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介紹

電影 Primary Colors 風起雲湧
電影 Bee Movie人類和蜜蜂這筆帳
電影 Pleasantville - 批判五十年代
電影 由J. Edgar 談胡佛的一生
電影 Titanic 鐵達尼號 (泰坦尼克號)
電影 The Man Who Shot Liberty Valance
電影 亂世佳人Gone with the Wind
電影 34街的奇蹟 Miracle on 34th Street
電影 春風秋雨 Imitation of Life
電影 Pinky 一部講述黑白問題的電影

電影 Dead Men Don’t Wear Plaid 大偵探對大明星

2020-04-08 18:14:42

這部1982年的黑白片是一部模擬戲劇,原來是一部偵探劇,但是卻使用了大量的舊片片段,而且極大多數是film noir黑色電影的片段,使用那些片段的對白來配合本身的劇情。但又是一部喜劇,所以原來的劇情變得不重要。如果你想看一部精采的偵探片,勢必要失望。多數人看這部片的目的是要認出電影中哪些片段是自己認得的。

這電影中使用了19部舊片的片段,其中大部分是有對白的。全部是上世紀40年代的,由1941-1950,而且全部是黑白片,所以這電影也以黑白片拍攝。

電影的導演是喜劇演員卡爾蘭納Carl Reiner,他本身在這電影中也演出一角。這電影的概念是他跟男主角史蒂夫馬丁Steve Martin,以及編劇George Gipe共同想出來的。女主角是當時25歲澳洲出身的Rachel Ward瑞秋華德,這只是她第三部電影。

這電影的名字也很奇怪,其實片中有提過兩次,是說一個女人很在乎穿格子布的人,但後來重要的一段剪去了,所以自始至終也沒有適當的解釋。

本文後面會附帶所有出現在這電影中的舊電影的名單,以及這些舊片中的明星的名單。因為這電影劇情真的無所謂,一些對白甚至很粗俗,就像史蒂夫馬丁多數的電影一樣,趨向於胡鬧。所以下面的劇情介紹,也是以片中引用的舊片為主。

劇情:

電影開始時是一個叫做瑞比‧瑞爾登Rigby Reardon的私家偵探,他在生意最不好的時候,接到一單生意。一天一個漂亮女人到他的辦公室,要他調查父親的死因。她的父親剛剛在一宗車禍中死亡。她說她父親是一個頗有名聲的科學家,以研究乳酪聞名。她懷疑父親是被人謀殺。

這女人茱麗葉Juliet Forrest 願意給他兩百元的報酬,他一口答應。他最先到這科學家Dr. John Hay Forrest的實驗室,在這裡他找到兩份名單,一份上寫著Friends of Carlotta 卡洛他的朋友FOC,另外一份則寫的是Enemies of Carlotta卡洛他的敵人EOC,此外還有一張歌星Kitty Collins的簽名相片,上面寫的字眼是「Forrest醫生,你像那乳酪,越老越精壯,愛你的Kitty」,好像跟他有很親熱的關係。正在他調查時,有一個自稱是滅蟲的工人The Terminator來到,朝他射了一槍,射中他的肩膀,然後將兩張名單搶走了。

(這人是1942年This Gun For Hire 中的Alan Ladd,他在片中是一名殺人不眨眼的兇手The Terminator,這裡用的是他朝人開槍的冷血鏡頭。)

之後瑞比去找茱麗葉,茱麗葉用嘴將他肩膀上的子彈吸出來,說是在做女童軍時學習來的(將蛇的毒液吸出)。瑞比提到凱蒂Kitty Collins以及另一個叫做Swede Anderson的名字,他們兩人都在那個敵人的名單上。茱麗葉說凱蒂在夜總會唱歌,Swede 則是她的男朋友,本來是拳擊手,後來在加油站工作。

茱麗葉又叫他去找自己的姊夫山姆Sam Hastings,聽說父親給他一張一元美金紙鈔,上面應當有線索。她談到自己的姐姐李歐娜Leona已經和山姆分居,可以經由她找到山姆,但又說李歐娜有精神分裂症。瑞比沒有其他線索,還是打電話給李歐娜,這個李歐娜確實是有問題,當瑞比提到她的父親去世的事時,她卻說:「我不懂你說甚麼,我剛剛同父親通了電話,他還說了你很多壞話。」瑞比生氣她胡言亂語,掛了電話,對方還說「你愛聽不聽,誰在乎。」

