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看板

時事看板一
時事看板二
時事看板 三
時事看板四
時事看板五
時事看板六
時事看板七
時事看板八
時事看板九
時事看板十

時事看板十九

2018-07-01 12:34:58

08/31/2018

這兩天美國幾個主媒幾乎用全天時間,直播參議員麥坎的葬禮,(正式的葬禮是星期六),亞利桑那的追思儀式,棺木離開教堂,運送到機場轉運到華府,機場迎靈,棺木送到國會,列隊瞻仰棺木,國會再追思…

值得注意的是,追思儀式中致弔唁的是民主黨前副總統拜登。他一邊說一邊掉淚,非常感人。追念麥坎的以民主黨人為多,共和黨都是配角,實屬離奇。特別是在華盛頓這樣一個政治立場分明的城市。

這些都證明了是要給川普難堪,讓共和黨難堪。

今天CNN的女主持Dana Bash在為追思會做旁白時,居然忍不住。讓人難免質疑她專業到甚麼程度。之後資深男主持Wolf Blitzer尖酸的說:「昨晚川普在(印第安那州的)群眾大會中,一個半小時,一句都沒有提麥侃參議員,一個字都沒有提到。」Dana Bash立即接口說:「他顯示出的是小氣狹窄petty and small,麥坎與他相比就完全是另外一種人。」

我不是批評麥坎,但是麥坎與川普的過兩個人都有責任。麥坎的小氣不下於川普。他在遺囑中寫明不要川普出席他的葬禮,已經證明了他的胸襟狹窄,後來又發現,他連自己競選總統時的搭檔,副總統候選人佩琳Sarah Palin都拒絕要她出現,就除了小氣,還證明他欠缺義氣。

當年你選擇佩琳做副手,只因為她受到傳媒圍剿,你就從此跟她劃清界線。這也證明我過去說過的,麥坎這麼多年來都為了迎合美國傳媒,立場一直走向中間,成為傳媒可以接受的所謂「溫和派共和黨」,這期間他可以背棄自己同黨同志。他一再和川普唱對台,供應CNN等攻擊川普的quotations,都是這種心態。

不要小看傳媒的影響力,不少知名人士因為這種心理,改變立場。何況一般升斗小民。

 

08/29/2018

我以前說過,國際財閥索羅斯George Soros在美國到處散錢,培植一些極左派人士在政治上出頭。昨天晚上,一名年輕的黑人市長在民主黨佛羅里達州州長提名中以黑馬姿態勝出,這表示他有機會出掌佛羅里達州。

Andrew Gillum 23歲就當上佛州首府塔拉哈希市市長,現在也只38歲。他接受了索羅斯25萬元資助,佔據他競選經費的百分之六十,此外他也接受了另一位億萬富豪Tom Styner的資助,而Styner就是花了一千萬元在電視上做廣告,要彈劾川普的富翁,因此Gillum還簽屬了要彈劾川普的保證書。今天他還沒正式當選,就在CNN上面鼓吹彈劾川普。此外他還主張每一個人都有醫療保險,改革ICE(邊境警察),及對付槍枝協會。

索羅斯等的可怕處,不是在於他們要趕川普下台,而是他強烈主張要開放邊界等左傾思想。他在歐洲辦大學,教導培植一批支持開放邊界的學生。匈牙利政府為此還將要將他趕出國門。

川普也是千萬富翁,他為什麼就能代表中產階級?

相對來說,昨晚佛羅里達州初選,共和黨那邊的州長候選人中則由Ron DeSantis勝出。DeSantis原來在兩名候選人中以15%落後,川普本來沒有表態,後來只在推特上發表一次短訊支持Ron DeSantis,他就以20%的差距當選。換言之,川普一個推特就做成上下35%的差距,川普在黨內的影響力可想而知。

十一月的中期選舉,Gillum就要面對DeSantis,屆時鹿死誰手,就看兩黨選民有多忠心了。

亞歷桑納州的共和黨參議員初選,退休戰鬥機飛機師、現任眾議員Martha McSally勝出,她也是有見川普在當地共和黨員中受歡迎,全力爭取川普支持才勝出。

目前川普在共和黨內的支持率高達90%,民主黨要彈劾川普,要先在共和黨內分化,就是要衝破這90%的牆壁。

再說一個花邊新聞,DeSabtis在當選後演說時,要佛羅里達州選民在中期選舉時謹慎投票,不要monkey around (monkey this up),以免選出一個社會主義分子。結果這句話被媒體用來大做文章,說他用了monkey這字眼是種族主義,因為Gillum是黑人。真是欲加之罪,何患無辭。可見民主黨又要玩族裔牌打這一場仗了。

 

08/29/2018

過去幾天,美國的傳媒強迫每一個人對已故參議員麥坎致敬。對於一個共和黨參議員,這真是至高的禮遇。

我在一個參議員之死中說過,這都因為麥坎生前是批評川普最厲害的共和黨人。CNN每天訪問所有川普的政敵,借用他們的口批評川普,追崇麥坎。舉例說,民主黨參議員麥南迪茲Bob Menendez說:(川普不肯發聲明承認麥坎是國家英雄),證明他是多麼地小人,How little he is。CNN甚至到越南去訪問當地越共,用越共的口說「麥坎是一個偉大的朋友」,又拍攝了當地為麥坎開設的一個紀念館。總之任何一個可以歸類為川普敵人的,都是「自己人」。當年麥坎被越共俘虜,折磨了五年半。那才是真正的敵人。但是現在美國媒體連越共都當作是自己人,唯有川普是萬惡不赦。

麥坎無疑是一個英雄角色,但他也有敵我不分的性格。他完全原諒了越共,但就對於共和黨內的人諸多挑剔,難怪民主黨人現在大力推崇麥坎,甚至建議將參議院的一個建築以他命名。民主黨這樣做完全是為了分化,因為他們知道這是打擊共和黨團結的一個極好話題。

(說道麥坎的性格,他很容易受媒體擺布。他當初選擇佩琳Sarah Palin做副總統競選搭檔,被媒體攻擊得體無完膚,後來麥坎不僅沒有出面維護佩琳,甚至逐漸與她保持距離,因為佩琳是媒體痛恨的角色。現在他的葬禮,他居然連佩琳都排拒在外。他就有這麼勢利。)

而今日,網路搜索引擎Google Maps居然已經先行在網上將這大樓改了新名字「麥坎大樓」,至於嗎?昨天川普才攻擊Google等網絡偏袒自由派,Google還失口否認,今天就做出這樣的事?

昨天我見到好多媒體都這樣說:「川普在毫無證據情況下,批評社交媒體打擊保守派」。需要證據嗎?我可以立即給你一打。不論你搜索任何話題,最先跳出來的幾十個都是反對保守派的。(我記得曾經搜尋「希拉里的國務院將美國五分之一的鈾礦出售給俄羅斯公司」,但是最先跳出來的全都是「所謂奧巴馬政府/希拉里出售鈾礦給俄羅斯的說法,沒有證據」,或是「全是謊言」,我要用盡所有關鍵詞,才搜索出幾篇原始文章,證明當時確實有這樣的事,這還是紐約時報等當初的報導。但現在都被壓制了。)其他所有有關川普的文章都是同樣命運,所有對他有利的文章都不要想找到。即使是有利的文章,也都以負面方式報導。

 

08/28/2018

加拿大這回真的是非常難堪,美加墨三國貿易談判,美國跟墨西哥談了五個禮拜之後達成協議,然後才叫加拿大參加,不僅如此,還給了加拿大一個限期,要在這星期五之前達成協議,因為川普訂下星期五為期限,他要在那一天對眾議院作出交代。

這樣說,只給加拿大兩天時間。這是談判嗎?這是要脅。就像那天川普在白宮說的:Take it or leave it。你要就要,要不就拉倒。

加拿大真是面上無光。媒體無論怎麼幫助政府解釋,都解釋不了那難堪。但是今天杜魯多政府仍然好像香港人說的「死雞撐飯蓋」,堅持說美墨協議是為美加協議鋪路,硬著頭皮說,願意在星期五之前達成協議。但私下媒體都說,那是最不可能的任務,(除非加拿大將美國提出來的條件照單全收。)。

杜魯多是怎麼走到這一步的?檢討回頭,都因為被國內左傾媒體吹捧習慣了,以為只要祭出自由主義論調就無往不利。每次到國外就高姿態的訓斥人。比如說到了中國談加中自由貿易時,不忘要中國尊重人權,結果碰了一鼻子灰。美加墨三國最初討論北美自由貿易協議時,一開始就向美國表示要照顧墨西哥的樣子,說要提高墨西哥工資,避免三國工資相距太大,好像對不住這個小弟弟。又提起要男女工資平等,相信這姿態都讓川普等一班人心理不痛快。乾脆先跟墨西哥談,再來對付你。

結果美墨談判十分順利,墨西哥甚至願意將工人工資由每小時$3.50逐漸提高到16塊美金。原因是川普也希望墨西哥工資提高,這樣美國的工作不會流失到墨西哥。但是由杜魯多的嘴裡吐出來,就像是道德高位的人教訓別人,特別刺耳。

杜魯多這特性得罪的國際元首不少,最近菲律賓總統杜特爾特重提舊事,在演說中公開將杜魯多又窩囊了一次。他說,他在二月時撕破了向加拿大購買直升機的合約,因為:「那個杜魯多,叫我不能用直升機對付國民。但是我們國家有叛徒,他們要推翻政府,難道叫我不要對付他們?拜託!」

當初加拿大的態度是:你們不好好照顧墨西哥,我就不合作,現在墨西哥跟美國像兄弟般,將加拿大放在一邊。加拿大還以為墨西哥會幫一把,但是今天墨西哥大使說:如果美加談不攏,他們不在意「美墨」兩國自己搞自由貿易。這對加拿大無疑是雙重打擊。

現在就要看,加拿大要放棄多少。其實川普的要求也不高,最主要是加拿大停止抽美國牛奶產品將近300%的關稅。如果加拿大不答應,美國就會對加拿大汽車工業抽稅25%,那就會對加拿大構成重創。

另外要強調,美國和墨西哥談到今天這地步,不能說不是一項成就。記得川普競選時,他和墨西哥關係多差?但現在卻成功達成雙邊協議。還可以用來對付加拿大及中國等,仍在商討的國家。

 

08/27/2018

過去兩天,美國媒體忘了川普通俄調查,集中全力報導參議員麥坎去世的新聞。因為他們可以用這新聞再推川普一把。

今天美國首都記者像是發瘋一樣,尋找每一個機會質問川普:「你承認參議員麥坎是英雄嗎?他的去世你是怎麼看的?」

麥坎死的那天,白宮下了半旗,今天又升了回去,傳媒顯然覺得不足夠,整天都在報導,說川普政府不尊重這個英雄。因此問題中還包括這個「為什麼白宮不繼續降半旗?」

川普今天在白宮會見了非洲肯亞總統,讓記者進去拍照,之前在白宮花園及之後在橢圓辦公室,記者都像檢控官一樣高聲質問這幾個問題。後來川普在白宮宣布,美國已經和墨西哥達成雙邊貿易協議(多麼大的成就呀),但之後記者又只追問同樣問題,聲音十分尖銳凶狠。在他們眼中,美墨貿易協議那裏有川普怎麼看麥坎來得重要。我看肯亞總統肯定在肚子裡笑,美國的記者怎麼都是這水準?

CNN更在每一次問話機會後發一條新聞:Trump ignores questions about McCain (2nd  time) 川普第二次忽略有關麥坎的問題; Trump ignores questions about McCain (3rd time)川普第三次忽略麥坎的問題。這個就是自稱世界上最值信賴的新聞網嗎?

加拿大的傳媒更離譜。美國和墨西哥雙邊完成貿易談判,把北美自由貿易NAFTA的另一個成員國加拿大拋在背後,對於加拿大這不是大新聞嗎?但是幾間傳媒還是將麥坎的新聞放在前面,大肆報導。因為麥坎新聞會讓川普不好看,而美墨協議的新聞就讓杜魯多不好看。

但是媒體可會幫杜魯多掩飾,全國報紙Globe and Mail的大標題是這樣寫的:美墨達成NAFTA突破,為加拿大重返談判桌鋪了路。(US, Mexico reach NAFTA breakthrough, clearing way for Canada’s return) 真真是臉皮厚得不得了。

不過令媒體洩氣的是,川普的民調不跌反升,我見到幾大電視的新聞網幾位主持很不解的說:看來川普的死忠分子完全不為這些「醜聞」所動搖。他們可能私下要說:要加把勁再接再厲了。

最後再透露一條真正的新聞:美國司法部第四號人物Bruce Ohr將於明天到國會接受閉門問話。他被揭發私下跟那個撰寫川普通俄黑材料的英國退休情報員Chris Steele長期通訊,答應幫他在美國情報機構通風報訊。而他的妻子Nellie Ohr則直接受雇於Fusion GPS,這間公司就是由希拉里及民主黨付錢給Steele,撰寫川普黑材料的公司。預料眾議員應當可以問出很多問題,但是我擔保,主媒是絕對不會報導。

 

08/25/2018

美國共和黨參議員麥肯恩John McCain剛剛因為腦癌去世,美國媒體,加國媒體當一等大事報導。國營CBC在全國新聞用了一半時間報導。這就是新聞重量與實質不符另一個例子。

原因在於,麥肯恩是川普在共和黨內最強烈的反對者。只這樣一個原因就夠了。(見: 一個參議員之死)

 

08/24/2018

昨天才說過,檢控官又捉到川普身邊一個人的把柄,於是和他達成認罪協議,以「免罪」immunity換取川普的黑材料,今天再傳出另一個川普的親信上勾了。這個人來頭更大,他是Trump集團的首席財務官Allen Weisselberg。做為川普集團的CFO,他能知道川普集團所有的財務細節,穆勒調查員將他拿在手中,相信可以將川普過去所有生意上的資料都掌握在手中。

這就是穆勒調查通俄不成,將所有川普身邊的人一個個去查,勢必要將川普至於死地。

但是奇怪的是,美國的傳媒及民主黨一點都不覺得過分,反而每天跟著大為起鬨,認為穆勒做得好。

到現在這些人犯的法都與川普無關,但是所有主媒都已經斬釘截鐵的說:川普犯了足以被彈劾的罪,喜孜孜的熱烈討論彈劾程序。

這些都因為現任司法部長塞申斯站在一邊,什麼也不做。但是川普沒有辦法撤換他,因為所有敵對者都等著他這樣做,然後說他妨礙司法。

我多次舉甘迺迪的例子,他父親就是擔心他們家與黑社會太多關係,以後可能遭到調查,因此堅持甘迺迪任命自己的弟弟做司法部長。但是現在為什麼就不允許川普的司法部長對他忠心?

