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看板

時事看板一
時事看板二
時事看板 三
時事看板四
時事看板五
時事看板六
時事看板七
時事看板八
時事看板九
時事看板十

時事看板十九

2018-07-01 12:34:58

07/20/2018

 

我在加拿大聯邦大選會提前舉行嗎?中寫過,加國傳媒在利用杜魯多總理與川普的外交冷戰,鞤著杜魯多打仗。現在又多了一個例證。

前總理哈珀Stephen Harper在杜魯多與川普關係陷於冰點的時候,接受美國福斯電視台訪問,全力支持加國立場,之後他又到白宮去與美國的商務官員會面。最近哈珀向人表示,他原來是希望幫杜魯多在後面加一把力,以他保守派的立場,去和白宮說項,但是被總理辦公室拒絕。總理辦公室還將哈珀到訪白宮的消息洩露,似乎暗示哈珀在背後扯加國後腿,所以哈珀說,總理辦公室這樣做是要故意把美加關係弄僵,這樣可以在國內爭取到左派選民支持。

浙萬話被媒體偷偷錄了音,予以公開,媒體又有話說了。說哈珀下台之後還在搞分化。

其實杜魯多政府還有一個拒絕哈珀的理由,因為杜魯多根本不希望哈珀插手,這樣就顯示他的政府無能,要靠前朝政府幫忙。

杜魯多搞砸美加關係是他任內一大失敗,不僅他個人灰頭土臉,加拿大幾十項重大工業都面臨危機,特別是汽車工業。但是靠著加國左傾傳媒的硬撐,杜魯多個人聲望卻敗部復活。他在印度之旅後下滑的支持率,卻靠著這件事引發的民族主義,逆勢上升。今天的民調就顯示,在這件事上,杜魯多得到55%國民支持,比一個月前再上升5%。而自由黨支持率也長久以來首次高出保守黨七個百分點,這就是自由黨及傳媒的算盤。他們未必想加美貿易戰開打,未必想加拿大打輸,但是他們知道在民族主義的旗幟下,這是一個好議題,一個幫自由黨致勝的議題。

其實哈珀說得沒有錯,他說的是,美國與加拿大都無意將NAFTA談成,美國是希望分開與加拿大及墨西哥談,這是大家都明白的事實。而加拿大方面,(杜魯多政府)現在就認為這是一單政治籌碼,以加拿大人痛恨川普的心態,杜魯多大可以玩被欺凌的「弱者」牌,進行競選。其實這也是我寫過的,傳媒為什麼要促成杜魯多政府提前大選的原因。

今天我就聽到幾位左媒評論員再利用這事幫杜魯多拉票了。一位左媒說:杜魯多你可以不贊同他,但他從來都不會像哈珀這樣mean,他們再度將杜魯多塑造成為一個受害者。

真實情況呢?杜魯多在每一次的記者會,每一次的國會質詢中,都要帶上一句攻擊哈珀的話。就在本周,杜魯多在記者會談到難民問題時,他就義正嚴詞的說,「我們不像前朝哈珀政府,我們接收難民是基於對國際社會的義務。前朝政府利用難民問題分化國民,這是他們不會當選的原因。」

杜魯多在每一項議題都要攻擊前政府,那些左媒從來都不認為杜魯多mean,因為左媒的立場跟杜魯多一樣,所以無論他怎麼攻擊哈珀,都是應該的。但是哈珀只要說出一句對杜魯多不利的話,即使是真的,傳媒都認為他在無的放矢,是冷酷無情。

 

07/19/2018

我每天在這裡寫時事看板,覺得像是天方夜譚,但其實每一個字都真實。任何一個人了解現時這怪現象,都應當有一股熱血要揭竿而起。但是明顯很多人選擇不關心,或是覺得問題太複雜懶得理。然而那些腦間簡單的就都走上街去抗議川普,做了「有用的白癡」useful idiot。

今天CNN的Wolf Blitzer對共和黨參議員Rand Paul蘭保羅的一段十一分鐘訪問,大家都應當找來看看,非常精彩。

因為Rand Paul不是真正共和黨人,而是一個libertarian ,CNN大約想從他那裏得到幾句可以用的話,沒想到保羅說的真心話讓Wolf受不了,他每次說到要點,Wolf就要打岔,打斷他的話,Wolf只要他回答一句話:你相信美國的情報機構,還是相信普京。保羅說,這樣的問題不適當。他說:目前美國情報機構權力太大,沒有制約。他說現在美國存在強烈的仇恨川普情緒,已經影響到大家的思考能力,連情報單位都被用來整治川普。他還指名道姓的說John Brennan,James Clapper都是有前科的說謊者,洩密者,作偽證,…這樣的話CNN哪裡受得了?難怪要阻止他,還好Rand Paul非常有風度,一直保持冷靜。他說了好幾次:「你要訪問我,就讓我把話說完。」但是對方做不到。最後CNN的標題是:Rand Paul至終不肯說,他到底相信美國情報單位還是相信普京。

其他的受訪者多數都順著記者的話回答,即使不同意也都不會多說,但是Rand Paul可以不中計,這使他們受不了。

今天主媒知道自己道理說不通,就用這種態度欺凌對方。今天福斯新聞的周末主持之一Jeannie Pirro法官因為推銷新書,接受ABC午間節目The View的訪問,主持人之一,最左的Whoopi Goldberg(影星)從開始就不准她說完一句話,到最後播廣告時,Jeannie Pirro離開時去跟Whoopi Goldberg打招呼,Whoopi居然對她說:Fxxx you, Get the fxxx out of here.這就可以看出,左派是氣得不得了,但沒辦法打贏這場仗,所以用這種爛渣手段。