(這一段是女星Barbara Stanwyck在1948年 Sorry, Wrong Number 電話驚魂 中的一段台詞,用在這裡就像是有點神經病了。)

之後他對茱麗葉說,李歐娜根本幫不上忙,茱麗葉就叫他到對面街上的酒吧去打聽,因為山姆是個酒鬼。臨走前,茱麗葉叫他如果有話,可以留給她的清潔工人,但是瑞比一聽「清潔女工」這個字cleaning woman就發狂了,原來當年他父親跟家裡的清潔女工私逃,讓他母親非常傷心,最後抑鬱而死。茱麗葉說她以後不再用這個字。

瑞比到那間酒吧,聽說山姆不僅是個酒鬼,還欠了所有酒吧的債務。他查到山姆的地址前去敲門,回答的是山姆,他明顯不想見人,叫瑞比星期一再來,瑞比說他有交易,用五塊錢交換他的一張一塊錢,於是山姆有興趣了,給了他那一塊錢。

(這一段影片來自於1945年的The Lost Weekend 失去的周末,如果你看過那電影,男主角Ray Milland雷米蘭就是每天到處找錢買酒,所以這五塊錢對他很吸引。)

他拿到這張破爛的一塊錢,上面果然有幾個FOC的名字,而且可以見到清楚的Kitty Collins以及她的男友Swede Anderson的名字。之後瑞比到夜總會找到了凱蒂Kitty,本來談得好好的,他冒充自己是電影製片人,缺一個歌手,但是一問她是否「卡洛他」的朋友,凱蒂一聽就轉身離去。

第二天,他跟蹤凱蒂到一間餐館,她一發現他出現,就將自己的手鐲丟在面前的湯碗哩,他企圖再跟她談話,(說自己是衛生廳的人來檢查食品),但是凱蒂又離去了。她走了之後,他將手鐲由湯碗中拿出來,上面居然有EOC的名單,但上面所有名字都被劃掉,只剩下史維德Swede Anderson一個人的。

(這兩段都是女星艾娃嘉娜Ava Gardner在1946年的電影The Killers,以及1949年的電影 The Bribe 玉面虎 中的片段。艾娃嘉娜的正面及說話都是原來影片中的,但是瑞比就假裝是背部出現那個人。而後面他拿出來那個手鐲,也是後來拍了接上去的。)

之後瑞比決定去找史維德。但是當他到了史維德的住所,史維德躺在床上叫都叫不醒。他認為他是酒醉不醒,於是他到裡面的廚房去,將整罐的咖啡都沖泡了,但是沖好咖啡出來,他發現史維德已經被人殺死了,而他自己也被射傷,中槍處也是肩膀。

(這邊的史維德是畢蘭卡斯托Burt Lancaster,畫面是他在1946年的The Killers。他躺在一個很彆腳的小房子的床上。瑞比一直拍打他,他都不醒。之後他被人殺死。)

這時茱麗葉再度為他吸出子彈,之後瑞比對茱麗葉說,他認為這件案子比他想的複雜,他一個人可能對付不了,需要救兵。於是他打電話給著名的私家偵探菲利浦馬羅Philip Marlowe。馬羅接到電話,說他還未吃早餐,但瑞比說:現在已經下午兩點……

(這一段是亨弗利鮑嘉Humphrey Bogart在1946年的The Big Sleep中的片段,他跟人打電話中的對話,被拿來用了。他在電話中叫對方是Bernie,但是瑞比更正他說:我是Rigby,之後就接下去,好像天衣無縫。)(下:他和馬羅打電話。)

 

 

 

 

 

 

 

 

在等候馬羅期間,茱麗葉交給他一個鑰匙,說是在父親的書桌上發現的。上面寫的是火車站的儲物箱1936號。這時他們彼此之間已經發生好感,但是瑞比警告茱麗葉,他們幹這一行的不能有家室,更不可以有小孩。茱麗葉不置可否,臨走時叫他「有事可以打電話給我」,然後她說:你知道該怎麼打電話是吧?你只要把手指放進圓孔內,轉小小的圈子。」

