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看板

時事看板一
時事看板二
時事看板 三
時事看板四
時事看板五
時事看板六
時事看板七
時事看板八
時事看板九
時事看板十

時事看板24

2019-02-01 22:16:20

02/28/2019

今天繼續聽到加拿大自由黨人為杜魯多政府辯護。他們說,連王洲迪(前司法部長)都說,杜魯多政府沒有做不合法的事情,只是做了不適當的事。而且他的動機是對的,是為了保障國民工作。

記得哈珀政府時代,九年任期唯一的醜聞、參議員達菲Mike Duffy三年期間合法申請了九萬元房屋津貼,當時我沒有聽到哪一個媒體、哪一個自由黨人為達菲申辯,說他的行為合法,只是不洽當。那個醜聞鬧了三年多,經歷一次大選,被鬧得沸沸揚揚。甚至要哈珀總理下台。(事後經過司法審訊,達菲的31項控罪全部不成立,全部是捏造的罪名。)

還有美國的川普(特朗普)總統,他只不過是對前任聯調局長康米James Comey說過一次:那個Michael Flynn (國家安全顧問)是個好人,你放過他。就這一句話,所有民主黨人及主流媒體就當他是妨礙司法、干預司法,並且立即成立了穆勒調查團隊,對他展開調查。一直鬧到現在。(事後證明Flynn完全沒有做錯事,他的認罪完全是被穆勒小組誤導。)

這一次,杜魯多的總理辦公室PMO,樞密院Privy Council,財政部,加上總理本人一共對王洲迪施加壓力21次,要她改變檢控官的控罪決定。王洲迪沒有接受壓力。但是事後她被降職,被放逐到退伍軍人事務部坐冷板凳。

於是自由黨人說:因為王洲迪沒有因為壓力改變決定,所以所有的事情還是合法進行。所以杜魯多政府沒有做錯。

對了,到這裡都沒有錯。但是他後來將王洲迪降職,這一著就錯得很厲害。這一著就是干預司法。

你可以說,有關SNC Lavalin事件的確是王洲迪一個人做的決定,所以司法公正。但是當你將她降職,明顯是作為懲罰,這就是明顯的干預司法,你讓後來的其他部長都看見,你不聽話就是這下場。

我不知道為什麼杜魯多總理還可以說他沒有干預司法。

杜魯多以及其他自由黨人還說,如果王洲迪感到受到壓力,她應當一早辭職。這就奇怪了,一來,她沒有做錯,為什麼要辭職?二來,她一直以為自己挺過去了,她是直到被降職了,才知道這就是她的懲罰。如果她一遇到壓力就辭職,那代表懦弱。

王洲迪的證詞再明白不過,杜魯多及PMO那夥人都明白表示,這不是為了甚麼工作,這都是為了魁北克這個自由黨的票倉。她也因此才敢質問總理:你是要我為政治原因改變決定嗎?

我只是要說,如果這事發生在保守黨身上,所有反對黨及媒體早就大聲叫喊要總理下台了。

 

02/27/2019

說到美國民主黨的卑鄙無以復加,他們特意安排要川普總統的前度私人秘書Michael Cohen於今天起三天到國會作證,目的是要遮蓋川普與金正恩的河內高峰會。我見到每一間電視新聞台從早上一直轉播到下午(包括加拿大的新聞台),CNN發出的新聞資料片,柯恩的作證是河內高峰會的十倍以上。他們達到目的了。

這個政黨完全沒有一項拿得出的有利國民民生經濟的政綱,就整天做出這些小動作。這個柯恩是川普的私人秘書,他與川普間的12年的「律師與顧客」關係原來應當是受到行業的最高度保密協議規範,但是民主黨以及美國傳媒完全不理,他們就是要利用這一層關係,讓柯恩將他們間最私人的談話、生意細節都揭發出來,做到最大的破壞。

 

 

 

 

 

 

柯恩一開場就說:川普是一個騙子,是一個罪犯con man,一個種族主義者。他將他們過去私人間的談話都拿出來作為證據。我不相信今天任何一個人都可以說,自己所有的私人談話都是絕對的政治正確。如果是這樣,這個人一定是個偽君子。

但是說到實質證據,柯恩一個都拿不出來。比如他說,他「相信」川普事先知道有關民主黨被偷竊的電郵內容,因為他聽到Roger Stone跟川普打電話說到這事,但是當議員們問他有沒有實質證據時,他說沒有。

他又說,川普當時沒有把握自己會當選總統,只是要打知名度(商業品牌),及利用機會與俄羅斯進行川普大樓交易,說川普及家人從未停止爭取俄羅斯的生意。但是當民主黨議員問他,有沒有川普「通俄」的證據時,他又說沒有。

他們花了很多時間詢問柯恩,有關他代川普支付掩口費給色情明星Stormy Daniels的事,柯恩說他幫川普支付了13萬元,之後川普簽署了一張私人支票還給他。還將支票放大作為證物。這代表川普是私人掏口袋付了錢,完全沒有動用到競選經費。再次證明了川普沒有犯法。他最大錯誤是欺騙他的妻子Melania。柯恩今天在國會說:欺騙Melania是我做的最錯誤的一件事。

事情到這地步,民主黨及媒體應當沒戲唱了,但是他們繼續坐大,使用bombshell,explosive,major stories形容這新聞。明天後天他們害會繼續利用柯恩,目的是要讓美國人民完全看不到河內的高峰會。

 

02/27/2019

今天在美國華府及加拿大渥太華都有重要的聽證會,但是兩國媒體處理方式完全不同。在華盛頓,民主黨的眾議院傳訊川普總統前私人律師柯恩Michael Cohen,目的要讓他出來將他所知道的川普的所有負面新聞曝光。他的每一句話,媒體都以爆炸性explosive,bombshell來形容。雖然他說的多數是舊聞,而且也沒有證據。而在渥太華,杜魯多政府前任司法部長王洲迪Jody Wilson-Raybould也作證了三個半小時,她的證詞對於杜魯多造成極大傷害,明言杜魯多要她干預司法,而且使用的理由包括(自由黨的)競選策略,這才是爆炸性的,但是我沒有聽見哪一個媒體使用:「爆炸性」的字眼。

先說王洲迪的證詞,她先做了三十多分鐘的開場白,直言總理辦公室,樞密院到財政部,一共出動了十一個人,先後二十多次向她遊說施壓,目的要她撤銷對魁北克工程公司SNC Lavalin的詐欺及賄賂的指控。她每一次都拒絕了,但對方繼續向她施壓,最後當他與總理杜魯多單獨見面時,杜魯多卻對她說:「魁北克就要有一個選舉(省選),而我是魁北克選區的國會議員…如果我們不想辦法,這間公司會遷出加拿大……」

