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生活雜文

北美原住民問題
手機越來越聰明,人越來越笨
好萊塢黑名單事件
死刑與民意
惠妮‧休斯頓之死
兩個截然不同的歌星
對警察好一點,對壞人要同仇敵愾
一件罪案是怎麼發生的
杜魯多的拳賽-政治人物是怎樣產生的
年輕人的Entitlement觀念

孟晚舟事件考驗杜魯多

2019-01-16 23:45:04

杜魯多總理的外交災難一波又一波,到這境地很難再說是運氣不好了。

北美三國貿易談判,輸得很慘,而且令美加關係陷入低谷。那次的過程,加拿大媒體幫他護航,將過失推到美國總統川普身上,讓他可以保持顏面,但是之後發生的一連串事件,就找不到一個川普(特朗普)做擋箭牌了。

加拿大自從去年12月一日聽取美國司法部的建議,在溫哥華逮捕了過境的華為財務總監孟晚舟,所謂的華為公主之後,北京方面採取了空前巨大的反應,連續捉了兩個加拿大前外交官,然後將一個加拿大「毒販」判了死刑。這一連串的閃電行動,北京暗示得很明白:加拿大做錯了事,必須立即糾正,立即釋放孟晚舟,否則就要付出代價。一天不糾正,一天就不罷休。後續行動陸續有來。

加拿大的反應很奇怪,最初是低調,幾乎沒有反應,而且沒有及時爭取盟國的支持,美英法德等這些傳統的盟友國家,都沒有強烈的反應。美國是在十二月中才應加拿大外長方慧蘭Chrystia Freeland的親自要求,由國務卿龐佩奧,以及國防部長馬諦斯發表聲明,說會幫忙將兩名加拿大人「帶」回來。杜魯多甚至沒有直接跟川普總統聯絡,請求他幫忙。實在因為他把兩國間的關係搞得太壞了。據說他是到了一月七號才跟川普通電話,而且電話內容是「多謝」川普答應他會提供幫助。這不是加拿大為美國做的一個favor嗎?為麼變成加拿大欠美國一個favor?

而他更沒有直接跟習近平通電話,請求放人。我在12月19日的杜魯多一邊學一邊做中說過,他發現那是他無法做、也認為沒有用的事。

如果他一早將美加,中加關係都搞好,到這個時候就不至於求救無門。而他的第一個錯誤就是-- 反應太遲鈍,反應太溫和。

其實這件事是美國加在加拿大身上的,美國沒有理由不奮身而出,幫加拿大擋這一顆子彈。川普當初還說過,如果華為事件對中美貿易談判有幫助,他可能插手,將孟晚舟做為籌碼。所以,他可以為中美貿易談判釋放孟晚舟,但就不為加拿大說一句話?

所以這又要提起去年夏天,美加貿易談判期間,杜魯多過分自信的態勢,高姿態的得罪了川普(參見: 杜魯多的算盤)。如果他一直維持和川普的友好關係,今天他不用一個人辛苦的擋這一連串的子彈。

當然,如果他今天和習近平有適當的兩國元首關係,局面也不至於鬧得這樣僵。他是皮爾杜魯多之子,中國欠他很多,而且好多中國人還記得這是白求恩的國家,怎麼弄到今天連拿起電話問個好的勇氣都沒有?

而且要自己擋這些子彈,他的能力明顯不夠。最糟糕是,北京絲毫不給他面子。他說一句話,那個華春莹就頂回一句話,而且越頂越難聽。例如杜魯多在本月11日在西部的Regina說:中國是任意(非法治)arbitrarily, unfairly及不公平的逮捕加拿大公民,還說被捕者之一康明凱Michael Kovrig具有加拿大外交官身分,所以說中國是不尊重外交豁免權。第二天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華春莹毫不客氣的頂回來,說這項指控無稽,她說「某人所說的」康明凱有外交豁免權是毫無根據,說這位某人應當首先認真學習和研究一下《維也納外交關係公約》和國際法,不要似是而非、貽笑大方。」她連杜魯多的名字和頭銜都不說,可以說是侮辱之至。

但在這情況下,加拿大似乎毫無對策,昨天加國外交部長方慧蘭甚至低聲下氣地與中國駐加拿大大使盧沙野通過兩次話,要求他幫助,將被判死刑的加拿大公民謝倫伯格釋放。早幾天,盧沙野在加拿大媒體上刊登文章,責備加拿大政府不懂法治,為此加國民眾普遍反應激烈,認為盧沙野違反外交慣例及傳統,不應該在加國傳媒上攻擊本國國民。但是事隔兩天,外長卻要去向這位大使求助?所以我說她這是低聲下氣。

這已經是非常沒面子的事,但是今天華春莹在被問到:為什麼不以人道理由,釋放謝倫伯格,不怕國際社會(加國盟友)有不良反應時,她又說了一大段:老實告訴你,我們一點也不擔心,因為你剛才列舉的澳洲,對嗎?還有誰?加拿大的盟友十個手指頭可以數出來的盟友,根本不能代表國際社會。

所以說到了今天,華春莹簡直是不將加拿大放在眼裡。看這態勢,北京還會再接再厲拿出更嚴厲的行動,除非加拿大拒絕美國引渡要求,將孟晚舟釋放,否則中國不可能罷休。

到目前唯一可以幫助杜魯多的是川普,他必須拿出最後的勇氣請求川普幫忙。如果川普願意幫忙,絕對不是難事。但是杜魯多會低頭嗎?

一個能幹的外交事務的小組,目前加拿大沒有。杜魯多上台後,搞砸了與中國的關係,與印度的關係,與沙地阿拉伯的關係,與美國的關係,而這些都是原來的友好國家。而其他的傳統盟友間的關係,也一點都沒有改善。所以到現在發生這樣的事,沒有一個盟國可以求救。

杜魯多作為總理,完全不懂外交。比如說,美加墨三國談自由貿易之前,他以為自己和墨西哥是好朋友,可以聯合起來對抗美國。沒想到被墨西哥出賣。川普先跟墨西哥談了,再來強迫你談。所以外交事務是要看實力,沒有實力就要謙虛,但是杜魯多還是沒學到教訓。舉個例子,沙特阿拉伯一個18歲少女因為逃避家庭暴力(母親及哥哥),在泰國機場將自己閉關在旅館房間,向西方尋求政治庇護。在這敏感期間,別的國家都很謹慎,加拿大卻勇敢地伸出援手,將她第一時間接到加拿大,給於庇護。本來這無可厚非,但是加拿大外長方慧蘭卻親自到機場迎接,高姿態給記者一個photo-op,讓全世界報導。這就是畫蛇添足、毫無必要的行為。很多外交事務專家都說:難道說,以後外國少女逃家,你都以盡快速度不經審查,而且大張旗鼓地接回來?而且,你還得罪沙特不夠嗎?

三年前杜魯多的當選總理,完全是靠義大利海岸邊一個溺斃的敘利亞難民小童的相片,他由原來沒有希望當選,一夜間民望三級跳。他就一直以為,所謂的外交事務就可以靠一張相片,一個photo-op,每天同粉絲selfie可以達到目的。華為事件比那個複雜不知多少倍,而且不是加拿大幾間媒體可以操縱。所以杜魯多要焦頭爛額。

Click: 516
About Us | Privacy Policy | Contact Us |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