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生活雜文

北美原住民問題
手機越來越聰明,人越來越笨
好萊塢黑名單事件
死刑與民意
惠妮‧休斯頓之死
兩個截然不同的歌星
對警察好一點,對壞人要同仇敵愾
一件罪案是怎麼發生的
杜魯多的拳賽-政治人物是怎樣產生的
年輕人的Entitlement觀念

#MeToo與性侵的定義

2018-01-28 19:00:17

我非常同意孔子說的:「唯女子與小人為難養也.」相信他一定是有感而發。自從西方推動女權主義,政治中的陰面大行其道,這包括感性蓋過理性,婦人之仁成為福利政策的基礎。現在#MeToo也走火入魔,幾十年前的舊帳都拿出來翻,然後幾句話就毀了一個人的前程,甚至身家生命。

這麼多的翻舊帳,最足以取信於人的惡行是好萊塢的製片人文斯汀Harvey Weinstein,他被三十多個女明星出面指控,指他過去一二十年來,利用身分地位,占她們的便宜,甚至涉及強姦。但即使是這樣,他的事蹟在好萊塢幾乎是人盡皆知,為什麼過去沒有人公開?甚至連希拉里Hillary Clinton,歐普拉Oprah Winfrey等天王巨星階級的人都知道,但仍然跟他是好朋友,收取他的政治捐獻?

所以這不是文斯汀一個人在占女人便宜,這是整個電影圈在玩威權遊戲,這些被占便宜的女性是否應當轉移目標呢?

此外,當一個女子到了好萊塢,真的要自貶身價跟電影製片人、導演上床嗎?這決定是在你自己。與其在二三十年後將真向公開,你應當在當時就將事件公開。這是一個選擇。在這麼多女星中,其中就有一個Ashley Judd說,她當時就對Weinstein說,當我得到金像獎時,我一定跟你上床。這就是技巧,這就是聰明。

自從女權興起,面對性騷擾一事,原則就是:一,「受害人」一定是對的;二,你不能讓受害人再受一次傷害;三:不能將責任歸咎於受害人身上。

就因為這三個原則,所有的法律程序都被丟到窗外,只要受害人說了,那個被告就被判了罪,前程盡毀。而因為受害人不能再受傷害,所以過程不可以再去討論,因此更無需審訊了。而由於不能歸咎於受害人,因此今後不能對女性做任何行為上的要求,包括不要隨意在陌生人面前喝醉酒,不要穿上過分性感的服裝,不要上陌生人的汽車等。這樣的輿論及教導,後果只有對女性造成傷害。但是偏激的女性及自由派人士認定了,只要我們將那些狗男人懲罰得夠,女人就不會再受欺負。這是自欺欺人。

現在連女性都起來反對#MeToo了。法國女星Catherine Deneuve凱薩琳丹奴帶領一百多名女星簽名,指責MeToo運動走火入魔。她說這些人分不清甚麼是調情flirt,甚麼是性騷擾。她指控這些人是新的清教徒思想。不要以為她是老古董,其實她是在維護歐洲的性自由。她還說,#MeToo的做法會毀掉女權分子過去一個世紀的努力成果。

可以想見,丹奴的公開信已經受到西方媒體的批判,她被逼要道歉。不過除了她,今天美國女星莎郎史東Sharon Stone,及法國性感小貓碧姬芭鐸也都後繼有人,繼續指責#MeToo運動,說是自毀女性前程。更可能將真正的性侵犯行為矮化了。

如果這些女權分子真的關心女性受害者,為什麼她們對於那麼多被變態色魔殺害的女人一點同情心都沒有?我寫過很多「真實命案系列」,就是要說明,那些人是站在受害人的一方,那些人是站在罪犯一方。到目前事實證明,沒有一個女權組織出面幫過那些受害人。相反的,婦女組織在這方面一直是與自由主義團體站在同一立場,爭取罪犯的權益,爭取免死刑。

今天沒有一個男人敢出面指責#MeToo運動,而且每一個男人都人人自危,不知自己是否幾十年前曾經對某個女子說過不敬的話。反倒是為男人說話的女人越來越多,事實擺在面前,因為這一類指責而死得不明不白的男人越來越多。

加拿大安大略省保守黨領袖布朗Patrick Brown剛剛因為被揭發,十多年前在做國會議員時,曾經跟十多歲的喝醉酒的女大學生回到家裡,上了床並強逼對方接吻,但在對方拒絕下,停手了並將對方送回家。因此被迫辭職。我也認為這樣的行為不足以做為一個黨領,但他行為不犯法,到目前這兩個女人的話也未經證實。

要知道這#MeToo運動不是自今日起,我在2014年就寫過現代「性侵」的定義,裡面就說到兩位加拿大女國會議員,三更半夜到男國會議員的酒店房間,還給了對方避孕套,事後卻說自己被性侵。這就是今天年輕女性對性侵的定義。

Click: 627
About Us | Privacy Policy | Contact Us |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