 

 

 

 

 

當王洲迪問杜魯多:你是要以政治理由干預我的角色嗎?杜魯多否認,說「我只是要想出一個解決辦法。」

這就是為什麼後來杜魯多堅持,他沒有強迫王洲迪接受他的建議,一切決定都是她一個人所做。但是當杜魯多將王洲迪降職,將她調到退伍軍人事務部長時,這就是懲罰,就是司法干預。明顯的她也是到這時候才知道,自己以前受到的壓力有多重大。

她繼續說,那些「說客」繼續向她施壓,總理辦公室的兩位最主要的幕僚Gerry Butts 和Katie Telford對她說:我們必須找出解決辦法,不再討論合法不合法的問題。最後Butts甚至說:那個法律是(前總理)哈珀時期的,我不喜歡那法律。

最後見她都不為所動時,Katie Telford說出這樣的話:如果(Jody)對這作法感到不舒服,我們可以發動人在報紙上寫專欄,說她做的事是對的(proper)。

我不知道有多少人認識到這句話的重要性,杜魯多政府非常明白,他們有媒體控制在他們手中。他們可以控制輿論。

這件醜聞會持續多久,還是要看傳媒。今天我看了好多評論節目,還有幾個記者會,媒體的看法還是偏袒的。聽到一位評論員說:王洲迪這人太頑固,甚至拒絕接受第三方意見,自由黨人對她沒有辦法;(好像是她的錯);杜魯多沒有做不合法的事,充其量是不適當;還有一個評論員說:「只因為一間公司有人賄賂,就讓幾千人失業嗎?」事實是不只是一個人賄賂,還有詐欺。而且不只是一次,是十次八次。

當保守黨黨魁希爾Andrew Scheer開記者會,說杜魯多該當辭職時,一個記者問他:杜魯多是為了保障加拿大工作才這樣做,如果是你,你會怎麼做。最後甚至有評論員說:也許我們應當把司法部長Justice Minister跟檢查部長Attorney General分開,就不會再發生這樣的事。原來杜魯多沒錯,是制度錯了。

 

02/26/2019

今天CNN只有一條新聞,就是川普總統的前私人律師柯恩Michael Cohen將在國會作證三日。他曾任川普的私人律師12年,所以國會民主黨希望從他身上挖出川普過去的所有「不合法」行為。美國法律界最尊崇的所謂律師及客戶保密協議solicitor-client agreement用在川普身上就不適用。在全美國,沒有一個律師可以將他與自己的顧客間的談話內容,或是生意內容公開的,只有川普的律師可以這樣做。因為所有人都痛恨川普。

柯恩還沒有作證,CNN已經發出大標題:柯恩將會揭發川普曾經說髒話,使用種族歧視的言語;柯恩透露川普誇大自己的財富;柯恩會證實川普付遮口費給色情女星,這是犯罪行為;柯恩會不會是當年(水門案的)John Dean?柯恩會不會重演當年Howard Baker的時刻:發問川普是甚麼時候知道的?他又知道多少?

明顯CNN再度將川普拿來與尼克森相比,暗示川普就將下台了。如果你有看我的時事看板,就知道CNN等主媒過去兩年多,有多少次認為川普馬上就要像尼克森一樣下台了。

CNN在加拿大的同夥CBC,忘了自己的總理醜聞纏身,一整天都樂滋滋的報導這新聞,說柯恩會證實川普的criminal conduct犯法行為;又說這些都是bombshell testimony,bombshell details,又說這是major development,Major accusation…。總之用盡每一個嚴重的字眼要讓每一個觀眾塑著耳朵聽他們的說法。

川普正在河內與金正恩會談,希望解決朝鮮半島核武危機,CNN等主媒就用這種「假」新聞企圖掩人耳目。(司法部長禁止穆勒小組在這時公開他的報告,民主黨的眾議院就安排這時候讓柯恩作證。)北韓自從去年六月新加坡的第一次高峰會以來就沒有試放過核子武器,美國媒體就是不肯提這件事,以免助長川普的聲勢。

昨天我終於聽到有華人評論員承認川普影談判技巧,因為他的中美貿易談判就將有了成果。原來這些每天高談闊論的評論員居然都不以為川普會將事情談成功。他們說,現在才了解川普的談判技巧,事先將狠話說在前面,然後一步步逼對方就範。他們很意外居然會成功。

我希望他們記得這教訓,不要遇到事情就先將川普取笑窩囔一番。只證明你們自己的無知。你們的段數與川普相比差太遠了。 

 

02/22/2019

Jussie Smollett 的新聞在CNN等電視台只是半天新聞,今天和昨天的主要新聞還是川普身邊人的犯罪新聞,川普前競選經理保羅曼納福Paul Manafort即將判刑,可能老死獄中;川普前私人律師柯恩Michael Cohen下周就會公開發言,揭發川普更多內幕。至於那個更左的MSNBC,更是完全忽視Smollett被捕的新聞,而事後更製造說法,說芝加哥警方設陷阱,陷害Smollett。說芝加哥警方在2016年居然是支持川普的。這也是一個奇聞,這警方幾乎全是黑人,昨天招開記者會宣告破案及案情的警察及檢控官,一男一女也是黑人,難道說這是一個黑人陷害黑人的案子?

在CNN聽見一個評論員解釋說,要怪都要怪那一頂MAGA帽子,說這個帽子已經成為仇恨象徵,成為吸引犯罪的trigger。還有一個名流說:騙人的事每天都在發生,一個黑人騙人就要被捕。一個白人騙人就可以當總統。

這就是他們的邏輯。

不過公道自在人心。川普的支持率持續緩慢在上升中,特別是在黑人及西班牙語系的支持率,都明顯上升,其中在黑人中的支持率,由他當選總統時的不足百分之十,上升到36%。這是驚人的成長(非常值得信賴的 Rasmussen Poll)。黑人終於逐漸認清,川普在為他們做事情了。昨天更在CNN上見到,他們很無奈的報導說,川普在美國有17個州的支持率超過五成。也就是說這17個州已經成為川普的州分。這還是在美國媒體每天對他無情打擊下的成就。

今天更有蓋洛普民調結果出爐,說美國50個州中,只有六個州是自由派Liberal人超過conservatives保守派人。這簡直難以想像,如果確實如此,共和黨將可以贏得每一屆總統選舉。

有可能是美國人對於自由派與保守派的定義不同,(多數人不願意承認自己是自由派,但是選舉時被媒體語言唬弄,投票給民主黨?)這很有可能。

僅有的自由派多過保守派的州分是:麻省,夏威夷,維蒙特,華盛頓,紐約州,及新漢普什爾州。連加州人都不承認自己是自由主義者。

最後,越來越多跡象顯示,調查川普通俄的穆勒Robert Mueller即將提出調查報告,媒體每天都放話,這報告可能無甚內容,沒有通俄證據。因為穆勒確實是沒有發現。至於為什麼穆勒終於要提出報告了?為什麼不再拖延一陣,讓他們每天都有新聞?很簡單,新的司法部長上台了,穆勒終於有了一個真正的上司。過去兩年,他的小組都在那個反川普的副部長羅森斯坦Rod Rosenstein 領導下,讓他胡作非為。現在William Barr上台,他肯定下了命令:要麼你就拿出證據來,要麼你就告一段落。如果他再胡作非為,Barr是可以將他開除。

這算不算川普熬出頭了?

