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看板

時事看板一
時事看板二
時事看板 三
時事看板四
時事看板五
時事看板六
時事看板七
時事看板八
時事看板九
時事看板十

時事看板十

2017-07-02 10:09:02

08/31/2017

前幾天我說過,川普在這次哈維颶風中的表現中規中矩,傳媒找不到把柄。但看得出媒體十分不爽。今天CNN主持訪問一個共和黨眾議員Ted Poe (德州第二區)時就酸溜溜地說,看得出大家對聯邦政府太過誇讚(pat on the back),你覺得這樣做好嗎?

這女主持明顯想要這位議員附合她的話,這位議員沒有順著她,只說川普做得很好:反應快,對德州的撥款也快,因為知道CNN的立場,所以他下結論說:「我覺得他做得adequate,做得OK。」CNN女主持立即說「為什麼只是adequate、OK,而不是great,excellent?」

CNN訪問任何人的目的,只是要找一句川普的負面評論,可以一再重播。如果對方不說,就想盡辦法勾引對方說。像Ted Poe這樣不上勾的人,他的訪問別想會再重播。

川普是從路易斯安那州過去的Katrina颶風學到經驗,一方面反應迅速,立即對德州伸出援手;一方面親自到德州表示支持。傳媒沒有話說,於是只有從小處刁難。先是說第一夫人梅蘭妮雅穿了一雙細跟高跟鞋到德州,明顯是不知民間疾苦。(事實是,她在白宮時穿高跟鞋上飛機,下機時已經換了球鞋。只顯示出媒體的小家氣。)其次,又攻擊川普到德州時戴了一頂白色帽子,上面寫的是USA。媒體說,這帽子是川普的競選帽子之一,在川普競選網頁上有得賣,因此他「利用」機會,宣傳自家產品。甚至搬出ethic的大帽子批判他。

事實是,川普在德州Corpus Christi的機場時,幾百名市民在場高聲歡呼,那歡呼聲不斷,相信主媒非常生氣。我只在一家電視頻道中見到那群眾場面,其他的電視台只聽到歡呼聲,一個畫面也沒見到。主媒一定生氣,他們的願景是川普所到之處都是示威者,怎會想到受到群眾歡呼?

所以佛羅里達州會有一個大學教授在推特說,這一次哈維颶風對德州造成的巨大災難,是因為德州居民在大選中投票給川普,所以上天給他們的報應。雖然這句話給他帶來麻煩,但相信自由派中很多都這樣想。

(對於休斯頓市長Sylvester Turner事先沒有下令居民撤遷,傳媒繼續網開一面,一句批評也沒聽見。國民兵救出一萬被困居民,還有不知多少被淹死,這些帳都應當算在Turner身上,但因為他是民主黨籍,又是黑人族裔,因此想都別想。這件事哪裡有第一夫人的鞋子,川普的帽子重要?)

 

08/29/2017

果然不出所料,批鬥南北戰爭南方象徵的運動,終於牽連到「亂世佳人」(Gone with the Wind)這部電影。

美國田納西州曼菲斯市一間戲院The Orpheum三十多年來慣常上映亂世佳人。但在最近該戲院宣布,因為這電影「對於當地很大一部分居民沒有適當的敏感性」,因此不再上映這電影了。

據說戲院方面尋求觀眾(市民)的意見,就有人反映說,這電影內容包括奴隸主人都是英雄;而電影中的奴隸好像都很愉快,與主人相處融洽;又說戰前的南方是一個美麗快樂的地方;都是北方的軍隊破壞了這一片美好的樂土。這些都是部分觀眾不願意見到的。這些左傾自由主義者,希望看到的是:黑奴主人都是凶神惡煞,黑奴都希望逃離主人的魔掌;男方都是蓄奴的反派,不可能是有人情味的電影中的人物,更不要說都像男女主角那樣風情萬種。部分人更形容這電影是白人優越主義的產品。可見這種族主義的大帽子門檻是多麼的低。

我在很多年前就寫過美國的文化大革命,及有關電影亂世佳人Gone with the Wind的評論,當時就分析過,這電影一直沒有其應有的歷史地位,就因為過去大半個世紀的左傾政治影響。雖然到目前,亂世佳人都是有史以來最賺錢的一部電影,但在電影排名上,從來沒有拿過第一名,永遠都落後於幾部政治立場正確的電影,例如賣座非常差的Citizen Kane「大國民」,因為內容是攻擊一個保守派的傳媒大亨,永遠都排第一位。

這些左翼團體還在推動,要所有戲院都不再上映亂世佳人,相信在他們壓力下,將來電視上演這電影的機會都會減少。而事實上,這電影是以小說改編,敘述的是南北電影前真實的南方生活。在這陣左翼風潮下,這一部分的歷史有可能永遠被改寫。

 

08/28/2017

美國主媒對這一次襲擊德州的的特大風災及水災哈維,密切注意川普是否會出現差錯。但是so far so good,他們至今沒捉住痛腳。但是對於休士頓市長Sylvester Turner,事先居然沒有下令居民撤遷,媒體就完全不予追究。因為這名市長是民主黨籍,又是黑人。

這位市長今日在記者會中說,氣象預報沒有說得那麼嚴重,所以他不認為應該撤遷。事實是,這一次氣象預報在哈維未抵達前就已經預報是世紀大洪災,他怎麼能說預報不準?

這使我想起2005年侵襲路易斯安那州新奧爾良(紐奧倫斯)的颶風卡琳娜Katrina,那次颶風引起的水災,造成一千六百多人死亡。當時也是新奧爾良市長Ray Nagin事先沒有準備,撤遷不力,幾百輛公校校車停著不用,洪水來時,低窪地區居民撤遷不及,成百上千的淹死。

但是當時的主媒就集中攻擊布希總統,說聯邦政府沒有及時提供援助。事實是,當時的州政府及市政府都沒有心理準備,更沒有向聯邦提出要求。事實上,聯邦的緊急援助機構FEMA也只不過在第三天就趕到災區,參與救援。只因為州政府及市政府都是民主黨籍,媒體就放過他們,僅僅攻擊共和黨的布希總統,當地的黑人團體更說布希不關注黑人居民,使他的聲望直線下降。而因為州政府及市政府都是民主黨主政,Rya Nagin本人更是黑人,因此全被媒體放過。

之後路易斯安那州改選,民主黨的州長落選,共和黨上台。Ray Nagin就在下台後被發現因為詐欺、賄賂、及洗錢等罪名,被判刑十年。這些都不是媒體關心的。現在一提起颶風,大家就舉例布希總統,似乎只有他一個人犯錯,才造成那麼多人喪生。

所以這一次媒體密切關注川普會不會重蹈布希的覆轍,只要有些許差錯,就可以重施故技。甚至說,川普在颶風登陸之際,特赦了亞利桑那州的前任警長,表示他根本不關心颶風的災民。現在川普步步為營,只看媒體還有甚麼法寶。

(今天川普在與芬蘭總統一起舉行的記者會上十分聰明,他在記者問及特赦亞利桑那州前警長一事上,似乎有備而來,將過去克林頓及奧巴馬總統特赦一些罪犯的事件,舉了好多例子,將了那些記者一軍。至少版回一城。不過那些記者當然不會將這些例子在新聞中公開,只有看記者會實況的人才會看到。)

 

08/27/2017

近年來西方自由主義者發明了很多新名詞,這些名詞的目的是要讓保守派動輒得咎,甚至陷他們於罪。這些名詞包括:仇恨犯罪hate crime,racial profiling。後者是指警方辦案時挑選人種做目標。

自九十年代起,左派媒體就攻擊警方辦案時,只挑黑人做嫌疑犯。奇怪的是,這些媒體不問犯案的、以及受害人是甚麼族裔,卻只管警方針對黑人。以多倫多為例,黑人人口大約占百分之五,但是連著很多年,每年槍擊案的作案者,及死者,平均都有八成以上是黑人。當警方趕到現場時,聽目擊者的描述後,攔截附近的路人時,當然都是以目擊者形容的人種、高矮、做準則來查案。有甚麼理由不理對方的族裔?

但自由派的媒體就有這樣不講理,攻擊警方多數時間查問及攔截黑人。自九十年代起,媒體在描述疑犯時,將疑犯穿的衣服帽子高矮體重都描述了,就是不說疑犯的族裔,真正是本末倒置到極點。

最近被川普特赦的亞利桑那州Maricopa縣一名前警長阿派歐Joe Arpaio,他就是因為在任內查緝非法入境的移民時,被指專門針對拉丁族裔,犯了奧巴馬時期制定的racial profiling的罪,還被判罪名成立,等待判刑。對於講邏輯的人來說,這真真是欲加之罪、何患無辭。在美國南方幾個州,偷渡入境的非法移民幾乎都是墨西哥人,其他的也是中南美洲的人,他們幾乎全是拉丁族裔。所以查緝非法入境者(特別是犯了罪的非法移民)時,當然是以查西班牙族裔者的機會最大。難道為了政治正確,要同時查白人跟黑人跟亞裔人,之後再查西班牙裔?

不過媒體大大攻擊川普,說他不應當特赦阿派歐,說他濫用總統權力。但是對於奧巴馬任內特赦了一千七百多罪犯,其中多數都是毒販之類與毒品有關的犯人,還有那個洩露七萬多軍事機密的變性士兵曼寧Chelsea Manning,甚至對美國在海外軍人造成生命危險,卻沒見到媒體批評。

見到媒體在報導這新聞時,甚至不提阿派歐針對的是非法移民,只說他反移民。一些媒體就強調阿派歐曾經積極支持川普競選總統,又說他曾經支持川普的說法,懷疑奧巴馬的出生地點。原來這些才是阿派歐的真正罪名。

 

08/26/2017

美國自由派鬥爭歷史人物的風潮蔓延到加拿大,最近第一任總理John A. Macdonald麥當諾,等於是我們的國父,遭到批鬥。說在他任內,加拿大政府開辦了原住民寄宿學校,不僅虐待原住民子弟,還有清洗原住民文化的目的。

我在原住民寄宿學校真相中就解釋得很清楚,當時政府及教會開辦寄宿學校,完全是基於好心,因為原住民當時存在嚴重的家庭虐待、酗酒、亂倫等問題,政府辦這些寄宿學校,一方面幫助原住民子地學習英法文,將來好融入社會,找工作。一方面脫離家庭暴力。但是在自由派的慫恿下,今天這些好心都被說成是惡意的剝削及虐待。天理何在。

麥當諾不僅是加拿大首任總理,還是開國元勳。加拿大立國之前,只是幾百萬人口的地方,分布在廣大的東西兩岸。他幾乎是一個人努力,四處奔走,說服每一個地區的長官,說服他們加入聯盟,不是他的努力,東西兩岸的居民都更有機會加入南面的美國。後來為了迫使西岸的英屬哥倫比亞加入聯盟,還同意以天文數字的經費,修建連接東西兩岸的鐵路線。中間經過艱險的洛磯山,及幾千里的無人地區,這些都是一個具有極端魄力的人才能做到的。但是今天安大略省的極左教師工會,卻以莫須有的罪名,建議要將安省所有以他命名的小學都改名。

麥當諾被批鬥不是始於今日,事實是因為他是保守黨總理,他的歷史地位一直受到排擠。加拿大第一份全國性報紙The Globe就是自由黨極左派開辦的(今日The Globe and Mail 的前身),一直以來都製造他的負面新聞,還誇大他的飲酒習慣。至今加拿大沒有城市以他命名,沒有機場以他命名,現在連幾間小學以他命名都讓左派看不順眼。

 

08/24/2017

希拉里又出新書,這一次記載她是怎麼輸了去年的總統選舉。從已經公開的一個片段來看,她又擺出一副受欺凌的小女人的姿態,指控當時的對手川普,如何以龐大的身軀,對她施行身體恐嚇。

她自己錄音的一段話是這樣説的:

「川普站在我身後,僅在兩天前,舉世才聽聞他誇口說可以對女子毛手毛腳。現在我們同在一個小舞台上,不管我走到那裡,他都緊緊跟著。瞪著我,做鬼臉,使我極不舒服。他幾乎是在我脖子上吹氣,使我毛骨悚然。但妳能怎樣?維持冷靜,保持微笑,假裝他沒有侵犯你的空間?或是轉身,瞪住他,大聲的對他說: 走開,你這變態。我知道你喜歡恐嚇女人,但你嚇不倒我。但我選擇前者,我保持冷靜,以我一生面對危險男人的方式來應對。」

這就是一個以自己是全球女性代表的婦女先鋒的自白?突然間變成被欺凌恐嚇的弱女子博取同情?她忘了那是一場以內容爭取勝利的總統辯論?在她口中,完全變成了小學校園裡的男生與女生的肢體較勁。

最重要的是,她不僅是撒謊,還製造了一場虛假的夢中畫面。事實是,當時三場的辯論前後,川普很明確的表示過,他非常小心的不要給人「男欺女」的形像。你只要拿出當時的辯論錄影帶就可以見到,希拉里是站在舞台右邊,然後她多次走到舞台左邊,川普身邊去向左邊台下的觀眾說話。CNN提供的畫面是在希拉里的面前拍攝的,所以見到川普龐大的身軀確是站在希拉里後面,而且距離很近。但事實上,川普一直都沒有離開自己的講台,是希拉里自己走到他身邊。然後她怪責川普尾隨自己?

