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生活雜文

北美原住民問題
手機越來越聰明,人越來越笨
好萊塢黑名單事件
死刑與民意
惠妮‧休斯頓之死
兩個截然不同的歌星
對警察好一點,對壞人要同仇敵愾
一件罪案是怎麼發生的
杜魯多的拳賽-政治人物是怎樣產生的
年輕人的Entitlement觀念

聯調局的洩露新聞策略

2018-09-16 12:35:52

這才是真正的爆炸性新聞,但是你別期望美國的主流媒體會刊登。

美國共和黨挖掘出更多的FBI同司法部內部官員,串通要有計畫地洩露內部機密給媒體,用來打擊川普政府。如果你要實際的證據smoking gun,下面就是了:

聯調局FBI的主要調查探員,那個負責調查希拉里電郵事件,及川普通俄事件的探員史托克Peter Strzok,聯調局職位第四高的官員,他在去年(2017)四月十號,發給在司法部的女朋友佩吉Lisa Page這樣一個短訊:

「我幾乎是跑著找到這電話,要在你下班前告訴你,我們跟司法部的一個洩露新聞計畫media leak strategy。」

兩天之後,史托克又恭喜Lisa Page,說兩篇對川普總統一個義工Carter Page不利的文章刊出了。史托克在短訊中說「這文章的打擊,比我們想的還厲害」。再過十天,史托克的短訊說「文章出來了,做得好,佩吉。」

到現在,聯調局跟司法部都對此不予置評。但是你還需要甚麼樣的證據呢?

史托克就是那個在短訊中說:不能讓川普當選,我們要阻止他。

他還說過:雖然川普只有一百萬分之一的機會當選,但是我們還是要有一個保險政策。(他在另一個短訊中說,這個保險政策就是由當時聯調局副局長Andrew McCabe指揮。)

今天史托克以及McCabe都已經因為這些逐漸洩露的短訊,再經過調查而被開除了。但是主流媒體到現在還是說,整個調查是針對川普,是川普在通俄。事實是,整件事都證明了,是聯調局及司法部在破壞川普的總統工作,在妨礙司法。而川普通俄的事,一個證據都沒有。

其實,基於這些短訊洩露的資料,真的應當接受調查的人應當更多。例如說,就在史托克指出有所謂的媒體洩露策略後第二天,華盛頓郵報就在一篇報導中揭露了,FBI得到一份FISA (外交監聽法案)下的搜索令warrant,是情報組織要求竊聽Carter Page的文件。而這篇報導的記者之一是Devlin Barrett,而他的名字早在前一年(2016)十月,就在史托克的短訊中出現。

華盛頓郵報的文章,公開了這份申請搜索令的報告部分內容,當然是說Carter Page這人如何有嫌疑,與俄羅斯有如何親密的關係,因此他必須接受情報單位的竊聽(當時就順便因此竊聽了川普大樓,以及川普過度小組的一舉一動)。在當時,這報導引起媒體嘩然,說川普身邊的工作人員通俄,那麼川普也有通俄嫌疑。

當然,後來我們都知道,這份申請FISA竊聽的文件非常有問題。我在今年二月的共和黨備忘錄終於見天日中說得很清楚,這份申請竊聽的文件是由聯調局及司法部高級官員多人提出,而他們的理據是基於一份由希拉里競選陣營出錢,聘請英國退休情報人員與俄羅斯情報人員,「泡製」的一份虛構報告為基礎,而申請時居然隱瞞這份報告是民主黨出錢做的。單憑這行為,這幾位高官就應當接受問話,甚至觸犯刑事法。

如果你留心新聞,前任聯調局局長康米James Comey已經幾個月沒有發言了,因為他應當知道自己有法律上有麻煩了。他沒有過去那樣囂張了。過去川普每次遭到麻煩,他必然第一時間發推特再推一把。現在康米自己就正接受洩露政府機密的調查,但是相關調查媒體是一個字都沒有。

媒體集中報導的是,川普前任競選主席Paul Manafort同意認罪,與獨立調查員穆勒小組合作。傳媒興奮的說,這表示他願意合作,極可能透露川普通俄的罪證。問題是,如果川普沒有通俄,Manafort能透露甚麼呢?他們到現在都只有一件事捉在手裡,就是川普的兒子及女婿,曾經在川普大樓會見一個俄羅斯律師,以取得希拉里的黑材料。那樣的事,完全合法。

上面說的這些都是共和黨眾議員經過長時期,一步一步辛苦的司法程序,獲得的證據。(因為每一步,都受到司法部和民主黨的拖延,阻撓。)但是因為媒體也參與一份,你不要期望由媒體那裏獲得任何資訊。而民主黨就期望在十一月的選舉中奪回眾議院操控權,這樣他們就可以終止所有有關的調查,然後集中彈劾川普的程序。

Click: 227
About Us | Privacy Policy | Contact Us |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