊的人(並且延續四次),並隱瞞這黑材料是民主黨出錢製作的。單單這行為就應當將牽涉的官員予以提控。

但是今天CNN等繼續攻擊司法部的行動,說司法部長巴爾William Barr一上台就做川普的應聲蟲,他撤銷弗林的指控,是因為川普天天在推特叫他這樣做。事實是,他們不在乎司法是否公正,他們只要繼續騷擾川普及他身邊的人。

弗林這位退休中將只做了21天國家安全顧問就下台,過去三年來為了律師費連房子都賣了。這就是他做為第一位出面支持川普競選總統的將軍的代價。

 

05/05/2020

紐約時報再一次超越他們自己了。他們在周末的社論中建議,有關拜登Joe Biden被指控性侵犯的事件,應當交由民主黨全國委員會DNC去調查。

很多人看到這篇文章,都以為自己眼花,或是紐約時報在寫反諷文章satire,看下去才發現紐約時報是認真的。如果你對這個自稱世界第一大報還有幻想的話,可以稍息了。

該報的理論是,拜登在奧巴馬時期出任副總統提名之前,已經經過情報單位調查過,所以這一次只要DNC出手就可以。但是你可以找出大法官卡瓦諾時期的報紙,卡瓦諾在出任聯邦法官,及巡迴法官任命時,也經過情報單位多次調查,為什麼那個時候這些報紙仍然叫囂要FBI重新調查?為什麼那時沒有建議讓RNC共和黨全國委員會自己調查?

最諷刺是,這一次美國的MeToo運動噤聲到現在,沒有一個人出來說話。記得卡瓦諾時期,每天都有MeToo的人發動大規模示威遊行嗎?她們不是說:每一個女人的聲音都應當被聽取?他們不是說,每一個survivor 都應當發聲?現在完全的沉靜。

 

 

 

 

 

 

 

共和黨沒有說Tara Reade對拜登的指控全部要照單全收,共和黨只是拿兩件事對比,怎麼會有那麼大的不同。這一次到現在沒有一間媒體願意訪問她。上星期她還同意了Fox News的Mike Wallace的訪問,但之後接到死亡威脅,就取消了,所以到現在沒有上過媒體的螢幕。這與共黨國家有甚麼不同。

另一件相關新聞是,美國三大電視網NBC的新聞部主席Andy Lack下台了。NBC的新聞稿說,他是因為公司業務重組而下台,事實是,他先後因為擱置好萊塢星級製片人Harvey Weinstein的性醜聞,禁止報導,及容忍NBC早晨節目主持Matt Lauer (他的好朋友) 在辦公室長期對女同事進行性騷擾行為,結果成為他自己的醜聞。

據報導,影星米亞法羅Mia Farrow的兒子Ronan Farrow,他的調查報導是最先揭發Weinstein性醜聞的,但是他將這報導交給NBC時,Andy Lack卻下令壓住,藉口是「不符合新聞標準」。後來Farrow將這新聞拿到「紐約客」雜誌發表,從此揭發了好萊塢歷史上最大的性醜聞,也從而啟動了MeToo運動。但是Lack的行為拖慢了Weinstein醜聞見天日長達七個月時間。

但是傳媒的官官相護,Andy Lack的事蹟很少人報導。CNN在報導他下台的新聞時,也只是說公司業務重組。這都是主流傳媒對MeToo運動的真正立場。

 

05/04/2020

民主黨對拜登被指控的事情,有了統一的talking points。這兩天聽到他們統一口徑的說:奧巴馬在2008年選擇拜登做副總統時,已經由情報單位調查他的底,調查得非常清楚,當時就沒有查出這件事,否則奧巴馬會用他嗎?又說:這是共和黨在製造事端,就像2016年製造希拉里的電郵事件,是大選期間擾亂視聽。第三:川普自己被十幾個女人指控性騷擾性侵犯,如果要鬧大,共和黨自己沒好處……

外行人很容易被他們的詭辯欺騙。記得最高法院大法官卡瓦諾被民主黨人無端端指控時,共和黨人也提出過,卡瓦諾經過聯邦法院,巡迴法院一級級上升,也都經過情治單位的調查,也沒有查出任何相關指控。但是當時民主黨人及媒體有接受這個道理嗎?他們還不是24/7鋪天蓋的當作事實報導?