希拉里在競選紐約州參議員時,與當時共和黨眾議員Rick Lazio辯論時,就因為Lazio一度拿一份議案要她在上面簽字,媒體跟希拉里就高呼他是侵犯了希拉里可憐小女人的空間。所以川普才會特別小心,不敢越雷池一步。但是希拉里還是要重施故技。靠CNN提供的不實片段,川普又被抹黑一次。

 

08/23/2017

美國左派(民主黨、主媒、自由派)鬥爭內戰時期南方英雄及旗幟的運動,進入瘋狂境界。連日來,只要是與南方有關的象徵,都在摧毀破壞之列。而昨日更進一步,連一個體育電視台的主播,只因為他的名字Robert Lee,與當年南方將軍Robert E. Lee的名字幾乎一樣,就將他暫時調職,不准他在維珍尼亞州的一場足球比賽中擔任轉播工作。說擔心引來抗爭,造成衝突。

而這個Robert Lee是一個華人,長得華人面孔,他會與美國南北戰爭牽上關係嗎?

現在不僅是南方象徵遭到批鬥,連美國開國元勳華盛頓及傑佛遜總統都在批鬥之列,只因為他們當年曾經畜養過黑奴。華盛頓紀念碑,傑佛遜紀念堂,都已經被檢討是否要改名或改建,更有人建議將南達科他州著名的總統山Mount Rushmore上四位總統中的兩位,用炸藥炸破。

這像不像是文化大革命紅小兵的做法?

 

08/23/2017

川普昨晚在亞里桑納州的群眾大會,會場近兩萬座位座無虛席,事實是自中午起就有人開始排隊,而當地氣溫接近華氏一百度。但主媒(CNN之流),前幾天就大聲警告說,到時必定有人到場示威,可能會有暴力事件發生,這根本就是一邊暗示、一邊公開呼籲那些反川普的人到場示威。果然,到時確實聚集了幾百,(CNN說有數千)人在場示威。他們向那些川普的支持者挑釁,甚至公然毆打那些到場支持川普的人。這些都有錄影帶可以做證。這些示威者中不少是暴徒,警方說有人甚至向警察施放催淚彈。但是今天主媒的報導卻以「仇恨,分化」形容川普的演說。CNN的大字標題是:在做了一場仇恨分化的演說後,川普卻號召大家團結。

主媒最擅長於,用「同志」的口批鬥保守派(川普)。今天一天我都在CNN、MSNBC、NBC上見到奧巴馬時代的國家情報局長克里波James Clapper。我以前就說過,此人現今的唯一任務就是在媒體上攻擊川普。凡是主媒不好以媒體身分說的話,都借他的口說出來,萬無一失。

今天Clapper說「川普的演講簡直是可怕scary及令人擔心disturbing。」他還說:「我懷疑他是否適合做這份工作,我開始懷疑他的動機,也許他在找退路,我還對那些出席他聚會的人懷疑,甚麼樣的人會去參加呢。」

CNN主持居然問他這樣引導式的問題「你覺得他對國家安全有威脅嗎?」Clapper就這樣回答「他確實有可能,有見他的權力,例如可以發動核子戰爭,我擔心……」

這些話被NBC及CNN重複使用了一天。其實每當媒體無法公開攻擊川普時,就引用克里波這一類人的話做結論。我見到加拿大一些電視台,也都用這些話做結尾。這就是媒體的計倆。

 

08/19/2017

班農終於被迫離開白宮,左派又贏了一仗。自由派一直將Steve Bannon當圍剿對象,我以前就說過,自由派最不能容忍保守派的理論家,他們認為保守派都是wacko,是傻瓜,是盲目的跟隨者。所以他們基本上不承認有保守派理論家這名詞。一開始,他們就將班農視做大反派,所有川普的不被自由派歡迎的政策,例如旅遊禁令,在南面建圍牆,稅務改革,清理華府的貪腐,都被冠在他的身上。自由派更將他與種族主義掛勾,因此當Charlottesville的衝突事件發生後,立即將事件鬧大,並責怪川普沒有及時譴責白人種族主義者,自由派將這些「罪行」都歸咎於班農的極右立場。其實班農將被去職的消息已經傳了不知多久,這回終於成為事實。

左媒說,班農的去職是因為他曾經向傳媒洩密,又曾經批評川普及其身邊人。這些都是說詞,他們的目的是要將川普身邊的人一個個除去。特別是他們看不順眼的人,包括前任國家安全顧問弗林Michael Flynn。只要他們堅持,最終必能達到目的。

其實種族主義一直是自由派的法寶,任何時間都可以拿來用。今天一百個保守派人士在波士頓舉行「言論自由」集會,但卻出現了一兩萬的反對者出現,抗議他們的示威。至於嗎?一百人的集會很可怕嗎?需要幾萬人去反示威?由這事件可以看出,左派絕對不容許任何反對聲音,即使是一百人的聚會。同時左派有幕後的組織者,任何時間都可以組織大批群眾出現在任何地方,目的是要鎮壓任何的不同意見。這不比共產國家更可怕?

其實一項民意調查顯示,62%美國人希望保留Robert E. Lee的雕像,只有27%的人支持除去這些雕像。這表示,美國的少數人是在以惡霸的勢力,壓制那多數人的聲音。完完全全是強姦民意。

這些左派示威者以人海戰術出現,目的就是希望鬧大事件,只要出現衝突,就可以像Charlottesville一樣,成為新聞頭條,再度將右派描述成種族主義者,大加韃伐。這都因為他們有邪惡的媒體在後面撐腰,甚至是主使。

 

08/13/2017

維珍尼亞州Charlottesville的衝突事件,終於又成為主媒攻擊川普的話題。雖然川普第一時間就以最嚴厲的字眼,指責暴亂者是美國的傳統價值觀所不能容許的,但主媒就攻擊他沒有在聲明中挑出「白人種族主義者」來譴責,說他的聲明避重就輕。

就像我昨天所寫,我完全了解川普的想法,這件事被媒體牽引到今天這步田地,問題的真正癥結完全被漠視了,主媒就糾纏於川普沒有盡全力聲討。

事實是,這一次保守派的抗議的確是被極右的三K黨及David Duke騎劫了,但不表示原來的訴求有問題。主媒集中攻擊川普及三K黨,原來的有關Robert E. Lee的問題又被故意掩埋,永遠不會有真正的討論,真相也無以被揭露。

(開始度假一周,暫停更新。)

 

08/12/2017

美國主媒利用2015年六月發生在南卡羅來納州一件槍擊案,大大鼓吹消滅代表美國南方的聯盟旗幟Confederate Flag,過去幾個月,由阿拉巴馬州,田納西,喬治亞,密西西比,南卡羅來納,維珍尼亞,各地的聯盟旗幟都被取下,有的甚至本來掛在州政府,作為州代表的旗幟,也在歇斯底里的情緒下,被摘下了。

造成槍擊案的是一名21歲的失業青年Dylan Roof,他到一間黑人教堂中大開殺戒,當場射殺了九人。最初警方發現,和很多槍擊事件一樣,他曾經在facebook上提到要到當地Charleston College去進行大屠殺,也跟朋友討論過這計畫,但沒人當他是認真的。後來他發現帶槍到大學有困難,才選擇到住處附近的教堂進行屠殺。因為他住在黑人區,因此很多朋友都是黑人青年。但是事後警方在他家中發現了聯盟旗幟,也發現他支持種族隔離,因此媒體就宣揚他是白人種族主義者,之後就不斷就這主題做文章,居然搞到要讓將所有聯盟旗幟都在南方消失。

所有的槍擊案犯案者,都有不同的動機,但基本上都有一個共同點,就是腦子錯亂。他們的思維與常人不同,不能用常人的理性分析去了解。今年六月,一個民主黨的支持者,跑到華府一個棒球場,指明要將在場的共和黨員都殺死。幸好在場的共和黨眾院黨鞭有警衛在旁,只有四人受傷,阻止更多人傷亡。後來發現這兇嫌也是在私人博克上,宣揚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桑德斯的信念,難道說事後要將桑德斯的信念都批鬥一番?把桑德斯也消滅掉?

但是主媒就利用Roof的槍擊事件,不遺餘力的打擊聯盟旗幟。不僅如此,在達到目的後,又將批鬥範圍擴大到南北戰爭的南方英雄李將軍Robert E. Lee身上。李將軍是一百多年來美國南方居民的英雄人物。記得美國有多少人為兒女取名叫Lee,或是Robert都是為了紀念他。而他的銅像遍布美國南方。現在都成了批鬥對象,要一個個推倒。

每一次,聯盟旗幟被降下,每一次李將軍的塑像被推倒,都有一批不甘心的人在場抗議,但是他們的聲音那麼微弱,得不到迴響。不僅如此,他們每次有小群人聚集,必定有更多反對他們的勢力在一旁反示威。結果這一次就造成暴力衝突了。

他們左派每次大陣仗的示威抗議,從來也沒見到有保守派反示威。黑人生命珍貴、百分之九十九(佔領運動)、反川普大遊行,都可以毫無阻礙的進行。但是保守派只要有十幾二十人示威,都會遭到搗亂,阻撓。

近一個世紀來,左派的思潮佔據主流,保守派一次又一次被逼得狗急跳牆,下場就是這樣。

 

08/09/2017

北韓宣稱有能力發射核彈,直射美國本土。昨日川普總統就發表了一個簡短談話,威脅金正日不要輕舉妄動,否則會遭遇「前所未見的激烈反應fire and fury」。

沒想到這一句話就引起了美國主媒的強烈反應,他們無須串通,全部用同樣的句子攻擊川普。說他的話對時局沒有幫助,只會刺激平壤,等如是製造一場核子戰爭。NBC在新聞中請來專家說:川普說話從來不會深思熟慮,他這句話也必然是隨口而出的。

我見到川普是在一個會議中,特地讓記者進去,他對著記者說了那幾句話後就揮手讓記者離去。這樣幾句簡短的像是聲明的話,會是隨口而出的嗎?