這個司法部長幾乎由上班第一天起就繳械了,(理由是:他曾經自己跟俄羅斯大使通過話,遭到嫌疑,因此不適合參與通俄調查。)於是所有通俄事務都由副部長,建制派的羅森斯丁Rod Rosenstein負責。是他任命穆勒做獨立調查員,是他監督所有的調查事項。這羅森斯丁就是當初也參加用川普黑材料,申請竊聽川普身邊人的官員之一。那他不是更有利益衝突嗎?人家就不會自動繳械。只有塞申斯那個傻瓜這樣做。

川普多次向他喊話,叫他拿出行動,但是他不為所動,昨天甚至發推文對抗,說他不會受到「不適當的政治干預所影響」。

川普有這樣的司法部長,民主黨高興得要命。所幸共和黨人到目前還算清醒。但他們也不建議川普將塞申斯開除,現在唯一能做的是,等中期選舉後撤換塞申斯。只是到時候如果民主黨有斬獲,川普更要綁手綁腳,甚麼也做不得了。因為任命司法部長需要參議院的通過。

在十一月選舉之前,川普計劃在十多個州僕僕風塵的拉票,唯一寄望共和黨人出來投票。但是慣例上共和黨人投票沒有民主黨來得熱誠,(黨性沒有民主黨強)。到現在保守派選民似乎還沒有危機感。見到這位七十多歲的老人一個人對抗整個華盛頓這個deep state,真是為他難過。要知道他一個人肩上背負的擔子,是人類文明的前途。

 

08/23/2018

如果加拿大的傳媒是公正的,加國百姓會知道,目前的杜魯多總理灰頭土臉的狀況。但是加國傳媒仍然在幫他塗脂抹粉。

美國和墨西哥的貿易談判已經大致完成,一兩天就會有宣布。而作為「美加墨NAFTA自由貿易」三國之一的加拿大,完全被擱在一邊。昨天晚上川普在西維珍尼亞的造勢大會中,很坦白的說,他可以跟一個「社會主義者」(墨西哥未來總統)談貿易談得好好,勝過跟資本主義者談。然後他還提了杜魯多的名字,言下之意根本不想跟他談。

這是多麼沒面子的事。

但是今天兩間主媒都有文章報導NAFTA的近況,不僅沒有提杜魯多的被冷凍,反而盡量的在幫忙粉飾。其中國營CBC的標題是這樣的:本國外長對於美墨之間達成協議感到鼓舞。文內說,她與美墨兩國官員都有密切聯繫,積極準備下一輪談判。

另一份全國環球郵報這樣說:美墨接近協議,為美加談判打開大門。文內更說,這項美墨協議的目的根本是要為美加談判鋪路似的。

所以你說,杜魯多怎麼會有麻煩。

當杜魯多政府得罪沙特阿拉伯,導致沙特大動作的報復,環球郵報每一天都有多篇文章說:杜魯多聲討沙特是道德高位;加拿大聲討沙特,是做了其他國家應當做而未做的。沙特的報復責任不在杜魯多政府。

CBC更緊張的為杜魯多政府辯護,說保守黨批評杜魯多政府使用推特進行外交不對,但當年保守黨外長也曾經用推特批評沙特人權問題。這樣的文章就是誤導視聽。事實是當時保守黨只是對沙特人權表示關切,不像現任外長在官方推特中要求沙特「立即釋放」被關的人權份子。

當保守黨攻擊杜魯多政府的難民政策失敗,吸引了太多非法移民闖關,製造邊界「危機」,之後的民調居然同意保守黨說法,並且說如果讓保守黨黨魁處裡難民事務會比杜魯多更好。這時CBC忍不住了,居然發表一篇長文,叫做Baloney Meter (測量廢話的尺),說他們有一個專門測量無稽之言的測量計,現在就用這把尺測量一下,到底這個危機之說是不是baloney。

然後使用他們慣用的自由派理論,最後做出結論是:保守黨所說的邊界危機論是baloney。

你說有這樣的媒體,杜魯多是否可以安枕無憂呢。

一星期前,保守黨內的議員伯尼爾Maxine Bernier發表推特,攻擊杜魯多的偏激的多元文化政策,將國民以族裔、性向、宗教分化,會導致國家分裂。文章一出來,刺激到自由派媒體跳起來,立即做功夫。一方面發表社論,說保守黨黨領希爾Andrew Scheer應當將柏尼爾踢出黨團。一方面去問新民主黨領袖,對於伯尼爾的話有何看法,這個左派當然說應當踢他出局。然後去問希爾,是否要踢他出局?希爾不敢同意伯尼爾的話,當然也因為不敢得罪媒體。(這年頭到底太少人像川普,保守派都不敢說真話),只有跟他劃清界線。

這就中了媒體的計了。本來伯尼爾罵的是杜魯多,為什麼到頭來變成希爾跟伯尼爾家變?

今天伯尼爾宣布脫離保守黨,不僅如此還要另組新黨參加下次聯邦大選。以他在魁北克的人望,即使不會贏,也會分去保守黨的選票。本來保守黨目前支持率已經高於自由黨,在魁北克更有機會獲得相當席位。但是伯尼爾一攪局,杜魯多又有機會連任四年。

不是說這全是媒體的錯,伯尼爾的太過小氣,希爾的不夠大氣,都是因素。但是有媒體在中間每天玩花樣,杜魯多可以躺著打這場仗。

 

08/23/2018

又有一個人跟聯邦檢控官達成交易,做控方證人,提供川普的「罪證」,以減免自己的「罪刑」。這人是八卦雜誌National Inquirer 的發行人派克David Pecker。

據說他向檢控官交代,川普事先知情,有一筆錢經由川普的律師Michael Cohen付給與他有過關係的女人。派克為什麼知道?因為過去有新聞報導說,這間八卦小報曾經要披露川普與那名女子的新聞,後來收了Cohen的錢,就沒有刊登。

今天CNN及MSNBC等非常興奮,說有更多的川普罪證要被揭發。

為什麼付掩口費也成為罪行了?而且是用自己的錢。

足以證明獨立檢控官穆勒Robert Mueller逐漸逼向川普身邊每一個人的包圍越砸越緊了。難怪川普今早在一次訪問中說,這種檢控官與嫌犯間的「交易」應當算是非法。

派克跟川普有數十年的交情,如果他不是有把柄被捉在檢控官的手裡,他不會向檢控官低頭。但是有誰可以說自己在過去幾十年都沒有做過可以被檢控的事呢?特別是像派克一樣生意多籮籮的大人物,而且檢控官用放大鏡找的是巨細無遺的任何不軌行為。

說到掩口費,美國國會過去20年來一共用了1,700萬納稅人的錢,專門付掩口費給那些控告參眾議員性侵犯的受害者。這事最近才被揭發。國會議員可以用納稅人的錢做這樣的事情,川普不可以用自己的錢?而且那時他還(沒有當選)不是公職人員。

說到做生意的不軌行為,為什麼不調查克林頓基金會?他們利用這個基金會獲取私人利益,向外國元首募款,為自己安排演講一次一百萬元,買了三千萬元的私人飛機,有一年被發現所募得的款項半數以上用做旅行住宿,只有不到一成做了慈善。

另一個被逼低頭的是,川普第一任白宮安全顧問弗林Michael Flynn,他因為曾經跟俄羅斯大使談過話沒有公報而被控說謊,做了顧問28天就下台。這還不夠,後來穆勒小組發現他的兒子做生意時有不軌行為,弗林不想兒子坐牢,因此和檢控官「交易」,被迫要交代川普的罪過。

今天的美國已經變成這樣。

今天川普還說到,他對司法部長Jeff Sessions塞申斯極端失望。塞申斯在剛剛就任就因為跟俄羅斯大使說過話而「自動」放棄所有的和通俄有關的職責,讓這個重大任務落入另一幫人手中,任所欲為,到現在無法收拾的地步。現在民主黨跟傳媒就整天警告川普,不可以開除塞申斯,否則就是步尼克森後塵。

CNN攻擊川普要司法部長對他忠心,似乎這是大惡極,但是當甘迺迪任命他沒有一天政府工作經驗的弟弟做司法部長時,沒聽到傳媒或是民主黨攻擊他。

另外,民主黨那邊正為彈劾川普餔路。他們知道將來任何有關總統罪行的官司都要打到最高法院,所以現在盡全力阻止川普任命的大法官人選Brett Kavanaugh通過任命,民主黨參院領袖修莫已經建議要將他的任命投票拖到中期選舉之後。

 

08/22/2018

美國的主媒聯合民主黨,已經興奮的在慶祝川普的末日。CNN今天用的標題包括:This is the Watergate moment. 表示川普的命運與尼克森相去不遠。

幾乎所有的電台(除Fox News之外),都在慶祝。幸好我在這個時事看板紀錄了自川普競選以來的、媒體對川普發動的每一場戰役,對照看來,好像這樣的「慶祝事蹟」每隔一陣就來一次。都因為民主黨及傳媒慶祝得太早。

拿昨天的事來說,曼納福犯的罪與川普一些關係也沒有。他只是不幸在2016年做了川普三個月的競選主席,被獨立調查員穆勒Robert Mueller當作目標。(雖然他逃稅的事實確實,也應當受罰。但是有一個商人敢說自己沒有逃稅?)

至川普的私人律師柯恩Michael Cohen,他就受不了穆勒的壓力,背叛了川普。否則他面對60年的牢獄之災。你要找一個像川普這樣大的生意人的任何把柄,最容易就是由他的私人律師下手。向Cohen這種人就是幫主子做搞手。一項以來,律師與客戶之間是有所謂的保密協定Attorney-client privilege,這也是他們自由派最強調的基本人權之一,但是在川普身上,我見不到媒體容許這樣的說法出現。只有能捉住川普把柄,任何手段都可以用。

現在說柯恩到底爆了甚麼料出來。他說他曾在大選時期,在「候選人」授意之下,付了錢給兩個肉彈做掩口費。這候選人當然是川普。民主黨及傳媒的說法就是,這牽涉到競選經費。因為掩口費的目的是要讓她們在大選期間不要亂說話,那就是影響選舉。(夠牽強嗎?)這是第一個牽強。第二,這經費哪裡來的。民主黨及傳媒立即斷定,這筆錢來自川普競選經費。但我記得,川普在競選時自己掏腰包拿出六百萬元經費,他需要由這筆錢中拿出來處理私事?

不要說上面這些「罪名」都要在法庭獲得證實,更重要的一點是,挪用競選經費幾乎是所有罪刑中最普遍的,過去有律師說,這罪行就像是jay walking,從來都是罰款了事,(如果不是Dismiss)。但今天民主黨及傳媒就將川普說成是重大罪犯。一個評論員在CNN上面說:A crime is a crime, a criminal is a criminal.。MSNBA一個主持更高喊:這總統明顯已經犯下high crime and misdemeanor,他應當立即辭職。

好幾個電視新聞都在興奮的討論,「如果」柯恩的話讓川普入罪,檢控官可不可以起訴川普,那就多好,可以讓他鋃鐺入獄。如果一個總統被判刑,勢必要下台。但是他們很快就發現,美國的法律禁止起訴在任總統,只有當他下台後才可以起訴。他們於是又開始討論彈劾的可能,於是又把當年水門案幾個當事人找出來,硬是要將兩件事情對比。

民主黨知道要彈劾川普,必須得到共和黨議員支持。當年尼克森下台就因為共和黨內有人倒戈。但到目前為止共和黨內還沒有人公開說話要倒戈,傳媒就一個個點名,要他們「站出來」。過去攻擊川普最兇的一個參議員Lindsay Graham葛蘭,因為他支持川普的減稅政策,以及外交政策,近來跟川普走得很密,CNN的一個主持就這樣說:川普已經成為一個cult,(邪教教主),葛蘭已成為這個cult的一份子。這就是媒體對付不跟他們同流合汙的人的手段。

今天媒體盛傳川普將會特赦曼納福,以「報答」他的忠心。傳媒及民主黨承認,總統有憲法權力特赦任何人,但是為了阻止川普這樣做,傳媒散發流言說:這是腐敗的作法corrupt pardon,因為川普為的是自保,以腐敗的因素特赦,不僅會影響總統辦公室的信譽,更是國家的災難。法律上來說,更可以構成是妨礙司法。

另一方面,柯恩的律師Lanny Davis今天居然斬釘截鐵地說:川普即使要特赦柯恩,我告訴你我們不收。

這位Lanny Davis一直是民主黨核心人物,在克林頓總統任期內更是克林頓的特別顧問。柯恩是怎麼找到他當律師的?這只證明了整個華盛頓都是「他們」的人。而且Davis應當是代表柯恩的,他憑甚麼代表顧客拒絕總統的特赦?總統的特赦可以讓他不坐牢,難道說柯恩情願坐3-5年的牢嗎?

這也證明了deep state的存在。

沒有一個媒體在討論,穆勒小組用這樣的迫害手腕,迫使好像柯恩一類的人與他們「交易」,不擇手段的取得一個民選總統的把柄,這樣的做法合法合理嗎?

現在穆勒調查團在通俄調查已經用了1,700萬美元,聽說他的龐大團隊日夜加班,反正他們經費無限制。

川普的處境越來越令人想到像是現代唐吉軻德。

 

08/21/2018

美國愛荷華州一名20歲大學女生Mollie Tibbets在慢跑時失蹤,三十多天後,警方終於在今天逮捕了兇嫌,一名24歲的非法移民。

這個兇嫌Cristhian Rivera據說在美國非法居留四年以上,警方稱,兇嫌承認他跟蹤Tibbets一段時間,然後將她綁架殺害。中間的過程目前還不知道,但可以想像絕對是兇殘的。

這新聞美國各大傳媒跟蹤了一個多月,到今天突然間不報導了。你也可以預料到以後都不會給予應有的關注。

 

 

 

上星期,美國各大電視台及報紙大肆報導,在加州聖伯納丁諾,移民及海關執法部ICE將一名開車送太太到醫院生產的丈夫逮捕,報導說,這個丈夫在加油站停車加油時被捕,ICE隨即將這男人扣押。所有的新聞都說ICE不通人情,將那一對夫婦說得有多慘就有多慘。

新聞來源都是這對夫婦的律師,他在記者會中將ICE攻擊得一文不值。

新聞中都說,ICE只因為Joel Arrona-Lana沒有證件,就將他逮捕。後來ICE發表聲明,說這名36歲男子是殺人犯,被墨西哥政府通緝中。昨天,墨西哥政府也證實了。但是新聞仍然堅持ICE只是逮捕非法移民。記者都去訪問這個妻子,她說丈夫是第一好丈夫,非常顧家,不信他是殺人犯。

現在民主黨人大力攻擊ICE ,說如果民主黨上台,第一件事就是廢除ICE。

 

08/21/2018

今天對川普來說是一個黑暗的日子,他在2016年總統選舉時的競選經理(為期四個月)曼納福Paul Manafort,今天被首都一個地方法院的陪審團,裁決八項逃稅、詐騙銀行(貸款時申報不實數字)、等罪名成立。雖然另外十項罪名無法達致裁決,他仍然要面對80年的牢獄懲罰。