 

02/21/2019

美國黑人演員Jussie Smollett今天終於被捕(投案),他被控自導自演傷人案(對警方做不實舉報)。法官裁決他十萬元交保。如果判決有罪,最高刑期三年。

Smollett是同性戀者,他在一月底報案說他在街上被兩個白人襲擊。他們頭戴支持川普總統的MAGA帽子,口中叫喊「這是MAGA的國度,我們不需要你這種人」,還用仇恨黑人及同性戀者的字眼辱罵他。

後來查出來,他付錢3,500元給一對非洲尼日利亞兄弟,讓他們毆打他。警方在這對兄弟家中找出面具,帽子,繩子等道具。

當時這新聞成為主媒大新聞,都特別強調那頂MAGA帽子,說都是川普時代引起的仇恨。但是今天,芝加哥警方卻說,Smollett這樣做,是為了提高工資,博宣傳。警察記者會中沒有提任何與川普有關的內容。我們這邊的左台也就樂得都不提了。更不要希望有任何人向川普,或是他的支持者道歉。

如果一個演員覺得,他只要製造反川普宣傳,就可以提高知名度,就可以得到加薪,這不是更值得探討的癥結?如果這事情不是虛構,是不是證明了,今天種族主義,同性戀恐懼症,都已經成為藝人攀登龍門的捷徑?這都是誰的過錯?

 

02/19/2019

如我所料,杜魯多主要幕僚長Gerald Butts的辭職,達到了棄車保帥的目的。前司法部長王洲迪終於在自由黨的會議中露面,她說她同意在國會司法委員會的聆訊中接受問話。那個由自由黨控制的委員會,星期二才說拒絕讓王洲迪出席接受問話,今天卻主動提議,傳訊王洲迪。一切都在幕後商量好了。

Gerald Butts在辭職時的聲明說,他甚麼也沒做錯。如果甚麼也沒做錯,幹嘛要辭職?他辭職的同時,杜魯多就發表聲明稱讚他貢獻良多,明顯這是一場秀。Butts雖然辭職,其實還是在背後做軍師。

我說過,杜魯多一開始以硬碰硬的方式就錯了,他應當用哄的,現在明顯改變策略,用哄的了。而王洲迪可以哄,因為她多次說過自己是自由黨人不會變。只要她一句話,杜魯多就可以脫身。(雖然她被開除的事實永遠存在)

不知道杜魯多答應她些甚麼條件,原住民的利益一定不會少。聽說她的重返內閣也是必然。一些媒體甚至說,「到現在我們只有一連串未經證實的指控,等待澄清」,似乎前幾天的懷疑都是空穴來風的謠言。他們已經在為事件畫上休止符了。

反對黨白忙了一場,保守黨還憑空得罪了魁北克選民。主流媒體大大的透了一口氣。這個國家還是他們的。

 

02/19/2019

再有一個主流媒體人公開譴責目前的媒體人一致的偏向自由派立場。拉那羅根Lara Logan過去是美國CBS的國外特派員,也為「六十分鐘」做專輯。她在一項訪問中說,不僅是美國,今天在全世界的媒體,多數都是自由派。

 

 

 

 

 

她舉例說,美國媒體工作者,85%都是註冊的民主黨人,而「另外14%可能太懶惰沒去登記」。

她說這情況即使倒過來,一樣引人憂慮,因為媒體不應當只向一邊倒。她特別指出有關川普的報導,到了歪取事實distortion的地步。她說,今天美國媒體例行性的引用「單一的匿名消息來源」做文章,完全放棄了新聞專業標準。她甚至說,今天的媒體完全放棄公平這原則,成為某一團體的宣傳機器。「我們都成為政治打手,宣傳機器」,她還引用紐約時報前執行編輯Jill Abramson的話說,該報已經成為「攻擊川普的社論報紙」。

她說過去她不相信有liberal press,media bias這回事,還經常同別人辯論。現在她完全認為同行的行為可恥。

她說今天只有一間Fox news面對所有其他媒體,遠遠不夠。因為除了報紙和電視,還有網頁也都是同一立場。「當你在電視,雜誌,雜貨店,見到的都是同一說法,你不會質疑,你會相信。」

羅根最後說,她知道在今日的環境下她這樣說,無異是職業上的自殺Professional suicide。

這是很可悲的事。她一針見血的話,卻沒人敢說,說了還要承受不可知的後果。

 

02/18/2019

美國前FBI副局長麥凱Andrew McCabe又開腔了,因為他有新書要推出。他就是那個曾經因為在國會說謊,及多次使用川普黑材料向法院申請竊聽川普身邊人事件,於去年三月被司法部長Jeff Sessions開除的人。當時司法部因為覺得他「惡行重大」,趕在他退休前兩天將他開除,使他無法拿到將近五十萬元的退休金。但是他今天可以出書,賺更多一筆錢。

麥凱在CBS的新聞雜誌「六十分鐘」中證實,當川普開除聯調局長康米James Comey之後,他們司法部及聯調局多人曾經開會,討論要以憲法第25修正案除去川普。他們(包括司法部副部長羅森斯坦Rod Rosenstein)討論在當時內閣中爭取支持。他還證實了,羅森斯坦確實談到要裝竊聽器,到白宮偷錄川普的談話,以捉到他犯罪證據。

而且羅森斯坦就是之後立即任命及監督獨立調查員穆勒Robert Mueller就川普通俄事件展開調查的官員。

麥凱在訪問中非常理直氣壯的說,他們確實相信川普是在俄羅斯支持下才當選總統,所以他們這樣做非常合理。而他在訪問中舉出的最有力的證據,不過是在一次情報簡報中,川普說他不相信情報單位提出的證據,說北韓的中程導彈涵蓋範圍到達美國,川普說他相信普京的話。

這樣一句話可以有很多解釋,而且誰知道是在甚麼情況下,有沒有斷章取義的情況下說的。就憑這樣一句話,以及你們「懷疑」他通俄,就動用第25修正案?