然後主媒就去找了所有對川普不友善的人訪問:「你對總統使用的激烈字眼,感到憂慮嗎?」「你覺得川普是在恐嚇北韓嗎?他這樣還有退路嗎?」然後說「某某參議員指責川普,說了一些對時局無益的話」,還說最好的解決方法是坐下來談。甚至搬出澳洲總理,紐西蘭總理,說他們都認為「川普的話有害無益」。

因為當晚國務卿Rex Tillerson 說了幾句比較溫和的話,媒體立即判定,川普的話只代表他自己,不代表政府,因此大字標題又出現了:「川普未曾與部屬商量,就說了那些挑釁的話。」CNN今天一天打出的標題都是:「消息來源說,川普那幾句話是臨時起意improvised說的。」

事實上,你到街上去問路人,川普有沒有說錯話,相信多數人都認為,北韓的核彈已經要打進門口了,總統說幾句重話不僅是應當的,更是必要的。到了這田地了,還要跟那瘋子談嗎?但是那些白癡記者們就都認為川普的腦子沒有他們的好,都應當聽他們的。

今天下午國務院的記者會中,前面三四個記者問的問題,全都是「川普總統說的話代表國家政策嗎?還是代表他自己?還是他自己臨時起意說的話?」追問到女發言人都不知道怎麼回答。直到第五個問題才進入正題,但是這時CNN卻突然停止轉播了,因為他們忙不及的要討論川普的「失言」。完全證明了CNN這一類主媒,根本不是為了報導新聞的,完全只有一個目的,就是打倒川普。

其實到了下午,國防部長James Mattis就發表了一封聲明,措辭比川普的用字更嚴厲,他說北韓要是不收斂,不僅金正日的政權要完蛋,北韓人民都要受災難。請問主流媒體們,你們會不會去問Mattis,他的這番話是否經過大腦的?

 

08/07/2017

紐約時報又製造了一條新聞,說副總統彭斯Mike Pence有意在2020年角逐總統,甚至說他已經成立了籌款團隊。

這是最狠的一著。彭斯一直都是川普身邊最忠實的支持者,在他被川普提名做副總統人選後,不論是甚麼樣的大風大浪,他都沒有一句懷疑的話語。這使媒體氣憤得不得了。

川普身邊的人,除了他的家人,其他的人幾乎都會在風頭浪尖時,表示對川普有疑慮,但是彭斯從來都是堅定不移的態度。雖然美國主媒並不欣賞彭斯,因為他的政治立場是真正保守派,不像川普在很多問題上其實是中間派,甚至是自由派立場。因此主媒及民主黨多次開玩笑說,不要真的將川普彈劾後,換了彭斯上台,那就得不償失了。

媒體對川普身邊的人,試圖一個個擊破。只要川普行為有一絲漏洞,或是在重大問題上有一絲矛盾,他們就會找川普身邊的人去質詢,因此像眾院議長Paul Ryan,一類的人就會符合,給他們分化的機會。連國務卿Tillerson,白宮幕僚長凱利,都難免上了這圈套,至於參議院那些立場搖擺的共和黨議員,就更不用說了。這是為什麼,主媒一定要分化川普與彭斯的原因,要將最後一道牆都推倒。

當初媒體全力打倒前國家安全顧問弗林Michael Flynn就基於此。他是最早出面力挺川普的將軍,對川普也是不離不棄。最讓媒體痛恨的是,他多次隨著群眾高呼lock her up的口號,(把希拉里關起來)。結果媒體就讓他下台了,罪名也不過是曾經跟俄羅斯大使見過面,聊過天而沒有申報。

彭斯怎麼會計劃2020年角逐總統提名呢?一來川普已經明確會角逐連任。其次,即使川普被彈劾成功,他是理論上的接班人,他幹嘛要處心積慮的去取代?說穿了就是媒體又一次的精心策畫的分化行動。所以盡管彭斯如何地否認,紐約時報都堅持自己的報導正確。他們的目的就是要摧毀川普。

大家一定要看清楚,今天美國的媒體不是傳統的新聞從業員了,他們是一群堅持自己政治立場的打手。

 

08/05/2017

CNN等主媒果然對於西維吉尼亞州州長Jim Justice 轉黨的事一字不提,那一段話多精彩,還跟著群眾的大聲歡呼。但是主媒就一次都不轉播。不過CNN在網上的新聞就避不過,出了一小段,但在最後就酸溜溜地加了一句,說這不是Justice第一次轉黨,說他過去也曾經是共和黨,轉過一次黨的。

但要知道,Justice是在做生意人時加入共和黨,後來為了在這個民主黨州份競選,才轉投民主黨。那是現實。現在不論他為了甚麼原因,以州長身分在川普的群眾大會,當著上萬群眾宣布轉黨,都是大新聞,怎麼可以一筆帶過?

 

08/05/2017

經過川普對司法部長塞申斯幾個星期的喊話後,塞申斯終於宣布要對那些洩露川普政府機密的人開刀,他並且將目標明指情報單位及傳媒,說即使是傳媒違反國家機密法,都不惜向他們發出傳票。

塞申斯引用華盛頓郵報刊登川普於二月間同墨西哥及澳洲元首的通話紀錄為例,指這樣的行為危害國家利益,總統辦公室的尊嚴。過去每有川普政府機密外洩,主媒就誤導大家是白宮洩密,其實塞申斯心裡很明白,這些機密極大可能是由情報單位裡面,奧巴馬政府的殘餘分子有心外洩的,否則怎麼都直接去了媒體手中,作為攻擊川普的武器?

奧巴馬在離任前一個多月,才靜悄悄修改了保密法,簡化程序,讓政府官員更容易就機密文件解密。所以即使奧巴馬已經下台,情報單位中的殘餘高層,仍然可以繼續將機密文件解封,剛剛上台的川普團隊能知道這麼多手法嗎?

主媒對於昨天塞申斯的記者會輕描淡寫,CNN甚至沒有現場轉播。但就全力報導特別檢察官穆勒Robert Mueller擴大調查俄羅斯事件的發展,眉飛色舞地暗示,川普很快就會像尼克森一樣面對彈劾了。

如果主媒有一點良心,就會對比塞申斯和穆勒這兩個人。塞申斯只不過在兩次公開場合,與俄羅斯大使寒暄了幾句,而沒有申報,就自動退出了所有的與俄羅斯有關的調查。但是穆勒呢,他組成的調查小組16人中,有一半曾經捐款給民主黨(希拉里和奧巴馬)的競選活動,另外有一個甚至是克林頓基金會的律師。16人中,沒有一個是捐款給共和黨的。這樣的一個團隊有心會公正嗎?

事實還不只此,穆勒在被任命為特別檢察官的前一天,才和川普見過面,面試(應徵)聯邦調查局長(接任康米的職位),第二天就接受特別檢察官的任命。這表示他在面試時,已經知道自己被任命為特別檢察官了。這些都是相當明顯的衝突。但是他沒有像塞申斯一樣,自動退出,甚至是不接受這任命。

CNN在幾十天的轟炸式報導中,從來都不提這些事實。只有一次敷衍式的討論說:「他們說,穆勒團隊都是民主黨捐款人,立場有問題。」立即有人說「捐款這回事很難說代表立場,川普本人過去就捐款很多給民主黨人。」然後就不再提。這道理說得通嗎?這只證明川普過去無心從政,他才是少有的真正沒有立場的人,兩個黨都捐錢。你能拿川普做例子嗎?而穆勒的團隊是最「政治」的一群動物,他們調查的對象是川普和共和黨白宮。另外西方人最愛說「跟著錢走」,誰會將錢只捐給一方,而說自己沒立場呢?

如果傳媒有良心,單單穆勒在這一方面的表現,就應當拿出來討論,迫使他自動退出調查。

 

08/03/2017

今天可能是近來新聞最多的一天了。一早就有主媒公開了,川普總統幾個月前跟墨西哥總統及澳洲總理的電話錄音文字稿。華盛頓郵報將這些文字稿刊登給讀者欣賞。兩國元首的電話談話應當是絕對機密的,如果可以公開,以後還有哪一國元首願意跟川普通電話?除非是故意說一些言不由衷的話。

華郵這樣做,無非要讓川普難堪,因為華郵特別強調的一段談話是川普對墨西哥總統聶托說的:「對於建圍牆的事,你不能總是說你不付錢,這是政治交易,我們暫時無須說是由誰付錢,我們可以說,這事將來可以雙方再談。」這是兩國元首間的一種協商,媒體於以公開的目的就是要說川普又在玩不誠實的手段,欺騙美國國民。今天CNN等一天就由這角度出發。如果這就是媒體口中的罪大惡極,可見川普真的沒有說錯話。

這是揭露美國媒體無所不用其極的要讓川普難堪。一來公開元首私人電話是不道德也不合法的,但是沒有一間媒體出面批評,或是要求調查,反而都沾沾自喜的加入一把。

其次,今日下午華爾街日報傳出消息,特別檢察官穆勒Robert Mueller辦公室已經成立大陪審團,這表示調查川普集團與俄羅斯「串通」干預大選的調查,已經正式進入程序,而且會快馬加鞭進行。華爾街日報並說,穆勒的調查將由川普團隊過去的財政交易上著手。這表示,調查範圍不再限於俄羅斯干預大選的事,而擴大到川普過去所有的財政往來。

這事問題很多,首先,特別檢察官辦公室的消息怎麼會傳出?據說如果有人蓄意洩露消息,是非法行為,是刑事罪。不過因為主媒反應熱烈,也不會有人在乎誰洩露,只要能將事件鬧大就是好的。

其次,很明顯的穆勒團隊找不到川普與俄羅斯勾結的證據,因此要擴大由他過去金錢交易上去找證據。這是正確的作法嗎?這完全應驗了川普所說的witch hunt,政治打壓。是先證明有罪再去蒐集證據。

川普前幾天說過,他的底線是:如果穆勒調查他的財政紀錄,他就會考慮開除穆勒。今天CNN等很高興的說,看川普是否會開除穆勒。因為主媒醞釀,只要川普開除穆勒,國會就會展開彈劾川普的程序。事實是,國會參眾兩院上周才開始討論,保護穆勒的調查工作,阻止川普開除穆勒。這議案獲得民主共和兩黨多數議員支持,都因為在目前政治氣候下,沒有共和黨敢站出來反對這議案。

到了晚上,川普在西維吉尼亞州舉行群眾大會,我從來沒聽過這樣熱情,這樣好的演說,比大選時有過之而無不及。上萬群眾也以同樣的激情的支持他,幾乎每一句話都引來歡呼聲。他除了陳述自己的政剛,還攻擊媒體,攻擊民主黨,而每一句話都得到贊同支持。他說,整個俄羅斯事件都是因為對方不肯承認選舉失敗,製造出來要改變選舉結果的作法。他說,為什麼不去調查希拉里將美國五分之一鈾礦出售給俄羅斯的事?他問,西維吉尼亞有俄羅斯人嗎?今天台下有俄羅斯人嗎?

相信台下的媒體,看電視轉播的民主黨都會又氣又妒。最令人意外的是,當時也在場的西維吉尼亞州長Jim Justice,當場宣布自己將由民主黨轉為共和黨。一夜之間,共和黨又多操控了一個州,使美國有三分之二的州份操控在共和黨手中。你可以預期,在主媒來說,這又是一條不需要也不會報導的新聞。

看川普集會上的群眾的熱情,再回頭看CNN等主媒對川普的仇恨,感覺到在美國一場無形的內戰已經在展開了。

 

08/02/2017

川普宣布了新的移民改革法案議案,基本上由過去優先接收美國居民的親屬,改為優先接收有工作能力,懂英文的申請人。

這和目前加拿大,澳洲使用的方式接近,而且也是common sense。接收移民當然應當以能夠在美國工作的人優先,否則就收了一大群無工作能力,到時候只會領取福利,或是只能做低勞力工作的移民,對美國有甚麼好處?

但是主媒立即跳起來指責,這是種族歧視。CNN的記者更在白宮記者會中,跟白宮的政策顧問Stephen Miller公開辯論。人家台上說一句,他在台下說三句。嘮叨不休的說:只收會說英語的申請人,不適只有英國及澳洲的人才能申請?Miller頂得很好,他說那你就是看低了其他國家會說英語的居民。今天哪一個國家沒有很大比例的人說英文?

