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看板

時事看板一
時事看板二
時事看板 三
時事看板四
時事看板五
時事看板六
時事看板七
時事看板八
時事看板九
時事看板十

時事看板十一

2017-09-02 00:10:05

09/22/2017

這幾天,美國(及西方)媒體都說,川普與金正恩之間展開罵戰,又說北韓升高氫彈威脅,都因為川普罵他是Rocket Man,又說要毀滅北韓之故。

事實是,北韓過去幾個月來不斷向著日本及南韓發射飛彈,又威脅要發射飛彈到美國的關島,及美國本土。難道說,美國總統到這地步了,都不能做出適當的威脅嗎?難道要美國低聲下氣,繼續讓步?就因為過去十多年來,美國一再讓步,才造成平壤一再研製飛彈到今天這地步。媒體為什麼不問:一個國民都吃不飽的國家,要飛彈做甚麼?

(你以為金正恩沒有看準西方媒體這一套,才敢向川普亂吠。如果西方媒體一致的指責平壤政府,金正恩會如此囂張嗎?)

川普在聯合國的演說,只不過將敵我之間劃清界線,這些自由派就不舒服了。他們喜歡的演講是不分敵我的。不信的話,拿出奧巴馬幾次在聯合國的演講來聽聽,就知道了。奧巴馬最擅長的就是:我們美國過去做錯很多事,我自己也做錯事,但是我們將專注其他國家的利益…每一個國家有不同國情,因此我們要求同存異,…避免國際紛爭,唯一的方式就是談判,大國不能將自己意願強加諸其他國家身上…

就是這種態度,今天北韓、伊朗都有了大規模殺傷武器。

加拿大的杜魯多更是自由派中的佼佼者,他到聯合國大會演說,甚麼也不說,只會就加拿大的原住民歷史向全世界道歉。他要不是沒讀過歷史,要不就是在改寫歷史。事實是這是今天的潮流,大國都要為過去的事道歉,不論錯或是不錯。有甚麼理由大國的過往都是錯的?如果大國所作所為都是錯的,會成為大國嗎?

只因為聯合國有190個國家,三分之二是小國,是第三世界國家,一國一票,因此今天是「小國最大」。杜魯多致力於爭取成為安理會非常任理事國之一,因此要向那些小國拉票,一方面用錢收買,一方面向少數民族道歉。雙管齊下。他最終的目標就是將來退休後,可以做聯合國秘書長,對於他這個沒有學術基礎的政府元首,有甚麼比這更風光的?

 

09/21/2017

今天CNN等主媒繼續借用北韓政府官員的話,指罵川普。CNN好幾次將北韓外長的話做成標題:北韓說川普是流氓rogue、是黑幫gangster。北韓說,川普在聯大的演講好比是狗吠。北韓說,川普是精神病,是老懵懂。

看CNN的作法,他們已經完全與北韓是同一陣線。

當川普稱呼金正恩是Rocket Man時,傳媒全部大驚小怪,說他在罵街,說他用了冒犯的字眼。但是現在敵國叫罵川普,媒體卻用來做標題?

今天一天CNN多次用Breaking News報導川普前任競選經理Paul Manafort勾結俄羅斯的新聞,問題是,每一個突發新聞都不是新鮮事,這包括:特別檢察官穆勒調閱大批白宮文件;特別檢察官針對川普;Manafort願意與國會合作;但是對於真正爆炸性新聞,卻隻字不提。例如說,奧巴馬時期美國駐聯合國大使Samantha Power在過去將近一年時間,一共要求「解封」個人情報資料260次,也就是平均一天一次之多。過去我們提過,奧巴馬下台前,因為監聽外國官員與美國人間的談話,而要解封牽涉到的美國人身分。而這監聽對象極多都是川普及其身邊的人,而後來這些資料就成為洩露給傳媒,打擊川普官員的材料,而因此被影響的包括前國家安全顧問弗林Michael Flynn,他因此被去職。還有司法部長塞申斯Jeff Sessions,他也因此自己解除了調查俄羅斯事件的責任,導致特別檢察官的任命。

以Power一個駐聯合國大使的身分,她有甚麼理由要求解封這樣多美國人的身分?是否應當立即展開調查?事實上,Power已經是國會情報委員會調查對象,但她就以憲法第五修正案作護身符,拒絕回答問話。事實上,她與奧巴馬時期的國家安全顧問萊斯Susan Rice都因為這事受到國會調查,這都證明川普及其身邊人的確曾經被政府監聽,但是主流媒體至今一個字都不提。這不是新聞嗎?