事實是,懷疑通俄,甚至叛國都有一定的程序除去總統,那是彈劾。憲法第25修正案只適用於當總統生理上,或是心理上無法勝任總統日常職務時才適用。幾位官員開個會議,就可以隨便用憲法修正案除去總統?嚴格來說,這是政變。

每一個總統初上任,都有權全面改組內閣,川普只不過換掉一個聯調局長,絕對不構成幾位官員開會除去總統的理由。如果美國真的有司法公正,這件事應當立即受到調查。

 

02/18/2019

杜魯多總理的首席顧問巴特Gerald Butts辭職了,他是SNC Lavalin事件的一個主角。有人說他的辭職代表事件的第二個受害者,也有人說是代罪羔羊。當然事件發展未必這樣簡單,一個這樣位高權重,與杜魯多有如此深厚關係的人不光榮的「下台」了,必然有其「棋盤」作用。他會因此減少壓力,受到相關調查。例如說,即將展開的國會司法委員會的調查,是否因此可以迴避?他已經在辭職聲明中說了,這次事件對他(以及政府)的指控,完全不實。如果他迴避調查,或是因此消除責任,那就不會牽連出更大的目標人物,杜魯多這樣做,算不算棄車保帥呢?

其實這件事發生後,杜魯多本人處裡時做錯的最多,首先他說基於Solicitor-client保密協議,前司法部長王洲迪Jody Wilson-Raybould不適合講話,而他又不解除這項協議,讓她說話,而作為client的一方,他自己又天天出來說話,將責任推給王洲迪。加上幾次說話,角度都不同,每一次又留下新的漏洞。作為危機處裡,這是大忌。

如果杜魯多放棄了巴特,從此改變策略,例如開始說實話,他仍然有可能從這個「黑洞」中走出。因為他手中還是有幾張王牌。一張是魁北克人在這次事件中,還是與他站在一起。其次是媒體中他還是有同情者。今天就聽到有評論員說:所有的指控都還是「指控」而已,沒有證實。所以只要他能哄到王洲迪不要說出殺傷力太大的話,他都有機會脫身。

至於說,這次SNC-Lavalin事件必須查清楚,杜魯多政府,或是PMO是否對前司法部長王洲迪施加壓力,等待王洲笛的開口。事實是,根本不需要任何人開腔,證明杜魯多政府是否對她施加壓力。關鍵在於王洲迪被除去司法部長職位,本身就是一個需要解釋的「證明」。杜魯多有第二個理由開除她嗎?太多人在兜圈子了。

巴特與杜魯多關係不同凡響,他們在讀大學時就已相識,後來(2012年)他效力杜魯多,全力提拔他由第三大黨領袖,競選成功做總理,不僅杜魯多感激他,連整個自由黨黨團都視他為大恩人。這次杜魯多願意「犧牲」他,一定有其必然性的考慮。

 

 

 

 

 

 

杜魯多靠巴特成功,但是巴特也可能是一個負累。記得杜魯多剛剛當選時,他的兩個主要幕僚,包括巴特以及Katie Telford就合共申報了超過20萬元的搬家費,他們只不過是由多倫多搬到渥太華,不僅如此,他們出售房屋時的各賺了63萬元及50萬元,但是居然連出售房屋的手續費都申報為開支,讓納稅人買單。這類人遲早要為杜魯多惹麻煩,杜魯多要是有見識,應當一早教訓他們,就也不會惹出目前的災難。

安省居民更會記得巴特,他是前自由黨省長麥堅迪的得力助手及顧問。麥堅迪的很多政策都有他的筆跡,他也在2003,2007兩次省選讓麥堅迪連任。此外他還在這些職務中間出任加拿大野生動物基金會WWF主席,他不做了就由前多倫多市長David Miller繼任。這些都讓人懷疑,這些「優差」都是由他們圈子裡的人,多數是自由黨人給霸佔了。他們要賺多少錢才夠呢。

 

02/17/2019

一月底,美國一個黑人同性戀演員Jussie Smollett宣稱在芝加哥街頭被人襲擊,他說得很清楚,攻擊他的兩個人戴了一頂支持川普的MAGA (Make America Great Again) 紅色帽子,口裡罵他是黑人雜種,同性戀娘們,還說這裡是MAGA國度,不需要你這種人。同時將一條繩子綁在他的頸子,象徵要lynch他。而且他的身體面部還有傷痕。

 

 

 

 

 

記得當時(甚麼證據都沒有時)各大傳媒當大新聞報導,加拿大CBC甚至一度當作頭條。最具代表性的是GQ的大標題:Jussie Smollett受到的攻擊,是美國右翼種族主義、同性戀恐懼症的終極表現。好多分析文章也說:川普帶來了不容忍的仇恨思潮……幾乎所有民主黨人,以及一些名流明星更第一時間發出攻擊的推特,好像Ariana Grande就說:Jussie受到的待遇讓我fxxing sick,無法想像這類的shit真的會發生,我們這是甚麼社會?告訴我我們應該怎麼做?我第一個參加。

但是後來經過警方調查,找不到Smollett所說的任何證據,反而是經過閉路攝像機找到了現場出現的兩個奈及利亞男子,經過查問,他們聲稱是Smollett付錢給他們,叫他們製造這一場攻擊事件。這一對奈及利亞兄弟中有一個是Smollett的個人鍛鍊師,另一個是在Smollett的電視節目Empire中有一個小角色。他們在附近一間五金店買的繩索,後來也有發票證明。

芝加哥警方於昨晚發出聲明,說現在調查方向要改變了,可能要再查問Smollett本人,要他解釋清楚事件。

Smollett的律師辯白說,他們的當事人非常失望,認為是這兩個奈及利亞人陷害他。

如果警方沒有破案,這件事又讓川普,以及他的支持者蒙冤。我也不期望類似GQ或是CNN,CBC一類的主流會以同樣篇幅來個澄清。

 

02/14/2019

其實近來川普的好消息很多,但是新聞上見不到這樣報導。

首先,新的司法部長William Barr今天宣誓就職,川普終於可以收回司法部,不再讓那些一心一意要將他拉下台的人霸占住。

兩天前,左傾的MSNBC報導,共和民主兩黨參議員公開宣布,參議院情報委員會經過兩年調查,傳訊兩百多證人後,沒有發現任何川普通俄的證據。雖然這新聞由他們左派發掘,但是其他主媒都不報導。

然後前任聯調局副局長Andrew McCabe在CBS的新聞節目60 Minutes中承認,他們在川普總統於剛上任後不久開除聯調局FBI局長James Comey之後,立即展開行動,要以憲法第25修正案將川普拉倒。這證實了較早的傳言、報導,說司法部副部長羅森斯坦Rod Rosenstein計畫身藏竊聽器,到白宮竊聽川普,蒐集證據,然後以25號修正案將總統拉下。