其實左媒結合華府建制派deep state日以繼夜地整治川普,對川普並非全是壞事,因為川普已經徹頭徹尾的成為受害者。像Rand Paul一類比較有原則的政客,原來絕對不會這樣堅決支持川普,但是他看清楚了。今天在美國看清楚的人越來越多,這是川普支持率堅決挺住在接近五成的原因。

他們越打壓川普,越多人會看清楚。

 

07/18/2018

今天白宮記者會,記者大約問了20個問題,其中18個是關於「川普為什麼不相信自己的情報機構,要相信普京的說話」。其中CNN的Jim Acosta更是追著白宮發言人Sarah Sanders問:「川普有沒有叫普京不要再干預美國選舉?到底有沒有?」

這些問題都基於預設基礎:俄羅斯干預了美國選舉,幫助了川普當選,川普對於這干預不予阻止。

美俄高峰會這樣重要的一項國際會議,討論了那樣多重要議題,事後媒體關心的就這一項?

我希望多一點人看這樣的記者會,可以對於美國(及西方)的媒體有一個切身了解,看他們如何將這個國家,這個世界引向災難。

這些媒體不僅製造混亂,還製造謠言。今天CNN宣揚幾項大標題:白宮擔心中期選舉會有壞結果(輸給民主黨);白宮恐懼情報機構會出現辭職風潮。CNN這樣說,是一廂情願。他們希望情報機構出現辭職潮,怎會呢?情報機構如果是要整肅川普,他們在位上才做得到呀。

我還聽到MSNBC的主持Joe Scarborough斬釘截鐵的說:「我們都知道,川普有把柄捉在普京手上,但不知道是甚麼把柄。」CNN請了那個色情女星的民主黨律師Michael Avenatti在節目中宣言:「俄羅斯公開的選出了川普,他們在美國安置了這個總統。而昨天,這個美國歷史上最悲哀的一日,川普給予普京報酬,公開與普京站在一起,背棄美國。」

美國的誹謗法真是太鬆了,甚麼樣的不負責任的話都可以說。

美國媒體立意要整掉川普已經是太過明顯的事實,但是只有一部分川普支持者看出,媒體就希望用這技倆達到目的。

為了將川普治罪,民主黨幾位大老要求傳訊星期一高峰會中的翻譯,要他完整說出當天川普究竟向普京「說了甚麼,承諾了甚麼?」傳媒也全力應合。如果十一月大選民主黨在國會取得多數,他們真的可以這樣做。

這兩天媒體炒作的俄羅斯干預美國2016年大選,其實發生在奧巴馬任內,有關被起訴12名俄羅斯間諜的事件,據說美國情報當局在那年九月就已經向奧巴馬報告,但是他沒有反應,現在憑甚麼要攻擊川普?當時川普只是一個候選人。不僅如此,一個月之後的10月18 日,也就是大選前三個星期,奧巴馬發表公開演說,他說:「任何人以為美國的選舉可以干預,是天方夜譚,這是不可能的。因為美國大選不可能被影響。…所以我建議,川普收聲,好好去競選,別再抱怨。」(這些演說的錄影帶都在網上可以找到。)

這是因為,奧巴馬與民主黨完全相信希拉里會當選,所以甚麼也不做。

這就是奧巴馬當時的態度。但是現在每一個人責怪是川普在與俄羅斯溝通影響大選。

下面是昨天公布的,美國有線電視新聞台節目收視率,如預期的福斯新聞Fox News的多個節目高居首位,CNN墊尾。如果不是每天有川普的新聞,CNN及MSNBC可能更糟。

FOXNEWS福斯台九點檔HANNITY 3,963,000
MSNBC 九點檔MADDOW 3,538,000
FOXNEWS 福斯台八點檔TUCKER 3,219,000
FOXNEWS 福斯台六點檔BAIER 3,185,000
MSNBC ODONNELL夜晚11點2,984,000
FOXNEWS 福斯台10點INGRAHAM 2,829,000
MSNBC 八點檔HAYES 2,342,000
MSNBC 七點檔HARDBALL八點檔2,020,000
CNN CUOMO晚九點1,848,000
CNN 晚八點Anderson COOPER 1,711,000

 

07/17/2018

加拿大聯邦政府的難民政策,吸引了大批美國難民偷渡入境,這些難民大多數都到了安省以及魁北克,政府毫無計畫,就讓他們住到遊民庇護所,不夠住,就安置在大學宿舍,現在大學快要開學,都不知道到八月中時,這幾千人人應當住到哪裡。

安置這些非法難民,安省要用七千多萬元,但是聯邦政府只肯拿出一千一百萬。於是雙方吵了起來,聯邦政府祭出「政治正確」牌,指責安省政府歧視難民,這種態度是non-Canadian。這頂帽子很大,因為在目前這等於政治上的死罪。通常只要這樣攻擊人,對方就死無翻身之地。但安省保守黨政府不罷休,要聯邦政府收回這句話,並且道歉。

安省政府這樣強硬,是因為見到老百姓的態度有改變。自從一年多前,每個月都有一兩千美國難民公然進入加拿大,要求政治庇護。但軟弱的聯邦政府毫無對策。加上杜魯多政府由開始就採取「來者不拒」的態度,現在還要嘴硬,指手畫腳?