CNN那般人之後更集體攻擊這項新的議案,說川普不過是要討好他的基本支持者,(這有甚麼錯?),說川普除了打擊非法移民,現在連合法移民都要打擊。又說川普是在釋放「暗語」,要開始實施只收白人的移民政策。

XXX

今天一早起,CNN就在破口大罵,說川普又在撒謊。因為川普說,繼上周他在童子軍大會中演說後,童子軍總會主席打電話給他,說他講得很好。他又說,墨西哥總統也曾與他通話,說支持他的移民政策。

主媒對川普的每一句話都要證實,他們打電話給童子軍總會主席求證,他說沒打過電話給川普。又去墨西哥總統府查詢,也說沒有和川普通過電話。結果主媒左一句右一句的說「川普不要臉,改不了撒謊的習慣」。

結果在白宮記者會,NBC記者首先發難以此質詢白宮發言人珊德斯Sarah Sanders,她說得很好:童子軍有很多領袖,他們中有人致電川普,這又甚麼大不了的事。至於墨西哥總統,他們是在G20會議中的談話,沒有人說是講電話。是記者自己多事以為他們是通了電話。

本來一句閒話,但是幾大媒體居然會合作製造了川普撒謊的大新聞。

到了下午,這遊戲玩不下去了,CNN轉了大標題:股市雖然空前的高,但是川普的民望空前的低:六成一不贊同川普作法;六成二說川普不代表自己;五成四說川普令自己難堪。

這樣的媒體才讓我們做媒體的人難堪。

 

08/01/2017

美國奧勒岡州波特蘭市一名墨西哥非法移民,在一再犯罪被下令遣返19次之後,五度再偷渡進入美國,這一次性侵一名65歲婦人之後,還將她嚴重毆傷。之後偷了她的錢以及汽車逃走,然後在停車場再毆打一名女子。

這個31歲的男子馬丁尼茲Sergio Jose Martinez為甚麼重複偷渡這麼多次?都因為他知道波特蘭是一個庇護城市,不論你身分是否合法,不論你是否犯了法,這些城市都會保護你不受警察干擾。

美國有幾百個這樣的庇護城市,加州民主黨政府甚至在討論將整個州都變成庇護州。作為庇護城市,這裡的警察不能跟聯邦移民部合作,將非法移民的名單交出,更不能將非法移民的犯罪紀錄交給聯邦移民部,總之是跟聯邦移民部做對就是了。他們甚至不允許用「非法」這字眼,只能叫他們無證居民。

這事的極端不合理處是,主媒完全不報導這新聞,只有福斯新聞(及當地媒體)報導了。這是為什麼主媒一心一意要消滅福斯新聞,這樣他們就可以包攬所有新聞內容了。

 

08/01/2017

華盛頓郵報又追蹤到一條洩露新聞,說川普兒子去見俄羅斯記者事件曝光後,發表的聲明是川普本人指導他寫的,言下之意是總統本人參與欺騙。在這班自由派而言,如果是由律師指導書寫,就完全正常,但由父親指導就是欺騙。(誰不知道律師這職業就是最大的騙子?)

所以今天白宮記者會上,發言人莎拉Sarah Huckabee Sanders說得好:任何一個父親在這情況下都會跟兒子商量,有何奇怪?她又說,你們天天追這俄羅斯干預去年大選的事,閉門造車,但是放著希拉里勾結俄羅斯的事,為什麼不提呢?她捉住機會一口氣的說(以免被記者打斷):希拉里做國務卿時,將美國五分之一的鈾礦出賣給俄羅斯,然後,俄羅斯國營企業捐款一億四千五百萬元給克林頓基金會,又私下請克林頓到俄羅斯去演講,一次給五十萬美元的報酬,這些為什麼都不追蹤?

但記者們還是一些反應也沒有。CNN的幾個評論員事後說:「我不意外他們又拿出克林頓的事來講,克林頓現在又不是總統,現在被調查的是川普。」言下之意:因為川普被調查,所以我們討論的是川普。哪你們為什麼不調查克林頓及希拉里呢?

主媒不僅攻擊川普的白宮,還將目標放在福斯新聞網Fox News身上,說福斯的一條新聞是白宮幕後串通製造的。這新聞說一名民主黨的義工Seth Rich去年七月在華盛頓街頭被人槍殺,警方調查後說是劫匪打劫時將他殺害。但是事實是,他身上的手機及現金都還在,因此有陰謀論說,Rich牽涉到洩露民主黨的電郵資料給維基解密,事發後被槍殺。但一來民主黨否認,二來他的家人也不願意將事件鬧大,堅決相信警方調查結果,因此就指責右派媒體製造假新聞。這事除了幾個保守派媒体願意報導,主媒堅決打壓。最近更因此集體圍剿福斯新聞,迫使福斯道歉。

想想看,如果是川普手下的義工被人無緣無故地當街打死,主媒會怎麼樣的大作文章。

 

07/31/2017

Anthony Scaramucci在揚言要開除白宮多名高層後,終於自己被炒魷魚了。前後僅十一日。

主媒又以chaos形容川普的白宮,還說川普「喜歡」enjoy chaos。真的是顛倒是非莫過於此。

我觀察北美政治這麼多年,只要保守派政黨一上台,就每天都有對政府不利的新聞被洩露,原因很簡單,媒體整天都會想盡方法挖掘這些新聞。一是追住政府中人,套他們說話,即使是芝麻綠豆的事,都可以炒得天那麼大。其次是,華盛頓傳統上是民主黨陣營,(歷史上華盛頓特區那兩票沒有一次投票給共和黨就是一個證明),因此政府中願意破壞共和黨的所謂官員不在少數,媒體和他們一唱一和,一個願意提供資料,一個願意接收,合作無間。第三,在民主黨當政時,沒有內幕新聞嗎?但是媒體不會要。你想跟媒體說奧巴馬做了甚麼糗事,他們不會理睬你。就像奧巴馬抽菸的鏡頭,你就別想在新聞中見到。其他更不好看的糗事就更別說了。

就像Scaramucci跟紐約客記者的電話談話,在政治圈子裡經常發生,這一類談話非常坦白,也經常帶髒話的,一般都屬於off the record。即使主人不聲明是off the record,記者都會問一聲「我可以公開嗎?」但是美國的主媒等你上勾都等不及,那裏會幫你包裝隱瞞?這就是為什麼川普的白宮會給人混亂的印象,傳媒應當心裡有數。

 

07/29/2017

白宮傳訊主任Anthony Scaramucci用激將法,終於讓白宮幕僚長普里布斯Reince Priebus自動辭職了。不過這個普里布斯真有風度,他在當晚於Fox News的訪問中說,他完全了解川普為什麼要這樣做,他也願意繼續為川普的理念效力。並希望新的白宮幕僚長凱利 John Kelly 可以重整白宮人事。

另一個被川普喊話多日的司法部長塞申斯,也一直表現極好的君子風度。他在薩爾瓦多處理非法移民幫派問題時,對福斯的記者說,川普的喊話讓他感到傷害,但他了解川普的想法。言下之意也是非常理解。

川普有普里布斯和塞申斯這樣的忠臣,真是讓人感嘆。他們就像古時候的忠臣一樣,為國君效忠致死。也是川普運氣好,如果他們都好像前聯調局FBI局長康米James Comey,被炒魷魚後公開向川普宣戰,川普就一身蟻了。只能解釋,康米是奧巴馬任命的,而後面兩位是川普自己任命的,他們願意為同一理念獻身。

不管怎樣,炒人有更好的方法,不應當在全世界面前讓對方難堪。

塞申斯繼續奔波於各地,在非法移民及幫派青年問題上建樹良多。有人認為,川普將國土安全局長凱利挪了去做白宮幕僚長,現在不如任命塞申斯做國土安全局長,他就可以再任命一名適當的司法部長了。如果人間還有如意算盤的話。

 

07/27/2017

川普的白宮真的是失序了,他請了一個圈外人Anthony Scaramucci做傳訊部主任,他可越過白宮幕僚長Reince Priebus,直接向川普報告。但這位老兄以為自己已經是白宮幕僚長,今天放話不僅Priebus就是洩露他的財務消息給CNN的人(當時CNN已正式向Scaramucci道歉了),還說要同時炒川普另一位顧問Steve Bannon的魷魚。不知道川普究竟給了他甚麼權力,讓他這樣囂張。

Reince Priebus普里布斯出身於RNC共和黨全國委員會,與國會參眾議員都有深厚關係,當初他支持川普,聲勢上幫了川普很大忙。川普剛當選時,他頻頻出現電視台為川普辯護解畫,非常忠心。但過去幾個月來,共和黨的健保議案在國會眾院及參院都遭遇阻滯,對此白宮很多人對他的能力質疑。不過最要解決的事,白宮為什麼那麼多新聞外洩?相信這才是川普急於要Scaramucci出面解決的事。但是Scaramucci一上台就對同僚開砲,絕對幫不了川普的忙,還是親痛仇快的事。

而川普自己在推特上對司法部長塞申斯一再喊話,也有「家醜外揚」的味道。幸好塞申斯非常有風度,沒有反擊,同時默默地在做事。過去幾個月,他嚴打邊界的偷渡者,與邊界巡邏人員建立良好關係,使到偷渡者減少七八成。他又打擊庇護城市,同時對非法移民青年組成的MS-13大加韃伐,昨天又逮捕了幾十個幫派成員,並且當眾示警。(可是主媒全都不理睬。)

主媒製造一條假新聞,說川普不開除塞申斯,是要等八月國會休會時再除去他,這樣就可以不經參院的批准,自己任命新的司法部長。主媒的假新聞很多,還說川普準備赦免pardon自己及親信。主媒這樣做一石兩鳥,一方面阻止了川普有這想法,一方面暗示大家,川普是有罪。雖然白宮一再說:至今沒有證據證明川普團隊通俄,幹嘛需要赦免自己?主媒還說,川普準備開除獨立檢察官穆勒,這樣做就準備下台吧。這也是先發制人:不管穆勒做了甚麼錯事,你都不能開除他,否則你就是步上尼克森的後路。

在主媒幫忙下,民主黨一步步設下陷阱,讓塞申斯折翼,讓副司法部長Rod Rosenstein (民主黨背景)當家,再任命一個反川普的獨立檢察官。他們用法律將川普手腳捆綁,他只要一反抗,就觸犯法律。

就像當年水門案一樣,他們沒有辦法將川普入罪,就每天搬一個大石擋在他面前,看這條路你怎麼走。

 

07/26/2017

本週川普參加了兩次龐大的群眾大會,明顯見到十分成功,都是幾萬人的場合,群眾對他一心一意。

首先是星期一,川普參加了美國童子軍露營大會,幾萬童子軍主動高喊We love Trump,We love Trump,不絕如耳,我都感到意外。果然第二天,主媒一句也沒報導。但是第三天他們反擊了,幾萬童子軍裡面,難免沒有民主黨的家長,(很難說不是媒體主動去發掘這些民主黨家長),他們向媒體抱怨,說童子軍是非政治團體,沒理由讓川普利用來宣揚自己的政綱,宣揚自己。結果逼得童子軍總部要發出道歉。不過讓人開心的是,幾萬童子軍可以發自內心的高呼支持川普的口號。幾間媒體酸溜溜地說,就像當年希特勒向德國幼年軍演說一樣。其實當晚川普沒有提到自己的政綱,特別是移民一類的政綱,他只是提及去年的大選,及讓美國再度美好。

星期三晚上川普再到俄亥俄州的Youngstown,又是幾萬人的熱烈歡呼不停,明確是向媒體示威,所以主媒很不是滋味。川普目前剩下的就是這些群眾,以及他自己的推特。他走每一步路都比其他總統辛苦。回想過去八年,奧巴馬真的是躺著做的總統。

 

07/25/2017

美國參院終於通過了就「取代奧巴馬健保」議案進行討論的程序。但通過的十分險,50 對50,要靠副總統彭思那一票過關。但都算十分困難。最後兩三位共和黨議員願意歸隊,而上周才證實得了腦癌的參議員麥凱恩John McCain也專程趕來投下支持的一票,這位一直跟川普做對的參議員,在健保案上卻與總統同一陣線。

雖然面對這樣一個好消息,川普政府卻是面對暗潮洶湧。盡管他對司法部長塞申斯喊話多日,塞申斯仍然無意辭職。而主媒和民主黨就等著川普跳進他自己設的圈套中。

雖然憲法上說得明白,川普絕對有權利開除自己任命的司法部長。但是如果他真的這樣做,卻被當作是政治自殺。他在幾次訪問中都說:「早知道他會自動取消自己的調查權,我就不任命他了。」也許民主黨可以這樣做,但共和黨就不可以。因為對方很可以說「司法部長是為了執法的,他唯一要遵守的是法律,而不是效忠總統或任何人的」。

今天塞申斯就有這王牌。他不肯自動辭職,等著川普開除他。也有很多人支持塞申斯,說他是第一個,也是唯一的一個最早跳出來支持川普競選總統提名的參議員,他對川普的忠心沒有話說。但對於川普來說,他太君子了,只因為被發現曾經兩度在公眾場合跟俄羅斯大使說過話,就自己免除調查整件事的責任。搞到要任命一個敵對的獨立檢察官,現在是權力無限,經費無限,時間無限。圈內人說「一個獨立檢察官,如果他願意,甚至可以傳訊一個三明治。」這就是川普面對的困難。雖然名義上總統也可以開除獨立檢察官,但是他敢嗎?今天各媒體已經多次提起尼克森的「星期六大屠殺」了,就在等他跳進這個陷阱。

說到民主黨的司法部長,以奧巴馬的司法部長Loretta Lynch為例,她可以在調查希拉里期間,私自在鳳凰城的機場,與克林頓前總統會晤半個多小時。她也可以私下逼使聯邦調查局長康米,不可以將整件事說成是「調查」,而只能說是「事件」(matter)。想想塞申斯敢這樣做嗎?會這樣做嗎?