(這句話觀眾都應該知道出自於電影To Have and Have Not(1944),裡面Lauren Bacall對亨弗利鮑嘉說的類似的話,她當時說的是:你知道怎麼吹口哨吧?你只要合住嘴唇往外吹氣就可以。這一句已經成為電影經典,但在這裡就完全是東施效顰的效果。)

之後馬羅(亨弗利鮑嘉)來了,瑞比交給他那個手鐲上的名單,擔心上面的人都已經遇害。瑞比還責怪他經常穿了正式的襯衫卻不打領帶,要幫他選一條領帶,馬羅嫌他煩。

(這一段出自於Humphrey Bogart在1950年的In a Lonely Place 蘭閨艷血 。)

之後瑞比前往火車站去取儲物櫃中的東西,原來是更多名單。其中第一個跳上眼簾的是F. X. Huberman,上面還有地址,因此他決定立即坐火車前往。但是他發現有人跟蹤他,就跑到廁所去躲避,出來後到車廂,經過一個隧道後,眼前出現一個人,(加利葛蘭),他說因為另一個車廂有人吸雪茄,所以躲到這裡。瑞比好像懷疑對方跟蹤他,一下火車就躲開了他。

(這一段是來自於加利葛蘭在1941年拍攝,由希區考克導演的Suspicion 深閨疑雲,在那影片他也是一個騙子。)

下了火車他立即叫車前往那地址,發現所謂的F. X. Huberman是個漂亮女子,她正在家裡開派對,還不停跟瑞比打情罵俏,他也打鐵趁熱,說得很露骨,沒想到那女子在他酒裡下了藥,等其他人都走了,他也暈倒了。

(這個女子是英格麗鮑曼Ingrid Bergman,這一段是她在1946年的Notorious 美人計中的片段,Bergman在這電影中非常的flirting。此外她在這一晚換了一件衣服,所以瑞比交代她:妳換一件black dress,我們去跳舞,就交代了為什麼她換了一件黑色晚裝衣服出現。)

之後他不記得是怎麼回家的,茱麗葉來看他,見他膝蓋都受了傷。茱麗葉通知他,說山姆Sam Hastings為了伸手去取吊在窗外的一瓶酒,跌落窗口死了,瑞比覺得可疑,說要讓馬羅去調查。茱麗葉還說,又有一個新的線索,說山姆曾經計畫搭乘南美洲一艘郵輪Immer Essen號,這艘輪船的老闆是Walter Neff,當馬羅打電話來時,瑞比就要他暫時別做其他的事,先調查Neff。

(這一段又是Humphrey Bogart 打電話的片段,出自於1946年的The Big Sleep,他仍然叫馬羅。至於山姆由窗口跌死,也與The Lost Weekend劇情有關,在那電影中,Ray Milland就經常由窗口吊酒瓶上來。)

結果發現Neff正在召募金髮美女,瑞比說他需要一個金髮美女做間諜,茱麗葉說她可以染髮,瑞比說她是他的顧客,不適合參與調查,而且如果她死了,就沒人付錢給他。這句話讓茱麗葉不滿:我跟你只是雇主關係?

瑞比說他認識很多金髮女子,隨時可以找到一個。他第一個想到的是Monica,說她當初對自己有求必應。他到了Monica家裡,她正在家裡舉行晚宴,他把她叫出來,只開口說了一句,她就冷冷地拒絕了。

(這個女子是Veronica Lake,這一個片段出自於她在1942年的The Glass Key。)

碰了一個釘子,瑞比有第二個目標,他說桃樂絲Doris是他的舊情人,而且關係很好。他到了桃樂絲的家,桃樂絲像以前一樣,問他是否要三明治,這讓他想起,桃樂絲以前總是買隔夜麵包,及變壞了肉。桃樂絲到廚房後說,她的火雞肉可能給清潔女工吃掉了,這一句話讓他一時失常,就要勒死她。桃樂絲被他嚇壞了,經過這事,他也不好再要求她幫自己做間諜了。