在美國也一樣,前幾個禮拜每天都有大批示威者在各地示威,要求川普政府廢除ICE,就是移民及海關執法機構,民主黨內更有多名參眾議員及領袖跟著叫囂,說ICE在邊境拆散家庭,不人道。但這種情況最近無疾而終,為什麼?因為民調顯示極大多數國民反對廢除ICE,支持的不到四分之一。民主黨又輸了一役。。

 

07/16/2018

今天美國及西方的傳媒都瘋狂了,民主黨人更是一個個出來用叛國、漢奸一類的字眼形容川普。只因為川普在跟普京見過面後的記者會中,說他相信普京的話:俄羅斯沒有干預2016年美國大選。

CNN的幾位主持分別說:他居然相信俄羅斯的KGB,都不相信我們的CIA;他以前說Make America Great我們都以為是真的,現在他卻跟普京一夥,哪怎麼會是Make America Great?;這真是美國最黑暗的一天,這是美國的一個大災難disaster。今天最大贏家是普京;川普成為普京的魁儡…

那個每次一有小事就跳出來攻擊川普的前中情局局長布里南John Brennan在推特中第一時間說川普叛國,那個在亞利桑那州養病的參議員麥坎John McCain也說川普今日的記者會是美國歷史上最羞恥的表現。

甚麼是叛國?是將美國五分之一的鈾礦私下出售給俄羅斯;甚麼是叛國?是繞過國會私下將17億美金的外幣偷運給伊朗,換取一紙協議;甚麼是叛國?是奧巴馬私下向俄羅斯總統梅得韋傑夫說:你去對普京說,等我連任當選之後,我會有很大彈性(去做事情)。

我看了那項記者會的大部分,我也希望川普沒有談到2016年的大選,但是問題是,記者會中前面三個問題問的都是這個,你怎麼怪他提起大選的事?

這次峰會是一次非常重要的高峰會,兩位元首要討論的議題太多了,但在事後的記者會沒有人問到兩國如何裁減核子武器的問題,或是未來國際局勢,一個個記者都在問:你有沒有問普京究竟有沒有干預美國2016年大選?你有沒有叫他不要再干預2018 年中期選舉?一名記者甚至問普京:你有沒有川普或是他家人的把柄?(這就是今天記者的水準),在這種情況下,你要川普不要談2016年大選?要他不為自己的當選辯護?

一個評論員說:他就是忘不了希拉里,不斷地談論希拉里。事實是,忘不了2016年大選的是傳媒及民主黨。他們搞這樣多動作,就是要證明川普的當選是非法的,希拉里才應當是總統。

真正在外國丟人的是這些美國及西方媒體,他們圍著這些雞毛蒜皮的事繞圈子,普京心理一定高興得忍不住笑。

那些一有風吹草動就搖擺的共和黨人也跟著附合,但是那個主張孤立外交的、自由主義者Rand Paul就頭腦清醒,他在被CNN、ABC等媒體訪問時說:干預外國選舉的事件太平凡了,很多國家都在做,現在根本是政治鬥爭。我認為美俄元首會面是有好處的,…他的答案大出媒體預料。

出身情報機構的普京不是等閒人物,一生搞建築業及選美的川普可能不是他的對手。但是他們今天不過是進行高峰會,沒有像奧巴馬一樣與伊朗簽協議,也沒有像奧巴馬政府一樣將鈾礦出售給俄羅斯,值得這樣哭天搶地?

那些希望自己元首在國際舞台栽跟斗的美國傳媒及民主黨人的所作所為才是叛國行為。

 

07/16/2018

川普與普京終於見面了,在此之前西方媒體盡一切力量阻止這兩人見面。在國內反川普勢力合作下,泡製了一個起訴俄羅斯軍事情報人員的大新聞,加一把力,再於歐洲各地發動群眾示威,要阻止這一次峰會的舉行。

過去自由派最喜歡用談判方式解決國際紛爭,甚至用談判方式拖延國際危險局勢,但是到了川普時代,這些自由派阻止川普跟任何一個外國元首會面,因為生怕他解決了問題。

民主黨及傳媒危言聳聽的說:絕對不能讓川普一個人跟普京在一間房間裡談,因為他「既沒有外交經驗,而且從來都不做準備」,讓他一個人跟普京談,沒有人在一邊做紀錄,(監視),不知道他會做出甚麼事,(把美國給賣了?)真是笑話。

過去一年多來,事實證明川普是一個做事的元首,哪裡有問題他就要設法解決。北韓一再試射飛彈,他就要親自與金正恩談。俄羅斯在中東,在歐洲都是一個問題(威脅),他也要親自跟普京談。他說過,只要給他幾十分鐘,他就可以知道對方的性格及心態,從而知道怎麼應付。只有一個像他這樣有豐富人生閱歷,又有分析人品能力的人可以這樣做。

川普是一個個人外交主義者。以他與習近平的一次相處,他制定了與中國的外交與貿易關係。他可以公是公,私是私的進行中美策略。這方式不是由他開始,但他充分發揮。

直到今天,美國的媒體還在攻擊川普是利用美俄高峰會達到私人利益,說他是為了分散國內調查他通俄的壓力與普京見面,說他是在普京壓力下要向普京讓步(還一個人情),其實美國媒體不知道,現在鬧出一個通俄調查是他們送給川普的一個禮物,因為這樣川普更多了一個與普京談判的籌碼。

川普在今早會面前的短短幾句話說明了,美俄雙方有太多東西要談,好像兩國間擁有全世界九成的核子武器,就不是一個好事。但是美國的媒體就緊緊捉住美國大選為希拉里申冤的一個話題緊追不捨。充分顯示了雙方在視野、心胸上面的距離不可以道里計。

 

07/13/2018

今天美國司法部宣布,穆勒調查小組起訴了12名俄羅斯人,他們都是高級軍事情報人員,涉嫌在2016年入侵民主黨的電郵。美國主媒立即當作是最新一枚炸彈般報導,CNN不斷以:Major, Major development,bombshell development作標題,然後訪問一連串民主黨人,他們都以肯定語氣將這12名俄羅斯人跟川普集團連接在一起,由CNN的Dana Bush到MSNBC的Andrea Mitchell,都說「這不過是剛起頭,肯定會再有更多美國人被起訴。」盡管司法部副部長羅森斯坦在宣布時說得非常清楚:沒有證據證明有任何美國人與這件事有關,至少不是有意的參與其中。但是媒體還是要故意的暗示,川普集團被證明參與俄羅斯干預美國選舉的陰謀。