 

09/20/2017

再告訴你一些你在別處看不到的新聞:

福斯新聞Fox News再度領先收視率。福斯在九月中以前的連續35個星期,都是有線台的收視冠軍,只除了在颶風艾瑪Irma期間,被氣象台奪去了一個星期的寶座。

你要知道CNN排名第幾嗎?在黃金時段排名第十位,以全天計算,排名第七位。(全天收視率的頭五名是:福斯新聞、Nickelodeon、ESPN、MSNBC、Adult Swim。)

另外,雖然被紐約時報及CNN等主流媒體日夜不停地攻擊,川普的支持率明顯回升。一個多月來CNN每天高呼川普支持率空前的低,只有39%,本周又已經回到43%的舊位,但是CNN停止報導川普的民調了。

 

09/20/2017

過去一天,主流左派媒體一致的將川普在聯合國大會的演說定位於「黑暗的,危險的」演講。今天輪到伊朗總統魯哈尼發表演說,我聽見CNN及CBC等左台,全部都一再播出魯哈尼的演講,然後用他的話攻擊川普。魯哈尼突然間變成正派角色。比如說魯哈尼說:「川普的演說是沒有理據的,是冒犯群眾的。」他又說:「川普的演說是無知的,仇恨的。…我們不接受任何人的威脅,我們不會因為恐嚇而動搖。…川普欠我們一個道歉。」

在CNN及CBC的新聞中,公開支持國際恐怖主義的魯哈尼變成是受威脅及恐嚇的受害者,而川普就是恐嚇一個無辜國家的惡霸。

美國主媒今天已經到了:只要能將川普拉下來,就是與傳統的美國的敵國合謀,都可以考慮。

主媒一再說,川普的做為及性格是分化的,撕裂的。事實是,製造分化及撕裂的全部是對方。自川普上台,要彈劾他的呼聲就沒有中斷,幾乎每天,每個周末都有人上街遊行要打倒他。連支持他的人都不能公開發表演講。下面是一個例子,加州民主黨眾議員華特斯Maxine Waters一有公開機會就叫囂要彈劾川普,她在周末一次葬禮中居然這樣說:

我要清洗白宮…你們受夠了嗎?…這個人,他根本不尊重你們,這個不可尊貴的人,他欺騙每一個人,他幾乎每一分鐘都在說謊。

這個不可尊貴的人,在內閣中布滿了極右派,三K黨,白人種族主義者…他攻擊每一個人,就除了俄羅斯的普金之外。…我們不僅要清洗白宮,還要收復這個當年由黑奴建造的大房子。…

當我解決掉(彈劾)川普之後,他會感激我這樣做。我意志堅定,他如此的冒犯我,我再也忍受不了了。所以我會每天都說:彈劾45,彈劾45,每天都說彈劾45。

(川普是美國第45屆總統。)

華特斯一有機會就叫囂謾罵,但是沒有人攻擊她是在撕裂美國。相反的,每天專注於做總統的川普,卻被冠上了所有的撕裂美國的大帽子。

 

09/19/2017

這兩天,CNN等又在炒作,川普競選總統時的競選經理Paul Manafort被發現在去年底及今年初的幾個月中,在法庭批准下,被政府(聯邦調查局)監聽。據說,有人以外國情報監聽法FISA向法院申請,理由是對於Manafort的生意往來有不法行為的懷疑。

CNN等暗示,Manafort是因為與俄羅斯有來往,因此遭到懷疑,而要監聽他。而當時,Manafort雖然早已經不是川普的競選經理,但他當時仍然在川普辦公室工作,還是住在紐約川普大樓的。

這事件可以從另外一個角度看。首先,今年三月,當川普在推特中說,他的川普大樓被政府監聽時,幾乎所有媒體都公開嘲笑他,說奧巴馬怎麼會竊聽他呢?又說他無中生有,說他說謊,(記得一間大報在頭版標題中說:川普又在說謊!)甚至聽到好幾評論員在CNN,NBC等新聞節目中說「川普的腦子有問題」,就差沒說他是精神病了。(事實是,真的有幾個專欄中說他是精神病。)

現在紐約時報證實了,川普大樓果然受到政府監聽。那些說川普說謊的媒體,是否都應當道歉呢。不僅如此,Manafort到目前仍然沒被控罪,而所謂的「川普勾結俄羅斯」的指控,也毫無證據。據說Manafort被調查的焦點在於他過去的生意來往。這不又是「先定罪再找證據」嗎?