這八項罪名包括隱瞞十二年前,他為烏克蘭一個財閥工作時,隱瞞了數以百萬元計的收入沒有報稅。詐欺方面,他隱瞞收入向銀行取得貸款,隱瞞的收入包括多處物業沒有申報。

他的這些罪名都是司法部任命的獨立調查員Robert Mueller穆勒調查川普團隊是否通俄時挖掘出來的。這些罪名都與通俄無關,但因為是穆勒調查小組第一宗進入法院審訊的案件,因此支持穆勒的人,包括美國媒體都一致高呼勝利。

現在曼納福在上訴,如果上訴失敗,他面對80年的有期徒刑。這表示69歲的他將死在牢獄。

曼納福所以面對這樣重的罪刑,都因為他不肯跟穆勒合作,作為穆勒的汙點證人,供出川普的不法行為。

目前曼納福仍然面對十多項類似罪名,面對另一次審訊,他會不會改變態度跟檢控官合作,以逃避過重的刑期,還是未知之數。反川普者希望他會合作,支持川普者就認為川普可以特赦他,他無須這樣作。

另外一件類似的案件,也在在今天下午有新發展。川普的私人律師柯恩Michael Cohen突然間向紐約檢控官認罪,承認八項罪名,包括逃稅,財務詐欺(貸款時申報不實數字),及一項違反競選經費法等。不過他最爆炸性的一項認罪是:他參與的一項(付款)行為是為了影響選舉的。

你可能記得,在川普與色情女星 Stormy Daniels十二年前的一夜情爆出後,這豔星就說是柯恩代表川普在2016年六月給了她一筆遮口費15萬元。當時Stormy的民主黨律師就窮追猛打,要將這事件變成為違法事件,唯一途徑就是與競選經費掛勾。

果然,在穆勒小組的策畫下,他們找出柯恩做生意的許多不規則處,逼使他做出對川普不利的證詞。

最初,柯恩說,他忠心於川普,願意為川普擋子彈。但是經過幾個月工夫,在穆勒小組的重重法律包圍下,他改口說:「我的第一效忠對象是我的家人。」明顯,他不願意為川普坐牢,所以跟穆勒達成交易。

今天柯恩就說,他是在「候選人」的指示下,違反了競選經費法律。這表示,是川普示意他付錢的。據說柯恩原來面對60年刑期,現在他因為合作,刑期減低到3-5年。

現在很明顯,穆勒小組找不到川普團隊通俄的證據,他們就用鄉村包圍城市的方法,將川普身邊的人一個個搜索他們過去十幾年的犯罪證據,然後迫使他們做控方證人,最終目的是要使川普入罪,要不讓他坐牢,要不讓他下台。

有人可能還記得,2016年大選時,華盛頓郵報派了22名記者甚麼都不做,專門挖掘川普過去生意上的過失,包括法律過失,行為上有無種族歧視之類的過失,但是最終甚麼也沒有發現。現在他們使用獨立調查員擁有的無限的經費,及無限的時間,終於向他身邊的人下手,得到他們需要的東西。

到今天,民主黨,美國媒體,及穆勒等人還是相信川普的當選不是合法的,是外國的幫助。他們就是不相信美國的選民。

這只是一天的戰役,柯恩的官司還有得打,未必是川普的喪鐘。(即使證明有罪,違反競選經費法不是死罪,太多前例被撤銷控罪。不過就可以給媒體武器,鬧上一陣子。)最終的戰爭還不知道誰勝誰負。不過最大的戰場還是在十一月的中期選舉。

 

08/19/2018

紐約一個同性戀理髮師/演員,發起了一個運動,叫那些民主黨人,及自由派人士自拍,將影帶放上網,宣布自己退出民主黨及不再做自由派。

這個叫做Brandon Straka的小生型男子說,他是因為見到今天的自由派對於異見的「不容忍,不妥協,不講理,仇恨,誤導,無知,狹隘」等等因素,脫離自由主義。

他說,一年前他還是民主黨及自由主義者,當希拉里輸了大選那一天他還哭了。但是之後他見到民主黨支持者不講理的反抗川普(特朗普),他決定脫離這個群體,並宣布自己成為一個保守派。他發起了一個叫做#WalkAway的運動,鼓勵跟他有一樣想法的人,公開脫離這個群體。

 

Brandon Straka在錄影帶中說,他痛恨自由派目前的「獨裁式集體思維」tyrannical group think,這句話一語道破今日自由主義者的最嚴重問題。他們要每一個人想法跟他們一樣,否則就要打倒。

他的錄影帶在網上及在Facebook 總和已經被點擊超過一百萬次。他在今年六月底才發起這運動,到現在有七萬多追隨者,及十五萬會員。

Straka用了很多字眼形容他眼中的民主黨及自由派媒體,說他們用教條主義壓制言論自由,說他們「使用的手法完全是自己攻擊別人的那種手段」,製造出假的理論壓制事實。他還說:如果你是有色人種,同性戀者,女性或是移民,民主黨要你相信你是一個受害者,這才是民主黨一向以來最大的謊言。

他在Facebook上的點題是The Unsilent Minority不沉默的少數,(以對比「沉默的大多數」),他說民主黨自以為已經操控了「美國的少數族裔、同性戀團體、少數宗教團體」,他們鼓勵集體思維,分化,定型,反對獨立思考、公開對話、反對成功。

他說他最初反對川普,後來他回到家鄉內布拉斯加,問當地人為什麼投票給川普,之後他才醒悟了。他說,那些人對他說,小生意人在奧巴馬時期面對無限的官僚程序,讓做生意投資都非常困難。但是當他將新的想法放上網時,以前的網友紛紛攻擊他,跟他斷絕往來,使到他加強決心,脫離以前的圈子。

你不要想從主媒那裏看到有關他的正面報導,CNN直指他是俄羅斯的爪牙Russian bots,華盛頓郵報說他的追隨者全是保守派,因此真正影響力極微。到現在只有Fox News及Epoch Times幾間媒體訪問過他。

他錄製的錄影帶在下面可以看到: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51UGcghHZsk

 

08/19/2018

媒體製造新聞,編造事件的例子不勝枚舉,就是這種功夫,控制了每一個國民的思想。但是國民中察覺的非常少。因為他們不能24小時跟蹤這些媒體,看他們做甚麼,怎麼做。

加拿大保守黨內有一個議員伯尼爾Maxine Bernier,最近在推特中攻擊杜魯多總理,說他推動的極端多元文化政策multiculturalism,後果是在國內造成族群分裂。過分地強調多元化diversity,會造成部落式的社區,對國家統一團結以及國民的認同都沒有好處。他並指責杜魯多及自由黨這樣做,無非是要在少數族群中爭取選票。

伯尼爾說的話,是今天很多人的心聲,特別是保守派。但是作為公眾人物,沒有人敢說,因為多元文化這個字眼已經變成聖牛,誰敢批評?

果然,伯尼爾的話一出,媒體就等著開砲了。他們知道這是攻擊保守黨最佳機會,立即去問保守黨領袖希爾Andrew Sheer,對於有黨員這樣說話,他是否要與他劃清界線?踢他出黨團?還是要怎樣?又跑去問新民主黨領袖,他覺得保守黨應當怎麼對付黨內這種「聲音」。

於是各大報紙及電視台就有了這樣的標題:

伯尼爾反對多元化的推特,讓希爾處於政治困境;

希爾受到壓力urged,是時候踢伯尼爾出黨團了;(是誰給希爾壓力?事情才發生不到一天,當然是媒體給的。你們不去逼問各黨人士,他會有壓力嗎?)

一間全國報紙還在第二天就寫了社論:是時候考驗希爾的領導能力;(環球郵報)

CBC也立即在星期日的時事討論節目用這個做話題:More mad Max trouble for Sheer.(伯尼爾更多瘋狂言論,為希爾帶來麻煩)

為什麼伯尼爾的話讓希爾難做?如果伯尼爾說的話是全國有一半的人所想的,不應當拿出來大家討論嗎?為什麼就變成保守黨領袖及保守黨的難題了呢?

為什麼不討論伯尼爾推特的內容有多少真理,就針對伯尼爾展開攻擊,打擊保守黨?

這都因為媒體界內人士主觀的認為,伯尼爾的想法是罪大惡極的。否則他們不會立即下了定論。

由下面這個例子就知道傳媒怎麼就這件事「製造」希爾的「壓力」:

星期四,杜魯多總理開了一個記者會,吹噓他的家庭福利計畫,說兒童福利金將會跟隨通貨膨脹提高,每個家庭會增加多少收入云云。

之後照例讓記者問話。我非常意外地聽到第一個發問的記者居然這樣問話:「恭喜你到這裡開一個成功的記者會,還帶著你的孩子一起。我想請問你對於保守黨有議員說,你的多元文化政策是分化國民,你有甚麼看法?」

這是非常奇怪的問法。首先記者恭喜政客,說他記者會成功已經非屬平常。然後給他機會讓他罵政敵,讓人覺得這記者簡直像是埋伏在媒體裡的黨工。不過習慣就好,加拿大媒體對自由黨一向是這樣,「彼此自己人」。杜魯多聽見這樣的問題自然是喜孜孜地回答了,而且非常順口:「保守黨到今天還是就習慣不改,還是每天分化國民。多元文化是要讓每一個族群都得到照顧,但是保守黨到現在還是哈珀那一套,所以他們被選民摒棄……」(大意如此)。

於是媒體與自由黨一搭一唱,自由黨得到機會說他們想說的,媒體得到他們想要的quotation,回去可以做文章了。

果然當晚國營CBC就有了頭條新聞。(當晚因為美國靈魂歌后Aretha Franklin去世,CBC覺得必須用這個做頭條,因此伯尼爾的新聞居然就放了第二條。)將保守黨的麻煩事當作大事報導。我過去說過,保守黨當政時,CBC每晚的頭條新聞都是保守黨的負面新聞,即使保守黨沒有做錯事,國會裡面反對黨「質詢」(攻擊)執政黨的每一句話都是這些新聞的來源。但是自從自由黨上台,國會質詢再也上不了新聞。

其實當天有值得做頭條的新聞,CBC等媒體卻刻意不報導。因為當天美國有消息傳出,美國已經跟墨西哥就自由貿易談判有了成果,而且美國總統川普還宣布,故意將加拿大排除在外,不跟加拿大談。這還不算大新聞嗎?

前幾個月,美加墨三國正在商談北美自由貿易NAFTA時,CBC非常興奮的期待會有成果,每天都以頭條新聞報導。記得當時杜魯多正因為印度之行招惹全世界的嘲笑,CBC的評論員還說:不用擔心,等NAFTA一談出結果,人們就會忘記這印度之行。

現在NAFTA又成為杜魯多的一個恥辱,CBC又完全不報導了,但是保守黨議員的幾句話,就成為CBC等攻擊目標,企圖以此分散自由黨負面新聞的注意力。

對於媒體每天這樣下功夫幫助自由黨,打擊保守黨,有幾個國民察覺了?

 

08/17/2018

從來沒有見過美國這樣分裂。CNN和所有主媒連著兩天24小時不停,叫囂川普阻止言論自由,破壞憲法第一修正案,只因為川普取消了前任中央情報局CIA局長布里南John Brennan的保安身分Security Clearance,阻止他再接觸國家機密。這就犯了大罪了?

為什麼前任中情局長繼續擁有最高保安身分?可以每天接觸國家機密,還可以用來攻擊現任總統?

在美國,甚至每一個國家,每一個新當選的總統都有權利將前任政府官員去職。我在寫「約翰甘迺迪傳奇的一生」時,交代得很清楚,甘迺迪當時如何考慮將前任政府的官員開除,而且如何將自己的弟弟,毫無政府工作經驗的羅伯甘迺迪任命為司法部長,只因為甘迺迪家族曾經與黑社會有關連,老甘迺迪要兒子任命自己家人做司法部長,以面對未來可能發生的調查事件,即使這樣都沒有引來媒體嚴厲的批評。但是川普只不過開除了前任政府任命的聯調局長,就被攻擊是妨礙司法,要被任命一個獨立調查員進行調查到現在?

今天我們才知道,在美國所有前任情報人員都擁有高級保安身分,都可以接觸國家最高機密。而今天這一批特殊人物中,有那麼幾位整天都利用這身分在電視上,報紙上攻擊川普。包括那個布里南,他多次在電視上攻擊川普叛國,通敵treason,而且毫無證據,川普取消他的保安身分,再合理不過。

(昨天布里南在MSNBC的節目中被問到,他指川普叛國一事,有沒有證據,他明確的說「沒有」,為什麼這些電台還要請他每天發表反川普言論?)

今天布里南等人,還有整群的民主黨人在CNN上這樣說:川普完全沒有品格decency,任何人批評他,他都要報復。所有批評他的人,都要被他silence,他是一個完全的獨裁者。

大家應當看清楚了,所有主媒每天利用一件新的事情向川普發難,目的只有一個,就是要他下台。如果他們得逞,美國的民主選舉制度將不再有任何意義。只要主媒及自由派不喜歡的人物,即使再高票當選都不管用。只有他們說了算。

 

08/16/2018

美國有350家報紙今天齊齊刊登社論,攻擊川普總統針對美國傳媒的立場。由紐約時報,波士頓環球報,到一些社區報紙。他們說,川普指責美國媒體製造假新聞,是美國人民的公敵,這些說話不僅顯示川普是獨裁,要壓抑美國新聞自由,打擊憲法第一修正案,而且有潛伏危險,會讓一些偏激分子產生暴力行動,對付媒體人。甚至暗示很快會有針對媒體的暴力行為,屆時川普就是殺人兇手。

你聽他們說的話,看他們寫的文章,他們簡直就希望有同行遇害,他們就有題目鬧事了。

其實川普說媒體製造假新聞,已經過輕,我在這裡說媒體的邪惡已經十幾二十年,他們的罪過不只是攻擊保守派人物,而是打破西方傳統價值觀,灌輸歪念到每一個年輕人腦子哩,最終必然讓西方社會崩潰。

事實是,他們打擊川普,強要將一個民選總統拉下台。獨裁的不是川普,而是他們這一夥。

在加拿大,一位保守黨國會議員柏尼爾Maxine Bernier這幾天在推特中,攻擊杜魯多總理過分推崇多元文化,到了矯枉過正的地步,最終會撕裂社會。他叫這個是極端多元文化主義。

伯尼爾說:過分強調社會的多元化diversity,會造成部落主義,將社會分區。他說他不是反對多元化,只是反對過分推崇到極端的地步。他說好的政客是爭取整體的利益,而非將社會劃分,每天逐個派糖給特殊團體。

伯尼爾的話其實很多人說過,今天很多政客整天將多元文化掛在嘴邊,像是叫口號,目的就是爭取特定族裔的選票和支持。後果是將社會更為撕裂。

自從伯尼爾說了這些話,加拿大的傳媒就每天忙碌著找不同政客做反應,藉機攻擊伯尼爾和保守黨。他們先去找保守黨領袖希爾Andrew Scheer,問他是否會對柏尼爾採取行動。他們的算盤是:如果希爾支持伯尼爾,就可以連他一起罵。如果希爾不同意,就可以做文章,說保守黨內部分裂。

果然,全國報紙環球郵報等每天一兩個大字標題:希爾跟伯尼爾劃清界線;希爾被呼籲urged驅逐伯尼爾出黨團;(被呼籲,被誰呼籲?還不是傳媒)……

今天更可笑,杜魯多總理在魁北克開記者會宣傳他的牛奶金計畫,宣布之後照例是記者發問,這些記者的第一個問題居然是這樣問的:恭喜你今天到來招開這成功的記者會,還帶了你的孩子們。首先,保守黨有議員說反對你的多元文化政策,你對他的話有甚麼看法?