民主黨在參院的司法委員會副主席Diane Feinstein曾經說,Lynch這樣做應該進一步調查。共和黨為她叫好,但是主媒及民主黨都沒反應,因此不了了之。

我覺得一個CNN頂得過整個眾議院的共和黨集合力量。舉例說,眾院情報委員會主席,共和黨的Devin Nunes,你見過他出現新聞嗎?就因為他曾經證實,川普團隊確實被奧巴馬的人竊聽過,CNN等主媒將他批判得幾乎要辭職。還說他私自到白宮通風報信,罪大惡極。但是同一個委員會的民主黨頭子,(也就是副主席) Adam Schiff卻風光無比。他每天定時出現在CNN,為川普的每一件「失足」事件分析,然後被CNN播放無數次。我已經好幾個月沒有見到Nunes在媒體露面了,雖然共和黨在委員會是多數,名義上他還是主席,但他連喪家犬都不如。

這是為什麼,共和黨擁有了參眾兩院,仍然沒有發聲筒。

 

07/24/2017

美國民主黨終於在今天公布了他們的政綱,準備迎接明年的國會及州政府的中期選舉。民主黨都算慎重其事的,由參議院領袖休默Chuck Schumer和眾院民主黨領袖佩洛西Nancy Pelosy一起宣布。奇怪的是主媒視若無睹,CNN幾乎只用了1%的時間報導。

為什麼呢?不算大事嗎?只是主媒覺得沒有俄羅斯事件震撼性?

主媒不報導是覺得沒面子。因為民主黨輸了去年的大選,到現在都不承認是因為自己沒有一套值得選民支持的政綱,現在要急起直追,擬定一套可以吸引選民的政策。一個主媒不願報導的民調指出,52%的選民認為今天的民主黨只是一心一意攻擊特朗普的政黨,只有37%選民認為民主黨代表選民利益。為此民主黨被逼依著選民心理擬定一份政綱。

由休默提出的政綱可以看出,民主黨決定再向左轉一步,這包括將最低工資提高到每小時15元,推出全面托兒服務,降低處方藥物價格,在全國增加一百萬工作機會,以及提出高達一萬億美元的基建項目。其實後面兩項是偷襲川普上次大選時的政綱,而前面幾項就是上次大選,民主黨左傾候選人桑德斯Bernie Sanders的政綱。證明民主黨還是沒有基本治國理念,只會東抄西抄,欺騙選票。

 

07/22/2017

華盛頓那一班當權派果然一步步要將川普追殺至下台為止。

首先傳出,獨立檢察官穆勒Robert Mueller已下令,要白宮交出川普過去所有與俄羅斯交往的銀錢紀錄。這是非常奇怪的調查方式。你要調查的是川普團隊在去年大選時,是否與俄羅斯勾結,打擊希拉里的當選機會。現在捕風捉影之後,沒有一絲證據,卻要擴大調查範圍,將川普過去十幾二十年的生意紀錄都交出來查?這不是「先定罪再找證據」是甚麼?

川普未競選前做過幾百種生意,包括2013年在俄羅斯舉辦的世界小姐選美大會。你查那些紀錄做甚麼?那時川普還沒決定要競選呢。任何有大腦的人都知道這是政治打壓witch hunt。但是在左傾的傳媒及存心不良的民主黨合作下,穆勒的做法完全合理。

不僅如此,傳媒及民主黨多次先發制人,他們製造假新聞說,川普考慮「炒穆勒的魷魚」,然後說,這就形成了與水門案一樣的事故。因為當年尼克森總統就是在獨立檢察官Archibald Cox對他調查期間,將Cox開除,之後導致司法部長以及副司法部長同時辭職,事後這是被媒體炒作是Saturday Massacre (星期六大屠殺)。今天媒體很清楚在警告川普,你不能開除穆勒,否則你的下場跟尼克森一樣。雖然憲法上,總統有完全的權力開除獨立檢察官。何況,穆勒在很多事物上,有利益衝突之嫌,他根本應該自動下台,但媒體拒絕做任何報導,使他可以高姿態的做任何形式的調查。

(穆勒的利益衝突,包括他與前聯調局長康米James Comey的密切私人關係,而導致穆勒任命的,就是因為川普將康米開除,被攻擊是妨礙司法。此外穆勒的調查團隊,半數以上是民主黨人,多次捐款給希拉里及奧巴馬,其中一人甚至是希拉里過去的律師。這樣的團隊絕對值得批判甚至解散。)

今天再有消息傳出,司法部長塞申斯Jeff Sessions去年與俄羅斯大使的兩次談話中,內容包括了有關大選的事。這與塞申斯自己的說法不同。他是在去年四月及六月,兩次公眾場合跟俄羅斯大使見過面,談了幾句。最初他向媒體說,沒有和俄羅斯官員談過話,後來被「洩露的」情報資料爆料,說他前後兩次與俄羅斯大使見面,談過話。後來他說,兩次都是公眾場合,每次都見了幾十個人,完全不認為那是值得報告的事。後來在國會,他為此接受質詢時,他又說,兩次談的都是與參議院有關的事,(當時他還是參議員),沒有談到選舉,或是對俄羅斯制裁的政策。但今天根據華盛頓郵報獲得的「外洩的」情報資料,這位俄羅斯大使對上級說,他與塞申斯的談話內容,確是涉及到美國的大選。

這事有好幾部分是可疑的。首先,塞申斯在公眾場合與俄羅斯大使寒暄交談,甚麼時候變成有罪的行為?他說兩次場合都見過好幾位大使(一次是四月,當時川普還未獲得共和黨總統參選人資格,他發表了一次外交政策演講,塞申斯也在場。因為是有關外交政策的講話,有好多外國使節在場。另一次是七月的共和黨全國代表大會上,也是聚集了上萬人的場合,絕對不是他單獨與俄羅斯大使見面的場合。)他說當時談過話就忘了,但情報單位卻能夠將這些談話內容洩露給傳媒知道,於以公開。這就證明了川普較早時說的沒錯,情報單位監聽他及他身邊人的行為及談話,之後並且將相關美國人的身分解封,及將內容公開。在美國情報單位,這樣做是完全違法的。而因為只有十幾個情報單位主管可以要求將這些人的身分解封,目前已有幾位奧巴馬時期官員被國會傳訊,包括奧巴馬的國家安全顧問蘇珊賴斯Susan Rice,但媒體是一個字都沒有報導。

這一次情報單位又將俄羅斯大使在國內的報告內容,洩露給媒體公開,這本身已經是違法行為,何況塞申斯已經否認。你相信塞申斯,還是俄羅斯大使?何況連華盛頓郵報都承認,俄羅斯的官員經常故意說假話,混淆美國視聽,因為他們知道美國在監聽,而且他們更想知道那些時候被監聽,這就是試探美國情報的最佳時機了,因為一定會洩露給媒體公開的。

塞申斯是一個老實人,或者說,他依足了法律。他因為與俄羅斯大使見過兩次面,談過話,被國會傳訊,因此他一早就recuse自己,在調查俄羅斯與川普團隊一事上,絕不參與。但這就中了康米的計,因為司法部長(也就是美國的檢查部長)本人不參與調查,司法部就有理由任命一個獨立檢察官來調查。康米在國會作證時說得很清楚,他要司法部長自動解除職務,以便由獨立檢察官來調查,而當時他心目中的人選就是(他自己的好友)穆勒。

如果塞申斯只是因為自己在公眾場合見過俄羅斯大使,寒暄了幾句,就自動解除俄羅斯干預大選的調查,穆勒如果是君子,他有一百個理由自動請纓。何況我們最近知道,他在接受獨立檢察官任命前一天,才去見了川普,為接任康米的職務面試。這些都使穆勒不合資格再調查川普。

現在大家都看得清楚,獨立檢察官有無限的經費,無限的時間,無限的調查範圍。他可以調閱過去幾十年川普及其家人的報稅及交易往來紀錄,任何一個平常人,都不能擔保自己在錢銀上面完全乾淨,何況是做過幾百宗生意的川普及其家人?

這幾天川普公開表示對塞申斯的做法不滿,他在紐約時報的訪問中說,如果當初知道塞申斯會因為一些未能證實的小事就自動解除調查任務,他就不會任命他做司法部長了。很多人將這解釋做:川普將炒塞申斯的魷魚,或是暗示他自己辭職。

這是有可能的,塞申斯已經將自己廢了武功,而川普處於被彈劾的重要關鍵,他這個關鍵人物等於是廢人一個,要他做甚麼?記得當年,甘迺迪當選總統後,他父親堅持要自己另一個兒子羅伯甘迺迪做司法部長,為的就是甘家太多黑暗面,他擔心以後甘迺迪萬一面臨調查,身邊最重要的人物是自己的兄弟,絕對信得過。(當時僅僅35歲的羅伯甘迺迪一天律師也沒當過,也沒有任何公職經驗,居然被任命司法部長,可見當時的傳媒對甘迺迪家族的偏袒,你聽見有媒體表示異議嗎?)

今天還有一件洩露的新聞傳出,去年大選時,做過川普競選經理兩個月的Paul Manafort,也因為過去在買賣物業上面,有可能的洗錢行為,現在被穆勒的團隊威逼,要他做檢察官的證人,也就是背叛川普,供出川普團隊的任何資料,據說Manafort已經拒絕。不過就可以證明,穆勒團隊現在是用甚麼樣的手法在整肅川普。

 

07/19/2017

主媒今天又有新發現,說川普在德國的G20會議中,在晚宴中與普京又會談了一個小時。說川普沒有必要隱瞞大家。

事實是,當晚幾十國元首及夫人參加的晚宴,場合公開。川普被安排與日本首相夫人一起坐,因此他只帶了一名「英日文的翻譯」,(因為一個元首只能帶一個翻譯。)但川普夫人就被安排與普京坐,因此晚宴中,川普就在與妻子談話時,也同普京聊了一陣,據說不過15分鐘。而普京就因為與梅蘭妮雅坐在一起,因此他帶了一名「英俄文的翻譯」,所以兩人的談話是由那一名翻譯代為翻譯。於是主媒又說話了,沒有美國翻譯在現場,誰知他們說了什麼。

CNN請的一位頗有地位的評論員,很嚴肅的說:這個白宮一再隱瞞,使到每天都有新的消息,他們什麼時候才學會?

是誰在隱瞞?公開晚宴上的談話,也當做大陰謀?

