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生活雜文

北美原住民問題
手機越來越聰明,人越來越笨
好萊塢黑名單事件
死刑與民意
惠妮‧休斯頓之死
兩個截然不同的歌星
對警察好一點,對壞人要同仇敵愾
一件罪案是怎麼發生的
杜魯多的拳賽-政治人物是怎樣產生的
年輕人的Entitlement觀念

自由派的終極目的—平均財富

2017-08-13 09:09:05

Facebook的創始人 Mark Zuckerberg,多次說他不會參政,但事實上他已經聘請了民主黨的民調公司,司法昭之心路人皆知。而他與此同時在自己的網頁上大力推動「基本收入計畫」,並以阿拉斯加州為例,說該州用石油上賺的錢,分給每一個州民,說如果一個人可以有固定收入,人類生經濟活環境就可以向好的方向改善。

這基本收入的概念起源於北歐,當地福利政策優厚,但發現很多靠政府福利生活的家庭不肯去工作,因為福利政策有最低收入規定,超過一定收入者就不能領取福利,因此拿了福利金之後再去工作,等於白做。於是有了基本收入計畫,就是所有人都先給一個數目的基本收入,如果再去工作,也無須抽稅。芬蘭已經在今年初開始對部分失業者試行。

其實芬蘭是一個人口稀少的國家,人口流動性也不大,提高國民福利對經濟的影響不大。但是一些有野心的政客就認為這概念很吸引,因為表面上,每個人(窮人)都有基本收入,符合了人人有飯吃的社會主義概念。而美國(或西方國家)的左派政黨每次面對民望低迷,一個殺手鐧就是用吸引窮人的政策,爭取支持(選票)。

加拿大安省自由黨政府在執政十四年之後,醜聞不斷,浪費納稅人的醜聞每一樁都動輒以十億元計算,因此民望低迷。省長個人支持率甚至低至12%。在這種局面下,她就提出了試行基本收入計畫,討好左傾的媒體及學院派的支持。

安省不同芬蘭,人口密集不說,移民流動性大。如果真的實施全面基本收入計畫,可以想見會吸引多少難民申請人,或是不願意工作的人前來定居。更不要說安省本身債台高築,欠債數字高居全球地方政府之冠。而且到目前沒有人可以肯定,這樣的計畫可以鼓勵就業。

左派政客在頻臨危機時,另一個法寶就是提高最低工資。每一次政客面對危機,就會迎合社會中的左派,同意大幅提高最低工資。美國民主黨在去年大選時,失去了白宮,參眾兩院的多數席,甚至在州政府選舉中都大大失利,他們被指是因為民主黨沒有一套可以說服選民的政綱,因此兩周前民主黨就發表了下屆中期選舉的政綱,最主要的內容就是將最低工資提高到每小時15元,以及完全免費的托兒服務。這些都是說起來好聽,但對經濟發展沒有好處的閣樓政綱。

事實證明,大幅提高最低工資不僅傷害到中小企業,更會傷害到窮人自己。因為一些規模不大的小企業為了節省開支,就會裁減員工,或是縮短工人工時作為彌補。事實上,左派一直都沒有弄清楚「最低工資」這名詞的意思。所謂最低就是最低,如果最低不存在,那就是一律工資,那就是社會主義,共產主義。

最低工資的意義是,一個人到社會的起薪標準。最低工資不是讓一個人賺來養家的。如果最低工資足以養活一家四口,那麼不知多少中學生會輟學去打工,再也不用唸大學,或是學習一技之長了。但是左派傳媒就整天宣揚:最低工資的工人生活如何的艱辛,最低收入工人無法照顧一家生活。

左派另一個法寶是,延長免費教育到大學。較早時,紐約州長(民主黨的Andrew Cuomo)因為有意問鼎下屆總統選舉,因此宣布了所有公立大學都免收學費,而符合資格的家庭年收入是12萬元。

我在是否每個人都應當唸大學中已經分析過,過多人讀大學對於社會有害無益,對於那些被迫讀大學的年輕人也無益處。這種人人讀大學的制度,製造了一批自以為是的沒有用的所謂知識分子,但是社會中的占大多數的技術工作卻沒有人願意做。於是只有靠進口廉價勞工來填補。

提高最低工資、提供基本收入,全民免費讀大學,這些都是現今左派政客的法寶,表面上是達到平等目的,事實是要藉政策平分財富。

Click: 681
About Us | Privacy Policy | Contact Us |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