說起希拉里的電郵事件,絕對不是共和黨製造的。她以第一夫人出任參議員,再出任國務卿,自以為高人一等,居然自己請人在家裡設計出自己的電郵系統,以私人電郵地址每天傳送公務消息。後來發現其中有不少是機密及極端機密,調查期間,希拉里毀壞了她的六個電腦及手機,這是嚴重破壞證物。但是FBI在調查她時,允許她整個法律團隊陪同,還允許她無須宣誓的接受問話,所以事後對她完全網開一面。共和黨只不過指出這些事實,就被指責是「製造事端」?

川普被「十幾個女人指控」多數是媒體捏造。指控他的多數是:婚外情,及遮口費,而且是在媒體重金吸引下冒出來的女人,沒有一宗是性騷擾或是性侵犯。唯一跟性騷擾有關的是,他曾經跟一個娛樂記者「吹水」,說只要是名流,就可以為所欲為,做一些(例如性騷擾的事)。那是一段很不文雅的談話內容,但不表示他做過。事實是,他三十幾歲就是千萬富翁,他高富帥,(你拿他以前的相片看看),他還是國際選美會的主人,那些漂亮女人像蒼蠅一樣每天追著他,事實是,以他這樣的背景,他已經非常潔身自愛。主要因為他自己說有潔癖,(就像民主黨的假證詞dossier中說他在莫斯科召妓,就不攻自破,根本找不到證據。)但是民主黨及媒體現在每一次提到拜登的醜聞,就要將川普提出來,將不存在的指控加到他身上。

 

05/03/2020

美國目前處於一個Covid19的瘋狂時代,整個社會必須只有一個聲音,違反這個聲音的就要受到批判,不論你是普通市民還是總統,現在連醫生都不可以有自己意見。

加州兩個醫生Dan Erickson 和Artin Massihi,他們經營一間私人急診診所,處裡過不少新冠病毒的病人。他們一個多星期前在網上開了一個記者會,提出幾個數據和事實,一個是,加州有470萬人感染冠狀病毒,死亡人數是1,227,死亡機率是百分之0.03,他說這樣的死亡機率,不值得加州或是全國封城。第二點是,他們做醫生的在這期間,受到壓力,在病人的死亡證書上加上新冠病毒的原因。他說很多死者有更嚴重的病症,死因未必跟這病毒有關,但他們都被指導要加上這死因。

這兩位醫生的網上記者會大紅,兩日之間就有五百萬人收看及轉發。Fox News的晚間節目並訪問了這兩個醫生,沒想到在這訪問後次日,Youtube就將他們的這個記者會移除了。在(各界)聲討下,Youtube提出的理由是:他們的政策是不允許任何「違反WHO建議的」資訊。(我說各界,其實只有少數保守派媒體,及一些聲音微弱的個人用戶,美國主媒是完全不提這件事,甚至指責Fox News煽動危險的病毒言論。)

我們都知道WHO處裡新冠病毒的問題多多,一月中還說不會人傳人,三月份還說戴口罩沒有用,但是YouTube和主要媒體還是以WHO的話作標準?