現在大家應該看清了,川普或他的團隊,隨便跟一個俄羅斯人打個招呼,都是通敵行為。如果以這標準,奧巴馬及希拉里都該坐牢了。

2010年,希拉里當國務卿時,批准美國的一間鈾礦公司Uranium One將兩成股權出售給俄羅斯。之後這間俄羅斯公司的九個合夥人,一共捐了一億四千五百萬元給克林頓基金會。而克林頓更因此被安排到俄羅斯演講,一次獲得50萬元演講費。負責牽線的是克林頓總統的幕僚長,及後來希拉里競選總統時的競選經理John Podesta與他兄弟成立的一間公司。他們都收到極為豐厚的傭金。

2012年三月,奧巴馬在漢城出席會議時,私下對當時的俄羅斯總統梅德韋傑夫說:「這是我最後一次競選,你去告訴普京,(當時他是總理),等我一當選連任,我(做事)會有更大彈性。」梅德韋傑夫就說「我懂得」。(這次非常私下的談話,因為麥克風沒關,被錄下了。任何人都可以在網上看到。)

2012年十月,奧巴馬競選連任時,與共和黨總統候選人羅姆尼辯論時,羅姆尼說到俄羅斯是美國頭號敵人時,奧巴馬嘲笑他,說這不是八十年代,「你又回到冷戰時期嗎?」

去年十月28日,奧巴馬在一次記者會中說,川普抱怨選舉有人干預的話,都是whining無理取鬧,說他的指控完全不是依據事實。這樣講話只會損害美國的民主制度,及人民對美國民主的信任。是危險的作為。

原來奧巴馬於去年八月就收到情報單位報告,說俄羅斯要入侵民主黨電腦,但是奧巴馬無行動,因為他以為希拉里必贏。但是川普贏了,因此民主黨及傳媒立即泡製了川普通俄的天大陰謀論。

 

07/18/2017

一個中國交換學生章莹颖,到達伊利諾州不到一個月,就因為上了一個陌生人的汽車,慘遭殺害。那個陌生人還是同一間大學的研究生,(不過已經休學),雖然目前還沒找到屍體,但是聯邦調查局相信她已經遇害。

她只是因為要到房東那裏交房租,因為時間趕不及,大約這白人學生就上來搭訕,要送她一程,結果送上了黃泉路。聯邦調查局是從閉路電視中見到這一段,因此逮捕了疑犯。

今天在西方,這一類事件己乎天天發生。已經上不了新聞版面。這都因為今天的西方文化,縱容各種變態的人存在。你見到有新聞報導,講這兇手的背景,他為什麼會這樣,有媒體責備他的嗎?沒有。有人上街示威,為章莹颖抱不平?沒有。有人示威說章莹颖的生命重要?沒有。

上星期在美國賓夕凡尼亞州,分別有四名二十歲左右的青年在三數天內先後失蹤,後來警方捉到兩名疑兇。這疑犯蠢到出售失蹤者之一的汽車,因此被捕。後來警方在他所有的一個農莊後院挖出一個十二尺深的新墳,挖出四名青年屍體。而兩名疑兇也只有二十歲左右。

他們為什麼要將陌生的四人都殺死?只是為了賣他們的舊汽車?

不要以為這些都是不尋常的事,這些事太尋常了。我做新聞的,每天過濾的新聞中,這一類的事沒有一天不在發生。但主媒早已經不刊登了,所以大家就以為天下太平。

過去我介紹了很多「真實命案」,目的就是要讓更多人知道,今天世界上變態的人很多。我知道很多人不願意看這一類文章,認為血腥殘忍,但是如果章莹颖知道美國有這樣多變態的人,她可能保住一條命。

 

07/17/2017

美國的主媒生活在華盛頓的一個金魚缸內,每天就那麼一小撮人自己說話,因此可以沾沾自喜,不知道廣大的美國究竟發生什麼事。

今天他們樂不可支的報導最新民調結果,說川普的支持率已經跌到三成六,是七十年來總統的最低支持率。CNN網頁更大字標題:七成美國人說川普不具總統資格,(沒有總統相)。去年大選他們就是用這方式做民調,以為希拉里有九成機會當選。到現在他們還沒有學到教訓,還在玩同樣把戲。

整個周末,美國各大城市都有反川普示威,他們首次用了「打倒川普彭斯政權」這字眼(Trump Pence Regime)。沒有一個媒體訪問這些人,是誰在幕後支持他們?他們怎麼會統一的都用同樣的宣傳口號?其實大家心中有數,這些抗議活動都與希拉里目前推動的Resistance運動有直接關係,而幕後金主就是國際無政府主義者財閥索羅斯George Soros。但媒體幫他們掩飾。

為了趕川普下台,俄羅斯事件必須繼續搞。今日又有一個新的主題:迫使川普政府取消女婿庫什納Jared Kushner的保安身分。一方面傳媒訪問民主黨,一方面民主黨一個個出來講話,雙方配合無間,都說庫什納參加過與俄羅斯一個律師的會晤,他已經失去繼續在白宮工作的資格。

項莊舞劍,志在沛公,凡是有助於推翻這個民選政府的任何小動作,都不可以放過。

 

07/17/2017

西方媒體喜歡指罵川普,說他粗魯,沒有文化,不具做總統資格。但是同一班媒體人在批評川普時用的字眼,是川普都不會用的那樣低級,卑下。

以前舉過MSNBC的早晨節目主持人Morning Joe,他多次咬牙切齒的說,川普是「流氓,是惡棍,是黑社會人渣」。

下面是號稱加拿大銷路最大報紙多倫多星報的一個專欄作家Heather Mallick今日的專欄,標題是「一個自我憎恨的人,將情緒過度到全國」,內容有:「川普出了名的對自己的體重及年齡不滿意(自卑),因此有機會就侮辱女人。所有的仇恨行為,都是自我憎恨的反射。」她還用了一些法文來表彰自己的學問,說「他在法國的表現讓人羞愧:他明顯忽略妻子梅蘭妮雅,他對(法國總統)馬克隆的妻子不敬,有機會就貶低馬克隆,又隨處飛吻,讓人感到好像濕吻的不舒服。」

其實川普這次訪問法國真的很成功。媒體製造他在歐洲不受歡迎的印象,但是法國總統卻在當選後不久,就邀請川普到法國官式訪問,並且參與法國國慶慶典,包括閱兵。所到之處都有群眾歡呼,並沒有出現媒體預料的示威行動。但是這個自以為代表輿論的所謂專欄作家,就用這樣惡毒的字眼做人身攻擊,最後還這樣結論:「你看看這個可笑的人物,他統治的可笑國家,他們已成為國際笑話,還不要說加添讓人恐懼的元素。」

這份報紙宣稱是銷路最大,其實根本是到處免費派報紙。今天你到超市,到車站,到醫院,甚至快餐店,到處都是一大疊免費報紙。該報就用這方法對廣告客戶報告灌水的銷路。其實很多年前開始,一些左傾報紙就跟左傾的教師工會串通好,在學校中大批「賣報紙」,而且要學生依據該報的文章寫報告,一方面達到賣報的目的,一方面為學生洗腦。有幾個家長知道這些內幕?

 

07/13/2017

記得上個月中,一個槍手在華府附近的棒球場,對住一群正在練球的共和黨人射了五十多槍,結果導致共和黨眾議院黨鞭Steve Scalise重傷。

槍手在射擊前,先問清楚了「你們是共和黨還是民主黨」之後,才開槍的。後來警方在他個人的網頁上搜出好多攻擊川普總統的文宣,說要殺死最多川普同黨。他並在網上發起彈劾川普的請願。幸好Scalise因為是黨鞭,身邊有兩個警衛,所以可以立即反擊,結果只有四人受傷,而且將槍手打死。Scalise傷勢最重,兩度進入ICU,昨天才又轉入加護病房,暫時脫離險境。警方說,若不是有警衛在廠,死亡人數至少五十人。

但是你幾時見到主媒報導Scalise的傷勢?我在wikipedia的網頁,見到在報導這槍案時,居然只提到「這槍擊案引起各界再度提出管制槍枝的呼聲」,這是一宗與槍管有關的槍擊案嗎?

相比2011年亞里桑納州的一宗槍案,當時當地選出的民主黨國會眾議員Gabrielle Goffords在一個商場舉行與選民見面會,一名有精神病的男子,持槍闖到人群中亂射,結果六人死亡,十多人受傷,包括Giffords本人。後來警方逮捕了槍手Jared Lee Loughner,發現他有幻想症,迷戀Giffords,此外他還有酒癮及毒癮。

但是當時媒體瘋狂的報導Giffords槍擊案。一方面指責美國槍枝協會,阻止政府管制槍枝,一方面指責共和黨,說是大選後共和黨的文宣製造唳氣,特別是前阿拉巴馬州長Sarah Palin,因為她曾經說要針對target二十多個民主黨的選區,奪回議席。於是媒體就瘋狂一樣的攻擊Palin,說是因為她用了Target這字眼,才導致槍手拿槍去行動。

媒體對兩件槍擊案的差異報導,不止於此。之後Giffords的治療過程每天都是CNN的主要新聞。她成為華府最新政治明星,直到她辭去眾議員職務,及復原後重回眾院接受同僚歡呼,全都是新聞。她的丈夫,一個極端忠貞民主黨人,更是每天都被傳媒邀請做嘉賓,痛斥共和黨的可恥。

兩宗性質類似的槍擊案,媒體卻有天地差異的報導。有多少人察覺了?。

 

07/13/2017

劉曉波死了,距離北京政府宣布他得肝癌只有不到三星期時間。這使我想起,北韓金正恩政府在最後一分鐘釋放植物人的美國人質Otto Warmbier,使他回到家不到一星期就死了。兩件事如出一轍。

雖然我不看重諾貝爾和平獎,這獎經常頒給不值得的人。但是任何人獲得諾貝爾獎,都至少可以享受下半生的榮耀。但是劉曉波卻在監獄中淒涼度過餘生,這是怎樣的一個政府?還自稱是崛起中的大國。

川普還很天真的相信,習近平真的會幫他解決北韓問題。(不過川普當然不會這麼天真,他已經心裡有數,這盤棋有得下。)

 

07/12/2017

傳媒那班人真是低智商的,見他們每天沾沾自喜的整人,還以為成功,真是不知想哭還是想笑。我做這行做了幾十年,看得很清楚他們那有限的幾招。但因為多數人一方面因為懶,完全靠他們輸送資訊;一方面則因為媒體的厚臉皮,什麼都做得出,就讓他們一再得逞。

這次是第N次了,主媒又是大叫大嚷,川普真的和俄羅斯「勾結」了,這還不算証據嗎?今天,川普任命的新聯調局長人選Christopher Wray克里斯多夫瑞在參院聽證,個個參議員都問他同類問題:「如果俄羅斯政府致電給你,說有政敵的不利消息給你,你會去嗎?還是會向聯調局報告?」

這個彎轉得真大。小川普接到的是俄羅斯「政府」的電話嗎?小川普只是經由一個相識的娛樂經紀的電郵,安排去見一個女律師,而且去了之後發現什麼資料也沒有,就趕快結束談話。現在有人懷疑這安排見面的人有可能靠害,根本是要陷川普於不義。何況當時川普幾兄弟毫無從政經驗,當時也沒有鬧出什麼俄羅斯干預選舉事件。

民主黨及主媒都指控小川普,在接到對方安排後沒有立即向聯調局報告。奇怪了,有人接到政敵黑資料後必須報告嗎?最佳的例子,民主黨僱用英國一個退休情報官Christopher Steele,到俄羅斯去挖川普的底,結果捏造出川普在俄羅斯召妓等好幾單假新聞,還故意洩露給媒體當新聞報導。這事對川普影響不大嗎?至今也沒有媒體追蹤應當由誰負責。

白宮發言人Sarah Huckabee Sanders今天在記者會中終於公開說了:「你們要是真的關心有人跟俄羅斯勾結,為什麼不問希拉里當國務卿時,將美國五分之一的鈾礦出售給俄羅斯?而克林頓基金會因此得到俄羅斯銀行捐的一千萬美元,而克林頓個人更在一次演講中,獲得俄羅斯銀行給的五十萬元酬勞。」還不說民主黨全國主席John Podesta兄弟成立的經紀公司獲得一筆巨額酬金。