既然如此,為什麼前任聯調局長康米James Comey在國會聽證中,否認川普以及川普大樓曾經被監聽?如果他在說謊,他有足夠理由被起訴。而奧巴馬任內的國家安全局長克里坡James Clapper也多次被問及,包括其中一次也是在國會聽證中,他都否認他知道有竊聽的事。那麼他是無能?還是說謊?

更有一點,Manaport被竊聽的事被洩露,這本身也是一項刑事罪,因為依照外國情報監聽法下發出的監聽許可,本身就是機密,不可以外洩的。紐約時報是從哪裡得到這消息的?司法機構是否應當追查此事?

所以就在紐約時報及CNN興高采烈的以為可以將Manafort也扯到俄羅斯陰謀的時候,他們打開了另外一個盒子,那盒子裡面的東西,都是奧巴馬政府的汙濁事。

 

09/19/2017

川普在聯合國的首次演說,被許多保守派評論員稱讚不僅是他任內最好的演說,甚至是美國總統所做的最好演說。原因是立場明確,用辭有力。甚至可以歸納成為「川普主義」,禪述了美國的外交原則,以及美國為先的立場。以色列總理納坦也胡說,這是他三十年來在聯合國聽到的最好的演說。

但是到了主流媒體口中,這次演說立即被冠上「引爭議的」的頭銜controversial speech,而且NBC,CNN等立即引用川普政敵的口,說這是一項仇恨的,危險的演講,引用的人包括希拉里等民主黨人,甚至連伊朗總統及外長的話都引用了,真的是敵我不分,難怪對於川普立場鮮明的演說,他們是聽不入耳了。

主流媒體並且很快的在川普演說中發現兩個問題,用以大作文章。第一,他們說川普似乎脫稿,因為他在演說中用了rocket man(發射火箭的人)來形容金政恩,取笑他低俗。過去川普也在推特中使用這字眼形容金正恩,當時主媒就說川普不像總統,嘲笑了好幾天。其實這就是川普接近群眾的例子,他不會用那些蛋頭學者善用的字眼,高高在上。他屬於群眾。

第二,川普說,如果金正恩繼續向鄰國及西方挑釁,美國為了保衛自己及盟國,將不惜「完全毀滅」對方,雖然美國希望不至於會到如此地步。

這一句話任何正常人聽了都不應當覺得有問題。但是主媒就捉住這幾個字「完全摧毀」,說川普要發動核子戰爭了,說他又在製造戰爭恐慌。

這就是今天的傳媒,在川普整整41分鐘的演說中,他們甚麼都沒聽見,就在中間找出兩個字眼上的問題,大作文章。

 

09/17/2017

多倫多一個回教女子在糕餅店工作時,她的頭巾被輪轉機器夾入,因此勒死了。事過一年,她工作的場所主人被判罰款30萬元,因為他沒有確保工作場所的安全。

裁決書說,當女子的頭巾被捲入時,那個停止轉動的按鈕,不在她的手能觸及範圍之內,因此雇主要負責。

這新聞幾乎不見報導,但如果是那一個雇主敢禁止員工戴頭巾,立即會成為報紙頭條新聞。因為很容易就被告到人權委員會,說是侵犯人權。過去聽說過有女子滑雪時戴圍巾,結果被吊車捲入而致死。很久以來,所有有安全隱憂的地方,都已經禁止女子戴圍巾或頭巾了。但今天由於少數宗教團體的勢力,雇主膽敢要求女雇員不戴頭巾嗎?現在一個23歲的女子因此死了,卻責怪雇主?

