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生活雜文

北美原住民問題
手機越來越聰明,人越來越笨
好萊塢黑名單事件
死刑與民意
惠妮‧休斯頓之死
兩個截然不同的歌星
對警察好一點,對壞人要同仇敵愾
一件罪案是怎麼發生的
杜魯多的拳賽-政治人物是怎樣產生的
年輕人的Entitlement觀念

穆勒VS 川普-第一回合

2017-07-22 19:17:16

華盛頓那一班當權派果然一步步要將川普追殺至下台為止。

首先傳出,獨立檢察官穆勒Robert Mueller已下令,要白宮交出川普過去所有與俄羅斯交往的銀錢紀錄。這是非常奇怪的調查方式。你要調查的是川普團隊在去年大選時,是否與俄羅斯勾結,打擊希拉里的當選機會。現在捕風捉影之後,沒有一絲證據,卻要擴大調查範圍,將川普過去十幾二十年的生意紀錄都交出來查?這不是「先定罪再找證據」是甚麼?

川普未競選前做過幾百種生意,包括2013年在俄羅斯舉辦的世界小姐選美大會。你查那些紀錄做甚麼?那時川普還沒決定要競選呢。任何有大腦的人都知道這是政治打壓witch hunt。但是在左傾的傳媒及存心不良的民主黨合作下,穆勒的做法完全合理。

不僅如此,傳媒及民主黨多次先發制人,他們製造假新聞說,川普考慮「炒穆勒的魷魚」,然後說,這就形成了與水門案一樣的事故。因為當年尼克森總統就是在獨立檢察官Archibald Cox對他調查期間,將Cox開除,之後導致司法部長以及副司法部長同時辭職,事後這是被媒體炒作是Saturday Massacre (星期六大屠殺)。今天媒體很清楚在警告川普,你不能開除穆勒,否則你的下場跟尼克森一樣。雖然憲法上,總統有完全的權力開除獨立檢察官。何況,穆勒在很多事物上,有利益衝突之嫌,他根本應該自動下台,但媒體拒絕做任何報導,使他可以高姿態的做任何形式的調查。

(穆勒的利益衝突,包括他與前聯調局長康米James Comey的密切私人關係,而導致穆勒任命的,就是因為川普將康米開除,被攻擊是妨礙司法。此外穆勒的調查團隊,半數以上是民主黨人,多次捐款給希拉里及奧巴馬,其中一人甚至是希拉里過去的律師。這樣的團隊絕對值得批判甚至解散。)

今天再有消息傳出,司法部長塞申斯Jeff Sessions去年與俄羅斯大使的兩次談話中,內容包括了有關大選的事。這與塞申斯自己的說法不同。他是在去年四月及六月,兩次公眾場合跟俄羅斯大使見過面,談了幾句。最初他向媒體說,沒有和俄羅斯官員談過話,後來被「洩露的」情報資料爆料,說他前後兩次與俄羅斯大使見面,談過話。後來他說,兩次都是公眾場合,每次都見了幾十個人,完全不認為那是值得報告的事。後來在國會,他為此接受質詢時,他又說,兩次談的都是與參議院有關的事,(當時他還是參議員),沒有談到選舉,或是對俄羅斯制裁的政策。但今天根據華盛頓郵報獲得的「外洩的」情報資料,這位俄羅斯大使對上級說,他與塞申斯的談話內容,確是涉及到美國的大選。

這是有好幾部分是可疑的。首先,塞申斯在公眾場合與俄羅斯大使寒暄交談,甚麼時候變成有罪的行為?他說兩次場合都見過好幾位大使(一次是四月,當時川普還未獲得共和黨總統參選人資格,他發表了一次外交政策演講,塞申斯也在場。因為是有關外交政策的講話,有好多外國使節在場。另一次是七月的共和黨全國代表大會上,也是聚集了上萬人的場合,絕對不是他單獨與俄羅斯大使見面的場合。)他說當時談過話就忘了,但情報單位卻能夠將這些談話內容洩露給傳媒知道,於以公開。這就證明了川普較早時說的沒錯,情報單位監聽他及他身邊人的行為及談話,之後並且將相關美國人的身分解封,及將內容公開。在美國情報單位,這樣做是完全違法的。而因為只有十幾個情報單位主管可以要求將這些人的身分解封,目前已有幾位奧巴馬時期官員被國會傳訊,包括奧巴馬的國家安全顧問蘇珊賴斯Susan Rice,但媒體是一個字都沒有報導。

這一次情報單位又將俄羅斯大使在國內的報告內容,洩露給媒體公開,這本身已經是違法行為,何況塞申斯已經否認。你相信塞申斯,還是俄羅斯大使?何況連華盛頓郵報都承認,俄羅斯的官員經常故意說假話,混淆美國視聽,因為他們知道美國在監聽,而且他們更想知道那些時候被監聽,這就是試探美國情報的最佳時機了,因為一定會洩露給媒體公開的。

塞申斯是一個老實人,或者說,他依足了法律。他因為與俄羅斯大使見過兩次面,談過話,被國會傳訊,因此他一早就recuse自己,在調查俄羅斯與川普團隊一事上,絕不參與。但這就中了康米的計,因為司法部長(也就是美國的檢查部長)本人不參與調查,司法部就有理由任命一個獨立檢察官來調查。康米在國會作證時說得很清楚,他要司法部長自動解除職務,以便由獨立檢察官來調查,而當時他心目中的人選就是(他自己的好友)穆勒。

如果塞申斯只是因為自己在公眾場合見過俄羅斯大使,寒暄了幾句,就自動解除俄羅斯干預大選的調查,穆勒如果是君子,他有一百個理由自動請纓。何況我們最近知道,他在接受獨立檢察官任命前一天,才去見了川普,為接任康米的職務面試。這些都使穆勒不合資格再調查川普。

現在大家都看得清楚,獨立檢察官有無限的經費,無限的時間,無限的調查範圍。他可以調閱過去幾十年川普及其家人的報稅及交易往來紀錄,任何一個平常人,都不能擔保自己在錢銀上面完全乾淨,何況是做過幾百宗生意的川普及其家人?

這幾天川普公開表示對塞申斯的做法不滿,他在紐約時報的訪問中說,如果當初知道塞申斯會因為一些未能證實的小事就自動解除調查任務,他就不會任命他做司法部長了。很多人將這解釋做:川普將炒塞申斯的魷魚,或是暗示他自己辭職。

這是有可能的,塞申斯已經將自己廢了武功,而川普處於被彈劾的重要關鍵,他這個關鍵人物等於是廢人一個,要他做甚麼?記得當年,甘迺迪當選總統後,他父親堅持要自己另一個兒子羅伯甘迺迪做司法部長,為的就是甘家太多黑暗面,他擔心以後甘迺迪萬一面臨調查,身邊最重要的人物是自己的兄弟,絕對信得過。(當時僅僅35歲的羅伯甘迺迪一天律師也沒當過,也沒有任何公職經驗,居然被任命司法部長,可見當時的傳媒對甘迺迪家族的偏袒,你聽見有媒體表示異議嗎?)

今天還有一件洩露的新聞傳出,去年大選時,做過川普競選經理兩個月的Paul Manafort,也因為過去在買賣物業上面,有可能的洗錢行為,現在被穆勒的團隊威逼,要他做檢察官的證人,也就是背叛川普,供出川普團隊的任何資料,據說Manafort已經拒絕。不過就可以證明,穆勒團隊現在是用甚麼樣的手法在整肅川普。

(07/22/2017 時事看板)

Click: 565
About Us | Privacy Policy | Contact Us |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