有見過這樣的記者嗎?這哪裡像是記者,簡直像是自己的黨員滲透到記者群裡。杜魯多當然樂孜孜地回答了,有這樣一個友善的記者,友善的問題,自然讓杜魯多有機會攻擊保守黨:「他們不知悔改,從哈珀到現在還是頑固思潮,玩政治分化,所以這個黨沒有機會再當選…」

這就今天加拿大的媒體,完完全全已經跟自由黨蛇鼠一窩了。所以川普罵媒體真的罵得還不足夠。

 

08/15/2018

白宮今天宣布取消奧巴馬時期中央情報局局長布里南John Brennan 的保安地位,就是說他將無法再接觸到國家機密。傳媒立即高喊,這是因為布里南經常批評川普,所以對他做出私人報復。

事實是,作為前朝政府的安全官員,為什麼在新政府上台後還繼續享受接觸國家機密的機會?其次,作為前任政府官員,為什麼還每天在電視上攻擊新政府?這位過氣官員幾乎每一天都在電視上攻擊川普,說他是歷史上最無能的總統,甚至說他叛國,說他絕對有理由被彈劾。

布里南除了每天攻擊川普,他還被發現在接觸機密文件後,通知傳媒。或是將穆勒調查小組的內部消息透露給媒體。事實是,布里南背景可疑,他過去是共產黨,並且承認自己曾投票給共產黨候選人,他居然可以做上CIA局長的位置,可見奧巴馬的選人標準。

除了布里南,奧巴馬時期的國家安全局長James Clapper,也是另一個經常向傳媒透露國家機密的前朝政府官員,並用來作為對川普攻擊的手段。今天白宮說,也正在對Clapper,以及多位前任政府情報官員的安全做出審查,可能取消他們接觸情報的資格,這些人包括:前聯調局FBI局長康米James Comey,他就是那個被川普開除後,將機密經由教授朋友透露給媒體,之後又出書攻擊川普的人;還有FBI副局長Andrew McCabe,他就是那個利用川普黑材料,參與申請竊聽川普身邊人的官員之一,後來被開除以及取消退休金資格的;還有上星期才被開除的FBI主要調查員史托克Peter Strzok,他也因為聲言要阻止川普當選而被開除的;除此之外還有多位高官。這舉動引起所有主媒高喊川普是獨裁者,要進行清剿行為,整肅前任官員。事實是,為什麼這些已經退休的官員,仍然持有安全地位,可以每天接觸政府機密,然後用來攻擊現政府?

 

08/15/2018

安省教師工會召開年度大會,討論的當然是有關教師的福利,但是最終卻演變成為「力挺安省新版性教育大綱」的集會及遊行示威。

到場領導他們示威集會的是新民主黨黨魁。他們同一陣線。

這還不證明了安省的老師原來都是新版性教育大綱的強烈支持者。這也證明了安省教師的集體左傾,證明了安省教師其實在理念上與學生家長是南轅北轍。學生家長還敢將子女交給他們去教嗎?

但是沒有辦法,家長有選擇嗎?他們是安省教師工會,代表幾乎所有公立學校的教師,除非你們都去讀私校。而今天的私立學校也差不多。他們同一個環境生長的老師,同一個教育系統出身的教師,理念都是要將未來的青年教導成為反傳統的一代。

今天CBC出了一條長新聞,為杜魯多政府得罪沙特阿拉伯的行為解畫,還順便將前保守黨政府罵了一通。

這新聞中說,過去兩年多,杜魯多政府其實一直都有在幕後與沙特政府會談,商討有關人權的問題。所以不像前保守黨攻擊的那樣,只會用推特進行外交。又說前政府的外交部長貝爾德John Baird也曾經用推特批評沙特的人權問題,所以根本沒有資格攻擊杜魯多政府這樣做。

這樣一篇新聞稿像極了自由黨的文宣,但就很明顯在幫自由黨政府澄清。

事實是,該新聞中承認哈珀政府時代就已默默的跟沙特周旋,有關沙特的人權問題。而說到杜魯多政府同一方面的外交斡旋時,就聲稱沒有記錄留下。其次在引用貝爾德的推特時,可以看出貝爾德只是表達加國對沙特人權的深深關注。但是現任外交部長方慧蘭的推特就強烈得多,表示要求沙特政府釋放人權份子。到了外交部的官方推特中,就更進一步要沙特「立即釋放」這兩位人權份子。

在外交語言中,這是天與地的分別,但是CBC就將兩者放在同一個位置,還發表了那樣長的一篇文章,用來指責前政府。這分明是矇騙觀眾及讀者的無知。

 

08/13/2018

昨天美國媒體全力報導華盛頓有白人至上主義者聚集的新聞,全城警方也戒備森嚴,但最後只有20名右派示威者出現,但是反對這些右派的反示威者就達到數千。他們多數蒙著面,高舉拳頭,高叫口號。其中最主要的口號是:No borders, no walls, no USA at all.(不要邊界,不要圍牆,連美國都不要。)

這些人中很多是屬於Antifa的極左分子,他們非常暴力。他們中很多攻擊在場採訪的記者,包括那些支持他們的左派傳媒。他們用髒話罵記者。但是他們痛罵最厲害的是在場維護秩序的警察。他們指著那些警察罵他們是豬,是納粹。還有一句口號是:沒有一個警察不是種族主義者racist。

我在電視上見到這些示威者對住電視攝影機說:我們應當謀殺他(川普),我們應當把他當賈達菲一樣辦。

美國的主流文化就是鼓勵國民對川普使用暴力,對右派使用暴力。像這樣的示威流氓,昨天的主媒全部都於以正面報導,同時將那20名合法示威的聯合右派說成是毒蛇猛獸。

上星期,西好萊塢市議會通過,要除去好萊塢星光大道上的川普的星星。不僅如此,該市市長還在通過議案的那一天,宣布當日是Storm Daniel 日。Storm Daniel就是那個宣稱十多年前與川普有過一夜情的色情影星,現在她就用這身分賺錢。

川普是因為當年在電視上主持Apprentice 非常成功,因此獲得在星光大道上有一顆星。但是自從他當選總統後,就不斷有人破壞他的那顆星,他們用斧頭,用硫酸,現在這顆星已經破損不堪。但是當地市政府還覺得不夠,要永久除去這顆星。不僅如此,還要吹捧那個要拉川普下台的色情女星道榮譽市民的地位。

這是甚麼樣的世界!

 

 

 

 

 

 

 

 

08/13/2018

聯邦調查局FBI的高級調查員史托克終於被開除了。他就是那個跟情婦通幾百個短訊,聲言要阻止川普當選總統,一旦他當選要「買保險」阻止他執政的調查員。

持有這樣偏激立場的史托克Peter Strzok,居然是先後負責希拉里使用私人電郵事件,以及川普團隊通俄事件的主要調查員。他在還沒有對希拉里問話之前,就已經寫了報告宣稱希拉里無過失。他又在川普通俄事件被任命獨立調查員之後,負責對幾位關鍵人物(包括前任國家安全顧問弗林Michael Flynn在內)的問話員。(他使到弗林在出任國家安全顧問24天之後就被迫辭職。)

史托克的私人短訊被公開後,他先是被獨立調查員穆勒除去調查的工作,但是直到上星期五他才被開除。證明了這些官僚機構做事的拖拉。但無論如何,這都是大新聞。但是今天,各大媒體對這新聞的處裡,還是沒有對奧馬羅沙事件來得起勁。

CBC在報導這新聞時,居然把史托克說成是川普「攻擊穆勒調查小組運動的」犧牲者。

奧馬羅沙Omarosa今日繼續成為每一個電視台的熱門訪問對象。這個黑人女子是因為當初出現在川普主持的節目中,因為台形好,口齒伶俐給川普留下好印象。後來川普當選總統,她去請求川普給她一個工作,並且得到在白宮負責與黑人團體連絡的職位。當時她在很多電視節目中稱讚川普是一個極好的總統,尊重黑人,尊重女性。

但是很快就傳出她性格有問題,跟多數人都處不來。一直都有消息說她會被開除。後來白宮幕僚長凱利親自通知她要她離去,但卻給她留面子,讓她表面上可以說是自己離職。但她卻不知好歹,偷偷錄音,說凱利脅迫她離去。她這樣做已經違背了她在白宮工作前簽屬的協議,是刑事罪。而且她說凱利脅迫她的事情,在錄音帶上根本聽不出來,凱利根本是十分客氣。

今天她更進一步提出另一個錄音帶,是偷錄她在獲得開除消息後給川普打電話,結果川普在電話中表現得非常有人情味,他說:你要走了?我完全不知道,他們沒跟我說。他們的職務非常廣泛,我不是甚麼都知道。不過我非常不希望你離去。

奧馬羅沙說她要用這個錄音帶「證明」川普是一個無能的人,他甚麼都不知道,都是下面的人在做主。好幾個電視主持就順著她的話說:你覺得他還有「能力」做總統嗎?奧馬羅沙的答覆是:完全不能,他已經失智到無法再擔任總統的任務了。

這就是主媒要一再訪問奧馬羅沙的理由,她有他們要的quotations。另一句話她也說了很多次,她說:「白宮每一個人都撒謊。」即使沒有證據,大家也一再轉用。為了爭取上電視,她還說「我聽見川普用nxxxer說黑人。」但是當主持人問她是親自聽見,還是聽人轉述時,她就說不出來。

就這幾個月工作,她也要出書了。她就像那個Michael Wolff,是主流媒體用來打擊川普的另一個工具。

單看史托克被開除的發展,足以證明穆勒調查團的聲勢已經是強弩之末。穆勒調查到現在,川普身邊多個親信被起訴,但是罪名都與通俄無關。但是聯調局及司法部卻已經傷痕累累:聯調局副局長麥克比Andrew McCabe今年一月被迫辭職,三月時更被開除;聯調局前局長康米James Comey被調查中;司法部排名第四位的高官Bruce Ohr被發現與受民主黨雇用,撰寫川普黑材料的英國退休情報員Christopher Steele過往甚密,他們之間的電郵剛剛被發現,因此也在被調查中。

現在民主黨及美國媒體只剩下一個希望,就是十一月的中期選舉讓他們取得國會多數,這樣他們就可以終止上面的調查,然後專注於彈劾川普。

這是一場見不到血的血腥的政治鬥爭。

 

08/12/2018

加拿大被沙特阿拉伯交惡,加拿大在經濟上承受損失。少了一萬五千名簽證學生,收入就少了20億元;少了一千名實習醫生,就少了每人每年十萬元的沙特補助,總數也是一億元。兩國間一年才30億元的貿易,但沙特為了向加國示好,簽了150億元裝甲車的訂單,現在有可能泡湯。

但是加國媒體還在幫杜魯多政府塗脂抹粉。一份報紙說:沙特政府的行為,等於是送杜魯多政府一份大禮,因為加拿大今後無須再應酬這樣一個人權紀錄差的國家。另一個國家電視台就這樣說:沙特阿拉伯如果真的不再購買加拿大的麥子,今後只有他們自己吃虧,因為其他地區面對小麥失收,沙特可能難以找到代替品。

看得出,加國媒體想盡辦法打消渥太華在這件事上受到的負面影響。上周,國營CBC甚至盡量不將這事件放在頭條新聞,星期三的頭條是多倫多下雨太多而淹水;過了一天的頭條新聞是美加兩國科學人員試圖拯救西海岸被困的一群鯨魚。他們明顯要壓低沙特阿拉伯抵制加拿大的新聞的重要性。

每一天,加國媒體都在這些事上動手腳,觀眾及讀者看新聞時,應當不會注意到這些小動作,相反的,只會因為這些小動作,好像扯線玩偶一樣,無形中思想受到影響。

美國那邊也一樣,所有新聞都是符合自由派立場的,其他的都不是新聞。上周三美國法院批准了一項裁決,強迫聯邦稅務部IRS賠償右派的Tea Party三百五十萬元,源起於奧巴馬時期,IRS刁難很多保守派非牟利團體,阻止他們取得免稅資格,茶會就是其中之一。官司打了那麼多年,終於有了結果。這算不算大新聞呢?一個聯邦政府機構居然為某一個政黨服務,欺壓敵對的政治團體?但是沒有見到一個主流媒體刊登或是播出這新聞。

今天美國NBC及ABC的星期日旗艦節目,分別花了最多時間吹捧任何一個願意出面打擊川普的人。其中ABC訪問了那個色情女星的律師Michael Avenatti,這個我稱之為流氓律師的人過去利用這色情女星與川普十多年前發生過的一夜情,天天出現在CNN,聲稱要用這件事拉川普下台。現在他使到川普的私人律師Michael Cohen官司纏身,企圖以此壓逼Cohen出賣川普。而他自己更宣稱要參加2020年的總統選舉,原本應當是一個笑話,但是 ABC卻到街上訪問市民,居然找到一些市民說:他要選總統是好事呀,我們需要這種人。另一個則說:我是共和黨人,但我會支持他。這就是媒體製造民意的典型例子。

NBC就專訪了不久前被白宮開除的黑人女子奧馬羅沙Omarosa,她聲稱私下錄音了白宮幕僚長凱利將軍開除她時的談話紀錄,現在還準備出書將川普的白宮痛罵一頓。其實凱利將軍在跟她談話時非常禮貌,主要是說好來好散,祝她以後順利之類。期間還簽了協議,給了遣散費。但是奧馬羅沙就說她是被脅迫簽字,那筆遣散費是掩口費云云。

沒有一個媒體質問奧馬羅沙,她在當初受聘白宮時,都簽了一份協議,不會將白宮的事物公開圖利。她偷偷錄音白宮幕僚長的談話就是違反協議,就是刑事法。

任何人可以打擊川普,都是主媒的寵兒。現在國會中反川普的議員越來越少,因此俄亥俄州的共和黨州長John Kasich 成為傳媒爭相訪問的對象。今天NBC主持就好坦白地問Kasich會不會在2020年出馬角逐總統,跟川普對抗。這就是媒體的計畫,只要有一個共和黨人出馬跟川普對抗,就可以削弱川普當選機會,讓民主黨更有機會勝出。他們每一天都在用計。

 

08/10/2018

芝加哥在一個周末發生七十多件槍擊案件,十一個人死亡,案件都發生在黑人社區,死者都是黑人。但是在美國沒有舖天蓋地的報導,沒有人在街上示威。

當政者無法再歸咎於槍枝管制不嚴,因為芝加哥已經是槍管最嚴的地區之一。也不能再歸咎於警察岐視,因為芝加哥警局上上下下都換成了黑人。執政的芝加哥市長,民主黨的聞人,也是克林頓總統時代的顧問,奧巴馬時代的白宮幕僚長伊曼紐,過去遇到槍案頻生他就歸咎於槍枝管制有問題,經費不夠導致的貧窮問題,這一次他無可再推,相反的是街頭出現示威者,要他下台。