CNN更多次播放2016年大選期間,川普在一次公開集會中大聲說:「俄羅斯聽著,我希望你們去找希拉里失去了的三萬件電郵,…」誰都知道川普是甚麼意思。因為希拉里使用私人電郵事件調查期間,希拉里宣稱他的三萬件郵件都不見了,其實這是妨礙司法。所以川普在群眾大會中用來調侃希拉里。但是IQ零分的CNN等傳媒就用這段話來證明,川普是在向普京放話。川普真有那麼笨嗎?如過他真的與俄羅斯勾結,他會這樣公開的跟普京「溝通」嗎?但是今天幾間媒體都重覆播放這段話,這就媒體利用自己手中的工具混淆視聽最好的例子。

任何人都知道,國際間用情報工作影響其他國家的選舉的行為一直都在發生,發生在俄羅斯身上更不奇怪。穆勒小組及司法部明顯是在利用事件打擊川普政府。最明顯的例子就是,奧巴馬政府在2015年用幾十萬元在以色列干預以色列選舉,阻止現任總理納坦雅胡連任。那又怎麼說呢?

穆勒小組故意選在川普與普京會面前三日宣布這消息,意圖非常明顯,要破壞這次高峰會。果然多位民主黨議員立即喊話,要川普取消與普京的峰會。這才是他們的意圖。CNN幾位評論員說,川普這時候與普京見面,他就有把柄捉在普京手中,這樣的會談怎麼會有對美國有利的實質成果?

穆勒小組又透露,他們早在本周一就已經將這事件向川普報告,因此川普事先是知道的,因此今天幾大媒體都說:川普已經知道俄羅斯干預美國選舉,為什麼還在今日於倫敦舉行的記者會中,指責穆勒調查是政治打壓,是witch hunt?

這樣白癡的話他們都說得出,證明他們真的是低IQ。

他們又說,川普要討好普京,不敢得罪普京,但事實是,川普剛剛在北約會議中公開喊話阻止德國跟俄羅斯買石油,阻止德國與俄羅斯合作建油管,並大力推銷美國石油,這像是一個討好普京?受制於普京的人做的事,說的話嗎?

所謂的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就是這件事最好的寫照。

 

07/12/2018

那個仇恨川普的FBI調查員史托克Peter Strzok 今天終於在美國眾院司法與情報兩個委員會公開作證,這是在共和黨眾院的壓力下才迫使他接受公開質詢。大家可能記得,史托克就是跟他在FBI的女同事,一個法律顧問佩吉Lisa Page 之間的短訊中,一再對川普發出仇恨言論的調查員,這些短訊包括:「希拉里有一億對零的當選機率,但我們不能掉以輕心,我們要有一個保險計畫,就像我不會在40歲之前死去,但我們都要買保險一樣;」「不會不會,他(川普)不會當選,我們要阻止他。」「他(川普)是個白癡,他會讓這個國家陷於危險。」「我在南維珍尼亞的一間WalMart,在這裡我能聞到那些川普支持者的氣味。」

今天在共和黨質問下,史托克承認他寫過這些短訊,他也承認那些是他的看法,(因為他在宣誓情況下回答,他無法說謊),但是他對這些短訊的解釋前後矛盾:我不記得寫過那些話、我是在半夜時寫的(因此影響我的判斷力?),我寫那句話的時候,實在是因為川普(在對付一個為國犧牲士兵的父親的態度)非常可恥 …

他還用很鄭重的語氣表示:我要強調,我個人的看法觀點,從來沒有影響到我,或是FBI的工作與職務。

你相信嗎?

共和黨所以要追查這件事,是因為史托克的地位相當於FBI執行副局長,他是希拉里電郵事件的主要調查員,但他允許希拉里在無需宣誓的情況下接受問話,因此她無論如何說謊都不會犯法。而且他在2016年七月對希拉里問話之前的同年五月,已經寫好了希拉里無罪的報告,(電腦有紀錄)。

相反的,史托克也負責川普通俄的調查任務,他在剛剛接手這任務,還未審問任何一個證人之前,就已經在短訊中用了要彈劾川普的字眼。他是負責審問川普當選後第一位國家安全局長弗林Michael Flynn的調查員,弗林除了必須宣誓,而且在被他審問過後就認罪說謊,而弗林所犯的過失不過是川普當選後與俄羅大使見過面,談及美國對俄羅斯的經濟制裁,而在任何法律上他的做法都合法。(代表一個新當選政府與外國大使討論政策上的問題,絕對合法。)據說穆勒調查小組是取得弗林兒子生意上犯過的過失,用來脅迫弗林認罪,現在等待判刑。

史托克與情婦佩吉之間的短訊被共和黨揭發後大肆宣傳,迫使(獨立檢察官)穆勒Robert Mueller將他在通俄調查中的職務解除。今天在眾院被問及此事時,他很自信的說:穆勒解除我的職務,不是因為我的立場偏頗bias,而是因為這件事的appearance。意思是說,他解除我的職務是因為這件事「看來」不好。他從來不認為自己有做錯事。

史托克今天在眾院臉上一直帶著輕蔑的微笑,而且顯得自信,因為他知道,他有後台。他的後台是民主黨及美國(西方)的媒體。在今天的聽證會中,在座的民主黨說了下面這些話:我們在此的同事這樣對付一個盡忠職守的調查員,我們應當向你道歉;他們這樣攻擊一個通俄事件調查員,是可恥行為,如果我有能力頒給你一個紫心勳章,我會這樣做;今天在美墨邊界有三千名兒童與父母分離,這才應當調查,不是來刁難我們的調查人員……當史托克義正嚴詞的自我解釋時,在座的民主黨人還為他鼓掌歡呼。

而美國的媒體都以史托克的話作為主要內容,美聯社在提到史托克指罵川普的話時,居然說是「共和黨的指控」,比如說,史托克短訊中對他殺傷力最大的一句話「我們會阻止他當選」時,就說這是共和黨的指控,甚至後面再說一次,說是「一個右派媒體特別關注的一個短訊」,(指的是Fox News),難道說這句話本身沒有錯?難道說Fox News 關注這句話是錯了?難道說其他媒體不關注這句話才是對的?