負責任的媒體應當高呼及正視這問題,但是沒有。明顯的媒體不願意這新聞被太多人知道。

 

09/16/2017

美國密蘇里州聖路易斯再度發生黑人及民權分子暴動事件,這一次也是因為一名白人警察在值勤時槍殺一名黑人青年,而被判無罪之後發生的。連續兩天暴徒打砸燒搶了兩條街的商鋪,結果還導致11名警察受傷。

奇怪的是,對於這一次暴動主流媒體似乎經過共同協議,悶聲不響,幾乎沒有報導。原因不明。所以暴動就持續了兩天後,沒有在全國蔓延。

這次牽涉的事件是在2011年發生,警察Jason Stockley在查緝一名販毒事件中,追逐一名24歲青年Anthony Lamar Smith的汽車,他多次拒捕,並兩度開車撞向警車,將警車的車門撞爛。之後Smith與同伴駕車高速逃離,雙方追逐時Smith汽車多次開向反方向車道,最後直至對方車輛撞上大樹才停,當Stockley及另一名警員企圖逮捕他們時,對方拒絕下車,並與警方糾纏,這時警方見Smith車上有一把手槍,糾纏間Stockley開槍打死了Smith。警方的辯詞說Stockley是自衛而開槍,辯方就說,那支手槍上沒有Smith的指紋,卻有Stockley的指紋,因此是警方事後安置在汽車上嫁禍給他的。警方否認,並且稱在Smith車上發現龐大數量的海洛因。這Smith過去有販毒,持有非法武器罪名,遇害時是在假釋期間。法官在裁決文中指,要說一名毒品慣犯沒有武器,而是警方的舖排,完全不可信。

同一個周末,加州柏克萊大學又因為有保守派作家Ben Shapiro演講,發生了暴動。幾千學生及職業示威分子聚集,要將Shapiro趕出校園,後來在大批警員保護下,Shapiro的演講才得以進行。

這些示威分子中都夾雜了大批穿黑衣人在內,他們蒙面,並持有棍棒等武器,他們自稱是反法西斯分子Antifa,媒體沒有給予應有的報導,其實就是近來冒出頭的極左團體,出現在每一次反右示威活動中,使用暴力,並將所有懷疑是保守派的是市民及路人,揪出來攻擊。

主媒對這幾次示威不再報導,是否因為連他們都無法再包庇這些暴力的極左派組織?拭目以待。

 

09/14/2017

川普終於露出他的真面目,就是他是沒有黨性的。過去幾個月他和共和黨參眾兩院都發生摩擦,因為他最主要的競選承諾:替換奧巴馬健保,及削減稅率議案,都無法在共和黨控制的參眾兩院通過。現在他為了爭取在美墨邊界興建圍牆,不惜與民主黨頭頭頻頻會面,尋求民主黨的支持。這使共和黨人非常不滿。

這就是川普所謂的「談判的藝術」?看樣子,川普沒有得到他所要的,民主黨參院領袖修莫Chuck Schumer以及眾院領袖佩洛西Nancy Pelosi事後都說,川普答應他們,願意改變對DACA非法滯留美國的年輕移民的立場,讓他們不必擔心遞解出境,但他們就沒有答應川普的要求,批准經費在南面起圍牆。

如果是這樣,值得嗎?現在共和黨內充滿不滿聲音,一些代表川普基本選民的團體,更威脅要背棄川普。他們說支持川普就是要加強對非法移民的管制,阻止非法移民繼續湧入。如果川普同意了民主黨的要求,卻又放棄了建圍牆的承諾,那他們支持川普又是為了甚麼?

當然現在時間還早,他只是與民主黨人見過幾次面,但是民主黨人不是善類,你跟他們談判,別說由他們那裏取得便宜,極有可能被吞得渣都不剩。

說川普無黨性,不是說他無原則,他不會放棄建圍牆,雖然他說圍牆有很多種,有形的,無形的。他也不會放棄減稅,取消奧巴馬健保。但是面對一個不成事的國會,他總是要找出一條路來走。

過去美國人都希望兩黨不要整天吵鬧互罵,應當坐下來談,現在川普真的用上這一招,卻沒有甚麼人稱讚他。可見要兩黨擯棄己見,相對如賓不是那樣容易的事。

 

09/13/2017

希拉里的新書What Happened (解釋她為什麼輸了去年的總統大選)終於上市,昨天在紐約一間書店,數百人守候好幾個小時排隊,等待進入買一本有她簽名的書。(因為她遲到一小時)。結果一個人奉命只能有12秒時間,拿完書就走,不能selfie與她拍照,也不能握手。

但是希拉里為這本書宣傳的美加巡迴活動就訂下了天價,在多倫多,頭等票三千元加幣,這票價包:兩個人的前排座位,與希拉里合影及握手。付不起三千元的,可以付250元,那就不能握手及拍照了。