(這個桃樂絲是貝蒂戴維斯Bette Davis,片段出自於她在1946年拍的 Deception。貝蒂戴維斯的角色在片中就有在廚房做三明治及被人企圖勒死的一段。)

他名單上的第三個女子是Jimmi Sue ,這女人其實是拉娜透納Lana,因為用了兩段她的電影:1941年的Johnny Eager ,及1946年的The Postman Always Rings Twice,所以可以用的對白很多,有相當長的一段對白。雖然這些對白多數跟這電影的情節無關。

他要Jimmi Sue去調查Neff,但是他需要她的父親的許可。他問Jimmi Sue如何讓她父親軟化,她說「他小時候從來沒有養過狗」,(Johnny Eager的對白。)所以第二天他帶著一隻小狗去見她父親,他是Edward Arnold,他一見瑞比就罵他是賊,叫他滾出去。(這一段也是來自Johnny Eager,Arnold在這電影中就飾演拉娜透納的父親。)

他一走出Jimmi Sue父親的辦公室,就被三名男子綁架,帶到一個叫做Dan的人面前,這人其實是Kirk Douglas寇克道格拉斯,他叫手下揍他,結果三個人將他拉到巷子哩,打到鼻青臉腫。當茱麗葉來找她時,也被打暈。

(寇克道格拉斯的片段,來自於1947年的I Walk Alone。)

這時茱麗葉勸他算了,別再追查了。但是瑞比決定自己男扮女裝,他剃了腳毛,戴了假髮,前去引誘Neff。他抹上誘人的香水,登門入室。Neff是一個猴急的男人,(他是1944年電影Double Indemnity 雙重保險中的Fred ManMurray。)對方跟他接吻,令他很噁心。(那女人其實是片中的Barbara Stanwyck,所以瑞比在這裡戴了一頂和Stanwyck一樣的假髮,從後面看很像。)

瑞比的主要目標是要找那艘郵輪的乘客名單,他到圖書館查出這名單上很多名字與那份EOC名單上的重複,並發現那郵輪的船長Cody Jarrett目前坐監牢中,新聞中說他除了自己的母親,不跟任何人說話,於是他化妝成中年婦女前去「探監」。見到Jarrett,他對對方說,他有證據FOC要對付他,因為他知道的太多。後來在一邊的獄警開始懷疑,他就叫對方假裝自己是他的母親,你說:「不要,不要,媽媽你聽我說…」對方也照說了。(其實這幾句對白出自於James Cagney在1949年 White Heat 中的對白,他在片中飾演的劫匪就叫做Cody Jarrett。)而瑞比穿的衣服,戴的假髮都與當時探監的女人 (他母親) 一樣。

探監時,Jarrett對他說,自己有逃獄計畫,並邀請他晚上再來會合。晚上當他到了監獄,Jarrett成功逃獄,但他們那一夥人卻將他關到汽車後的車廂內,原來Jarrett是FOC的一份子。當他在車廂內抱怨沒空氣時,Jarrett朝車廂開了幾槍,說給他空氣。(這些都是White Heat 的片段,當時James Cagney一群人在片中逃獄,也有朝汽車開槍的大動作。)

這一次瑞比的手臂又中槍,茱麗葉第三次吸出他的子彈。她勸他不要再跟蹤這案子,兩人談情說愛,瑞比說他第一次想做住家男人。之後茱麗葉說她要到藥房買藥給他敷傷口,她出去後一個女人打電話給瑞比,原來是他的舊情人瑪格莉特,她在電話中說丈夫Victor同意跟她離婚,想重修舊好,這期間茱麗葉在分機聽到部分電話內容,以為瑞比三心兩意,氣得不回來了。

這裡打電話的女人是Joan Crawford,電話片段出自於1946年的Humoresque 銀海香魂,不過瑞比跟她說,自己已有心上人,叫她別再打來,但後面一段茱麗葉就沒聽到。

這時馬羅打電話來,告訴他有線索,叫他在地圖上找出祕魯,海邊有一個城市Paita,旁邊有一個島嶼,原來Carlotta 是一個小島,不是人的名字。(這一段對話是Humphrey Bogart在1947年的Dark Passage ,片中他在電話中約女主角Irene 到祕魯一個小島相遇。)