再說川普曾經推薦的幾樣藥品,這些都是推出市面半個多世紀的藥品:治療瘧疾的,狼瘡病的,從來也沒有吃死過人,而且極端便宜。事後好多新冠病毒病人出面表示他們因為吃了這個藥,從死亡關頭活過來。包括幾個醫生,一個密西根州的民主黨州議員,但是在那位Fauci醫生帶頭下,硬是要說這個藥不能吃,會吃死人。那個民主黨州議員被媒體封殺,她的州政府一度要投票譴責她,踢出民主黨(後來因為輿論譴責,取消投票)。Fauci又領導醫院做一個測試,宣布結果使用這些藥不會讓病人更好,甚至有兩個百分點「可能更差」。但是這個測試只給500個病人,而且全部是老年病人,而且沒有一個人因為這藥死亡。為什麼只給年老病人測試?因為他們太清楚,這兩種藥對於年輕病人最有效,上面舉的一些例子都是年輕及中年人。但因為這個錯誤的成見,美國FDA硬是禁止醫院再使用這些藥物。我見到世界各地都有禁令再使用這種藥。

相反的,Fauci醫生上星期非常興奮地宣布,有一種新藥remdesivir,可以縮短新冠病毒病人復原時間,由15日縮短11,日,他說這是非常令人樂觀的新藥。事實是,這個測試的範圍仍然太小,也沒有臨床試驗,不像上述兩種藥已經發行六十年。而且縮短復原時間也不足以證明是可以治病,甚至不能證明不會吃死人。但因為是他推動的試驗,他就大肆推動。

這些都證明,整個新冠病毒事件已經被美國的媒體,民主黨製造成為一個政治議題,目的不過是要打倒川普。記得最初紐約時報稱這個病毒是Trump Virus?他們稱這次事件是川普的Katrina,川普的Chernobyl?一切都為了十一月的大選。

 

05/02/2020

自從川普上台,媒體就在他的政府中挑撥,這樣狀況下很容易製造出跟川普唱反調的人,(只要跟他唱反調,就受到吹捧,一些小人物很容易上鉤。)這一次Covid 19疫潮,就出現這樣一個人,就是傳染病專家Anthony Fauci,傳媒一開始就找他訪問,要他說出跟川普不一樣的論調,他也因此大出風頭。他的領帶,襪子都成為商品。

現在民主黨主控的眾議院已經傳召他去作證。民主黨擺明了是利用一個全國大悲劇搞政治,但是我上網去找這新聞時,跳出來的全是:白宮阻止Fauci到國會作證。好像是白宮在玩政治。

為什麼要找Fauci去作證?這位醫生一早就跟CDC一起,是川普對付疫情的專家小組的一份子。川普所有的對策都是這個小組建議的,這是Fauci自己說的:「雖然川普有時言論比較(出位),但是他每一項決策都是依照我們的建議。」(除了禁止中國來的班機,禁止歐洲來的班機之外),而那兩項決策可能是最對的,也被Fauci公開承認,對於開始時阻止疫情開展有幫助。

但是民主黨的媒體就喜歡找他去講一些跟川普好像不一樣的話,然後企圖找那麼一丁點蛛絲馬跡去攻擊川普。

民主黨的眾議院除了目前已經展開的調查之外,還宣稱要成立一個全新委員會,調查川普政府在這次疫情所做的反應。可以想像一個新的彈劾準備大會要展開了。

自從疫情開始,媒體就指責川普政府反應慢,呼吸機不夠,他推薦的藥物會害死人(事實是幫助了好多人,卻一個都沒死),後來則是測試不夠,落後其他國家。川普每一次說:美國的測試比率是世界最高的,但每一次CNN等就說川普說謊。四天前又有一個Yahoo的記者在白宮質問川普:你說我們的測試比率高過南韓,事實是南韓測試比率是我們的五倍,你怎麼說?幸好那天CDC的Birx醫生在座,(這次疫情證明了她是數據天后),立即隨口而出找出數據,南韓是十萬人測試了11人,美國是十萬人測試了17人。於是川普當場要這位記者道歉。一天之後,這位Hunter Walker真的在推特道歉了。他說他是讀錯數據。(但他還是要加一句:不過總統沒有回答我其他的問題,包括為什麼美國的感染率那樣高。)