美聯社的報導中還說「川普總統他自己最近也曾多次對兩名FBI官員做人身攻擊personal attacks」,表示川普政府因為受到通俄調查於是針對聯調局做出的報復行為。

這篇報導還說,一份對川普友善的媒體,卻有意忽視史托克短訊中另外一句話,他說當初他不願意加入穆勒調查小組,因為他本人認為對川普的調查不會有結果,因為他gut sense不相信這件事(通俄)有證據。

這句話明顯又在攻擊Fox News,但我就不認為有甚麼意義,連他都不相信川普通俄,可見通俄這件事是無中生有。

美聯社的報導普遍為加拿大及其他國際媒體採用。

明天輪到史托克女友佩吉到眾議院(閉門)作證,相信同樣精彩。

 

07/11/2018

川普第二次參加北約NATO年度會議,他重提舊事,指北約成員國都佔美國便宜,比如當初要求成員國必須拿出全年生產總額GDP的2%作為北約軍費,但現在29個會員國中除美國外,只有四個國家符合條件,其他國家給的錢都低於百分之二。而且幾個大國像德國,只給了1.24%,加拿大1.23%,而美國給了3.57%,而因為美國生產總值高,因此目前NATO的經費百分之七十是美國一個國家負擔的。

川普說得不錯,為什麼美國要負擔其他國家的保衛工作?(北約組織當初成立的目的是幫助歐洲國家,對抗蘇聯領導的共黨集團的),美國不可以節省一些經費用在美國人自己身上?

最奇怪是,為什麼以前的美國總統都不說話?好像覺得美國這樣做是應該的。

川普今天在NATO第一天會議前,又丟下一顆炸彈,就是指責德國跟俄羅斯走得太近,居然與俄羅斯合作興建油管,這樣德國將會有七成的石油及天然氣是由俄羅斯進口。川普指責德國應該向盟國購買石油,而非俄羅斯。

其實只有川普一個人是頭腦清醒的,你們成立北約對抗俄羅斯,但私底下卻與俄羅斯有緊密生意往來,甚至將最重要的能源工業交給俄羅斯,與此同時,卻要美國出錢保護你們?

而且這油管是繞過烏克蘭,這表示俄羅斯將可以不經由烏克蘭(西方盟邦),將自己出產的天然氣外銷歐洲,這對俄羅斯是巨大的戰略勝利,這是北約國家應該做的?

表面上川普這樣說很令人意外,因為他被指責是俄羅斯的盟友,是俄羅斯幫他當選美國總統,現在在他前往俄羅斯訪問前夕,他在自己與俄羅斯之間放下一個障礙?

美國的媒體繼續攻擊川普「出言不遜」,說他的談話令人羞愧。說他故意要四處挑釁盟友。又說德國總理莫克爾的反應好有禮貌,相對的川普就盛氣凌人,感覺像是蠻牛。

事實是,川普不只是在玩他的談判藝術,這明白表示他與普京之間是沒有檯底交易的。他一直強調要與俄羅斯有友好關係,是要減少一個敵人,讓美國在國際上有更多周旋空間。這不表示他會出賣美國。而德國的做法在他看來就是越矩,超過了界線。

只要看這兩天川普的言行,你就可以知道他與俄羅斯的關係,他純粹是希望將俄羅斯當國際棋盤上的一個棋子。他可以玩這一局棋,但不會將自己出賣。其他的對手都實在是太淺了,沒有人配與他玩這一局棋。

 

07/10/2018

最怕現代的專家,他們成事不足,敗事有餘。

在多倫多,市政府的首席衛生官說,因為越來越多人吸毒,特別是鴉片類藥物(芬太尼),造成的死亡事件也越來越多,因此她建議,將所有毒品都予以合法化,這樣吸毒者可以在非常安寧的環境下吸毒,就沒有壓力,就不會死。

這種人居然位居一個城市的首席醫官。這個城市是不是要完蛋?

現在加拿大就已經要大麻合法化,她還覺得不夠,要將所有毒品都合法?

這些人就是今天在西方只會寫論文、掉書包的所謂知識分子。他們完全沒有真智慧,也沒有基本思考能力及common sense。

紐約時報一個所謂的經濟專家Annie Lowrey,她在兩天前在該報有一篇文章,攻擊川普的減稅措施是罪惡,「只不過是為已經有錢的人,製作一個複雜的安全網,」她完全反對,她認為經濟政策的宗旨就是解決貧窮問題,因此她建議川普應當將錢分給每一個人,她還說這政策經過無數的研究,對解決貧窮問題最有效。是嗎?芬蘭不是實施了,失敗了?決定中止了?