但所有在場記者全無興趣,繼續追問那一件毫無根據的假新聞。很明顯,主媒到現在還不接受川普當選的事實,要將他拉下來。這不是世界第一大國美國應當發生的,這是香蕉共和國的小眉小眼。

 

07/11/2017

主媒繼續抓狂,CNN整天用Bombshell revelation來形容事件,甚至不夠,更用explosive bombshell來加強語氣。看他們樣子簡直是字典上的字都不夠用了。

其實就是川普剛剛獲得共和黨總統提名,他的兒子接到電郵,說有人有不利希拉里的黑材料,就去赴會了。在政治圈,「研究政敵資料」是太平常的事,所有參選過的人都會有「政敵研究小組」,而且他們都說,每天都會接到這一類電話,提供政敵的不利消息。但是主媒就大聲攻擊,小川普Donald Jr.應當第一時間向FBI報告,而不應該赴會。

Don Jr.是沒經驗,他去赴會了,卻發現對方無料提出,姐夫庫什納只坐了五分鐘就走了,川普的競選經理Paul Manafort則一直在手機上作業,最後Don Jr.也在20分鐘後結束會談。(因為對方只對美國人領養俄羅斯兒童一事有興趣)。

CNN主持說:這是第一次我們有川普團隊與俄羅斯會面的實質內容曝光了。另一個主持說:「這已不再是distraction噪音而已,這是siren警鐘在你耳邊響起。」民主黨人用通敵treason 形容小川普的行為,說這是「叛國水準」的行為,水門案字眼又出現了。

主媒要怎樣才能學到呢?美國每天發生這樣多大小新聞,與民生息息相關的新聞,全都不在他們雷達之內。今天,紐約一個三個孩子的黑人單親女警被一個黑人慣犯,毫無理由射殺了,舉行葬禮,場面感人,但是見到媒體播報嗎?芝加哥又有一個40歲女人在家中睡覺時,被流彈打死,是什麼樣的流氓射的子彈?美國內華達州實施大麻合法化,僅僅兩周就出現大麻缺貨,州長居然宣布全州進入緊急狀態,有必要嗎?還有紐約市長,極左的Bill de Blasio在G20期間不理政務,跑到德國漢堡去加入抗議示威,說要各國關注這些(左翼)團體的訴求。被保守派傳媒發現了,才匆忙趕回來參加遇害女警的葬禮。

美國主媒每天一心一意要將俄羅斯事件鬧大,操控輿論,絕對令到觀眾及讀者煩悶不已,但卻洋洋自得。我們都知道今日傳媒的支持度有多低,但主媒卻從不播報有關傳媒的民調。周日左傾的Meet The Press宣布自己做的民調,一聽就是為自己度身而做的民調:你覺得媒體有沒有做到、阻止政客做他們不應當做的事?

這樣問問題的民調還是第一次聽到,結果有半數回答「有」,於是他們就沾沾自喜,說傳媒還是有其重要性,有其支持者。真是不要臉。

 

07/10/2017

CNN又恢復正常了,原來過去一個多星期對川普「停戰」,只因為美國國慶,全部的大將,明星記者,評論員都放假了,換上一批不熟環境的主持,才放過川普一馬。

今天CNN又藉紐約時報連著兩篇文章,指川普的兒子小唐Donald Jr.及女婿庫什納,在去年六月,見過一個俄羅斯女律師,明指這是與俄羅斯「勾結」的證據。當時川普剛剛贏得共和黨總統候選人資格,而這女律師明顯是要與他們談當時美國對俄羅斯的一項制裁措施,導致俄羅斯抗議,禁止美國人領養俄國兒童。

但紐約時報揭發,這律師藉口,她有有關希拉里的負面資料,可以提供給他,因此他就與姐夫庫什納,還有一名競選經理一起去了。見面時,發現對方只說她知道一個與俄羅斯有關的人,在大力經援希拉里的競選,此外無名無姓,之後她就只談領養俄羅斯兒童問題,因此只談了20分鐘就結束談話,雙方分手,此後再也沒見過。

但這就足以讓主媒樂不可支了,一整天以爆炸性新聞形容,再度邀請民主黨人將事件與水門案相比,說川普家屬都見了俄羅斯代表,這還不構成勾結嗎?一個CNN主持更是想像力豐富:六月他的家人見了俄羅斯的人,七月時川普就在競選演說中叫「俄羅斯聽著,你們如果有辦法就去入侵希拉里電郵,找出那三萬多被她消除的郵件。」

任何有腦的人都知道這句話是一句玩笑話,只有傳媒那些白痴會當做是川普與普京間的通話。

其實傳媒都訪問過這女律師,她明白表示自己與俄羅斯政府毫無關係,唯一關心的是領養俄羅斯兒童的事。但媒體就是不將這句話包進新聞內。後來查明,當初安排這次見面的人是他說這女律師有希拉里的負面消息,而此人與民主黨委員會DNC有關,為什麼不去追查整個事件是否民主黨的圈套?

 

07/09/2017

加拿大總理利用自己在國外開會之際,找了兩名部長代表他解釋,為什麼要付給殺死美軍的恐怖份子卡達爾一千零五十萬元。

他們說,都因為加拿大有人權憲章,而卡達爾Omar Khadr 是加國公民,當他被美國逮捕後加國政府沒有盡力保護他的公民權利。不僅如此,還幫助美國軍事法庭對他進行虐待,(主要虐待方式其實就是長期問話時不准睡覺,千萬不要以為他被虐打。)因此違反人權憲章。如果政府堅持不賠錢,他的律師可能在法庭中獲勝,政府還是要賠錢,可能賠得更多。

說起這人權憲章,就是杜魯多的父親老杜魯多,那個社會主義者在1982 年利用自己是多數政府,強行通過的。(當然也因為加國傳媒都左傾,不僅無人反對,還都贊成,才會有這樣一份極端左傾的人權憲章。)就因為有這人權憲章,恐怖份子也有公民權利,同性婚姻等自由派的理念,可以在加國通行無阻。

杜魯多自己被問及此事時說,人權就是人權,即使讓大家感覺「不舒服」。真的嗎?據說政府為什麼急於在上周將這巨額的錢存入卡達爾的銀行,目的是為了阻止美國兩名死傷軍人的家屬向法院追訴他,索取這筆賠償的一部份。這政府想得真周到呀!

目前加國民意,近九成反對付巨額賠償給這名恐怖份子,支持的不到一成。但沒有用,全部傳媒都支持,你那九成民意抵不過幾十位報紙及電視的評論員。

 

07/09/2017

川普又完成了一次成功的國際會議及外訪,但是美國小模小樣的媒體,卻只會集中目光攻擊川普家族,他們還是沒有放棄「川普與俄羅斯勾結」的話題。

川普與普京會面,由半小時延長到兩小時十五分,而且達成了敘利亞南部停火協議。而且川普在會面一開始,就向普京提出俄羅斯干預美國總統選舉的事,說這是美國不能容忍的,以後也不應當再發生。據說普京堅決否認有這回事。這些都是在場的美國國務卿Rex Tillerson透露的。

美國媒體最初大為意外,川普會在會面中提出這事,證明了他們的預設立場。隨即就有一些媒體人說:他怎麼會提出這問題呢?他在前一天(在波蘭的記者會上),還不承認美國選舉被俄羅斯操縱,還說其他國家也有可能。

這就是媒體的單一思路在作祟。他們逼使川普承認「俄羅斯干預美國選舉」,川普就是不承認。他相信,只要自己口中說出這句話,媒體就會說「連川普都承認,他的當選是普京干預的結果」,他們要讓去年的總統選舉不合法。所以川普堅決不說那句話。

媒體還質疑Tillerson的說法,說「在場沒有一個是川普的critic,因此沒有人能證實到底說了什麼」,換言之,他們當川普及他的團隊都是liars,完全不值相信。這是什麼樣的媒體?

川普在德國漢堡與英,法,德,中,墨西哥等元首都進行了雙邊會談,沒有一個元首能說這些會談是失敗的,每一次的會談後發的公文,不論是在反恐、國安及貿易方面,都有一定的成果。但是傳媒對這些都沒有興趣報導。他們只對在其中兩次會議舉行時,川普臨時離場,而坐在後面的女兒Ivanka就上前遞補了他的坐位,媒體說Ivanka沒有資格參與會議。事實是,川普兩次離場都是在有人演講時,Ivanka坐上去是各國的慣例,她坐上去只是聆聽也沒有發言。此外,Ivanka也是德國總理默克爾邀請的,同時在許多議題上擔任白宮顧問,她當然像其他顧問一樣可以參與會議。

美國主媒對於川普成功的外訪沒興趣之外,即時再挖掘出「川普家人勾結俄羅斯」的特大消息,紐約時報以頭版新聞說:就在川普得到共和黨總統提名後,他的兒子Don Jr.及女婿庫什納,就與一個俄羅斯的律師見面。據說會面是由俄方一個律師出面要求,討論內容是有關美國對俄羅斯的一項抵制政策。在座的還有川普家的一個律師,及競選經理。據說會面時間很短,之後雙方未曾再見面。

但這樣一條新聞就足以讓紐約時報放在頭版做大標題了。俄方要求見美國可能的未來領導人,是所有說客的例行業務 ,做為川普團隊,首次有機會「上位」,遇到相關方面的求見要求,難道一律都應當拒絕嗎?藉會面以了解問題有罪嗎?何況當時並沒有什麼俄羅斯干預選舉的事件發生。

可見紐時一派到目前還是沒有用放棄俄羅斯問題來打擊川普,可見他們真的是強弩之末了。

 

07/08/2017

美國媒體的抓狂真是到了丟人現眼的地步。

當川普在波蘭訪問時,會見波蘭總統杜達及夫人時,波蘭總統夫人走向前,川普伸出手來要握手,但杜達夫人卻走向前握了川普夫人梅蘭妮亞的手。

美國傳媒即刻瘋掉了:波蘭第一夫人不理川普伸出的手,不跟他握手。

CNN一個主持Chris Cillizza大驚小怪的在推特中,一連打出了十幾次的Oh My God表示難以置信,還有這段握手的錄影連結。這事讓所有觀眾及讀者都相信:連波蘭第一夫人都拒絕跟川普握手。

事實是,你只要多等一秒鐘就會見到,杜達夫人跟梅蘭妮亞握了手之後,立即轉身跟川普握手。這在社交場合是常見的事。但是CNN等就故意不放後面的幾秒鐘片段,重複的播放前面的一段。這是什麼居心?

 

07/07/2017

美國國慶日的長周末,芝加哥發生一百件槍擊案,也就是一百人受槍傷,另有十五人死亡。最小的僅13歲,了解美國的人都知道,這些槍擊案幾乎全都發生在黑人社區,九成九是幫派青少年所做。使到芝加哥成為美國犯罪首都。

川普有見及此,建議由聯邦派國民軍前去維持秩序,但是民主黨籍的市長伊曼紐Rahm Emanuel反對,他說,管制槍枝才是正當方式。這個伊曼紐是克林頓總統時期的白宮高級顧問,後來做了奧巴馬的白宮幕僚長,他怎麼會接受川普的幫助?

誰都知道,黑幫的槍不是合法途徑買來的,管制槍枝有什麼作用?