但是這樣的指控已經在美國媒體間罵了幾個星期,而且除了他一個人道歉之外,其他媒體可沒有道歉。

這一次媒體對於任何人的過失都沒有興趣,對於WHO及北京政府是否有責任,他們沒有興趣追究,如果川普提起,就說他在推卸責任。對於各地的州政府也完全不追究,紐約州的醫院為什麼毫無準備?一些醫院完全沒有呼吸機,老人院經營不善,沒有適當的消毒隔離設備;死者的屍體沒有地方擺放;事先要求的醫院床位及呼吸機計算錯誤,當聯邦提供之後又未能使用;露宿者在疫情期間全都跑到地下車住宿使一般乘客無法使用…但是每天無中生有的製造川普的罪狀。

疫情開始以來,你見到川普休假嗎?(今天是他第一次到大衛營去),期間他只離開過華府幾個小時,到紐約港口去歡送海軍醫院的出發。但是國會就到現在都沒有復會,眾議院議長佩洛西除了開記者會指責政府之外,就一直在休假中。

 

05/01/2020

白宮新的發言人Kayleigh McEnany今天舉行她上任後的第一次記者會,可以說表現非常好。那些媒體給了她很多陷阱去跳,她沒有中計。這不是技巧的問題,這只因為她有一個適當的心態。

我們都知道白宮的例行記者會是怎麼被取消的,那時候媒體每天在白宮的問題都不是「問題」,而是長篇大論的發言,或是跟白宮發言人頂嘴。特別是CNN的Jim Acosta,後來白宮企圖取消他的記者證,所有媒體都支撐他,白宮沒辦法就取消了記者會,原來的白宮發言人Sarah Huckabee Sanders也辭職了。這一次讓我們看看,媒體甚麼時候故態復萌,讓白宮再度無法忍受。

這位Kayleigh McEnany嬌小美麗,但腦筋十分靈活。今天幾乎所有的問題都是惡意的,負面的,圈套式的,她都應付裕如。好像前副總統拜登被指性侵犯的事,記者問:川普對拜登今日的訪問,有甚麼反應?還有:川普總統說拜登被指控的事實更為compelling,請問他是甚麼意思?如果McEnany照實回答,就落入圈套了。她說「這是總統的話,你們可能要去問他。不過這是一件讓民主黨尷尬的事情,不需要我在這裡再說甚麼。」

 

 

 

 

 

昨天有記者問川普:你會不會懲罰中國,因為他們隱瞞病毒的事?聽說你會消除所有的債務(不還)。當時川普回答:「沒有考慮這樣做,不過方式有很多種,例如利用關稅。」這句話今天就被解讀為「川普要提高中國關稅以懲罰中國。」當McEnany被問到這事時,她說:這決定是總統的,我不會搶他的工作去做(get ahead of him)。這就很聰明了。但是她又拿了很多事實強調,中國在過去四個多月有哪些地方做錯了;沒有及時告知世界各國這病毒有傳人的可能,沒有及時阻止中國人旅遊到其他國家等。

今天最多人問的是有關前國家安全顧問弗林Michael Flynn的事,他們不問FBI如何設圈套陷害弗林,反而是重複又重複地問:當時川普開除弗林,是因為他說謊,難道現在不理這事實(他說謊)了嗎?弗林自己認罪plead guilty,他都承認自己有罪,川普還要幫他洗脫?(事實證明,FBI是威脅要用弗林的兒子,迫使他認罪,這些媒體難道不知道嗎?) McEnany的回答也是:「越來越多證據證明,FBI一開始就要陷他入罪,難道你們對這些新的證據都沒有興趣追究?」

媒體還不懷好心的問McEnany:妳能擔保以後不跟我們說謊嗎?McEnany很好態度的保證她不會。其實這問題最陰毒,這根本是明白的指,以前川普的白宮發言人都說謊。

這只是第一天,媒體以後不會這樣好對付,等疫情過了,哪批野狼、鯊魚都會回來,到時候再看。

 