但是紐約時報將她當作經濟專家,大篇幅刊載她的文章。與此同時,加州一個左傾城市Stockton就宣布,明年起無條件每個月給每一個市民500美元,作為解決貧窮的辦法。五百元可以解決貧窮?到最後貧窮的將是這個市政府。

那個市長說,這計畫將試行兩年,之後就可以有一個「很具體的」討論。很明顯,這個白癡市長必須實行之後才能夠知道這計畫是好是壞。就像一個爛蘋果,他要吃過之後才跟你說是不是真的不好吃,不能吃。

再舉一個例子,剛剛在泰國獲救的一隊足球員跟他們的教練,在洞穴中過了九天才被發現,沒東西吃沒有水喝,而且一片漆黑,還不知道是否會獲救。但是他們被發現時個個笑容滿面,足以證明這些十一二歲的孩子心理建設非常好。在現代心理學家看來簡直不敢想像。後來知道,他們的教練,一個25歲的青年人原來是個孤兒,做過和尚,平時就叫他們以冥想(打坐)安靜心靈。據說他在洞穴裡就叫他們打坐以保持體力,及維持心靈安靜。

這是甚麼樣的大智慧?

但是這幾天我看新聞,就出現一批現代心理學家口若懸河的說,這些年輕人很可能都會患甚麼劫後創傷症,又說會有甚麼claustrophobia,(closet phobia),這些專家最會的就是發明一些難懂的字眼,以示自己專家地位。還好這些少年 在洞穴中時沒有跟這些專家在一起,否則難以不發瘋。

我也很害怕這件事過後,一些傳媒會將這些孩子捧上天,這樣才會損害他們的心理建設。國際足球總會還要邀請他們到俄羅斯去看決賽,這些都不是他們目前需要的。

我們應當摒棄現代的教授知識的方法,回到基本的common sense時代。

 

07/09/2018

川普任命了他任內第二位最高法院大法官,這使到美國自由派無比的憤怒,一早就決定抗議到底。這一邊川普剛剛宣布人選,美國各地,特別是最高法院建築前面已經出現大批示威人群,口號就是:阻止Cavanaugh !

Brett Cavanaugh今年53歲,如無意外預料他至少可以任職20年,維持最高法院中保守派的多數局面。他出身耶魯大學法學院,任教哈佛大學法學院,過去20年在法律界履歷豐厚,包括參與調查克林頓總統的獨立檢察官Ken Starr的團隊。他在接受任命後的演說中明言:做為法官的職責是解釋法律,而非制定法律,而解釋法律必須是遵照法律制定時的原意。

這就是川普及一般保守派堅持的一點,法官是解釋法律的,不是制定法律的,過去這麼多年,自由派法官一再利用職責,不理會法律條文的原意,曲解法律,進而變相的制定法律。這就是川普的原意,及反對保守派所說的 judicial activist。

川普總統這一次的揀選程序完全公開,也受到業界讚好。他聲言不問對方對於個別事件的看法,而只問對方對法律(憲法)詮釋的看法,都減少了政敵批評的機會及藉口。

民主黨及媒體藉口,保守派在最高法院佔了多數之後,就會推翻1973年的裁決Roe V Wade,將墮胎再度便成為非法,甚至說懷孕女人都要到黑巷子裡去找巫醫墮胎了。

其實川普說過,他對於重新爭論墮胎之事沒有興趣。事實是,每一次自由派在法庭獲勝,或是公投獲勝,或是選舉獲勝,他們就堅持那是最後決定,是聖牛。就像這1973年的裁決。但是如果他們在選舉中輸了,裁決輸了,或是公投輸了,他們就會一而在,再而三的抗議,搗亂,直到合乎他們的心意為止。就像川普的選舉勝利,就像英國的脫歐公投,就像美國好幾各州對大麻合法化的公投,如果他們輸了都會一再抗議,爭取重新投過。

民主黨及傳媒現在後悔,當民主黨在參議院占多數時,改變規章讓大法官任命只要簡單多數就可以通過;民主黨及傳媒後悔,奧巴馬在任時沒有製造機會,讓幾位年老自由派法官退休,現在他們中有一位85歲,一位79歲,都有可能在川普任內退休。

準備未來幾個月這些有組織的抗議者出現在每一個角落,準備Cavanaugh在未來幾個月被抹黑成魔鬼吧。

 

07/06/2018

2015年加拿大聯邦大選時,當時的總理哈珀Stephan Harper每天的記者會只允許記者發問五個問題,其實他這樣做已經有好多年了,因為不管他給記者多少時間,他們問的都是一個問題,有關上議員達菲的所謂醜聞。當時跟哈珀競選的自由黨領袖杜魯多Justin Trudeau就很幸災樂禍,他時常對記者說:你們問多少問題都沒有問題,我歡迎記者問問題,因為這是民主制度的根本。

一方面炫耀,一方面向哈珀示威。

他當然喜歡跟記者一問一答,因為記者對他不僅客氣,還熱絡地像是一家人。

最近情況可不同了,近來頻頻發生不愉快事件的杜魯多開始防範記者,特別是自從他18年前對一個女記者有冒犯行為的事被揭發之後,他不知道怎麼對付了。昨天他到多倫多見安省新任省長福特Doug Ford時,就限制記者只能問五個問題。結果就有一個記者追問他這件事,雖然他是有備而來,卻也答得結結巴巴。因為無論他怎麼回答,都不可能圓滿。國慶日那天,他才說記不得當時的事情了,昨天他卻又說:自己不認為自己有做錯,但是同一件事,都可能有不同的看法。明顯他將事件解讀做「兩個當事人有不同觀點」,兩次的答案是不同的。

今天杜魯多再到多倫多與市長見面,這一件算是大新聞的事件,他卻拒絕見記者,就是說,記者連問一個問題的機會都沒有了。這回他總算體會到哈珀當年的滋味了。

這是件不會很快過去,即使很多主媒希望幫他度過難關,但是一來杜魯多自己過去那樣嚴厲的處裡性騷擾事件,這回他很難逃過自己訂立的規範。二來那個當年被他「騷擾」的女子今天發表聲明,說那件事確實發生過。明白是要他承認事實。