所以這個宣稱是代表平民的總統候選人,還是「價高者得」。

據透露,希拉里在書中將自己敗選的責任歸咎在所有人身上,除了她自己。舉例說:她頭一個怪責的就是頭號敵人,前聯調局長康米James Comey。說他在去年七月時,指她使用私人電郵處理公務的行為是「極端不負責任」。雖然康米結論是不建議對她起訴,她還是認為康米要為她的敗選負責。而去年十月28日康米去函國會要繼續就電郵事件予以調查,更是為她的選戰釘下敗選的釘子。

其次她指責民主黨全國委員會:我是民主黨總統候選人,但我接手時,民主黨DNC一團糟,一毛錢都沒有,檔案也都混亂過時。

然後她又歸咎傳媒,(你不會意外嗎?)她說媒體明顯對川普這人有興趣,因此天天都是川普的新聞,因為他是在演一齣真人秀,更為有趣。她還說傳媒沒必要刊登那麼多有關電郵事件的新聞,她說傳媒不停的報導有如煽風點火。她更指責紐約時報,說紐時對電郵事件的報導有如珍珠港事件暴發一樣的過份。她甚至說,紐時那班人自克林頓當總統時就跟她有仇,當時報導「白水案」時雙方就結了樑子。

我的天,如果她連紐約時報都怪責的話,她真的是沒朋友了。誰不知道紐約時報的頭號敵人是川普?

此外她怪責的對象還有奧巴瑪,雖然沒有明說,但就指前朝政府給她留下一個爛攤子,使她無法為自己辯護。她更明指民主黨內與她爭候選人寶座的桑德斯Bernie Sanders。說他的參選根本是為了攪局,破壞民主黨。她後來知道桑德斯根本沒投票,更因此動了怒。她說:他居然沒有投票,我真想望住他的眼睛說:你在搞什麼鬼?你居然沒有投票?

希拉里的結論是:我對我所做的決定負責,但這些並非我失敗的原因。

那些仍然崇拜希拉里的人醒醒吧,那些排隊買她的書的蠢人,醒醒吧。

 

09/11/2017

德國總理默克爾兩年前開始大批接收中東難民,在國內惹起眾怒,導致執政黨在幾次地方選舉大挫。但是曾幾何時,即將面對大選的默克爾及其政黨,敗部復活,目前領先對手15%的支持率,幾乎可以肯定連任成功。

其實明眼人都不會意外,因為和其他西方國家一樣,都有一個自由派操控的媒體,這個媒體都傾向開放邊界的思潮,因此對於默克爾的難民立場,一直是有讚無彈。也因此德國人民都像集體催眠一樣,唱出一樣的調子。我最近旅行時遇到一對德國年輕夫婦,說起他們的總理,他們都支持,還説德國所以要接收這樣多難民,都因為其他國家的「惡行」,這包括波蘭及匈牙利,因為他們一個難民都不收,才迫使默克爾要多收難民。這樣的邏輯真的是倒果為因。

不要忘記,去年美國大選時,希拉里說她最欽佩的politician就是默克爾。奧巴馬今年初到德國與默克爾同台出現時,稱讚她是悍衛民主的鬥士。所以他們與媒體都是同伙,而「非我族類」都是對手。

好多天沒有更新這時事看板,因為這麼多天來美國新聞只有一條,就是颶風艾瑪,CNN等都忙到沒有時間攻擊川普。事實是,川普表現良好,使到CNN等沒有彈藥。

這回遭到颶風的兩個州都是共和黨的州,兩位州長都親自指揮坐鎮,幾乎每天都有兩次記者會update最新消息,除了提供的訊息巨細無遺,還親自向州民呼籲撤遷或是準備面對風災。這樣的做法真的史無前例,也讓民主黨的支持者的媒體們無縫可插針。因此靜默了幾日。

時事看版的目的是記錄西方自由派媒體的惡行,一來讓更多人知道及防範。二來做為記錄,以免自由派及左派每天竄改新聞及歷史。因此當他們乖了,或是沒有惡行時,這專欄也可以休息了。

 

09/06/2017

昨天講到奧巴馬總統宣布的DACA計畫,對比真是強烈。川普上台後宣布暫時性的旅遊禁令,禁止六個包庇恐怖份子的中東國家人民到美國三個月。做為總統,川普絕對有憲法權力這樣做。但是全美國有多少(民主黨主政的)州政府、縣市政府的檢控官、司法機構提出法律挑戰,萬般阻止。加上媒體的助陣,令到川普的命令到現在都無法施行。