但是這些都不會出現在CNN新聞中。

另一單新聞也不見主媒報導,就是新墨西哥州破獲了一個犯罪家族,這家庭由兩個黑人穆斯林男人主持,他們一共育有11個子女,而事發時都被發現住在骯髒環境中,及極端營養不良。此外案發時警方在現場發現大批武器,而且他們正在訓練幾個大的兒童使用槍械武器,計劃讓他們到學校去發動攻擊。

警方破獲這案子是因為一個兒童失蹤,後來在現場發現這男童的屍體,因此這嫌犯還涉嫌虐兒罪名。

據說主要嫌犯Sirij Wahhaj的父親在紐約布魯克林主持一間回教寺廟,自九一一事件之後就宣揚仇恨美國言論,及要在美國建立一個回教國家,而遭到警方監視。紐約警方資料並顯示,這個回教寺廟還牽涉到買賣武器,及訓練人使用槍械,但卻沒有對他們採取任何行動。

像這樣一條新聞,美國的媒體都沒有興趣報導。相反的,他們今天大肆報導一年前在維珍尼亞州Charlottesville發生的種族衝突事件。那次事件因為川普總統在推特中說「左派右派中都有滋事份子」,就被媒體解讀做幫右派說話,擴大爭端。之後因為有一名左派示威者(白人女子)被汽車撞死,事件被媒體利用做為種族爭端,利用做為鬥爭南方英雄的藉口,所有代表南方的雕像,特別是李將軍Robert E. Lee。今天有媒體在新聞中得意洋洋的說,一年以來已經有85座李將軍的雕像被移走了。這就是他們的目的,利用每一個機會發動政治戰爭,以及改寫歷史。

 

08/09/2018

2016年擔任過川普競選主席四個月的曼納福Paul Manafort的審訊進行了四天,見到傳媒沒有以前那樣大喊小叫,因為控方的明星證人,曼納福的生意伙伴蓋茨Rick Gates被揭發原來不僅是個騙子,還是行為不軌的職業騙徒。

審訊到現在,曼納福的名譽沒有怎麼受損,但是蓋茨就被揭發他前後用偷龍轉鳳的手法,從曼納福那裡盜取了250萬美元,而騙錢的目的是要供養情婦,在辯方律師質問下, 他承認前後有過四個情婦。

這就是調查川普通俄的獨立調查原穆勒Robert Mueller的明星證人。

但是我見到主媒報導說:「辯方律師企圖抹黑蓋茨…」好像蓋茨原來是童子軍,現在被人陷害。事實是他在庭上承認,自己說了太多謊話,都不記得多少次了。

該案法官TS Ellis已經多次表示不耐煩,認為控方很多細節都是無必要的,比如說一開始長篇大論的描述曼納福如何的奢華,說他買一套一萬多元的西裝,兩萬多元的手錶,住的房子多麼高尚等等。甚至說曼納福將「自己的居所」多次出租,都說成是罪行。

曼納福是被控在12年前為烏克蘭一名高官做說客時,隱瞞數百萬元的收入以逃稅,此外他也被控欺詐銀行等罪名,如果定罪最高刑罰是305年。這些罪名都與通俄無關,穆勒的手法是要逼使曼納福合作,供出川普通俄的罪證。就像他們逼使蓋茨合作一樣。但是曼納福不像蓋茨,他沒有低頭,沒有合作。而蓋茨就可以隨意說話,因為他已經得到免死金牌。

前幾天加拿大的一些左台非常興奮的報導曼納福審訊案,因為這是穆勒調查小組被告中第一個接受審訊的案子,他們在新聞中說「雖然這件案子跟通俄無關,但足以證明川普是跟(圍繞著)那些人在一起。」

其實事實是,由這件案子可以看出,穆勒是跟那些人混在一起。

 

08/07/2018

杜魯多總理上台以來在外交上的「成就」非凡。他首先在出訪中國時得罪了北京政府,中加自由貿易談判因此全面停擺。他在訪問印度時,又觸怒印度政府,雙方幾乎終止外交往來,還導致對方對本國出口主要作物鷹嘴豆加稅。之後又完全觸怒美國的川普總統,兩國自由貿易談判停擺不說,現在美國私下跟墨西哥談貿易,完全把加拿大擱在一邊晾著。

這些都嫌不足夠,那位氣燄高張的外交部長方慧蘭Chrystia Freeland在官方推特上批評沙特阿拉伯的人權事務,現在被對方全面封殺,就差沒有斷交了。這包括:撤回/驅逐雙方大使,招回所有官方資助的留學生(多達一萬五千人),終止雙方直航,終止對加拿大購買小麥。

沙特阿拉伯這樣的反應,明顯讓渥太華大吃一驚。但是其他國家都不感到意外。我聽到好多外交事務專家說,作為一國外長,不能在沒有考量到後果的情況下,公開批評另一個國家的「內政事務」。

方慧蘭批評沙地阿拉伯逮捕女權分子是侵犯人權的言論,相信很多國民都支持,但是做為外長是否應當考慮清楚了,才公開做出評論呢?何況加拿大與沙特阿拉伯沒有深厚外交基礎,貿然作出批評,不僅讓對方覺得顏面無光,必須做出反擊,而且得罪加拿大對於沙特不會有特別損失。後果就是全面還擊。

昨天方慧蘭還說,加拿大會繼續捍衛人權。但是今天她已經不再說話。連杜魯多也沒有發言,只讓財長莫諾出面說了幾句四平八穩的話,以免情況惡化下去。

今天加拿大與沙特兩國外貿只占三十多億美元,微不足道。前任總理哈珀時期,沙特為了對加拿大表示友好,向加國定購了150億元的裝甲車,杜魯多上台後,就不斷有人叫嚷沙特人權紀錄差,不要出售裝甲車給沙特,以免他們用來鎮壓老百姓。兩國關係已經在惡化中,所以這一次的事件,絕不是一日之寒。

這次事件也顯示加拿大外交上的孤立,幾個中東國家都已經公開表態支持沙特,西方國家中,美國國務院已表示不會介入,也就是拒絕公開支持加拿大。(但很明智的說,這類事件只宜私下解決。)英國則只說要「雙方冷靜」。

杜魯多上台時非常高調地批評前任政府哈珀,說哈珀政府外交上無所為。他的第一個目標是要爭取聯合國非常任理事國席位,並在國際上大撒金錢,爭取第三世界國家支持。現在杜魯多不僅沒有與其他盟國建立更好的關係,更幾乎將所有的重要盟友都得罪了。這就是他微笑外交的成果?

 

08/03/2018

川普跟傳媒的叫陣再度升級。星期二晚上在佛羅里達州的坦巴市Tampa,昨晚在賓夕凡尼亞州,兩次群眾大會中,川普都指名在場的媒體是fake news。其中星期二那晚,在群眾大會開始前,會場中大批川普的支持者包圍住CNN的記者Jim Acosta,大聲高喊CNN  sucks!,Acosta非常難堪。之後的兩天他都在CNN指責川普的支持者,同時圍剿川普,說他的言論是挑釁,製造群眾仇恨媒體。

事實是,美國各大媒體每一次都出席川普的群眾大會,安置了攝影機,但是卻從來都不轉播。他們只是在現場監聽川普有沒有說錯話,然後在節目裡取笑。群眾當然要反感。

昨天在白宮的記者會,Acosta就質問白宮發言人珊德斯Sarah Sanders,是否願意收回川普所說的「媒體是人民的敵人」,珊德斯回答得很好:你們說川普扇動,事實是你們每天包圍川普的支持者。我就被你們指罵,讓我和家人進不了餐館。你們取笑我的外表,你們在晚會中嘲笑我。你們(媒體)還叫群眾對我動粗,要他們掐死我choke me。你們電視臺百分之九十的時間是在罵總統,正面的新聞從來不報導,…

Acosta多次打斷她的話,珊德斯堅持把話說完。但是沒有用,這段話你不看現場是看不到的,沒有媒體會播出。今天紐約時報卻這樣說:川普仇視媒體的言論,遲早會造成肢體傷害事件,這就要川普負全責。傳媒的意思很明顯,將來任何媒體人有甚麼傷害都是川普的責任。

但是傳媒似乎忘記了,左派媒體人將被割下的血淋淋的川普頭顱提在手中的畫面;他們似乎忘記了,紐約中央公園裡上演的暗殺川普的舞台劇;他們似乎忘了,女權分子包括歌星麥唐納Madonna說要炸掉白宮;他們似乎忘了,好幾個電視評論員說要將川普好好揍一頓的話,還有好萊塢演員Robert de Nero說要對川普拳打腳踢才出氣;現在川普不過是指出媒體極端不公正,每天都用下做手段將他拉下台來,他就要為未來發生的傷害事件負責?

 

08/02/2018

川普競選總統時期做過四個月競選主席的Paul Manafort正在接受審訊,他被控在2005年為烏克蘭政府作說客時,沒有申報數以百萬元計的收入中的一部分的逃稅罪名。如果被判有罪,最高刑期達到305年。

這件事再次證明,川普身邊的人都被追查過去十幾年的「罪行」,一方面向川普示威,一方面用這種方式迫使他們屈服,因而爆出川普的罪名。

川普昨日在推特中說得不錯,Paul Manafort受到的待遇還不及當年芝加哥黑幫老大卡波恩Al Capone。卡波恩是殺人不眨眼的黑社會頭子,著名的情人節集體屠殺就是他下令手下所為。但是當局找不到他的罪證,最終就找出他逃稅的證據,他因此被判刑11年,坐牢八年後出獄。

相比起來,Paul Manafort一生沒有犯罪紀錄,現在69歲的他有可能終生死在獄中。這不是政治打壓是什麼?

這案子的檢控官已經表明,Manafort案件與俄羅斯無關,與2016年選舉也無關。過去兩天在法庭上檢控官唯一的證據就是,Manafort生活奢華,他用了三十多萬元買西裝,家裡有泳池及涼亭。這樣的做法連法官都看不上眼,已經下令不要再談Manafort生活奢華的事情。

但是CNN,紐約時報等還是非常興奮的報導,說這案件與川普有關。原因是Manafort的事業夥伴已經與穆勒小組達成協議,願意做控方證人,將Manafort入罪。穆勒那一幫人的算盤是:迫使Manafort也合作,爆出川普的犯罪事實。

這是穆勒調查團在進行通俄調查15個月之後,第一件審訊案子,任何人都可以看出控方的證據有多麼薄弱。所以川普一再叫嚷要終止穆勒的調查,但就被CNN等媒體說成是干預司法。

這件事已經成為只有一個第三世界才會發生的鬧劇。

 

07/28/2018

如果你只看CNN,(旅行時無法避免),絕對以為川普又被捉到痛腳,很快就會有機會被彈劾了。這兩天CNN就以特大新聞報導,川普過去的私人律師柯恩Michael Cohen已經同調查川普的檢察官達成協議,準備出賣川普。而且根據被「洩露」的消息,柯恩將會指控川普對於2016年六月競選時期,他的兒子及女婿在川普大樓會見一名俄羅斯女律師的事情,事先是知情的。

就這樣一件「新聞」,CNN就直的喉嚨喊了好幾天。大家或許會記得,那一次會面被左派傳媒渲染成為「俄羅斯律師集團宣稱有希拉里的黑材料,勾引川普的人上鉤,雙方在川普大樓會面」。事後川普集團說,那個女律師根本是騙子,因為見面時她說的全是有關領養俄羅斯兒童的事。但是左媒就說實情是俄羅斯方面用希拉里黑材料勾引川普的人,一起對付希拉里。

就算左媒及民主黨說的是對的,這樣一次見面就足以讓川普下台了?那次會面造成什麼樣的後果?有證據證明川普集團得到了希拉里的黑材料,或是因此將希拉里的黑材料公開了?當然連影子都沒有,但是CNN的評論員很嚴肅的說,這是了不得的事,因為川普至少否認了20次他事先不知情。

所以CNN等認為,川普的過失是他撒謊。又找出了水門案事件的記者Carl Bernstein出來與水門案對比了。

其實這件事可怕的地方在於,調查川普「通俄」的小組現在使用的手法。他們於今年四月半夜大規模到柯恩住的旅館及家裡同時去搜證,找到他在過去十多年來所有的商業來往中有不法事宜,於是威脅他,只要他肯做證,提出對川普不利的罪證,他就可以免除坐牢的機會。過去柯恩說過,他對川普絕對忠心,不惜為他擋子彈,但是最近他改口說,他只對自給己的家人忠心,他不會為任何人擋子彈。而他在這件事上聘用的律師居然是當年克林頓總統的私人律師Lanny Davis,其後的發展可想而知。

現在,所有為川普工作過的人,都被調查過去十多年來的所有商業行為,只要找到一些不法行為,就用來做為要脅,要他們出賣川普。這包括2016年為川普競選做過兩個月主席的Paul Manafort,他現在就被軟禁家中,被迫要他交待所有有關川普通俄的內幕。據說他沒有順從,因此被上了追蹤器,沒有行動自由。

任何一個做大生意的人,或是律師,沒有一個人敢保證自己在過去幾十年內沒有做過一件可能違反規定的事情。現在獨立檢察官穆勒使用這種極端卑鄙的手段,用鄉村包圍城市的途徑要將川普治罪。行為已經遠遠超出民主國家的範躊。但是在美國媒體的指鹿為馬的矇蔽下,美國至少有一半的老百性被矇遍了。國會中的共和黨人是知情的,所以有一群參眾議員每天都在反擊,但是媒體用他們的力量一方面打擊這些議員,一方面分化共和黨人。比如說,有十一位共和黨眾議員要彈劾司法部副部長羅森斯坦Rod Rosenstein,因為做為司法部副部長,他的立場是完全站在穆勒那一邊。但是美國傳媒一方面淡化這新聞,一方面完全不報導這些共和黨人為什麼要彈劾他,讓所有觀眾都以為這些議員是過份偏激,後果就是在共和黨內製造分化。

其實這些共和黨人要彈劾羅森斯坦,理由遠遠超過民主黨人要拉倒川普的理由。羅森斯坦就是那個寫報告,要川普開除前FBI局長康米James Comey的人,但事後卻任命穆勒調查川普通俄,及主持大局。除此之外,他還是向情報法院申請竊聽川普身邊的一個顧問的四名高官之一,而他們申請時使用的證據卻是民主黨及希拉里聘用英國情報員與俄羅斯情報員合作泡製的一份川普黑材料dossier。這些本來都應當被調查的,但在美國今天由左派傳媒控制大局的環境下,卻都被阻止了。相反的,穆勒小組卻用他們邪惡手段,一步步逼近川普。就像上面說的:2016年川普大樓會面事宜。要用這樣的「小事」將川普拉下台。