他在訪問中說,他們只是懷疑川普通俄,所以這樣做。

這證明了聯調局及司法部確實在策動一場政變。因為第25修正案只適用於當總統身體出現重大病變時使用。例如中風,中槍,而不是只因為你們懷疑總統有不軌行為,而且一些證據也沒有。

這些發展證明,到現在川普的不法行為一件都沒證實,但是那些整肅他的人卻是一再犯法。

(Andrew McCabe是因為參與用假情報申請竊聽川普,而於去年春天被新任FBI局長Christopher Wray開除的。)

 

02/12/2019

剛剛六點鐘杜魯多再開了一個短短的記者會,他似乎進一步將王洲迪逼到牆角。

他說:我非常失望也非常意外(前司法部長、現任退伍軍人事務部長)王洲迪辭職,因為我們一直盡忠職守,做政府該做的事,如果有人認為我們做得不對,她有責任當時就提出來,而她沒有。這是她的責任。

這是繼昨天他將SNC-Lavalin事件責任推到王洲迪身上之後,再推一把。

其實只要王洲迪一句話,那怕是謊言,都可以幫助杜魯多脫離這個困局。為什麼杜魯多要放棄對她用功夫?

現在沒有人知道王洲迪是否會就事件發言,但是杜魯的話似乎是逼到王洲迪非發言不可。王洲迪的父親,卑詩省原住民大酋長已經多次發言,指責杜魯多沒有善待(對不起)自己的女兒,本來王洲迪還可以放杜魯多一馬,何況她是一個自由主義信奉者,強調自己從政是要推動progressive政綱,她不會出賣杜魯多的。現在她有理由為自己辯解。

這次事件再度顯示杜魯多要以強硬手腕對付這件事。這是他一向做事手法,不給對方留餘地。這幾天自由黨放風,說王洲迪性格難纏,說她難以相觸。這都是不必要的,也顯示一個政客(政黨)欠缺基本風度。

 

02/12/2019

SNC Lavalin事件愈發不可收拾。前司法部長王洲迪Jody Wilson-Raybould終於辭去部長職務。

昨天杜魯多總理才在記者會中說了兩件事:第一,他說「我剛跟前司法部長Jody Wilson-Raybould談過,我們確定去年秋天我們談話時曾同意,就是有關SNC Lavalin事件,那決定是她一個人做的。」當記者問他,前司法部長的確這樣說,沒有異義時,他又說「她還留在內閣中,不就是一個證據speaks for itself。」

我覺得杜魯多這幾句話說得非常錯,一來他將責任全部放在王洲迪身上,而且毫無保留。其次他的意思似乎是說:她留在內閣就表示她承擔責任。這不是逼她辭職嗎?

我總覺得杜魯多做事太盡,他不給人留餘地。可能因為從小一帆風順,無需考慮有沒有退路。

這件事的真相只有王洲迪可以解答,她只要說一句話:總理辦公室沒有對她施壓,杜魯多的麻煩就過去了。但過去幾天王洲迪說她鑒於律師與顧客關係,無法說話(作證),現在她辭職了,很多人期望她會說話。特別是她在聲明中說,自己會聘請前任最高法院大法官Thomas Cromwell做顧問,指導她如何做,這表示她極有可能會說話。好多人暗示,杜魯多的麻煩剛剛開始。她只要說一句不利杜魯多的話,杜魯多的政治前途就有可能受影響。

但是到目前我沒有聽到一句話是說:杜魯多會受到致命影響。想一想,如果這樣的事情是一個保守黨總理做的,後果會如何?如果今天美國總統川普(特朗普)被發現做了這樣的事:壓迫司法部長干預司法,事後將司法部長貶職,而且公開將責任推卸到部長身上…這些都是足以致命的行為。說不定已經叫著要送去坐牢了。

但我今天聽到幾位評論員還是這樣說:還有七八個月才選舉,這事件的影響能持續到那時嗎?還有評論員說:總理辦公室與司法部溝通一件案子,並不犯法…誰都知道這不犯法,但是使用壓力不成,將部長降職,這就是使用壓力干預司法。還有媒體人說:其實自由黨心中有算盤,因為SNC-Lavalin是魁北克公司,雇用八九千工人,自由黨只要穩固住魁北克的選民,就可以贏得下屆大選。

這就是自由黨的算盤。不論事情做得錯與對,只要能保住他們的政權其他都不在計較中。過了七八個月後,還是可以連任。而且幾乎不再有人提起SNC向自由黨非法捐款十多萬元的事。

今天早上CBC還想掩埋這件醜聞,一個上午的頭條新聞仍然在努力推銷十多年前發生在體壇的性侵事件,直到下午王洲迪宣布辭職。

就是因為媒體對杜魯多的包庇,才讓他膽子越來越大,做錯了事不僅不承認,還在設法嫁禍。如果媒體再這樣下去,小杜會跌得很慘。

 

02/11/2019

今天操守委員宣布要調查杜魯多總理辦公室,是否在SNC Lavalin事件中,有沒有指示司法部長干預司法。

但是國營CBC電視台今晚居然沒有放頭條新聞,他們選擇的頭條新聞是,發生在十多年前在體育界的性侵事件。

而在CBC的網頁上,這件新聞的兩個標題居然是:杜魯多歡迎操守委員會調查事件;另一個標題是:杜魯多對於事件中的前司法部長王洲迪有信心。

這真是滑天下之大稽。王洲迪到目前不僅沒有做錯事,還是正直(申冤)的那一個,但是CBC的標題居然好像是王洲迪做錯事。這新聞在幾個小時內就有四千多個評論,全部都是發出這樣的質疑:好奇怪,明明調查的是PMO總理辦公室,怎麼變成總理對司法部長有信心。

這些媒體也未免太當讀者觀眾都是白癡了。

 

02/10/2019

維珍尼亞州的政壇(民主黨)這樣多麻煩,ABC的周日新聞雜誌This Week還是可以找到一個同川普有關的題目大作文章。原來世界首富,亞馬遜的貝索斯Jeff Bezos離婚事件搞上了美國八卦雜誌National Enquirer 的母公司AMI,說該雜誌手頭有貝索斯與情婦的相片,要訴諸公開,雙方律師進行談判是否要刊登,AMI提出,如果貝索斯徹銷控告,AMI就不刊登這些相片。結果貝索斯宣稱AMI向他恐嚇、威脅他,構成刑事罪。

至於貝索斯要控告AMI,是因為AMI的雜誌揭發貝索斯與情婦Lauren Sanchez的關係導致他的離婚,貝索斯還說,AMI整他是因為這雜誌老闆與川普私交好,因此貝索斯向法院要求調查AMI是因為政治關係刊出那些對他不利的新聞。(下圖,右起:貝索斯,Sanchez,及Sanchez前任老公Patrick Whitesell。)

 

 

 

 

而因為川普與AMI老闆私交好,加上貝索斯買下了整天痛罵川普的華盛頓郵報,於是在主媒口中變成:川普利用八卦雜誌,要打擊貝索斯,因為忌妒貝索斯比他有錢。就這麼一個等號就可以修理川普。

至於雜誌社在談判中,要求對方撤銷控告,這不可能構成恐嚇,貝索斯發出憤怒叫囂只是一種姿態。而他以華郵擁有人的身分威脅要調查AMI又算不算是恐嚇呢?