但是奧巴馬在2012年頒布的DACA,暫時中止遞解幼年時非法進入美國者出境,只要這些人是正在讀書以及工作,並且無犯罪紀錄都可以申請延長居留兩年。這舉措卻是違憲的。因為總統無權立法。許多憲法專家都說,只要有人向法院挑戰,這項行政命令必會被推翻。事實是,奧巴馬多次演講中,或是記者會中都說,他無權立法。但面對國內大批非法移民,特別是在學校中讀書的非法移民,他大筆一揮就給了一百多萬年輕移民居留權及福利。最糟的是,這一項未經思考的命令,招來了未來幾年更多的非法入境青年,他們大多數沒有父母家長陪同,好多更成為幫派成員,今日在美國造成嚴重社會問題。

今天的事實是,川普接收了這一團糟的移民mess,他必須解決。因為奧巴馬只給那些dreamers追夢者兩年的延續,每兩年必須延續。這不是永久性解決辦法國會一直沒有立法,除非川普宣布特赦,他們的未來還是要解決。川普沒有理由宣布特赦,那只會讓問題更嚴重。連奧巴馬都不敢宣布特赦,當然沒理由期待川普宣布特赦。

現在川普給國會六個月時間立法,但是民主黨已經宣稱不會合作。傳媒從來沒有將真相告訴民眾,只強調這是川普的問題,還指責川普冷血,自我毀滅。

事實是,奧巴馬只給那些仍在讀書的非法入境者居留權,但那些在非法工作的,多數領取最低工資的,就沒有照顧到。他是用貼膠布的方式,好像解決了一個問題,事實是製造更多問題。媒體及人權組織大力鼓吹,說這些非法居民給美國帶來勞力,製造經濟繁榮。事實是,這些低收入勞力佔據了美國合法居民的工作機會。一個經濟學家說得好,他們或許提高美國總生產值GDP,但事實是降低了國民人均收入per capita,使國民更貧窮。循這方向走下去,美國遲早變成第三世界國家。

 

09/05/2017

川普廢除了奧巴馬任總統時頒布的一項行政命令,(允許非法入境的年輕人合法居留)。在這個政策DACA下,據說有大約80萬名年輕人目前在美國求學及工作,傳媒給他們取了個好聽的名字叫追夢者dreamers。

奧巴馬是在2012年時宣布這法令的,當時他知道這議案不可能在國會通過,因此以行政命令方式執行,而這樣做是不合法的,因為總統無權制定移民法。但是在左傾傳媒的包庇下,沒有聽到一絲反抗聲音。而因為來了這樣多非法中南美洲移民,民主黨拉到更多選票。事實上,這非法的年輕移民絕對不只80萬,這八十幾萬是指在這計畫下得到臨時簽證的人數,真實數字超過190萬人。此外前幾年,每個月都有上萬名年輕人被父母送到邊境進入美國。直到川普當選總統後才稍微受到控制。

川普在競選時就宣稱要取消這項不合法的行政命令,但是這些追夢者在媒體的助陣下,在美國有相當的群眾支持。傳媒更威脅說,川普如果真的一刀切,將他們全部驅逐出境無異是政治自殺。所以今天川普宣布給他們六個月時間,在這期間內可以申請延期,並要國會在六個月內,制定出一套合法的移民法,讓這些追夢者有去路。

但是目前美國國會民主共和兩黨強烈的對立,民主黨絕對不會幫助共和黨通過任何移民法。何況,非法移民是民主黨基本票倉,他們怎會通過任何違反他們利益的法案?

今天司法部長塞申斯宣布這決定時,說得很好:美國是法治國家,他無法為DACA做出合法解說。他又說:他又說:美國不能接收每一個希望到美國的移民,那無異於開放邊界,而去年的選舉,選民明顯的拒絕了這個概念。

但是媒體完全不同意。CNN今天訪問了好多位追夢者,陳述他們的可憐處。全國有八十萬人,找幾個訪問當然不難。CNN又訪問了許多同道,如前任副總統拜登,他說:廢除DACA是殘酷的,非美國式的作法。民主黨主席說:川普讓塞申斯出面宣布廢除DACA是懦夫行為,他為什麼不自己出面?紐約州長康莫說:川普的做法是向自己的基本選民(種族主義者)送上厚禮。最後奧巴馬自己發聲明了:廢除DACA是錯誤的,自我毀滅的,殘酷的。

每一句話,都被CNN做成標題重複出現。即使他們全都是民主黨人,CNN也不在意了。

 

09/04/2017

川普上台之後,就飽受媒體以串通俄羅斯的罪名,日日夜夜的攻擊。現在雖然持續每天還是有相關的所謂秘密消息外洩,但氣數沒有當初高了,加上川普步步為營,甚麼都按著他們認為的本子辦事,但是媒體還是每天發明新的理由,欲加之罪。

最近在報上、在網上看到不少文章,標題都差不多:Donald Trump 是否mentally competent enough做總統?(川普是否精神上/心理上足夠能力做總統?)