川普已經當選快兩年了,民主黨及左媒還是沒有放棄要將他拉下台。過去一年半左媒編派的理由無奇不有,包括編派川普精神不健全(記得嗎?),到現在又說他在與普京會面時出賣美國利益,一次又一次的破壞打擊,層出不窮。但是川普今天還是能夠做出季度經濟成長4.1%的成就。任何稍有見識的美國人都應當立即揭竿而起,抵制所有做為民主黨傳聲筒的媒體。

 

07/20/2018

我在加拿大聯邦大選會提前舉行嗎?中寫過,加國傳媒在利用杜魯多總理與川普的外交冷戰,鞤著杜魯多打仗。現在又多了一個例證。

前總理哈珀Stephen Harper在杜魯多與川普關係陷於冰點的時候,接受美國福斯電視台訪問,全力支持加國立場,之後他又到白宮去與美國的商務官員會面。最近哈珀向人表示,他原來是希望幫杜魯多在後面加一把力,以他保守派的立場,去和白宮說項,但是被總理辦公室拒絕。總理辦公室還將哈珀到訪白宮的消息洩露,似乎暗示哈珀在背後扯加國後腿,所以哈珀說,總理辦公室這樣做是要故意把美加關係弄僵,這樣可以在國內爭取到左派選民支持。

這番話被媒體偷偷錄了音,予以公開,媒體又有話說了。說哈珀下台之後還在搞分化。

其實杜魯多政府還有一個拒絕哈珀的理由,因為杜魯多根本不希望哈珀插手,這樣就顯示他的政府無能,要靠前朝政府幫忙。

杜魯多搞砸美加關係是他任內一大失敗,不僅他個人灰頭土臉,加拿大幾十項重大工業都面臨危機,特別是汽車工業。但是靠著加國左傾傳媒的硬撐,杜魯多個人聲望卻敗部復活。他在印度之旅後下滑的支持率,卻靠著這件事引發的民族主義,逆勢上升。今天的民調就顯示,在這件事上,杜魯多得到55%國民支持,比一個月前再上升5%。而自由黨支持率也長久以來首次高出保守黨七個百分點,這就是自由黨及傳媒的算盤。他們未必想加美貿易戰開打,未必想加拿大打輸,但是他們知道在民族主義的旗幟下,這是一個好議題,一個幫自由黨致勝的議題。

其實哈珀說得沒有錯,他說的是,美國與加拿大都無意將NAFTA談成,美國是希望分開與加拿大及墨西哥談,這是大家都明白的事實。而加拿大方面,(杜魯多政府)現在就認為這是一單政治籌碼,以加拿大人痛恨川普的心態,杜魯多大可以玩被欺凌的「弱者」牌,進行競選。其實這也是我寫過的,傳媒為什麼要促成杜魯多政府提前大選的原因。

今天我就聽到幾位左媒評論員再利用這事幫杜魯多拉票了。一位左媒說:杜魯多你可以不贊同他,但他從來都不會像哈珀這樣mean,他們再度將杜魯多塑造成為一個受害者。

真實情況呢?杜魯多在每一次的記者會,每一次的國會質詢中,都要帶上一句攻擊哈珀的話。就在本周,杜魯多在記者會談到難民問題時,他就義正嚴詞的說,「我們不像前朝哈珀政府,我們接收難民是基於對國際社會的義務。前朝政府利用難民問題分化國民,這是他們不會當選的原因。」

杜魯多在每一項議題都要攻擊前政府,那些左媒從來都不認為杜魯多mean,因為左媒的立場跟杜魯多一樣,所以無論他怎麼攻擊哈珀,都是應該的。但是哈珀只要說出一句對杜魯多不利的話,即使是真的,傳媒都認為他在無的放矢,是冷酷無情。

 

07/19/2018

我每天在這裡寫時事看板,覺得像是天方夜譚,但其實每一個字都真實。任何一個人了解現時這怪現象,都應當有一股熱血要揭竿而起。但是明顯很多人選擇不關心,或是覺得問題太複雜懶得理。然而那些腦間簡單的就都走上街去抗議川普,做了「有用的白癡」useful idiot。

今天CNN的Wolf Blitzer對共和黨參議員Rand Paul蘭保羅的一段十一分鐘訪問,大家都應當找來看看,非常精彩。

因為Rand Paul不是真正共和黨人,而是一個libertarian ,CNN大約想從他那裏得到幾句可以用的話,沒想到保羅說的真心話讓Wolf受不了,他每次說到要點,Wolf就要打岔,打斷他的話,Wolf只要他回答一句話:你相信美國的情報機構,還是相信普京。保羅說,這樣的問題不適當。他說:目前美國情報機構權力太大,沒有制約。他說現在美國存在強烈的仇恨川普情緒,已經影響到大家的思考能力,連情報單位都被用來整治川普。他還指名道姓的說John Brennan,James Clapper都是有前科的說謊者,洩密者,作偽證,…這樣的話CNN哪裡受得了?難怪要阻止他,還好Rand Paul非常有風度,一直保持冷靜。他說了好幾次:「你要訪問我,就讓我把話說完。」但是對方做不到。最後CNN的標題是:Rand Paul至終不肯說,他到底相信美國情報單位還是相信普京。

其他的受訪者多數都順著記者的話回答,即使不同意也都不會多說,但是Rand Paul可以不中計,這使他們受不了。

今天主媒知道自己道理說不通,就用這種態度欺凌對方。今天福斯新聞的周末主持之一Jeannie Pirro法官因為推銷新書,接受ABC午間節目The View的訪問,主持人之一,最左的Whoopi Goldberg(影星)從開始就不准她說完一句話,到最後播廣告時,Jeannie Pirro離開時去跟Whoopi Goldberg打招呼,Whoopi居然對她說:Fxxx you, Get the fxxx out of here.這就可以看出,左派是氣得不得了,但沒辦法打贏這場仗,所以用這種爛渣手段。

其實左媒結合華府建制派deep state日以繼夜地整治川普,對川普並非全是壞事,因為川普已經徹頭徹尾的成為受害者。像Rand Paul一類比較有原則的政客,原來絕對不會這樣堅決支持川普,但是他看清楚了。今天在美國看清楚的人越來越多,這是川普支持率堅決挺住在接近五成的原因。

他們越打壓川普,越多人會看清楚。

 

07/18/2018

今天白宮記者會,記者大約問了20個問題,其中18個是關於「川普為什麼不相信自己的情報機構,要相信普京的說話」。其中CNN的Jim Acosta更是追著白宮發言人Sarah Sanders問:「川普有沒有叫普京不要再干預美國選舉?到底有沒有?」

這些問題都基於預設基礎:俄羅斯干預了美國選舉,幫助了川普當選,川普對於這干預不予阻止。

美俄高峰會這樣重要的一項國際會議,討論了那樣多重要議題,事後媒體關心的就這一項?

我希望多一點人看這樣的記者會,可以對於美國(及西方)的媒體有一個切身了解,看他們如何將這個國家,這個世界引向災難。

這些媒體不僅製造混亂,還製造謠言。今天CNN宣揚幾項大標題:白宮擔心中期選舉會有壞結果(輸給民主黨);白宮恐懼情報機構會出現辭職風潮。CNN這樣說,是一廂情願。他們希望情報機構出現辭職潮,怎會呢?情報機構如果是要整肅川普,他們在位上才做得到呀。

我還聽到MSNBC的主持Joe Scarborough斬釘截鐵的說:「我們都知道,川普有把柄捉在普京手上,但不知道是甚麼把柄。」CNN請了那個色情女星的民主黨律師Michael Avenatti在節目中宣言:「俄羅斯公開的選出了川普,他們在美國安置了這個總統。而昨天,這個美國歷史上最悲哀的一日,川普給予普京報酬,公開與普京站在一起,背棄美國。」

美國的誹謗法真是太鬆了,甚麼樣的不負責任的話都可以說。

美國媒體立意要整掉川普已經是太過明顯的事實,但是只有一部分川普支持者看出,媒體就希望用這技倆達到目的。

為了將川普治罪,民主黨幾位大老要求傳訊星期一高峰會中的翻譯,要他完整說出當天川普究竟向普京「說了甚麼,承諾了甚麼?」傳媒也全力應合。如果十一月大選民主黨在國會取得多數,他們真的可以這樣做。

這兩天媒體炒作的俄羅斯干預美國2016年大選,其實發生在奧巴馬任內,有關被起訴12名俄羅斯間諜的事件,據說美國情報當局在那年九月就已經向奧巴馬報告,但是他沒有反應,現在憑甚麼要攻擊川普?當時川普只是一個候選人。不僅如此,一個月之後的10月18 日,也就是大選前三個星期,奧巴馬發表公開演說,他說:「任何人以為美國的選舉可以干預,是天方夜譚,這是不可能的。因為美國大選不可能被影響。…所以我建議,川普收聲,好好去競選,別再抱怨。」(這些演說的錄影帶都在網上可以找到。)

這是因為,奧巴馬與民主黨完全相信希拉里會當選,所以甚麼也不做。

這就是奧巴馬當時的態度。但是現在每一個人責怪是川普在與俄羅斯溝通影響大選。

下面是昨天公布的,美國有線電視新聞台節目收視率,如預期的福斯新聞Fox News的多個節目高居首位,CNN墊尾。如果不是每天有川普的新聞,CNN及MSNBC可能更糟。

FOXNEWS福斯台九點檔HANNITY 3,963,000
MSNBC 九點檔MADDOW 3,538,000
FOXNEWS 福斯台八點檔TUCKER 3,219,000
FOXNEWS 福斯台六點檔BAIER 3,185,000
MSNBC ODONNELL夜晚11點2,984,000
FOXNEWS 福斯台10點INGRAHAM 2,829,000
MSNBC 八點檔HAYES 2,342,000
MSNBC 七點檔HARDBALL八點檔2,020,000
CNN CUOMO晚九點1,848,000
CNN 晚八點Anderson COOPER 1,711,000

 

07/17/2018

加拿大聯邦政府的難民政策,吸引了大批美國難民偷渡入境,這些難民大多數都到了安省以及魁北克,政府毫無計畫,就讓他們住到遊民庇護所,不夠住,就安置在大學宿舍,現在大學快要開學,都不知道到八月中時,這幾千人人應當住到哪裡。

安置這些非法難民,安省要用七千多萬元,但是聯邦政府只肯拿出一千一百萬。於是雙方吵了起來,聯邦政府祭出「政治正確」牌,指責安省政府歧視難民,這種態度是non-Canadian。這頂帽子很大,因為在目前這等於政治上的死罪。通常只要這樣攻擊人,對方就死無翻身之地。但安省保守黨政府不罷休,要聯邦政府收回這句話,並且道歉。

安省政府這樣強硬,是因為見到老百姓的態度有改變。自從一年多前,每個月都有一兩千美國難民公然進入加拿大,要求政治庇護。但軟弱的聯邦政府毫無對策。加上杜魯多政府由開始就採取「來者不拒」的態度,現在還要嘴硬,指手畫腳?

在美國也一樣,前幾個禮拜每天都有大批示威者在各地示威,要求川普政府廢除ICE,就是移民及海關執法機構,民主黨內更有多名參眾議員及領袖跟著叫囂,說ICE在邊境拆散家庭,不人道。但這種情況最近無疾而終,為什麼?因為民調顯示極大多數國民反對廢除ICE,支持的不到四分之一。民主黨又輸了一役。。

 

07/16/2018

今天美國及西方的傳媒都瘋狂了,民主黨人更是一個個出來用叛國、漢奸一類的字眼形容川普。只因為川普在跟普京見過面後的記者會中,說他相信普京的話:俄羅斯沒有干預2016年美國大選。

CNN的幾位主持分別說:他居然相信俄羅斯的KGB,都不相信我們的CIA;他以前說Make America Great我們都以為是真的,現在他卻跟普京一夥,哪怎麼會是Make America Great?;這真是美國最黑暗的一天,這是美國的一個大災難disaster。今天最大贏家是普京;川普成為普京的魁儡…

那個每次一有小事就跳出來攻擊川普的前中情局局長布里南John Brennan在推特中第一時間說川普叛國,那個在亞利桑那州養病的參議員麥坎John McCain也說川普今日的記者會是美國歷史上最羞恥的表現。

甚麼是叛國?是將美國五分之一的鈾礦私下出售給俄羅斯;甚麼是叛國?是繞過國會私下將17億美金的外幣偷運給伊朗,換取一紙協議;甚麼是叛國?是奧巴馬私下向俄羅斯總統梅得韋傑夫說:你去對普京說,等我連任當選之後,我會有很大彈性(去做事情)。

我看了那項記者會的大部分,我也希望川普沒有談到2016年的大選,但是問題是,記者會中前面三個問題問的都是這個,你怎麼怪他提起大選的事?

這次峰會是一次非常重要的高峰會,兩位元首要討論的議題太多了,但在事後的記者會沒有人問到兩國如何裁減核子武器的問題,或是未來國際局勢,一個個記者都在問:你有沒有問普京究竟有沒有干預美國2016年大選?你有沒有叫他不要再干預2018 年中期選舉?一名記者甚至問普京:你有沒有川普或是他家人的把柄?(這就是今天記者的水準),在這種情況下,你要川普不要談2016年大選?要他不為自己的當選辯護?

一個評論員說:他就是忘不了希拉里,不斷地談論希拉里。事實是,忘不了2016年大選的是傳媒及民主黨。他們搞這樣多動作,就是要證明川普的當選是非法的,希拉里才應當是總統。

真正在外國丟人的是這些美國及西方媒體,他們圍著這些雞毛蒜皮的事繞圈子,普京心理一定高興得忍不住笑。

那些一有風吹草動就搖擺的共和黨人也跟著附合,但是那個主張孤立外交的、自由主義者Rand Paul就頭腦清醒,他在被CNN、ABC等媒體訪問時說:干預外國選舉的事件太平凡了,很多國家都在做,現在根本是政治鬥爭。我認為美俄元首會面是有好處的,…他的答案大出媒體預料。

出身情報機構的普京不是等閒人物,一生搞建築業及選美的川普可能不是他的對手。但是他們今天不過是進行高峰會,沒有像奧巴馬一樣與伊朗簽協議,也沒有像奧巴馬政府一樣將鈾礦出售給俄羅斯,值得這樣哭天搶地?