有人懷疑AMI獲得的貝索斯與Sanchez的相片來自於Sanchez 的哥哥Michael Sanchez,而他又是川普的支持者。但他已極力否認。

這原來就是一件八卦新聞中的八卦新聞,主媒也能牽引到川普身上。

XXX

自從去年底的中期選舉,美國民主黨增加一批左翼新進議員,黨的政綱也急速向左轉,一些有志角逐2020黨內總統提名的候選人也紛紛提出左翼政綱:全民免費健保,全民免費大學教育,住房是基本人權,向富裕人士提高徵稅率達到九成,推行全綠化政策,最終消除汽油能源等等。

這些異想天開的計畫像是空中畫餅,也違反美國立國精神:勤勞致富,但是初步民調卻不乏支持者,特別在民主黨的基礎選民之中。

這不難理解,今天的美國已經不是以前的美國了,一個多月前聯邦政府停擺,幾十萬公務員只不過兩次薪水(一個月)未發放,就一個個叫苦連天,有的要靠食物周濟庫,有的要露宿街頭,這還是聯邦公務員,他們的待遇好過一般人很多。還有民調指出,美國人一般只有兩百元餘款,任何意外開支超過兩百元就要借貸度日。所以今天的美國人覺得由政府照顧是那麼吸引人。

至於維珍尼亞州的發展,果然如我所料,民主黨不再談及要這三名民主黨頭頭下台了:州長,副州長,司法部長,因為他們若是都下台,政權就會落入排名第四的州議會議長(共和黨人)手中,所以他們製造民調,說州長無須下台,副州長也只要進行調查云云。維珍尼亞是一個重要搖擺州,所以民主黨無論如何都不會放棄。試想,如果這三名頭頭都是共和黨人,今天美國媒體會如何的喧囂要他們都下台。

 

02/06/2019

維珍尼亞州的政壇越來越像鬧劇。上週民主黨的州長Ralph Northam被發現於34年前的醫科畢業紀念冊上,有一個白人塗黑面孔,及一個穿著三K 黨罩袍的的合照,於是各界要他下台,說是種族歧視。民主黨最初希望他下台後,可以讓副州長,一個黑人Justin Fairfax繼任,就很圓滿。但是很快就發現,Fairfax曾經被一個民主黨黑人女子指控於15年前性侵犯,他是萬萬不能在此時繼任州長,甚至有呼聲要他也下台。

今天這個女子露面了,原來她也是個黑人及民主黨,因此不能說是借用政治來打壓Fairfax。而且這女子今天還是加州一間大學的教授。這情況是不是很面熟?幾個月前大法官卡瓦諾任命時就是一個加州女教授Christine Ford出面指控他在三十多年前性侵。不過Ford是民主黨,卡瓦諾是共和黨,而且發生在三十多年前的事,沒有人證物證,而那位教授從來也沒有對人說過。這一次這位女子Vanessa Tyson自兩年前就多次舉報,但她說幾間報紙都不刊登她的申訴。

Vanessa Tyson今天發表的聲明說,她是在2004年在波士頓的民主黨大會中與Fairfax遇見,當時Fairfax強迫她為他口交。但是Fairfax今天表示,當時兩人間的性行為是雙方你情我願的。

Tyson與Ford的事件都很難證明誰是誰非,但是以當初卡瓦諾事件中,那麼多民主黨人站出來說「我相信那位教授」,今天那些民主黨人都不知道哪裡去了。

事情並不到此為止。如果州長及副州長都不足以堪重任,那排名第三位的就是維珍尼亞州的司法部長,也是民主黨人Mark Herring,但是就在今天,他也承認在1980年代當他19 歲就讀維珍尼亞大學時,也曾經將面孔塗黑上台表演做歌手。於是今天,他不僅不能夢想繼承州長的職位,他也可能要下台。(下圖左起:維州三巨頭:州長Northam,副州長Fairfax,司法部長Herring。)

 

 

 

 

 

 

 

 

 

 

這是不是鬧劇呢?(雖然我不認為三十多年前表演blackface就足以構成官員下台的理由。我更反對以今日政治正確的標準,審判三四十年前一個人的行為。)

於是大家去找那排名第四位的接班人,州議會的議長Kirk Cox,終於輪到一個共和黨人。民主黨當然不想將前面三個都抹掉,讓一個共和黨繼承。預料這幾天會有人去挖Cox的底,看他的櫃子裡是否有甚麼骯髒的歷史。

XXX

好萊塢男星Liam Neeson廉姆尼森最近「失言」惹禍。都因為他說了真話。

66歲的尼森說,四十多年前,他有一個女友被一個黑人男人強姦,當時他非常憤怒,他說出於本能的,他就拿著棍棒到街上遊蕩,一個星期的時間都希望遇到一個「黑人雜種」,他就會主動上前挑釁,然後將對方殺死。

尼森是在為一部講述復仇的新片Cold Pursuit宣傳時這樣說。有分析指他是為了宣傳才這樣說,但已經引起各界攻擊。指責他是種族主義者。為此星期二他的新片在紐約的紅地毯已經被取消。

 

02/06/2019

川普昨天的國情咨文幾項民調結果都證實了:非常成功。CBS當時發表的民調顯示:76% approve 同意他的表現,反對的只有24%。當問到對他演講中說到的移民政策時,也有72%表示支持。所以主流媒體所謂的「多數人反對建圍牆」,或是反對他的移民政策,證明是虛假新聞。

同一時間CNN提出的民調也一樣,有59%非常認可Positive川普的國情咨文內容,17%某一程度認可,這表示有76%是認可的。不認可的只有23%。

這證明了只要老百姓親自接觸到川普,他們的支持率居然這樣高。但是一經過傳媒的過濾,這支持率就下跌到只剩下兩三成。就像昨天晚上,在所有電視台轉播之後,傳媒人的評語就完全是負面的。NBC的新聞主管Chuck Todd說,川普的演講是一場鬧劇Theatre of the absurd,CNN的Don Lemon說,川普是詆毀每一個合法移民。一個說:他表面說要團結,但每一句話都是討好他的基地的。一個說:他今晚的演說沒有一句話是:credible,memorable,believable…還有:他將分化divisive升級到另一個地步…