05/01/2020

美國前副總統拜登Joe Biden今天終於上電視,「澄清」他被指控於1993年(27年前)性侵一個女雇員Tara Reade的事情。他絕口否認這事,說「從來沒有發生過…我不記得這個人…也沒有相關的申訴被提出過。」

拜登是上了一個對他最友善的節目,MSNBC的早晨節目Morning Joe接受訪問。他是在這件指控重新出現35天之後才首次就這指控親自澄清。過去一個多月,他被專訪了25次,沒有一個媒體的訪問者問他這個問題,現在是在極大壓力下,MSNBC才安排了這樣一個訪問機會給他澄清。

我說是「安排」決不是有意諷刺。因為過去一個多月,沒有一個媒體願意訪問這個女子。Tara Reade說,她接觸過很多媒體,他們全部拒絕跟她見面,訪問她。這些包括CNN,NBC,ABC,CBS,MSNBC,甚至PBS等,唯一爭取要訪問她的是Fox News,但是身為民主黨的她不想被川普的支持者「利用」,不想這件事變成純粹的黨派之爭,她沒有接受。但是主流媒體全部排斥她,躲避她,封殺她,現在她接受了Fox News裡面最中立(其實是偏向自由派的)主持人Mike Wallace的邀請,將在他的Fox Sunday中播出。(備註:這訪問已經取消了,因為她說自從新聞發布後,她接到死亡警告。)

這證明了,所有主流媒體都在全力保護拜登,即便是發生這樣的指控。即便是在Me Too運動之後,他們的口號是「所有女人都應當被相信」,即便在大法官卡瓦諾Brett Cavanaugh被誣告時,他們將所有的沒有證據的指控都當作爆炸性新聞報導之後。

而Tara Reade的指控到目前,已經有她的兩個當年同僚,一個鄰居,及她自己的親兄弟出面,證明她當時就已經告訴他們有這回事。而且一個網絡媒體更發現了,Tara Reade的母親在1993年就已經就女兒離開了一個「頗有名聲的」參議員的辦公室,就因為「投訴無門」,打到CNN的Larry King電視節目的錄影錄音帶。這裡的每一個證據,都強烈過2018年指控卡瓦諾在35年前性侵犯他的女教授Christine Ford的指控。(有興趣的人,可以翻開2018年九月的報導時事看板二十 ,那時真的是鋪天蓋地的報導,將卡瓦諾當作是強姦犯處裡。)

而且這些證人,加上Tara Reade自己,他們都強調自己是民主黨人,其中一個同僚甚至是拜登的支持者,絕對不會投票給川普。這一次肯定不是保守右派的陰謀。不像卡瓦諾那一次,所有憑空跳出來的都是堅決反對川普的民主黨人。

最後,拜登今日的否認卻是沒有行動支持的口頭賣乖。比如他說,他要求國家檔案局National Archives公開當年Reade是否提出申訴的文件。但是他卻拒絕讓他出任參議員時的所有資料(目前收藏在德拉瓦大學的圖書館)公開,而當年如果有任何申訴,應當是收藏在這裡。當被問及為什麼這部分資料不可以公開時,他說「那裡沒有東西,因為我根本不記得有這回事。」

據說過去幾星期,「有人」到這個圖書館搜索過,所以即使是真的公開那一日,都未必可以找到什麼,因為證據已經被破壞。

民主黨目前攻擊川普的武器就是「人格」,「尊嚴」,而拜登的人格已經千瘡百孔,除了這件事之外,不要忘了烏克蘭石油公司聘請他的兒子亨特做董事,五年給了三百萬元美金(還不用上班),亨特除了沒有能源工業的背景,而且因為吸毒沒有正常工作。這些都是他的人格證明。

由於拜登的這些麻煩,據說目前希拉里正在蓄意待發,隨時準備在拜登「崩潰」之時,她可以取而代之,再度成為民主黨的總統候選人。

 

 

Click: 1926
About Us | Privacy Policy | Contact Us |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