杜魯多應當由這件事得到教訓:永遠不要以為自己是刀槍不入的鐵人,What comes around goes around,在記者面前炫耀是如此,對付性騷擾事件也是如此。

 

07/05/2018

美國國慶,德州一份地方社區報紙決定刊登美國獨立宣言作為慶祝,沒想到其中一段沒有通過Facebook的自動檢查機制,被當作是「仇恨言論」,被這個網頁拒絕刊登。

這就是今天政治正確的魔爪,居然連美國立國之基本文宣獨立宣言都歸納為仇恨言論。

這出現問題的一段,是獨立宣言中Bill of Particulars中指責英王喬治三世「在我們之中煽動內亂,並且挑撥印地安野蠻人對付我們邊疆的居民,這些印地安人打仗的準則是不論男女老幼都兇殘的格殺勿論。」

Facebook在受到指責後已經道歉。但同樣的事件一再發生,也不會有人道歉。

事實是,當年有這種寫法是當歐洲人來到北美時,印地安人還在茹毛飲血的階段。他們普遍不穿衣服,煮飯沒有鍋子,也不會用工具。他們殺人是用箭,之後會剝頭皮,所以早期歐洲人都叫他們savages。但這一段歷史今天已經不存在於歷史書。今天年輕人的心目中,印地安人與白人的衝突都是兇殘的白人的過失。

刪除這一段歷史沒有關係,但不能改寫歷史。今天在加拿大,現在的政府正在為過去做過的好事償付代價。舉例說,過去加國政府有見印地安人家庭多數都是失序家庭,因此安排了印地安兒童到白人家庭被領養。說實話,在白人家庭除了吃住都正常,也可以受教育。但是這些事情今天都被「解說」成:「白人政府要殲滅印地安人文化,結果造成印地安家庭破裂,…」

這樣的說法所以被相信,都因為過去幾十年來政治正確改寫了歷史,完全忘記了當時印地安的家庭普遍的存在貧窮,酗酒,虐待,甚至亂倫的現象。前不久還有印地安婦女說,沒有幾個印地安女子沒有被兄長叔祖輩強姦的經歷。這情況在50年前,一百年前更是嚴重。但是因為都被掩飾了,沒有人知道,因此白人收養印地安兒童就被解說成是「文化殲滅」。

現在加拿大政府要為這個「罪過」償付數十億元,給那些「受害人」。

還有當年的耶穌會,也是因為同情印地安兒童在家中飽受虐待,而且沒有前途,就辦住宿學校給他們念書,沒想到今天也被解說成是虐待,及文化殲滅。事實上,印地安各部落當年只有簡單語言,沒有文字,是耶穌會教士將原住民部落的語言整理之後,編寫成為文字,才使到印地安各個部落有了文字,才能將以前的語言保存。

歷史是重要的,不能因為面子問題要掩飾。當年的印地安人欠缺文化不是他們的錯,只是因為他們兩萬年前來到北美之後,一直因為人口稀少,沒有發展出現代文明,停留在兩萬年前的人類文化。希望大家了解這個歷史事實。

 

07/04/2018

前面說到加拿大總理杜魯多今年以來就不走運,印度之行,西岸輸油管計畫失敗在他手中(要花45億元去解決),然後被美國總統川普公開叫陣,抹得一臉灰,現在他在18年前被指控對一名女記者施以祿山之爪的事情,又被人挖出來報導。

本來18年前他28歲,而且當事人也不願意出來露面,但是杜魯多是女權的堅決擁護者,在#metoo還沒有出現之前,他已經對於這一類事件採取零容忍態度。我在2014年 現代「性侵」的定義中寫過,當時兩名新民主黨女議員指控兩名自由黨國會議員對她們「性侵」,作為黨魁的杜魯多一句話都不多問,就將那兩名議員踢出黨團,搞到其中一人辭職。現在他自己被指控了,他會這樣對待自己嗎?

國慶日那天,有記者問到杜魯多這問題,他結結巴巴的回答(其實是一篇背誦好的答案),說他不記得當時有發生過negative interaction的事情了。這不等於是承認了?

其實當時的報導很清楚,杜魯多當時就對那位記者說:我不知道原來妳是記者,否則我不會那樣做。

記者對他是客氣,沒有再追問下去。如果換了是保守黨黨魁,這件事不會這樣輕易被放過。不過杜魯多已經因為這麼多negative interaction,目前保持全面低調,連國慶日當天都不敢出現在國會山莊前的慶典,真是史無前例的事。

其實杜魯多的厄運還沒有過去,他原來寄望於北美自由貿易NAFTA協議可以為他轉運,沒想到協議遙遙無期,而川普對他是七情上面的冷淡。加拿大面對這樣的局面無計可施。但加國媒體還是不願意承認事實,就是:這位總理真的是成事不足,敗事有餘。他去一趟中國,就把加中關係搞砸了(見: 杜魯多到中國);他去一趟印度,又將兩國關係弄壞(見: 杜魯多到印度);現在美加關係更達到1812年戰爭以來最低。

其實川普這人最好弄,好像中國的習近平就把川普擺平了,他們只見過一面,川普就口口聲聲「他是我的朋友」,他們說的還不是同一語言,中間要靠翻譯。還有南韓的文在寅,日本的安倍,法國的馬克隆,甚至北韓的金正恩,川普都讚不絕口,只有對住杜魯多,川普連笑容都擺不出來。這樣的關係,兩國怎麼能發展出好關係?