瑞比根據線索到了祕魯,果然在島上的一間Café見到凱蒂Kitty Collins,他準備接近凱蒂,但島上一個警察Carlos Rodriguez卡洛斯跟他打招呼,原來他是過去跟他一起販賣槍枝的合夥人。卡洛斯警告他,這凱蒂的男人是當地最有權勢的黑幫老大萊斯Arroz Rice,叫他小心。又叫他留心一個「流汗的胖子」,他很快見到這個流汗的胖子在櫃檯喝酒,胖子見到他說如果他盡快離開此地,可以得到一萬塊。但他拒絕了。(這個胖子就是英國演員Charles Laughton,這一段話是他在1949年電影The Bribe中的對白。)

他還沒找凱蒂,第二天一早凱蒂出現在他酒店房門前,她很挑逗的對他說,自己知道他來這裡的目的。他問像他這樣格調高的女子,為什麼會跟一個黑幫在一起,凱蒂回答他:當一個女人愛一個男人,就會跟著他走天下。(這一段台詞出現在艾娃嘉娜於1949年在 The Bribe 片中的片段。)這時電話響,他叫凱蒂幫他調一杯酒,電話上的是卡洛斯,他警告瑞比,將有一架飛機到達,飛機上的人都說德語,萊斯是其中之一。卡洛斯說他受命保護萊斯。他所以告訴瑞比,是因為數以百萬計的人的生命會受影響。這時電話被切斷了。

當凱蒂拿酒給他時,他心想如何應付萊斯這班人。但是他喝下那杯酒之後,已經不知身在何處。當他醒來時,面前的人卻是萊斯。兇狠狠的萊斯說要勒死他。他用枕頭壓在他頭上,並說:我會不留痕跡,讓你死得自然。但此時卡羅斯趕到,他們都拔出槍來互射,之後他跟卡洛斯追逐萊斯到街上,這時剛好是Fiesta de Carlotta當地的慶典,街上都是遊行的人,萊斯躲在人群中,最後瑞比射中萊斯。(這一段也是影片The Bribe 的畫面。演員是文生派萊斯Vincent Price,其中有一段他用枕頭企圖殺死一個男人,之後與人用槍互射,然後逃到街上。街上正好有慶典,他在人群中穿插。)(下:瑞比跟卡洛斯在人群中追逐萊斯,但卡洛斯跟他都中槍。)

 

 

 

 

 

 

 

 

 

 

瑞比跟蹤受傷的萊斯,逃到一個像大倉庫的地方,居然發現茱麗葉跟她的(應當是已經死去的)父親佛斯特教授Dr. Forrest都在,還有一個人是佛斯特的管家,現在他自稱是當地的戰地指揮克勞克Wilfried von Kluck。瑞比被捕,並被銬上手銬。

經過了解,原來德國納粹假裝是慈善組織,強迫佛斯特教授研究出一種乳酪的黴菌,當他發現納粹是要用這種東西做化學武器時,他拒絕再合作。他並草擬了一份名單準備交給FBI聯邦調查局,這時他被安排在一場車禍中假裝喪生。對方則安排所有知情人士上了那艘德國郵輪,準備一起殺害。(下:他被扣上手銬,眼前是佛斯特教授的管家,現在成了納粹指揮。)

 

 

 

 

 

 

 

 

 

克勞克明顯是當地納粹組織的頭目,茱麗葉眼見他們處於劣勢,於是故意說出了「清潔女工」這個詞,瑞比聽見了又開始發狂,掙脫了手銬,一邊的卡洛斯也配合茱麗葉,一起對付克勞克和他的手下。最後他們制伏了對方,甚至射殺了克勞克,而瑞比也跟茱麗葉一吻定情。

製作與卡司:

單論劇情及演技,這是一部很胡鬧的電影,本來史蒂夫馬丁Steve Martin的電影都不是我能看的。這電影還有很多句子非常粗俗,像是teenagers發情期的黃色笑話,成年人聽了覺得一點都不好笑,甚至下流。此外女主角Rachel Ward演技真的不到位,而且她的美麗也沒有韻味,只是五官都好看而已。以前看過她的電視電影The Thorn Birds (刺鳥/1996),都覺得她糟蹋了那樣一個好故事。