過去每一次川普說:我製造了最多工作機會,我使到美國的黑人及西班牙裔失業率達到最低,美國目前生產的石油及煤氣產量世界第一……各媒體就立即來一個fact check,說他撒謊。但是昨晚他重複這些數字時,我就心想這是事先撰寫的嚴謹的稿子,不可能有錯誤。果然今天那些左傾媒體沒有fact check,他們不敢。可見過去的所謂的fact check都是騙人的(唬弄那些不關心時事的人)。

這次國情咨文雖然長達82分鐘,但收視率高過去年一百萬人,共有4680萬人收看。而福斯新聞台Fox News再度領先群雄,有1,100萬觀眾,其次是NBC,710萬人,CBS 670萬人,ABC有590萬。Fox 娛樂台也有420萬,MSNBC有380萬,CNN又是殿尾,只有340萬。(但是CNN今天在報導這消息時,就只報導了NBC,CBS及ABC的數字,所有有線電台的收視率就省略了。)我還是一句話,希望大家盡量爭取訂購Fox News,而不要訂購CNN及MSNBC,反正他們都不是最多人看的頻道。

 

02/05/2019

這次國情咨文State of the Union,和去年那次一樣,川普的表現都非常好,幾乎無懈可擊。(上衣次國情咨文我也有記載。)這一次我發現他又多了幽默感,這很難得,台下有一半的人公開表示敵意,包括一群故意穿著白衣服以示抗議的民主黨女(男)議員,她們多數時間黑著臉坐著,拒絕拍手,但是他仍然表達了幽默感。例如當他說到美國女性工作機會比過去大為增加時,那群白衣女性難得地站起來拍手,但是當她們要坐下時,他說:別太快坐下,下面這一句話你們會更開心。於是他說,「這一次國會有空前多的女性議員當選,我恭喜妳們。」他這樣說其實非常難得,因為多數此次當選的女議員都是民主黨人,所以這一次她們不得不更要歡呼了。

這一次川普請的嘉賓,很多都是不得不令民主黨也要尊敬的,包括第一個登月的太空人Buzz Aldrin,還有二戰英雄,納粹集中營倖存者等,這名倖存者今日還剛好是81歲生日,全場即時爆發出Happy Birthday大合唱,這在過去國情咨文沒發生過的。而且因為民主黨的地底至不肯拍手,在做的共和黨人就不時已USA,USA歡呼於以對抗。這也是過去非常少見的。

川普照例的列舉了他任內兩年的經濟成就,台下民主黨的那一半也沒有反應。但是他也說到很多其他方面的成就,例如讓很多黑人囚犯可以重生的First Step Act,還有全套的Crime Bill,這些也是傳媒很少提到的。還有他提出的對兒童癌病研究經費,十年內消除愛滋病的研究計畫,重新登陸月球計畫,這些也都是傳媒從來都不提的。

當然媒體集中報導他的圍牆計畫,他提到了,說會向國會提出議案,希望眾議院支持,坐在他身後的議長佩洛西毫無反應。還有十天政府面臨另一次關閉,相信他會一緊急命令起建圍牆,屆時另外一次對壘會再出現。

這一次演講將近一個半鐘頭,很多高潮。在我來說最大的高潮是在,當他說到我內瑞拉時,他說,社會主義讓一個拉丁美洲最富裕的國家變得一窮二白,所以「美國將永遠不會成為一個社會主義的國家。」這一句話讓在做的民主黨人臉都黑了,因為近來多個爭取總統提名的民主黨領袖紛紛提出類似社會主義的政綱:提高富人稅率到九成以上,全面免費醫療及買藥,全民免費讀大學,打開邊界……

這次川普已很多篇幅爭取兩黨合作,要在座者放棄黨爭,爭取美國的利益。但是看民主黨的反應,成效應當不大。民主黨派出的答辯者Stacey Abrams,是去年在中期選舉時喬治亞州競選州長失敗者。據說民主黨挑選她出來答辯,就是要培植她在兩年後競選參議員。所以每一步都是重要的決策。

 

02/05/2019

前天說過,民主黨也希望維珍尼亞州長Ralph Northam下台,他們好讓副州長Justin Fairfax取而代之,不過很快就發現,這位副州長曾經被指控性侵犯,現在若是要出馬,有可能遭到阻力,(如果依照最高法院大法官卡瓦諾提名時的標準,他連出任副州長的資格都沒有。)所以民主黨又猶疑了。

所以說,民主黨做事不是依照原則,而是政治考量。

那個Northam堅持不下台,他說得很對,如果他現在下台,等於終身都要背負這個種族歧視者的大帽子,洗都洗不清。

這就是今天我們生存的這個龍門不斷移動的文字獄的世界。

XXX

上禮拜才說到,民主黨一上台就傳召了川普家人在川普大樓會見幾名俄羅斯人之後,他們的通電話紀錄,結果發現原來他們第一時間打電話的對象都不是川普總統,這使他們十分洩氣,因為無法證明那一次會面是事先預謀的通俄行為。但他們再接再厲,今天紐約州(民主黨政府)又用檢控官的權力命令川普就職委員會交出subpoena財政紀錄,因為他們懷疑川普就職委員會收取了外國捐款,希望以此證明川普政府確實與外國有勾結。

這個subpoena 要查驗所有捐款人,每一筆錢的用途,我聽CNN說,他們除了懷疑有俄羅斯的錢在裡面,還懷疑有詐騙行為,甚至洗錢,叛國等conspiracy against the US。(不過白宮已經說了,這個組織與白宮無關。)

今天CNN還說,民主黨的眾議院下一步是subpoena 川普過去十多年的報稅紀錄,要查他究竟與俄羅斯的關係有多深。甚至有沒有與其他國家有不可告人的貿易來往。即使沒有,也都可以查出任何一個報稅不齊全的白領罪名。

自從川普上台他們就在進行無窮無盡的調查,他們要調查到甚麼地步?難道美國國民不覺得厭煩嗎?或是他們都已經被洗腦,覺得川普這惡棍一定要查到他坐牢為止?