那些希望自己元首在國際舞台栽跟斗的美國傳媒及民主黨人的所作所為才是叛國行為。

 

07/16/2018

川普與普京終於見面了,在此之前西方媒體盡一切力量阻止這兩人見面。在國內反川普勢力合作下,泡製了一個起訴俄羅斯軍事情報人員的大新聞,加一把力,再於歐洲各地發動群眾示威,要阻止這一次峰會的舉行。

過去自由派最喜歡用談判方式解決國際紛爭,甚至用談判方式拖延國際危險局勢,但是到了川普時代,這些自由派阻止川普跟任何一個外國元首會面,因為生怕他解決了問題。

民主黨及傳媒危言聳聽的說:絕對不能讓川普一個人跟普京在一間房間裡談,因為他「既沒有外交經驗,而且從來都不做準備」,讓他一個人跟普京談,沒有人在一邊做紀錄,(監視),不知道他會做出甚麼事,(把美國給賣了?)真是笑話。

過去一年多來,事實證明川普是一個做事的元首,哪裡有問題他就要設法解決。北韓一再試射飛彈,他就要親自與金正恩談。俄羅斯在中東,在歐洲都是一個問題(威脅),他也要親自跟普京談。他說過,只要給他幾十分鐘,他就可以知道對方的性格及心態,從而知道怎麼應付。只有一個像他這樣有豐富人生閱歷,又有分析人品能力的人可以這樣做。

川普是一個個人外交主義者。以他與習近平的一次相處,他制定了與中國的外交與貿易關係。他可以公是公,私是私的進行中美策略。這方式不是由他開始,但他充分發揮。

直到今天,美國的媒體還在攻擊川普是利用美俄高峰會達到私人利益,說他是為了分散國內調查他通俄的壓力與普京見面,說他是在普京壓力下要向普京讓步(還一個人情),其實美國媒體不知道,現在鬧出一個通俄調查是他們送給川普的一個禮物,因為這樣川普更多了一個與普京談判的籌碼。

川普在今早會面前的短短幾句話說明了,美俄雙方有太多東西要談,好像兩國間擁有全世界九成的核子武器,就不是一個好事。但是美國的媒體就緊緊捉住美國大選為希拉里申冤的一個話題緊追不捨。充分顯示了雙方在視野、心胸上面的距離不可以道里計。

 

07/13/2018

今天美國司法部宣布,穆勒調查小組起訴了12名俄羅斯人,他們都是高級軍事情報人員,涉嫌在2016年入侵民主黨的電郵。美國主媒立即當作是最新一枚炸彈般報導,CNN不斷以:Major, Major development,bombshell development作標題,然後訪問一連串民主黨人,他們都以肯定語氣將這12名俄羅斯人跟川普集團連接在一起,由CNN的Dana Bush到MSNBC的Andrea Mitchell,都說「這不過是剛起頭,肯定會再有更多美國人被起訴。」盡管司法部副部長羅森斯坦在宣布時說得非常清楚:沒有證據證明有任何美國人與這件事有關,至少不是有意的參與其中。但是媒體還是要故意的暗示,川普集團被證明參與俄羅斯干預美國選舉的陰謀。

CNN更多次播放2016年大選期間,川普在一次公開集會中大聲說:「俄羅斯聽著,我希望你們去找希拉里失去了的三萬件電郵,…」誰都知道川普是甚麼意思。因為希拉里使用私人電郵事件調查期間,希拉里宣稱他的三萬件郵件都不見了,其實這是妨礙司法。所以川普在群眾大會中用來調侃希拉里。但是IQ零分的CNN等傳媒就用這段話來證明,川普是在向普京放話。川普真有那麼笨嗎?如過他真的與俄羅斯勾結,他會這樣公開的跟普京「溝通」嗎?但是今天幾間媒體都重覆播放這段話,這就媒體利用自己手中的工具混淆視聽最好的例子。

任何人都知道,國際間用情報工作影響其他國家的選舉的行為一直都在發生,發生在俄羅斯身上更不奇怪。穆勒小組及司法部明顯是在利用事件打擊川普政府。最明顯的例子就是,奧巴馬政府在2015年用幾十萬元在以色列干預以色列選舉,阻止現任總理納坦雅胡連任。那又怎麼說呢?

穆勒小組故意選在川普與普京會面前三日宣布這消息,意圖非常明顯,要破壞這次高峰會。果然多位民主黨議員立即喊話,要川普取消與普京的峰會。這才是他們的意圖。CNN幾位評論員說,川普這時候與普京見面,他就有把柄捉在普京手中,這樣的會談怎麼會有對美國有利的實質成果?

穆勒小組又透露,他們早在本周一就已經將這事件向川普報告,因此川普事先是知道的,因此今天幾大媒體都說:川普已經知道俄羅斯干預美國選舉,為什麼還在今日於倫敦舉行的記者會中,指責穆勒調查是政治打壓,是witch hunt?

這樣白癡的話他們都說得出,證明他們真的是低IQ。

他們又說,川普要討好普京,不敢得罪普京,但事實是,川普剛剛在北約會議中公開喊話阻止德國跟俄羅斯買石油,阻止德國與俄羅斯合作建油管,並大力推銷美國石油,這像是一個討好普京?受制於普京的人做的事,說的話嗎?

所謂的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就是這件事最好的寫照。

 

07/12/2018

那個仇恨川普的FBI調查員史托克Peter Strzok 今天終於在美國眾院司法與情報兩個委員會公開作證,這是在共和黨眾院的壓力下才迫使他接受公開質詢。大家可能記得,史托克就是跟他在FBI的女同事,一個法律顧問佩吉Lisa Page 之間的短訊中,一再對川普發出仇恨言論的調查員,這些短訊包括:「希拉里有一億對零的當選機率,但我們不能掉以輕心,我們要有一個保險計畫,就像我不會在40歲之前死去,但我們都要買保險一樣;」「不會不會,他(川普)不會當選,我們要阻止他。」「他(川普)是個白癡,他會讓這個國家陷於危險。」「我在南維珍尼亞的一間WalMart,在這裡我能聞到那些川普支持者的氣味。」

今天在共和黨質問下,史托克承認他寫過這些短訊,他也承認那些是他的看法,(因為他在宣誓情況下回答,他無法說謊),但是他對這些短訊的解釋前後矛盾:我不記得寫過那些話、我是在半夜時寫的(因此影響我的判斷力?),我寫那句話的時候,實在是因為川普(在對付一個為國犧牲士兵的父親的態度)非常可恥 …

他還用很鄭重的語氣表示:我要強調,我個人的看法觀點,從來沒有影響到我,或是FBI的工作與職務。

你相信嗎?

共和黨所以要追查這件事,是因為史托克的地位相當於FBI執行副局長,他是希拉里電郵事件的主要調查員,但他允許希拉里在無需宣誓的情況下接受問話,因此她無論如何說謊都不會犯法。而且他在2016年七月對希拉里問話之前的同年五月,已經寫好了希拉里無罪的報告,(電腦有紀錄)。

相反的,史托克也負責川普通俄的調查任務,他在剛剛接手這任務,還未審問任何一個證人之前,就已經在短訊中用了要彈劾川普的字眼。他是負責審問川普當選後第一位國家安全局長弗林Michael Flynn的調查員,弗林除了必須宣誓,而且在被他審問過後就認罪說謊,而弗林所犯的過失不過是川普當選後與俄羅大使見過面,談及美國對俄羅斯的經濟制裁,而在任何法律上他的做法都合法。(代表一個新當選政府與外國大使討論政策上的問題,絕對合法。)據說穆勒調查小組是取得弗林兒子生意上犯過的過失,用來脅迫弗林認罪,現在等待判刑。

史托克與情婦佩吉之間的短訊被共和黨揭發後大肆宣傳,迫使(獨立檢察官)穆勒Robert Mueller將他在通俄調查中的職務解除。今天在眾院被問及此事時,他很自信的說:穆勒解除我的職務,不是因為我的立場偏頗bias,而是因為這件事的appearance。意思是說,他解除我的職務是因為這件事「看來」不好。他從來不認為自己有做錯事。

史托克今天在眾院臉上一直帶著輕蔑的微笑,而且顯得自信,因為他知道,他有後台。他的後台是民主黨及美國(西方)的媒體。在今天的聽證會中,在座的民主黨說了下面這些話:我們在此的同事這樣對付一個盡忠職守的調查員,我們應當向你道歉;他們這樣攻擊一個通俄事件調查員,是可恥行為,如果我有能力頒給你一個紫心勳章,我會這樣做;今天在美墨邊界有三千名兒童與父母分離,這才應當調查,不是來刁難我們的調查人員……當史托克義正嚴詞的自我解釋時,在座的民主黨人還為他鼓掌歡呼。

而美國的媒體都以史托克的話作為主要內容,美聯社在提到史托克指罵川普的話時,居然說是「共和黨的指控」,比如說,史托克短訊中對他殺傷力最大的一句話「我們會阻止他當選」時,就說這是共和黨的指控,甚至後面再說一次,說是「一個右派媒體特別關注的一個短訊」,(指的是Fox News),難道說這句話本身沒有錯?難道說Fox News 關注這句話是錯了?難道說其他媒體不關注這句話才是對的?

美聯社的報導中還說「川普總統他自己最近也曾多次對兩名FBI官員做人身攻擊personal attacks」,表示川普政府因為受到通俄調查於是針對聯調局做出的報復行為。

這篇報導還說,一份對川普友善的媒體,卻有意忽視史托克短訊中另外一句話,他說當初他不願意加入穆勒調查小組,因為他本人認為對川普的調查不會有結果,因為他gut sense不相信這件事(通俄)有證據。

這句話明顯又在攻擊Fox News,但我就不認為有甚麼意義,連他都不相信川普通俄,可見通俄這件事是無中生有。

美聯社的報導普遍為加拿大及其他國際媒體採用。

明天輪到史托克女友佩吉到眾議院(閉門)作證,相信同樣精彩。(後註:史托克終於在八月十三日被聯調局開除。)

 

07/11/2018

川普第二次參加北約NATO年度會議,他重提舊事,指北約成員國都佔美國便宜,比如當初要求成員國必須拿出全年生產總額GDP的2%作為北約軍費,但現在29個會員國中除美國外,只有四個國家符合條件,其他國家給的錢都低於百分之二。而且幾個大國像德國,只給了1.24%,加拿大1.23%,而美國給了3.57%,而因為美國生產總值高,因此目前NATO的經費百分之七十是美國一個國家負擔的。

川普說得不錯,為什麼美國要負擔其他國家的保衛工作?(北約組織當初成立的目的是幫助歐洲國家,對抗蘇聯領導的共黨集團的),美國不可以節省一些經費用在美國人自己身上?

最奇怪是,為什麼以前的美國總統都不說話?好像覺得美國這樣做是應該的。

川普今天在NATO第一天會議前,又丟下一顆炸彈,就是指責德國跟俄羅斯走得太近,居然與俄羅斯合作興建油管,這樣德國將會有七成的石油及天然氣是由俄羅斯進口。川普指責德國應該向盟國購買石油,而非俄羅斯。

其實只有川普一個人是頭腦清醒的,你們成立北約對抗俄羅斯,但私底下卻與俄羅斯有緊密生意往來,甚至將最重要的能源工業交給俄羅斯,與此同時,卻要美國出錢保護你們?

而且這油管是繞過烏克蘭,這表示俄羅斯將可以不經由烏克蘭(西方盟邦),將自己出產的天然氣外銷歐洲,這對俄羅斯是巨大的戰略勝利,這是北約國家應該做的?

表面上川普這樣說很令人意外,因為他被指責是俄羅斯的盟友,是俄羅斯幫他當選美國總統,現在在他前往俄羅斯訪問前夕,他在自己與俄羅斯之間放下一個障礙?

美國的媒體繼續攻擊川普「出言不遜」,說他的談話令人羞愧。說他故意要四處挑釁盟友。又說德國總理莫克爾的反應好有禮貌,相對的川普就盛氣凌人,感覺像是蠻牛。

事實是,川普不只是在玩他的談判藝術,這明白表示他與普京之間是沒有檯底交易的。他一直強調要與俄羅斯有友好關係,是要減少一個敵人,讓美國在國際上有更多周旋空間。這不表示他會出賣美國。而德國的做法在他看來就是越矩,超過了界線。

只要看這兩天川普的言行,你就可以知道他與俄羅斯的關係,他純粹是希望將俄羅斯當國際棋盤上的一個棋子。他可以玩這一局棋,但不會將自己出賣。其他的對手都實在是太淺了,沒有人配與他玩這一局棋。

 

07/10/2018

最怕現代的專家,他們成事不足,敗事有餘。

在多倫多,市政府的首席衛生官說,因為越來越多人吸毒,特別是鴉片類藥物(芬太尼),造成的死亡事件也越來越多,因此她建議,將所有毒品都予以合法化,這樣吸毒者可以在非常安寧的環境下吸毒,就沒有壓力,就不會死。

這種人居然位居一個城市的首席醫官。這個城市是不是要完蛋?

現在加拿大就已經要大麻合法化,她還覺得不夠,要將所有毒品都合法?

這些人就是今天在西方只會寫論文、掉書包的所謂知識分子。他們完全沒有真智慧,也沒有基本思考能力及common sense。

紐約時報一個所謂的經濟專家Annie Lowrey,她在兩天前在該報有一篇文章,攻擊川普的減稅措施是罪惡,「只不過是為已經有錢的人,製作一個複雜的安全網,」她完全反對,她認為經濟政策的宗旨就是解決貧窮問題,因此她建議川普應當將錢分給每一個人,她還說這政策經過無數的研究,對解決貧窮問題最有效。是嗎?芬蘭不是實施了,失敗了?決定中止了?

但是紐約時報將她當作經濟專家,大篇幅刊載她的文章。與此同時,加州一個左傾城市Stockton就宣布,明年起無條件每個月給每一個市民500美元,作為解決貧窮的辦法。五百元可以解決貧窮?到最後貧窮的將是這個市政府。

那個市長說,這計畫將試行兩年,之後就可以有一個「很具體的」討論。很明顯,這個白癡市長必須實行之後才能夠知道這計畫是好是壞。就像一個爛蘋果,他要吃過之後才跟你說是不是真的不好吃,不能吃。

再舉一個例子,剛剛在泰國獲救的一隊足球員跟他們的教練,在洞穴中過了九天才被發現,沒東西吃沒有水喝,而且一片漆黑,還不知道是否會獲救。但是他們被發現時個個笑容滿面,足以證明這些十一二歲的孩子心理建設非常好。在現代心理學家看來簡直不敢想像。後來知道,他們的教練,一個25歲的青年人原來是個孤兒,做過和尚,平時就叫他們以冥想(打坐)安靜心靈。據說他在洞穴裡就叫他們打坐以保持體力,及維持心靈安靜。

這是甚麼樣的大智慧?

但是這幾天我看新聞,就出現一批現代心理學家口若懸河的說,這些年輕人很可能都會患甚麼劫後創傷症,又說會有甚麼claustrophobia,(closet phobia),這些專家最會的就是發明一些難懂的字眼,以示自己專家地位。還好這些少年 在洞穴中時沒有跟這些專家在一起,否則難以不發瘋。

我也很害怕這件事過後,一些傳媒會將這些孩子捧上天,這樣才會損害他們的心理建設。國際足球總會還要邀請他們到俄羅斯去看決賽,這些都不是他們目前需要的。

我們應當摒棄現代的教授知識的方法,回到基本的common sense時代。

 

07/09/2018

川普任命了他任內第二位最高法院大法官,這使到美國自由派無比的憤怒,一早就決定抗議到底。這一邊川普剛剛宣布人選,美國各地,特別是最高法院建築前面已經出現大批示威人群,口號就是:阻止Cavanaugh !