這真是夠狠的一種說法,只因為大家理念不同,就說對方心智不全?近來好多主媒新聞台包括 CNN、MSNBC等都像是約好了一樣,彼此詢問:你覺得川普精神上健全到可以做總統嗎?有些轉著彎說不夠,有些就直言說他有病,斬釘截鐵說他不夠健全做總統。你說川普能怎麼樣?這些都是媒體,都有憲法保障的言論自由,他如果反擊說這些媒體造謠,他就會被罵得更厲害。

一個星期前,CNN甚至用一個小時的節目reliable Sources詢問來賓:我們是否應當開始問這問題:川普是否適合當總統?他是否有病?如果他不適合?我們應當怎辦?同一個節目更引用過去的例子,說很多總統有病都被當時的圈內人隱瞞了,包括雷根總統(李根)在任內就有老人癡呆症(其實不正確),包括甘迺迪總統有愛迪生病,羅斯福總統是坐輪椅的等等。極端暗示川普有精神病。

我還聽到這些人危言聳聽的說,川普控制著自由世界的核子武器,以他一個心理有問題的人,隨時可以把地球炸掉,大家同歸於盡。這樣的句子出現於CNN評論員的口中,出現於好幾份報章內。

這都因為他們對於川普在鳳凰城的一場演說極端不滿,說他沒有為Charlottesville的騷亂好好解釋,說他表達了太多的憤怒,說他執著於俄羅斯事件的調查,(是誰在執著?)說因為這執著,他根本沒有時間及精力處理總統的事。

我的天,你們整天找他的麻煩,現在卻說是他自己分心,所以做不好總統應當做的事?

 

09/03/2017

主媒果然封殺昨日川普在德州受到國民歡呼的畫面,只保留了川普在庇護所抱起一個女孩的畫面,其他都封殺了。不僅如此,還花了大篇幅播映場外有人示威。內容則諷刺性的說「這是川普第二次機會,讓他表現人情味empathy ,compassion。」然後對比他在上一次去德州時,顯得冷淡,像是在競選云云。CNN的新聞內容還包括休斯頓市長Sylvester Turner的幾句話,這位民主黨的黑人市長,事先沒有通知市民撤遷,後果是十萬居民需要國民軍的救援,原應受到責難的,但至今沒有聽到一間主媒指責他,還這樣有機會就捧他,換了是共和黨市長,待遇絕對不同。

川普說他們是不誠實的傳媒,絕對沒冤枉人。

今日CNN的主題是,奧巴馬臨離任前,留給川普的一封信內容公開了,CNN不僅多次閱讀這封信的內容,還請了好幾位評論員,讚賞奧巴馬的風度。其實不過是一封禮貌性的信,他也知道將來會公開的,會寫得不好嗎?

而今日北韓宣稱會製造氫彈了,CNN的反應是請民主黨最partisan的議員Adam Schiff一再重複說,當初川普說要以fire and fury對抗北韓的核彈威脅,現在卻沒有接續行動。又說「光說不練,於事無補」不知內情的人會以為CNN及民主黨是站在平壤那一邊的。

上周兩位共和黨參議員公開,原來前聯邦調查局長康米James Comey在去年四月就開始草擬「希拉里無罪」的報告,那是在他還未對與案件相關人士問話之前。這表示他在未調查前已經決定希拉里無罪了。不僅如此,今年三月當國會傳訊康米時,問到這問題他還振振有辭的說,自己沒這樣做,現在這封報告經過多名FBI內部人員證實確實存在,這是對國會撒謊,是做偽證的刑事罪名。但是主媒也將新聞封殺了,卻在同一時間大肆報導,說獨立檢察官穆勒Rob Mueller 得到一封信,查到川普在早幾年,確實曾經推動在莫斯科建川普大樓。似乎這就證明川普與俄羅斯勾結操控去年的大選了。