見到香港星島日報社論,對芝加哥罪案的解釋是,這些黑人青少年沒錢上學,為自己充電,以致於缺乏工作機會,於是步入岐途。真真是天真呀。在美國上學要錢的?不要說由小學到高中都不要繳學費,還有各種補助制度。這些黑人子弟住的都是政府供應的公屋,每個月有福利津貼,而且美國為了讓黑人子弟上學,升班,煞費苦心。強迫讓黑白混合上學,而因為黑人子弟成績總是跟不上,就取消了中小學的考試制度,取消了成績單,取消了留級制。但是多數黑人子弟仍然跟不上,黑人學生的中學退學率達到一半以上。

但是為了達到黑白平等,美國教育制度及文化觀念都不鼓勵黑人子弟學一門手藝,例如做木工,建築工人,學徒等。反而鼓吹黑人子弟也應當都進大學,做白領,賺大錢。灌輸他們不實際的平等觀念,是這樣的心態,讓都市中的黑人子弟一個個無所事事。很容易就成為黑幫份子。

芝加哥所屬的伊利諾州,過去半個多世紀都是民主黨地盤,共和黨打不進去,芝加哥更是民主黨天下,也是奧巴馬的家鄉。在這裡的黑人區每天都有槍擊事件,不少的兒童遭流彈打死,上次還有孕婦被打死,死傷者幾近全數都是黑人自己,但是伊曼紐及奧巴馬等,還是做其縮頭烏龜,不願意正視問題。

 

07/06/2017

左派財閥索羅斯George Soros的錢又發威了。全球有十萬無聊人士趕到德國漢堡去示威。新聞說他們是反資本主義者,其實多數是職業示威者。而且都是左派:無政府主義者,環保份子,黑人民權團體,彩虹組織,反貧窮組織,打倒資本主義團體,警方說其中八千人是鬧事份子。我見到這一群全穿黑衣,黑帽,黑領巾,一副打手模樣。

每次西方國家舉行高峰會,他們例必參加破壞搗亂。這些人由世界各地趕來,不用機票錢嗎?住宿錢嗎?他們反貧窮,自己絕不貧窮。

注意,希拉里的新組織就叫做「抵抗」,這就是左派未來的路線:抗議,搗亂。

川普到德國前選擇去到波蘭,受到空前歡迎。他的演講受到台下幾萬波蘭公民的歡呼,他們居然高呼:USA!USA!還有Donald Trump! Donald Trump!…就像在美國的造勢大會。CNN非常酸,一個主持說,這些人是政府由各地用巴士運來的。那是騙沒有看現場轉播的人的。這些市民非常熱情,不像極權國家用巴士接載的市民,動作一致,口號一致,一看就是假的。

要知道,波蘭是目前世界上少有的僅餘的反共國家,所以他們聽川普的演說特別合胃口。有這樣的反應一些不出奇。

在與波蘭總統舉行的記者會中,NBC女記者窮追猛打問川普「你是否承認俄羅斯影響了美國總統選舉?」一次不夠還再追問,川普終於答了,但說奧巴馬事先知道俄羅斯在干預,為什麼沒行動?結果CNN就指責川普:他到了外國還在罵自己的前任,沒風度。他們為什麼不去追究那問問題的記者呢?

 

07/05/2017

川普的一段WWE搞笑片段,除了被主媒當做重大事件報導,CNN甚至出動人馬,在網上人肉搜索,勢必要找出是誰製作那個短片。終於迫使Reddit及Facebook交出資料,找出了是一個Reddit網頁的一個用戶,一個網名HanA**holeSolo的中年白人男子,是他將CNN的標徽放上Vince MaMohon的頭部,做成是川普將CNN打倒在地。

CNN再度將這事當做大新聞報導,並說此人過去已有案底,因為他曾經將CNN的猶太職員名單公諸於世,因此說他是種族主義者。

CNN沒有即時公布此人姓名,解釋說因為他已經道歉,而且發誓不會再做類似行為。CNN又警告說,只要再捉到他,就會不惜一切將他身份公開。還說CNN保留權利公開他的身份及名字。

不過CNN的做法就引起網民圍攻,說CNN以大欺小的高壓姿態,欺凌一個普通網民。他只是製造了一個搞笑視頻,值得這樣公開侮辱他嗎?CNN過去天天欺凌川普,以為可以以同樣方式對付反CNN的網民,沒想到遭遇滑鐵盧。CNN自以為打贏了一場仗,到頭來灰頭土臉。一名共和黨參議員Ted Cruz甚至說,CNN對這網民的警告構成法律上的恐嚇blackmail行為,觸犯刑事罪。

主媒及CNN到底有沒有幽默感?一個搞笑視頻值得這樣小題大作嗎?請大家再看看那視頻,川普至少知道什麼是幽默,比他們正常得多了。

這兩天CNN沒有過去那樣,每一分鐘、每一句話都在攻擊、譏諷川普。經過這樣多次的更正、道歉、加上這一次的難堪,證實了我前面引用的Rush Limbaugh所說的:川普造成CNN走上末路。 

 

07/04/2017

自由派政府上台,不僅亂花你的錢,甚至代表你向你不能認同的人道歉認錯。

加拿大有一家阿富汗移民,他們在八十年代一家人移民安省士嘉堡後,覺得這裡不適合他們,全家又回到阿富汗。做父親的Ahmed Khadr是蓋達組織頭頭著名的賓拉登的近身,一家人甚至跟賓拉登住在一個宅院中。後來全家中的男子都成為恐怖份子,父親在一次投擲炸彈行動中,被巴基斯坦軍隊擊斃。最小的兒子奧瑪卡達爾Omar Khadr就在十五歲時,用手榴彈攻擊一批美軍,結果炸死一名美國軍醫,炸傷一名美軍,奧瑪當場被捕,之後送回美國受審,被判關入古巴的關塔那摩監獄。

奧瑪剛剛被關後,他的母親及兩個姐姐接受加拿大電視台訪問,她們的談話讓人瞠目結舌。她們說,完全不認同美國及加拿大的文化及價值觀,完全支持丈夫及父親的遺志,要消滅西方文明。不過她們說,必須繼續住在加拿大,因為家中幾個男人受了傷(包括奧瑪的兩個哥哥,及一個叔叔,其中一人全身癱瘓),必須由加拿大的醫療福利來照顧。兩個姐姐一個婚姻失敗,帶著孩子成為單親母親,後來一家人就領取加國的福利維生。

你可以調查一下加國民意,有多少人是支持奧瑪及卡達爾一家人,但是加國左傾傳媒就一面倒的為奧瑪喊冤,說在加國出生的奧瑪是被迫的所謂兒童士兵,加國應當維護奧瑪的基本人權,不應當讓美國這樣虐待他。奧瑪在坐監十年後,終於被加國成功引渡回國,立即釋放。他的律師不斷放話,責備加國政府虧待了他,要求兩千萬元賠償。

等到杜魯多總理上台,不知什麼原因,奧瑪律師的話特別合他的耳吧,現在不僅同意賠償一千零五十萬元給奧瑪,還要由國安部長親自向他道歉。

杜魯多的惡行不僅如此,他上台後將前朝保守黨政府一項法律修改了。那法律說,如果一個擁有雙重國籍的人,參與恐怖行動並且被定罪的人,加國可以取消他的加拿大國籍,送他回原籍地。但是杜魯多修改了法律,說什麼「加拿大公民就是加拿大公民,不能因為有第二國籍就成為二等公民,取消其加國公民身份」,又一個腦子灌水的例證。

做為加國百姓,真是欲哭無淚。

 

07/03/2017

川普一再向主媒送大禮。這份大禮不僅給仇視他的媒體有新的文章可做,而且提高了他們的收視率。過去幾個月,我寫過因為主媒跟川普的「戰爭」,使到幾間本來沒什麼人看的主媒收視率提高,一度甚至超越了過去二十年高居收視首位的福斯新聞台Fox News。但過去半個月來,福斯重新振作,恢復了收視率冠軍地位,其中八點檔的Tucker Carlson及十點檔的Sean Hannity,都領先所有有線新聞台的收視,Hannity更超越CNN與MSNBC的總合。

但是這一次,川普的一場摔跤視頻,再度讓CNN等仇視川普的新聞節目有話題,一時間民主黨的評論員、自由派的媒體人個個出來攻擊川普,說他鼓動群眾對傳媒動粗,難保沒有偏激的人看了視頻後拿槍對付傳媒。

最初看了這視頻,再經過媒體的從旁鼓動,我真的以為川普製作了這樣一個視頻出來挑釁。事實是,那是2007年世界摔跤大賽的一個搞笑視頻,當時做為摔跤大賽贊助人的川普,被人用來攻擊WWE摔跤大賽主席(他的好朋友Vince McMohan) 做為搞笑視頻。這一次則是有人換上了CNN公司的牌徽而已,我猜想川普看了後覺得好笑,所以放上網,怎麼就成為殺人工具呢?

這些人似乎忘了,一齣描述殺死川普的舞台劇正在紐約中央公園上演,各傳媒不僅沒有批評,甚至幫著宣傳是藝術表演。在中央公園,川普每個晚上都被殺死一次,怎麼就不是鼓動暴力呢。

 

07/02/2017

實情再明顯不過,奧巴馬政府在去年八月就收到情報,俄羅斯在試圖干預美國總統選舉,但是奧巴馬政府什麼也沒有做,因為他們肯定希拉里會贏。等到十一月希拉里輸了,他們將箭頭一轉,指責川普陣營一早就勾結俄羅斯,串通了一起合作,打擊希拉里當選機會。

川普當選後,他們就用這沒有證據的理論不停的打擊川普,還由聯調局及參眾兩院情報委員會對川普陣營展開調查,幾乎沒有一天沒有「洩露的」、有關「川普陣贏勾結俄羅斯」的新證據出籠。民主黨及主媒就每天醞釀彈劾川普的噪音,將水門案掛在嘴邊做比較。

現在,我們都知道,當局從來就沒有蛛絲馬跡可以證明川普陣營和俄羅斯有任何勾結,相反的我們知道:奧巴馬政府知道俄羅斯的幕後陰謀,這包括中央情報局,國土安全局,聯邦調查局,國家安全顧問等,卻沒有採取任何行動;一個執政政府對於外國陰謀不採行動,卻責備一個在野的總統候選人是這陰謀策劃人?什麼邏輯?

我們又知道,自去年川普當選總統後,奧巴馬政府中許多與情報有關的官員,申請就情報解封的事例,比川普當選前提高了350%。這是指,當情報當局監聽外國人員在美國的談話時,申請解封涉及的美方人員的身份及內容。有權利申請的都是屬於17個情報機構的頭頭,他們為什麼突然間都要知道「那些美國人」在與外國官員通話?後來我們知道,這就是川普所說的,他懷疑他在未就職前在紐約Trump Tower被人監聽的原因。因為他們陣營與外國官員的通話內容一再被洩露。包括他與澳洲總理,墨西哥總統的對話,不僅被洩露給媒體,還被扭曲,(說他掛人家電話,又說什麼不歡而散之類。)他們更利用這些洩露的消息將國家安全顧問弗林Michael Flynn趕下台,及迫使司法部長塞申斯Jeff Sessions取消自己在俄羅斯事件中扮演任何角色。這才導致了司法部副部長任命特別檢察官穆勒Robert Mueller領導調查俄羅斯干預選舉的一連串後續行動。

當初川普在推特中說,奧巴馬監聽他的團隊的談話時,他受到多少嘲笑奚落,說他無中生有,不負責任,不適合做總統?現在這事件已被當局展開調查,包括前中情局長布里南John Brennan,前國家安全顧問蘇珊萊斯Susan Rice及前駐聯合國大使鮑爾Samantha Power等,都已被國會傳訊。

但是你在新聞中見不到這些發展,主媒繼續就川普與俄羅斯的關係做文章。前幾日在白宮記者會上,好幾個記者追問發言人Sean Spicer  及Sarah Sanders,「川普是否願意承認,俄羅斯的確干預了美國總統選舉?」似乎因為川普沒有公開指責俄羅斯的行為,就足以證明他與俄羅斯是一個集團。這些媒體的頭腦真的是灌了水,不可理喻。

雖然俄羅斯事件鬧不起來,主媒和民主黨繼續醞釀彈劾川普運動。二十多位民主黨眾議員發起以第25修憲案做基礎,在國會成立精神審核委員會,以川普的推特證明他精神有問題,不適合當總統,展開彈劾行動。幸好至今無共和黨議員參與,但是足以證明民主黨人到目前還是不肯承認,川普當選了總統,希拉里落選了。

Click: 1850
About Us | Privacy Policy | Contact Us | ©2011