但是對於常看老電影,特別是film noir電影的人而言,可以在這裡看到19部電影的片段,是很夠噱頭的,而且老電影被這樣使用,也很新鮮。

前面說這電影用了19部電影片段,其中第一段是車禍的片段,出自於1942年的 Keeper of the Flame,那是Katharine Hepburn和Spencer Tracy合作的片子,那一部片不是film noir,也沒用到對白,所以在電影的credit上面經常就不提了。

後來我們在電影阿甘正傳Forrest Gump(1994)中見到有男主角Tom Hanks先後與甘迺迪,詹森及尼克森總統見面,是那部電影的一個噱頭。而這一部電影中,就全部是這些噱頭,而且用了很多對白,同時貫穿整個故事。很多地方銜接得很好。用的方式都是用背部畫面,取代當時的演員。

而且這部片人物的名字,其實都是舊片中角色的名字。比較明顯的是馬羅,他就是亨弗利鮑嘉在片中的偵探名字Philip Marlowe,其他的如:Kitty Collins,就是艾娃嘉娜在電影The Killings中的名字。而山姆Sam Hastings其實也是雷米蘭在The Lost Weekend中角色的名字。其他全部都是,不用再提。

這是好萊塢著名服裝設計師Edith Head為電影設計服裝的最後一部片子,她為Steve Martin設計了20 套西裝,盡量使用40年代的式樣。(可惜,他最後的作品卻是為這樣一部服裝上一些不起眼的電影。)她過去的設計包括(只選少數):She Done Him Wrong 儂本多情(1933),Holiday Inn假日旅館(1942),All About Eve 彗星美人(1950),A Place in the Sun 郎心如鐵(1951),羅馬假期Roman Holiday(1953),Sabrina 龍鳳配(1954),Rear Window 後窗(1954),Breakfast at Tiffany’s第凡內早餐(1961),The Birds(1963),Rooster Cogburn(1975)等。

這電影是環球公司製作,片中借用的影片有五部是環球公司的,所以版權無問題,其他分屬:華納,米高梅,RKO,派拉蒙及哥倫比亞。後來米高梅的片子都賣給華納,都要分別商借版權。

下面是片中出現舊片片段的出處,依照出場順序:

亞倫賴德Alan Ladd,This Gun for Hire, 1942

芭芭拉史坦惠Barbara Stanwyck, Sorry, Wrong Number, 1948

雷米蘭Ray Milland, The Lost Weekend, 1945

艾娃嘉娜Ava Gardner, The Killings (1946), The Bribe (1949)

畢蘭卡斯托Burt Lancaster,  The Killers, 1946

亨弗利鮑嘉Humphrey Bogart, The Big Sleep (1946), In a Lonely Place (1950), Dark Passage (1947)

加利葛蘭Cary Grant, Suspicion, 1941

英格麗褒曼Ingrid Bergman, Notorious, 1948

維儂妮卡雷克Veronica Lake, The Glass Key, 1942

貝蒂戴維斯Bette Davis, Deception, 1946

拉娜透納Lana Turner, Johnny Eager, 1941, The Postman Always Rings Twice, 1946

愛德華阿諾Edward Arnold, Johnny Eager, 1941

寇克道格拉斯Kirk Douglas, I Walk Alone, 1947

弗烈麥墨瑞Fred MacMurray, Double Indemnity, 1944

詹姆斯凱尼James Cagney, White Heat, 1949

瓊克勞馥(鍾歌羅福)Joan Crawford, Humoresque, 1946

查爾斯勞頓Charles Laughton, The Bribe, 1949

文生派萊斯Vincent Price, The Bribe, 1949

主要演員表:

史帝夫馬丁Steve Martin 飾瑞比瑞爾登Rigby Reardon

瑞秋華德Richard Ward飾茱麗葉Juliet Forrest

George Gaynes 飾佛斯特教授Dr. John Hay Forrest

Reni Santoni 飾卡洛斯Carlos Rodriquez

卡爾蘭納Carl Reiner 飾納粹指揮Wilfried von Kluck

 

Click: 1111
About Us | Privacy Policy | Contact Us |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