現在加拿大人就要為杜魯多的愚蠢外交付出代價,一些鋼鋁工廠已經開始裁員,加拿大人最恐懼的事情還未發生,因為一旦美國對加國汽車工業抽重稅,極可能重挫加國的幾個工業省分。

現在加拿大在等奇蹟出現,或者等川普忙完了其他大小事請,照顧一下這個北面盟友。又或者是出現一個救世主,幫加拿大說話。事實是上星期前總理哈珀Stephen Harper去了一趟白宮,見過川普的財經顧問,不知道他說的話川普聽進去多少。

 

07/03/2018

川普總統宣布要取消美國各大學目前實施的「按族裔收錄學生」的作法,相信亞裔學生及家長都會歡迎這樣的決策。到目前為止,川普說的話,做的事都是依據common sense,沒有政治正確的包袱。

過去這麼多年來,美國各大學(特別是著名的大學)都有一套錄取學生的方程式。根據2009年普林斯頓一項調查,亞裔學生進好大學的門檻最高,也就是說,亞裔學生在SAT得成績必須比白人學生高140分才能被取錄,同時要比西班牙裔學生高270分,比黑人學生更要高450分。這都是因為多年來地方法院及最高法院多次裁決:各大學可以因為要錄取不同族裔學生,達到校園多元化,實施不同的取錄標準。

由某個角度說,亞裔學生是比較用功,也比較會考試,如果都是以考試成績為準,很多名校有可能會成為亞裔學生天下。這未必是一般美國人願意見到的,更擔心的是,大批亞洲學生會蜂擁到美國來爭取上名校,使美國的名校成為亞洲學生的溫床。

但是取消以成績取錄學生,似乎又是因噎廢食的做法。記得台灣以前有一個非常好的政策,就是為少數族裔「保留名額」,當時蒙古西藏學生都因此有保留名額,使他們可以有較高機會上大學。但是這名額不可以太多,要以公平為標準,而不是影響其他學生上大學的機會。當時僑生也有保留名額,而且這些是政府添加的名額,一般學生不會因為這些保留名額影響自己升學機會,不會引起摩擦。

其實川普還有一個更好的主意,只是不知道何時可以實施。他在好幾次演說中都講過,要恢復職業學校。目前美國教育制度最大的問題是沒有職業學校,使到所有年輕人唯一出路是讀大學。但我們都知道,不是每一個年輕人都有天分讀大學,或是有必要讀大學。這也是因為美國種族問題形成的後遺症。長久以來,如果念不成書的人都去讀職業(技工)學校,出來做泥水匠,做水電工,結果一定是黑白青年不平衡,為了避免這現象,美國一早就廢除了職業學校,這種削足適履的方式就是強迫每一個黑人青年去讀大學,導致黑人青年輟學率極高,更形成了黑人青年的高失業率。

西方世界一向都宣稱職業無貴賤,但在實際上卻擔心黑人青年都做技工,而不是白領。結果整個教育制度形成目前的扭曲現象。

 

07/01/2018

川普(特朗普)過去一年半的成就真是非凡的驚人,我不是指經濟上的,外交上的,甚至貿易上的。我是指的他在對付政敵方面的成就。第一個成就,是他組合了共和黨。當他當選總統時,共和黨內的建制派基本上與他對立,即使表面上與他合作,基本上都是觀望態度。CNN及紐約時報等,毫不困難就可以找到反川普的共和黨人發表意見。但是一周前一項蓋洛普民調,共和黨人中90%支持他。這幾乎是史無前例的高。好多主媒評論員很洩氣的說:今天的共和黨已經成為川普的共和黨。

第二個成就是,最高法院很快就會成為川普另一個地盤。一方面是運氣,剛剛當選就有機會任命一名新的大法官。當時就有傳言指,剩餘的大法官都不會輕易言退,以免給川普機會再任命一位大法官。但也有人指,如果川普任命的第一位大法官「靠譜」,會有法官考慮退休的。結果溫和保守派大法官甘迺迪Anthony Kennedy宣布退休,給了川普一個機會任命他屬意的人選。

甘迺迪的願意退休意義重大,不只因為他是保守派,知道川普會選擇一位保守派繼任他。更重要的是他是溫和保守派,他願意給機會川普創造最高法院的未來方向,這才是不可忽視的。

目前最高法院的保守派及自由派比例是5-4,但是甘迺迪那一票經常是決定的一票,因為他在多個議題上是與自由派站在一起,最明顯是同性婚姻上。他在2015年對同性婚姻不受歧視做了決定性的裁決。但是在一個多星期前,他又決定糕餅店主人有權利拒絕為同性婚姻做婚禮蛋糕。因此當宗教遇到社會問題時又有較高的制約。以他的思路,他願意讓川普決定他的繼任人選,可以當作是對川普投了重要的信任票。

我們都相信,剩餘的四位自由派法官絕對不會在川普任內退休,但無論如何,川普已經達到第二項不可能的任務,就是使到最高法院也成為「川普的法院」。

川普已經決定本月九號就提名新法官人選,民主黨已經誓死要抗議到底,他們的手段可以非常龌龊,他們用骯髒手段毀了好幾位大法官提名人選的名譽,包括雷根(李根)的人選Robert Bork,一位優秀的憲法學者,但是為了阻止他被通過提名,用盡方式侮蔑他,製造無中生有的罪名,(說他如過通過提名,黑人就會再度被迫坐在餐廳的角落,警察可以半夜到你家破門而入,學校將不可以教導進化論…)還有被布許總統(布希)提名的法官湯瑪斯Clarence Thomas,他是黑人因此不能被攻擊為種族主義者,傳媒就找出一個黑人女子Anita Hill指他在十多年前對她說了黃話,將他的名字汙染了幾個月之久。

這些龌龊手段我們可以預期在未來幾個星期,甚至幾個月重演。

Click: 672
About Us | Privacy Policy | Contact Us |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