 

09/02/2017

川普在哈維風災後,第二次到德州居民打氣。所到之處都有民眾歡呼。在一個庇護所,避難的居民紛紛爭著跟他selfie,好多後面的居民伸出手臂要跟他握手。電視機總是不給大鏡頭,但是見到那些手臂多數是黑皮膚的,在場還有不少人是拉丁族裔。聽到群眾發出的歡呼聲好像是見到偶像明星。後來川普又與第一夫人幫災民傳遞食水及食物。經常看CNN及紐約時報的人可能大吃一驚,川普的支持率不是低至無可再低嗎?這些fans是哪裡冒出來的?

川普上一次到德州,也是受到群眾歡呼,但是主媒事後就說他沒有表現出應有的人情味,每一間電視台都好像約好了似的,說他沒有露出任何empathy,一時間這個字變成做元首最重要的品質。但是上一次他為了避免影響救災,沒有去到災區,要怎麼樣表現同情心?做戲嗎?

這一次他去到了災區,見到了災民,盡量和大家握手寒暄,抱下小孩子。他甚至個人捐出了一百萬元救災。等著看傳媒這一次會挑出甚麼毛病。

小布希總統在Katrina風災時,沒有及時去到災區,被媒體當作罪大惡極的攻擊,聲望直線下降。2012年颶風Sandy侵襲紐約及新澤西州時,奧巴馬第二天就去了災區,盡管當地人說這會影響救災,媒體卻大為讚賞,而且奧巴馬又說了不少應景的話,在媒體來說無懈可擊。這就是今天為什麼做官的都必須會作秀,都是傳媒逼出來的。

 

09/01/2017

加拿大有一個菲沙研究所Fraser Institute,最近提出一份報告,說國民每年收入的43%都用來繳了稅,這包括:所得稅,房地產稅,零售稅,汽油稅,汽車牌照稅,甚至參加健身俱樂部時繳的稅等等。結論是,國民繳的稅多過他們在住房及食物方面開支的總和。

這新聞不僅遭到所有主流傳媒的封殺,唯一報導這新聞的電台還在菲沙研究所前面,加上一個「右派」的字眼。似乎這樣,對於這份報告就定了位,意思是:信不信由你。

其中加拿大最左傾的報紙,(多倫多星報)不僅封殺這新聞,還在第二天出了社論,攻擊這報告。標題是:這個反納稅的報告,經過這樣多年,還是一樣的bogus (騙人)。裡面一千多字的文章,由頭罵到尾,說報告歪曲事實,沒有理據,然後用scandalous,distortion,bogus等惡毒字眼謾罵這報告。

西方國家稅務之重早已是不爭事實,中國人移居加國後都有感而發,叫這裡是萬稅之國。其實大家不是怕繳稅,只是見到政府將錢亂用而心痛,例如賠一千萬給定了罪的恐怖份子,例如敞開大門歡迎全世界的難民,一到步就給予包括牙醫眼鏡保險的醫藥福利。例如將數以百萬計的合約給與政府(其實是政黨)有關的人,例如政府公務員一年可以有12-17 天有薪病假,如果不生那麼多天病,還可以一直累積下去,到退休時一次領幾萬元的病假獎金。還有無能方面的開支,政府每次搞電腦資訊,就浪費幾億元,這包括聯邦政府用電腦為公務員支薪水,用了幾千萬元設立的系統,用了兩年還無法正常出糧,(有人領不到薪水,有人多付了薪水),最終要用四億五千萬元來修,至於嗎?安省政府的電子醫療系統更糟糕,先是用了十億還一團糟,最後再用十億去修理。當然無能的廳長都不用負責,與政府有關的相關公司及個人錢包都肥了不少。

這些都是他們自由派政府的專長:浪費、無能、酬庸、分贓。藉口說繳稅是為了大家好。

這麼多年來,西方的主流傳媒一直灌輸民眾,我們的稅是輕的,繳稅是好的,反對繳稅的人都是貪婪的,冷血的。所以那篇社論在結論中很驕傲的說:過去政客要拉選票一定要用減稅做口號,但剛過去的聯邦選舉,宣揚要加稅的政黨都贏了。

所以這文章等於是說:老百姓願意做水魚(冤大頭),你們活該。

Click: 692
About Us | Privacy Policy | Contact Us |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