不過經過這樣多調查,加上政府關閉的責任,今天發表的逐日民調daily tracking poll,川普的聲望又回升到48%,所以他們白費功夫了。

 

02/03/2019

維珍尼亞州長Ralph Northam 到今天還不願意辭職,他甚至改口說,相片中的黑面人,以及穿三K 黨白罩袍的人都不是他。

這一次民主黨反常的都要Noetham辭職,其實不是民主黨懂得自愛,事實是,Northam辭職對他們有好處。因為如果他辭職,副州長Justin Fairfax就可以接任,而Fairfax是個黑人。在民主黨來說是個更好的選擇。不僅如此,民主黨還可以說自己站在道德高地,因此可以更嚴格的要求共和黨,將來共和黨人有任何差錯,都可以要對方下台。

我講過,過去白人將面孔塗黑,是一種藝術,叫作是Minstrel Blackface,遠的不說,1993年男星泰德丹森Ted Danson還扮演過一次。丹森是電視劇Cheers的男主角,Cheers由1982到1993一共演出13季,非常受歡迎,所以他也一炮而紅。丹森走紅之後就與自由派女星泡在一起,他先跟黑人女星Whoopi Goldberg 拍拖,導致他跟第二任妻子離婚,之後他又跟自由派女星Mary Steenbergen史汀柏根結婚,而史汀柏根更是民主黨中的左派,他們甚至被邀請在2016年民主黨全國大會中一起致詞,為當時的總統候選人希拉里站台。以這樣一個背景的人,丹森都在1993年的一次公開場合中,扮演黑面藝人。

那一次是眾多藝人為Whoopi Goldberg搞一個roast,那時候丹森還是以Whoopi的情人身分出席,他不僅以黑面孔出現,還說了很多有關黑人的笑話。比如說當時的紐約市長丁金斯David Dinkins(黑人)未到之前,丹森這樣說:「市長就要來了,所以小心,別說政治笑話,只說黑人nigger笑話。」這個Nigger字眼他說了十幾次。(下圖:丹森扮黑人,Whoopi Goldberg在一旁開心大笑。)

 

 

 

 

 

 

 

 

 

 

而當時在座的Whoopi不僅不生氣,甚至說:「他要很有勇氣以黑面孔出現,我不管你們是否喜歡,我非常欣賞。」而且一個願意結交黑人女友的人,會扮演黑人作為歧視黑人的手段嗎?

這只不過是20幾年前的事,他可以又畫黑面孔,又用那個N字眼。這證明這幾件事成為絕對禁忌只是20年內的事。

這樣說,Northam的罪過那麼大嗎?

還記得1995年黑人足球明星辛普森OJ Simpson殺妻案開庭,當時一個主要證人是負責調查現場的警察Mark Fuheman,被告辛普森的律師,為了推翻Fuhrman的證詞,就問他:你過去用過nigger這個字眼嗎?(目的在證明他歧視黑人),Fuhrman說他沒用過,但就被人揭發他在八十年代寫過一個教育性的劇本,劇本中因應劇情需要用過這個字。辯方就以此證明他是種族主義者,他所有證詞都被推翻了。

所以我認為今天對於黑人用字這樣多禁忌,都是民主黨及左派發明的,用來整肅政敵,打壓保守派的工具。

 

02/01/2019

養過狗的人都會發現,貓狗都喜歡追住自己的尾巴轉圈子。今天美國國會眾議院的民主黨議員諸公們,就每天玩這遊戲。

他們一上台,就對川普及他身邊的人緊緊追逐調查,雖然一年多以來他們甚麼線索都追過,都查不出甚麼來。其中他們掌握的最具實質證據的就是,2016年六月,川普的兒子唐納Don. Jr,女婿庫什納Jared Kushner,及他的競選經理曼納福Paul Manafort,在紐約川普大樓會見幾位俄羅斯人的事件,這事件一直是民主黨及傳媒的最主要的「通俄」證據。但是據唐納等人當時說,是因為一個俄羅斯女律師告訴他們有希拉里的黑材料,但是去了對方卻只有興趣談領養俄羅斯兒童的事,所以大家沒興趣,草草收場。

但是民主及傳媒都不相信,窮追猛打。所以民主黨上台之後第一件事就是傳召唐納那一天所有的通話紀錄,特別是在此次會議前後幾個小時的通話紀錄。他們甚至使用國會的Subpoena 權力,迫使他交出當天會議前後的通話紀錄。結果發現,唐納在會議後打的電話只不過是給他的生意夥伴。

我聽見CNN將這新聞當大事報導非常好笑。他們的標題是:唐納在會議之後打的電話不是給他的父親。

民主黨及傳媒應當是很失望的,因為他們事先一直報導說,唐納等人事後一定是跟川普報告,用以證明那次是一次重要的會議,所以興奮了幾天。經過這麼大陣仗,得到的結果連小水花都不是。

這就是民主黨取得眾議院主權之後集中精力要幹的事。

其實川普出馬競選總統,他身邊的人一些經驗都沒有,做事難免磕頭撞腦的,但是民主黨硬要認為他們每一步行動都有計劃,都是陰謀。

XXX

美國邊境局剛剛在南面邊境破獲了一宗美國歷史上最大宗毒品,兩名墨西哥男子被逮捕。他們運載黃瓜的的貨車上,藏有650磅毒品,其中包括254英磅的芬太尼,一公斤芬太尼可以殺死一百萬人,這一批芬太尼就可以害死2,600萬人,這是紐約州加上新澤西州兩個州的總人口。

民主黨堅持說,九成以上的毒品是由南面邊境以外的地區進入美國。這是最不負責任的話。作為國民的父母官,這樣說話怎麼對得起自己的選民?

XXX

這世界變得好快,維珍尼亞州民主黨州長Ralph Northam最近被發現,他在1984年醫學院的畢業紀念冊中,有一張搞怪相片中有兩個人,其中一個是將面孔塗黑的白人,一個是穿著KKK黨白色罩袍的人。而他在相片下的說明是:這世界上酒鬼多過醫生,所以讓我再來一杯啤酒。

現在他承認那兩人之中有他在內。不論他是誰,在今天這政治環境都吃不了兜著走。要他下台的呼聲此起彼落,包括民主黨人在內。

 

 

 

 

 

 

 

去年十月,著名電視主持人Megyn Kelly只不過說了一句:萬聖節時塗黑面假扮其他人,是可以接受的,(大意如此),就被公司炒魷魚,失去了工作。

Northam那時是1984年,可見那時候是可以容許的。我經常介紹老電影,以前的電影裡面,白人將面孔抹黑,假扮黑人唱歌是常見的節目。著名的Al Jolson招牌演出就是以黑面出現。還有1936年的Swing Time(歡樂時光),男主角Fred Astaire就扮演黑人。1938年Judy Garland也在Everybody Sing中塗抹成黑面孔,還有1942年的Holiday Inn假日旅館,著名歌星平克勞斯貝Bing Crosby也扮演黑人。

還有那個三K黨的相片,明顯是搞笑作品。在1984年的南方,相信是可以容許的,但在今天的美國,已經成為政客的致命錯誤。

 

Click: 1796
About Us | Privacy Policy | Contact Us |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