Brett Cavanaugh今年53歲,如無意外預料他至少可以任職20年,維持最高法院中保守派的多數局面。他出身耶魯大學法學院,任教哈佛大學法學院,過去20年在法律界履歷豐厚,包括參與調查克林頓總統的獨立檢察官Ken Starr的團隊。他在接受任命後的演說中明言:做為法官的職責是解釋法律,而非制定法律,而解釋法律必須是遵照法律制定時的原意。

這就是川普及一般保守派堅持的一點,法官是解釋法律的,不是制定法律的,過去這麼多年,自由派法官一再利用職責,不理會法律條文的原意,曲解法律,進而變相的制定法律。這就是川普的原意,及反對保守派所說的 judicial activist。

川普總統這一次的揀選程序完全公開,也受到業界讚好。他聲言不問對方對於個別事件的看法,而只問對方對法律(憲法)詮釋的看法,都減少了政敵批評的機會及藉口。

民主黨及媒體藉口,保守派在最高法院佔了多數之後,就會推翻1973年的裁決Roe V Wade,將墮胎再度便成為非法,甚至說懷孕女人都要到黑巷子裡去找巫醫墮胎了。

其實川普說過,他對於重新爭論墮胎之事沒有興趣。事實是,每一次自由派在法庭獲勝,或是公投獲勝,或是選舉獲勝,他們就堅持那是最後決定,是聖牛。就像這1973年的裁決。但是如果他們在選舉中輸了,裁決輸了,或是公投輸了,他們就會一而在,再而三的抗議,搗亂,直到合乎他們的心意為止。就像川普的選舉勝利,就像英國的脫歐公投,就像美國好幾各州對大麻合法化的公投,如果他們輸了都會一再抗議,爭取重新投過。

民主黨及傳媒現在後悔,當民主黨在參議院占多數時,改變規章讓大法官任命只要簡單多數就可以通過;民主黨及傳媒後悔,奧巴馬在任時沒有製造機會,讓幾位年老自由派法官退休,現在他們中有一位85歲,一位79歲,都有可能在川普任內退休。

準備未來幾個月這些有組織的抗議者出現在每一個角落,準備Cavanaugh在未來幾個月被抹黑成魔鬼吧。

 

07/06/2018

2015年加拿大聯邦大選時,當時的總理哈珀Stephan Harper每天的記者會只允許記者發問五個問題,其實他這樣做已經有好多年了,因為不管他給記者多少時間,他們問的都是一個問題,有關上議員達菲的所謂醜聞。當時跟哈珀競選的自由黨領袖杜魯多Justin Trudeau就很幸災樂禍,他時常對記者說:你們問多少問題都沒有問題,我歡迎記者問問題,因為這是民主制度的根本。

一方面炫耀,一方面向哈珀示威。

他當然喜歡跟記者一問一答,因為記者對他不僅客氣,還熱絡地像是一家人。

最近情況可不同了,近來頻頻發生不愉快事件的杜魯多開始防範記者,特別是自從他18年前對一個女記者有冒犯行為的事被揭發之後,他不知道怎麼對付了。昨天他到多倫多見安省新任省長福特Doug Ford時,就限制記者只能問五個問題。結果就有一個記者追問他這件事,雖然他是有備而來,卻也答得結結巴巴。因為無論他怎麼回答,都不可能圓滿。國慶日那天,他才說記不得當時的事情了,昨天他卻又說:自己不認為自己有做錯,但是同一件事,都可能有不同的看法。明顯他將事件解讀做「兩個當事人有不同觀點」,兩次的答案是不同的。

今天杜魯多再到多倫多與市長見面,這一件算是大新聞的事件,他卻拒絕見記者,就是說,記者連問一個問題的機會都沒有了。這回他總算體會到哈珀當年的滋味了。

這事件不會很快過去,即使很多主媒希望幫他度過難關,但是一來杜魯多自己過去那樣嚴厲的處裡性騷擾事件,這回他很難逃過自己訂立的規範。二來那個當年被他「騷擾」的女子今天發表聲明,說那件事確實發生過。明白是要他承認事實。

杜魯多應當由這件事得到教訓:永遠不要以為自己是刀槍不入的鐵人,What comes around goes around,在記者面前炫耀是如此,對付性騷擾事件也是如此。

 

07/05/2018

美國國慶,德州一份地方社區報紙決定刊登美國獨立宣言作為慶祝,沒想到其中一段沒有通過Facebook的自動檢查機制,被當作是「仇恨言論」,被這個網頁拒絕刊登。

這就是今天政治正確的魔爪,居然連美國立國之基本文宣獨立宣言都歸納為仇恨言論。

這出現問題的一段,是獨立宣言中Bill of Particulars中指責英王喬治三世「在我們之中煽動內亂,並且挑撥印地安野蠻人對付我們邊疆的居民,這些印地安人打仗的準則是不論男女老幼都兇殘的格殺勿論。」

Facebook在受到指責後已經道歉。但同樣的事件一再發生,也不會有人道歉。

事實是,當年有這種寫法是當歐洲人來到北美時,印地安人還在茹毛飲血的階段。他們普遍不穿衣服,煮飯沒有鍋子,也不會用工具。他們殺人是用箭,之後會剝頭皮,所以早期歐洲人都叫他們savages。但這一段歷史今天已經不存在於歷史書。今天年輕人的心目中,印地安人與白人的衝突都是兇殘的白人的過失。

刪除這一段歷史沒有關係,但不能改寫歷史。今天在加拿大,現在的政府正在為過去做過的好事償付代價。舉例說,過去加國政府有見印地安人家庭多數都是失序家庭,因此安排了印地安兒童到白人家庭被領養。說實話,在白人家庭除了吃住都正常,也可以受教育。但是這些事情今天都被「解說」成:「白人政府要殲滅印地安人文化,結果造成印地安家庭破裂,…」

這樣的說法所以被相信,都因為過去幾十年來政治正確改寫了歷史,完全忘記了當時印地安的家庭普遍的存在貧窮,酗酒,虐待,甚至亂倫的現象。前不久還有印地安婦女說,沒有幾個印地安女子沒有被兄長叔祖輩強姦的經歷。這情況在50年前,一百年前更是嚴重。但是因為都被掩飾了,沒有人知道,因此白人收養印地安兒童就被解說成是「文化殲滅」。

現在加拿大政府要為這個「罪過」償付數十億元,給那些「受害人」。

還有當年的耶穌會,也是因為同情印地安兒童在家中飽受虐待,而且沒有前途,就辦住宿學校給他們念書,沒想到今天也被解說成是虐待,及文化殲滅。事實上,印地安各部落當年只有簡單語言,沒有文字,是耶穌會教士將原住民部落的語言整理之後,編寫成為文字,才使到印地安各個部落有了文字,才能將以前的語言保存。

歷史是重要的,不能因為面子問題要掩飾。當年的印地安人欠缺文化不是他們的錯,只是因為他們兩萬年前來到北美之後,一直因為人口稀少,沒有發展出現代文明,停留在兩萬年前的人類文化。希望大家了解這個歷史事實。

 

07/04/2018

前面說到加拿大總理杜魯多今年以來就不走運,印度之行,西岸輸油管計畫失敗在他手中(要花45億元去解決),然後被美國總統川普公開叫陣,抹得一臉灰,現在他在18年前被指控對一名女記者施以祿山之爪的事情,又被人挖出來報導。

本來18年前他28歲,而且當事人也不願意出來露面,但是杜魯多是女權的堅決擁護者,在#metoo還沒有出現之前,他已經對於這一類事件採取零容忍態度。我在2014年 現代「性侵」的定義中寫過,當時兩名新民主黨女議員指控兩名自由黨國會議員對她們「性侵」,作為黨魁的杜魯多一句話都不多問,就將那兩名議員踢出黨團,搞到其中一人辭職。現在他自己被指控了,他會這樣對待自己嗎?

國慶日那天,有記者問到杜魯多這問題,他結結巴巴的回答(其實是一篇背誦好的答案),說他不記得當時有發生過negative interaction的事情了。這不等於是承認了?

其實當時的報導很清楚,杜魯多當時就對那位記者說:我不知道原來妳是記者,否則我不會那樣做。

記者對他是客氣,沒有再追問下去。如果換了是保守黨黨魁,這件事不會這樣輕易被放過。不過杜魯多已經因為這麼多negative interaction,目前保持全面低調,連國慶日當天都不敢出現在國會山莊前的慶典,真是史無前例的事。

其實杜魯多的厄運還沒有過去,他原來寄望於北美自由貿易NAFTA協議可以為他轉運,沒想到協議遙遙無期,而川普對他是七情上面的冷淡。加拿大面對這樣的局面無計可施。但加國媒體還是不願意承認事實,就是:這位總理真的是成事不足,敗事有餘。他去一趟中國,就把加中關係搞砸了(見: 杜魯多到中國);他去一趟印度,又將兩國關係弄壞(見: 杜魯多到印度);現在美加關係更達到1812年戰爭以來最低。

其實川普這人最好弄,好像中國的習近平就把川普擺平了,他們只見過一面,川普就口口聲聲「他是我的朋友」,他們說的還不是同一語言,中間要靠翻譯。還有南韓的文在寅,日本的安倍,法國的馬克隆,甚至北韓的金正恩,川普都讚不絕口,只有對住杜魯多,川普連笑容都擺不出來。這樣的關係,兩國怎麼能發展出好關係?

現在加拿大人就要為杜魯多的愚蠢外交付出代價,一些鋼鋁工廠已經開始裁員,加拿大人最恐懼的事情還未發生,因為一旦美國對加國汽車工業抽重稅,極可能重挫加國的幾個工業省分。

現在加拿大在等奇蹟出現,或者等川普忙完了其他大小事請,照顧一下這個北面盟友。又或者是出現一個救世主,幫加拿大說話。事實是上星期前總理哈珀Stephen Harper去了一趟白宮,見過川普的財經顧問,不知道他說的話川普聽進去多少。

 

07/03/2018

川普總統宣布要取消美國各大學目前實施的「按族裔收錄學生」的作法,相信亞裔學生及家長都會歡迎這樣的決策。到目前為止,川普說的話,做的事都是依據common sense,沒有政治正確的包袱。

過去這麼多年來,美國各大學(特別是著名的大學)都有一套錄取學生的方程式。根據2009年普林斯頓一項調查,亞裔學生進好大學的門檻最高,也就是說,亞裔學生在SAT得成績必須比白人學生高140分才能被取錄,同時要比西班牙裔學生高270分,比黑人學生更要高450分。這都是因為多年來地方法院及最高法院多次裁決:各大學可以因為要錄取不同族裔學生,達到校園多元化,實施不同的取錄標準。

由某個角度說,亞裔學生是比較用功,也比較會考試,如果都是以考試成績為準,很多名校有可能會成為亞裔學生天下。這未必是一般美國人願意見到的,更擔心的是,大批亞洲學生會蜂擁到美國來爭取上名校,使美國的名校成為亞洲學生的溫床。

但是取消以成績取錄學生,似乎又是因噎廢食的做法。記得台灣以前有一個非常好的政策,就是為少數族裔「保留名額」,當時蒙古西藏學生都因此有保留名額,使他們可以有較高機會上大學。但是這名額不可以太多,要以公平為標準,而不是影響其他學生上大學的機會。當時僑生也有保留名額,而且這些是政府添加的名額,一般學生不會因為這些保留名額影響自己升學機會,不會引起摩擦。

其實川普還有一個更好的主意,只是不知道何時可以實施。他在好幾次演說中都講過,要恢復職業學校。目前美國教育制度最大的問題是沒有職業學校,使到所有年輕人唯一出路是讀大學。但我們都知道,不是每一個年輕人都有天分讀大學,或是有必要讀大學。這也是因為美國種族問題形成的後遺症。長久以來,如果念不成書的人都去讀職業(技工)學校,出來做泥水匠,做水電工,結果一定是黑白青年不平衡,為了避免這現象,美國一早就廢除了職業學校,這種削足適履的方式就是強迫每一個黑人青年去讀大學,導致黑人青年輟學率極高,更形成了黑人青年的高失業率。

西方世界一向都宣稱職業無貴賤,但在實際上卻擔心黑人青年都做技工,而不是白領。結果整個教育制度形成目前的扭曲現象。

 

07/01/2018

川普(特朗普)過去一年半的成就真是非凡的驚人,我不是指經濟上的,外交上的,甚至貿易上的。我是指的他在對付政敵方面的成就。第一個成就,是他組合了共和黨。當他當選總統時,共和黨內的建制派基本上與他對立,即使表面上與他合作,基本上都是觀望態度。CNN及紐約時報等,毫不困難就可以找到反川普的共和黨人發表意見。但是一周前一項蓋洛普民調,共和黨人中90%支持他。這幾乎是史無前例的高。好多主媒評論員很洩氣的說:今天的共和黨已經成為川普的共和黨。

第二個成就是,最高法院很快就會成為川普另一個地盤。一方面是運氣,剛剛當選就有機會任命一名新的大法官。當時就有傳言指,剩餘的大法官都不會輕易言退,以免給川普機會再任命一位大法官。但也有人指,如果川普任命的第一位大法官「靠譜」,會有法官考慮退休的。結果溫和保守派大法官甘迺迪Anthony Kennedy宣布退休,給了川普一個機會任命他屬意的人選。

甘迺迪的願意退休意義重大,不只因為他是保守派,知道川普會選擇一位保守派繼任他。更重要的是他是溫和保守派,他願意給機會川普創造最高法院的未來方向,這才是不可忽視的。

目前最高法院的保守派及自由派比例是5-4,但是甘迺迪那一票經常是決定的一票,因為他在多個議題上是與自由派站在一起,最明顯是同性婚姻上。他在2015年對同性婚姻不受歧視做了決定性的裁決。但是在一個多星期前,他又決定糕餅店主人有權利拒絕為同性婚姻做婚禮蛋糕。因此當宗教遇到社會問題時又有較高的制約。以他的思路,他願意讓川普決定他的繼任人選,可以當作是對川普投了重要的信任票。

我們都相信,剩餘的四位自由派法官絕對不會在川普任內退休,但無論如何,川普已經達到第二項不可能的任務,就是使到最高法院也成為「川普的法院」。

川普已經決定本月九號就提名新法官人選,民主黨已經誓死要抗議到底,他們的手段可以非常龌龊,他們用骯髒手段毀了好幾位大法官提名人選的名譽,包括雷根(李根)的人選Robert Bork,一位優秀的憲法學者,但是為了阻止他被通過提名,用盡方式侮蔑他,製造無中生有的罪名,(說他如過通過提名,黑人就會再度被迫坐在餐廳的角落,警察可以半夜到你家破門而入,學校將不可以教導進化論…)還有被布許總統(布希)提名的法官湯瑪斯Clarence Thomas,他是黑人因此不能被攻擊為種族主義者,傳媒就找出一個黑人女子Anita Hill指他在十多年前對她說了黃話,將他的名字汙染了幾個月之久。

這些龌龊手段我們可以預期在未來幾個星期,甚至幾個月重演。

Click: 2520
About Us | Privacy Policy | Contact Us |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