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生活雜文

北美原住民問題
手機越來越聰明,人越來越笨
好萊塢黑名單事件
死刑與民意
惠妮‧休斯頓之死
兩個截然不同的歌星
對警察好一點,對壞人要同仇敵愾
一件罪案是怎麼發生的
杜魯多的拳賽-政治人物是怎樣產生的
年輕人的Entitlement觀念

大法官卡瓦諾任命風波

2018-10-06 13:02:40

美國最高法院大法官卡瓦諾Brett Kavanaugh的任命,凸顯了美國持續了幾十年的文化內戰最激烈的一面。他的任命被通過,可能是這一場戰役battle告一段落,但是這一場內戰war仍會持續下去。美國自由派聲稱他們不會放棄,民主黨就聲稱他們會繼續對卡瓦洛的過去進行調查,不惜彈劾他。

我在七月一日的時事看板裡就說了,民主黨不會這樣容易就讓川普在任內任命第二位保守派大法官,當時我就舉27年前的湯法斯大法官Clarence Thomas做例子,當時自由派中就冒出一個女子Anita Hill指控湯瑪斯在十多年前對她說過髒話(說汽水罐裡好像有一根陰毛),企圖阻止湯瑪斯不適合做法官。經過幾個星期的調查,「揭發」湯瑪斯讀書時曾經看過色情電影,也是將他弄得灰頭土臉。

事隔三個月,民主黨果然是無所不用其極。這也是自由派一貫作法,這是焦土政策,27年前社會風氣還沒有這樣壞,(克林頓總統在白宮跟實習生做的齷齪事情還沒發生),所以只是栽贓湯瑪斯說黃笑話。現在風氣敗壞,所以性侵,輪姦,暴露私處的事都捏造出來了。

明眼人都知道是甚麼一回事,但是自由派自以為站在道德高處,就可以製造謊言。這一次事件,如果要追查,應當追查那位福特教授是否有意製造謊言?那些人幫助她製造及推動謊言?另外兩個女子是否趁亂製造謊言,作假證供,這些都應當調查,如果屬實這些人是否應當負上刑事責任。

昨天共和黨參議員(緬因州)柯林斯Susan Collins在參議院的45分鐘講話是這一次事件中,最成功也最精闢的一次演說,也是近年來所有政客中所發表的最有力的演說,(我發現主媒都不重播這段演說中最精闢的句子),她在演說中就解釋了她為什麼不相信福特教授的指控。如果美國還有真理,這些都是司法當局應當追查的。例如:

福特在兩個多月前寫信給民主黨議員,要求保密身分,但是為什麼民主黨議員要向媒體揭發事件?而且是在投票前夕公開?(民主黨司法委員會主席范士丹Dianne Feinstein在聽證會中被問到此事時,居然說她不知道是誰洩露的,問是否她的下屬時,她居然說「我沒有問過」。)

福特說她被侵犯時,有四人在場,那四個人都鄭重否認有這件事。其中一人是福特的最好朋友Leland Keyser,她也發表聲明說不記得有這回事,她還加了一句說,她根本不認得卡瓦諾。福特在聽證會中解釋,Keyser健康不好,因此不願意出來支持她。但事實是,據華爾街日報消息,Keyser透露,事件發生後,福特在FBI的一個好朋友企圖向她施加壓力,要她改變說詞,要她支持福特。這樣做是犯法的,是不是應當追查?

在司法委員會的聽證中,福特多次說謊,其中一次大家都見到,就是她最初拒絕到國會做證,理由是她怕坐飛機。後來拖不過了才同意。但是問話中她被迫承認,她經常坐飛機度假,開會。

另外,問到她通過測謊時,她首先說不知道是誰付錢作測謊,後來又說不知道測謊程序。事後她的前男友,以及另一個友人說,原來福特教心理學時就是測謊專家,她還教導一個聯調局工作的如何知道測謊是否真實。

這些事也證明,盡管有千千萬萬的群眾,教授,律師,出面力挺福特,但是福特的朋友沒有一個出來支持她,反而都出面否認她。相對的,出來支持卡瓦諾的有成百上千的舊同學,舊同事,親戚朋友。這些人自發自動,第一天就有65名舊時的女同學出面,後來有一百多名與他共事的同事及朋友。她們甚至自發刊登廣告,出來接受訪問,不像福特的朋友,沒有一個願意站出來。

當然還有大大小小的漏洞,例如她被性侵時究竟是2012年向心理醫生說的late teen (18-19歲),還是後來說的15歲?她在看心理醫生時沒有說對方是卡瓦諾,後來才編造出當時說了卡瓦諾的名字。在作證時問到她接受華盛頓郵報訪問時,是否向記者展示心理醫生的報告時,她居然說她忘了。(事實是沒有,因為那份報告中,沒有卡瓦諾的名字。)

這些都是任何一個有獨立分析能力的人看得出的。這些難道都不應該追究嗎?

但是在今天這個瘋狂的MeToo時代,沒有人可以攻擊「受害者」,即使她們的話再無稽。在今天這個瘋狂時代,只要有女人出來指證,被指的男人就有罪。而「我曾經被侵犯過」成為一個時髦名詞。

今天民主黨說,他們不會罷休,他們要繼續追查。如果民主黨取得國會多數,他們還會彈劾卡瓦諾,讓他位子坐不穩。

也許27年後我們會再次見到一場類似的風波上演。因為只要有效,這橋段就值得一用再用。

(你想知道為什麼一位像Christine Ford一樣的心理系教授,會做出這樣的假指控,可以參考心理學大師佛洛依德慘遭鞭屍,就會完全明白。)

 

相關文章:

10/06/2018

這次大法官卡瓦諾的提名,暴露了自由派(左派)民主黨的真面目,他們像是土匪,暴徒的真面目。他們聚集在參議院的走廊、電梯,阻攔任何一個他們認為可以影響的議員,向他們叫囂,向他們呼喝。他們聚集在幾個參議員的辦公室,聚集在最高法院門前,聚集在Trump Tower前,聚集在校園,聚集在街頭,甚至躺在馬路上。他們緊握拳頭,高呼口號。一些激動的人群甚至滿眼含淚,甚至痛哭。

他們的表現讓我想到在瑞典旅館門前,坐地痛哭的陸客。他們有甚麼分別?

我一再說,左派是最不尊重民主的。選舉輸了就耍賴,抗議,搗蛋。公投輸了就爭取再來過,直到自己那一邊贏了為止。

而且最奇怪,這些都是知識份子,都不是打工仔。再次證明今天的大學校園培育出來的都是甚麼樣的廢物。

從卡瓦諾上個月在司法委員會的聽證第一天起,這些鬧事分子就用這種方式阻撓。第一天就有73個鬧事份子被拖出去。他們高聲叫喊,以為聲音夠大,就是有理。

這幾天專用巴士將這些示威分子由各地運送到華盛頓,他們佔領參議院走廊,參議員辦公室,他們針對幾個立場搖擺議員,當著他們的面叫嚷:Shame! Shame!。他們包圍Susan Collins,說她是殺死嬰兒的兇手,又在她的辦公室大門上寫,她是強姦犯的守護者。誰是強姦犯?一個神經質的女人的指控就足以讓人入罪?

過去自由派善於利用racism這個字眼,保守派動輒被扣上種族主義的帽子。現在MeToo對他們好使好用,動輒將對方指責是misogynist,水洗都不清。

過去半個多世紀,這一派屢屢佔上風。越戰時期,校園發起的反越戰風潮與現在這股勢力差不多。他們佔領校園,罷課,到街上示威,破壞公物。本來一群小紅衛兵未必能成事,但是他們有傳媒支撐,九成以上的媒體是他們的幕後支持者。讓他們的勢力坐大好幾倍,最後迫使美國休兵,將盟友越南雙手讓給越共。

這樣的事件讓他們食髓知味,屢試不爽。

他們像紅衛兵,進行的是造反有理。你讓他們得勢,可以想像未來世界是甚麼模樣。

在人類歷史上,就自然存在自由派及保守派,一派重情緒,一派重思考。兩派能夠平衡,人類就可以平衡,進步。但過去半個多世界因為傳媒文化的發達,那重情緒的一派就佔了上風,理智受到壓抑,common sense被摧殘。昨天Susan Collins說的最好一句話就是:當情緒passion佔上風,公平fairness就不見了。

卡瓦諾事件唯一的亮點是,讓某些平時冷漠的旁觀者看清楚某一派的真面目,同時團結了保守派。美國保守派從來沒有這樣憤怒過,兩年前當川普當選總統,參議院眾議院的共和黨都與他不同陣線,今天他們無比的團結。

你再看看川普的成績,他完成了一個對美國更有利的北美自由貿易協議,昨天公布的美國就業數字,失業率達到49年來最低。北韓有多久時間沒有試射飛彈了?伊斯蘭國到哪裡去了?這些大家都見不到嗎?

Click: 2066
About Us | Privacy Policy | Contact Us |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